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最强小队因遗憾的爱情喜剧要遭至团灭!?
  4. 第一卷 恋爱至上的冒险生活
  5. 5 恋爱至上的最强小队
  6. 繁体版

5 恋爱至上的最强小队
2017-09-08 23:50:09

		

「咦……?」
凪忽然回过了神。
剑已经严重卷刃,刚刚修复好的铠甲也变得坑坑洼洼。
但是,身上却没有一道伤。不,正确来说是每次受伤都会被艾莉丝完美的治疗痊愈。
体力也很充足,状态也很完美。露媞的料理拥有回复和增强体力的效果,几个小时前吃的饭到现在都还有效果。
突入活着的古城后,已经吃过七次饭了。
进入地下城后就会丧失时间观念。
这座古城到处都是窗户,能够透过那里看到天空,但外面一直都是厚重的云,完全分不出昼夜来。
根据饥饿的情况能判断经过了多少时间,所以他们就决定用吃饭的次数来计时了。
毫无疑问,应该已经过了整整两天了。
但是,却完全没有那种实感。
感觉回过神来就时间就已经流逝了。
他们就是这样一直前进了这么久——
「这道门……难道说,这就是王座大厅?」
领头的凪回过头,不知为何笑了出来。
后面的队员们,也全都和凪一样浑身破破烂烂的。
只有蕾娅,头发和衣服全都很整洁。
总之,全员都点了点头。
凪重新确认起了状况。
看不到尽头的走廊,看起来像是死路的幻影墙壁,突然被爆炸炸飞的楼梯,打开的瞬间就会被强制转移到下层房间的门——
无数宛如恶梦一般的陷阱。
当然,还不断有从未见过的强大怪物在热烈的欢迎他们。
菲奥还说出了「干脆直接把整个城炸掉得了」这种话。
不过再怎么说要炸掉这么大一座城还是很困难的,所以她就放弃了。
接着,他们突破无数的房间,爬上楼梯,在长的让人恶心的走廊里前进着——
终于到达的,就是这个地方,这道门了。
这是一扇大概有凪三倍高,又非常宽的门。
金属门的表面雕有精致的雕刻,到处还都镶着宝石。
有一股十足的王座大厅的氛围。如果这样还不是,那就可以告它欺诈了。
最重要的是——
从这扇门上,散出着一股可以称之为妖·气的不祥气息。
严重有一股比看到这座活着的古城时所感觉到的,还要不祥的预感。
「唔——,好邪恶的气息啊……我感觉,头好像有点晕……」
艾莉丝有些站不稳。
即便是那个样子,艾莉丝姑且也算是个职业的神官,所以跟邪恶气息的相性好像很差的样子。
虽然不觉得她是这么纤细的性格,但这道门后很可能有·什·么连艾莉丝都害怕的东西。
既然如此,那果然——这里就是目的地吗。
「没想到,竟然能找到……」
「我说,凪。能别说的跟你觉得根本找不到一样吗。只要有我在,就算是终极任务通关也是理所当然的」
「您说的是,大小姐」
凪敷衍的回答完后,蕾娅就瞪了过来,但他并不在意。
当然,事实上在途中蕾娅的盗贼系技能立下了很大的功劳。
如果没有蕾娅事先感知到陷阱的话,大概够他们全灭二十次的。
「那么,接下来似乎会打得很激烈的样子,大家先休息一下吃个饭吧」
露媞雀跃的打算放下背包。
「等下等下,露媞!不能在boss的房前吃饭的吧!」
「诶?我的料理可是能让人打起精神的哦?」
「是那样没错啦,但不是那种问题……」
这名青梅竹马,可能是队里最不得了的人物。
凪虽然有些无语,还是很敬佩。
总之,现在还不是能放松休息的时候所以不能让她放下背包。
「哈——,哈——,哈——,哈——,哈啊啊啊啊啊……」
「we,喂,菲奥。没事吗……?」
在一脸担心的凪面前,菲奥瘫了下来坐在了地上。
这也难怪。在就要进入这个走廊之前,他们陷入了与超巨大束灵铠甲的战斗中。
束灵铠甲到底有多少啊,全员当时都这么吐槽了。
那具超巨大束灵铠甲的物理耐性极高,凪和美冬的剑完全不起作用。
只能由凪防御,其他人牵制它,然后再依靠菲奥的魔法。
菲奥连发了最大级魔法,冰和火爆炸的风暴肆虐了整个空间。
虽然余波的势头会自己人都卷进去,但他们被卷入菲奥的魔法已经是家常便饭,所以轻松的就逃开了。
这个暂且不提,那些魔法让菲奥用尽了魔力和体力。
虽然立马让她喝了魔力,体力回复用的药水,但精神上的疲劳应该还有残留吧。
「能,能稍微……让我休息一下吗?」
不知为何菲奥用上了敬语。
凪点了点头,全员来到了离门稍远的地方。
虽然仍然能感受到门那里传来的妖气,但除此之外并没有怪物和陷阱的气息。
「来——,菲奥大人,请放松一下吧」
露媞从背包里拿出了坐垫让菲奥坐,接着从后面揉起了她的肩膀和腰部。
这套按摩也是冒险女仆的技能之一,“愉悦的手艺(God Hand)”。
它拥有缓解疲劳,并疏通体内魔力和气力流动的效果。
「呼啊啊啊啊啊……啊嗯,好舒服……」
大概是非常舒服吧,菲奥发出了奇怪的声音,变得神魂颠倒。
现在那一副口水都快流下来模样的菲奥,也非常可爱。
但是她的声音太过工口,凪感觉快要变得奇怪了。
总算冷静下来了。现在得让大家休息,作为队长的自己去警戒周围才行。
不过——
凪感觉,背后渗出了汗。
完,完了……怎么办……真的已经走到这一步了啊……!
「…………?凪,怎么了吗?」
「呐蕾娅,要是把boss打倒了该怎么办啊!」
「我们就是来打倒它的吧!?」
「啊,啊啊。对欸……抱歉,脑子变得有点奇怪了」
「我们,难道是在脑子奇怪的队长的指示下一路走过来的吗……?」
蕾娅开始害怕了。不行,身为队长不能让队友不安。
没错,这种时候凪就该说——
「我说,各位……我们,要不要回去啊?」
「从刚才开始你就在瞎说什么呢,凪阁下!?」
这次,换成美冬大喊了。
「别开玩笑了,历经千辛万险好不容易来到这里怎么可能回去!这种全是恶心人的陷阱的城堡,我可不想攻略第二次!我已经受够触手了!」
武士应该孤高自傲——基于这个理由,从不示弱的美冬,现在却斩钉截铁的这么说道。
也就是说,这个终极任务就是这么的残酷吗。
「哎,哎呀,我说笑的。只是想缓解一下大家的疲劳」
凪这么说完后,又背对大家继续警戒四周。
果然不行啊。但是,老实说现在紧张的心脏都快炸了啊。
感觉终极任务的boss已经无所谓了。
比起boss向菲奥告白更可怕。
准确来说,是向菲奥告白后被甩掉更可怕!
一起组队已经过了三年,虽然偶尔会吵架,但关系并不坏……应该。
但是,“关系不坏”和“能成为恋人”可完全是两码事啊。
「……从刚才开始感觉凪阁下就一直在来回扭啊。是哪里痛吗。动作很恶心希望他能停下来啊」
「真奇怪——。刚才给他回复过了啊。果然是脑子的问题吗?」
就算被美冬和艾莉丝恶言相向,凪也毫不在意。
「好,能行」
他听到了可爱的声音。
接着,那道声音的主人,朝这里走了过来。
「我已经没事了。我们走吧,凪。让boss尝尝后悔自己诞生的痛苦。把灵魂一起彻底破坏掉,让它连重生都办不到」
「……………………」
总觉的,菲奥更像boss。
虽然凪这么觉得,但他没说出来。
总之,菲奥还是一如既往干劲满满。
果然,不能选择撤退吗——
全员,重新来到了不祥之门的面前。
蕾娅用“走查”调查物理陷阱,菲奥则用“感知”来调查魔法陷阱。
再三谨慎的确认过后,最后由凪直接触碰门,确认是不是什么都不会发生。
能不能直接爆炸起火,当做无事发生啊……?
