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军武宅转生魔法世界,靠现代武器开军队后宫!?
  4. 第七卷
  5. 第九章 相遇与别离
  6. 繁体版

第九章 相遇与别离
2017-09-06 20:50:12

		

白雪父母的问题也获得解决一个星期后的晚上。
我们为了回到纯洁少女骑士团所在的兽人大陆,租下出租飞船。飞船的大小比起梅亚的小上一号。
因为这艘飞船不需要工作室,即使小也没问题。
我们预计坐这艘飞船移动到兽人大陆的港口都市。
在那里把飞船归还给位于港口都市的分店,借马车回到纯洁少女骑士团所在的寇寇里市。
现在正在进行调整、维修跟搬进必须物资。
最晚也是明天中午就能出发了。当然亚姆答应我们费用全由他负担,由他实际支付。
由于明天早上要从北大陆启程,今晚就在大房间里开欢送会。是好比在克莉丝老家的祝贺会那样的立食形式,几乎所有白狼族人都聚集在会场当中。
他们十分感谢消除自己不当的差别待遇,从欧尔的魔掌中拯救了自己的PEACEMAKER,感到依依不舍。
成员们在会场四处被白狼族人拉著,开心地谈天说地。
至于我则是津津有味地品尝著北大陆菜肴,和这次的主办人亚姆,以及不知为何站在他身边像是夫人一般的艾丝聊著天。
亚姆单手拿著像是红酒杯那种细脚的酒杯,甩动浏海。
「竟然已经要回兽人大陆,实在让人觉得非常寂寞。在这里再待上十年也没关系……把这里当成自己的老家尽情放松吧!」
十年太过漫长,也不可能把城堡当成老家吧……
「你的心意我很感激,但毕竟差不多该回去了。已经比起预计花了更多天,工作都推给其他团员了。」
「那就没办法了,真是遗憾。不过将来大家要再来玩喔。我带你们去观光胜地或其他城镇。」
「当然了,绝对还会再来的。毕竟是有白雪的族人在的地方呢。」
宛如亚姆妻子那样站在他身边的艾丝,面带微笑对我说道。
也受到了她很多关照呢。
要是没有艾丝,说不定就救不了白雪了。
说到白雪……我向亚姆套话。
「结果赌上白雪的三场比赛要怎么办?」
我丢出话题后,艾丝便望向我。
虽然表情不变,但她的双眼中亮著有如利刃的光辉。简直就像是在说「好不容易都让亚姆大人忘了,不要故意翻旧帐啊!」那样的眼神。
对不起,老实说是我实在太不识相了。
可是亚姆的态度一别以往的「坚持到底」,散发出一股哀愁。
他泛起浅浅苦笑,牙齿的光芒也显得微弱。
「肯定是我惨输嘛。明明Miss白雪遭到囚禁要被处决,我却连牢房都出不了。虽然发过誓就算用自己的性命交换也要保护她,但结果如你所见……我没有能娶Miss白雪的才干啊。」
不过——他继续说下去:
「我再次发誓,为了报答PEACEMAKER拯救了城市的恩义,若是将来你们陷入危机,我必定会去帮助你们。这一次我要实践这个誓言。可以吗?」
「当然了。如果再发生什么问题的话就联络我们。不嫌弃的话,我们都愿意帮忙。」
我跟亚姆不知是谁主动,自然而然地互相握手。
站在身旁的艾丝,眼中如同刀刃的锐利光芒消失,温和地望著我们。
亚姆在松手之后,他恢复光辉的秀发飘扬,门牙发出最闪亮的光辉。
「哈哈哈!虽然我跟Mr.琉特是争夺Miss白雪的敌手,不过今后就是写作永远的敌手,读作『死党』吧!」
不,那实在是有点……
「不愧是亚姆大人。」
艾丝用恋爱中少女的眼神全面肯定他的话语。
这是哪来的搞笑剧。实在甜过头,我都要吃不消了。跟亚姆、艾丝两人讲完话以后,我便离开两人身边。
我没办法一直看著别人卿卿我我,艾丝殷勤照料亚姆的那副模样实在让人看不下去。
