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Only Sense Online绝对神境
  4. 第九卷
  5. 第五章 下水道与老鼠退治
  6. 繁体版

第五章 下水道与老鼠退治
2017-09-03 14:50:08

		

日后,按照和莱娜、阿尔的约定,为了练习队伍连携我们一同前往任务面板去寻找合适的任务。
「没有适合我们的任务呐!」
莱娜一边发着牢骚一边看着讨伐系的任务,而收集系的任务则完全不去看。
「莱酱,在考虑好以什么作为基准评价好坏之前做判断可不行。」
「嗯,这个怎样?!任务【骷髅的讨伐】!」
阿尔一边指责着莱娜一边看向她手指指着的任务。
听到这句话,我也马上看向莱娜手指指着的任务。
地点在霍里亚洞窟,讨伐那里的骷髅20个的任务,看到这里,我的脸开始抽筋。
「骷髅吗。我们之前和蕾缇雅桑一起去打过。所以,我觉得还不错——『稍、稍微等一下!』——怎么了?」
我慌慌张张的打断了正准备同意的阿尔。
两个人都为我急急忙忙打断他们的事不可思议地回过头来,反射性地叫住了他们的我,却考虑不出适当的理由。
「呃……那个啊。虽然说你们和蕾缇雅桑一起打倒过,但是这次没有同等程度的战力吧。而且,那里也会刷新幽灵)之类的麻烦MOB,这次我们只是队伍的连携训练,所以稍微降低些难度比较好吧,我想……」
我说着假惺惺的理由,心里感觉莱娜和阿尔的视线能扎穿我似的。
(其实,是对霍里亚洞窟的MOB要素不擅长——什么的,果然不能和两人说吧!)
我一边在心里冒着冷汗一边看着二人的反应。
「是啊。这件事我完全忘了!优桑,谢谢!」
「谢谢提醒我们忘记的事情。」
「啊哈哈哈,没,没什么!」
我边干笑着,边对两人的感谢感到十分的难受。
「即使要降低难度,也可以在队伍连携练习中使用的好的任务……嘛,大概像这样的任务?」
这么说着的莱娜,指向了一个任务。
刚才,因为害怕骷髅之类的怪物而否决了,不过,本来我就打算尊重二人的自主性的,所以这次我不说话只是看着。
「这个不好吗?任务【老鼠退治】。因灰色老鼠侵入了小镇并大量繁殖而要驱除它们的任务。」
「都是杂鱼MOB,即使单刷也能打倒的弱小的家伙,所以作为队伍连携训练的任务来说很好啊!」
决定了任务的莱娜似乎心情不错,嘴角都开始上扬。
「既然决定了,那么去接受任务吧,去NPC那里听听任务的详细的信息。」
「在那之后,我们要分配在队伍中的职责。」
在我准备说出之后行动时,阿尔抢了我的台词。我对此点点头,三个人来到了第一小镇的西南侧。
在那里,一个扛着有些脏的铲子的男子坐在圆木椅子上。
「我们是接受了【老鼠退治】任务的玩家哟。把详细的情报告诉我们吧!」
「莱酱,为什么在NPC面前这么趾高气扬啊?!」
对阿尔的吐槽,我的脸上浮现出苦笑,任务开始了。
「啊啊,是你们接受了任务吗?。其实,令人困扰的是有老鼠侵入小镇中,并在这里繁殖。虽说是老鼠,但是数量很多,我一个人完全解决不了。所以,请将它们全部退治!」
「交给我们吧!所以说,老鼠到底在哪?在宅院还是仓库里?还是出现在田地!?」
有点兴奋的莱娜打算问到任务地点,NPC的男人从椅子上沉重地抬起腰,将背后的大铁盖子打开。
「它们深入了这边的下水道,里面又黑又潮。下水道里有阻止人类闯入的铁栅栏,但老鼠能从铁栅栏的间隙中自由来往。并且,被任命为这个下水道的管理员的我在逃跑时把铁栅栏的钥匙掉到水里了。所以,拜托了!」
看着说完这些后再次坐回原木椅子上的NPC的脸,我的面颊开始抽筋。
阴暗又潮湿的地方。这种地方,是我不擅长的部分啊。
「队伍职责的分配……呃,优桑,看起来脸色不太好,没问题吗?」
「欸!?啊啊,没关系。没关……」
不能让这两个人看见我可怜的一面哟,要让他们看到我作为年长者的威严,和在队伍中的作用。
「我作为前卫的壁役,以短枪牵制,有机会的时候也会攻击。阿尔作为火魔法使的话担任后卫,所以在这里我们怎样和持有【弓】天赋的玩家配合?」
「优桑,会限制能力到什么程度?」
对于阿尔的提问,我打开面板,选择了这个场合可以使用的天赋。
「对了。基本的攻击手段,我只会使用弓箭。」
「那么,强化和弱化的附加,土系魔法及近战攻击手段,道具的使用全都封印吗?」
「嗯,是这样的。」
知道我封住了我丰富多彩的攻击手段,莱娜看起来有些气馁。但是,那是我最开始就决定好了的。
除了弓系的攻击以外,他们似乎希望我还能起到什么作用。
「现在预定要装备的天赋是,【魔弓】【千里眼】【捷足】【魔道】【生产者的心得】【身体耐性】【精神耐性】这七个,至于剩下三个,贝尔告诉过我她带着的持有【弓】天赋的那孩子的天赋构成,于是我取得了一些新天赋以尽可能接近她。
