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军武宅转生魔法世界,靠现代武器开军队后宫!?
  4. 第七卷
  5. 第三章 红色禁术
  6. 繁体版

第三章 红色禁术
2017-09-06 20:50:12

		

如同事前说好的,丽丝跟席雅站在门前挡住后续的敌人。
我、克莉丝、梅亚跟艾丝则在这段期间闯入城堡里,为了夺回遭囚禁的亚姆、白狼族人跟白雪。
理应镇守城堡的士兵们为了护卫白雪的处决,几乎全都出城了。
所以起初没感觉到有人的气息,但当我们追在被带走的白雪后头跑,那些白色士兵便在路上埋伏。
彷佛在表示这次一定不会让我们逃走那样的意志,一条笔直的通道上,前后都被人塞住了。
前方有十五人,后方也有十五人。
是没有窗户,也没有通向房间的门扉,一条笔直道路的走廊上。
毕竟是城堡里,对方拥有地利之便。看样子是我们被引进来了。
对方似乎感觉已经赢了,金属制的手指互相摩擦发出「喀嚓喀嚓」的声音。
我方的人数是四人。
敌方的近战士兵有三十人。
况且敌方所有人都是魔术师,再加上对方已经破解我方的攻击方式。实际上即使在飞船袭击或白狼族村落的突袭中,他们也躲过了AK四七的子弹。
在这种无论数量或是水准,对方都占绝对优势的状况当中。能够理解敌人为何一脸胜券在握的样子。
——然而这种状况,也在我们的意料之中。
「梅亚,把前锋型给克莉丝。」
「收到了,琉特大人!」
梅亚把手上一直拿著的前锋型霰弹枪交给克莉丝。
相对的,克莉丝把手上的德拉古诺夫狙击步枪(SVD)小心地交给梅亚。
他们以为将我们逼到绝路,然而从头就完全中了陷阱的其实是白色士兵们那边。我把自己的AK四七靠在肩上。
我面向前方,克莉丝则是面向后方举起了前锋型霰弹枪。
白色士兵们似是为了回避AK四七,放低身子以魔力著重强化视觉。三名白色士兵自前方开始奔跑。
敌人透过魔力辅助的脚力,用像风一样快的速度进行突击。
就算被打中,但若是面对「点状」的射击,对方想必有自信躲掉吧。
我露出虎牙灿笑,扣下前锋型霰弹枪的扳机!
「!」
朝这边突击的三人或是蹲下或是侧身企图回避——不过他们却躲不过发射出去的二十支箭,或者说飞镖而中弹。
他们三人的手脚或肢体等处都中了飞镖。飞镖突破铠甲,令敌方魔术师受伤。惊讶感在白色士兵之间扩散开来。
Shotgun,称之为霰弹枪。
一如其名根据种类不同,能够发射从数发至数百发不等的铅珠。
由于发射霰弹时会大范围散播许多流弹,在近距离——尤其是在狭窄的室内更能发挥其威力,应该可说是最适合这次战斗的枪械吧。
况且现在所装填的霰弹枪弹,是称为箭形弹(Flechette)的特殊子弹。
原本是在越战时期美军采用的铁制箭形弹(现在用的是以魔术液体金属制成的东西)。
箭矢的重量为零点五克左右,直径为一公厘,长度为二点七公分。
在用一〇五公厘榴弹炮发射的情况下,一次可以射出五千六百支箭。
以霰弹枪的霰弹枪弹而言,大约是二十到二十五支左右。
「克莉丝!我想赶快追上白雪,赶紧打倒这些家伙吧!」
克莉丝听见我的话点点头。
她也对著堵在后方的敌人扣下前锋型霰弹枪的扳机。
白色士兵猛然做出盾牌试图防守,但连盾牌都能够贯通的箭矢刺进铠甲。
其以拥有连钢制头盔都能轻易贯穿的威力为傲。
骤然做出的盾牌,或白色士兵所装备冶金技术低下的异世界制铠甲,那种程度根本不足挂齿。
他们为了不让我们逃走、成为瓮中鳖,将我们引到只有一条路的走廊上。不过,看样子鳖似乎是指那些白色士兵。
我们毫不留情地对著眼前的白色士兵扣下扳机。
他们一明白盾牌防不住,就踹走廊的墙壁想用立体动作回避箭形弹。然而前锋型霰弹枪并不允许那种事发生。
哒!哒!哒!哒!哒!哒!