我再次观察起周遭,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席雅。
女仆们不知为何围在她身边。
「席雅大人,竟然明天就要分别,实在太令人寂寞了。」
「还请您继续留在诺尔地指导我们。」
女仆们泪眼婆娑,舍不得跟席雅分离。
席雅把手放在她们的肩上,逐一对她们说话。
「在下不能留在这里,少爷等人要去的地方就是在下的容身之处。请各位也不要忘记教诲,身为一位女仆要更加精进自身喔。」
「席雅大人!」
女仆们抱紧席雅哭成泪人儿。
是让人不禁想吐嘈是哪来的教祖那样的互动。
克莉丝的周遭也像席雅那样围了一群人。这边则是一众白狼族男性。
陪她去引发雪崩的那些白狼族男性,热烈地讲述著克莉丝的身手。
虽然我从克莉丝那边听说,出现了白龙这个不速之客,但实在是太乱来了。尽管这次没事,可是坦白说我不希望她再次做出那样的行为。
不过在白狼族中,越是擅长狩猎的男性,就会越受到村民的尊敬、受到异性欢迎。
故而对于克莉丝的卓越身手,白狼族的男性们两眼发光,多少想听她说几句而聚集过来。克莉丝也拚命地回答问题。
「克莉丝小姐,我很不擅长抓跟猎物之间的距离感……」
『在脑中想像一百公尺的标准,那相当于是自己跟猎物之间的距离——』
一答完问题,排在后头的白狼族男性又提出下一个问题。
当然他们也不是一味逼迫,他们有掌握克莉丝的疲倦程度,让她在有适度休息的状态下继续发问。
克莉丝在休息期间会品尝白狼族男性拿来的饮料或食物。
光是那样看,似乎也能看成是她叫一众白狼族男性陪侍左右。
单独撷取那幅情景的话,有种气氛非常不健全的气息。类似狩猎社团中的一点红那样的感觉。
完全相反,充满温馨气氛的是丽丝。她的周围聚集著孩子们,开开心心地愉快谈天。简直就像是幼稚园圣诞聚会的那种感觉。
「丽丝大姊姊,这个很好吃喔。给你吃。」
「真的很好吃呢。」
「丽丝大姊姊,也吃我的啦。」
白狼族的孩子们用叉子叉菜喂丽丝吃。她好像也很喜欢孩子,面露笑容吃著他们递出的菜肴,不时用回敬的方式跟孩子们互喂菜肴。真的是一幅温馨的光景。
最后是梅亚……然而她的周围聚集的是白狼族的长者们。
「创造出这个世界的也许是天神大人……可是今后引导这个世界的秩序、和平与众人的,非琉特大人莫属。换句话说,琉特大人正是降临到这个世界的新神!来吧,各位也来崇拜活神仙琉特大人吧!这样一来幸福肯定会到来!证据就是曾经策划过想要加害白狼族的蠢货,不知天高地厚想要反抗琉特大人的计画失败。一生无法脱离地牢了!此外还有一百尊以上的巨人族逼近,但由于琉特大人天才般的睿智——」
她的手没有碰触菜肴,而是喋喋不休对著老人们一直说话。而且老人们也好像在思考什么似的,默默地听她说话。其中甚至还有心怀感谢对著梅亚合掌敬拜的人。
这是哪来的宗教仪式啊!也太诡异了吧……
梅亚的行动令我不禁傻眼,随后会场的门打开。起初还以为是女仆送来了新的菜肴……只见一名老人扶著女仆的手走了进来。
一头金发留著胡须,喉咙跟手腕都像个病人般细瘦。虽然因为扶著女仆的手看上去更加苍老,但目光锐利且理智,深深流露出他的力量与威严感。
第六感告诉我,这绝对不是一个能小看的对象。
「父亲大人!」
老人的出现令亚姆讶异地叫出声来。看来这名老人正是现任领主托鲁欧•诺尔地•波登•史密斯。会场里的人不论是谁都默不作声,视线一同投向托鲁欧。
「抱歉打扰各位畅谈。在拯救老夫领土的恩人离开这块地方以前,老夫无论如何都想直接向他道谢。」
「总之请您先坐下!」
亚姆急忙让他坐在眼前的椅子上。他应该被嘱咐必须好好休养。
虽说自从事件解决后已经过了好一段时间,但实在不觉得托鲁欧恢复了体力跟力气。恐怕是相当勉强自己来到这里的吧。坐在椅子上的托鲁欧重重喘了口气。
