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军武宅转生魔法世界,靠现代武器开军队后宫!?
  4. 第七卷
  5. 第二章 处决
  6. 繁体版

第二章 处决
2017-09-06 20:50:12

		

在公告了白雪处刑日期的十天后,迎来了那一天。
好几道走下通往地牢阶梯的咯噔咯噔脚步声传了过来。
欧尔带著两名秘密士兵队员,出现在囚禁白雪他们的地牢。
亚姆察觉欧尔的身影,冲向铁栏杆陈情。
「兄长,请您停止公开处决Miss白雪这种暴行!她只是来寻找生离的父母而已!是跟这次的事件毫不相干的普通人!」
「是普通人又怎么了?首先我已经对街头巷尾告知要公开处决。事到如今没道理中止吧。」
「那么请让我代替Miss白雪受刑!所以还请您放过她!拜托您了!」
如今的亚姆武器遭人没收,还被人套上防止魔术项圈故而不具战斗能力。因此他只能恳求欧尔。欧尔对他那样的请求嗤之以鼻。
「你是白痴啊。我怎么可能以公开处决杀了你。还得把受到后头那个畜生诓骗,以致试图杀害父亲夺取家长位子的罪名安在你身上呢。说话前先动动脑子吧,蠢弟弟。」
「那么由我代替白雪受刑!所以还请您务必放过我的女儿!」
「不,让在下来代劳!在下发誓绝不会做出任何抵抗,千万拜托了!」
白雪的母亲娅丽露跟父亲库拉跟在亚姆后头苦苦请求。
他们也因为被人套上防止魔术项圈而用不了魔术,毫无战斗能力,只能选择恳求。
欧尔对他们的态度感到不爽,就在他要破口大骂之际——
「爸爸、妈妈,不要紧喔,我不会死的。」
接下来就要遭到处决的白雪本人,用开朗的声音安慰父母。
她穿著事前给的白色连身洋装,脖子被套上防止魔术项圈,为了不让她逃走,还用短短的锁链绑在她的双脚之间。
现在的她不仅无处可逃,也无法战斗。
然而,如今的她仍旧抱持跟平时相同的泰然自若态度。
处于压倒性优势的欧尔,嗜虐心受到刺激,企图用言语欺凌相隔铁栏杆、态度从容的白雪。
「你说自己不会死?你不知道自己接下来就要被处决了吗?」
「因为在我接受处决以前,琉特他们就会来救我了。我不会死的喔。」
「这可难说,不然为什么处刑公告传出去都经过十天了,也没有任何人来救你?根据我们的情报网,他们好像已经离开诺尔地,到其他的港口都市了喔!听说是因为飞船坏掉,所以走海路逃到妖人大陆了。是叫艾丝吧?既然他们也得到那个新的白狼族女人代替你了,这也并非是不可能的事喔。」
「呵呵、呵呵呵,再怎么说你也太不会撒谎了。就连小孩子都比你更厉害一点……呵呵呵,不行,戳到我奇怪的笑点了。」
「有什么好笑的!」
白雪毫无紧张感地摀著嘴巴真心地笑了出来,欧尔由于预想落空而愤慨,他捶著铁栏杆怒吼。
就算欧尔冲她发火,白雪也没有露出丝毫恐惧的模样。
「因为琉特他们绝对不可能弃我于不顾嘛。」
「就说了明明被囚禁在地牢,到现在他们都还没来救人,你为什么能说得那么肯定!」
「这很简单啊,你不懂吗?因为琉特、克莉丝、丽丝跟梅亚要是身陷跟我相同的状况,我绝对会去救他们。」
「……」
白雪目不转睛看著欧尔斩钉截铁地说,令他不禁畏缩。她的双眼宛如冬日的空气那般澄澈,能明白到她在说话时并没有逞强。
魔术被防止魔术项圈封住,父母、亚姆还有一族的人都遭到囚禁。外头几乎没有其他同伴,能够战斗的只有琉特几个人而已。在这种状况下,明明只要再过三十分钟就要遭到处决,她却一点也不害怕。