飞镖状的箭矢节奏明快地发射出去。
尽管白色士兵们用肉体强化术辅助身体,企图用三次元的运动躲避,但是弹鼓的一半是六发乘以二十——想要彻底躲开总计一百二十发的箭形弹是不可能的。
我已经开了一枪,作为弹匣的弹鼓里还有五发,亦即一百支箭,我毫不犹豫地继续扣动扳机。
「呜嘎啊啊!」
由于遭到袭击,我第一次听见白色士兵们的声音。在狭窄的走廊上跟霰弹枪为敌,可以消除气息或魔术的流向这些优点没有任何意义。
向来让我们吃尽苦头的白色士兵们,每当我扣动扳机便滑稽地接连倒下。
有人是脚部、有人是手臂、有人是胸部遭到贯穿,也有想要逃跑因此背部中箭的人。
不到三分钟的时间,前后夹击的三十名士兵就全军覆没。
我跟克莉丝为了安全起见,把空掉的弹匣换上新的。
前锋型霰弹枪的弱点在于弹鼓要装填很麻烦。外观像是放大版的转轮手枪,不过无法侧开弹匣。因此在开枪过后,必须一发一发手动退出空了的霰弹枪弹,把新的放进去。
持续进行更换霰弹枪弹的动作时,我低声说道:
「效果超乎想像的好。没想到这么容易就能打倒那些白色士兵们。」
「这是理所当然的结果呀!因为是琉特大人您制作的!」
梅亚接过新的霰弹枪弹装进去。
这次把殿后的工作交给能够孤军奋战的丽丝。因此才让梅亚拿著前锋型霰弹枪的霰弹枪弹。
梅亚平常没什么机会出现在战场上,所以当用于实战的枪械在她面前展现实力之际,她便有些兴奋地喘起粗气大力夸奖。
我露出一记敷衍的假笑,应付掉她的赞美。
「那么艾丝,哪边留有白雪的气味?」
「右边。不过左边传来亚姆大人跟白狼族众人的气味。」
我们遭到夹击的走廊尽头分成左右两边。看状况似乎是白雪往右,往左拐则是通到亚姆跟其他白狼族人所在的地点。
我们依照事前说好的,在这里暂且分开。
我为了拯救白雪,追著她后头跑。
梅亚除了搬运霰弹枪弹,假如遭囚禁的人们中有伤患或病患在,她可以用魔术治疗,因此便让她一起来。
艾丝是为了负责带我们前往囚禁亚姆和白狼族的地点,克莉丝则是随行担任她们俩的护卫。
艾丝跟梅亚几乎没有战斗力,所以战斗人员实质上只有克莉丝一人。
「我去追白雪。克莉丝、梅亚跟艾丝,你们去解救亚姆和白狼族人。」
『知道了!』
「请交给我吧,琉特大人!我梅亚•多拉桂肯定会救出他们给您看!」
「琉特你也要当心点。」
我举起手向右拐,火力全开一路狂奔。
途中我转了一次头,只见克莉丝她们也和我一样正在狂奔。
我一边移动,一边给备用武器「H&K USP(九公厘型号)」的弹匣换上特殊子弹。
▼
——稍微回溯一下时间。
「咳!咳!」
每当丽丝一咳,石板路上就会喷溅出鲜血。
尽管她立刻将PKM当盾,再以盾牌进行防御,然而她受到无法马上站起来的伤害。
琵拉娘突然之间用上跟刚才显然有天壤之别的力量。
她得意洋洋地俯瞰吐血的丽丝。
「咯咯!吓到了吗?刚刚我也说过了,我的身体是会蓄积魔力的特殊体质呢。不过梅丽莎大姊做的药,可以让蓄积的魔力强制涌出。但缺点是药得花上一段时间才会生效呢。」
「药?没看见你使用那种东西的动作……」
为了琵拉娘一有可疑动作就能立刻开枪,丽丝一直用枪口对著琵拉娘,持续将手指搭在扳机上。她应该没空档吃药才是。
琵拉娘也许是受到药物的影响,她用超越以往的高昂情绪揭露自己玩的把戏。
「你还不懂吗?在我的脚稀巴烂,做出苦闷举止的时候,我就吞了塞在臼齿里的药喔!之后开口说话是为了争取让药生效的时间!」
她在眼白染成红色的状态下,露出让人怀疑嘴角是否裂开到耳边那样的笑容。宛如野兽在猎物面前龇牙咧嘴那般。