但是凪那小小的愿望,也被轻易的打破,他碰上去后什么都没有发生。
「……切。那出发吧。还是老样子,我打头阵」
在他的身后,队员们「为什么咂舌?」这么轻声议论了起来。
凪没有理会她们,用双手慢慢地推开了巨大的门。
门被稍微推开后,便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开始自己打开了。
凪敏锐的往被打开的门里前进了一步,确认着内部四周。
「有种正中靶心的感觉啊……!」
室内要比位于城堡入口的大厅窄的多。
虽说如此,可即便没法给巨人开舞会,也足够给人类开舞会了。
室内的地板铺着印有渗人图案的红色绒毯。
墙上到处都设置有烛台,室内被青白色的火焰照耀着,亮的让人毛骨悚然。
天花板非常透风——不对,不知为何这里没有屋顶,能看到天上厚重的云彩。
然后,室内深处的一角造的略高,能看到放在那里的王座。
这也是一个散发着“你猜对了”的气氛,用骨头做的渗人王座。
而坐在那个王座的上的——
「怎么又是束灵铠甲啊!到底要搬出来多少铠甲啊,这座城堡!」
城堡里有穿着铠甲的骑士并不奇怪——不,应该可以说是理所当然的,但如果像这样络绎不绝的出现的话,是个人都想吐槽一句。
王座上的束灵铠甲,和一般人类差不多大。
不,它比凪还要矮上一些。
然而它这娇小的体型反而让人不安……但从刚才开始这具束灵铠甲就没动过。
明明凪已经架好了剑,跟在他后面进入房间的同伴们也进入了临战态势。
「该不会,根本就没boss只要到这里就算通关了吗……」
凪这么嘟囔着朝王座走去。
「不行啊,这样可会让我为难的啊!」
「才不为难啊!这样就能通关不是最好的吗!」
虽然无关紧要,但蕾娅从刚才开始吐槽就好多啊。
「呜噢!?」
突然,凪眼前的束灵铠甲站了起来。
接着,它发出了咔嚓咔嚓的声音,脱下了铠甲。
而在铠甲里面的是——
「菲,菲奥!?」
没错,他是不会看错的。
长长的蓝发,端正的容貌,丰满的胸围,纤细的腰肢。
不管怎么看,那都是我们的魔法使,菲奥奈·佩尔布鲁。
「…………咦,那里也有」
扭过头去,菲奥果然在那里。
凪的背后是菲奥,王座的前面也是菲奥。
怎么回事啊,这种梦一般的状况!
「不对,不是那么回事!你,你这家伙,到底是谁!」
好险。可爱的菲奥不管有几个都大欢迎——不,凪喜欢的只有在他身后的菲奥本尊而已!
真险啊,看到假货美的差点儿灵魂出窍了!
仔细看看,它和真正的菲奥穿的根本不一样。
紧贴在身上的,不祥的鲜红连衣裙。肩膀胸口大腿都露了出来,蓝色的头发上装饰着宝石,还戴着恶趣味的王冠。
怎么说呢——就是一种“菲奥奈·佩尔布鲁 魔王版”的感觉。
「那,那种衣服也不错呢……?」
而那个本人,正在热心的观察着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家伙。
好像还在感叹奇怪的东西。
「就算变成菲奥的样子,你也无法迷惑我!」
既然要扮,就打扮的更工口点儿再出来啊!凪把这句话给咽了回去。
他已经完全被迷惑住了,但本人似乎没有自觉。
「啊——,原来是真的啊。不过,还真吓着我了」
这么说着,艾莉丝向前走去。
「……喂,艾莉丝。你知道些什么吗?」
「圣域的支配者——终极任务的boss,没有特定的形态哦」
「没有形态……?」
现在,它正以蓝发的魔法使的样子出现。
「它会掌握挑战者全员的信息,以此为基础——投影出其中他们最为害怕的人的样子」
「最害怕的人……?」
「嘛,一般来讲就是会变成那支队伍遇到过的最强的敌人呢——。没想到竟然会变成队里人的样子」
凪重新观察起了站在王座前的假菲奥——那个叫做支配者的家伙。
这就是,红色战团最为害怕的人——的样子?
「那个——,各位?能打扰一下吗?我啊,有点事想问大家呢?呐,这是怎么回事?」
菲奥她,笑着问道。
可是,却能看到她的背后有一团漩涡状的黑色物质在翻滚着。
凪虽然斜眼看向了本尊,但他不敢把脸转过去。
老实讲,太可怕了。
「就,就算你这么问……我也,不太清楚呢」
「我,我的脑袋是不是也有点不正常了呢。你是在说什么?」
「~♪~~~♪」
美冬和蕾娅摆出了明显很可疑的态度,露媞直接用哼歌糊弄了过去。
「外观什么的怎样都好!如果这家伙是boss的话只要打倒就行了!」
「……连凪都这样,想说些帅气的话糊弄过去……」
被菲奥说帅了!
不对,现在不是说那个的时候!虽然不太想打倒它,但只能上了!