不仅是欧尔,连她的父母跟亚姆也默不吭声。并不是不相信她的言语,而是跟欧尔一样,为白雪的态度感到震撼。
欧尔不快地咂嘴。
「混帐,是处刑在即疯掉了吧。算了,把这家伙带往处刑台!」
在欧尔身后待命的两名秘密士兵队员,打开白雪的牢房。
接著将她的手戴上木制手铐,确认她的项圈跟脚镣都没有问题。
她在这期间对父母跟亚姆喊话:
「爸爸、妈妈,还有呃……那边的人,之后琉特他们会来救我们的,所以要做好随时能行动的准备……呃,我是说心理准备之类的。」
「在做什么!快给我走!」
欧尔大喊并且独自一人先行离开牢房。
为了不令白雪逃走,秘密士兵队员把她夹在中间,她赤著双脚啪哒啪哒地跟在后头。
脚步声随后远去,地牢再次陷入一片寂静。
白雪从地牢里笔直走向位于室外的刑场。
外头的气温冷到会呼出白色雾气。由于穿著连身洋装外加打赤脚,室外的寒气让她抖了一下。
白雪从城堡大门入口穿过城墙。
在诺尔地城前方的城前广场中央,设有犹如舞台一般的处刑台。
她即使身在处刑台前,仍旧态度坚毅。
背脊直挺、双眼径直望向前方,用强而有力的步伐走向处刑台。
若说有何变化,也不过是从地牢走上广场,跟随在前后的从秘密士兵队员换成了一般士兵罢了。
处刑台的周遭有拿著矛的士兵固守。
齐聚在广场上的人潮,是因欧尔委托而汇集于此的冒险者们,是用钱雇来的人们。
其中也不乏在琉特他们抵达当天,在冒险者仲介公会袭击白雪的冒险者们。当然目的正是要向琉特他们复仇。
白雪走上处刑台。
绑在她脚上的锁链系固定在处刑台的一侧。
为了不让她逃跑,前后还有士兵拉开距离加强防守。
欧尔从城内的一个房间眺望她的身影。
他看也不看在背后待命兼任护卫的秘密士兵队员,开口道:
「四周的戒备做得怎样了?」
「四周约一百公尺以及刑场,都有士兵跟冒险者们在监视。此外在诺尔地的街头,也有雇来的冒险者们跟士兵组队进行巡逻。已经下达指令,一旦他们现身接近刑场,就会打暗号。」
白色士兵续道:
「假设他们真的突破巡逻以及刑场警备,那就立刻带白狼族少女回到城里。城里已经有秘密士兵队于伏击位置就位,这次一定会确实抓到他们给您看。」
「原来如此……就那样做吧。是死是活都没关系,就随你们高兴吧。」
「遵命。」
「欧尔大人,可以耽搁您一点时间吗?」
「什么事,莉莉?」
同样在一旁等待,一身黑的莉莉提出建言。
「恕我冒昧,在刑场四周负责警备的冒险者当中,有安排我自己的手下。虽说也有偏私的成分,但她们的身手都相当了得。假如连秘密士兵队都到刑场迎击对方,我怕护卫欧尔大人的人才或许会有所不足。那么是否要让我的部下们回来负责护卫的任务呢?」
白色士兵在面具底下的眼神不悦地扭曲,尽管欧尔背向他们远望刑场,但他似乎仍察觉到气氛有异而开口拒绝。
「无妨。就让他们负责护卫我。莉莉你的部下就继续待在那群冒险者当中吧。」
「遵命。那么就那样安排了。」
莉莉一鞠躬回应欧尔的指示。由于隔著个面具所以他们没能发现到,莉莉的嘴角勾起了一抹蔑笑。
在欧尔他们互动的期间,不知不觉中已经到了处刑时刻。
一名士兵出列,向著为钱而来的冒险者们朗声宣告,因此欧尔打断话题,把精神集中在刑场上。
「接下来!要开始执行对魔女的处决!」
士兵的言语响彻整个广场。
因为窗户开著,欧尔等人能够听到他从下方传来的话声。
「这名魔女!是为了让白狼族能够统治这个国家,用言语跟身体诓骗下任领主亚姆•诺尔地•波登•史密斯大人,试图让亚姆大人杀害其父托鲁欧•诺尔地•波登•史密斯大人的坏女人!故而要将这名罪孽深重的魔女处以死刑!」