他的双眼望向我们这边。
「抱歉让各位看到老夫这副模样。你们就是PEACEMAKER吗?」
「是的,我是PEACEMAKER的团长,获高等精灵王国艾诺尔授予荣誉爵士的琉特•甘史密斯。」
我代表军团打了招呼。
「琉特先生,感谢你从巨人族手中拯救了城市。不,不管再怎么感谢,都感谢不完。」
「不敢当。」
「给白狼族的各位也添了天大的麻烦,实在万分抱歉。老夫在这里向各位保证,必定会给予身为主犯的小犬,让大家服气的惩罚。绝不会因为是自己的儿子就手下留情。」
托鲁欧的额头渗出汗水,气色也不好。果然身体状况还没康复。任何人都看得出来,他是勉强出现在这个场合。不过身为诺尔地的领主、身为欧尔的父亲,要是不出现在我们和白狼族齐聚的这个场合道歉,他会觉得无法释怀吧。
是个责任感很强的人。
「亚姆。」
「在。」
亚姆被叫到名字,带著严肃的表情回话。
「在场的各位有权利听。你知道为何下任领主,老夫指名的不是欧尔而是你吗?」
亚姆对于这个问题一言不发。假设他指名的下任领主不是亚姆是欧尔,就不会发生这次的事件了吧。
那么为何不是欧尔,而是选择亚姆当领主呢?
正因为托鲁欧有明确的答案,才会在被牵扯进事件中的我们面前向亚姆提问——「为什么不是哥哥,而是选上了自己当下任领主?」
「……是因为我有身为魔术师的才能吧?」
「蠢货!你真觉得老夫会为了那种肤浅的原因做出选择吗?」
「十、十分抱歉!」
亚姆的答案立即遭到托鲁欧严厉斥责。
在这个异世界,魔术师的地位很高。
越是贵族或王族,就越讨厌跟魔术师以外的人结婚。还以为应该是这样才会没选不具魔术师才能的欧尔,选了亚姆,但似乎不是这样。
托鲁欧挤出仅存的体力说出原因。
「欧尔、亚姆,你们两人都拥有身为领主之子的自豪,为了令其不致蒙羞而不吝努力。不过欧尔却将那种自豪转变成傲慢,只顾追求怎样把瞧不起其他人当成精神粮食。亚姆你即使笨拙却会考虑人民之事,摸索要怎样才能将那当成自身的精神粮食。所以老夫不选欧尔,而是选你当下任领主。」
「为了让欧尔洗心革面,老夫跟他说过好几次了……」托鲁欧闭上双眼,空虚地自言自语。数秒过后,他睁开眼睛继续说下去:
「亚姆,以后依然要为了人民努力啊。」
「是的!如父亲大人所言,我会继续精进的。」
「如同大家所见,亚姆年纪尚轻,身为下任领主还不够成熟,希望今后各位也继续支持小犬。还请大家多多指教。」
托鲁欧的视线从儿子换到我们身上,深深地低下头。白狼族的长老们连忙出声叫托鲁欧抬起头。
长老们还想跟托鲁欧对话,但托鲁欧已经耗尽体力。亚姆示意拒绝,并且带父亲前往寝室。
艾丝机灵地以正妻立场协助他离开会场。
会场由于托鲁欧的登场变得更有活力,白狼族人开始谈起关于他们自己跟诺尔地的未来。那种热情扫到我身上,于是我移动到房间角落。
「琉特,你有好好吃饭吗?」
直到刚刚都在跟一众白狼族女性聊天的白雪,从圈子里溜出来向我搭话。
「当然了,我有好好吃饭喔。白雪你才是有好好吃饭吗?从刚刚只看到你好像一直在讲话。」
「大家一直拿好多食物过来,我反倒是吃太多觉得好撑啊。」
白雪用双手敲敲肚子强调这点。
她的动作实在可爱,让我忍不住笑出声来。
「对了。今天来不了的爸爸妈妈,有话托我转告你。」
或许是看到我的脸想起有要事,她拍了下手。
白雪的父母娅丽露、库拉没有参加今晚的立食派对。虽说只有自己人,但在城市露脸会有危险。由于无法前来,所以他们就拜托白雪代为传话了吧。
「那个,妈妈说『真的很感谢你出手相救,女儿从今以后也拜托你了』。」
就算不拜托,我也打算用一生来保护白雪。
