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SKYWORLD苍穹境界
  4. 第十一卷
  5. 尾声
  6. 繁体版

尾声
2017-09-12 23:50:08

		

第一轨道岛艾昂的草原。
艾蜜莉造访淳的召唤小木屋的时刻,是『回廊』开启、志愿者回到地球的前一天深夜。
「呃……拖得这么晚真抱歉。」
「没关系,我一直都在等你。想说既然是你,应该会犹豫到最后一刻吧。」
艾蜜莉露出疲惫的表情苦笑道:
「这就叫做优柔寡断吧……你说的我完全无法否定。」
「这是因为你很温柔的关系。除了我们之外,你还有学校的朋友、双亲等许多牵挂,要叫你做出斩断其中一方联系的决定,不犹豫才奇怪呢。」
「……嗯。」
艾蜜莉慢慢地走到淳所坐著的床前,轻轻地往他身旁坐下。
「我要留在这个世界。淳,我想与你在一起。」
她抬头看著天花板,小声呢喃道。
「这样呀。你跟其他人讲了吗?」
「我待会才要去向朋友说。除了你以外,知道这件事的人只有歌澄。」
「在来到我这里之前,你已先去向歌澄报告了呀。」
艾蜜莉摇摇头,看著淳说:
「我是去找歌澄商量这件事。从今天早上到刚才为止,她都一直在耐心地听我说话。」
「我才在想今天从早上就没看到歌澄和你……」
「我总觉得,歌澄她好像我妈妈。」
「这个……嗯,她是有种全公会的老妈子的感觉呢……」
「我的妈妈没有像歌澄那样苗条,胸部也没有她那么大;啊,还有料理也没有像她做得那么美味……应该说做得很难吃。这在日语里就叫做『煮得满脸菜色』吧。」
「是啊,虽然那不是正式用法就是了。」
「而我爸爸则是满脑子工作。不过呢,大约每半年到一年,平时很文静的妈妈积压的怒气就会爆发,于是爸爸就会不断向她道歉,并向公司请假伺候妈妈。」
淳时而应声,听著艾蜜莉说著她双亲的事。
她的决定意味著她将会与自己现在口中津津乐道的双亲永远地分离。
淳认为她现在讲这些事,是为了能让自己把对于双亲的思念做出了断。所以他打算不管她要讲到何时,都持续地聆听。
「还有呀,淳。」
艾蜜莉抬头看著淳,以请求的语气说道:
「为了不让我后悔,你要好好地爱我哦。」
淳轻柔地吻上她的嘴唇,作为他的回答。
*
几天后,在第一轨道岛艾昂中央丘陵上的神殿最深处,淳隔著白瓷制的桌子,与木花相对而坐。
「结果留在苍穹境界的冒险者共有一万三千二百一十二人。」木花说道。
「这到底是算多还是算少,我实在搞不清楚呢。」淳说道。
「比我预期的还多了不少。」
木花以与咲耶相似的动作耸了耸肩说道:
「不知为何,有许多冒险者喜欢上了这个世界;不对,应该是有许多冒险者认为这里生活起来很舒适,这样说比较好吧。」
「你不会因为留下来的人太多而感到困扰吗?」
「正好相反,我非常欢迎他们呢。对于绞尽脑汁开发这个世界的我来说,可是感到无限自豪啊。」
淳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来与木花体内的咲耶见面了。
最后之战结束后,淳每天都会来到这座神殿。
淳本应是忙到没有这种闲工夫才对,然而他却放下『归乡』与霸者之旗的杂务,把诸多麻烦事全都不管三七二十一地丢给别人,与歌澄等人一起回到了艾昂。
一开始咲耶还不乾不脆地到处逃跑,但不知何时开始,她已经能像现在这样很自然地与淳应对了。
接著,淳明白了一件事。
「欸,咲耶,可以问你一件事吗?」
「干嘛?」
