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最强小队因遗憾的爱情喜剧要遭至团灭!?
  4. 第一卷 恋爱至上的冒险生活
  5. 3 无自觉后宫的统率者
  6. 繁体版

3 无自觉后宫的统率者
2017-09-08 23:50:09

		

终极任务(Grand Quest)。
和它的名字一样,是最高级的任务。
它,又被称作“超高难度任务”。
相传是这个世界上最难完成的任务——自冒险者出现的数百年间,没有一个人能够完成。
甚至,被怀疑它是否存在。
就连高难度的任务,别说通过甚至能够去挑战它的冒险者都少之又少。
如果要说难度还在它之上的话,根本难以让人相信。
接受的方法,以及达成的报酬也都被笼罩在谜团之中。
据说,完成的人能·够·实·现·任·何·愿·望——
任何愿望,这个条件使得终极任务的可信度再度下滑。
实话说,太可疑了。
现如今,对所有冒险者而言终极任务就只是个传说中的传说而已。
「……终极任务那种东西,真的有吗……」
菲奥这么低语着,凪看向了她。
「嗯——,不清楚呢。虽然之前的炎龙讨伐是高难度任务……不过那个好像在高难度任务里,也算是简单的一类。要说还有难度远在此之上的任务,是在难以相信啊」
凪老实的说出了自己的感想。
根据以往的经验,难度变化之后任务的困难度会有飞跃性的上升。
任务分为初级,中级,上级,接着是特级任务,然后是高难度任务。
大部分冒险者都会被卡在中级好几年,在取得挑战上级资格的时候就已经迎来了隐退的时期——大多数都是这种情况。
无法满足上级的升级条件的队伍,也数不胜数。
考虑到这点,高难度任务就已经可以被怀疑是否存在了。
「不过,毕竟我们也确实达成了高难度任务了啊。就算是我,以前也是『高难度任务?什么啊那是绝对不可能完成的了的』这么想的。不过,换作现在的话,再难一些应该也能搞定……我是这么觉得啦」
「嗯,这点我也同意。炎龙很强,虽然打倒它的方式有些奇怪,不过那并不是正面进攻打不倒的对手」
菲奥点了点头。
看来她似乎对终极任务的存在也很感兴趣。
虽然平时都是一脸淡定的攻略任务,不过她也有些急于升级的样子。
不过,她连续三年都在挑战初级任务这本身就很异常了。一般人早就放弃了。
菲奥的谜团真是太多了。
「而且,这好像是团长说的。那个人虽然很不正经,不过应该不会拿终极任务这种东西开玩笑」
没错,红色战团拥有接受终极任务的资格——
这件事,似乎是艾莉丝从团长那里听来的。
不过,为何她会告诉还不是队员的艾莉丝这件事是个谜。
遇到艾莉丝之后,还没见过团长。
据公会职员说,似乎是「那个人也有那个人的事要忙。虽然那个人有点那个」这么个情况。
这只是凪的直觉,大概那个职员并不怎么尊敬团长吧。
「我说,凪阁下,菲奥阁下!你们打算聊到什么时候啊!」
「就是说啊!特别是菲奥!虽然事到如今也不会说是你的错,不过怪物群可是杀过来了!」
美冬和蕾娅几乎同时怒吼了出来。
从刚才开始美冬就用刀,蕾娅则是挥动短剑在进行激烈的战斗。
这里,是某座地下城。
凪他们红色战团,现在正在攻略地下城。
顺带一提,这座地下城攻略任务的难度是“高难度”。
栖息在这里的怪物们,就好像和菲奥有世仇一样,以怒涛之势杀了过来。
「是呢……这势头就好像是地下城的怪物全都聚集过来了一样。如果有其他潜伏进来的小队的话,可能会因为敌人太少误认为这里是已经攻略完毕的地下城呢」
露媞还是老样子,一脸余裕的站在会被卷入战斗的地方。
还是一副非常悠闲的态度。她把巨大的背包放在地面,坐在了上面。
「唉呀,你们不是刚出院吗,所以我就想让你们活动活动身体」
「毕竟,蕾娅酱的攻击技能还很弱呢。不战斗的话,是无法提升技能威力的哦」
「是啊,既然你不用偷盗系的技能,那至少也得担任前卫啊」
「美冬的话,很不擅长应对集团军呢。得要提升群体攻击的熟练度才行」
「你们两个,不但在一边偷懒,还在大言不惭的说什么呢!?」
「光这里的杂鱼怪物,可就有上级任务BOSS的等级啊!?」
一边发着牢骚,美冬和蕾娅一边在打倒着涌过来的怪物群。
不止是武士,盗贼经过锻炼的话也是一个足以在前线战斗的职业。
确实这里的怪物很强,不过她们也毫不逊色。
正因为坚信这点,凪和菲奥才敢在一旁悠闲的聊天。
然后,还有一个理由——
「好呀,放马过来吧!对对,我最喜欢有精神的淘气鬼了!」
艾莉丝那小不点儿的身体在上蹿下跳,挥舞着手杖剑,华丽的砍倒着袭向她的怪物。
似乎也有在注意不被绕后或者包围的样子。
艾莉丝不只是强,还懂得在任务中的战斗方式——
「……那个人,把怪物当成淘气鬼了哦?」
「不如说,她才是怪物吧?」
凪和菲奥,在观察者艾莉丝的战斗。
他们两个,并不只是为了让美冬和蕾娅提升技能熟练度才在一旁吃瓜观战的。
他们会潜入这座地下城,是为了确认艾莉丝的实力。
关于终极任务的事,暂且不谈。
如果没有衬得上红色战团的等级的神官的话,就根本不用谈论挑战什么终极任务了。
虽然已经确认过了艾莉丝的战斗能力,但还需要确认她在以怪物为对手,以及在地下城中的战斗方式。
「……凪。咱们的前卫,已经够了吧。那只狂战士,无论如何都要拉入伙吗?」
「怎,怎么办呢……」
虽然狂战士这个词有些过分,不过他无法否定。
「咕啊!大,大意了……!」
「!美冬!」
听到了悲鸣,凪反射性的冲了出去。
他一击便砍到了站在美冬前的兽人型怪物。
虽说在观战,但如果看漏了队友的危机的话,就没资格当队长了。
「没事吗,美冬!」
「并,并无大碍!」
「不不,怎么看都很严重吧!」
兽人型怪物爪子的一击,剖开了美冬的腹部。
这不是内脏都会跑出来的重伤么……。
「该死,看不清伤口!美冬,我要把衣服撕破了!」
「欸?等,等一等……等等!」
美冬陷入了慌张,不过现在不是在意那种事的时候。
凪撕开了美冬被砍伤地方的衣服,确认着伤口。
宛如女孩子一般纯白的肌肤上,有一道红色的伤口。
「喂,喂……都说没事了……!」
「这才不是没事吧!艾莉丝,用回复魔法!」
「哇哈哈——,用今宵的爱剑砍了不少!」
「没救了那货,完全不在乎前卫!」
「那孩子自己都变成前卫了呢……」
菲奥边朝这里走来边说道。
不知是不是被美冬的危机吓了一跳,她一脸紧张的神色。
「果然不行呢,那个。还是把她丢到哪里——不对,现在得先治疗才行!」
「唉呀唉呀,没事的!」
艾莉丝在把大型的半兽人型敌人漂亮的砍倒后。
「那个伤已经治好了!」
「欸?」
凪看向了美冬,一脸茫然。
「咦,咦?这是……」
美冬也一脸疑惑,按着本应有一道伤口的腹部。
虽然衣服仍然是破的,不过别说伤口了连流出来的血都华丽的消失了。
「到底,是什么时候……」
凪来回摸着美冬身上应该是伤口的地方。
传来的只有那顺滑到让人吃惊的肌肤的手感。
「喂,喂凪阁下。你打算摸到什么时候……」
「嗯?啊啊,抱歉抱歉」
凪唰的拿开了手。
美冬不知为何红起了脸,用手遮住了衣服破掉的地方。
这名武士少年,是个会在奇怪的地方爱害羞的人。
「话说回来……」
凪也见过不少回复魔法,但他仍然很惊讶。
回复魔法,到中级为止都必须要直接触碰伤口才能治疗。
如果是最高级的回复魔法的话,就能够在远处治疗,甚至让流出来的血还原。但是……。
「她到底,是什么时候用的魔法?」
「她没有咏唱也没有集中精神。那可能是比高速咏唱还有高级的技能」
凪和菲奥面面相觑。
顺带一提,凪被菲奥那可爱的容貌给勾走了魂,不过这个暂且不提。
「这个神官,虽然性格和行事方式有点那个,但能力是实实在在的吗……?」
「难道说,还要在艾丽泽酱之上……?」
虽然艾丽泽也是名水平甚高的神官,不过她并没有能够在不为人知的情况下治疗伤口的技能。
「来呀,继续放马过来!来几个砍几个!伤几个治几个!你们可以放心再多受点伤哦!」
「伤可不是去主动受的吧!」
那个神官,到底在胡诌些什么啊。