当然也包括其他的妻子们和同伴。
「爸爸说『对你态度多有失敬,实在抱歉,虽然说这种话不合情理……但如果有了孙子请一定要带来让我们看看。这次连同孙子,也会将琉特先生当成儿子竭诚欢迎你们』。爸爸真是的,说什么孙子,真是急性子。」
白雪尽管口头上抱怨,但表情放松,尾巴啪啪啪地摇到快断掉了。
「还有,这是妈妈只告诉我一个人的话……妈妈她们过著逃亡生活,只有余力生我一个孩子,她叫我们努力生一大堆。说如果是琉特你这种优秀又有出息的人,不管生多少个都令人安心。」
「生一大堆,又不是食物……不过如果是跟白雪生的孩子们,那不管多少个都非常欢迎。」
「我也是!只要是跟琉特生的孩子们,不管多少个我都非常欢迎喔!」
白雪笑容满面,尾巴摇得比刚才更加激烈了。
我也自然地流露出笑意。
……不过白雪的父母是因为漫长的逃亡生活,所以只有一个孩子,但他们现在是自由之身了。他们两人外表看起来还很年轻,也没有性命威胁,所以就算有「我们再努力一下吧!」那种想法也不奇怪。
现在我们忙于建立军团,所以要「等到安顿下来后再考虑孩子」。
就可能性而言,搞不好比起我们带孙子去见白雪父母,她的弟弟妹妹会先生下来。要是那样的话,感觉家庭成员会变得很复杂啊……
我跟不再说话的白雪两人站在一块愣愣地望著大家,思考著那样无聊的事。
派对仍在持续。如果可以的话,希望时间就此停止,我的全身感受到那样的幸福。
回过神来白雪紧紧握住了我的手。
「白雪?」
「我呢,觉得现在非常幸福喔。有琉特你在,和克莉丝、丽丝、梅亚、席雅……还有我的所有族人,也跟爸爸妈妈得以重逢,有大家在我真的很幸福。」
她仰望我露出笑容。
「琉特,谢谢你给了我这么多、这么多的幸福。」
「我才是,谢谢你让我变得这么幸福。」
把以大家开心谈天当作背景音,我们俩相视而笑。
无论是身体或心灵都体会到莫大的幸福——
▼
就在召开琉特等人的欢送会的同一天、同一时刻。
在某个地方,莉莉——即高等精灵王国艾诺尔的前第一公主菈菈•艾诺尔•美美亚跪地进行报告。
「你的意思是到手的『双戒』是假货吗?」
「是的。十分抱歉。怠忽确认是我的失误。」
菈菈跪地报告的对象是一名黑发及腰的女性,她身穿黑色礼服戴著手套。连脸都罩上了黑色蕾丝,简直就像是化为人形的黑暗。
黑暗的女性隔著蕾丝用温柔的声音启口:
「菈菈小姐的『梦见预言』并不完美。而且不管多么优秀的人都会有失败或是失误。所以请毋须再介意了。下次再将『双戒』抢回来就好。为此不惜付出任何牺牲。」
「衷心感谢您的宽容。我还有另一件事报告……这是我在离开北大陆后,透过梦见预言得知的。」
菈菈报告另一个可媲美「双戒」——不,是更重大的事情。
她的报告让那名女性似乎因猛然起身头晕目眩踉跄了一下。
「凯斯兰王国的王子居然还活著……那是真的吗,菈菈小姐?」
「是的,姊姊大人。他的名字是琉特大人。」
「活下来了呢。我的未婚夫,琉特大人……」
听见菈菈的话,称为姊姊大人的女性不禁拭泪。
她手指的动作掀动盖住的蕾丝。若是有人从旁看见便会发现到吧。她的额头上有犹如「黑色星星」的胎记。
「我们去迎接琉特大人吧。然后让琉特大人成为我们的国王,接著让我成为他的妃子,达成重建凯斯兰的夙愿吧。」
「届时若是能由我等昴星团之手铲除所有碍事者便是万幸。」
「好的、好的,菈菈小姐。到时候请务必助我一臂之力。」
跟著那名女性像在作梦似的启齿道:
「琉特大人,还请您稍候。我会立刻去迎接您。您的妃子,身为您命中注定的对象的我——莎娜迪亚•尼禄•凯斯兰言出必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