「在对魔术师的战斗中,没有人是我的对手!我的攻击速度太过迅速,对方没有时间吟唱魔术!如果不到中级的程度,我不会受半点伤,即使是致命伤我也能立刻治好!我用这种力量无数次击垮冲著姊姊大人或我们来的魔术师们!就像这样子呢!」
「!」
丽丝在琵拉娘话说完以前就感受到有危机,身体反射性地倒在地面上。琵拉娘的拳头已经击毁丽丝刚刚站著的地方。她在倒地之余拔出备用武器「H&K USP(九公厘型号)」开枪。
「咯咯!看起来就像是静止的呢!」
琵拉娘别说是回避,她空手就抓住了飞向自身的弹头。这是由于她的体能得到爆发性的提升才能办到的绝技。
跟著她就这样轻而易举地抓住举著USP的丽丝脖子。
尽管娇小,但琵拉娘把一名女性有如拔杂草那样,用单手就举了起来。
「呜……!」
「抱歉、抱歉,你很难过吗?我在这种状态下,会比起平时更难拿捏力道。好几次我像这样抓起魔术师的时候,就把抓住的地方给掐断了。」
虽然并非对她的话语有所反应,但由于相当难受,因此丽丝试图想剥开她掐住喉咙的手,但对方却是一动也不动——尽管丽丝有用肉体强化术进行辅助。
「……不过连痛苦的表情都很可爱,真是太狡猾了。肌肤也很细腻让人爱不释手,明明个头娇小胸部却大得不得了。可爱的脸蛋、苗条的体型,还是有专属亲卫女仆的有钱人。是打从出生时就得到父母跟周遭人的爱,在细心的呵护之下长大的吧……以前的我想要的东西你全都有。简直跟我完全相反。」
琵拉娘的眼中蕴含著危险的光芒。
「不仅仅是你,刚才差点被处决的兽人族跟来救人的同伴们也都长得很可爱呢……」
「咕!」
「反正已经决定要杀掉所有人了。就用我的手杀了你们也没关系吧?」
她在掐著脖子的手指上更加出力。丽丝也挣扎著想要设法逃离,但是琵拉娘却连指尖都纹丝不动。想使劲逃离也是不可能的事。
「把你的手从大小姐身上拿开!」
也许是先前晕过去了,遭琵拉娘揍飞的席雅终于现身。
虽说伤口治好了,但头上还是黏著血渍,女仆装破烂污损。右手还握著枪盒。
尽管她看起来一副很痛的模样,但她的眼中此时正燃烧著熊熊怒火。
「咯咯!咯咯咯咯咯咯!你终于清醒了吗?女仆!登场得还真是慢呢!在你睡著的期间,我跟你家大小姐打了一场喔!结果就是你看到的这样!」
琵拉娘愉快地笑著,把丽丝像狩猎到的战利品那样亮出来。
平时不会显露出情感的席雅,罕见地情绪激昂。
「你这混帐啊啊啊!」
「不甘心吗?不然你就用那个什么『攻守合一的最强武器』,把你重要的大小姐抢回去给我看啊!」
「席、席雅……」
丽丝似乎是受不了那种痛苦,手缓缓地滑落。
「咯咯!你看,不快点救的话,大小姐就要死了……咕嘎!」
琵拉娘左右摇晃丽丝挑衅席雅,但话说到一半就中断了。是本以为已经失去力气的丽丝呼了她一巴掌。
光是那样还不至于造成什么伤害,说到一半的话也不会中断。
然而现在琵拉娘的眼睛、鼻子跟口腔都被抹上、充斥著刺激物质胡椒。
琵拉娘反射性地松开了抓著丽丝的手来掩面。眼睛跟鼻子的生理现象使她眼泪跟鼻水直流,甚至还打起喷嚏。
「为什么?啾,会带著那么大量的……哈啾!胡椒这种东西?那是不可能的吧!哈啾!」
「咳,这是身为新娘的,咳,基本功。况且我想光是手枪,应该不足以让你松手吧。」
丽丝在连连咳嗽之余,老实地回答她。
方才丽丝的手滑落并不是失去力气。而是为了告诉席雅她要从「无限收纳」里拿出胡椒制造空档。
善于察言观色的女仆,随即用上肉体强化术辅助身体。向琵拉娘展开突击。她压下提把的开关,用双手握紧从侧面冒出刀刃的枪盒。
接著一举成功地把刀刃插进由于喷嚏、鼻水和眼泪而毫无防备的琵拉娘的腹部。然而尽管腹部插进刀刃,琵拉娘仍旧露出胜券在握的笑容抓住席雅的手臂。
「咯咯!你失误了呢!小小刀刃对如今的我来说根本毫无意义!一眨眼就治好了!我说过吧,这种玩具是无法打倒我的!」