「……还想着时隔数年难得又出现了挑战者,怎么又是一群奇怪的人啊」
静静地,菲奥她——不,是支配者这么低语着。
这家伙,会说话吗。虽然连声音都和菲奥一样——但凪有更在意的事。
「时隔数年……?」
凪歪了歪头,不过也理解了它的话的意思。
无论是资格很老的冒险者,还是冒险者公会的智囊一般的老人,都完全不知道终极任务的内容。
但是,团长她拥有终极任务的挑战资格。
如果团长说的都是真的,那她挑战的时期并不是数年前。应该是更早的时候才对。
也就是说,除了团长她们以外还有挑战了终极任务的队伍——
作为使者出现的束灵铠甲也这么说过,果然那都是真的吗。
但若如此,又会产生新的疑问。
终极任务的情报,实在是太少了。
如果过去的挑战者实际上要更多的话——那他们就是全灭了吗。
的确如此程度的难关就算过去的挑战者全灭也不足为奇,可为什么连“他们挑战过”这种事都完全没有传开呢。
「毕竟是难得的客人。还是奇怪一点儿更能让人享受啊……!」
「去吧,苍冰之风!」
冰之风席卷而过,直击了支配者。
菲奥架好了法杖,二话不说放出了魔法。
「客人是需要招待的吧。你赶紧让我们打倒就是对我们最好的招待」
即便对方和自己长的一样,菲奥似乎也不会犹豫。
席卷而过的白色冷风,包围了支配者的四周——
「有趣,上来就是限制攻击吗!看来能久违的享受一下令人雀跃的战斗了啊!」(A:搞事德:心が躍るな)
接着,白色的旋风便被吹散了——
再次现身的支配者,双手握着不祥的黑剑,蓝发的左右两端还长出了恶魔一般的长角。
它放出了能颤动大气的魔力和斗气。
「喂喂……」
凪不知为何笑了出来。
他感受到了支配者所拥有的压倒性的力量。
光是看着,感觉魂魄都要被捏碎了。
但是,只能上了。
终极任务的谜团,已经无所谓了。剩下的——就只有打倒眼前的敌人而已。
凪站在了最前线,他的后面则是美冬。
仍旧是老样子,凪一边挺身挡住攻击,一边伺机反击。
和凪进行连携,美冬也砍了过去。
蕾娅负责游击骚扰,艾莉丝也边伺机加入攻击,边保护菲奥。
他们不用魔法而是用道具来回复和强化身体。负责这块的则是露媞。
因为魔法光是用于攻击和防御就已经够呛了。而且凪也在担任前卫,抽不出空来用魔法。
这次如果不让露媞也来支援的话,战线可能就会崩盘。
「呜噢噢噢噢!」
凪挡住了支配者挥下的剑——杵在地上的双脚,一下子陷入了地面。
那是一记无法和它那娇小的身躯联想在一起的,非常沉重的斩击。感觉就像是巨大的岩石砸下来一样。
凪使用了强化剑的耐久力的技能“光辉之刃(Light Blade)”
即便如此,剑刃的一部分仍然碎掉了。
「新藤飞剑流——三之太刀,“切华”!」
美冬冲了过来,用斩击砍向了支配者的剑。
伴随着咣——的一声金属音,四散出了能照亮周围的火花。
那和凪的爪牙碎一样,是破坏武器的技能——但支配者的剑却毫发未损。
即便如此,支配者的力道也有一瞬间的松弛,凪趁机抽回剑向后退去。
「帮大忙了,美冬!果然你是最棒的!」
「最,最最最最最……最棒!?少说这种废话了快看前面,看前面!」
不知为何美冬动摇了起来。
只是称赞一下他(的剑)是最棒的而已,没必要那么害羞吧。
总之,照着美冬说的凪转向了前方。
支配者的攻击,是双手持剑的二刀流,以及强力的魔法。
高难度以上的任务boss很多都是这种配置,但它却能不间断的连续进行物理攻击和魔法攻击。
只要有一次没防住,就会吃下后面的追击,然后直接不留余地的被逼入绝境。
一部分称这个状态为“死路”。
能够挡下它的连续攻击(combo)的,队伍里就只有凪一人。
无论多么艰辛,他也只能一直挡在前面。
凪架好剑——吼了出来。
「愤怒之牙!」
他高高跃起,扣击一般挥下了剑。
支配者虽然用双剑挡了下来,但剑挥下来时候产生的高速冲击波仍袭向了它。
「…………!」
支配者扭曲了美丽的脸庞,似乎在拼命忍耐的样子。
全能者的攻击,即便是终极任务的boss也能造成有效伤害!
「噢噢噢噢噢!」
凪的剑,斩裂了支配者的身体。
因为外表是菲奥的样子,所以感觉很不好——
但既然知道它是假的,凪也没天真到会手下留情。
「肆虐吧——灼热旋风(Heat Storm)」
菲奥放出的赤红热风席卷了支配者,像是龙卷风一样形成了漩涡。
最重要的,是菲奥本人也在火力全开,所以也就没人会犹豫了。
「切,还是烧不干净吗……下次是冻住,还是让它溺水……擅自用了人家的外貌,得好好折磨它一番」
菲奥在嘀咕着什么恐怖的话。
总之,支配者似乎还很有余裕。
它穿着的连衣裙对物理·魔法两边应该都有很强的耐性吧。
「菲奥的魔法起效了!趁现在变更阵型!美冬先扯下来,调整一下呼吸!艾莉丝上前来,援护我!」
「来了来了——。让你久等了。呵呵呵呵呵,今晚的爱剑在渴望着鲜血啊!」
「你不一直都在渴望那玩意儿吗」
凪冲了出去,艾莉丝也嬉皮笑脸的跟在了他的后面。
边和支配者过这招,二人边一点一点的给它造成伤害。
「…………」
凪在同时进行攻防的时候,忽然感到了违和感。
他们已经发动了不少攻击,削减了支配者的生命力。
即便如此,支配者仍没有放缓二刀流和魔法,不断的击出稍有不慎就会团灭的痛击。
这样一来,这些伙伴们也没有胡闹的余裕了。
但是——也可以说只是仅·此·而·已。
菲奥模样的boss,毫无疑问是强敌,但凪却有这么下去能打倒它的感觉。
只要不断进行缜密的连携,以及不给对方留余裕的攻击,一有机会就立马回复的话,也不是那么危险。
虽然绝不能大意——但至少,凪没有感到绝望。
进城之前那股不祥的预感并不是错觉。
可是,也不到非常恐怖的地步。
能赢。虽然这么想着——但终极任务的boss就只有这种程度吗,的违和感始终都没消失。
「艾莉丝,辛苦了!和美冬交换!还有,能给全员回复吗!?」
「当然,就算身体小魔力可是无限大的!我倒还想再砍一会儿的啊!」
这么抱怨着,艾莉丝退了回去和美冬交换了位置。
「呼风,唤雨!神圣的痊愈之力让大家变得健康吧——!」
通过一通乱七八糟的咏唱,艾莉丝发动了全体回复魔法。
温暖的白光,包裹住了凪他们。
伤口和体力都在迅速恢复,瞬间他们就完全痊愈了。
很好,这下这边就相当占优势了——!
虽然仍有违和感和不安,但现在不是困惑的时候。
凪高举起剑,发出了“战吼”——砍向了支配者。
「呼,呼,呼,呼……」
握着剑的手已经没了感觉。
凪喘着气,拼命靠毅力支撑着快要倒下的身体。
队里的大家,都瘫坐在了他的后面,似乎站都站不起来了。
在凪的前面,菲奥——不,支配者正跪在那里。红色的连衣裙也已破烂不堪。
「好,好险……果然好强……」
凪依旧警戒着支配者,感觉背上渗出了汗。
回复道具已经全用光了。魔力回复的高级药水也只剩一瓶。
和支配者的战斗,在把它逼入绝境后才真正开始。
这在boss战力也很常见,承受了大量伤害的支配者,攻击变的更位激烈。
就算用艾莉丝的魔法和道具也赶不上回复,凪的脑海中不止一次出现了撤退的想法。
即便如此,他们仍总算把支配者逼入了绝境。
再一击就能决出胜负了——!
「…………………」
这就要决出胜负了吗……!
如果对支配者挥下剑的话,就会自动变成要对菲奥告白了。
反正也没告诉过任何人,就算不告白也不会露馅,果然这次还是选择继续观望吧……?
「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突然,支配者叫了出来。
那并不是菲奥可爱的声音,而是宛如野兽一般的咆哮。
接着——支配者被耀眼的光芒所包围。
下个瞬间,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黑影。
「这家伙……!」
凪立马向后退去。
支配者从菲奥的模样——变成了大鹫。
「这是它真正的样子吗!喂,艾莉丝,你不是说支配者没有特定的形态吗!?」
「噜噜,噜——啦啦啦——♪」
「想用歌装傻吗!」
只有艾莉丝还一脸余裕的样子。
「哎呀,也有我不知道的事啦——。它就是把我们送过来的大鹫君呢」
「看了就知道了啊!boss会亲自来迎接的地下城还真有够新颖啊!」
现在不是吐槽的时候。
「真遗憾啊!你们是赢不了我的!你们有绝对赢不了我的理由!」
大鹫用嘶哑的声音喊道。
同时——地板上浮现了巨大的魔法阵,凪他们全员的身体开始被光芒包围。
「怎么回事……!?」
凪立马跑向了菲奥。
有什么要来了。
凪必须要保护全队人,但他却下意识选择了保护菲奥。
接着——
在他握住菲奥手的瞬间,世界变成了一片纯白。
眼前的景色,摇身一变——
「怎么了吗?」
向凪搭话的,是一名戴着眼镜的可爱大姐姐。
感觉在哪见过她——他这么觉得。
「嗯——,是凪·斯雷因利得对吧?虽然儿童冒险者并不少见,但可不能乱来哦。给,这是团员章。千万不要弄丢」
「…………」
凪沉默的接过了大姐姐递过来的东西。
皮革制的,冒险者公会团员章——
皮革级的证明。拿到这个团员章,应该已经是三年前的事了。
为什么,现在会给他这种东西……?