「杀了她!杀掉魔女!」
「这个坏女人!快点杀掉邪恶的魔女!」
在宣告过后,人们出声叫骂,并把石头跟垃圾往白雪身上丢。
其中一块丢到她的额头上,流下鲜红的血。然而白雪的表情没有一丝害怕、恐惧或是愤怒。
她只是直直地凝视著前方。
那种态度简直就像眼前的冒险者们跟士兵都不存在一样。
「肃静!肃静!」
士兵的言语让冒险者们安静了下来。
「那么接下来要执行处决了!把魔女带上处刑台。」
士兵让白雪当场跪下,用类似没有刀刃的断头台那样的器具把她固定住。
虽说是木制的,但也不是女性的纤臂能够弄坏的东西。
罩著开了两个大洞的袋子的肌肉壮硕的男人——刽子手,手执巨斧走上处刑台。白雪的头顶向著冒险者们这边,所以无法分辨她现在是怎样的神情。
「……处刑!」
耳闻士兵的声音,刽子手高高举起斧头。
刃上反射出光芒——此时爆炸声响起,剧烈的晃动侵袭整个广场。
刽子手由于剧烈晃动跟举起斧头重心不稳,别说是斩首,甚至还摔倒了。
「……看,就说了绝对会来救我吧。」
白雪好似预知这些发展那般,自信满满地自言自语。
▼
接获「白雪处决」这则通知的我们所有人怒火中烧,但就这样意气用事发动突击,便正中对手下怀。
白雪不过是用来引我们上钩的诱饵。
没有必要老老实实正面进攻,正中对方下怀。
所以我的点子是,利用以前躲避巨人族那时挖的地下道。
敌人作梦也没想到竟然会从地下进攻。
是杀个对方措手不及的作战计画。
问题在于是否能掌握遍布整个城市宛如迷宫一般的地下道,经由准确定位到达刑场的正下方。那方面就由艾丝提供协助。
她以城市的地图为基础,再配合长年使用地下道的直觉,埋头进行推测地点的工作。不分昼夜无数次潜进地下道尽全力确认位置。她的努力有了代价,我们总算是推测成功了。
之后只要用反坦克地雷轰飞天花板就行了。
我们在轰飞过后,从地下道出来察看状况。
还是没能到达处刑台、白雪的眼前。我们好像是出现在处刑台前方,冒险者们所聚集的广场脚下。聚集的冒险者们脚下突然崩塌,有些跟瓦砾一起掉进地下,有些被爆炸轰飞了。现场交织著尖叫与怒吼,陷入一团混乱。
我们忽视那些,确认在处刑台上的白雪平安无事。
「很好,看样子是勉强赶上了啊。」
「似乎真的是千钧一发呢。」
「因为要从那个有如迷宫的地下道,推测出这个地点花了很多时间。不过不愧是艾丝小姐。刚刚好是这里呢。」
『真的非常厉害!』
「如果能再多一点时间,就能出现在更好的地点了。」
「呵呵呵……反抗我们PEACEMAKER——琉特大神,这引火自焚的罪孽,就让你们用自己的灭亡来一同赎罪吧!」
在确认白雪平安无事以后,她们各自说出自己想说的话。
我自己则是在她们后头盯著尚处于混乱状态的冒险者跟士兵们,像是要把积累的怨恨倾吐出来似的宣布:
「那么就开战吧!」
▼
「琉特、大家!」
因为我们的突袭感到讶异的士兵们回过神来,把白雪拉离木制器具,慌张地带往城堡里头。由于射线上有好几人在,无法阻碍他们。不过无须慌忙,反正为了要拯救遭监禁在城堡里的白雪父母、亚姆跟白狼族人,本来也就打算要进入城堡了。
我将艾丝、梅亚夹在腋下,追在白雪的后头直奔大门。克莉丝也跟在后头。途中从遭遇突袭的震撼中恢复过来的冒险者跟士兵们,挡住了去路。
「少爷!请跳到那边!」
「喔、喔!」
我照席雅所说,将梅亚跟艾丝夹在腋下跳跃。