「现在的你,是何时的你?」
木花•咲耶融合体看似若无其事地将红茶杯端到嘴边。那是歌澄刚才泡给她喝的红茶,似乎是咲耶喜欢的味道。
「你在说什么?」
「你就别再装蒜了吧,事到如今,难道你以为我会因为这样而改变对待你的态度吗?若是这样,那我还真是被你小看了耶。」
「也不是这样啦。」
少女将红茶杯放回碟子上后,露出困惑的样子搔著后脑勺说道:
「我在烦恼该如何向你说明。」
「那就由我来说吧。咲耶,你自己可能没有发觉,但现在的你对我所保持的距离感与以前不同,回到我们在苍穹境界相遇前的距离感了。不过小光没有发觉到这点,因为你与她的距离感还是一样。小光与你从小就被当成亲姊妹般养大,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也就是说呀,你该不会……」
少女紧紧地咬著嘴唇,注视著淳。淳将没有说出来的话吞了下去。
「……抱歉,你就忘了吧。」
「不,没关系……嗯,就如你说的,现在的我,是在『转生之日』那天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我。不过之后我一直透过木花的梦境看到淳你四处活跃的样子,所以关于你的事迹,我是把它当作知识记在脑子里的。」
「你可以把来龙去脉详细地说给我听吗?」
木花•咲耶融合体思考了一会儿,将红茶杯端到嘴边。
不久后,她点了点头,似乎终于下定决心地开口说道:
「我之前说过的『被卡林杀死之后,灵魂被木花捡拾回来』其实是骗你们的。咲耶这个人类的灵魂在那时就已经死亡了,而肉体会复活其实算是个意外。」
「意外……?」
「最根本的原因则是在『转生之日』刚发生后,咲耶来到这个世界时,灵魂就分裂成了两个。一个是被木花吸收的我,另一个则是你与歌澄所熟知的咲耶。不,正确地说,在我被木花吸收之前其实还发生了许多事……但这就先别说了。总而言之,那时所复活的肉体现在不归属于我……在这层意义上来说,那个人也的确是咲耶没错。」
「你……那么,你是说自从『转生之日』后,你就一直在木花的体内吗?」
「是啊,我也曾在木花的梦境内与咲耶接触过,也知道你与咲耶在苍穹境界相遇,以及有过什么样的体验。我本来以为不会被拆穿的说,哎呀呀,真不愧是淳啊。」
少女夸大地耸了耸肩膀,露出贼笑。
但是淳十分明白,她现在极为沮丧。淳能够理解咲耶现在的心情,清楚到彷佛可以放在手掌心端详似的。
淳站了起来,并绕过桌子走到木花身边,不容分说地亲吻她的嘴唇。
少女惊讶地睁大眼睛后,全身立刻没了力气。
淳将手臂绕到木花背后抱住她后,她也变得积极起来。
就在这长长的一吻结束之后……
「你很过分耶。」
木花•咲耶融合体眼眶湿润地向淳抗议道,淳则是不知缘由。
「就算现在是我的人格浮现出来,但这具身体可是木花的哦,在这样的情况下把人家的初吻夺走……」
「我是有想过如果她不情愿的话,是很对不起她。」
淳刻意厚著脸皮奸笑道:
「但我就是想和你接吻,和现在的咲耶接吻。这样子,不可以吗?」
「……笨蛋。」
少女露出一副快哭出来的表情。
木花•咲耶融合体开口述说。
『转生之日』后,长时间沉睡在她体内的咲耶人格,是在几周前才苏醒过来的。
在此之前,咲耶的人格都是与木花一同沉睡而互相混合在一起。
所以,她才没有自信。
她体内的咲耶如此说道:
「我一直都很不安,一直很担心另一个咲耶拚命地与你累积起来的那些时光,会不会就此全部消失。当你知道我并不是那一个咲耶时,你的心会……」