「等,这什么鬼啊!手,手好小!个子也好矮!为毛我变小了啊!?」
拿着团员章的手明显很小,视线也很低。
「……我们公会也有让冒险者精神安定的心理咨询哦?」
「不,我没有出毛病啦……」
虽然很感谢大姐姐的关怀,但问题不在这儿。
如果告诉她自己变成小孩子的话,可能会被扔到医院去。
「哈,是吗。那么,那边的那位……是斯雷因利得先生的同伴吗?」
「啊?同伴……?」
凪看向了旁边。
那里的,是一名蓝发的小女孩。
她的眼睛被刘海遮住,几乎看不到脸。
即便如此——那名少女是什么人,凪也马上就知道了。
「菲,菲奥!?怎么回事啊,你这个样子!?」
「……你知道我的名字?」
菲奥——模样的少女,茫然若失地问道。
真的是菲奥吗。
不管怎么看,都只有十岁左右。当然,胸口也没起伏。
凪第一次遇到菲奥的时候,她是十四岁。
这明显,比那个时期的菲奥还要小。
不过这样也很可爱,好像带回家保护起来!
——但,现在不是想那种事的时候。
「还有,这个手是……?」
「手?」
被少女告知着,凪终于注意到了。
不知何时,他正牵着少女的手。
说起来,大鹫发动魔法阵的时候我马上就抓住了菲奥的手——
「你,是谁?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总,总之……先跟我来!」
凪拉着少女的手跑了起来。
仔细看看,这里——是凪故乡的冒险者公会。
又旧又窄,大小完全没法和首都贝拉尔的中央本部比。
但是,不会有错——这里,就是凪开始冒险者人生的地方。
凪带着少女离开了冒险者公会,就那么跑了一段路。
他们钻入了一条小巷,在那里喘了口气。
因为不止没什么体力,腿也很短,所以前进速度并不快让他很焦急。
「到,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虽然状况不明,但记忆很清晰。
凪和小队的大家一起挑战了终极任务,在把boss支配者(Dominator)逼入绝境时它发动了什么魔法——
让身体变回小孩子的魔法?虽然没听说过,但毕竟是终极任务的boss会用这种魔法也不奇怪。
不,不只是变成了小孩,连地点都转移了。
虽然不知道活着的古城位于那里,但至少不会是凪的故乡附近。
「好奇怪……我,不认识,这种地方」
「…………」
当然不会认识的吧。
这只是听说,菲奥的故乡离这个镇子非常远。
虽然在小队里凪和菲奥的出生地是最近的,但仍然有骑马都要花上三天的距离。
就算是意外他们也不会偶然相遇。
「我应该,是去冒险者公会接受入团试验才对的啊……」
「诶……?」
凪知道,菲奥是差不多和自己同一时期入团的。
但不知道连日期都一样。
「额——,菲奥。这里是离你的故乡有些远的叫做奇里菲的镇子……」
「没听说过,这个名字……那个,你为什么知道我的名字…….连菲奥这个爱称都知道……?会这么叫我的只有母亲……你,是谁?把我带到这种地方来,想要对我做什么……?」
「喂,喂喂喂!是我啊,凪啊!凪·斯雷因利得!我们不是红色战团的同伴吗!」
从刚才开始就觉得很奇怪,菲奥好像不认得凪了。
「斯雷因利得……先生?我们应该是初次见面……你有把初次见面的女生拐到小巷子里的爱好吗……?」
「鬼才有那种爱好啊!」
也看不出菲奥是在装的。
整理一下状况——不,用不着整理状况事实其实很简单。
时·间·被·回·溯·了。
大概,是六年前左右。是凪为了成为冒险者,第一次造访公会的时候。
说的再详细点儿,就是他入团试验合格,前去领取皮革级的团员章的时候。
在那之后,凪就为了习得基础技能前往狩猎怪物,然后成为了女神契约者。
但是——他不记得有在公会的窗口遇到过蓝发的魔法使。
从菲奥的口吻来看,她似乎是突然被转移到了陌生的镇子上来。
到底,是怎么回事——?
就在凪想要继续想菲奥追问的瞬间。
「噢噢噢噢噢噢噢噢!」
发出咆哮,撞碎了狭窄小巷两边的建筑——大·鹫·落·在·了·地·上。
「为,为什么你会……!?」
凪反射性的拔出了剑,站在了能护到菲奥的位置。
「呵,你还留有记忆吗。是女神的守护——契约保护了记忆吗」
大鹫似乎在笑。明明是一个鸟头,表情却意外的丰富。
「但是,那个契约也已经解除了。从现在的你身上感觉不到女神的力量」
「契约被……?」
凪并没有自觉。但——
现在他才注意到。时常发动系的技能被中断了。
“探知(Search)”“微小回复(Regeneration)”“自动防御(Auto Guard)”,对生命力攻击力的强化——这些,原本都和凪的意识无关会自动发动才对。
「……这是怎么回事?」
「和你们这些冒险者会使用多种多样的技能一样,我也会用技能。而且还和你们这些脆弱的人类用的天差地别」
「…………难道说,真的」
凪的背上,流下了冷汗。
「“圆环之时(Dead Loop)”。这是能将时间回溯的秘法」
「……不是吧」
凪大概是世界上拥有最多技能的冒险者。
但是,他并没有能够操纵时间的技能。听都没听说过。
就连菲奥这样的大魔法使,应该也用不了能够干涉时间的魔法。
「过去数百年,前来挑战我等圣域的冒险者——几乎都没有到达我的王座便殒命了。但是也有极少一部分人能够挑战我——将我逼入绝境。他们都是了不起的勇者。但即便如此,也没人能够打倒我」
「难道说……!」
凪大惊失色。
「在快要输的时候就逆转时间,在勇者们成长之前杀掉他们……?」
「聪明!正是如此,能用圆环之时将时间倒退,并拥有倒退之前记忆的只有我!我能记住将我逼入绝境的人的气味!只要把他们全都杀掉,就没人能够威胁到我!」
「……明明叫圣域的支配者,却净干些卑鄙的勾当啊。快要被杀掉的时候,就在对方还很弱的时候斩草除根?」
没人能够通关终极任务的理由,终于真相大白了。
如果会用这种犯规的技能,那就没可能通关。
凪的力量,回到了六年前他刚当上冒险者的时候。无论是女神契约者的能力,还是技能,全都消失了。
这样子,是赢不了支配者的。
过去挑战支配者的冒险者们,也都是这个下场吧。
那些冒险者们也都回到了还是新手的时候,然后被大鹫杀掉。
也就是说,就连他们挑战终极任务的这个事实都被抹消了——
「……我可没听说过有你这样的怪物。但是,太奇怪了吧。就算冒险者在还是新手的时候就被杀掉,也应该有目击者吧?」
「消除人类的记忆这种事轻而易举。可以看到我的样子,是能够来到我这里的家伙们的特权。只不过,他们会看着我的身姿然后死去」
「…………」
对最高难度的任务boss来说,做事还真是仔细。
「不过这次状况稍微有些不同呐。不止你还留有记忆,那个魔法使竟然也和你一起。看来是两个人一起被逆转了时间呐」
「…………」
似乎是因为魔法发动的时候自己抓住了菲奥的手,所以现在他们才能在一起。
看来那个时候,马上握住菲奥的手的判断并没错。
「战士啊——不,稍微有所不同?无所谓,最麻烦的就是你了。所以我才决定最先解决掉像你这样不不知道会做出什么的家伙」
「这可真是谢谢了」
「没错,平时的话我会这么做。但是——现在我非常想杀掉那边的魔法使」
「什么……!?」
凪立马护住了菲奥。
「真是奇怪的人类。魔法使啊,你到底……是何方神圣?」
「…………!我,我是……」
突然,支配者发出了强烈的杀气,菲奥害怕了起来。
看来,似乎就连支配者都被菲奥的体质吸引了。
支配者的目标,是菲奥。
妈的,这个王八鸟……!
