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军武宅转生魔法世界,靠现代武器开军队后宫!?
  4. 第七卷
  5. 第四章 各自的任务
  6. 繁体版

第四章 各自的任务
2017-09-06 20:50:12

		

「白雪,会痛吗?」
「虽然脖子跟手腕觉得刺痛,但我没事喔。」
我将欧尔抓起来,对他的身体东翻西找抢走防止魔术项圈跟手铐、脚镣的钥匙。并用那些钥匙将附加在白雪身上的束缚全都拆掉。
她的脖子、双手跟脚踝由于摩擦泛红,额头的伤口渗血。我再次忆起对于想处决白雪的欧尔等人的怒火。但是不能够光是生气。
「一直穿成这样很冷吧。总之白雪你先去其他房间换件衣服治疗一下再过来。席雅,拜托你了。」
「遵命。」
由于负责挡路、拯救人质而分开,包括席雅在内的同伴们都已经在「谒见厅」会合了。
她的女仆装罕见地不仅骯脏还破破烂烂的。想必是历经了一场相当激烈的战斗吧。
虽然衣装污秽,席雅还是行了个完美的礼。她从丽丝那边接过备用的服装、装备和席雅专用的女仆装等等,随后带白雪到其他房间去了。有身为魔术师的她随行的话,要治疗伤口也不成问题。
留在「谒见厅」的我们,再次面向欧尔。
「那么也没时间了,你可以把话一五一十地说清楚吗?」
这不是在比喻也不是在挖苦,如今一大群巨人族非常有可能进攻城镇。
倘若要说我为什么会知道那种事——有个起源于北大陆的著名童话。
内容是这样的:「有一名魔术师开始研究控制巨人族,然而研究出的魔术却只是吸引巨人过来的失败作品。结果身为研究者的魔术师,遭到自己作出的失败魔术而聚集的巨人族活活踩死。魔术师的熟人们目睹那一幕,就将这个魔术当成禁术封印了。」
这是为了传达「做不自量力的事会导致自取灭亡」此一教训的故事。据说在其他大陆也以绘本或童话的形式广为流传。
对于出身于北大陆的人来说,就相当在日本说到《桃太郎》或《浦岛太郎》那种等级的知名故事。
莉莉跟她的同伴们使用了那种童话中所用的禁术。
在发动了禁术之际,我因为身在城内,并没有目击到「犹如鲜血的红色魔法阵」,但是在外头的丽丝她们跟冒险者、士兵们有察看到。
因此冒险者跟士兵们似乎陷入恐慌状态,纷纷大喊:「就跟童话一样,一大群巨人要攻过来了!」不过在丽丝、席雅的喝斥之下,全场安静下来。多亏有由于克莉丝、梅亚跟艾丝大显身手而获释的亚姆,在千钧一发之际避免了混乱场面。
现在士兵们正依照亚姆的指令,前往确认巨人族是不是真朝这边来了。
这段期间内,获释的白狼族前往探索被认为是启动魔法阵地点的地下室。此外为了拯救亚姆的亲生父亲,现任领主托鲁欧•诺尔地•波登•史密斯,也找人前往隔离塔。并将白色士兵们跟大臣那伙人关进地牢里。
如果可以的话,是很想将冒险者和听从欧尔的士兵们也绑起来,但现在是紧急状况,假如做那种事人手会不够,所以还是让他们保持自由状态。
我们为了能够尽可能掌握正确情报,开始审问被逮捕的欧尔。
现在的欧尔手脚遭到束缚,为了以防万一脖子上戴著防止魔术项圈。
「所以说结果莉莉她究竟是何方神圣?为什么想要『双戒』?」
「……我是在就读北大陆的某间贵族学校的时候认识她的。她自称是『预言者』,一次次说中未来的事。所以我就重用她。混帐!谁管她为什么想要『双戒』啊。她说如果能让她拿到戒指就助我登上领主之位。结果就像你们看到的这样。」