席雅则在同时间,用肉体强化术提升臂力,像是要让双手所拿的枪盒在地面上滑行那样丢了两个出去。
「哇!」
为了妨碍在后方追著白雪跑的我们而阻挡去路的冒险者跟士兵们,好似保龄球瓶那样,脚边被枪盒一扫倒在地上。
「请趁现在前进!」
「谢啦,席雅!」
我开口道谢,随后再次一步步向前奔跑。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罩著开了两个大洞的袋子的肌肉壮硕的男人在白雪身旁高举巨斧之际——
「嘎!」
男人的肩膀跟腹部遭到贯穿,发出含糊的惨叫后当场倒下。是跟在我后头的克莉丝用德拉古诺夫狙击步枪(SVD)开枪,让他立即无力还击。
我们经过倒下的男人,接著越过城墙。
越过城墙后,我放下双腋夹著的梅亚跟艾丝做出指示。
「丽丝!席雅!就按照计画,拜托你们挡住后面的追兵!」
席雅跟丽丝也跟在我们后头,但并没有入城。
她们在位于城堡正门的城墙前止步,与数百名的士兵、冒险者们对峙。事前所决定丽丝跟席雅的任务,是为了让我们不致遭到夹击,驱逐或阻挡追兵。
丽丝在确认PKM、席雅则在确认枪盒的提把。
向著她们俩大喊以后,两人回头流露充满自信的表情道:
「琉特先生,一定要救到白雪小姐喔!」
「阻挡追兵跟大小姐的人身安全,请交给在下。」
听见回应之后,我们就全速追在白雪身后闯进城里。
尽管自背后传来数百人此起彼落的吶喊跟脚步声,但是我们相信丽丝跟席雅,继续向前跑,一次都不曾回头。
▼
当琉特、克莉丝、梅亚跟艾丝的身影消失在城里,指挥官随后便手忙脚乱地下达指令。
「除掉正门前那些女人,追上入侵者!」
敌人约有三百人。所有人手上都拿著武器,杀气腾腾地遵循指令以正门为目标发动突袭。
一般人会吓到腿软的这种气势,但丽丝反倒是感到傻眼。
「这种程度的数量跟水准居然跑来突击PKM,就跟自杀行为没两样喔。」
他们不了解通用机枪。故而也无从得知一味从正面发动突击的状况下,会造成怎样的悲剧。
丽丝用PKM瞄准目标,打算让他们体验一下身体会变成怎样,席雅却制止了她的手指。她站在丽丝的面前,用双手的枪盒侧面向著发动突击的一群人,迅速地按了两次。
用九公厘鲁格弹进行扫射。
就连发动突击的他们,也不得不因为枪声与四处飞散的子弹停下脚步。
「依他们的水准没必要劳烦大小姐您的玉手。杂务是女仆的工作。」
「……说得也是。那么席雅,就麻烦你清扫一番了。」
「遵命。」
席雅对丽丝深深一鞠躬,跟著重新面对敌方的冒险者跟士兵们。
她暂且把枪盒放在地上,右手放在胸前,左手挽起古典款女仆的裙襬,对著不知所措的敌人们敬了个礼。
「因为得到了大小姐的允许。接下来就由在下PEACEMAKER的首席护卫女仆,妖精族中黑暗精灵族的席雅来当各位的对手。多少有失敬之处,还请各位多多包涵。」
「少在那边自以为是了,臭女仆!」
席雅话一说完,形似大熊的巨汉便立即怒吼道。
他的手上持著厚实的金属制大盾牌。
他是众人第一天来到诺尔地波登的冒险者仲介公会时,看到白雪就眼神一变袭击过来的其中一名冒险者。
是一记剑招被席雅用枪盒格开,揍倒在地的人。
「我已经看穿你的本领了!就是会从那个混帐包包里飞出魔术对吧!虽然有很大的威力,但没办法贯穿这个盾的事,已经穿帮啦!」
「…………」
「大伙儿,排好排好!」
在熊男的指示下,一群拿著类似大盾的男人们横向排成一列。
「哈哈哈!这下子你的魔术就没用啦!我要抓住你,让你偿还那时候的债!」
是要偿还对于女性怀抱的怨恨的债。在场每个人都明白他话中的意思。