总之,看来在实战里那名神官也确实能发挥作用。
毕竟她能够尽到神官的本职,所以也没什么好说的。
「不过,凪。我觉得有些奇怪」
「嗯?你指什么?」
「因为,强大的冒险者不是都会成为传闻的吗。奇怪的冒险者也是。能够用剑的高级神官,还是那种性格。不过,我们却从来没听说过艾莉丝这个名字」
「……啊——,说的也是」
不愧是菲奥,能够注意到凪遗漏的地方。
魔法使也是智囊担当呢。
「的确很奇怪啊……那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头啊?」
不久之前加入的美冬的事,凪他们一开始就知道。
武士本身就是个稀有的职业,再加上动不动就要切腹的奇怪少年。
他自己也是个美少年,所以足以在冒险者之间成为话题。
但是,他们完全没听说过艾莉丝的事。
「……怎么回事呢。难道,是突然冒出来的吗?」
「又不是孑孓。姑且那算是个人……是人类吧?」(A:emmmm孑孓就是蚊子幼虫)
难道是,她是怪物变的吗。
无法否定那种可能性正是吓人的地方。
「如果是怪物的话收拾掉就好了。让她放松警惕趁她睡觉时偷袭她吧」
红色战团的魔法使的可怕程度也不输给她。
不知是不是因为菲奥那会招致怪物群体质的关系糟了不少罪的缘故,她对怪物完全不留情面。
「哈哈哈——!怪物有这么多真是爽到!那群家伙就好像自己过来挨砍一样啊!菲奥,你的特殊体质真是太棒了!」
仍在怪物群里开无双的艾莉丝,扭过头来伸了个大拇指。
就算她是怪物,也不怎么想和她做对手啊……。
这么考虑着,凪放弃了继续想下去。
pangpangpang。
菲奥的脑中,回响着这样的音效。
凪,好帅啊——。
美冬受伤后立马就冲过去,一击砍倒怪物的那个动作!
还有,担心美冬身体的认真表情!
受不了,凪真是太帅了。
世界上唯一也是最强的全能者。
从相遇开始,他就一直很可靠。
只要看着他的背影,再可怕的东西都会变得不再可怕。
太过帅气所以喜欢上了他。
这是理所当然的吧。虽然说这种话,会显得很弱智。
菲奥拼命的不让自己脸红。
她悄悄用微弱的水魔法在脸的周围展开,冷却脸上的热度。
这是只有高位的魔法使才办得到的,对魔力进行绝妙的操控而产生的招式。
如果不使出这种绝招的话,自己的心意可能早就被凪发现了。
啊啊,不过如果被凪救下的不是美冬,而是我的话那该……!
很遗憾,不是前卫的菲奥一般不会受到伤害。
嗯——,魔法也差不多都升到满级了,要不要转职成前卫职业呢……。
转职变弱之后,就能尽情让凪保护了……!
不对,等一下!
如果变回新手的话,可能就不能待在红色战团了!
不行,决不能用这种糙办法……!
「——那么,我也该去帮忙了」
凪重新架好剑冲向了怪物群。
凪,并不知道。
他并不知道,在菲奥那镇静的面相之下竟会有这种烦恼。
呜——,哈呜呜呜呜,突击的凪也好帅……!
菲奥抱紧了魔法杖,在一边扭动身体。
这场原本应是试炼的战斗,对菲奥来说也是一种奖赏。
锅中的热水在咕噜噜的沸腾着,从中飘出了诱人的香气。
肉和蔬菜块的炖菜,是露媞的拿手料理。
穿着平时的女仆装的露媞,边哼着歌,边搅拌着锅。
「哼哼——,尝一下味道。盐有些少呢——。来,唰唰」
露媞不知道从哪掏出了装盐的瓶子,往锅里撒了起来。
这里,是地下城的最下层。
周围的怪物都被清扫干净,他们正在错综复杂的道路深处休息。
以前说起在地下城的伙食,也就是边走边啃面包和肉干的程度,不过这次却有了能生火烹饪的余裕。
「嗯——,能再有些嚼劲会更好呢——。啊,我记得刚才好像有长着硬邦邦的触手的怪物来着」
「给我等下,那已经是上级boss的等级了啊!可不是能轻松搞定的!」
「切——,我的料理竟然只能是未完成品。这下会伤到女仆的自尊呢——」
被凪阻止,女仆只好不情愿的答应了下来。
「啊,鱼也烤好了。再来,就是浇上特制酱汁,然后就可以吃了♪」
露媞在利索的推进着工作。
在战斗中别说派不上用场了她反而还会碍事,不过料理的技术可是拔群的。
冒险女仆能够习得的技能,几乎都是和料理啊扫除啊,还有洗衣服之类的家务相关的。
露媞平时背的那个比自己还大的背包,也是通过技能进行整理压缩塞入了食材和烹饪工具等大量行李的。
「给,请用。今天的菜色,是烤鱼干三明治,以及羊肉和蔬菜块的奶油炖菜,甜点是苹果的砂糖煮哦——」
「连甜点都做了吗。真是让人难以置信的冒险者生活啊」
加入队伍还没多久的美冬,露出了惊讶的样子。
露媞拥有能保持肉和蔬菜,还有水果的新鲜度进行携带的技能。
「呀吼——,吃饭了吃饭了!啊,炖菜帮我多盛点哦!」
「没问题,做了很多管够哟。请尽情吃吧」
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感觉露媞和艾莉丝很意气相投。
「那,凪的份就由我来。给,请用」
菲奥从锅里盛出了炖菜递了过来。
接着,她就这么直接坐在了凪的旁边。
「啊,对不起。其实,我不小心忘记成员增加了。炖菜的盘子和勺子,少了一个人的。其他盘子的备用品倒是有」
「这样啊。那,我等下再吃。你们先吃吧」
露媞一脸抱歉的说完后,凪作为队长打了个圆场。
「不,只要我和主人用一份餐具就行了。饭要趁热吃可是铁则」
「诶?等,等等……既然如此就让我……」
菲奥想说些什么, 却又陷入了沉默。
「对我和主人来说,共有餐具这种事从小时候开始就是家常便饭了呢。来,主人,啊——」
「什……!?」
绝句了的,不是凪而是菲奥。
凪和露媞是青梅竹马,的确可能一起用过一套餐具……
但连啊——,这种事都做过吗。
「偶尔必须要尽女仆的本分才行。服侍主人用餐可是女仆的工作呢!来,请用」
「啊!?你这家伙,用了技能……啊呜……!」
凪吃下了露媞伸过来的勺子。
这是冒险女仆的技能之一,“服侍(Serve)”。
这是对认定为主人的人强制喂食的技能。虽然使用的时机有点迷,不过只要有那个心甚至可以给对方喂毒,所以是个稍微有些可怕的技能。
「好了,请问怎么样?好吃吗?」
「好,好吃是好吃啦……」
凪悄悄的瞥了菲奥一眼。
「………………………………」
不知为何菲奥鼓起脸,身上出现了魔力漩涡。
怎么回事啊,这种——如果再被露媞喂食的话就会被杀掉的感觉。
「……等,等一下,凪。既然要吃,就吃我吧!」
「啥!?菲奥,你讲甚呢!?」
「不,不对……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吃我的炖菜!看,我的盘子里一直在冒着热气!队长必须要美味的享用掉它才行!」
菲奥将自己的盘子递了出去。
里面的炖菜,正在冒着热泡。与其说那个是温暖,不如说是在沸腾。
看来,她是稍微释放了灼热魔法进行了加热。真是个灵巧的魔法使。
「来,来……凪,啊,啊,啊——」
「不行哦——,可不是说越热越好的。来,主人。啊——」
「………」
两人同时递出了勺子,让凪很困惑。
虽然他想吃菲奥的,不过那实在是太难为情了。
还有,如果吃了菲奥的那份嘴里毫无疑问会起火的。
「主人,吃了女仆这份的话……甜点还可以吃女仆哦?」
突然,露媞提起了女仆装的长裙。
被长筒袜包裹的腿,以及吊打袜全都露了出来。
「喂,你突然干甚呢!?」
「唔唔……魔,魔法使也是可以……」
菲奥也想身手撩自己的裙子,但是她犹豫了。
「这到底,是在给我们看什么呢……难道是什么惩罚吗,这个」
「太下流了……家训里可是有身为武士之人,不能行卿卿我我之事这一条的……!」
「哈哈哈——,还真是个煞费苦心的家训啊——」
蕾娅和美冬一脸惊异,艾莉丝则是愉快的笑了出来。
「裙,裙子不行……凪,凪,不快点吃的话」
「是啊是啊,主人。既然要吃,要不要把女仆和魔法使一起吃掉呢?」
「……咕呜呜……鬼,鬼才要啊!」
凪这么喊完,抢过了美冬的勺子和盛炖菜的盘子,狼吞虎咽了起来。
「「「啊啊!?」」」
不只是美冬,菲奥和露媞也叫了出来。
不管吃那边的都只能感觉到危险!