「你也真不知道她们在准备禁术?」
「啰唆!那是当然的了!为什么我要做破坏自己领地的行为啊!混帐!混帐!混帐!莉莉那家伙,竟然偏偏用什么禁术!就是这样才不能相信外人啊!」
都已经接受那么多协助,事到如今才来说什么不能相信外人……
但是那并非演技,看他的样子似乎真的不知道关于禁术的事。
「请、请问!」
丽丝向陷入自暴自弃的欧尔提问:
「您刚才是说预言者吗?那个莉莉不会是一名高等精灵吧?」
「她在我面前也不曾拿下面具或兜帽,因此我没观察过她的样貌,所以我不知道。甚至连那家伙的部下,我也是今天才第一次知道她们的存在。」
「这样啊……」
恐怕丽丝是在想「莉莉」会不会是她失踪的亲姊姊「菈菈」吧。
菈菈由于「圣灵的加护」拥有「梦见预言」这种能够预测未来的力量。
使用那种力量,就有可能做出「预言家」的行为。
「抱、抱歉打扰了!」
在审问欧尔的时候,有一名士兵慌忙进入「谒见厅」。
由于他情绪相当不安,在礼貌规矩这方面令人无法称许。但由于他散发出的异样气氛,没有任何人斥责他的行动。
远远就能看出那名士兵汗流浃背,他像在尖叫那样报告:
「刚、刚才监视塔那边来了紧急通知!一群巨人族以这个城市——诺尔地波登为目标进攻中!数量约有一百尊!」
听见报告的所有人都为之诧异,怀疑自己的耳朵。
真的可以说是不幸的消息了。
我曾经遇过比较小型的十公尺巨人族,并与它战斗。
小型的巨人族一尊存在感都那么惊人了,大中小各式各样的巨人族大约一百尊正要进攻城市。从移动速度来看,抵达应该大约需要四小时。
莉莉她们果然是用禁术,把巨人族招来诺尔地了。
就算告诉所有居民敌人来袭,让他们准备逃走,无论如何还是会来不及。
出身于北大陆深刻理解到那件事的人们陆续放弃。
不过再没有比在这里说著「喔,这样啊」然后放弃自己逃走,还要更令人无法理解的PEACEMAKER。
我们军团的理念是「帮助有困难的人、寻求救助的人」。
不能对这个城市的人们弃之不顾。
我们暂且中止审问欧尔,将他关到地牢里。
之后我们在大房间里聚集从其他房间搬来的桌子并在一起,在上头摊开地图。
结束治疗跟换装的白雪、换好了崭新女仆装的席雅也来会合了。
地图跟前世不同,是记载相当简略,水准低下的产品,但光是有就该庆幸了。因为聚集的人数很多,没办法每个人都坐到椅子,所以大家都站著探出身子看地图,踊跃地互相提出意见。
丽丝率先提议:
「将它们引到那个好像很坚固的城墙,连续发射反坦克地雷、铁拳跟自动榴弹,这样应该能将它们彻底打倒吧?」
「如果是那种程度的数量,能够彻底除掉吗?对手是大约一百尊的巨人族。要一次打倒全部是不可能的吧。假设没打到的巨人族有五十尊,它们会投掷手上的质量武器长矛,城市会遭到破坏,想必会出现许多死者吧。」
我予以否定。
接著换席雅提议:
「那在接近城市以前打倒它们呢?」
「可以告诉我们现在靠近的巨人族会走的路线吗?」
她向士兵打听巨人族的路线,并且向对北大陆内陆瞭若指掌的艾丝、白雪父亲库拉和母亲娅丽露,询问便于跟大约一百尊的巨人族战斗的地点,然而因为多是平原跟森林,没有适合迎击的地点。
剩下的就只有雪山跟不见底的深谷而已。
「即使透过埋伏以反坦克地雷打倒相当程度的数量,但还是没办法全部打倒。之后被对方发现,手上的质量武器长矛丢过来就完蛋了。」
纵然用上反坦克地雷或铁拳等武器,也无法拿出一口气让一百尊全军覆没的战果。