淳再度抱住了她。紧紧地、紧紧地抱著她。
淳向木花•咲耶融合体提出一项建议:
「要不要重新来过呢?」
「什么意思?」
「看你要使用一直沉睡著的那具身体,还是要准备其他的身体都无所谓。咲耶,不管是在怎样的形式下,如果能够再度与你一起冒险的话……我会非常高兴的。」
「你都已经有四位老婆了,居然还说得出这种话呀。」
「事到如今这也没什么好说了吧。」
「这个嘛,说得也是啦。嗯,淳你就是会说这种话的人呢……看来在这长久待在木花体内的期间里,我得了严重的胆小病。」
「边缘人病吗?小光偶尔也会发这种病呢。」
「若是姊姊的话,那样才是她的正常状态啦。」
两人看著彼此的脸,笑了出来。要是被光听到这段话,她大概会赌气个三天不跟他们讲话吧。
但也真是愉快,没想到还有机会和咲耶两个人这样子哈哈大笑,简直就像作梦似的。
「不过呢。」
然而眼前的少女却浮现出寂寞的表情摇了摇头。
「很遗憾的,我的那具肉体已经不能用了。虽然那具身体可能曾经是我的肉体……但现在已经不是了。那具身体本来的持有者已经消失无踪了,我也不能拿走它,再说我与木花已经融合到无法分离的地步了。」
「那么,该怎么办?」
「嗯……给我点时间思考,我会努力弄出个好结果的。」
木花•咲耶融合体不知为何露出了恶作剧般的笑容,淳看到她这别有企图的样子,皱起了眉头……不过他还是点了点头,心想著「算了,也罢」。
「不管是在怎样的形式下,只要能和你在一起的话……对我来说就足够了。」
他打从真心如此答道。
*
数日后。
淳回到夏凯,与另一位咲耶碰面了。
「嗨。」
从淳等人的家里走出来打招呼的,是位十岁左右,与艾莉丝神似的少女,也就是铃兰。
「喂,咲耶。」
「她二话不说就答应让我共用身体啰。她还很高兴地说著『能当上淳的太太了』。」
「我说等一下,咲耶。」
「放心吧,淳,只要你期望的话,就算是用这具身体,我也可以服侍到你满意为止……」
「你呀,是故意选择了最会对我造成伤害的方法对吧。」
「这是当然的呀!因为我想看淳你那张困惑的表情嘛!」
面对发出愉快笑声的铃兰,淳两手抱头低吟。
「这样不是很好吗?你都有四、五个老婆了,其中有一个老婆是萝莉又不会怎样。」
「我完全不明白哪里好了!你总是这样,光凭著一股兴头就去干出一些乱来的事……」
「呜呜,还是萝莉比较好是吧。自从路卡回到地球后,淳感觉就很寂寞,那果然不是我的错觉。」
「艾蜜莉,我说呀……」
「就是啊,艾蜜莉,你要相信淳啦。就我看来,淳应该是大小通吃才是!」
「不,你错了,小光。不管是歌澄也好尤佳莉雅也好,这家伙喜欢大咪咪绝对不会有错。也就是说,最强的是巨乳萝莉啦!」
艾蜜莉、光与枝理不知何时突然出现,三个人同时用力地以食指指向淳断罪道:「你有罪。」
「啊啊,咪咪果然还是太可恨了!」
「没、没关系的!枝理你一定还在发育期啦!」
「啊啊,艾蜜莉这游刃有余的态度真是太可恨了!」
这时房子的窗户打了开来,穿著围裙的歌澄采出脸说道:
「啊,淳,你回来啦。我现在正在和尤佳莉雅小姐烤松饼,再等一下就好了……」
「没错,请淳务必要试试本小姐亲手做的松饼。」
尤佳莉雅也从旁边的窗户采出脸说道。她正拿著调理盆拚命地搅拌里头的液体,鼻头遗沾上了白色奶油。
正想说难得丢下淳先一步从艾昂回来的她们在做什么,看来是在忙著做甜点的样子。
是觉得什么事都丢给歌澄做觉得不好意思吗?还是稍微对光所说的「女子力」开窍了呢?