「……菲奥。虽然你应该不理解状况……快逃」
「诶……?」
凪依旧背对着她,在和大鹫对持着。
「我会想办法挡住它一击。你趁机逃的越远越好」
「你,你……到底是……?」
只有身为女神契约者的凪,似乎还拥有回溯前的记忆。
虽然只有记忆,几乎没什么意义……
「不,有意义。毕竟——能在最后说出来」
「说,说什么……?」
「虽然没想到会以这种形式说出来啊——菲奥,我喜欢你」
「…………?」
从背后,传来了菲奥在困惑的气息。
对菲奥来说,现在的凪只是她刚刚遇到的,和自己同龄的少年而已。
就算突然被告白,应该也一头雾水吧。
但是,能够把自己的感情告诉她的机会只有现在了。
时间回溯后凪变弱了,但支配者却没有变。就算是现在的凪,也明白这些事。
完全没有胜算。
「所以你快逃,菲奥。至少,你要活下去……」
当然,他也希望队里的大家都能活下去。
青梅竹马的露媞,趾高气昂的蕾娅,死板的美冬,傻活泼的艾莉丝。
虽然希望大家都活着——但现在,他最希望菲奥能活下去。
「真是可悲啊,人类。在你们之中最为麻烦的,就是你和那名魔法使。如果让你们活着,肯定会再次出现在我的面前。所以,我要先解决你们」
「是吗。真的是谨慎啊。既然这样,你还不如把我们变回婴儿」
「能够回溯的时间也是有限的。不然像你这样危险的人类,我巴不得从祖先下手」
支配者虽然很享受战斗的样子,但看来对能威胁自己的人也毫不手下留情。
「办得到你就试试啊!就算变成了新手,我的内在可是——」
咚,的一声非常沉闷的声音响起,凪的视野旋转了起来。
支配者突然挥出了前肢,拍向了凪。
这一击将凪击飞,他摔在了地上,滚了好几圈。
「咳哈,咕……啊啊……咔哈……!」
凪从嘴里吐出了鲜血。八成是伤到内脏了吧。
至少他是断掉了几根肋骨,左臂和左腿的骨头也都断了。
仅仅一击——支配者随便的一击,就把他打成了这个样子。
还是新手的我,是这么脆弱的啊——
「住……住手!」
突然,菲奥喊了出来。
她把法杖对准了支配者。
「虽,虽然搞不懂状况……但我不允,允允允许你再胡作非为了!」
菲奥举起的法杖前端,在微微的摇晃着。
她肯定,很害怕吧。就算是现在的菲奥,应该也清楚巨大的大鹫是多么可怕的怪物。
「火球(Fire Ball)——!」
菲奥法杖的前端飞出了火球,命中了大鹫的脸。
但是——火球不过是魔法使最开始学到的初级魔法而已。
对大鹫来说,似乎还比不上被虫咬。
「住,住手,菲奥……」
凪拼命站了起来,拄着剑向前走去。
没错,菲奥是不可能逃跑的。她可是因为无谋,不知死活而出名的冒险者。
凪站在了菲奥的旁边,看向大鹫。
支配者似乎觉得很有趣的样子。现在的凪和菲奥它只需要轻轻一抬脚就能杀掉。
大概是打算玩弄,折磨他们吧。
「我不明白。虽然不明白……但我绝对,不能让你死。你才是……快逃吧」
「说什么傻话……要逃的,是你。菲奥不在的世界根本没有意义……」
「自,自己死了的话那才没意义吧!先考虑下自己的事啊!我是最可爱的这种说法很难为情的啊!」
「决定谁比自己可爱是我的自由吧!对我来说,那就是菲奥啊!」
「才,才不不不不不,不可爱呢!你在看的哪里啊!?还觉得有那么点帅气,结果是个凪会说奉承话的人啊!」
「你才是,都那么可爱了,再表现的可爱点儿不行吗!」
凪忘了伤痛,和菲奥大眼瞪小眼了起来。
「……喂,你们两个。别无视我的存在在那里秀恩爱」
「才没有秀恩爱!我又不认识这个人!」
「我说,你个终极任务的boss别用“秀恩爱”这种俗话啊!给我再带点儿威严啊,威严!」
凪和菲奥,这次又瞪向了支配者。
「你们两个……把别人当猴耍,很开心是吗……!」
「嗯嗯嗯……!?给我等下!那边的陌生人,你刚才说什么……!?说了什么!?」
又无视了支配者,菲奥把脸贴向了凪。
「诶,只是说我们没在秀恩爱……」
「不是那个!不是那里,你说了“终极任务”对吧!?」
菲奥兴奋了起来,刘海已经能够到凪的脸了。
「是,是啊。这只大鹫就是终极任务的boss……」
「终极任务的boss……明明连冒险者公会都还没去过,一下子就走到终点了……?」
「终点?」
菲奥点了点头,抱紧了法杖。
「通关终极任务的人——能够实现任何愿望」
「啊……?」
说起来,菲奥和问了终极任务排出的使者同样的话。
凪并不在意终极任务通关的报酬。
虽然知道能够实现任何愿望的传闻,但那个太可疑了。
「没错,魔法使。只要打倒终极任务——试炼圣域的支配者,你的愿望就能实现」
「是,是这样的吗!我还以为纯粹是在瞎扯呢!」
「你这家伙,没有愿望就来挑战我了吗。几乎所有的冒险者,都是被想要实现愿望的欲望驱使才来挑战我的啊……」
大鹫用像在看傻瓜的眼神看向了他。
仔细想想,凪没什么特别想要的,就来挑战终极任务了。
露媞她们,大概也一样吧。
「……菲奥知道通关报酬是真的吗?明明就连资格很老的冒险者,都几乎不知道终极任务的事啊」
现在的菲奥甚至连冒险都还没开始。
应该也没机会听到冒险者们之间流传的传闻吧。
「……是母亲。我是从母亲那里听说的。我会吸引怪物……这是强烈的诅·咒。没有人能解开……除了一个例外」
「啊……!那就是终极任务的通关报酬……么」
「没错。我因为这个体质的关系,没办法待在村子里……只要我离开村子一步,就会有大量怪物涌过来,包围村子……」
「这,这可真是够呛啊……」
终于,放心了。
菲奥连续三年都无法通过初级任务,却仍不放弃的理由。
如果她放弃了——菲奥就没法在村子里过上正常的生活。
「如果是在有很多冒险者的镇子上,怪物们也会被适度的驱逐掉……但是,我不想一直窝在安全的街上过一辈子。我想要去见识一下广阔的世界,见识一下……」
说到这,菲奥突然露出吃惊的表情。
「为,为什么!?我为什么会告诉第一次见面的人这些!?」
「这反倒是我想问的啊……」
菲奥的话,他全都是第一次听说。
如果听到这些的话,他挑战终极任务时肯定就不会犹豫了吧。
不——该说正因如此吗。
大概——菲奥是觉得因为自己的关系把小队给卷进去了吧。
她不想为了自己的愿望,让小队的大家遭遇危险。
这很想太过温柔的菲奥会有的想法。
所以,她没有把愿望告诉队里的任何人。
而她会告诉现在的凪,正是因为他是陌生人吧。
「既然如此,就更不能退缩了啊……可不能死在这啊!」
凪用阵阵作痛的胳膊重新架好了剑。
原本只想让菲奥逃走——但现在不是了。
通关终极任务,实现菲奥的愿望。
如此大任,怎能让给别人!