「优桑。但这样会消耗优桑很多SP呐!」
「因为太多了,所以不用在意哟!」
说着,我将剩下的三个天赋栏位换上了新取得的天赋。
「优桑,新取得了什么天赋?」
「【物理攻击上升】和【先制的心得】【要害的心得】这三个。简单地说,是重视伤害上升和致命一击的天赋。」
——————————
所持SP44
【魔弓Lv1】【千里眼Lv13】【捷足Lv18】【魔道Lv17】
【生产者的心得Lv3】【身体耐性Lv3】【精神耐性Lv1】【物理攻撃上升Lv1】
【先制的心得Lv1】【要害的心得Lv1】
未装备
【弓Lv50】【长弓Lv30】【识破Lv23】【调药师Lv3】
【炼金Lv44】【合成Lv44】【附加术Lv40】【雕金Lv25】
【地属性才能Lv29】【调教Lv19】【料理人Lv15】【游泳Lv15】
【语言学Lv24】【登山Lv21】
——————————
虽然我同时也装备着一些之前的天赋,不过,现在的天赋构成已经有了纯弓系天赋的感觉。
感觉这应该很接近刚开始玩OSO的时候,缪和塔克他们推荐的天赋构成了。我一边这样想着,一边向莱娜和阿尔展示我装备中的天赋。
「总觉得这样有点不可靠的感觉,没问题吗?」
「优桑的装备比起我们的来说要好很多,所以没有问题的哟,但是,我认为对陷阱以及敌人突袭的侦测还是有必要的。」
「这样的话,我可以装备上我的【识破】天赋,不过,那样的话就有必要去掉其它的天赋……」
「确实是有必要,不过,去看一下不就明白了?」
不安的阿尔提出的建议被莱娜嗤之以鼻,她沉默的盯着下水道入口的洞。
「莱娜?怎么了?」
「……我先下去,之后是优桑。阿尔最后。」
「唔、唔嗯。明白了!」
莱娜认真地发出指令,开始顺着梯子往下爬。
从头顶的光到地面感觉有七米左右,我进入了昏暗的下水道中。
进入了地下后,身体周围就一直缠绕着潮湿而微温的空气,结果新的冬装在这里就完全没有意义了。
「这地方暗得像迷宫一样,什么也看不清呐。阿尔,拜托你了!」
「嗯。知道了。——《火炬》!」
与光属性的《灯光》一样,火属性的照明魔法,照亮了下水道的内部。
下水道的天花板是砖制的拱形,其下方有是流动的水,左右有着比污水要高一些的立足点。
并且,用【千里眼】的话,可以在黑暗中看见下水道的全景,却没有找到繁殖过量的灰老鼠的身影。
「啊,下水道的话,比迷宫还要窄啊。在这种地方我的武器大概会很难挥动。」
莱娜用自己武器的短枪向上下左右挥动,碰到了她站立位置的天花板和墙壁。
「嘛,想成是为了克服不擅长的地方而作的练习不就好了?」
下来看了下下水道的状况,我们开始商谈战斗分工。
「虽然这样,但我要怎么攻击呢?」
「以突刺为主,在用盾牌防御的同时也用它攻击?还有,莱娜的话,同时也可以使用魔法吧。」
「唔唔唔、我、我知道了。这样我就不会在这么狭窄的地方爆发吧?」
莱娜满脸不快地点着头。嘛,她想要打出华丽的攻击大闹一番的心情我也能理解,但是在这种地方,我还是希望她能忍耐一下。
「那么,作为后卫役的我们,我和阿尔应该做些什么?」
「嗯,不是使用火系魔法和弓箭进行远距离的攻击吗?」
「也需要找到办法来这么做。在这么黑的地方,没有辅助天赋便很难以视线确认目标。而且弓箭是对点的攻击,所以很难命中不大的MOB。」
听着我的说明,阿尔表示理解的点了点头。
「这样的话,我就先放出火系魔法,照亮一片区域后优桑再射击,怎样?」
「嗯。那就以这种感觉前进吗?」
确认了前卫后卫如何行动的我们,终于沿着下水道内的立足点出发。
不过,因为我们走得很慢,仍然有互相说话的余韵。
「哈啊,要是蕾缇雅桑在这里的话会轻松很多吧。」
「蕾缇雅的话,反而会更难的吧!」
「欸?但是蕾缇雅桑有很多使役MOB呢,我们被她救了好几次了。」
我脑中浮现出总是在嘴里塞着东西发着呆、总是饥肠辘辘的精灵的样子,「那个人完全没有不擅长的东西的呢」两人有着这样的印象,不过,蕾缇雅她也是有不擅长的东西的。
「她和莱娜一样,对狭小的地方极端不擅长啊。使役MOB是需要召唤场所的,所以在这种地方她战力会受到限制。」
像是大型MOB象神睦月和中型MOB精灵豹福优、黑虫如月等使用起来很困难,飞行的小型MOB千羽鸟纳兹也不能在这里自由移动。
这样一来,蕾缇雅的使役MOB里,就只剩磷火亚齐和妖精弥生了,作为结果,蕾缇雅在狭窄地区的战力就受到了限制。
莱娜和阿尔两人,似乎没想到过这些,不过现在看来已经理解了。
「那么,优桑不擅长的场面是什么?」
「阿尔,这样很失礼的。在各种各样的场面中都万能的优桑会有不擅长的东西吗?顺便,敌人来了哟!」
莱娜对我展现出了完全的信赖,压得我说不出话来回应,这时,我们遭遇了敌方MOB。