既然如此,那还不如用同性的美冬的餐具。
「嗯,好吃!吃完饭后,大家轮流小睡一下!我去侦察攻略BOSS的路线!」
凪作为队长不由分说的下达了指示。
姑且,这里算是危险的地下城,在这种地方起争执根本是无济于事。
「……主人真是个窝囊废呢」
「……很遗憾我赞同你的意见,露媞酱」
露媞和菲奥看向自己的盘子,总觉得放出了杀气。
和女生们一起的冒险生活,充满了刺激。
怪物和迷宫,并不是很可怕……。
反而,是在休息的时候发生了可怕的事。
对凪来说,比起高难度任务,这些队友更难对付。
「啊——,糟了……」
凪一个人在地下城的通道上前进着,这么嘟囔道。
这次地下城的攻略目的应该是确认艾莉丝的实力才对。
明明如此,不知为何事态却朝着奇怪的方向发展了。
不先和菲奥保持距离的话,感觉在战斗中都会走神。
「……等等,等一下,凪!」
「诶?蕾娅?」
蕾娅几乎没有脚步声的从后面跟了上来。
「怎么了?我不是说让大家轮流休息吗」
「地下城的警戒是我的工作。虽然不知道你在着急什么,不过请不要抢走我的工作!」
「……抱歉」
虽然蕾娅是个讨厌偷东西的奇葩盗贼,不过却对自己的工作引以为傲。
她来到了凪的前方。
「虽然你也会用盗贼的技能,不过精度方面可是我更强哦」
「我知道啊,那种事」
凪除了战士系之外的技能都不怎么熟练。
技能的威力和精度会通过不断使用而增加。即便凪能够使用所有技能,但在很多情况下都比不上专·家的技能。
「……我觉得,没有问题哦」
稍微走了一会儿,蕾娅背对着他这么说道。
「没问题……是指什么?」
「当然是艾莉丝的事啊。她刚才的战斗方式,非常出色。就算学会了强大的魔法,不会用的话也排不上用场,不过她似乎很熟练呢。我同意,让她加入小队哟」
蕾娅向后方撩了一下豪华的金发一脸了不起的说道。
美冬只对打磨自己的剑感兴趣,露媞的目的是服侍队伍,所以不太主张自己IDE意见。
菲奥似乎也认可了艾莉丝的实力,所以只要蕾娅也点头的话让艾莉丝入伙应该就没有问题了。
「啊,凪!宝箱!是宝箱!」
「喔,真的欸。这座地下城,看来是真的还没被攻略啊」
「还未开封的宝箱……肯定有什么陷阱吧。呀——」
蕾娅带着奇怪的笑声,朝位于细窄通道深处的宝箱走去。
这名高傲的大小姐似乎有着「宝箱是献给冒险者的礼物」这么个认识,所以对宝箱没抵抗力。
不如说,她并不是对里面的东西而是宝箱本身很感兴趣。
蕾娅因为太过高兴,露出了一副口水都要滴下来的瘫软表情。
「毕竟是高难度地下城的宝强,可以期待一下惨无人道的陷阱呢」
「直,直接就跳过没有陷阱这个选项了么……」
「没有陷阱的宝箱,不就只是个普通的箱子吗!」
「无视里面的东西吗你!?」
这个盗贼——这个算是世上少有的大小姐出身的盗贼的想法是个谜。
首先由凪,释放能用魔法探查宝箱有没有施加陷阱的“感知(Detect)”魔法,接着再由蕾娅用“走查(Scan)”调查箱子的表面。
「哎呀,没有魔法陷阱呢。也看不出外侧有什么机关。那么……」
蕾娅蹲下身子,慢慢打开了宝箱的盖子。
高级地下城的宝箱,拥有只靠技能无法完全探测出来的机关。这里交给专家来是最妥当的。
而且,如果抢走了蕾娅的乐趣那事后是很可怕的。
「果然有安装了钢丝……齿轮,还有弹簧的陷阱呢。呵呵,不错,真不错。是个有些棘手的陷阱呢」
要解除机关陷阱,非常的费事。
必须要按正确的顺序切断钢丝或者线,然后拆除齿轮装置。
这是一个需要拥有正确的知识,以及能够仔细的解除稍有不慎就会触发陷阱的装置的灵巧作业。
「这边是钢丝的陷阱……造成这样的假象,这里才是正确答案。原来如此,真是个罕见的构造呢。把这个齿轮拆开——」
「怎么样,能拆除吗——咦,诶诶诶!?」
凪警戒着周围——然后转过头去愣在了那里。
由于蕾娅上半身钻进了宝箱里的缘故,变成了露出屁股的姿势。
这位大小姐穿的,可是裙子很短的礼服。
裙子内部一览无遗——那织入了似乎很高级的蕾丝的白色胖次露了出来。
「怎么了,凪。你在吵闹什么——啊啊!?」
蕾娅似乎也注意到了自己春光乍泄,慌忙按住了裙子。
「这,这种时候你在看哪里——啊啊啊啊啊!」
「这次又怎么了!?」
突然,从宝箱里喷出了紫色的烟。
「糟了,是毒烟……!」
「都,都怪你让我的动作乱掉了……!难得发现了好陷阱的说!」
「是我不好啦!暂且先撤退吧!」
凪抓住蕾娅的手跑了起来。
毒烟瞬间扩散了开来。虽然凪会用解毒的魔法,但如果是毒性很强的毒的话吸一口就会即死。
「呜呜,不止被看到了内衣连手都被牵了……只,只能嫁给他了……」
「别说话!会吸进毒气的!」
凪抱住了蕾娅把她的脸贴在了自己的胸口。
毒烟追了上来,开始包围起了凪他们。
「好了,你这团毒哪凉快哪待着去吧!」
伴随着一道开朗的声音,想要包围凪他们的毒气被一口气驱散了。
「喂喂,去会有陷阱的地方不带着神官怎么行。如果最强的小队因为毒气全灭,可以会贻笑万世的啊?」
不知是何时现身的,艾莉丝正架着手杖站在那里。
她似乎是用强力的解毒魔法,将烟给驱散了。那是一般的神官所办不到的绝技。
「嘿哎……在和蕾娅酱独处啊……明明陷阱那种东西我能直接轰飞的说……」
「连菲奥也来了吗!」
艾莉丝的身后,站着一名不知为何散发着杀气的魔法使。
不知为何,感觉菲奥的视线里蕴含的毒更猛。
「………总,总之……艾莉丝作为神官十分够格!」
「啊,啊啊,对欸!」
凪这么回答完后——蕾娅便红着脸低下了头。
「将,将来的事今后再打算吧……」
「嗯嗯……?」
蕾娅在说什么啊。
刚才好像也说了出嫁什么的……。
