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军武宅转生魔法世界,靠现代武器开军队后宫!?
  4. 第七卷
  5. 第八章 心理陷阱
  6. 繁体版

第八章 心理陷阱
2017-09-06 20:50:12

		

巨人族袭击后过了三天。
这次的损害是巨人族的长矛破坏了一部分的城墙,反坦克地雷在地上挖了大洞。
关于住宅部分,幸亏这里是雪国,盖得很坚固,最终只有部分墙壁跟屋顶因为震动受损的程度。
伤患方面虽然也有许多人在避难之际受到跌倒、撞出肿包等轻伤,但没有出现死者。冒险者跟士兵们也多是在丽丝和席雅的战斗中受了伤的人们。
遭到大约二十尊巨人族袭击,能够只受到这种程度的损害就解决,似乎是个奇迹。
我们将破坏的巨人族残骸暂且收进丽丝的「无限收纳」,堆积在清空的广场上。原因是这能当成制造魔像的素材,或是当成类似大理石的高级石材进行交易。由于能够赚取相当金额,掉到谷底去的就不论,但遭到迫击炮破坏的巨人族便进行了回收。
纵然是以PEACEMAKER的枪炮打倒的,但也不能全数拿走。首先算出总金额是多少,再据此跟协助的冒险者们商量分成。
实际上领到现金会是将来的事。
此外关于这次企图夺取诺尔地领主之位的欧尔一伙人——身居高位的协助者和让我们吃了许多苦头、名唤「秘密士兵队」的白色士兵也全都遭到逮捕了。
要依国家法律让他们接受制裁。
至于一家老小外加佣人是否有罪,则是要看之后的审问。
以金钱雇用的冒险者,或是听从上级命令的士兵,除了部分性质恶劣的人们,都是支付高额罚金便予以赦免。
原本应该被论以更重的罪责,但他们是一起从巨人族手中保护城市的核心人物。倘若没有他们就无法完成居民的避难,说不定进攻的巨人族会造成比现在更大的损害,于是认同他们的功劳予以减刑。
实际上连他们都惩罚的话,不仅牢房不够用,也太耗费时间跟劳力了,毕竟还有城堡的警备、城市维持治安、难以确保重建作业人员等等现实层面的问题。
关于白狼族,冒险者仲介公会撤销对他们的悬赏金,以现任领主托鲁欧之名,对于拯救城市的他们,宣示永久构筑友好关系的方针。
另外由于遭悬赏奖金的白狼族在许多居民的面前东奔西走。那样真挚的态度打动了居民的心,对于白狼族的偏见在这次的事件中几乎归于沉寂。
甚至反倒是转变成了尊敬。
按这情形要跟白狼族缔结永久友好关系,想必能顺畅地进行下去吧。
假如实行亚姆提议的「让白狼族在街上大闹,引人注意的佯动作战」,便不可能跟居民们构筑如此良好的关系。没有实行该作战计画真是太好了。
我们PEACEMAKER在跟亚姆•诺尔地•波登•史密斯一起在城堡里共进晚餐的期间,听取这一连串的报告。
「这次的事受到PEACEMAKER莫大的协助,说再多次感谢也不够。虽然我不认为这份恩情能用金钱来抵偿,但你们说个希望的报酬数字吧。我们会支付你们要求的金额!」
原本应该是直接跟领主托鲁欧•诺尔地•波登•史密斯谈,但他身体虚弱,仍旧是卧病在床的状态。
巨人族攻进来的当天,白狼族就将他从塔里救出。因为他没有体力走到地下道,于是就在城堡的地下避难。由于食物遭到下毒、受到好几年监禁的缘故,体力尚未恢复,为了康复,听说暂时必须好好休养。
因此目前领地是由亚姆在掌管。
他甩了甩浏海。不知为何有种光之粒子迸发四散的感觉。
用不著在吃饭的时候也做吧。
「就算你说报酬……这也不是处理冒险者仲介协会请求的委托,要求多少才妥当呢?」
「无论多少都请说吧!就算腐败也是拥有北大陆最大领地的上流贵族。我们会支付你希望的数字!」
这跟有钱人说著「你写上希望的金额」然后把支票递给你的烦恼是一样的。
当我双手抱胸苦思之际,席雅提了个意见。
「少爷,先算出这次的损害金额、消耗品费用如何?可以当成决定报酬金额一定的标准。」
「不错的想法。就先算损害金额、消耗品费用吧。」
幸亏有席雅在,总之话题持续进行下去——话说我现在才察觉到,她为什么混在城堡的女仆当中做著侍奉的工作?