结果就是会被幸存的几十尊巨人族给杀了。
「既然地面上的攻击没用,那么从空中攻击如何?虽然我的飞船坏了,但这个城市里总有一两艘飞船吧?」
梅亚提出从空中攻击。
「不行,空中比地面还要危险。只要受到一次攻击就会掉到地上,有可能会导致全军覆没。」
『那么在其他地方施展吸引巨人族的禁术,把它们引到那边如何?』
「根据童话内容的话,听说制作禁术的魔法阵要花上几个月的时间。不过才四个小时根本无计可施喔。」
『这样啊……』
艾丝否定了克莉丝的提议。克莉丝沮丧地垂下了肩膀。
白雪把手放在她的肩膀上,大家的视线集中在白雪身上。
「我从克莉丝的意见中察觉到一件事,根本没有必要将过来的巨人族全数打倒。总而言之不要让它们来城市里就好了吧?既然如此,能不能改变巨人族前往城市的路线呢?」
她的双亲答覆了白雪的提议。
「这次使用的禁忌魔术,是把巨人族引来的东西。对前来的巨人族施加攻击,把其中几尊的敌意引到我们身上倒是没问题……」
「全部的话是不可能的,数量太多了。假设就算能改变行进路线,将敌意引到自己身上的人们也肯定会死。在雪山中想要逃离步伐大小有压倒性差异的巨人,是不可能的事。」
库拉、娅丽露依序说明。
他们两人一口拒绝说不可能,但我在白雪的话语中,看见了一线生机。
(她们使用的魔术只是把巨人族引诱过来,对那群巨人族施加攻击,拉到仇恨就能改变它们的行进路线……)
我双手在胸前交叉,一只手遮著嘴巴盯著地图看。
(巨人族的前进路线、雪山、不见底的深谷,把现在拥有的现代武器组合起来的话……)
「琉特?」
白雪觉得一言不发点著头的我很诡异,便向我搭话。
我从专注的思考中回过神来,发现大家的视线集中在我身上。
在开口之前,我再次描绘想到的作战计画确认没有破绽。
「……搞不好能不给城市带来损害就打倒巨人族。」
为了说明作战计画,我用长木棒指向地图。
「根据说明,巨人族的进攻路线似乎就像这样,是直直冲著诺尔地波登而来。所以我们从森林切入,从这里攻击巨人们吸走注意力,把它们引进深谷前方。」
我用棒子指向深谷前的位置敲了好几下。
「将它们引诱到这里,只要一打信号就刻意引发雪流。让受到引诱的巨人们一口气冲落到谷底。从它们的质量跟山谷的高度来看,肯定能全数消灭吧。」
「……倘若是这个作战计画,搞不好真能在城市不受到损害的状况下,打倒那群巨人。幸好这个时期,附近不会有其他的巨人族经过。但说到底我还是不觉得事情有那么容易。」
库拉举出了几个问题点:
「首先我们要怎样吸引大约一百尊巨人族的注意力?就算全都吸引过来了,要怎样将它们引进山谷并逃离巨人族?虽说是雪原,然而徒步的话,在到达山谷以前就会被追上了。」
「我会使用迫击炮吸引巨人族的注意力。说到迫击炮……呃,简单来说,就是能从远距离在一分钟内连续发射二十次中规模攻击魔术的魔术道具。尽管能用这种魔术道具连续攻击吸引巨人族的注意力,不过我想没办法全部都吸引过来。所以请做好会有少数前往城市的心理准备。接著在吸引过来以后,我打算滑雪逃离巨人族。」
「滑雪(Skiing)?琉特你真是的,这种时候还说什么『喜欢(Suki)』啊。当然我也很喜欢你呀。应该说是爱才对……好痛!」
我忍不住对著双手压著脸颊扭动身体的白雪额头来了一记手刀。
白雪才是,这种紧急时刻在说些什么呀。真的是个傻女孩……当然我也很喜欢白雪你呀,应该说是爱才对——不对啦!
