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军武宅转生魔法世界,靠现代武器开军队后宫!?
  4. 第七卷
  5. 第一章 人质的价值
  6. 繁体版

第一章 人质的价值
2017-09-06 20:50:12

		

时光回溯——
自从领主的长子欧尔•诺尔地•波登•史密斯袭击白狼族村落,导致琉特从雪山山崖坠崖过后数日。
北大陆最大的都市诺尔地波登。
统治那块领地的上流贵族长子欧尔•诺尔地•波登•史密斯在「谒见厅」听取部下关于现况的报告。
他的身形纤细,手脚有如模特儿一般修长,五官也带著一股中性气息,是即使称为美男子也无妨的级别。他跷起脚的身影,似乎能够作为装饰故事的一页。
「谒见厅」里铺有能让整个脚踝陷进去的蓬松毛毯,天花板上悬挂著彷如宝石般闪耀的豪华吊灯。即使是一根柱子也刻有工匠美仑美奂的雕刻。在这极尽奢华的场所深处,欧尔在原本只有他的父亲——诺尔地•波登•史密斯家的领主才能坐的位子上坐定。
那副模样简直像自己就是这块土地的领主。
他坐在位子上,大致聆听过秘密士兵队的搜查报告后,脸垮了下来。
「这意思是结果你们还是没能抓到那个叫『琉特』还什么的男人吗?」
「十分抱歉,虽然成功抓到身为他妻子的白狼族女孩,但毕竟是在雪山深处,不知何时会遇上巨人族……」
负责报告的欧尔派大臣句尾说得含糊不清。
欧尔在袭击白狼族之后,为了将逮捕到的人们带到城堡而下了雪山。由于人数众多,因此不是一次全部,而是分批下山。
因为不晓得巨人族什么时候会出现,考量到人身安全的话,这是理所当然之举。故而也无法苛责留在雪山搜索琉特的秘密士兵队。反倒是竟能抓到他的妻子白雪这点值得嘉奖。
秘密士兵队的人员还没有很多,所以不能出现无谓的牺牲,也只能接受做出撤退的判断了。
「……得以抓到敌方首领琉特的妻子不过是侥幸啊。没办法,就饶了你们这次的失败。」
「是,承蒙您的宽恕,微臣不胜感激。」
「问题是要怎么使用这个白雪(诱饵)……那么,发生什么事了吗?」
「不好意思,中途打扰了。」
欧尔换边跷脚,把手放在下巴上陷入沉思,随后他的参谋莉莉便在阴影处现身。
尽管说是「女性」,实际上光从外表无法分辨她究竟是不是女性。莉莉用黑色的外套从头完全罩住,身穿连脚踝都彻底遮住的黑色长裙跟手套,再加上遮住脸庞的面具上完全扁平,连个透气孔都没有。
从头到脚一片漆黑,简直就是剪下夜空化成人形那样的人物。
唯一能够辨别她是女性的因素,就只有她发出的声音。
那样的莉莉向欧尔献上计策。
「我有个主意。不知能否给予我发言的机会?」
「无妨,你就说说看吧。」
欧尔以俨然一副城主之姿倾听莉莉的计策。
「那个抓到的白狼族少女,是欧尔大人被抓进地牢的弟弟——亚姆的心仪对象。那么就将她塑造成诓骗了亚姆的魔女,使亚姆打算杀害自己的父亲托鲁欧。亚姆倾心于她的这件事在魔术师学校也众所皆知,因此周遭想必会认同吧。接著就刺杀托鲁欧,将亚姆以造反罪处理掉的话,这块土地就是欧尔大人您的囊中物了。」
「原来如此!不愧是莉莉。不过逃掉的琉特他们该怎么办?放任他们不管,若是传出我为了想要领主之位而杀害亲生父亲跟弟弟的流言,日后会很棘手。」
「那就要用上抓到的白雪(诱饵)。若在街头巷尾直到雪山深处,盛大地广为宣传,谴责她是诓骗亚姆的魔女将其处决一事,那样一来为了拯救妻子,他们肯定会出现在刑场吧。就在那里痛击他们。」
「真是妙计。不过以目前的兵力来说,警备令人不安……」