「撒,敌人来了!马上消灭它们吧!」
莱娜盯着《火炬》的光所无法传达到的黑暗。
那里有着什么在蠢蠢欲动着,黑暗中无数闪烁着红光的眼睛凝视着我们。
「我先上了!《火焰射击》!」
阿尔放出了比初级魔法《火球》威力更高的单体攻击魔法。
我看着高弹速火焰弹发出的光,张开了弓。
火炎击中,露出几只躲避着火炎的老鼠的身影。
「老鼠六只!撒,上吧!」
在莱娜跃出的同时,我选择了先发制人的弓系魔法。
「——《魔弓技・幻影之箭》!」
拖着红色尾迹的箭越过莱娜刺向最前面的老鼠。
通常,这样攻击就结束了,不过这次,箭尾延伸出来的红色光尾分化成了五只一样颜色的魔法之箭,将接近的老鼠一只接一只的贯穿。
「呼唔~结束了!」
我放出的,是从【魔弓】天赋取得的新技能。
弓系魔法【魔弓技・幻影之箭】,是实体的箭本身的一击,加上红色尾迹分裂出的五支魔法之箭造成伤害的魔法。
可以像刚才那样,箭的实体攻击一只,五只魔法箭矢各自指定目标,也可以把一切攻击集中在一只敌怪上。
只看这个的话,确实是强大的魔法。但魔法之箭的威力受到玩家INT属性影响,而命中率和跟踪性能则受DEX影响很大。
另外,因为即使集中攻击也不会发生连锁奖励,并不能增加伤害量。
对刚刚测试了这个魔法的我,莱娜满怀恨意的盯着看。
「……优桑。你全部一个人打倒就没有连携练习的意义了吧!」
「抱、抱歉!」
「是哟。优桑,虽然现在优桑把她的天赋等级调整到适合我们的程度,但她有很多魔法可以使用,这点也要考虑进去」
「优桑!不在要紧的情况下禁止使用范围系魔法!」
「啊,是……」
被莱娜这么说了,为了队伍的连携训练,我进一步限制了我一些魔法的使用。
「那么,重新来过!有新的老鼠来了!」
阿尔放出火系魔法法,朝着从黑暗中跳出的老鼠,我普通的射箭──
「……射偏了。」
「优、优桑……」
看着被老鼠快速的避开后扎进地面的箭,两人转头用怜悯的目光看着我。
「才不是啊,是因为装备天赋的等级下降了,所以命中率也下降了!」
●
按照莱娜和阿尔的等级调整天赋的结果,就是弓箭的命中率下降,同时也再次让我意识到DEX属性值对箭的命中率影响到底有多大。
顺便说一下,现在的我装备的,不是平时用的【黑乙女长弓】,而是夏令营活动中得到的独特武器【沃尔夫司令官的长弓】。天赋构成的改变也让我的属性值降低,使用【黑乙女长弓】的话,就会因为属性值不够而引起反动伤害。为了避免这样的事发生,我把武器换成了【沃尔夫司令官的长弓】。
「老鼠都逃掉了呐。一般情况下,被攻击的MOB会来反击的吧,它们到底怎么了?」
无视了我之前说的话,莱娜凝视着下水道的深处试图找出逃走老鼠的气息。
「什么啊?感觉,好像是在引诱我们深入一样,我有不好的预感。」
「嘛,就算在这里考虑也没有用,只能前进了。」
说着,莱娜迈出了脚步。
我们也继续前进,脚下的白色石子被踩得嘎啦嘎啦作响。
然后,在下水道的岔路处,我们沿着走过的通道向右侧前进,污水在这里流入了一条很窄的水路,我们走进了死胡同、大量的老鼠在这里等待着我们。
「这次是死胡同!逃不了了哟!《火焰射击》!」
阿尔再次放出火焰弹后,我也射出弓箭。
这次,弓箭贯穿了一只被火焰的余波击伤的老鼠并打倒了它。
虽然攻击力和命中率随着天赋的调整也下降了,不过二次攻击的话仍然能够打倒它们。在恢复自信的同时,我开始为下一次进攻做准备。
但是,老鼠们靠压倒性的数量开始了反击。
「唔!这么多的数量真是麻烦!」
有四只老鼠试图从莱娜身边通过,她伸出短枪想要刺死一只老鼠,同时慌忙地用皮革制的盾敲击并并停住了另外两只老鼠,剩下的一只迅速跃离莱娜,向我们后卫冲来。
「阿尔,有只到你那边去了!」
「没问题的!——《火球》!」
阿尔在老鼠到达这边之前发射了火球,点燃了老鼠的毛,为了熄灭火焰,老鼠自己跳向污水中。
对于那只老鼠,我用弓箭追击干掉了。后卫这边应对完了老鼠,但莱娜此时被三只老鼠包围着,陷入苦战。
「什么啊?!这些家伙的动作和在开放场所完全不一样!」
「我先干掉一只,莱娜!剩下两只交给你了!」
三只老鼠通过踢下水道的墙壁做出不规则的动作愚弄着莱娜。
然后,我预测了从背后偷袭莱娜的一只老鼠的动作,并射出箭矢。
一直应对着前面的攻击,最后才注意到后方突袭的莱娜,被前后两方同时的攻击弄得混乱而停下了动作。
之后的瞬间,向莱娜背后飞去的老鼠身体被箭矢横向贯穿,撞上了下水道的墙壁,化为了光之粒子。
随后回过神来的莱娜,把意识集中在正面的两只老鼠上。
「还剩两只!哈啊!」
莱娜以短枪刺中一只,随后阿尔的放出火焰,将另一只燃烧殆尽。
确认了周围已经没有了老鼠,莱娜长长的吐了一口气,向着后卫这边转过头来。