身为PEACEMAKER成员的席雅,没有坐下来吃饭,而是在负责伺候我们用餐。并且她不知为何还击败其他女仆,掌管这次的餐会。女仆们也老实地听从她的指令。
看样子席雅她不知何时融入了别人家的女仆们之中,甚至登上巅峰到管人的位置。真是莫名有能的女仆……
白雪停止用餐张口道:
「说到损害金额,最大的就是梅亚的飞船了吧。首先不把那修好的话,就回不去了。」
抵达北大陆第一天的深夜。
飞船遭到欧尔的秘密士兵队攻击坏掉了。
「喔,那个啊……我姑且确认过保管的飞船了,但基本上全坏了,结论是比起修理还是买一台比较快。对吧,梅亚?」
「是的,魔石循环装置严重受损,必须全面更换。包含那在内要修理的话,我想得花上一年左右的时间呀。」
「一年毕竟还是太长了呢。」
丽丝叹了口气,克莉丝则举起迷你黑板。
『那么在修好以前,我们要待在北大陆吗?』
「不,我打算租借出租飞船。因为不能在北大陆止步不前将近一年呢。」
停留的时间原本就已经超过预定了。没道理在这之上还要再停下脚步一年。
「这样啊,飞船啊……」
话题的走向让我不经意想到。
至今行动时所使用的飞船,是缘于梅亚的好意而使用她的私人飞船。修理坏掉飞船的费用当然会向亚姆请求,但乾脆就用这次的报酬来建造一台PEACEMAKER专用的飞船如何?
新建造的飞船,希望是能塞进我所能想到所有原创要素的设计,因此所费不赀。
一旦想认真建造的话,就现在的我们来说确实资金不足。
卖掉巨人族的金额,作为修理梅亚飞船的费用。来自亚姆的报酬则用来做PEACEMAKER的专用飞船。出乎意料意外地是个不错的妥协点。
事不宜迟,我向亚姆提议。
「当然没问题了!就以我的名义全额出资吧!只要想到这是对你们的报恩,就觉得实在是便宜的东西!」
亚姆的牙齿自信满满地发著光。
喔!有说有用呢!
现在亚姆牙齿发光的身影,看在我的眼里是那么的帅气!
「琉特大人建造的飞船!不单单是开发魔术道具,竟然甚至要把那种才能发挥在飞船之上!有句话说『有才者不拘现场』,对身为大天才的琉特大人而言,不管是开发魔术道具还是开发飞船都是一样的事呢!我梅亚•多拉桂!好像要沉溺在琉特大人满溢而出覆满全世界的才气了呀!」
梅亚也不输亚姆,明明还在用餐却仍旧故我,故我得太过火了。
其他妻子们的反应也不错。
「琉特设计的飞船啊,真期待会是怎样的东西呢。」
『要是哥哥经手的话,会变成相当出色的东西吧。』
「就是说呀。肯定不会是一般的飞船。会不会做成有时候是飞船,有时候又是船那样子呢?」
白雪、克莉丝跟丽丝愉快地交谈著。
大家对我有所期待固然令人高兴,但好像期待得太过头了……
甚至丽丝还产生对变形合体这种趋势的期待感。
餐会顺利地进行著,大家面前放著饭后的香茶。
「话说我也有问题想问……在通知巨人族大举来袭之前,Miss丽丝显露出知道兄长大人的协助者Miss莉莉真面目的态度,是有什么眉目吗?」
亚姆一改方才的爽朗,用犹如针刺般尖锐的视线向我提问。说到让亲哥哥沉浸欲望,毁坏自己领地的真凶,他的心中也很不平静吧。
由于丽丝是高等精灵一事已经露馅,我就老实地告诉他了。
十几年前消失无踪的丽丝的姊姊「菈菈」,拥有「梦见预言」这种预知未来的力量。
只要使用那种力量,就有可能做出「预言者」的举止。
「不过因为没有看到容貌,无法一口咬定就是丽丝的姊姊菈菈。即使没有『梦见预言』的力量,应该还是有很多能做出『预言者』举止的方法。」