「那么就用冒险者们如何?琉特他们抵达北大陆的第一天,在冒险者仲介公会分部跟冒险者们起了冲突。想必有不少人对他们怀恨在心。」
「不愧是莉莉。不足的人手就依你所言用冒险者们来补足吧。去跟冒险者仲介公会那边联络一下。处决的时间……就订在今天算起的十天后。在那之前广为散布消息,让这事流传到琉特他们的耳中。」
「遵命,欧尔大人。」
众大臣恭恭敬敬地低头听从欧尔的指令。
莉莉浮现满意的笑容注视著这些互动。犹如一名看见喜剧照著自己的剧本上演,因而感到欢喜的剧本作家那般。不过她蔑视欧尔等人的笑容,由于隔著没有半个透气孔的面具,因此无人察觉。
诺尔地波登的地牢。
白雪、她的父亲库拉、母亲娅丽露跟亚姆都被抓到那里。
正前方是一整面的铁栏杆,其余则是三面墙。
亚姆派的大臣和其他白狼族人,则关在这里以外的其他牢房里。
就在欧尔等人谈论今后对策之际,亚姆满怀歉意地对其他被关进了牢里的白雪、库拉跟娅丽露做出不知道第几次致歉。
「非常抱歉……将你们卷入我们一族的权力斗争之中。」
亚姆的细剑遭到没收,脖子被套上防止魔术项圈。
所以现在只有等同于一般人的力量。
要光凭蛮力逃出牢房是不可能的事。他们也没有能够给牢房开锁的技术。
亚姆对面的牢房里关著库拉,他安慰著开口赔罪的亚姆。
「亚姆殿下,您不用再道歉了。这并不是您的错。」
「不过Mr.库拉,对白狼族提供悬赏金,将孩子当人质使得一族遭到逮捕的,是我的哥哥。我再怎么道歉也不够。」
亚姆深刻体会到悲伤、后悔还有改变不了现况的自己有多么无力,他紧握拳头到几乎要渗出血丝。
在他们两人对话的一旁,妈妈娅丽露跟女儿白雪正在交谈。
娅丽露跟白雪的牢房在亚姆跟库拉的隔壁,一样是互相面对面的形式。
娅丽露含泪向白雪道歉。
「对不起,都是因为我们能力不足,才会甚至连白雪你也被抓……」
「没关系,爸爸、妈妈。不必那么担心。因为琉特他们绝对会来救我们。」
然而白雪却爽快地回覆悲伤道歉的母亲。
那声音并非是出于安慰才开口。
是有如已经知晓将来会发生之事那样蕴含十足的信心。
「…………」
白雪对琉特抱持的信赖,即使在这种状况下也没有半点动摇。
听见她的这番发言,库拉、娅丽露甚至是心仪白雪的亚姆都闷不吭声。但是白雪不在意,态度从容到像是会用鼻子哼歌似的。
「所以说,爸爸、妈妈,你们也不可以太过悲观喔。」
在牢房里的父母跟亚姆无法回应她的话语,只能一味地保持沉默。
▼
离诺尔地波登不远处的雪山中,少了白雪的我们PEACEMAKER团员聚集起来,在白狼族少女艾丝的指导之下建造雪屋藏匿踪迹。
白狼族的村落遭到欧尔等人袭击,我因为那时的战斗受伤坠崖。尽管受到从后头追上的白雪所救,但由于我负伤的关系,于是她成为诱饵,现在被欧尔抓住了。
在跟克莉丝、丽丝、席雅、梅亚以及艾丝会合之后,我便想立即飞身前往拯救白雪,然而此时我不能因为脑子一头热就不策划任何作战计画,只凭著现代武器的火力就硬跟对方正面对决。
首先,不知道白雪是否真被抓到诺尔地波登的城堡,而且不仅是她,我也想拯救白雪的父母、白狼族人和亚姆。为了顺利拯救一大群人,不能感情用事、轻举妄动。
总之必须先搜集情报。
如果要我说真心话,我想立刻冲进城里痛扁对方……但现在是必须忍耐的时候。
会合之后过了三天。
由于盖一间大雪屋很引人注目,为了能隐蔽在树荫之下,我们建了三间相连的小型雪屋。
我跟梅亚在其中的一间里头工作。
「方便打扰一下吗……琉特,你已经可以起来了吗?」
艾丝出现在雪屋的门口。
我拜托她去城市搜集情报,是以防万一还叫上席雅护卫她的危险任务。