「我们的连携感觉还算马马虎虎吧,怎样?」
「不算太坏吧?如果只有莱酱和我,在受到突袭时,莱酱牵扯住敌人会很辛苦。不过,人数增加使得应对起来也更轻松了。」
「我这边没什么特别想说的?嘛,因为属性下降的影响,不能一击打倒敌人的问题对我来说很严重。」
「是啊。稍微在这周围再探索一下看看情况吧。」
因为我把队长的位置交给了莱娜,看来她只要愿意还是做得到的嘛,我稍微有点佩服她了。为了调查这个死胡同,我们继续向着深处前进。
然后,在白色的砂砾山中找到了任务物品「下水道的钥匙(B)」。
既然是钥匙(B),那么就意味着还要去找其它复数的钥匙吧,也许会有必须打开铁栅栏才能继续前进的情况。
这么想着,我们沿着来时的路往回走。一回头,从下水道的水中,五只老鼠飞跃而出。
「果然得到重要道具的话,就一定会有敌人出来吗!好,上吧!」
「——《火焰射击》!」
和刚才一样,阿尔先手放出了炎弹,不过这次攻击被躲开了。
「莱酱!挡住它们!」
「全部的话不可能的啦!我可同时对付不了那么多对手哟!?」
和之前分别攻击前卫莱娜和后卫的我们不同,这次是五只一齐冲向莱娜。
「等、我真的是防不住啊!」
莱娜用装在手臂上的盾挡住左边两只的进攻,用右手的短枪反击右边的一只造成伤害,不过,她在攻击后的间隙里又被左边二只老鼠攻击,受到了伤害。
「什么啊,伤害并不高!这样的话就舍弃防御……呜、啊咧?」
莱娜膝盖忽然脱力,就这么无力的坐了下来。
我从后卫这边向莱娜之前攻击过的老鼠射出弓箭追击并干掉了它,这时我注意到了莱娜的异变。
随着时间的流逝,莱娜的HP在逐渐地减少,她的手脚都在微微的颤抖。
虽然莱娜举起臂盾稍微阻挡了两只老鼠的进攻,不过,莱娜仍然被老鼠们连续攻击受到连锁伤害而逐渐削减着HP。
这时我使用【千里眼】天赋的目标能力,向莱娜和老鼠们进行确认。
「莱娜,使用解毒和解麻痹的药水!阿尔!那些家伙不是灰老鼠!它们是另一种叫痹毒鼠的MOB!」
虽然这两种老鼠在黑暗的下水道中看起来颜色有点像,不过仔细看的话就能看出它不是灰老鼠。根据名字和刚才的状况,我推测它们的攻击能造成毒和麻痹的异常状态。
「……【麻痹】了……用不了药水……」
「阿尔!我去帮助莱娜,敌人那边就先拜托了!」
我放下了弓,朝着不断承受着老鼠们攻击的莱娜跑去。
莱娜的HP已经削去了一半,即使现在HP也一直因为中毒的异常状态而持续下滑。
我借给她一个肩膀,到我们走到阿尔那边之前,我们也不断受到背后的毒老鼠们的攻击,虽然也出现了毒的异常状态,但幸运的是没有麻痹使得我们能成功的撤退。
「优桑,我上了!──《火墙》!」
逃跑的我们与跟在后面不断追击着的老鼠们之间涌出火焰,填满了从下水道的地面一直到天花板的空间。
被火焰炙烤的老鼠,一只接一只的向污水中跳去,这让我们没法对它们造成太多伤害,不过这样也让我们得到了更多时间。
我取出一瓶药水对莱娜使用,让她回复。」
「给,药水。要再来一次么?」
「当然了。这次我不会落后了!」
我帮莱娜恢复了HP,解除了她的异常状态,同时阿尔的火墙也消失了,莱娜向着火焰另一边正窥视着的老鼠们猛扑过去。
莱娜顺着势头以短枪突刺,刺穿了一只老鼠并打倒了它。」
「那么,我也加入进攻吗?」
我抽出一只箭,瞄准了一只痹毒鼠。如果阿尔和我能解决剩下的四只的话,莱娜的负担就能减轻一些。
「──《弓技·一矢缝──」
「我也来──《火焰・射──」
但是,我和阿尔的技能发动到一半就都被打断了。
我拉着弓弦的右臂忽然传来一阵疼痛,我的注意力因而被吸引了过去,结果我那正处于发动途中的技能就此中断,没有目标的箭就这样射入了下水道的黑暗中。
「什么?!啊……咿!?」
我看向自己那又痛起来的右腕,手腕上面带着白色的齿痕。
「动、动物的骸骨?」
又小又轻的什么东西,以它锐利的前齿刺入我的手腕,靠四肢抓住了我的手臂。我反射性的挥动手臂,将它甩向下水道的墙上,但在下一个瞬间,我左腿也感觉一痛。
看来,也有同样的存在正用牙齿在咬我的左腿。
「──!?」
叫不出声的我把脚向上扬起,甩开了脚下的砂砾构成的老鼠骨架,那个瞬间,我理解了。
脚下的沉积的砂石不是我们认为的砂砾,而是小骨头──大概就是老鼠的骨头。
然后我才注意到。脚下的老鼠骨头已经开始相继联合起来,把作为敌人的我和阿尔团团围住。
我们脚下的老鼠骨头是一个陷阱,但当我们注意到的时候,已经迟了。
「咿——咿呀!」
「──唔,唔哇啊啊!?」
「等、优桑!阿尔!」
我和阿尔,同时受到复数老鼠骨头组成的MOB·咒鼠骷髅的袭击,身体各处都在遭受啃噬。
阿尔这边受到了【诅咒】的异常状态,不能使用技能,就完全失去了对抗的手段,不久就被老鼠骨架们包围,HP槽马上就枯竭了。