「诅咒你诅咒你诅咒你诅咒你诅咒你诅咒你诅咒你诅咒你诅咒你诅咒你诅咒你诅咒你诅咒你诅咒你诅咒你诅咒你…………」
「………….?!」
菲奥也不知道在嘟囔些什么。
「…………………….」
因为很恐怖,所以凪也放弃继续想下去了。
看来还是赶紧打倒这座地下城的boss回去为好。
他们平安的攻略了地下城。
在最深处等待着他们的地下城boss——巨大的蛇型怪物,是个旗鼓相当的对手。
它会吐出含有剧毒的吐息,并将又长又大的身体像鞭子一样挥动,缠住人类一口气吞下去。
前卫的凪和美冬,被毒息喷到好几次,不过瞬间就被艾莉丝用回复魔法治好了。
顺带一提,给boss补刀的也是艾莉丝。
最后一击居然是由神官给的,真是前所未闻。
而且,低难度任务的话先不论,这还是高难度的地下城boss。
不过,艾莉丝和红色战团的成员相比不要说毫不逊色,反而是个用处过大的人才。
攻略完毕后,小队就用菲奥的转移魔法,返回了恩菲斯帝国的首都贝拉尔。
他们在冒险者公会的中央本部进行了任务完成的报告,接过了报酬的明细表。
「噢哟,对了。来都来了,把不要的东西都卖掉吧」
离开公会的柜台之后,凪他们朝本部内的商店走去。
在那里可以将矿石或植物之类的道具换成钱,还可以卖掉不需要的武器和防具。
「卖了一笔不小的数目啊。有这么多的话足够更新全员分的装备呢」
「主人!药水之类的已经消耗了不少我想补充一下!」
露媞举起了手。
「因为某些人在偷懒害得苦战了不少,想要换把新的短剑呢。还有,晚餐会的礼服也是」
「我不需要武器,不过衣服衣服已经破破烂烂的了。让露媞阁下修补也已经到极限了吧。差不多想换件新的和服了」
「呼姆呼姆」
凪在记事本上列出了清单。
晚餐会那种玩意儿,什么时候才能碰上啊。这个不需要。
美冬的“和服”必须要在专卖店里才能购置。干脆,直接让这个武士女装得了。那么一来或许就能回避我男女通吃的误解。
露媞自认为“消耗品的库存有多少都没问题”,所以得把数量控制在她要求的一半。
——嘛,就这样吧。
「艾莉丝呢?你那把手杖剑,在这次的任务里磨损了不少吧?」
「没问题!我的剑,只要舔一舔就能复原了!」
艾莉丝拔出了手杖剑,舔起了银色的剑刃。
「……真是把方便的剑啊」
虽然很荒谬,但他就是觉得艾莉丝的剑只要舔舔就能复原。
「啊啊啊啊啊,寒光出鞘的冰之刃……真美味……呵呵呵……」
「你这货,绝壁不是神官……」
仅凭她能用剑这点,就足以怀疑她是不是神官了。
怎么可能有这么喜欢刀具的圣职者。
「那,久违的大家一起去购物吧!」
「啊,这可不行。因为我的设定是被大家当做奴隶一样使唤的可悲女仆,所以能在各种店铺得到优惠。不能和大家一起热热闹闹的买东西」
「都干了甚么啊,你这家伙!?」
「我只是假装成会让大家那么想的样子而已,并没有主动向他们说明哟。这只是店家们的误解」
「这更恶劣了吧!演技派的么你!」
顺便一提,冒险女仆的技能里并没有和演技有关的。
「吼吼吼,男士可是不能加入淑女的购物之行中的哦」
「啊啊,要买内裤吗——」
「不要挑明啊,艾莉丝!」
蕾娅爽快的承认了。
「然后呢,小蕾蕾这次要买什么样的内裤?」
「黑色蕾丝的……等,谁是小蕾蕾啊!?」
「要吐槽的是哪里吗!?」
凪开始头疼了。
「……嗯?黑色的吗?我看到的是白色的——」
「住口!我没有给你看任何东西!」
似乎不能旧事重提的样子。
「……………………………….诅咒你」
还有,菲奥正用暗杀者一般的眼神看着这边,所以这件事还是就此打住吧。
「额,那个,那美冬就……」
「我也只用去一趟和服的专卖店而已。一个人就行了」
唰唰唰,美冬就这么走了。
美冬买东西的时候单独行动已经是老惯例了。
「呼姆呼姆,小蕾蕾和小露还有阿美都是单独行动,这样的话。就只剩我们三个,爱憎的三角关系去购物了!」
「爱憎!?」
到底是什么时候,凪和菲奥还有艾莉丝变成那种关系的。
贝拉尔是中央大陆最大的——不,是世界上最大的都市。
它那繁华的大街,可以说是世界上最热闹的地方。
因为人太多,乃至都不能好好朝前走——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忽然,从前面走来的几个男人发出了惨叫。
「是,是冰壁的魔女!」
「护卫的全能者也在啊!蛮横盗贼跟切腹武士还有腹黑女仆呢!?她们肯定躲在在哪里!」
这么喊着,那帮男人逃走了。这下让道路畅通不少。
「诶?bingbi的魔女是什么?」
「是他们给我起的外号。团长酱说过,“有名的冒险者就是被起外号的命”」
「………」
凪,他是知道的。
菲奥那个“冰壁的魔女”和冒险者的名声并无关系。
会轻浮的朝女性冒险者搭讪的男性冒险者不在少数。
像菲奥这样的绝世美少女,是地上最棒的女生。
在公会的中央本部,她也无数次的被男人们搭讪。
就算凪和美冬在她旁边,他们仍会勇往直前。
但是,那些心怀不轨的家伙们,全都被菲奥冷淡的拒绝了。
因为她的眼神宛如能将他人冰冻一般,所以就被起了个冰壁的魔女的外号。
啊啊,冰壁越大越好!
真是活该,菲奥怎么会理你们这种货色!
凪对菲奥的拒绝感到很开心。
不过,每当男人们朝菲奥搭讪的时候,他都会心惊肉跳的。
万一,菲奥答应了他们的邀请该怎么办。
毕竟,虽然现在菲奥似乎只在考虑冒险的事,但将来会怎样他并不知道。
「呜噢噢噢噢噢噢噢……」
「怎么了,怎么了?凪凪怎么突然开始呻吟了?」
「最近,他经常这样。虽然不知道原因,凪好像有些过于劳神呢」
你居然不知道!