克莉丝和丽丝则手执枪枝轮流站哨。
「欢迎回来,艾丝。我的伤口在愈合,也有进食补充了血液,所以没事喔。」
能够好好吃顿饭都是多亏有丽丝的圣灵加护「无限收纳」。把不是肉乾、保久食物而是新鲜的肉类、蔬菜跟调味料、厨具等等全都收进「无限收纳」里。
纵然身处寒冷的雪山中,还能在不增加行李重量的状况下尝到温热的饭菜实在是奇迹。虽然对高等精灵而言是「铭谢惠顾」的力量,但我个人认为没有比这更方便的能力了。
「话说负责护卫的席雅人呢?」
「她说要泡香茶给大家喝,我们就在门口分开了。是说你们在做什么?」
我和梅亚在雪屋内,围著至今从「无限收纳」中拿出的装著魔术液体金属的桶子作业中。
我嘴角扬起大胆无畏的笑容,回答艾丝的问题。
「为了打倒那个麻烦的白色士兵在制作新武器。」
「那个是武器吗?形状还真是独特呢。」
艾丝以困惑眼神望著现在正在制作的新枪械——弹鼓式霰弹枪中的「前锋型霰弹枪(Striker 12)」。
也能理解她为何会出现那种眼神。称为「前锋型霰弹枪」的弹鼓式霰弹枪,其外观即为大到要用双手方能握持的转轮手枪。或许是这个缘故,与其说是枪械更像是某种玩具。
「前锋型霰弹枪」的基本构造一如它的外表,跟转轮手枪类似。
是把其当成概念放大,无法侧开(就是把身为弹匣的弹筒,往左边甩出去),能用霰弹枪弹射击的产物。这样的构造也称为「旋转式弹匣」。
霰弹枪的子弹像一号电池那么大,因此一般霰弹枪的装弹数以四到八发为极限。
不过「前锋型霰弹枪(Striker 12)」所代表的弹鼓式霰弹枪,有著宛如粗筒的外型,能够装填十二号铅径的霰弹枪弹十二发。
因为可以装填十二号铅径的霰弹枪弹十二发,所以才取为「Striker 12」这个名字。
开发者是希尔顿•沃克。他在辛巴威(旧名:南罗德西亚)开发,后来他移居到南非共和国之后,得以生产、供应。
于一九八〇至一九九〇年代进口到美国以后,据说就以「清道夫(Street Sweeper)」之名受到欢迎。
构造如同先前所说的,是转轮手枪放大后的滚筒式,我不仅已经制作过「S&W M一〇」转轮手枪,也制作了削短型霰弹枪。归功于现存技术的组合,其实并没有那么费事。
它跟转轮手枪的差异点,并非只有无法侧开这点跟所使用的弹药种类。
犹如粗筒形的弹匣中有著发条,是会配合扳机运作的发条驱动式。为此在射击前必须先手动卷好,否则在发射以后不会转到下一发子弹。
「用只能射两发的削短型跟那白色士兵为敌很困难,但若是能够连续击发十二发的前锋型霰弹枪(这家伙),当成至今的谢礼应该相当足够了。」
「哦~不过削短型是您跟亚姆先生决斗时使用的武器对吧?那种程度的威力能够打倒身穿铠甲的白色士兵们吗?」
我一副像在等她开口问似的,露出贼贼的笑容。
「放心吧,关于那方面我自有对策。现在要专心制作枪枝,准备工作就交给梅亚你了。」
「请包在我身上吧,琉特大人。我肯定会做出让您满意的东西呀。」
「梅亚,就交给你喽。我这边忙完以后就会去帮你。」
我跟梅亚两人好比是恶魔召唤师那般「呵呵呵」地相视而笑。艾丝看见我跟梅亚对彼此露出阴险诡异笑容的模样,向后退了一步。
「所以说我们这边进行得很顺利。你搜集到白雪、白狼族或亚姆他们的情报了吗?」
「呃,是的,没问题。别说是隐藏了,欧尔根本就是积极想让情报传达到我们的耳边。」
「此话怎讲?」
我歪了歪头,照常理说在抓到亚姆的时间点,就会捏造出他跟身为领主之父托鲁欧敌对的证据。等到准备就绪就会以两人同归于尽的形式杀掉他们,接著欧尔再坐上领主之位不是吗?