「在下才是已经说过了。枪盒正是『攻守合一的最强武器』。」
席雅以冰冷的双眼毫不犹豫地再次按下枪盒的开关。
「噗!」
琵拉娘忽然吐血,不知为何内脏在转瞬间变得支离破碎。
她并不知道。
现在刺进她腹部的刀,是连熊跟鲨鱼都能杀掉的「wasp knife」——称之为「黄蜂刀」的穷凶极恶之物。
如同字面上犹如黄蜂一刺,在刀柄的部分装进高压气体(二氧化碳气罐。以魔术代替),只要按下开关,就会从刀刃上接近刃尖的喷发口一口气喷射出去,是藉此破坏刺入的内脏或对象物的可怕刀子。
一般的枪盒自然不会装备如此凶残的刀。而席雅拿在手上的只不过是「像枪盒」的某种东西。
无论能够释放多少蓄积的魔力在一瞬间治好刀刃造成的刺伤,但现在的琵拉娘也不可能立即恢复粉碎的内脏。
「咕呜呜呜……!」
超乎想像的剧痛让她压著腹部痛苦不已,倒在冰冷的石板上。嘴巴一张一合地动著,活像只被冲上岸的鱼。眼中流出有别于因胡椒,而是由于其他因素而流下的泪水。
比起躺倒的石板更加冰冷的现实出现在她的视野当中。
丽丝手上拿著本应遭到破坏的PKM。
此外夺走她注意力的,是丽丝眼睛的颜色。
「高等……精灵……?」
在因为丽丝的胡椒攻击松手之际,琵拉娘的指尖弄碎了改变眼睛颜色的坠子。她一直误以为丽丝只是个普通的精灵。
「跟姊姊大人一样……竟然是高等精灵……」
琵拉娘露出惊愕的表情,用只有自己听得见的声音嘀咕。
丽丝金色的长发飘飘,一对绿色双眼手拿PKM英气十足的身影,令她不由得看得入迷。
神圣的丽丝让她仅有一秒,连自己内脏受损的疼痛都拋在脑后。
「这下子就结束了……射击!」
丽丝没有半点迟疑扣下扳机。
枪口发出让人想摀住耳朵的噪音与无数颗弹头。
「!」
琵拉娘忽视内脏的疼痛,挺起上半身进行防御。她将蓄积的魔力全都倾注于防御与治疗上。即使相隔一段距离也能感受到她的肌肉膨胀,正在注入所有魔力。
每当子弹碰到身体削去骨肉皮肤之际就用魔力治疗。由于内脏的疼痛与修复,以及治疗子弹造成的伤口,让她没有余力逃跑。
只要琵拉娘稍不注意,狂刮的子弹风暴就会让自己的肉体变成七零八落的肉块。她咬紧牙根熬过以为有永远那么长的时间,但实际上不过几秒子弹就不射了。刚才还能强力恢复琵拉娘身体的魔力,因为要防御子弹跟治疗全身,不一会儿就见底了。丽丝旋即察觉那件事,放慢了手上的动作。
当致死的风暴过去后,琵拉娘无力地垂下双手。她身上浮现的暗红色刺青消失,双眼也回复到平时的状态。
现在的她已经没有残留反抗的体力与魔力了。琵拉娘用遍体鳞伤的状态就这么在石板上一屁股坐下,带著怨恨的眼神瞪著丽丝口吐怨言。
「真是奸诈……长得可爱又这么强,这根本犯规嘛。王八蛋……」
突破了极限的她,失去了意识倒下。
「先不论我是否可爱,但我对于自己身处幸运的环境有所自觉。不过那并不代表我没有烦恼或是不会羡慕他人。尤其是优秀的姊姊跟妹妹,经常会让我感到自卑。对琵拉娘小姐来说,也许那些只是微不足道的烦恼……」
不过,她继续说下去:
「我也有很重视的人们。我绝不允许有人要加害那些人。即使对手是天神,我也会扣下PKM的扳机。绝对会。」
丽丝俯视已经失去了意识的琵拉娘如此笃定地说。
她的那些自言自语中蕴含著比子弹更加坚固的意志。
▼
我跟克莉丝、梅亚与艾丝分开后,仍旧持续用全速奔跑。
中途还有剩余的白色士兵或亲卫兵挡路,我则用前锋型霰弹枪或AK四七令他们无力还击。我向无法还击的士兵们数次询问过白雪的下落以后,终于追上了她。
白雪被带去的地方,是「谒见厅」。
一踏进「谒见厅」便瞧见在红地毯的前方,高了约三阶的位置上有领主宝座。不过现在没有任何人坐在上面。