「蛤蛤蛤蛤蛤,气势倒是不错!但是,你们根本没有——」
《没错,就是这样。凪·斯雷因利得。你那份强大的意志,在我看来就是开辟未来的力量。所以,我我才赋予了你力量——》
突然,又发生了异变。
一道光照进了昏暗的巷子——那道光里,出现了一位银发美女的身姿。
「剑,剑之女神……?你还记得我吗?」
《女神是超越时间和空间的存在。我当然记得你哟,可爱的少年》
银发美女露出了微笑。
《虽然不可爱的地方也很多——多到数不胜数,但你依旧是我亲爱的契约者。拥有坚强意志的少年啊,如若是你,定能葬送这个邪恶的化身,夺取了无数冒险者生命的怪物吧——》
「…………!」
美女——剑之女神将剑高举之后,凪的身体便发出了银色的光。
女神契约——这是六年前凪也沐浴过的美丽之光,以及被授予的力量。
「剑之女神!你这家伙,竟然做出这种事……这已经超过女神能介入的限度了!你是要违抗诸神和支配者的盟约吗!」
《你还有脸说,你的那个能力……可是犯规的哟♪》
剑之女神那美丽的脸庞,露出了淘气的笑容——
怎么回事啊,感觉有种超强的违和感啊!
凪感觉那个笑容和某个人很像。和某个他所熟知的人物。
《好了,我的契约者。以你的记忆为起点(Anchor),回去吧。由我来支援拥有女神之力的你》
「回去……回原来的事件吗!」
《没错,将“圆环之时”斩断吧。但是——就和那只鸟说的一样,契约已经解除了。所以,我们需要在这里再次契约》
「再,再次契约……?」
《原本,和女神的契约只能有一次。如果要开创特例的话,你也需要支付代价》
「那,那是……嘛,也是当然的啊」
所谓的契约就是这种东西。身为商人之子的凪,也知道契约的神圣性。
《不愧是你,很懂事呢。不过,代价可能会有点高哦》
「唔……没,没办法。虽然有种很强的被钻空子的感觉,但也没其他办法了。放马来吧!」
留在这个时间线里,只会被支配者杀掉。
不管付出什么代价,都要保护菲奥——
《我想想,要什么好呢。毕竟我很中意你。不怎么喜欢你眼里有其他女人呢》
「啊……?」
《总之,就罚你“禁止恋爱”吧》
「禁止恋爱!?等下,那我不就不能告白了——!?」
《嘛,应该马上就能明白了。你就期待着吧》
「完全,一点都不期待啊!一开始只用“用剑战斗”这种简单的内容就和我契约了不是么!再契约的条件也太苛刻了吧!」
《我是剑之女神。喜欢培育强大的剑士。我希望我的契约者能对剑一心一意的活着。但是——你似乎有了比·剑·还·喜·欢·的·东·西。作为女神来说一点都不有趣呢》
「不有趣……就因为这种事,你就扔出了这种条件吗!?」
《是的,契约好好好遵守哦》
女神笑了起来。
接着,她挥下了剑——
「呜噢噢……!」
凪的脚下,又出现了巨大的魔法阵。
「这,这是……对,对了……我,是红色战团的魔法使……!」
菲奥瞪大眼睛这么喊道。
「没错,菲奥……你想起来了吗!」
「嗯,想起来了……没错,凪,太好了,我记起你了……!」
「啊啊……!」
「凪,凪,我呢……我想要去见识广阔的世界,出去旅行——然,然后,然后呢,如果还能和喜欢的人一起去,我觉得那是最幸福的事!」
她跑向了凪——抓住了他的手。
是吗,你会一直无谋的挑战三年。
会一直以终极任务为目标。
就只是为了这种渺小,但又非常女孩子气的愿望吗——
「菲奥……!」
凪回握着她的手,同时世界被染成了一片纯白——
没有屋顶能看到灰色的天空,铺着印有渗人图案的红色绒毯的房间——
凪瞬间便把握了事态。
虽然状况的变化令人眼花缭乱,但现在不是手忙脚乱的时候。
「回来了……!回来了啊!」
凪唰的转向了后面。
那里——大家都在。
「全员,都在吧!有什么异常吗!?」
凪向同伴们喊道。
「我,刚才……好像回到了故乡……被姐姐锻炼着……」
「我,我好像也……看到了以前那些,让人可恨的光景……」
「我是女仆,我是女仆,是主人忠实的仆人……应该成为了女仆才对……」
美冬,蕾娅,露媞都在嘟囔些什么。
看同伴们都一脸困惑的样子,似乎她们都是记得一些时间被倒转时候的事。
「啊哈哈——,不愧是终极任务!用了些有意思的招式啊!真想再见识一次!」
「我才不要」「我可敬谢不敏!」「我可是女仆!」
依旧很悠哉的艾莉丝,被同伴们摆了臭脸。
「……确实发生了怪事。虽然记得不是很清楚,但我好想在陌生的街道上……见过那只鸟……?」
菲奥时间倒转时的记忆似乎也相当暧昧的样子。
对凪来说,如果可以他希望她能把那些事忘个干净。
虽说是因为这异常状况的原因,但他还是提前告白了。
凪由于再契约的关系,还记得被倒转时的记忆。
菲奥又记得多少呢?
从蕾娅她们的样子来看,似乎并不记得细节方面的事。
「现在,只要大家无事就好。来吧,继续!」
凪高举起剑大喊道。
没错,凪他们回到了原本的时间。
最强小队,红色战团——
凪的队伍面临差点团灭的情况已经是家常便饭了。
而挺过团灭危机,像这样活下来也是家常便饭!