凪会劳神的原因大部分都是因为菲奥。
「话说,凪凪说的是我吗」
「人家也算是正式入队了,得加深关系才行啊!你可以称呼我为艾莉丝大人!」
「你这倒是完全没有变亲密的打算啊喂!」
「然后呢,艾·莉·丝·酱想要买什么?」
「从小菲奥那里感觉不到尊敬之意!」
「“小”是从哪来的……?」
菲奥一脸惊异,凪已经懒得吐槽了。太麻烦了。
「话说,我们是来干嘛的来着……」
「振作一点,凪。凪是一个坚强的人,一定能振作起来的。我们是来购物的哟」
「啊啊,对了……」
被菲奥好好鼓励了一番,凪想起了一行的目的。
任务得到的报酬,已经都分给大家了。
剩下的,就只有去买自己和菲奥还有艾莉丝的需要品了。
不过,不知为何有种会有比高难度任务还要厉害的困难在等着他的感觉。
虽然觉得还是不去为好。
但他无法放过和菲奥逛街这种绝佳的机会。
凪不需要新的武器也不需要新的防具。
铠甲有时候会妨碍到行动。还是多穿一段时间,让身体习惯它比较好。
——这是长年经营武器店的父亲告诉他的。凪也通过实战,确认了他的教导是正确的。
因此,他只是委托铁匠铺修复铠甲,剑也只是打磨一下而已。
铁匠铺的打磨匠也一副「这家伙明明这么有钱,到底打算用这种新手装备到什么时候啊」的表情,但凪并不在意。
谨慎起见,他还从打磨匠那里借了一把合手的剑。
凪和菲奥,艾莉丝三人再次在繁华的大街前进了起来。
「那,接下来就轮到艾莉丝了」
「我只要有爱剑和法袍就够了哟。这件法袍看上去像是普通神官用的,但做工可是很复杂的呢」
「怎么?难道上面还有防御魔法的效果吗?」
「不,是为了让我这有些贫瘠的欧派看上去能稍微大一些,进行了立体式的缝制!」
「这功能真是废的可以啊!」
「……你真的觉得废吗?」
背后传来的声音,让凪吓了一跳。
扭过头去,菲奥正用锐利的视线看着他。
「当,当然的吧……菲奥小姐,您有些恐怖欸」
「……因为队长是个变态所以红色战团才会被人白眼。诅咒你诅咒你诅咒你诅咒你诅咒你诅咒你诅咒你诅咒你诅咒你诅咒你诅咒你诅咒你诅咒你诅咒你诅咒你诅咒你诅咒你诅咒你诅咒你诅咒你诅咒你诅咒你诅咒你诅咒你」
「我又听到诅咒了啊!而且你还是个魔法使听起来就更真实了啊!」
「看你一脸色相不可原谅!还不如盯上美冬呢!」
「不如是几个意思啊!?还有,别把我和美冬说成是奇怪的关系啊!」
话说,菲奥到底想说什么啊。
「这应该用不着我说,虽然美冬长着那样的脸但可是个正儿八经的男——」
正在这么说的时候,凪注意到了。
一名少女,正从正面朝这里走来。
那是一名穿着和团长相同的服装——和服的少女。
笔直的乌黑长发,配上紧致美丽的容貌。
似乎和美冬还有团长一样,是东方的民族。据说那边的居民全是黑发黑瞳,拥有特殊的文化。
她的和服是鲜艳的桃色。胸口被大幅撑起,露出了近一半的硕大双峰,下摆也很短大腿都露了出来。
「啊啊,这种解放感!能不用烦人的漂布缠着胸部竟然会这么轻松!没错,欧派就应该被解放出来才对!」
少女带着傻笑,一蹦一跳的走着。
顺带一提,那露出了半边的胸部而在来回弹动。
路上的行人都在喧哗的注目着那名少女,但她本人似乎并没有注意到。
「这件和服真棒啊!——阁下那种无意间显得工口可爱的衣服也可以,——阁下的那种礼服也不错。整洁的神官服,还有明显是在诱惑别人的女仆装也很可爱,但果然和服才是最棒的!这个打扮的话,就算是那个像巨怪一样迟钝的男人应该也——」(A:巨怪原文是トロール(Trawl),即北欧一种妖精。通常形象是个浑身是毛的巨人。有很多种叫法也有很多形容。其中一个名字就是大家熟知的龙猫(トトロ))
一直在自言自语的少女,走到了凪的跟前——
「…………?」
凪看着那名少女,感觉到了一股违和感。
总感觉,在哪见过她——?
「…………?」
黑发的少女,在看到凪后也抖了一下。
「不,不是的!不是这样的,我没有!我去了平时光顾的专卖店后,他们说准备新的要花些时间所以穿上这件和服出去打发打发时间就把我赶出来了!唉呀,那个……对了!这,这个是因为施加了变身魔法体型才……!」
「…………你在说什么呢?」
凪对着突然开始解释起来的少女歪了歪头。
「唉,没注意到啊……这个男人,真的跟巨怪有的一拼——啊啊,实在抱歉」
少女突然改变了语气,低下了头。
「因为前些日子受到的混乱魔法还有后遗症。所以会说些疯言疯语」
「嘿,嘿哎……是这样啊」
那,她这么悠闲的出来散步没问题吗。
「嚯——,混乱的魔法啊——。我正如你所见,是名神官,让我帮你治疗一下吧?」
艾莉丝不知为何笑嘻嘻的,把手杖前端对准了黑发的少女。
「不,不用了。您的好意我心领了。像我——像小女子这样的东洋女子是十分讲礼节的」
黑发的少女焦急的这么说完,便用和服的袖子遮住嘴角,快步离去了。
「呜哇——,好想切腹啊……偏偏撞见了那个人。好,好想死……」
她边走还边嘟囔些什么。
东方的民族里,女性也会切腹吗。
「……真是个怪人呢。美冬和团长也是,东方人还真是愉快」
「说不定,她还是美冬的熟人呢。毕竟东方人很少见啊。不过……」
凪目送着黑发少女的背影,歪了歪头。
她的背影看起来也很眼熟,是错觉吗。
「我说,凪……?虽然那个人一副痴女一样的打扮,但也不能一直盯着人家看哦……?」
「我,我才没盯着……!」
感觉又会被菲奥诅咒,凪慌忙否定了起来。
「……哎呀——,这两个人真是迟钝呐。只是凪凪的话还好说,小菲奥也是这个样子吗。话说,这两个人,眼里是不是只有对方啊?」
「嗯?你在说什么啊,艾莉丝?」
「没什么没什么,没事没事——。额,刚才说到哪了?对了,接下来该去小菲奥想去的店了吧」
「噢,对欸。菲奥,你有想去的地方吗?」
「……别说队友了,竟然就连路过的痴女都会出轨……」
「出,出轨?菲奥,你在说什么啊?」
「没什么。我很清楚了……我,差不多该做个了断了。虽然不知道你是谁,不过谢谢你痴女小姐。托你的福我觉醒了……!」
菲奥双眼放着光,自己不知道在哪嘟囔着些什么。
接着她一个人先走了起来。
走了一会儿,菲奥进入了一家店铺。
「咦,是这儿吗?」
那里是家连凪都知道的名店。
这是一家女性冒险者专用的防具店。以出售独一无二的设计精湛的铠甲和衣服著称。
基本上这是家面向上级冒险者的店铺。如果没有金钱上的余裕的话,就别谈什么款式造型了。
「呜哇,会来这家店的应该只有蕾娅吧」
蕾娅在还没那么有钱的时候好像就光顾这家店了。
这里似乎是少数她能够入手完全想不到是应该避人耳目的盗贼会穿的华丽礼服的店铺。
「……等下,女性专门店我是不能进去的吧!」
「并没有明言禁止呀。只要舍弃羞耻心和风评你就是自由的了!」
「我才没理由舍弃那些东西吧!?给我等下啊,艾莉丝——!」
艾莉丝推着凪的背,想要强行把他推到店里。
「呜噢………….」
这里明显,有种异于普通防具店的氛围。
有一种,名副其实是面向女性的店铺的香气。
店内陈列着颜色鲜艳的铠甲或长袍。
「额,额——……」
凪慌张的环顾着周围。
虽然客人不多,但她们都用为难的眼神看着凪。
这里是供女性细心挑选装备的店,为什么会有男人——像是在这么说。
「我说,菲奥。我果然还是去外面——」
「你待在这。凪不在的话就搞不清楚了」
「……搞不清楚?」
「啊,这个还有这个……跟这个。稍微等我一下」
菲奥无视了凪的疑问,拿着好几件衣服进入了试衣间。
「在搞什么啊,菲奥她?」
「毕竟是个妙龄少女啊。应该是想打扮的漂亮点吧——?」