欧尔跟一名看上去像是他亲信大臣的人物,还有一名用锐利指尖掐著人质白雪脖子的白色士兵站立著。
「琉特!你来救我了啊!我好高兴!」
白雪发出令人怀疑她有没有身为人质自觉那样开朗的声音,为了我来救她而单纯地感到开心。
欧尔对于那样的她发出不耐烦的声音说:
「你这丫头给我闭嘴!你是想现在马上被宰掉吗!」
那充血的双眼这次则是向著这边。
「没想到竟能穿越刑场的警戒网,打倒安排在城堡里的秘密士兵队……混帐!每个家伙都是废物!」
「既然你掌握现状,那么应该很明白吧?是你输了,你就死心放了白雪吧。」
「欧、欧尔大人……」
像是亲信大臣的人物用请求的目光望著欧尔。
他的眼中诉说著想要在此老实认输,让我们饶他们一命。
可是欧尔他——
「住嘴!住嘴、住嘴!我还没输!我们这边还有人质!要是不希望这个女的被杀,就先放下你手上拿著的武器!」
「…………」
「动作快!要我带这女人一起上路也可以喔!」
我把手上拿的前锋型霰弹枪和AK四七放在脚边。
「不是那里!把它们给我踢远一点!」
「光是前锋型霰弹枪就有好几公斤的重量,怎么可能踢远。那离得远一点可以吗?」
我放下前锋型霰弹枪跟AK四七离开,更加缩短与白雪之间的距离。
「不准再靠近了!」
毕竟都接到欧尔停止的指令了,我便不反抗乖乖听话。
白雪、前锋型霰弹枪跟AK四七,如今都处于我即使用上肉体强化术也无法一口气到达的距离。不过那样就好,因为那样就能诱使对手松懈下来。
一如所料,因为我放下武器,欧尔重新找回从容。
「很好、很好!看样子人质有用呢。居然比起自己更担心女人的人身安全,不愧是会娶畜生为妻的人。」
他的一席话让我怒上心头。
居然说白雪是畜生?我要把他的脸揍到变形!
欧尔得寸进尺提出要求。
「接下来把白狼族夫妇给你的『双戒』交给我吧!」
「……那枚戒指是值得你那么固执的东西吗?老实说看上去就只是个平凡的戒指。」
「别啰唆,快给我!你该不会是藏在哪里了吧!」
「…………」
我从挂在脖子上的袋子里取出戒指。
「就是那个!是那枚戒指!快点拿过来这里!」
欧尔语气兴奋地说道。
跟刚才不一样,我没有立刻言听计从。
「用白雪来交换。你先放了她。」
「你有资格跟我谈判吗?」
「不然我就破坏掉这枚戒指。这样好吗?」
「你要让我说多少次!快把戒指给我!你以为杀掉这女人就没有人质,所以我不会对她出手吧。人质不仅仅可以用来杀,也能把她搞到痛不欲生喔。就先割下这女人一边的耳朵吧!」
用指尖掐著白雪的白色士兵,配合欧尔的话语挥动手臂取出刀剑。
看样子是没有谈判的余地了。
丽丝跟席雅死守在门口抵挡追兵。
克莉丝、梅亚跟艾丝光是要救亚姆和白狼族人就已经分身乏术了吧。有人刚好赶来帮忙的可能性很低。
非得凭我的一己之力把白雪……我最爱的妻子拯救出来不可。
「……白雪,你现在也还相信我吗?」
「跟现在什么的没有关系,我一直都相信琉特你喔!那有什么问题吗?」
白雪用「松开物品就会掉到地上」、「即使夜晚来临太阳还是会升起」、「那是理所当然的事为何要问?」那样的态度回应我。
她没有一丝一毫动摇的信赖让我忍不住微微苦笑。
眼见我们这样的互动,欧尔情绪激动地说:
「喂,我说你!打算要干嘛!你给我轻举妄动试试看!别说是耳朵,我连她的头都割下来喔!你不想要这女人的性命了吗?」
「你冷静一点,我会把戒指给你的!拿去。」
叮!
我用拇指把戒指弹向欧尔他们。
他们的视线自然便集中在凌空划出一条大大弧线的戒指上。
就在连神明都被夺走注意力的那一瞬间——我如同练习,以迅速且准确的动作,拔出挂在腰上的备用武器自动手枪「H&K USP(九公厘型号)」开枪!