「……原来如此,事情我了解了。Miss丽丝,抱歉有这种怀疑你的举动。」
「不,请别介意。我能了解您的心情。」
「感谢您的关心。不过周遭的搜查也是徒劳无功,如今可说是失去了跟她们有关的线索啊……」
亚姆发出了叹息。
在击退巨人族之后,有调查四周寻找过莉莉、梅丽莎、琵拉娘跟妮妮她们,但现在还没发现半个人的踪影。也已经调查过位于城堡地下、用来发动吸引巨人族的禁术的房间,但关于她们的线索连一丁点都没有。
这只是我的直觉,不过我觉得她们已经离开这个大陆了。
「不,线索的话有喔。」
「真的吗!Mr.琉特!」
「在兽人大陆的寇寇里市,我们曾经跟和她们很像的一群家伙交手过。」
诺拉、朵加,她们也把「姊姊大人」挂在嘴边。莉莉她们也十之八九,是那个姊姊大人——以复活六大魔王为目标行动的「崇拜魔王主义」代表性组织「Noir」所属的成员之一吧。
虽然现在第一名的军团始原要我们别说,但亚姆有权利知道。我便将从负责始原在兽人大陆外交、谈判部门的瑟拉芬那边听到关于「Noir」的事告诉他。当然也有千叮万嘱要他不准透露给其他人。
亚姆听完大致情况后发出傻眼的声音。
「以复活魔王为目标的组织啊……真的有在思索并且想执行奇特想法的人呢。」
果然即使在这个世界,「Noir」的思想似乎也是异类。
傻眼的亚姆发现到某个事实,他开口大叫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既然那样把她们追求的『双戒』给了出去很不妙吧?毕竟是那么执著地想要的东西,搞不好会是复活魔王的重要道具喔!」
「你在说什么啊?已经说过她们带走的是假的戒指了吧。」
「假、假货?不,我没听说过那种事……」
亚姆的态度看起来不像在说谎。
他的态度让我回想起来。
在守住巨人族的进攻以后,在侦讯之际,我把白雪被当成人质将她夺回的始末,还有莉莉拿走戒指的事都说了。因为当时我已经告诉白雪她们是假货,就以为已经说过了。
我再次郑重报告。
欧尔在袭击了白狼族的村落时,席雅她们得到了情报。那时候得知了他在寻找交给白雪父母的「双戒」。所以我想那能当成谈判素材或发挥什么作用,为了以防万一我便用魔术液体金属制作了「双戒(假货)」。由于没有宝石或什么特殊加工,手边有个当范本的戒指,轻松就能做出精巧的假货。
「换句话说Miss莉莉她们拿走的是假戒指吗?」
「就是那么一回事。被她们彻底耍得团团转,但在最后的最后给她们一记反击。虽然看不见她们悔恨的神情实在可惜。」
「……Mr.琉特意外地个性还真是不错呢。」
他是在夸赞我吗?但从语感上来看好像没那种意思。
「尽管让Miss莉莉她们跑掉,但这下子所有的问题都解决了。」
「不,还有剩下问题喔。这次最棘手的问题……就是白雪父母的问题了吧。」
我随即否定亚姆的话语。
纵然有一部分的白狼族留在诺尔地波登,但其他人都回到位于北大陆内陆的村落里了。白雪父母现在也在村落里。
由于大国枚路提亚盯上他们俩,为了安全考量姑且还是让他们移居到内陆的村落。虽说不觉得街上会有认识他们的枚路提亚相关人士,但最好是留心一点。
不过大国枚路提亚,直到抓到他们两人为止,还是会继续追到天涯海角吧。
「我说琉特,就不能想点办法吗?」
白雪紧皱眉头,拉拉我的衣袖。
讲的当然是关于身为妻子的她父母的安危一事。对于今后的事我仔细思索过了。