这边,阿尔完全把老鼠骨架们聚集在了一起,我看着密密麻麻老鼠骨架,身体连动都动不了。
老鼠骨架之间相互碰撞、摩擦发出的声音让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我也和阿尔一样倒下了。
「这些MOB到底从哪里涌出来的!而且光也消失了!」
HP耗尽倒在地上的我,耳朵里仍能听见继续奋战的莱娜的声音,不过不久就听到了某人倒地的声音,附近只剩干燥的骨头相撞的声音在空中回响。又过了一会儿,就连这些声音也听不见了,这时我在漆黑的视界里出现的是否使用【复活药】的选项上选了『YES』。
「……真暗。嘛,光线毕竟还是依赖着阿尔的,所以这是当然的啦。」
我睁开眼睛后,发现周围完全在一片漆黑之中,于是摸索着到走到趴在地上的莱娜和阿尔附近,毫不犹豫的使用了【复活药】。
「痛痛痛……我死了一次对吧。虽然最后我自暴自弃的发动攻击了,不过还是被打倒了。」
「——《火炬》。唔唔,都说死后才能吸取教训,不过这次还真是不明白不行啊。」
莱娜和阿尔安静的起身,在完全回复【复活药】回复到一半的HP的过程中,两人在这种场合下开起了反省会。
「首先,为什么谁都没注意到骨鼠的出现呢?还有,中途光线消失以后,在完全的黑暗里,我们都停止 战斗了。」
「骨鼠的问题,是因为队伍中谁也没有装备能察觉陷阱和敌人的天赋。虽然很乐观,但【识破】天赋还是很有必要的。」
「至于光线问题,是因为阿尔被打倒了,所以消失了。没有带有夜视效果天赋的莱娜突然一下子陷入黑暗,确实也很难战斗了啊。所以我们需要预备灯笼。
我说着从背包中取出探索地牢和洞窟时使用的灯笼,点上了火。
我们用阿尔的火焰魔法和灯笼来双重确保了光线的明亮。
「「「…………」」」
我们三人暂时都注视着灯笼中的火焰,我再次转向二人。
「那个,我作为后卫有着很大的失误,对不起!」
「哎!?不过那种状况下不是没什么办法吗?」
「虽然说了禁止使用某些技能,但最初被骨鼠啮咬而发动技能失败的时候,要是我马上使用范围系的弓系魔法,只要能善加利用,不就能扭转局势了吧,是我在那个时候动摇了。」
最初魔法的发动虽然被妨碍了,但如果紧接着使用《弓技・疾风一阵》的话,我就能对包围着我们的骨鼠们造成大量伤害甚至全部击杀。
「但是,优桑居然动摇了,真是不可思议啊。平常一直都很有余裕的样子」
「阿尔。那都是靠天赋等级的差距和装备的质量,以及丰富的消费道具堆叠出的余裕哟。」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稍微安心了。虽然优桑是那么的厉害,但和我们也没有多少区别。」
我不是像缪和塔克他们一样的游戏废人,也仍然是会因为害怕老鼠骨架之类的,恐怖的或者鬼屋之类的东西而动摇的普通人。
「呜,啊咧?一般的老鼠明明没问题,但是对老鼠骨头却会动摇,那么就不是因为不擅长老鼠?这么说来优桑进入下水道的时候脸色就很不好……或许,优桑对恐怖系的不太擅长?」
「那那那、那种事情才没──」
「啊,后面有骷髅!」
「咿!?」
听了莱娜的话我反射性扭头转向后面,结果后面当然什么也没有。
我转回头看着莱娜的若无其事的视线和阿尔的苦笑。
「呜呜呜、就是这样!恐怖的东西啦,幽灵啦,还有妖怪什么的,我都很不擅长啦!」
「原来如此,优桑不擅长的,是恐怖系的啊,唔嗯。」
大笑着的莱娜脸上露出心怀鬼胎的表情,阿尔在旁边看着她,完全愣住了。
当缪在考虑着该什么时候对别人恶作剧时,也会露出这样的表情,我觉得我应该先警告她一下。
「如果又无缘无故的吓唬我的话……你知道会怎样的吧?」
反过来,我满脸笑容地凝视着莱娜。
于是莱娜脸色发青的点了点头。
我不知道她到底想像了什么,但是如果这样说的话,她可能就会想一些她本人不愿意被做的事吧。
过了一会儿,平静下来的我们,抬起沉重的腰身,重新开始了下水道的探索。
●
经过刚才的失败,我们决定调整战斗方式。
我把装备中的天赋【千里眼】替换为【识破】,以警戒敌人的突袭。
另外,我对使用技能种类的限制也稍稍放松了,战斗时我和阿尔也会站在前列。
「——《弓技·疾风一阵》!」
「——《火墙》!」
在战斗开始的同时,我们一齐使用范围攻击给全体敌人造成伤害。
《弓技·疾风一阵》在射出弓箭所产生的风压处都有伤害判定,这种弓技在封闭的下水道内部避无可避,所以,即使没有《千里眼》提供的夜视效果,它在黑暗中也绝对能造成伤害。
而阿尔的防御系魔法《火墙》,会对无谋的发起突击而接触到火墙的老鼠造成伤害,可以打倒好几成老鼠。
「我也上了!」
已经被我和阿尔的先手攻击打残的老鼠们,一只接一只的被莱娜打倒。