当然,席雅跟丽丝也是。
「大伙儿!就这样前进!」
席雅对著手举金属盾牌横排成一列步步进逼的男人们,傻眼地叹了口气。
「光是拿那种程度的盾,就想攻下『攻守合一的最强武器』枪盒……无知真的是一种罪过呢。」
席雅抓起放置的枪盒。只有左手枪盒用九公厘弹另一边的侧面对准男人们。
「少爷所作出的最伟大的魔术道具——枪盒何其出色,你们就亲身体验一下吧。」
席雅的手指按下了开关。
啵咻——伴随著有气无力的声音,发射出四十公厘榴弹。
「!」
冒险者跟士兵们,由于出乎意料的攻击倒抽一口凉气。
著弹,与此同时爆炸声响彻云霄。
整面金属盾牌被轰飞的那群男人们的尖叫,被爆炸声给吞没。
「发、发生什么事了!是魔术攻击的新招数——咕啊!」
在这群人里几乎是中央的地方。
有个男人背向爆炸的沙尘发出叫声昏倒了。
在爆炸的同一时间,席雅用肉体强化术辅助身体执行突击,她高高跃起后在中央著地,以枪盒揍飞男人。
其他的冒险者跟士兵们也在不知不觉间,对于迅即出现在眼前的席雅吓傻直立不动,于是她毫不留情地展开攻击。
「呀啊啊啊啊啊!」
席雅伸出双手用左右的枪盒侧面对著周遭三百六十度的敌人压下开关。
她发射九公厘鲁格弹并且像个陀螺一般旋转。光是那样,围在身边的冒险者跟士兵们,就滑稽地接连倒下。
「喂,少得意忘形了!臭女仆!大伙儿蹲下!蹲下瞄准那个臭女仆的双脚!」
回过神来的男人们蹲下等待九公厘弹的暴风过去,接著手上拿矛的男人们,活用予的长度以席雅的双脚为目标,然而——
「什、什么~~!」
席雅把枪盒扎进地上整个人倒立——而且不知怎的她的裙子不可思议地没有掀起,男人们的矛以空虚地插进金属制枪盒告终。
席雅仍旧维持倒立,用右手的枪盒侧面朝向用矛突刺毫无防备的男人们转上一圈!
九公厘弹大量散播。再次响起男人们的尖叫。
「用弓!用弓瞄准那个死神女仆!」
「可是那样会打中冒险者的同伴们!」
「没关系!再这样下去,那个拿包包的死神女仆会杀了所有人!」
似是士兵指挥官的人物口沫横飞地做出指示。
士兵们手执十字弓,朝著放弃倒立用双脚站立的席雅举起弓。
不过她并不是会乖乖认栽的那种笨蛋。
她以右手枪盒的侧面对准十字弓队。
压下开关。第二发的四十公厘榴弹发射出去。
在放出弓箭之前,十字弓队就全都被轰飞了。
「噫~~!」
幸存下来的冒险者和士兵们一步、两步、三步下意识地向后退。
席雅对著那样的他们压下开关,但九公厘弹没有射出。
「……果然弹药用尽了吗?」
便于携带且火力强大(每分钟九百发)的MP五K绰号为「房间扫把」,话虽如此,但并非能够无限射击子弹。
此外这是四十公厘榴弹只能各射一发的款式。
由于席雅已经用上两发,因此她无法再继续射击榴弹。
「大、大好机会!打倒那个死神女仆的机会来了啊!」
「感谢天神大人!大伙儿们跟上!要报同伴的仇!」
「呜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一得知枪盒无法射击,方才还在害怕的男人们重燃战意,连同同伴遭打倒的愤怒一并发动突击。
然而席雅看上去却完全不慌不忙。
她同时按下九公厘弹跟四十公厘榴弹的开关。
接著机关启动,从枪盒的左右两侧跟下方弹出刀刃。
席雅用肉体强化术辅助身体,同时把弹出刀刃的两个枪盒像飞镖那样投掷出去。
「呀啊啊啊!」
枪盒飞镖砍中突击过来的男人们,两个枪盒都离开了席雅的手。这下子她手上是彻底没有武器了。