「没关系,我有办法喔。既然只要活著,就会被追到天涯海角至死方休,那只要杀掉就好了。」
大家听见我的提议都睁圆了双眼。
我丝毫不在意,就像个爱恶作剧的孩子那样,扬起一记十分得意的笑容。
▼
喀、喀、喀……城堡里的地牢持续回响著下楼脚步声。
我现在要前往的是位于城堡地下的牢房。
先前这里塞著秘密士兵队员、恶劣士兵跟冒险者等等。
我跟地牢的门卫打过招呼后,便进到其中。
站在目标的牢房前,我对著站在后面的他们说:
「就是这个牢房,请确认。」
大国枚路提亚的两名使者,受到催促隔著铁栏杆向内看。
「……确实似乎是我们在找的那两人呢。」
我现在替大国枚路提亚的两名使者,带路到囚禁白雪父母的牢房。
事前已经跟他们说过,这两人是内人的父母,是我的岳父岳母。
将岳父岳母抓起来关入牢里,起初对方也是半信半疑。然而往里面一看,白雪的父母确实是手脚上了镣铐,脖子上也戴著防止魔术项圈,以魔力遭到封锁的状态被关在牢房里。
「……我方认为他们拥有戒指。」
「戒指吗?确实是有呢。我们要强行夺走时他们强烈反抗。还叫喊著『绝对不会交给你』喔。」
我带著叹气声这样告诉使者。看样子大国枚路提亚似乎也想要「双戒」。究竟那个戒指有多大的价值?
佩剑的使者两人互相点头,意味深长地将手伸向剑柄。
「那么把整只手斩下回收就行。毕竟现在要逃或要躲都没办法。花不到三分钟就能回收了吧。」
拿剑的使者试图进入牢房,我连忙阻止他们。
「稍等一下!你们擅自动手我会很困扰的!」
两名使者向我投来谴责的视线。对方似乎还不太相信我。
他们是以为我们只会给他们看白雪父母的样子,之后会说著「被他们给逃了」找随便的藉口协助两人,然后做些搪塞敷衍的事吧。
我夸张地长叹一口气,随即辩解道:
「对方是内人的父母。请不要在我眼前做出那种事。本来出卖岳父岳母这种事就已经让妻子哭到无力、饱受责备了。若是已婚者,应该懂我话中的意思吧?如果想要拷问,请等回到国内在我们看不见的地方做。我不想再让妻子哭泣、受到指责了。」
他们两人眼中疑惑的神色渐渐淡去。
「……我们确实是太过轻率了。没有考虑到甘史密斯爵士的立场实在失敬。」
「就这么办吧。我什么都没听见、什么都没看见,也没有来过这里。你们在远方想要做些什么,一切都跟我无关。虽说是姻亲,但连父母都交给你们了,所以请不要把我们卷进麻烦事里。这不过是我自言自语,但最糟的状况下也许会有来自高等精灵王国的抗议喔。」
「那是当然的。我们明白了。」
他们两人离开牢房,自来时路折返。
我也跟在他们两人的后头走了出去。
接下来就剩回到地上针对引渡的细节磋商而已。
三天后。
大国枚路提亚的使者所搭的船,做好准备正要返回本国。
最晚中午过后就要出发。
所需物资接二连三搬上枚路提亚停泊在港口的船。
其中有个格外奇怪的东西正要搬上来。
犹如棺木的床铺,或者该说是将能让两人依偎著入睡的床,用坚固的板子围起来成为棺木的物品,将要搬到船上。
在搬上船以前,我跟两名使者一同检视里面的东西。
掀开盖子只见白雪父母两人正依偎著沉睡。
我催促著两名使者。
「为了让他们运出去的时候不会大闹,便用魔术让他们沉睡了。明天早上就会醒来了吧。请你们确认一下。」
他们两人伸出手碰触脸颊、脖子确认脉搏。是活人,不是假货。
「戒指呢?」
「她确实戴在手指上头喔。」
我耸耸肩,用下巴指向沉睡中的白雪母亲。