只是,莱娜用的并不是用攻击力较高的短枪,而是手臂上革制的盾,她就这么对老鼠们殴打了下去。
为了在尽可能少移动的情况下打倒敌人,莱娜通常使用短枪,不过,在老鼠们都在开幕攻击时受到伤害的情况下,用盾来清理反而比较快。
「啊哈哈!虽然我还担心【盾】天赋的等级太低,但这不是完全可以打倒敌人嘛!」
「莱酱,不要深追!」
因为莱娜快要跑出灯能照到的范围,阿尔只能出声制止。
莱娜华丽丽的暴走起来,结果就是袭来的痹毒鼠和骨鼠有两成逃回了深处的黑暗中。
「结果,虽然打倒了很多,但同时也让不少老鼠跑了。」
在对下水道的探索中遇到的MOB,有一般的大型家鼠型的[灰老鼠],造成麻痹与中毒异常状态的[痹毒鼠],然后是老鼠骨架外形的[咒鼠骷髅]。
我们每次都是在被老鼠们从一侧发动突袭的状况下与之遭遇的,不过,随着老鼠在战斗过程中数量不断减少,它们马上又会一齐逃跑。
我们不断重复着这一过程,继续探索着下水道。
途中,经常有铁栅栏挡住继续行进的道路,而且与之前捡到的钥匙也不匹配,让我们不得不在下水道中反复寻找着正确的钥匙。
其结果,就是我们已经完全记住了下水道的内部结构。
「已经走了这么久了,到底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
「任务通过的条件,是驱除掉所有的老鼠,连带那些逃跑的老鼠也要全部打倒。」
「到现在为止逃掉的老鼠,差不多都逃到这前方了吧?」
差不多有一段时间没有遭遇过老鼠的我们,在这段时间里继续前进,走进了一个下水道的死胡同,下水道那砖制的墙壁一部分被毁,成为其后方狭窄洞穴的开口。
我们注意到在那洞穴的入口有似乎是岗哨一般的老鼠向洞穴深处奔跑的身姿,这里好像就是终点了。
「这里就是终点了……上吧!」
莱娜走在前方先进入了洞穴。
在狭小的洞穴中前进着,途中空洞一口气变得宽敞起来。
并且,在那前方的黑暗中,伴随着沉重的脚步声,有什么东西正在接近。
「那就是BOSS──[突变恶鼠]。」
随着阿尔的嘟哝声,一只巨大的老鼠的身姿渐渐浮现。
有着超长的门牙和锋锐的爪,与普通灰鼠不一样的灰色毛皮,以及纵向排列的三组红色眼睛,就连像鞭子一样的纤细尾巴也有三条的变异老鼠。
变异老鼠有着牛一般的大小,它的嘴边叼着一只灰鼠,两爪也各紧握着一只痹毒鼠和骨鼠向着自己口中扔去。
然后,为保护着老鼠头目,无数的小老鼠们包围着它。
这时,菜单中弹出新的讯息,任务【老鼠退治】达成条件由驱除所有老鼠,变更为击破【突变恶鼠】。
「只要打倒这家伙就结束了!哈啊啊啊啊——」
莱娜抱着必杀的气势双手持枪向变异老鼠发起突击。
那种台词就是个死亡flag,我这样想着,但还是为了支持莱娜开始进行援护射击。
阿尔也为了打倒挡住莱娜去路的三种老鼠们,释放魔法支援。
「——《弓技·疾风一阵》!」
「上吧!《火墙》!」
为了减少莱娜的负担,我们对老鼠的集团发动范围攻击。
但是,和下水道中不同,洞窟内部更加宽广而有地方可以逃避,半数以上的老鼠左右分开,从我们的攻击中逃脱了。
「莱酱!被包围了!」
「我知道了喔。但是,在这里能自由移动的可不只有老鼠们啊!——《大车轮》!」
莱娜握住短枪的一端,以脚后跟作为轴心大幅的挥动。
挥舞的短枪旋转着向全方位放出风压,将袭来仍在半空中的老鼠们击落。
被枪的尖端掠过的老鼠们,小小的身体就这样被切开,或者被柄给击落。
因为莱娜放出范围系技能迎击左右的老鼠,老鼠们的攻击也减弱了。
我和阿尔也不会错过这个机会,向左侧密集的老鼠们使用魔法攻击。
从左右向中间夹击,这次老鼠们无处可逃,被一口气歼灭了。
随着逃到洞窟左侧的老鼠们被打倒,莱娜则是一个人冲进了右侧老鼠的集团,在那中心用短枪大幅度的回旋,将老鼠一只接一只的吹飞。
「啊哈哈哈,中毒和麻痹,挂不到我身上就什么都不是!」
「啊啊,怎么感觉,变成那种武将风的游戏了啊……」
莱娜带着那种在对方杂鱼中开无双的动作游戏角色的感觉,一会儿就将右边的老鼠全部打倒,剩下的就只剩贪食着手下老鼠的BOSS——突变恶鼠了。
即使同伴的老鼠们被打倒也不加入战斗的变异老鼠,在这时,终于开始行动起来。
「阿尔,一起上!——《连射弓・二式》!」
「好的!《火焰射击》!」
我和阿尔的攻击,越过突击在前方的莱娜的头,瞄准的是变异老鼠头部两侧的眼睛。
以变异老鼠的头部的三对六只眼睛为目标的我的两支箭,其中一支被自由移动的尾巴打落,剩下的一支深深的刺入了左边正中间的眼瞳。
基于【先制的心得】天赋和【要害的心得】天赋的效果,那一击成功削剪了变异老鼠HP的10%。
「我来搞定左边!」
莱娜试图滑向一支眼睛被击溃的老鼠左侧,但变异老鼠以与那庞大的身躯不相称的高速移动牵制着莱娜。