「这次真的有机会!就趁现在斩下死神的首级!」
男人们再次勇敢进行突击。此时可以说比起愤怒,试图在眼前引发暴行的席雅再次大闹以前打倒她的恐惧感,占的比例更大。
她第一次背向他们跑了起来。
「喔喔喔喔喔!别想逃!绝对不会让你逃走!」
背向他们狂奔的席雅的身影确实像在逃跑,但是男人们察觉到了。
在她目标前方的东西。
在席雅奔跑的前方,有著起初琉特等人现身时,让冒险者和士兵们宛如保龄球瓶倒下的包包……枪盒。
一开始那些男人们只以为那不过是为了绊脚丢出去的包包,但如今不一样了。
他们已然亲身体会到那个包包是多么恐怖的东西。
「绝、绝对不能让死神拿到包包!别让她靠近!」
冒险者和士兵们或投掷手上的矛、手斧和刀子等等,或用弓瞄准,抑或用魔术攻击,死命地不愿让席雅接近枪盒。
然而她用盾防住魔术攻击,再以侧翻或后空翻等动作华丽地躲开投掷类武器。当然即使是侧翻或后空翻,她也绝不会在周遭人面前露出裙底风光。
最后她高高跳起,将手伸向放在地面上的两个枪盒。
男人们配合她的落地时机集中攻击——不过席雅的左右两手抓住了枪盒,她不回避投掷的攻击,全都一一打落。
对注入濒临强度极限魔力的魔术液体金属制成的枪盒而言,一般的投掷类武器不可能伤其分毫。
结果男人们的攻击以一点都没弄脏席雅的女仆装告终。
她用陶醉的视线确认双手的枪盒重量。
「枪盒果然很棒呢。远距离、近距离、可以用来殴打也可以当成盾,亮出机关的刀刃还有可能斩断敌人。真的是很棒的武器。」
她的脸庞向著运气好还站得住的冒险者和士兵们。
席雅罕见地笑了出来。
尽管只是嘴角略扬,却不知怎的令人联想到狰狞肉食野兽的笑容。
「……接下来在下想继续进行清扫。各位请做好觉悟。」
「等、等一下!我已经受够了!我投降!所以请饶我一条小命!」
一名冒险者乞求饶命,扔掉手中的剑。接著起了连锁反应,在场的冒险者们纷纷喊著「我也是!我也是!」接二连三丢掉武器表示投降。
「喂,冒险者们!别擅自投降啊!任务失败了也没关系吗?」
「没关系。即使任务失败冒险者等级调降,但性命是无可取代的!」
剩下的只有对欧尔尽忠的士兵了。
尽管士兵们催促那群冒险者,但他们却没有要把放下的武器拿起的意思。
光是剩下的士兵们无法与席雅为敌,在方才的战斗中已经很清楚了。
胜负已经底定。
席雅一副不够满意的样子柳眉紧蹙。
接著为了保险起见,她向自己的主人请求许可。
「大小姐,您意下如何?」
「我们的目的并非『歼灭广场上剩余的战力』,而是『让他们不要追著琉特先生』。既然要投降,那就接受吧。」
「遵命。」
丽丝言毕,席雅低了下头。
然而——就在这时,自某处响起高亢的笑声。
「咯咯!喂喂喂,真是丢脸啊。居然对一个女人投降,那还算是男人吗?」
投降了的冒险者们,听见了打破弥漫全场胜负已定气氛的声音。所有人一同回头,只见一名女性走了过来。
现身的人物虽说是女性,但她从头到脚全身都是经过锻炼的肌肉。身高接近两公尺。她身上拥有一般男性所无法比拟,犹如顶尖健美小姐那样的肌肉。也许是因为有著钢铁般的肌肉,她身上只穿著胸罩、内裤跟靴子,除此之外身上就只有头巾跟装饰羽毛。头部长著龙人族特有的角,是个外表好比亚马逊女战士孔武有力的女性。
「你好像跟他们打完了,接下来就来当我的对手吧。」
那女性面露彷佛肉食野兽的笑容,站在席雅面前。
「我是龙人族的琵拉娘。虽然还想自报家门说得更详细点,但我被禁止不能多说呢。不过放心吧,我的确是你们的敌人。」