这是我投胎转世到这个异世界,做出「S&W M一〇」转轮手枪,从孩提时代起就反覆练习的快射。
我用快到会让人误以为把白雪当人质的白色士兵,其肩膀、手臂跟腹部的三发枪声是同时响起的那种速度射击。
「呀啊啊!」
白色士兵由于精神集中在弹出的戒指上头,不晓得自身发生了什么事。突如其来的剧痛,使得头盔里传出惨叫声。
「白雪!快趁现在!」
「琉特!」
白雪因为双脚之间用系有锁链,跑步的速度相当缓慢。
在一旁的欧尔与像是大臣的亲信伸出手,但——
「呀!」
「嘎!」
他们两人都按著肩膀蹲下。是我用USP开了枪。
「琉特!我相信你会来救我的喔!」
排除掉想要碍事的人,我紧紧抱住奔跑过来的白雪。
我超过十天没感受到她的体温了。
把白雪当人质的白色士兵不知为何没制造盾牌,话虽如此但他也防不住「H&K USP(九公厘型号)」吧。
在追上白雪以前,我在USP的弹匣里换上特殊弹「KTW弹」,是绰号叫「警官杀手」的手枪用穿甲弹。由于在飞船遭到攻击那时,白色士兵弹开了九公厘弹,为了以防万一就换上了。
如果是KTW弹,就算是手枪的九公厘弹也拥有能贯穿警察防弹背心的水准。光是异世界铠甲的级别毫无问题能够突破,真不愧是「警官杀手」。
就算白色士兵紧急张开盾牌,也会遭到贯穿吧。
多亏如此顺利救出了成为人质的白雪。有制作KTW弹真是太好了。不过我跟白雪并没有相拥很久,很快地就分开了。
她似乎有所不满,但我没有理睬,而是拿出类似黏土的东西交给她。
白雪也察觉到我的意图,于是立即把黏土覆盖在脖子戴的防止魔术项圈上。
防止魔术项圈有三种功能。
一——在权限者肉眼可见的范围内,能让项圈缩紧使人窒息。
二——能够把握戴项圈之人的位置情报。
三——若想强行拿掉项圈,就会因为施加在项圈上的魔术使得穿戴者死亡。
这种像黏土的东西可以封住第一种能力。
是从前克莉丝的母亲榭拉丝•盖特•布莱德夫人被囚禁在高塔之际使用过的物品。效果已经获得了实证。
我在白雪动作的期间,进一步对著痛苦的白色士兵开枪。子弹贯穿白色士兵的铠甲,令他们感到剧痛。士兵无法承受痛苦而失去了意识。
像是亲信的大臣,或许是不习惯承受疼痛,因此一射穿肩膀,人就立刻昏倒了。
这下子剩下的只有欧尔了——
「这就是『双戒』。实在太棒了。是做过精致纤细加工的戒指呢。」
不,不仅是他。不知何时出现一身黑的人物,捡起掉落的「双戒」看得入神。
我自然是立刻用USP的枪口指著那个人。但早在我开口前,欧尔便大吼道:
「莉莉!你在做什么?现在戒指什么的根本无所谓!快点打倒他们!保护我!」
「请恕我拒绝。因为欧尔大人您不是说过吗?『就让他们负责护卫我』,然后我应该回答『就那样安排了』对吧?」
也许是因为未曾目睹USP的威力,一身黑的女性当我不存在,心情愉快地玩弄著手掌中的戒指。
那种态度使得欧尔的情绪更加激动。
「你还搞不清楚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了吗!再这样下去我们的计画会失败呀!快点杀掉那些混帐!保护我!」
「『我们的计画』吗……您是不是搞错什么了?我打从一开始应该就是为了得到『双戒』而跟您合作的。」
莉莉的话让欧尔显而易见地脸色铁青。
「你、你可不要说忘记只要帮你拿到戒指,就会让我坐上领主之位的约定了啊!」
「欧尔大人您才忘记了吗?我应该是答应为了拿到戒指,『会提供让您坐上领主之位的支援当作代价』喔!我想应该已经充分提供当作代价的支援了。错应该出在都已经做了那么多准备工作,还没能坐上北大陆乡下贵族领主之位的人身上吧?」
遭到本应是协助者的女人嘲笑,欧尔的脸色由铁青变成红通通。我也终于了解到这次事件真正的幕后黑手是谁。
「莉莉!你这混蛋!混蛋!从一开始就只是打算利用我吧!」