两名使者一眼望去,只见它确实是戴在握著拳的右手无名指上。
佩剑的使者或许是下意识地把手指伸向了剑柄。
「……我想你们也清楚,那种事请在我看不见的遥远地方再做。」
「明白了。我们不会做出辜负甘史密斯爵士好意的行为。」
使者露出浅浅的笑容。
我阖上从内部打不开的盖子,下达将那搬上船的指示。
搬运的目的地是船底。以前我当奴隶遭到囚禁时也曾进去过。
他们跟大量的货物一起被搬进去。包括水、食物、北大陆名产的烈酒等等。
「这下子似乎可以比预定时间还早启航呢。」
「这全都是多亏有亚姆殿下跟甘史密斯爵士协助我们。」
「别这么说,我只是小规模军团的经营者。希望跟枚路提亚今后也建立友好关系。这点小事理所当然。」
「感谢您。我们必定会将甘史密斯爵士的功劳转告上级。」
「混帐东西!那边的货物装不进那艘船!装到下一艘船吧!」
「对不起!」
在我跟使者和睦地对话之际,把货物装进船上的基层船员遭到现场负责人怒骂。他慌慌张张地低下头。
「我、我马上搬出去!」
「动作快!下一艘货船还在等啊!真是的,别让我费两次工夫……」
一次搬进去能轻松装下人的一堆木箱,从收纳好的船底再次搬出船外。
基层船员们在现场负责人大叔的瞪视之下,慌忙将货物搬出来。
「且慢,让我检查一下那个货物。」
腰间配剑的使者,制止了把装载货物搬出来的船员。
现场负责人大叔大声怒号。
「喂、喂!先生,你这样我很困扰啊!那些货物是要搬进下一艘船的商品。是不能够无缘无故打开的!」
「快开。」
「咦!」
使者对怒吼的现场负责人大叔拔剑相向。
他的双眼在说,要是敢反抗就真的把你「砍了」。
就连喧闹的码头,也察觉到有异样而鸦雀无声。
看热闹的群众屏住呼吸默默望著。
「甘史密斯爵士,请问可以吗?」
「……我明白了。请听从他们的指示。」
「真是的,在这么忙的时候——」
大叔尽管发著牢骚,仍旧遵循使者的指示接连打开货物。
尽管上了钉子,但男人们因为很熟练了所以顺利地开封。
物品的内容是蔬菜、肉跟酒。
全部都是要装进下一艘船的生活物资,或是要带进其他大陆的出口物。
负责人大叔向似乎想找碴的使者搭话。
「先生,污损弄脏的话,你们那边肯定会买帐吧?」
「……抱歉打扰了。已经够了。」
「真是的,喂!你们小心点别弄脏里面把盖子重新塞好!」
大叔向部下们发出指示,货物再次开始搬进使者们的船上。
使者收起剑回到我们的身边。
「对不起,甘史密斯爵士。额外给你添麻烦了。」
「没事,并没有造成多大的麻烦。」
我面露笑容没有责备他的行动,像是若无其事一般带过。
接下来没有发生什么大问题,顺畅地做好启航准备。
我跟使者互相握手,目送他们踏上航程。
使者们所搭乘的大国枚路提亚的船从港口出发。
按照计画顺利地航向外海。
事件发生在当天日落之后晚上吃晚餐的时候。
船只剧烈地摇晃起来。
两名使者急忙冲到船长室去。
「船长!刚才的摇晃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我、我不知道!船底似乎突然间开了个大洞……这一带应该没有会触礁的岩石,还是误撞了大型生物吗……」
使者们的脸色铁青。
「事故原因根本无所谓!你说船底开了大洞?现在立刻派船员到船底,把囚禁在船底的夫妇跟戒指回收过来!现在立刻去!」