「这样啊,那在下就要除掉您了。」
面对有身高差距的琵拉娘,席雅毫不畏惧地用枪盒对著她,迅速压下两次开关,向著她的腹部发射九公厘弹。
「咯咯!你刚刚做了什么?」
「!」
尽管九公厘弹命中琵拉娘的腹部,但她用分量惊人的肌肉反弹回去,连皮肤都没能伤到半分。弹头喀拉喀拉空虚地掉在地面上。
至今未曾见过的情景,令席雅面露讶异之色。
「这次轮到我了呢!」
琵拉娘话一说完随即打出一记纯正右勾拳。
席雅反射性地举起左手拿的枪盒防御。当然全身有用上肉体强化术辅助。
「呜!」
尽管如此她仍承受不住而陷进地面,随后就这么被打飞。好不容易才取得平衡落地,在削去硬梆梆的地面好几公尺长以后才终于停下。
她的视线望向用来防御的枪盒。那上头清楚地多出了琵拉娘右拳的印子。用注入濒临极限魔力的魔术液体金属所制作的枪盒,竟能赤手空拳烙上伤痕。
更加不寻常的,是单纯用臂力就能揍飞以魔术辅助体能的席雅一事。一般而言无论体型、肌肉量有多大差距,还是以魔力辅助的席雅会获胜。
「喂喂喂,你以为自己有时间发呆吗?」
「席雅!」
琵拉娘朝著对眼前的事实感到愕然的席雅乘胜追击。
身为亲卫女仆的自豪因为丽丝担忧的声音而受损。让应当守护的主人担心,可说是本末倒置。不过身为敌人的琵拉娘根本不甩席雅的那种心思而挥舞拳头。
「看招!」
大拳一挥。然而心理上感到位居下风的席雅回避不了,跟刚才一样只能用枪盒防御。留下拳印的枪盒无法抵挡第二次的冲击,形状严重扭曲。
明明还留有足够的九公厘弹、四十公厘榴弹,却没办法发射。如果勉强要发射说不定甚至会引起爆炸。
「咯咯!真是脆弱呢!好弱好弱!这种玩具别说要打倒我,就连要伤我分毫都不可能!」
琵拉娘在被打飞的严重扭曲枪盒前吼道。
但席雅也并没有就这样罢休。她牺牲掉一个枪盒,没有反抗而是利用这股势头拉开距离。她一重新摆好姿势,就用右手没坏的枪盒对准琵拉娘。
她在视线一角瞄到丽丝的身影。
席雅是首席亲卫女仆,因此瞬间就理解主人的企图。
「这并不是玩具,枪盒是『攻守合一的最强武器』。就让你亲自体验这种这种力量。」
席雅压下开关,发射四十公厘榴弹——
「就说了这是玩具吧!」
琵拉娘大喊,右手抓起石板。用称之为臂力的力量掐碎并抓住石头,朝著四十公厘榴弹丢。掐碎的石头犹如霰弹一般散开,击中迎面而来的榴弹。榴弹遭到击落掉到地面上,在到达琵拉娘身边以前就爆炸了。
榴弹的弹速比起子弹要慢。虽说如此能够击落迎面飞来的榴弹,还是超乎想像。
「咯咯!破绽百出喔!」
「咕啊!」
琵拉娘穿越飞扬的爆焰,用最短路线接近席雅。由于榴弹遭到击落的讶异加上飞扬的尘土使席雅转开了视线,结果这次她用肉身接下了琵拉娘的拳头。
席雅确实听见了自己骨头折断的声响。
「有打到的手感!彻底破坏左手的骨头了!就算因为尘土飞扬,在战斗当中可不能东张西望呢!」
「……也是。在下也这么认为。顺带一提,粗心大意也是大敌喔。」
「啊?你在说什么——!」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会反射性想要摀起耳朵的枪声。与此同时划破烟雾,撕裂琵拉娘的脚弄得稀烂。
连续发射也用于狙击步枪的「7.62×51公厘 NATO弹」数十发,达到音速两倍以上的铅珠啃烂她的双脚。
琵拉娘无法站立,当场膝盖跪地,双手撑在冰冷的石板路上。
尘土散去,丽丝盯著并用PKM瞄准受到攻击的目标。