「嘛,说是这么说啦……」
刚相遇时的菲奥无论是发型还是衣服都土里土气的——不知何时就已经变的这么漂亮了。
是因为金钱上宽裕后,在衣服上下了功夫的缘故吗。
「久等了!」
「好快!」
试衣间的帘子被唰的一下拉开,菲奥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如,如何呢,凪……」
菲奥穿着的,是一件轻飘飘的纯白连衣裙式的衣服。
虽然比之前穿的迷你连衣裙的露出度低——
但纯白的颜色和及膝的长度突显出了清纯的感觉。
菲奥本身就是可爱系的,所以非常适合她。
「啊——,好可爱——部队!这个嘛,这家店的衣服防御力好像都很高呢!这件衣服看上去似乎还有冰耐性啊!」
「……………………」
菲奥用死鱼眼,瞪向了凪。
他觉得作为队长,比起外观更应该评价不耐打的魔法使的装备性能才是啊。
「……一介女流冒险者,穿这种大家闺秀的连衣裙真是大错特错了」
「诶?」
唰啦,试衣间的帘子被再次拉上。
刚以为是这样,突然又被拉开了。
「这样就行了吧,凪」
「…………」
这次,她换上了用厚重的布将指尖乃至鞋子都盖起来的长袍。
因为太过厚重,连体型都看不出来了。
虽然是个非常有魔法使感觉的衣服——
「……………………」
「凪,你这个像是死鱼一样的眼神是怎么回事!?」
回过神来,凪似乎也露出了和菲奥刚才一样的眼神。
「再,再等我一下!这场战斗我决不能输!」
「……………………」
菲奥叫喊着意义不明的话,第三次拉上了帘子。
「……今天的菲奥到底是怎么搞的啊。累了吗?」
「谁知道——,我也完全不懂呢。虽然不打算买,不过还是随便试穿一下吧——」
说出多余的话而被店员瞪着,艾莉丝也去挑衣服了。
然后——试衣间的帘子被打开了。
「这,这个如何!」
「喔……」
这次,是白色的衬衫,胸口前还有红色的丝带。
下面是花格迷你裙,配上过膝的筒袜。
这是一套比刚才的白色连衣裙,还要显得可爱的衣服。
和属于清纯系美少女的菲奥非常相衬。
「唔唔,啊呜呜……嗯嗯——,好,好难受…………」
虽然很合身,但看来是合身过头了。
因为那两颗丰满隆起的缘故,胸口处看来很紧的样子。
扣子也是一副马上就要被弹飞的样子,甚至能透过衣服的缝隙看到内衣。
「啊,啊啊。我觉得很——」
下意识移开视线,凪忽然注意到。他注意到了。
「我说,菲奥。这个,好像没有防御力吧……?」
「………….啊」
菲奥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
这套衣服非常可爱。可爱的过头——
但对于无法穿着重型铠甲的魔法使来说,装备上的对魔法以及火,冰等属性的耐性是很重要的。
「这,这只算是一般的衣服吧——至少得选个带有魔法的装备才行」
这么说着凪注意到了。他不经意间注意到了。
就是这个,在这里——说出来吧!
菲奥只要穿着这套可爱的衣服就行了。
朝向你的攻击全都由我来挡住,我会保护你的——这么说出来!
「………….呜啊,不行啊!太丢脸了!」
「诶,诶诶诶!?」
变得扭捏起来的凪,让菲奥露出了困惑的表情。
「这,这个打扮有那么丢脸吗……?」
「诶?啊,不是!我说的丢脸指的不是菲奥的打扮!」
「那是说我这个人很丢脸吗!?虽然,让队伍好几次面临团灭的魔法使什么的的确是红色战团的耻辱啦!」
「话题太飞跃了吧!我不是这个意思啊!」
他不敢告诉菲奥,那指的是自己的妄想。该怎么才能解除误解——
「你们两个,在这里吵吵什么呢?瞧——,看这个看这个——!」
「……艾莉丝,你这家伙!?」
「艾莉丝酱……那,那个打扮是……!」
不知不觉间艾莉丝好像也换好了衣服——但是。
「透出来了透出来了,你这不完全就是透明的吗……!」
「毕竟,这就是那种衣服啊?」
「衣服啊,你个大头鬼啊!」
艾莉丝穿的,是一件像是把水做成布一样的礼裙。
那衣服一摇一摇的,袖子和裙摆也很长,但全完全没有遮盖住肌肤!
不如说,全都是透明的话肌肤和内衣都看的一清二楚了!
白色的胸罩和内裤,略显遗憾的胸部还有肚脐跟大腿都一览无遗——
「穿着这种东西能冒险吗!感觉你都变成怪物了啊!」
凪自己都搞不明白自己在说什么了。
「但是这个,就跟外观一样是用水做的啊。对火焰的耐性,好像高的吓人哦」
「款式也有够吓人的啊!」
话说,这从哪才能表现出来它那惊人的耐性啊!
「诶,不行吗?明明还挺可爱的啊」
艾莉丝原地转了一圈。
呜噢噢噢噢噢噢噢,背后这不是连屁股都能看的一清二楚吗……!
凪想抱头了。
虽说是个小不点,但要是旁边站个这种打扮的女孩子,根本无法战斗。
「…………不行」
「对吧,菲奥!肯定不行的吧!」
「我不是说这个……」
啪嗒,菲奥瘫软的跪了下去。
「竟然能让凪这么盯着看……!我办不到……!」
如果菲奥弄成那副打扮的话,凪的理性会崩坏的。
「不行啊不行,我办不到。我做不出那种不知羞耻又没有理性的行为……!」
她这句话,听起来像是在痛骂狂战士神官的样子。
「果然我——」
在菲奥抱住头的瞬间——
「呀!?」
「…………!」
菲奥胸口的扣子被弹飞,被胸罩包裹住的硕大胸部露了出来。
衣服的扣子,似乎终于无法再抵挡菲奥那两颗膨胀暴力的大小的样子。
「我,我不是故意的!我,我没打算在这种地方给你看的!」
「……诶?那,那就是说打算在某个地方露给我看吗……?」
「…………在,在哪都不给你看!啊啊啊啊,连我都变成弱智生物了!」
菲奥钻入了试衣间里拉上了帘子。
「我好像,从菲奥的嘴里听到了不少不能无视的台词啊」
「……别在意」
小不点神官一脸惊异的目光,看着菲奥钻入的试衣间。
实在搞不懂,菲奥这一连串的闹剧用意为何……
总之,看到了好东西。
而且很幸运,魔法并没有暴走……。
虽然对这场购物只有不祥的预感——但结果,似乎就只有凪一个人在捞好处。
可能有些不妙。
菲奥灰心地垂着肩膀。
现在她们一行离开了服装店,正一边寻找合适的店铺,一边到处乱逛。
刚才的丑态,菲奥告诉自己那只是一场事故。
活着本身就是丑态百出,她还得出了这种哲学性的结论。
一瞥,她看了向走在前边的艾莉丝。
「哼哼哼——,小菲奥的欧派,摇啊摇——♪」
她在哼着非常脑残的歌。
虽然有种想要从后面给她来一脚的冲动——但总算是忍了下来。
这名狂战士神官,虽然个性太过强烈,但非常的可爱。
而且,还拥有毫不犹豫的露出自己肌肤的胆量!
凪可能会比较喜欢那种不要脸的女生。
说不定,凪甚至还可能有喜欢那种小女孩的——
但是,菲奥还是没胆子穿那种透明的衣服。
话说,那种衣服根本就是为变态专门定制的吧。
她对艾莉丝加入队伍没有任何异议。
但是,凪的如果被艾莉丝吸引的话会为自己会非常头疼的……!
原本,红色战团里就有蕾娅和露媞这两名美少女了。
在同性的菲奥看来,蕾娅她们也很可爱。
蕾娅拥有优雅的品格,露媞则有种朴素的可爱,更重要的是她还是凪的青梅竹马。
啊啊,我也好想当凪的青梅竹马啊……!
为什么我没有和凪生在一个镇子呢。
呐神啊,你为什么这么无能呢?
如果我和凪是青梅竹马的话,根本就不用烦恼这些事了的说!
菲奥的脑袋里,不断的在思考着这种没营养的事。
话虽如此——
「怎,怎么了,菲奥?有什么烦恼吗?有什么想去的地方的话……」
「姆!」
「诶!?」
菲奥不禁瞪了过去,凪胆怯了。
她鼓起脸,像是能用视线杀人一般眯起了眼睛。
到头来,都是这个人不好!