欧尔似乎也发现了,他情绪激昂地口沫横飞大声怒吼。即使对方所有的敌意都冲自己而来,莉莉也不见半分惧色。
我透过眼神接触告诉处理完防止魔术项圈的白雪,要她把身后的前锋型霰弹枪跟AK四七拿过来。做完指示以后我重新举起USP,介入他们两人。
「可以请两位日后再打情骂俏吗?不好意思我这边可没打算把戒指交给你。不想跟他们受到同样伤害的话,就老实地把戒指放在地上举起手来。」
「…………」
莉莉第一次看向我。尽管戴著完全没有透气孔的面具,但我清楚理解到有强烈的敌意朝著这边来。虽然我们互为敌人,但对方投以如此强烈敌意的原因,实在让人摸不著头脑。
当然我是第一次见到莉莉这号人物。
「我没打算跟你交涉,应该说请你别跟我搭话,会让人心情变差。」
「……这样啊。那么比起口头,还是用行动来表态吧!」
虽然对女性开枪令人内疚,但也不能让人逃走,我瞄准脚部射击。
「休想得逞是也!」
「什——!」
从莉莉身后溜出一个小小的人影。
她从头到脚不输莉莉,用黑色装束把身体全都包住,唯一露出来的只有眼睛、猫耳跟分岔成两条的尾巴而已。尽管整张脸几乎都用布料盖住了。但从声音、体型、耳朵跟尾巴能够很快辨别出她是一名兽人族的少女。
当她伸出手,那名少女的影子就开始舞动制造出墙壁。
纵然KTW弹打中影墙,却没有发出贯穿或弹开的声响,就像是遭到吞噬那样消失了。
「只要有不才在,就休想碰姊姊大人一根手指头是也!」
由于一身黑的服装,加上「不才」跟句尾的「是也」,明明是异世界,但这名少女看上去完全是个忍者。
莉莉语气温柔地摸摸忍者少女的头。
「妮妮,谢谢你保护我。」
「能得到姊姊大人的称赞,不才十分开心是也!」
忍者少女妮妮分岔成两条的猫咪尾巴开心地摇摆。
「那也差不多该走了吧。这里已经没用了。」
「是也!」
「——!」
虽说她们俩不合时宜的温馨互动,让人目瞪口呆看得出神,但我没打算让她们轻易逃跑。我再次举起USP,毫不客气地射出所有子弹。
但是跟刚才一样,名叫妮妮的少女影子舞动,让弹头全都无声地消失在黑暗深处。
「琉特,让你久等了!」
由于防止魔术项圈的关系用不了魔术,费了一番工夫才回收AK四七跟前锋型霰弹枪的白雪回来了。
我举起她搬来的前锋型霰弹枪,白雪则是举起AK四七。
我们同时开枪!
装填在鼓式弹匣中十二乘以二十发的箭形弹,合计两百四十发在三秒内打完。
白雪也忍著AK四七的后座力,同样打完了一个弹匣,三十发的7.62×39公厘子弹。
但尽管两人合力射出合计两百七十发的致死性攻击,却没能伤到莉莉跟妮妮分毫。所有的子弹都被舞动的影子给吞没了。
妮妮洋洋得意地说道:
「没用的是也!那种程度的攻击,无法击破不才的『舞影(Dance Shadow)』喔。」
连那些白色士兵们都能压制的箭形弹,居然没能让她们受半点伤,著实令人吃惊。因为我不是魔术师所以不明白详情,不过竟然有这么厉害的魔术吗……
莉莉语带烦厌地向我提问:
「你们玩够了吧。我们也非常忙,没空再继续理睬你们。要拿的东西到手了,那我们也差不多该告辞了呢。」
「喂,站住!你们是真的打算对我弃之不顾吗!」
这次轮到欧尔要挽留莉莉她们。
「至今你们不是把我当成领主尽力协助吗!为何如此轻易地就对我弃之不顾?」
「……您说得确实没错。」
「那就——!」
「这也算是我的一点慈悲。就让您跟最喜欢的领地同归于尽吧。」
莉莉打了个响指。
与此同时,城堡剧烈摇晃,强大的魔力即使不是魔术师的我都能感受到。
「梅丽莎,时间抓得好。幸好耍帅没有变成耍蠢。」
「莉莉,你这混蛋!到底做了什么?」
「呵呵,你马上就会知道了。那么也该去迎接外头的琵拉娘了吧,妮妮。」
「是也!」
妮妮从怀中取出一颗棒球大小的球往地上砸。
顿时响起有如爆竹的声响,球体破裂后冒出的白烟包围我们,夺走了视野。
竟然会放烟雾,这少女也太像忍者了!