席雅在枪盒遭破坏之际,在视野一角看见了丽丝。当时她恰如女仆其分地领会了丽丝的企图。
以自己当饵使得琵拉娘粗心大意,丽丝再用PKM让琵拉娘无力还击。
席雅为了让对方把注意力集中于自身而挑衅,发射四十公厘榴弹。
纵然没想到会遭到击落,但产生的爆焰跟尘土遮住了丽丝。多亏如此才能顺利让琵拉娘无力还击。
席雅顺利达成任务,在得以挽回方才的失态感到安心之余,用魔术治疗左手。
另一方面琵拉娘的脸上大冒冷汗,她的大腿跟侧腹流下殷红血液,即使欲用魔术之类的治疗,但丽丝食指扣动扳机的速度压倒性的更快。
琵拉娘用恨恨的眼神瞪著丽丝。
「真的假的,我的身体可是能弹开简易的攻击魔术耶。然而就这么一次!因为那么苗条的大小姐的攻击……可恶!虽然被提醒过要注意这些家伙的魔术道具,但这也太犯规了吧!」
「犯规的人是你。不用魔力竟然就能使出那么大的力气。你跟那些白色士兵一样吗?」
「……咯咯!怎么可能啊。那纯粹只因为我们是异常的异端者。」
「我们?」
琵拉娘不回答丽丝的问题。
她忽视丽丝继续说道:
「我是特殊体质呢。我的肌肉、骨骼、双眼、皮肤跟内脏等等会夺走魔力储存起来。虽然体能得到提升,但却是有著魔术师的才能,却所有魔术都用不了的废物。而且这副身体动不动就会肚子饿,所以餐费也很花钱。由于膨胀的肌肉,我从小连想好好穿衣服都没办法。再加上不仅是村子里的人,连父母都老是叫我怪物并拋弃了我……」
丽丝给予伤害的疼痛让她俯首咬牙。
汗水从她的下巴滴落。
当琵拉娘再次抬起头时,浮现出野性的笑容。
「不过也不光是坏事喔。即使是这样的我还是遇见了说我是不可或缺的姊姊大人。还有其他值得尊敬的大姊跟妹妹们……尤其是梅丽莎大姊,在跟我相遇以前,明明由于成长环境的关系,讨厌在男人面前露出肌肤一直遮住,某天却穿著类似舞者的暴露衣裳出现说:『无论是怎样的体质或天性,就算只穿著薄衫,女生不管是谁都能成为淑女!我就来证明给你看!』咯咯!为了鼓励我,分明现在都还觉得害怕、羞耻到要昏倒,却还是做那身装扮。多亏如此,沮丧的我也有了生存的目的,就是姊姊大人打造的理想世界。现在我认为自己被赋予这种力量,是为了打造出那个世界……呜!」
她再次感到痛苦,但这次她逞强不再俯首,只是紧紧地闭上双眼。
「所以……所以我不能输给你们这种程度的啊!」
琵拉娘猛然睁开眼睛。丽丝、席雅终于察觉到她不寻常的变化。
她的眼白染成红色,全身涌出宛如浊流一般至今不曾感受过的魔力。她的肌肤浮现出有如暗红色刺青的东西。
丽丝一察觉到事情不对劲,马上扣下PKM的扳机,但琵拉娘的身影却已经从现场消失了。
尽管因PKM所受的伤没有用治愈魔术,却比那更快地瞬间修复。琵拉娘用常人的肉眼无法看清的速度逼近席雅。
「席雅!」
琵拉娘的拳头追上席雅将她揍飞,使她撞破房屋的墙壁甚至飞进隔壁的建筑物里头,席雅连要尖叫都来不及。
「可恶!」
丽丝一面祈祷席雅平安无事,一面用PKM的枪口对准琵拉娘毫不犹豫地发射。
「7.62×51公厘 NATO弹」以一分钟六百五十发的速度发射。
「咯咯!太慢了!太慢了呢!」
尽管如此琵拉娘却以达到音速两倍以上的速度回避子弹。缩短跟丽丝之间的距离,将一整支PKM打飞。
「!」
丽丝连同整支PKM被击中腹部。
无法承受冲击力道的PKM遭到破坏,而丽丝娇小的身体有如人偶般凌空飞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