变异老鼠用尾巴敲向伸出的短枪,并在莱娜姿势崩溃时以尖锐的利爪向她挥去。
「唔!它的视野应该已经只剩一半了,为什么还是能对左侧的攻击产生反应啊!」
「因为对方的眼睛有六只,只是打掉一只的话,是无法夺走视野的。而且,莱酱,确认一下状态!」
「欸,骗人的吧!不妙不妙,陷入了异常状态!」
重新与变异老鼠保持了距离的莱娜,恢复了冷静并取出【毒】和【诅咒】的状态异常回复药水使用。
「那个BOSS,通过吞吃下水道中的老鼠收集了它们的特性。最麻烦的,还是【麻痹】。」
「但是,要做的事依旧没变!」
阿尔以一定间隔放出炎弹确保了伤害,我也没有休息,一直持续放出箭矢。
「——《召唤盾》!」
莱娜在使用皮革制的臂盾和短枪专注防御的同时,为了让后卫积累伤害的战术能继续下去,而发动了【盾】系的技能以提高仇恨值。
因为这个,变异老鼠不能从莱娜那里离开,只是不断的挥舞双爪攻击,全部都命中在了莱娜皮革制的盾上。
但是,当变异老鼠的HP削减了五成左右时,其动作出现了变化。
「绷直了身体?它要突进……咿呀!?」
「莱酱!」
变异老鼠大幅度的向后跳跃,弯曲四肢趴下身体。
莱娜警戒着突击,将盾举在前面准备吸收冲击,却受到了预料之外的攻击。
变异老鼠的三条细长的尾巴,一条从举着盾的莱娜视线的死角悄悄接近,然后一下子缠绕住了她的脚踝。
莱娜被那条尾巴拉倒,而停在原地不动的另外两条尾巴开始以先端鞭打她的身体。
「阿尔!攻击别停!——《弓技▪一矢缝》!」
我将长弓的弓弦拉到极限射出一箭,但感知到的变异老鼠,在躲开的同时,身体不自然地跳向莱娜。
「离莱酱远点哦哦!」
阿尔持续朝变异老鼠放出炎弹,但变异老鼠仍然以它长长的门牙尖端刺入莱娜的脖子。
莱娜的HP立马归零了,随后,变异老鼠背部被炎弹击中而受到伤害。
接着,变异老鼠慢慢地离开了莱娜而转向这边。
到现在为止一直阻止着变异老鼠攻击后卫的莱娜被打倒了,下一个目标自然就是我们了。
而在那个时候────
「马马虎虎吧,一天之内被打倒两次,真让人生气啊─——─《大车轮》!」
莱娜在变异老鼠身后的重新站了起来,向背朝她的变异老鼠的尾巴根部,以短枪放出回旋切。
三条细长尾巴被切掉,变异老鼠脸上露出愤怒的表情回过头去。莱娜脸上浮现出得意的笑容,不过余韵也就到此为止了。
「哼哼。这样之前的事你就没法再做一……呜、等等,还没回复HP啊!」
莱娜使用了我为了应对万一被打倒的情况而预先给她准备的【复活药】,不过,【复活药】可以回复的HP,只有总量的四成左右。
尾巴被切飞,变异老鼠再次朝向仇恨值提高了的莱娜,朝她挥下了利爪。
「莱酱!就那样吸引它的注意!」
「等、行不通的啦!感觉、敌人的攻击力上升了!」
莱娜慌张过头连短枪都脱手了,只能用皮革制的盾专心防御。
将盾顶在上方莱娜缩在革盾的阴影中喝下药水,想尽可能坚持得更久,但变异老鼠那反常的猛攻以及异常状态,都让莱娜的防御战变得更加艰难。
「敌人的HP还剩三成。似乎有着随着HP减少攻击力上升的特性。确实,『老鼠逼急了连猫都会咬』啊。」
「优桑,不要在那里感慨了快来救我!」
莱娜连呼吸的时间都没有,不断消费着手头的药水。
我心想着能看到一直在一瓶接一瓶地不停喝药水的玩家的身影真是新奇啊,朝站在我旁边的阿尔眨了眨眼睛。
「不能给敌人攻击力继续上升的机会,所以我们要一下子打倒它。」
「我明白了,以最大火力攻上去对吧!」
我和阿尔都选择了要施放的技能,然后朝着剩下还剩下三成HP的变异老鼠发动。
「——《火焰柱》!」
阿尔以杖的顶端戳击地面的同时,火柱从地面涌起,朝着变异老鼠的背后迫近。
不断攻击着莱娜的变异老鼠也注意到了洞窟中火柱发出的格外强烈的火光而回过头来,但也来不及反应,全身被火柱的火焰给包围。
「阿尔,太危险啦!」
用革盾承受住了火焰的爆炸,莱娜马上与被火焰包围的变异老鼠保持距离。
而我这边,瞄准了在火柱中的挣扎的变异老鼠的影子,使用了被限制了的魔法。
「——《魔弓技・幻影之箭》!」
模糊的红色光影在长弓上凝聚,我把弓弦拉开,随着力量的积蓄亮度也逐渐增加,在那光的聚集达到最高潮的时候,我放出了箭矢。
直直飞去的红色箭矢,刺入在火焰中痛苦挣扎的变异老鼠的身体,并造成了伤害。
但箭的伤害并不是结束,长弓和箭之间连接着的红色尾迹开始分叉,变化为五支魔法之箭,向变异老鼠袭去。
以曲线轨迹逼近的魔法之箭一只接一只伤害了变异老鼠,第四只魔法之箭刺中变异老鼠时它的HP就归零了。最后的魔法之箭失去了目标,击中了变异老鼠背后的洞窟墙壁。
BOSS突变恶鼠的身体,倒在了洞窟的地面,与扎在上面的魔法之箭一起化为光之粒子消失了。
「两人都没问题吗?」