和平时并无两样。剩下的就是——
「圆环之时,吗。那种大招,你应该没法简单的连续使用吧?」
「唔……!」
「接下来,该还刚才你把我打飞的礼了」
「你这家伙…………!」
大鹫愤怒的瞪向了凪。
支配者现在是遍体鳞伤的状态。
当然,凪他们的消耗也已经到极限了。肉体的状况似乎也回到了倒转之前。
红色战团也无法再继续长期战。
「你已经没法再拿欺负弱者当乐子了,支配者。这次——轮到我们来乐了!」
「别小看我,人类!你以为我的秘术只有圆环之时吗!」
大鹫高扬起两条前肢,在那之间开始压缩起魔力来。
它还是菲奥的样子时也用过很多攻击魔法,但这团魔力感觉比那时候还强大。
「“秘法的掠夺者(Skill Snather)”!」
宛如风一般从凪的旁边穿过,将支配者压缩的魔力夺·去·的——是蕾娅。
她穿过支配者的身边,接着又一瞬间移动到了房间的一角。而她的手里,正散发着支配者聚集起来的魔力的光辉。
摇曳着金发,浮出满足笑容的她的身姿,有一种无法言喻的美丽。
「吼吼吼,这种光芒一点儿也不适合你这种野兽。只有我这样的绝世美女,才能与之相衬」
蕾娅这么说完将手轻轻一挥——那团光便散去了。
终极技能(Absolute Skill)——
这是只有将职业升至顶峰的人才能使用的,最强技能。
蕾娅所升至顶峰的盗贼终极技能,“秘法的掠夺者”就和它的名字一样,能够夺取敌人的技能。
它的效果不是阻止敌人发动技能,而是使敌人暂时无法使用那个技能。
虽然是个很难排上用场的能力——但蕾娅,从不会错过时机。
「唯一的缺点就是那个讨人厌的性格啊……」
「凪!虽然不是很清楚,但你绝对说我坏话了吧!?」
耳朵很灵也是盗贼让人都疼的地方。
「姑且,这也算是在夸你啊。干得好,蕾娅」
「能,能不要显得自己很伟大吗!不,不过……我允许你再多夸我两句!」
蕾娅红着脸,意义不明的玩弄着她那华丽的金发。
「还是第一次被人允许这种事啊……嘿咻」
凪轻松避开了支配者挥下的一击。
先不论六年前,那种粗糙的攻击是不可能击中现在的凪的。
「接下来轮到我了!新藤飞剑流——奥秘之太刀,“零(Zero)”!」
冲出去的美冬所挥下的刀,消·失·了。
被注入刀身的斗气,用自身热量熔化了刀身,接着化为光剑迸发而出。
光剑砍向了支配者,漂亮的切开了它肩膀至腹部的部分。
因为会牺牲自己的爱刀,所以这是美冬的剑技中拥有最高威力的奥义。
「虽然尚不成熟,但没有我的刀砍不断的东西!大概!」
美冬落地后——便倒了下去。
原本,他的身体就已经不行了。可他仍然拖着这样的身体放出了最强奥义,这次大概是终于到极限了吧。
「大概,是多余的哦。真是的,我们队里的人都不够优雅……呼喵」
蕾娅同样也倒在了他的旁边。她大概也迎来了极限,但倒下的姿势也实在说不上优雅。
「你,你们这些家伙……这些烦人的飞虫!」
嘎噢噢噢噢的发出了咆哮,支配者冲向了倒地的美冬和蕾娅。
明明身体都被深深地切开了,真是可怕的生命力。
「没有结果它!?唔,明明已经使出了我的秘奥义!可恶,不成熟!太不成熟了!这次一定要切腹谢罪——」
「等一下!你在这里切腹的话血会!血会弄脏我的衣服的!」
美冬打算拔出短刀,蕾娅则在拼命阻止他。
因为她们两个仍倒在地上,所以姿势显得非常好玩儿。
「来了来了,让各位久等了!女仆前来回收遗体了!」
「我没死!」「我才没死呢!」
接受着美冬和蕾娅的同时抗议,并将二人身体抱起,迅速离开的,是露媞。
虽说身材娇小,但抱着两个人奔跑绝非易事。
冒险女仆虽然不是战斗向的职业,但却能背着比自己还重的背包走路。她们拥有远超一般战士的体力。
「阿美,小蕾蕾……我永远不会都忘记你们的。出来吧,“圣铁之锁(Holy Chain)”!」
随着艾莉丝的祈祷,从房间各处都飞出了粗壮的锁链,缠住了支配者的身体。
「嘎噢噢噢噢噢!」
飞出来的锁链,深深的陷入了支配者的肉里,完全封住了它的动作。
「你这混蛋……区区一个分御灵……!嘎噢噢噢噢噢!」
「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啊。我只是觉得,像你这样充满野性的家伙,是不是其实都希望被捆起来而已!」
艾莉丝嘻皮笑脸的疯狂挑衅着支配者。
凪惊讶的看这艾莉丝。
分御灵——这句话让他非常在意。
但是,现在没有给他吐槽的余裕。
得趁着支配者被封住的时候——
「那个,凪」
「嗯嗯!?」
不知何时菲奥站在了凪的旁边,拉了拉他的袖子。
「刚才的……魔法阵发出光之后,我感觉好像在哪遇到了凪……然后被告诉了什么很重要的事。而且还是,非常重要的事」
「……不,不。我什么都没说过啊?」
「骗人。绝对,说了。你说了什么?我超级在意的!」
「……我也感觉被菲奥告诉了很重要的事啊」
「诶……!?」
菲奥吓了一跳,握紧法杖歪起了头。
果然,虽然倒转时的记忆没有消失,但似乎还很模糊。
「嘛,嘛,那个待会儿再说……要趁艾莉丝的魔法还起作用的时候干掉它!」
「boss随时都能打倒!比起这个,求你了回答我!凪到底说了什么!?我又到底说了什么!?」
「它,它可不是随时都能打倒的啊!额,那个……我,我记得也不是太清了!都说了什么来着!」
「…………真的?」
菲奥一下子把脸贴了过来。
那个告白,是因为觉得赢不了支配者,才顺势说出来的。
如果可以的话,他希望能当做无事发生。
这并不是因为自己是窝囊废。
「嘎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
「…………!」
不止空气,就连这座庞大的古城都因为咆哮剧烈的震动了起来。
「啊,啊啊啊啊啊……?」
「菲,菲奥!?」
凪立马注意到了菲奥的异常。
她的目光失去了焦点,嘴巴也在意义不明的一张一合。
「“冥府的呼唤(Demonic Howl)”吗……!」
怪物所使用的咆哮系技能的最上位。
普通的冒险者听到会即死,上级者则会出现混乱或麻痹等异常状态。
不愧是终极任务的boss,竟然还藏着这种绝招!
凪因为拥有状态异常无效化的神官技能所以能抵抗——
「啊呜啊呜啊啊啊」
菲奥胡乱挥着法杖,做出了意义不明的动作。
虽然感觉很可爱,但她毫无疑问陷入了混乱。
「艾莉丝,菲奥混乱了!麻烦你用回复魔法!」
「嗯——,办不到呢。我的魔力用光了」
「诶诶诶,这种时候!?你那无限大的魔力跑哪去了!?」
「就算是我,面对这种boss消耗也会很激烈的啊。回复还有圣铁之锁之类的——。而且,刚才还再契——总,总之我已经没弹尽粮绝啦——」
虽然感觉她在隐瞒什么,不过艾莉丝的确很频繁的在使用回复魔法。
就算用完能封住支配者的“圣铁之锁”后迎来极限也不足为奇。
「所以,剩下的就交给凪凪啦!她们都很强,所以陷入混乱会很不妙呢!」
「诶?她们是……呜哇啊啊啊啊啊,在干什么呢,你们两个!」
在他被还在挥着法杖的菲奥吸引注意力的时候——
「呵呵呵,凪。问我在干什么……看了就知道了吧?」
「没错,主人。被千金小姐和女仆一起侍奉,是男性的梦想吧?」
蕾娅和露媞,从两侧把身体贴了过来。
被二人那奇妙的魄力压倒,凪不禁瘫坐在了那里。
「等,喂你们两个!衣,衣服……!」
蕾娅礼服的胸口处敞开,丰满的胸部露了出来。
露媞女仆装的长裙卷了起来,露出了被丝袜包裹的大腿,以及吊带袜。
「被看到了如此不成体统的样子,蕾拉提娅只能将一切都奉献出去了呢」
「蕾,蕾拉提娅……?」
虽然知道蕾娅对大家隐藏了姓氏,但连名字都不是本名吗。
「不过,如果是你的话……要好好,负起责任哦,凪……」
「我是女仆,所以可以带着随便玩玩的心态对我出手哦……?」
「说,说什么傻话……」
虽然知道蕾娅和露媞完全陷入了混乱,但没想到竟然坏到这种地步。
「凪阁下……」
「噢噢,美冬!你没事吗!快把这两个人——」
「凪阁下你个笨蛋~~~」
「啥!?」
这次,轮到美冬从正面抱过来了。
他不知为何啜泣着,紧紧抱住了凪——
「我,我会打扮成这样……是,是因为出生在剑士之家,不得已才这样的。但是,一点都没注意到未免也太失礼了啊!」
「说,说什么呢你?!我看你是最混乱的吧!?」
凪没有被男人抱着还高兴的爱好——但不知为何却性奋了起来。
美冬的和服变得凌乱不堪,缠住胸口的布松了开来,露出了一对鼓起——
「卷起漩涡吧,风哟——爆散乱风(Blast Wind)」
忽然刮起了风——凪和贴在他身上的三人一起被卷到了正上方,然后摔倒了地上。
「疼疼疼……啊,喂,大家都没事吗!?」
蕾娅和露媞,美冬三人倒在了地上,眼睛还在打转。
「……没事的。我有把握分寸。我们队里可没有人脆弱到会因为这种程度就死掉」
「菲,菲奥!?」
把凪他们一起吹飞的是菲奥的魔法。
「呐,凪……?」
菲奥在坐在地上的凪面前蹲了下来。她的眼睛里散发着妖艳的光芒——
「难,难道菲奥也……?怎,怎么办……」
如果被混乱的菲奥强攻的话,他根本把持不住……!
