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终将成为神话的放学后战争
  4. 第三卷 魔眼之王与神冥审判
  5. 终章
  6. 繁体版

终章
2017-09-03 23:50:07

		

胜负已分。
我在『支配』奥西里斯之后,带着她走出温室。
「哟,结束了吗?」
「嗯。」
我简短回答了等待在外面的须佐之男。
虽说是中途参战,由于她大闹特闹的关系,衣服已经破烂不堪。
「这又要惹大姐生气了。还是趁早回去吧。」
「……」
「嗯?怎么了,雷火?」
察觉到这边的视线,须佐之男不解地回头。
「须佐之男。你没带来天羽羽斩的原因难道是……」
天羽羽斩是日本神话中最强的驱魔之剑。
有它的话就多少能够防御类似神冥审判一样大魔术的影响。
在如此关键时刻没有随身携带,难道是为了栉铊学姐……。
但是须佐之男并没有回答。
「不要问些无聊的问题。我只是按自己的喜好做事而已。」
接着,须佐之男扬起了嘴角。
「再见了,下次务必要和认真起来的你好好战上一回。」
须佐之男在留下这样的话之后,就离开了植物园。
应该是回到栉铊学姐所在的北宿舍了吧。
「雷火同学!」
再次看往她离开的方向,这次是玛丽亚赶了过来。
只是人数好像不够。
「泪泪和里昂呢?」
「泪泪同学说她累了不想再走……而且,里昂同学还神志不清,没有要醒来的迹象。现在泪泪同学正在陪着他。」
「……这样啊。」
听了玛丽亚的说明,我点了点头。
「『支配』看起来是成功了。」
看到温顺的奥西里斯,布伦希尔德说道。
「原本还有些半信半疑……想不到竟然真的能取胜。」
「我不会说些没有把握的事情。」
利用贝努鸟和奥西里斯灵柩的永久机关。
将敌人的『神权』反过来利用,致使其承认败北。
在想到这个攻略方法的时候,基本已经确认了最终的胜利。
但是……唯独漏算了猎户座,没有成功阻止神冥审判的启动,导致了许多牺牲。
在分出胜负之前,究竟出现了几人,还是几十人的死伤呢?
「……」
胸口被悔恨之情所占据,我不由地仰起了头。
「神仙雷火……?」
「雷火同学……?」
「……」
我没有回应她们二人。
这份悔恨毫无意义。
再怎么后悔,死去的人也不会回来。
可是,可是……就没有其他还能做的事吗?
大脑里尽是些这样的想法。
「神仙雷火!」
「!」
被布伦希尔德抓住肩膀,我清醒了过来。
她正在用担心的眼神,紧紧盯着我。
「你到底怎么了?」
「……」
我下意识地移开了视线。
不想被神看到软弱的样子。
然而。
布伦希尔德用力把我拉了回来。
「神仙雷火。」
「什、什么事?」
被她谜一样的气势所压倒,我不得不做出反应。
然后,她接着说。
「你已经做的很好了。所以,不要那样过分责备自己。」
「……」
这感觉就像是措不及防挨了别人的偷袭一样。
「布伦希尔德小姐说的对。」
在一旁的玛丽亚露出了微笑。
「我觉得雷火同学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
「……是吗。」
听到她们的安慰,我轻轻点头。
我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样的表情。
「只是,如果那个……想要哭出来的话,可、可以把我的胸口借给你哦?」
「啊,好狡猾!雷火同学!要哭的话,请趴在我的胸口上!」
「……」
我无语地按着布伦希尔德的额头。
「哎呀!干什么!」
「别得意忘形。」
她理所当然的发出了抗议,但我没有松手。
『——真是可爱的家伙。』
(去死。你们都去死。)
我无奈地发出了叹息。
「余就是输给了这群笨蛋吗?」
「……」
仅在这一刻,我很想同意奥西里斯的想法。
不过,因此倒也稍稍轻松了一些。
比起花费时间后悔,不如尽快展开接下来的行动。
「布伦希尔德。玛丽亚。在这之后要在岛上巡回。」
「立刻吗?」
「必须要掌握岛屿在受到神冥审判的影响后是什么状况。」
假如有人在做饭时失去了意识,那么房间里就有可能发生火灾。
我能做到的,就是防止这样的二次灾害。
「奥西里斯,你也来帮忙。」
「哎呀哎呀,还是头一次站在被命令的立场上。」
奥西里斯很不情愿的呢喃着,耸了耸肩。
「不巧的是,余从来都没服从过别人。」
「所以,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在想什么样的态度才和奴隶相符合。」
『——呜嘿嘿嘿,这样的话就由本大爷亲自来调教你吧,臭小鬼。』
(……)
我立刻闭上左眼,阻止巴罗尔进一步的暴走。
「这样可以吗?」
奥西里斯在我面前低下了头。
然后突然亲吻了我的鞋尖。
「你在做些什么?」
「嗯?不对吗?表示服从好像需要这样做。」
大概是感到了窘迫,奥西里斯的脸也稍稍红了起来。
该怎么去评价她……除了作为王者之外,其他事情都太无知了。
『——总觉得这家伙微妙的有些脱线。』
(同感。)
我揉着太阳穴,打算先不去计较奥西里斯的态度。
「奥西里斯。你今后要按照我的指示行动。还有,从今以后,在其他人面前会称呼你为艾米莉,记住要好好回应。」
「原来如此。」
奥西里斯,不对,艾米莉点头表示了理解。
她真的明白了吗……?
虽然还有些不安,但是不需要特意再去确认。
「好了。那么赶快在岛上巡回吧。让泪泪也来帮忙。」
「里昂同学该怎么办?」
玛丽亚边走边问。
「如果无法醒来的话……记得泪泪住在西宿舍。暂时就安置在她的房间。能拜托玛丽亚你来照顾他吗?」
「好的。」
就这样,我们商谈着今后需要采取的行动——
嗤!!
——背后突然听到了微弱的声音。
就像是木棍穿过肉体的声音。
「!?」
在不详的预感驱使下,我连忙回头。
「咳……!」
艾米莉(奥西里斯)正在吐血——
——她的胸口被什么人的手臂贯穿,心脏被掏了出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