「你们……呃,关于铃兰和咲耶……」
「铃兰妹妹昨天突然开口说,咲耶希望能够借用她的身体。虽然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做才是最好的……但既然咲耶和铃兰妹妹彼此都如此期望的话,那我觉得顺著她们的想法就好了吧。」歌澄说道。
原来如此,她的确是会这么想。淳苦笑著如此思考。
而且她说的倒也没错。
的确,若铃兰与咲耶两边都能接受的话,那不就好了吗?而且更重要的是,当铃兰成为冒险者后,要将她带到危险的地方时,要由谁来看著她的这个问题就完全解决了。
「虽然铃兰还没决定要当哪个职业……但以战力来说我想是没问题的。」
「啊,这家伙完全以游戏战力的角度来思考这件事了!」枝理说道。
「我真的觉得淳的这种毛病实在是很糟糕……」光默默地说。
「我是认为这样也很有淳的风格。」歌澄则这样说。
「以本小姐来说,只要咲耶的人格能适时潜藏起来,让我随时能够疼爱铃兰妹妹就OK了。」
就连最有可能反对这件事的尤佳莉雅都被拉拢过去了,她们到底在淳不在的这段期间里暗地做了什么交易,光是想就觉得可怕。
「……不行吗?淳?」
铃兰•咲耶由下往上瞄著淳问道。
淳深深地、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后说:
「我知道了啦,咲耶。但我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从今天开始,你去给我住在小光和枝理的家。」
铃兰与尤佳莉雅都发出了抗议声。
「因为你呀……绝对会假装自己是小孩子,趁著我在洗澡时偷跑进来吧。」
「我就是在等著做这件事呀!」
淳无言地看向枝理。
「你有罪。」
枝理露出笑容并握住拳头,将伸出来的姆指比向下方。
*
死者复活曾经是冒险者系统中最大的问题,咲耶如此说道:
「在『转生之日』发生的当时,我曾在梦境之中看到了建造出这个世界的所有过程。不过呢,唯独一个地方让我开口否决,那就是这个世界并没有预定在冒险者身上搭载死者复活系统。由于要将死亡的人复活的系统,与现实世界的物理法则差异过大,会影响到安装成本,所以诸神在创世时打算省略这个系统。」
据她所说,她口中的诸神是指『波』•艾莉丝融合体所制造出的简易终端。
直接创造了苍穹境界的,似乎就是这些身为简易终端的「诸神」。
「死者无法复活的MMO世界根本就是个垃圾游戏,这样会使冒险者无法享受游戏的乐趣。畏惧死亡而龟缩起来的冒险者根本没有任何价值,这是理所当然的吧?」
淳表示同意,说了声「一点都没错」。
「虽然我也明白他们为何会放弃就是了。因为在模拟安装死者复活系统的时候,不管怎么分配成本,都会让系统变得无法运转。而最后我看上的则是管理怪物诞生与消灭的玛那循环系统,于是我便提出方案说,就如同制造怪物时一样,把冒险者的肉体直接改造成玛那吧。」
在木花体内的咲耶露出讪笑。
咲耶这名人类现在分成了两个部分,一个部分留在木花的体内,另一个部分则进入了铃兰的体内。
在铃兰体内的咲耶,似乎被消除了关于这类系统与世界结构的相关记忆。因为咲耶认为,为了「享受这个世界」,这类知识是不需要的。
淳对这点也抱持同感,所以他才特地到艾昂来直接听木花述说这件事。
贝琪若留在这个世界的话,这些事一定能让她听得非常高兴吧。至于她要回到地球的理由则好像是「我差不多想看新书了」。苍穹境界里的确没有※创元、早川,也没有河出。(译注:分别指日本的东京创元社、早川书房、河出书房新社。前两间出版社都有出版科幻类丛书。)
「若要这么做,冒险者的记忆……也可以说是灵魂吧,要怎么处理就成了问题。若灵魂无法被继承,死者复活系统就没有意义了;反过来说,只要灵魂能够继承下去,冒险者就能继续当个冒险者。于是我就著眼于『沉眠的管理者木花』这个舞台装置。木花的梦境与所有冒险者的灵魂相连,既然如此,肉体就交给怪物的循环系统,而灵魂就透过木花的梦境打捞起来,再放回新的肉体就好了。不过这个方法所耗费的成本还是过高,最后还得并用电池系统就是了。」
「木花的梦境是苍穹境界本来就有的设定吗?」
「是啊,不过再详细的我就不能说了,因为这关系到你们还没发现的事件。」