等到烟雾散去,莉莉跟妮妮名副其实地像一阵烟那样消失了。
▼
战斗结束以后,丽丝的视线投向全然愣住,只能一个劲儿注视自己与琵拉娘之战的冒险者与士兵们。
「噫!」
手持武器者依丽丝望向他们的顺序,发出短促的尖叫声后松手,显示自己没有反抗之意。丽丝等人能够打倒非比寻常的琵拉娘,事到如今没有任何一个人敢挑战她们。
丽丝为了以防万一,对席雅说话时仍手持PKM。
「总之当初的目的——负责殿后似乎是成功了呢。」
「实在相当抱歉。这次扯了大小姐您的后腿……」
「你在说什么呢?要是没有你停下琵拉娘小姐的动作,PKM的扫射也会被她躲掉的。你绝对没有扯什么后腿喔。」
丽丝用温柔的口气对道歉的席雅说。实际上如果没有席雅的协助,要打倒琵拉娘想必会很困难吧。
可是席雅还是无法接受,她提出意见。
「感谢您。不过这次的事让在下深切感受到自己还不够成熟。为了今后能够保护大小姐跟夫人们,在下希望能够更加精进。眼下在下首先想向少爷提议制作新的枪盒,若是可以,希望大小姐您能美言几句,能麻烦您吗?」
「席雅……你还打算继续强化枪盒吗?」
席雅对枪盒的喜爱,令丽丝无语地发出叹息。
在席雅回答前,先出现了异常状况。
发生了有如地震般的摇晃。能感受到有来自地面强大的魔力流动。并且出现了肉眼可见,大到足以覆盖一整个城堡,宛如鲜血一般殷红的魔法阵。
虽然是在场的丽丝、席雅、冒险者跟士兵们第一次见到的魔法阵,但他们随即便了解到其拥有怎样的力量。
「琵拉娘姊姊大人!你振作点是也!」
「没想到解放状态的琵拉娘居然会输,而且还伤得这么重。」
「…………」
听见声音一回头,只见琵拉娘的周遭不知何时聚集了三个人影。
身穿舞者风服装,额头有角的魔人族,不在意脏污跪在地面上,确认琵拉娘的情形。由于伤势严重,她的眼神中蕴含著悲切跟愤怒。
个头最小的兽人族透过覆面黑布注视的双眼含著泪,拚命地开口跟琵拉娘说话。
最后一个人则是一副从头到脚完全隐藏身影的装扮。
她跟其他两人不同,隔著连目视的孔洞都没有的面具一直凝望丽丝和席雅。丽丝总觉得她尤其在注视著自己。
在对她们开口前,额头上长角的魔人族女性跟兽人族少女,便用闪著超越敌意,已经是杀意的目光向著这边。
「竟敢将我的妹妹……绝对饶不了你们。」
「接下来换不才等人当你们的对手是也!」
对她们的杀意做出反应,丽丝跟席雅反射性地举起PKM与枪盒。
然而没有发生战斗。
在她们两人背后一身黑的女性,把左右手各放在她们的肩上。脸靠近两人的耳边低声说了些什么。接著她们俩不甘心地咬紧牙根,解除备战姿势。
「姊姊大人说得对,首要之务是治疗琵拉娘。再说反正诺尔地波登整个城镇马上就要毁灭了。用不著我们下手。」
「启动那个魔法阵的是你们吧!岂有此理!」
「哼,正是。你们就尽量死命挣扎吧。假如能奇迹似的活下来,下次我再跟你们打吧。妮妮。」
「是也!」
兽人族少女回应过后,就将手掌贴在地面上。影子像是生物那样动了起来。
尽管不知道她在做什么,但为了不让人逃走,丽丝瞄准脚部扣下PKM的扳机。席雅也跟著她发射了九公厘弹。
不过影子迅速吞没了她们。子弹以空虚地击碎石板作结。
包含琵拉娘在内四名女性的身影一瞬间便消失无踪。
丽丝、席雅不敢疏忽警戒著周遭,但看样子并没有要发动突袭。
解除紧张感之后,席雅问道:
「大小姐……请问接下来如何是好?」
「这还用说嘛。我们立刻前往琉特先生的身边吧。现在不是争吵的时候了。」
毕竟——她接著说:
「一群巨人族马上就要大举蜂拥而至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