「中途就因为【麻痹】和【诅咒】而动弹不得了,防御系技能也使用不了,我还以为我肯定要完蛋了!」
「辛苦了。」
我苦笑着取出药水递给莱娜。
另一方面,靠近BOSS位置的阿尔抱着宝箱走近了我们。
「优桑,莱酱。BOSS掉落了宝箱!」
「额外报酬啊。但是,现在没有气力了~。」
「嘛,已经没有敌人了,等回到地面上再确认吧!」
我和点头同意着的两人一起,离开了洞窟,返回了下水道。
我们的目标直指地面,之前为了寻找钥匙而几次往返,所以我们已经完全把握了下水道的构造,这里就直接走距离最短的路线回到了地面。
「哦哦!终于平安返回了呐!怎么,在下水道中繁殖的老鼠们出现了新品种吗!」
对返回进行任务报告的我们,任务NPC有些夸张地答复道,并给予了报酬。
——任务【老鼠退治】已完成。
收到讯息的同时,我也收到了每名玩家2个任务币和1万G的报酬。
「报酬也太少了。光是用了不知道多少个【复活药】这一点,就已经亏大了,一点都不好!」
「莱酱,亏了这么多的不是我们而是优桑哟!」
「这个不要在意就行了,那都是我自己想做的啦。」
「优桑,真是太帅了!美少女啊!」
虽然莱娜很开心的在开玩笑,但只是让我有种微妙的感觉。
「呣,嘛,虽然对应任务报酬是赤字,但不是还没确定宝箱的内容吗?」
「是呐。说不定,这里面的东西可以稍微挽回一些损失。」
莱娜,一脸期待的打开宝箱,开始确认里面的内容。
「物品是……装饰品啊。项链、戒指,还有……唔,真是恶趣味!」
莱娜取出了,钉着银制五芒星标记的皮革制项链和带有魔法属性值上升的银戒指,然后,是老鼠骨骼样子的饰品。
会让人觉得是肋骨的手镯和老鼠头骨模样的戒指,然后戒指和手镯被模仿脊柱的链条连接,总而言之,用一句话概括就是——令人毛骨悚然。
我虽然对恐怖的东西不太擅长,但是,它附加的状态还是引起了我的兴趣。
穷途之鼠的咒装具【饰品】(重量:3)
ATK+4,MIND+4 追加效果:穷鼠攻击,HP无法恢复
和外表没差,这就是一件诅咒装备。不过同时也是一件独特装备。
「阿尔?这个装饰品要怎么办?」
「嗯,式样很可怕啊。唔嗯,效果没有看起来那么差,但是,我不打算戴着这么恶趣味的装备。」
莱娜和阿尔的评价都是马马虎虎,但是,我倒是无论如何都想要仔细审视这诅咒装备。
附加效果【穷鼠攻击】,是在HP处于一定比例以下的场合,攻击力上升的效果。HP无法恢复,则是技能和道具、包括HP的自然回复在内无法恢复的效果。如果能适应随着时间经过HP不会自然回复的状态以及考虑到HP的比例调整的措施,缺点也就不算什么了。
「优桑……为什么眼睛在闪闪发亮?你想要吗?」
「老实说,非常想要。」
我说完后,两人用诧异的眼神看着我。
「这可是有足以弥补这次【复活药】赤字的价值呢。而且还是独特装备。」
我所持的【替身宝玉的戒指】和【精灵戒指】也是不存在耐久度数值的装备,这么考虑的话,这件饰品的价值可能也会很高。
我在【鬼人的别墅】里的圆形竞技场中得到的奖品也有类似的效果,虽然没有缺点,但作为代替,和【穷途之鼠的咒装具】相比,它们的攻击力上升的比例较低。
「那么,优桑你就拿着吧。戴着这种感觉的装备的话,我感觉自己会被诅咒的。」
「确实,优桑在此次的任务中,也出现了很大的赤字,你应该拿着它。」
两人都这么说,所以我就接受了这【穷途之鼠的咒装具】。
这次,我不但取得了新的天赋,并且得到了很珍稀的诅咒装备,还收获了充实的冒险经历。
然后,我在最后询问二人。
「这次的队伍的组合怎么样?能够作为与【弓】天赋持有者组队时的参考吗?」
对于我的话,两个人互相点头──
「「———能见到优桑令人意外的一面真是太好了!!」」
「不,不是那种事情啦……真是的,忘掉它吧!」
看着我露出像被击溃般的表情,两人开始哧哧地笑。
平常都是一个痴呆而另一个是逗哏的情况,而只有在这种时候才表现出双胞胎的心意相通,我完全傻掉了。
「开玩笑的啦。嘛,因为优桑平时的支持手段都封印了,所以感觉稍微缺少了什么,但是气氛一直都其乐融融呢。」
「而且,优桑总是和我们待在一起,教会了我们为了能很好的连携,交流的时间也是很有必要的等事情哦。」
两人都带着非常兴奋的表情,我感觉就像这对双胞胎在这次任务中抓住了什么一样。
「说自己一点也没有感到不安是在撒谎啦,但果然在这之后我们要去见贝尔桑带着的那孩子!」
「如果还有什么事要商量的话,那就拜托了!」
两人说完,就小跑着离去了,我微笑着为他们送别。
「我大概,已经不用为现在的他们而担心了吧。」
两人离去后,我低声嘟哝道,自己也向【加油工坊】前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