我轻咳一声回到正题。
「所谓的滑雪,指的是在白狼族村落里,孩子们用脚掌贴著板子玩耍的游戏。只要用那个,应该就能在没有障碍物的雪原上逃离巨人。」
跟著是白雪的妈妈娅丽露开口质问:
「为了抑制到最低限度,白狼族会定期刻意引发雪流,因此对于流向进行某种程度技术性的操作并非难事。而且最近这一年半,因为被诺尔地波登的人们等等追著跑,一直都不曾引发,我想足以引发大规模的雪流冲走巨人族。可是现在没有时间去爬山进行设置了喔!」
看来引发雪流的山巅是陡峭的山,即使是魔术师,要在时限之内登山也不可能。果然这个作战办不到吗?
聚集在这里的所有人,为了如何制造出雪流议论纷纷。
「尽可能聚集这里所有的魔术师,用魔术制造出雪流如何?」
这是亚姆的提议。当然遭到了驳回。
光凭这个城市所有的魔术师,想用人工制造出能够冲走一百尊巨人族那种程度的雪流,是不可能的。
「放弃雪流,把巨人族引到山谷,只要我们过桥,巨人族就会跟上来结果掉下去吧?」
这是丽丝的提议。不过听说巨人族也有某种程度的判断能力。
白狼族那边的人表示,巨人族不会做那种自己跳下谷底的行为。的确我在射附加型榴弹的时候,它用没拿矛的手进行了防御。
我一面听取那样的意见,一面继续凝视地图。
多亏如此,我浮现了一个点子。
「……那能不能透过爆发给予冲击,引发来自邻近高山的雪流呢?」
前世我还在地球的时候,曾经在电视上看过雪流——雪崩的特辑。
透过在积雪不多的时候刻意引发雪崩来抑止损害。
那时要引发雪崩之际使用了爆裂物。
我回想起那件事提出意见。
「确实……不,可是如果要做,要是不能爆破距离这里大约前方一公里,而且只是某一个点的话,就没办法引发从理想方向让巨人族冲走的雪流了喔。」
纵然库拉在考虑过后提示追加条件,不过只有那些条件的话就没问题。
我们有能够化奇迹为可能的狙击手克莉丝在。
「克莉丝,能办到吗?」
『是的!没问题!交给我吧!』
克莉丝喘著粗气亮出迷你黑板。
这下子总算有希望了。
我们互相讨论起执行作战的任务分配。
吸引巨人族注意力的工作,是要能使用迫击炮跟会滑雪的人才,由我跟白雪负责。我前世在地球上,还是小朋友的时候有过滑雪的经验。
白雪因为运动神经优秀,只要稍加练习就没问题了吧。她本人也是这样主张的,最糟的状况下,只要我抱著她逃跑就行。
雪崩则由克莉丝跟其他白狼族的年轻男性们负责。
只要我一打暗号,她就会从约一公里外用含魔石的炸裂弹给予震动引发雪崩。如果她没能成功制造雪崩,我跟白雪应该会被巨人族给杀了吧。
然而无法想像克莉丝会失败,所以担心也只是白费力气。
丽丝、席雅跟梅亚则随冒险者一起,前往城市对抗巨人族。
不知为何诺尔地波登的冒险者们都很顺从丽丝和席雅,想必他们会乖乖听话吧。
剩下的亚姆、艾丝、白雪父母、白狼族人跟士兵们,就负责带一般市民前往地下道避难。
「虽然曾经被囚禁在地牢,或是曾经和各位战斗过,但为了保护城市跟人们,大家一起加油吧!」
听见我的吆喝声,聚集在房间里的大家一齐干劲十足的应和。
就这样定好分配的任务后,大家便迅速展开行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