「在说什么蠢话啊!他们老早就被丢进海里了!在幽暗的大海,这种水温之下早早就死了。先不说这个,这艘船很快就要沉了,请你们也去搭救生船吧!」
使者们的脸色已经超越铁青变成惨白了。
夫妇死亡,回收戒指失败,其原因是意外事故。应当不会有任何人遭受责备。不过失败就是失败,无可避免会让他们的经历留下污点吧。
白雪的父母跟戒指就像这样,沉进外海的深海海底消失无踪。
▼
诺尔地波登。
PEACEMAKER的成员跟亚姆——以及白雪的父母一起,在城堡里的餐厅愉快地共进晚餐。
我们用注入酒杯的美酒滋润双唇,庆祝作战计画成功。
「现在船底开了个大洞,应该正在沉没吧。」
白雪的父母停下吃晚餐的手,深深地低下头。
「这次承蒙搭救十分感谢。」
「这下子我们就是已死之人,已经不会再被人追赶了吧。」
娅丽露、库拉依序发言。
我自己也为顺利执行自己策划的作战感到安心。
在码头给使者们看,待在棺材床的白雪父母的确是真货。
大量的生活物资、货物连同他们一起搬上船。
然而途中就把白雪的父母从棺材床底下替换成人偶逃脱了。
让他们误以为两人放进枚路提亚船上的货物底下,再看准时机利用现场负责人大喝一声混进货物里头从船上逃脱。尽管依照使者们的指示打开搬出来的货物时觉得胆战心惊,但我对于瞒天过海相当有自信。
货物都用钉子封住盖子,为了进到里面试图打开盖子的话,就会确实留下那样做的痕迹,但无论是哪个货物都没有那样的痕迹。
所以他们接受了货物里没有任何人,让白雪的父母给跑了。
实际上就像以前露娜试图混进我们飞船当时那样,货物的底部是双层,他们就藏在那里头。
那么是怎样在不掀开上盖的状况下藏匿他们的呢?
虽然脑子似乎不灵光的使者们没察觉到,但货物的底部是个拉门。
之后只要溜进去从内侧上锁,即使发生意外也不会误开。
是利用对方「上盖没有动过任何手脚,看样子不像是藏在货物里」那种心理上疏忽的简单把戏。
而后则在跟白雪父母一起搬上船的货物底下设置反坦克地雷。
设置的是原始的时间引信,等到他们肯定到外海的时候再引爆。此外还设计成即使在途中打开棺材也会爆炸的构造。届时我打算一口咬定说是神秘爆炸事故。
白雪父母的人偶跟用魔术液体金属制成的假「双戒」葬身大海,下沉到使用这个世界的技术、魔术也绝对到不了的地方。
这样一来就灭证完毕了。
除了知情的我们,就其他人来看的话,白雪父母看起来的确是死了吧。
「两位是已死之身,如果还想藏得更加隐密,魔人大陆的旧识——克莉丝的老家,我想可以对住处跟工作地点提供协助喔!」
在妖人大陆正对面的魔人大陆。
因为人族罕见,因此倘若有寻找他们的调查员出现,也马上就会露馅。
不过要是夫人她会理解苦衷,从中替他们斡旋找个低调的工作跟住处吧。
克莉丝也积极用迷你黑板告知:『不用客气喔。既然是是白雪姊姊的父母,也是我的父母。』
白雪父母两人面面相觑……
「你们的一番美意很令人高兴,但我们想在北大陆的内陆……白狼族的村落度过一生。」
「不离开村子,不靠近城市的话就找不到了吧。要是有奇怪的人物靠近,也能立刻辨别,还不用烦恼能藏身的地点。」
雪山是白狼族的势力范围,拿手领域。尽管欧尔他们曾一度把一族全数逮捕,但那是异常状况。只要能藏身于雪山中,就不会被找到,也不必担心为同伴著想的白狼族会背叛或是告密。
看样子似乎用不著担心今后的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