「请冷静听我说。听说欧尔他要将白雪作为诓骗亚姆大人让其杀害亲生父亲托鲁欧,企图成为领主正室的邪恶魔女来处决。」
「「!」」
在场的梅亚也大惊失色。
我自己由于惊讶与愤怒,感觉血管好像要爆了。
艾丝等我们冷静下来之后,告诉我们追加的情报。
「处决在今天算起的七天后,不光是城堡的士兵们,当天还会透过冒险者仲介公会汇集冒险者们负责警备。由于报酬很优渥,还有对琉特你们怀恨在心的冒险者,我想会聚集不少人。」
在抵达北大陆的第一天,我曾经用过特殊声响闪光弹让对方无力还击。虽然说那是正当防卫,但由于伤害到他们的自尊,因此招来了对方的怨恨吧。
「白雪诓骗了亚姆等等」的谣言,似乎也是透过冒险者们扩散出去的。
「照这情形在处决当天会戒备森严。在那之前先闯入城堡里救出大家比较好吧?」
「琉特大人……」
梅亚也用担忧的语气瞅著我的表情。她似是也消极赞同艾丝的意见。然而我有不同的想法。
「不,在处决日之前我不会攻城。这反倒是个机会。」
「机会?一般来说应该是相反才对吧。要是等到处决当天,城堡的士兵跟冒险者们就会在四周认真地执行警备工作喔。别说是拯救白雪了,连要靠近都不可能啊。」
艾丝的意见也相当有理。
欧尔他们也不是笨蛋。他们打算在数量上取胜,把被白雪这个诱饵钓出的我们一网打尽吧。是单纯且有效的作战。
「正因如此,我们要将计就计,利用他们的作战计画。」
「要怎样将计就计?」
我开口回覆艾丝的问题。起初她也觉得很可疑,但听完我说的话她便理解了。
「原来如此……那样一来确实如琉特所言,在处决当天更能出乎对方意料,因为违背欧尔他们的预测,敌人肯定会自乱阵脚。」
「就趁那空档救出白雪,猛攻守备应该会变得薄弱的城堡。救出白雪父母、亚姆跟白狼族人。虽说为此艾丝你势必得努力一番……」
「不要露出那么抱歉的表情。尽管辛苦,但我也想救出亚姆大人跟我所有的族人,所以不管有多苦我都会去做喔。在处决日之前,我绝对会做好准备。」
「谢谢你,帮了大忙。」
等我结束跟艾丝的对话,梅亚犹如火山爆发吐出蓄积的情感。
「不愧是琉特大人!不仅是开发魔术道具,竟然连筹划作战的才华也有如间歇泉那般源源不绝!真可说是神机妙算、足智多谋、深谋远虑!琉特大人的头脑实乃涵盖大千世界呀!」
梅亚的声音响遍狭小的雪屋内部。耳朵很灵的艾丝用酷酷的表情摀住兽耳。尽管很感谢她的夸奖,但希望她能够再小声一点。
「时间也不多了,那我就赶紧著手准备了。」
「拜托你了。如果有需要的物资就跟我说,我想大致上的东西『无限收纳』里都有。」
「明白了。到时候我会不吝开口。」
艾丝离去后,我跟梅亚重新开始工作。梅亚仍旧处于兴奋状态中,进一步述说赞美之辞。我附和她所说的话,思索著在意的问题。
不管怎么想,抓住我们对欧尔一点好处也没有。
对他而言在抓住亚姆的那一刻,某种程度上便已达成目的。就算放任我们不管应该也无妨。
把知晓这次事件真相的我们嘴巴封住有好处自不待言,但毕竟只是外人的发言,单就北大陆来说,并没有太大的影响力。
倒不如说从白雪、白狼族人跟亚姆他们有可能遭到夺回的那一刻起,反倒是坏处居多。但为何要这么做?
(……莫非有在暗地里操纵欧尔的存在吗?)
那个「存在」会对我们有所执著的原因只有一个。
我自然而然地握紧衣服上头,库拉交给我的东西。
「……为了慎重起见,或许还是先做准备比较好。」
「琉特大人,您要准备什么?」
「不,没什么。我是自言自语。」
我随口敷衍梅亚的问题,并且为了以防万一,将制造某种东西加入了作业项目之中。
我们就这样持续进行「夺回白雪的准备」。
接著在七天后,处决白雪当天。
我们做好了所有为了夺回白雪,拯救被抓进城堡里的白狼族人跟亚姆他们的准备,从能够将诺尔地波登尽收眼底的山丘上俯瞰城市。
我对身后的同伴们发言:
「到正式上场的这一天了。就让骄傲自大的那些家伙,亲身体会他们是跟谁开战吧。」
背后传来气势汹汹点头的气息。
仅仅六人的攻城,夺回人质作战就这样开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