就算艾莉丝再可爱,就算她穿着那种不成体统的衣服!
也不能在我的面前露出那么色眯眯的表情吧!
虽然菲奥知道这只是迁怒,但她还是忍不住让眼神变的险恶了起来。
「没,没事!」
菲奥扭向了一边。
当然,她知道凪并没有错。
毕竟凪和菲奥又没有在交往。
无论是色眯眯的,还是在那里卿卿我我,都是他的自由。
但是,但是——!
「不,不对吧。你这才不叫没事啊。都露出那么恐怖的眼神了……」
「…………恐,恐怖的眼神?是吗?」
吱吱吱,菲奥僵硬的再次转向了凪。
然后,她露出了笑容。
想办法笑出来,笑,快笑——露出笑容给他看!
「……等,喂,菲奥!石化!你的脸开始石化了啊!」
「诶!?咦,咦?一不小心,对自己用石化的魔法了!」
「为蛇会变成这样啊?!」
幸好,一旁的神官迅速的用魔法解除了石化。
因为想要固定住笑容,似乎不小心用了石化魔法。
「果,果然还是在意刚才纽扣崩掉的事——」
「真,真的没事啦!在服装店挑衣服迷茫了太久,可能有些混乱」
「是,是这样的吗」
怎么可能嘛!
感觉又会迁怒凪,菲奥把话给咽了回去。
她不想让凪知道,自己是在嫉妒。
不——,也不想让正在一边说小菲奥的石化魔法真是强力啊——的艾莉丝知道。
至少,不能露出因为嫉妒而发狂的表情,还是笑出来吧。
虽然不敢穿成那种不要脸的打扮,但至少要让自己看起来可爱一些。
结果,他们几乎没两手空空的返回了宅子。
徒劳而返啊……不过,却看到了菲奥那可爱的打扮还有春光乍泄的样子。
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但能跟过去真是太好啦——,凪非常高兴。
「露媞她们差不多该回来了吧」
太阳西下,周围开始进入黄昏。
他们三人离开了帝都的街道,在朝着宅邸延续的山丘上攀登着。
负责做晚饭的露媞应该回来了,购物时间很长的蕾娅和不怎么回宅子里来的美冬应该还在外面。
「……露媞酱。对欸,还有女仆装这一手……听说男性只要有机会就会对女仆出手……」
菲奥好像在嘟囔些什么。似乎还在烦恼装备问题的样子。
「…………!凪凪,小菲奥!」
「嗯……!?」
忽然,艾莉丝敏锐的发出了警告。
迟了一瞬,凪也注意到了异变。
「退后,菲奥,艾莉丝!」
凪瞬间拔出了剑,站在了两名少女面前。
接着——
「呜噢……!」
想起了锃的一道什么东西撕裂空气飞过来的声音,接着凪他们面前的地面便爆炸了。
在尘烟之中,凪发动了盗贼系技能“圆形监视网(Look Out)”。
这是无论生物·无机物,能够感知周围一切会动的东西的技能。
有东西——就在前方,有什么东西在!
「现身吧。你找我们有事吧?」
「……哈哈哈,胆子不小嘛」
发出咔嚓,咔擦的金属声,从土烟里出现的是——
铠·甲。
那是一名全身都被白银铠甲覆盖的,高个子骑士。他手里正拿着出鞘的长剑。
「束灵铠甲(living armour)吗」
凪警戒的瞪着眼前出现的铠甲。
被称为会走路的铠甲的束灵铠甲是怪物的一种。
亡灵或气体状的怪物会寄宿在金属铠甲里,并自由的行动。
由于铠甲里面是空的,所以在完全将铠甲破坏之前它们是不会停下来的。
它们擅长用剑攻击,魔法的抗性也很强是很棘手的对手。
「你的胆子才是够大的啊。这里,姑且还算是市区。怪物竟然会光明正大的跑出来」
「是不是市区根本无所谓。我要找的,士你——你们,红色战团」
「……我们也出名了啊」
不,就算不用说他们也很出名。
只是,怪物会特意在市区出现发动攻击对凪来说还是第一次。
「嚯,嚯嚯……」
束灵铠甲盯着凪他们观察了起来。
因为被头盔盖住的头部眼睛部分也有面甲挡着,所以看不出来它是不是在看他们。再说它真的有眼睛吗。
「还以为会是什么样的角色……哎呀哎呀,真是超乎想象。尽是一帮奇怪的家伙」
「喂——!别说凪凪和小菲奥很奇怪这种坏话啊!」
「我是说你啊,你。你是最奇怪的」
「你说啥——!」
怪物先生,多谢你的吐槽。
凪一不小心感谢了起来。
「虽然身上有股奇怪的气息……但这没神官的戏份。身为骑士之人,必须要用剑来交谈」
「去吧,苍冰之风——」
突然,响起一道耳熟的咒文,传来了强烈的魔力波动。
这是在炎龙战中菲奥用过的得意魔法,“苍冰之风”
但是——
「咦,咦!?魔法被消除了!?」
「……虽然这也很令人惊讶,不过我觉得二话不说就像消灭敌人的菲奥更令人震惊啊……」
「对手可是怪我哟,凪。必须将他们从地上根绝才行……!」
会认真的说出这种话,正是菲奥的可怕之处。
大概是因为吸引怪物的体质给她带来了很多麻烦,菲奥对它们完全不留情。
「魔法使啊,你说了很恐怖的话呢……不过我已经让魔法无效化了!」
「……啧,是这团烟么……」
菲奥咂了咂舌。
看来,还在周围飘着的烟拥有阻碍魔法发动的效果。
似乎是在束灵铠甲从某处飞来落地的同时,使用了道具的样子。
「光耍些小把戏啊——。真不知道你是在拽,还是在害怕」
「那边的神官,你说谁害怕了!我只是不想被邪道的魔法使打扰而已!」
「哈,正好啊你个铠甲混蛋!既然想用剑来交谈那就由本艾莉丝小姐来奉陪!」
「……不,我想和那边的剑士战斗啊」
「你是说神官不够格吗!」
「当人不够格!和神官还有魔法使没关系!剑士啊,和我决一高下吧!」
「……哈啊,嘛是可以啦」
凪有些泄气,不过他只能战斗。
虽然准确来说凪不是剑士,但特意订正也很麻烦。
束灵铠甲在地面飞驰了起来。
「…………!」
凪睁大了眼睛。
好快——!
上一次我觉得敌人“很快”,是什么时候了!?
伴随着咣的一声尖锐的声音凪和束灵铠甲的剑冲撞在一起,溅出了火花。
而且还是一记沉重,锐利,又精湛的斩击——!
「噢噢,挺有一手的嘛剑士!」
「我看你倒是一副悠哉的样子啊,会说话的铠甲!」
即便是强者,凪也没有称赞怪物的癖好。
凪和束灵铠甲用剑激烈的扭打在一起。
「唔……!」
束灵铠甲的剑不断的掠过凪的身体。
因为他没穿铠甲,所以衣服被砍的破破烂烂还出现了几道伤口。
虽然全都是擦伤,但全都是一不留神就会造成致命伤的攻击——
「怎么了,剑士!有什么会让你动摇的事吗!?剑尖在晃啊!」
「啥?!我才没——啊!」
凪忽然就想到了。就是刚刚,菲奥的纽扣爆炸的事件——
看了那种场面后的动摇,可能还没有消除干净。
「是吗,是欧派吧!?你是看了小菲奥的欧派性奋了对吧!?」
「我说你,给我安静点儿啊!」
只会在这种时候察觉到异样的艾莉丝吵吵嚷嚷了起来。
「凪,凪!冷静点!快把我的欧——把我胸部的事忘掉!」
「说是那么说啊,小菲奥。但像凪凪这种年纪的男生,看到女生的欧派,是跟龙突然出现一个等级的冲击性事件哦?」
「是,是吗……?我的胸部是龙级……?」
那个小不点儿!为毛一副很懂男人心的样子啊!
「因为几乎看不到所以会动摇呢。也就是说,只要小菲奥定期给他看欧派的话,就能将战斗时对凪产生的影响压到最低!」
「原,原来如此!只要每天,都给凪看欧派就行了对吧!?」
说的好啊,艾莉丝大人!挺懂男人心的嘛!