「啊——『冒险者到底为何』这类疑问是吗?这一部分也有游戏上的设定是吧。」
「当然啦,所以我才会进入木花的体内。其实我本来打算制作完系统后就要消失了,但那些家伙却说我不在的话会很不安,因此我就继续在这里当管理者了。总之,淳你今后也继续享受苍弯境界吧。」
少女闭起嘴巴,似乎是在示意她讲得有些太多了。讪笑从她的表情上消失,应该是咲耶的人格后退,换成木花了吧。
木花似乎有些疲倦地喝了一口红茶。
「也对,讲了那么多话也是会口渴的。」
「是的,有一点。」
「欸,木花,你有时会不会觉得咲耶很烦呀?」
虽然大部分的问题木花都会立刻回答,但对于这个提问,她只浮现有些困扰的笑容而已。
*
玉城桃子抬头看向东京布满阴云的天空,感觉好像听到了怀念的声音。
「你怎么了,桃子?」
她身旁的同学疑惑地问道。她们这六位国中三年级的女生,目前正在校外教学里分组行动。
「没什么,别在意。」
桃子向面露不解的朋友们挥挥手,往人群里走去。
「啊,等一下,桃子!不要丢下我啦!要是在这里走散,就再也找不到你了。」
「你也太夸张了,只要手机还有电就没问题了吧。」
「呜呜,人这么多,我一定会迷路的。」
桃子回头看向眼睛浮著泪光的朋友,叹了一口气说「这么说来,你是路痴嘛」。
她把垂下的粟色头发拨到后面去,摇了摇头。
「怎么了?」
「没事,我只是想起了一个人。那个人明明是路痴,但一遇到和任务有关的事,感觉就会变得十足敏锐。」
「任务?啊,莫非是指社群游戏里的任务吗?」
「嗯……差不多是类似的东西吧,虽然已经是满久以前的事了。」
「是你的朋友吗?啊,难道和桃子你一直不交男朋友有关系?」
另一位朋友插进了话题里。桃子把手放在嘴边仔细思考。
「这个嘛……很难说呢,而且那个人只把我当小孩。」
「啊,莫非是比你年长的人?该不会已经结婚了吧?禁忌的恋情?」
「他的太太大约有四个吧。」
「那是哪来的阿拉伯大富翁呀。」
朋友们怀疑地说道。
「但若是桃子的话,就算认识阿拉伯的大富翁我也不意外就是了。」
「你们把我当作什么呀?」
「因为之前不是还有人开著一辆超大台的进口车,来学校前面接你吗?」
「哦,那是铁哥的车。因为这位朋友有点事要找我,所以他才开车过来载我,就只是这样而已。今天也……对不起哦,黄昏后我要个别行动,我已经向学校取得许可了。」
「好好好,我知道啦,又是你在某某岛上的留学同学对吧?不过那些人的年纪都比你大上许多对吧,应该说那些人都是大人吧。你们要讨论什么呀?」
「没什么了不起的事啦,就只是重温旧情一下,然后对公司的经营方针提出些建议而已。」
「这就已经是很了不起的事了啦!」
面对著慌张地跳来跳去的朋友,桃子歪著头说了句:「是这样吗?」
桃子知道自己最近常常抬头看著天空。
她知道自己想看什么、期待著什么。
(还有留恋呢。)
这是她的选择所造成的结果。过去有路卡这个名字的她,也曾经有机会能留在另一边的世界,但是她觉得这样不好。
桃子对自己的选择不会后悔,然而她所留下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难以全部割舍。
(总有一天……要再度……)
她曾做过一个约定。
「木花曾说过,等到一切安全之后,也许会再开启一次『回廊』,也许两边的世界又有机会互相往来了。」
她想起和那位青年道别时,他所说过的话。
「所以,我不会说永别了……再见吧,路卡。」
「嗯,再见啰,淳。」
那一天,那一刻,少女抱著总有一天会重逢的心愿,露出笑容,向他以及同伴们道别。
(虽然还不知道……会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在她如此思索的瞬间,天空是不是有可能产生龟裂了呢?
在这阴沉沉的铁灰色天空另一头,是不是能够看到无边无际的苍穹呢?
若是如此,自己……将会再度走向那苍穹的尽头……
桃子不禁苦笑。
(我在作白日梦呀。)
「喂——桃子——你怎么呆在那里呀——」
朋友呼唤著她的名字,催促她快点跟上来。
「我现在就过去。」
少女甩了甩头,迈出步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