服装凌乱,充满色气的菲奥,简直是地上最强啊!
谢谢你,支配者!多亏了你那拼死的挣扎,让菲奥——
「呐,凪。凪……」
菲奥露出了妖艳的笑容,用手轻抚起了凪的脸颊。
吥尼,两团柔软的鼓起抵到了凪的胸口——
「…………都结束掉吧?」
「啊!?结,结束是指?」
「你看,都过了三年,不还是感觉完全不行吗?与其照这样子无法更进一步,还是把一切都结束掉来的更开心吧?」
「一,一点儿也不开心!」
虽然不知道她说的更进一步是指什么——
明明蕾娅她们都是过来色诱的,为毛只有菲奥一个人往奇怪的方向混乱了啊!
这是欺诈啊,明明还在心里悄悄期待菲奥的工口展览会啊!
「是吗,那就都结束掉吧——。和凪在一起就不会害怕了」
菲奥露出爽朗的笑容后,举起法杖开始集中起魔力来。
轰轰轰轰轰,惊人的魔力在菲奥的周围形成了漩涡。
「不不,你『是吗』什么啊!?」
虽然在混乱时,经常会出现攻击队友的现象——
「这,这股魔力……!菲奥,你想连自己一起炸飞吗!」
凪慌忙把手伸向了菲奥——
「该死,我不怎么擅长回复系的啊……“精神治愈(Mental Cure)”!」
「我,很擅长魔法呢——。所以,我和凪肯定都会一起被炸飞的哦!」
「不行啊,不管用————!」
靠凪的回复魔法无法治疗“冥府的呼唤”造成的状态异常!
怎,怎么办,该怎么做才好,如果就这么等她咏唱结束的话——啊啊啊啊啊!
「……!」
凪立马抱住了菲奥的身体。
纤细柔软,还很暖和——呜啊啊啊啊啊,虽说只是趁乱,可还是抱住菲奥了啊,我!
「冷,冷静点,菲奥。呐,拜托你就这么冷静下来——」
先不论姿势,总之他成功的制止了菲奥。
随着时间流逝混乱应该会恢复才对。只要就这么继续抱着她——
「……降临吧,地狱的业火。以吾之鲜血与契约为根基——」
「等,开始咏唱了!?」
而且,这还是魔法使系的技能中以最高威力著称的——自爆魔法。
如果以现在的菲奥的魔力释放的话,整座城都会被炸飞的。
总之,必须要让她终止咏唱!
「住手,菲奥——!」
凪稍微和菲奥的身体拉开些距离,靠近她的脸,把嘴——
「……鬼,鬼才办得到啊!要是能趁势这么干我就不用这么辛苦了啊!」
凪打算吻上去,然后总算是回过了神。
如果用这么强硬的方法吻她的话,自己大概会后悔一辈子。
相对的他抓住了菲奥的头,按向了自己的胸口。
无论方法如何,只要让她张不开嘴就无法咏唱了。
「唔,唔咕咕咕咕……唔——,唔——……!」
把菲奥的脸压向自己的胸口后——
菲奥就立马敲起了他的肩膀。
「……恢复正常了吗?」
他战战兢兢的放开了菲奥——
「…………」
菲奥点了点头。但是,她的脸却红的吓人。
「抱,抱歉。喘不过来气了吧!没事吗!?」
「呼,呼吸倒是没事……只是心脏差点停了……」
菲奥握紧了法杖,脸直接红到了耳朵。
被我抱住的冲击,大到能从状态异常里恢复过来吗……
「不,不过没事的!对,对了,必须要打倒它才行呢。虽然有些感谢你,但还是要打倒你!」
菲奥说着让人怀疑是不是混乱真的治好了的话,架好了法杖。
支配者还在挣扎,感觉锁链就快要被它扯断了。
「现在已经不是你的回合了!老实一点!」
菲奥瞪着支配者,把法杖前端朝向了它。
「在永远的苍蓝之中沉睡吧——冰界绝冻狱(Cocytus)!」(A:Cocytus科赛特斯河即痛泣之河,冥河支流之一)
粗壮的束状冻气,化作青白光柱被从法杖前端解放了出来。
冻气笔直的飞了过去,击中了支配者——接着它的肉体开始结起了冰。
因为刚才她为了使用自爆魔法集中了魔力,所以这招威力十分惊人。
「咕噢噢噢噢噢噢噢……还,还没完……只是这种程度的力量……!我才是圣域的支配者!甚至超越女神,终有一天将统治世界——!」
虽然肉体在结冰,支配者仍扯断了锁链,冲向了菲奥。
「啊…………」
菲奥大概是魔力用尽了吧,她拄着法杖一动不动。
但是,现在明明是穷途末路的状况,菲奥却笑了出来。
她那股笑容的意义——凪是明白的。
剩下的交给我吧。接下来,就轮到我出场了!
「就算能超越女神,你也超越不了我们!」
凪插了过去,用愤怒之牙打向了支配者的脸面。
他和支配者激突在了一起,二人全都飞了出去,接着用地板刹车落了下来。
我不会让任何人,伤菲奥一根毫毛——
「没错,就是你,只要没有你——!」
「随你怎么叫唤,怪物。无论何时怪物都是被人类狩猎毁灭的命运」
凪架好剑,深深沉下了腰。
支配者的生命力实在太过异常了。
挨了美冬的最高奥义,还在无法逃跑的状态下吃了一发菲奥的最强魔法,竟然还能抵抗。
半吊子的攻击无法打倒它。但是,再继续拖下去的话,消耗就会完全到达极限小队真的会全灭。
既然如此,身为队长的凪该做的事,就只有一件。
不留余力的使出最大最强,最猛的攻击——!
「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
伴随着大吼,凪以震碎地板的势头冲了出去。
可以称之为全能者固有技能的,“技能掌握(Skill Master)”。
这个,是能够使用所有职业技能的技能。
「我乃与剑一同登至顶峰的——“万能挑手(Grand Master)”。能够操纵一切技能之人。将所有的力量——磨炼至极之人!」
只有全能者能使用的技能,还有一个。
它可以将生命力,攻击力,防御力,魔力,精神力,敏捷性——甚至连幸运这种看不到的力量都能超越极限的激发出来。
那就是,“无限的超越者(Over Limit)”。
它能够在瞬间,产生战士的练气爆身所不能比拟的数十倍力量。
虽然这是最强的技能,但只能在穷途末路的绝境之下使用。
可是,现在正是使用的时机,必须在这里使出它!
「你的时代已经终结了——就在这里!」
之后,已经没必要再用其他技能了。
只是挥之而下的斩击,超越了极限,化作劈天裂地,甚至能触到诸神的一击击碎了一切——
「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
凪挥下的剑,将庞然大鹫的肉体一分为二。
它的肉体,伴随着耀眼的光芒变为粉末,接着那些细小的粒子化作青烟消散在了大气之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