「……啊,我办不到那种事啊!让他看这种寒碜的脂肪块什么的!」
「…………」
菲奥她,似乎并没有理解,自己到底拥有多么美妙的胸部。
「噢,呜噢……!」
在考虑着这些蠢事的时候——咣,响起一道沉闷的声音凪没能接住束灵铠甲的斩击,身体腾空了。
「结束了,剑士!」
束灵铠甲以踏碎地面的势头踏出一步,刺出了剑。
那是瞄准喉头的,宛如闪电的一击——
「切……!」
凪咂了咂舌,像是空中有楼梯一样不断的向上方跳去。
空中步行(Air Step)——这是战士的技能。和字面意思一样,可以在空中行走。
越过束灵铠甲的头,凪在它的背后着陆。
刚才好险——一个不小心就要被做成串烧了。
「……我说,你到底是什么人?」
必须要先解除这个疑问。
在街上突然袭击过来,而且剑术还如此高超——不可能是普通的怪物。
「“试炼圣域”」
「试炼圣域……你指的什么?」
凪对着束灵铠甲的低语反问道。
「那是我等所守护的神圣之地。冒险者们,似乎将挑战圣域称为“终极任务”的样子」
「终极任务……!?」
凪又吃了一惊。
虽然并不是忘了终极任务的事,但没想到会在这种地方蹦出它的名字。
「等,等一下。你,是终极任务的关系者……?不,难道你是终极任务的boss吗?」
「我只是前来进行确认,因为听说出现了想要挑战我等圣域的愚者」
「确认……?」
「如你所见,本小姐是美少女哟!另外小菲奥也是美少女!」
「我不是来鉴别女人的!」
束灵铠甲的吐槽也相当犀利啊。
「……让人无奈,真是一群比任何一支以往的队伍都要奇怪的家伙……」
「嗯,这倒是……」
凪也无法否定。
拥有吸引怪物的体质的暴走魔法使和狂战士神官。
身为全能者的凪,也没法说别人不正常。
「……嗯?以往的队伍?之前也有挑战终极任务的队伍吗?」
据凪所知,终极任务是否存在都在被怀疑。
如果过去有挑战终极任务的队伍的话,至少是能够证明它确实存在的。
「可以说有,也可以说没有」
「给我说清楚啊!真不像个男人啊!」
「神官,你很啰嗦啊!我既非男人也非女人!」
「诶?那恋爱呢!?你不谈恋爱的哦!?你这活着还有什么劲啊!?」
「谁会去干那种事!你在对副会动的铠甲期待什么!?」
看来,只要艾莉丝在,气氛就严肃不起来。
「……看来,就算你们过来也不会有什么作为。虽然本来只是想测试一下实力的……你们还是死在这吧!」
「你才该死!——“冰界牢狱(Greashell·Jail)”!」
咚,菲奥将法杖敲向地面发动了魔法。
不知不觉间土烟已经散开,魔法无效化被解除了。
突然出现的几十根粗壮的冰柱变成栅栏,围住了束灵铠甲。
「魔法使啊,你以为这种程度就能封住我吗!」
束灵铠甲挥动剑,打碎了冰栅栏。
但是——
「这·种·程·度·足够对付你了——」
「这是……!」
在束灵铠甲打碎冰栅栏出来的瞬间。
凪敏捷的向前踏去站在了它的面前。
他的全身,被金色的灵气所包裹着。
「“练气爆身(Boosted)”——!」
这是战士的上级技能,可以通过炼成斗气在短期内爆发性的增幅身体能力。
为了炼成完成,就算熟练掌握技能的凪也要花上五秒——但那个时间同伴帮他争取到了。
「这是我家魔法使的命令,去死吧——!」
凪用增幅过后的力量和速度进一步前进,挥出了剑。
描绘着银色的轨迹,凪的剑将束灵铠甲的身体一分为二。
束灵铠甲的上本身和下半身分家,咚地倒在了地上。
「……漂亮!真是不错的斩击,剑士啊!」
「哎呀,一般般啦,不过你变成了两半还能说话真恐怖」
就算把它劈成两半的是自己,恐怖的东西还是恐怖。
「啊,对了。看你还活着刚好。我有事想问你」
菲奥朝束灵铠甲的上半身走去。
「如果你是终极任务那边派来的使者——那我想确认一下」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当然,你·的·愿·望·会·实·现·的」
菲奥对那句话并没有什么反应。
凪看不穿自己所熟知的这名魔法使的意图。
实现愿望——是指终极任务的通关报酬吗?
原以为明显的是在胡说八道,难道是真的……?
还有,为什么菲奥会在意那种事……?
「但是,那要能到达我等圣域的最深处才行。你们办得到吗?」
「凪的强大,你也见识到了吧」
「哼……只是比我强的话,远远不够」
束灵铠甲的头盔,那个面甲的部分咔嗒咔嗒的响了起来。就好像它在笑一样。
「我只不过是圣域的守护者——中的一个而已。用你们的话来说——大概就是“杂鱼怪物”吧?」
「你是,杂鱼……?」
「等下等下等下,想问的地方太多了……你是说终极任务里像你这样的家伙遍地都是!?」
凪不禁插嘴道。
束灵铠甲拥有就算说它是高难度任务的boss也不为过的力量。
虽说途中凪有所动摇,但没几个人能和他打倒这种地步。
「是么……那就行」
「行吗!?」
菲奥的低语,让凪炸毛了。
「终极任务,没这种难度才让人头疼。如果简单就能通过的话,可信度就很可疑了。就像艾莉丝酱是神官一样可疑」
「你这话尾巴是多余的吧!?」
艾莉丝很少见的吐槽了起来。
「不,讲真给我等一下啊。菲奥你知道关于终极任务的事吗?」
凪除了它的名字之外一无所知。
其他的队伍应该也一样才是……。
「……不,不知道」
看来知道。
她明显移开了视线,让凪有些受打击。
「一切,在挑战圣域之后便会知晓。笛声奏响之时,通往试炼的大门便会打开。剑士啊,真是一场愉快的战斗——」
「…………!」
从束灵铠甲的上本身喷出了烟,凪立马护住了菲奥。
这次,烟立马就散了——
「什么啊,那是?」
变成两半的束灵铠甲的身体消失不见,那里只躺着一个浑圆的淡黄色物体。
「角笛……?它好像说了笛子什么的,是这个吗……?」
凪用剑尖戳了戳角笛。
说不定,一拿起它就会触发诅咒。
「噢——,感觉到了好强的魔力啊。这大概是很有名的高级货!」
「喂,艾莉丝!别就这么简单的捡起来啊!要是上面有诅咒的话——」
「我要是被诅咒的话,会三倍咒还回去的哟?」
「……总感觉,你的确会那么做啊」
对这个神官来说,诅咒可能只是个可爱的玩具。
如果束灵铠甲最后的话可信的话,那这就是挑战终极任务的钥匙吗——
「嘛,凪凪啊」
「怎么了」
「这下,感觉会有意思起来了啊!」
「……是吗」
束灵铠甲的强大,还有听到的那些意想不到的台词,他只有不祥的预感。
但是——
「盯——」
菲奥也兴致勃勃的盯着艾莉丝拿的角笛。
果然她对终极任务有什么企图。
本来想把终极任务的事放一放的——
看来是逃不过了。
美冬·新藤
年龄:17岁(?)
身高:152cm
三围:W88/W59/H82
爱好:切腹,俳句
喜欢的东西:修行,女装(?)
讨厌的东西:幽灵
Lv.91  武士
攻击  999  防御  711
体力  933  魔力  222
灵巧  908  敏捷  984
知识  423  幸运  660
蕾娅
年龄:17岁
身高:162cm
三围:B86/W57/H87
爱好:骑马,调教
喜欢的东西:宝箱,鞭子
讨厌的东西:宝物,偷盗
Lv.93  盗贼
攻击  842  防御  718
体力  802  魔力  0
灵巧  999  敏捷  999
知识  922  幸运  40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