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不正经的魔术讲师与禁忌教典
  4. 第九卷
  5. 终章 终结的开端
  6. 繁体版

终章 终结的开端
2017-08-29 17:50:07

		

「……到,到底发什么了什么!?」
毁灭的【梅吉多之火】被格伦启动了。
所有人应该会被极高热的魔法烧得连炸都不剩。
等待着末日降临的温蒂她们惶恐地睁开眼……
眼前的一幕令所有学生愕然。
有超大量的魔力旋涡在中庭翻腾回旋着。
洪水一样的魔力从『核热点火式』的魔术法阵中央,像火山喷发一样不停地往外喷,在大气中扩散。
升华的魔力像是闪光的擎天柱,直插云霄——
「……老师……这个是……?」
露米娅有些不解的仰望天空,并对大喘粗气的格伦发问。
「这个魔术法阵『启动』后,将各个『魔力活性供给式』传过来的『临界活性魔力』……放回到了大气中……」
「但是……这难道不是启动【梅吉多之火】的『核热点火式』吗……?」
「我们被骗了」
格伦愤恨地将拳头砸在魔术法阵上。
「这才不是什么『核热点火式』……!不,这个术式原本确实是『核热点火式』……但是有人通过灵脉远程改编了这东西,将其根基部分的机能换成了完全不同的东西……!」
通过利用了『感应增幅』的【功能分析(Function·Analyze)】,将术式的最深层都查了个遍后,总算得到了这样的答案。
「机能……被改编了……?」
「没错」
格伦因为疲劳摇晃地站起来。
「这是披着『核热点火式』外皮的『魔力堤坝式』!是将周围输送来的魔力像大坝一样囤积起来式子。只要一『启动』,它所积蓄的魔力就会毫无指向性的扩散到大气之中——但是『解咒』的话,它就会有指向性地将魔力输送到特定目标上去——就是这么个小东西。所以『解咒』才异常的简单」
魔力堤坝式。它能通过启动与解咒的开关精细地调整内部所贮藏的魔力……这是一种用来辅助大型仪式魔术的小仪式魔术。
这次的魔力堤坝式单纯只是『超大型的』魔力堤坝式。
问题在于……
黑幕到底是为什么设置了伪装成『核热点火式』的『魔力堤坝式』。
「恐怕是这样的。黑幕以【梅吉多之火】为幌子,设置了『魔力堤坝式』,收集魔力……从而收集到足以达成黑幕真正目的的魔力。只要时限到了,黑幕就解除『魔力堤坝式』,收集大量的魔力,并以此来达成某个目的……就是这么个阴谋」
「……真正的目的……?」
「这次黑幕的敌人实在太多了。帝国军,天之智慧的现状维持派,贾提斯……黑幕认为这些势力的介入是不可避免的,肯定会以某种形式插足这个计划……所以【梅吉多之火】的伪装才会凑效」
「也,也就是说……?」
「没错……就算被介入……他们肯定也只会想要去『解咒』。不得不去解咒。毕竟从表面上看这可不是『魔力堤坝式』而是【梅吉多之火】!只有自杀狂人才会想到去启动它!也就是说,就算计划遭到妨碍……只要时间拖得够久,黑幕的目的不论如何都能实现!」
「就是说……我,老师,贾提斯先生,大家……都被黑幕欺骗了……?」
露米娅不禁露出悲痛的表情……
「……不」
格伦摇了摇头。
他脑中浮现出在黑暗中狂笑的<正义>,想象着他那疯狂的表情。
「仔细想想……贾提斯恐怕是从一开始就完全猜透了黑幕的真正目的吧?」
「什么?」
「但是,他故意上了黑幕的当,在黑幕的手上跳了一支舞……或许他自己的最终目的在某种形式上和黑幕是一致的」
「……!?」
「证据就是,那家伙不知为何将最重要的『核热点火式』的解咒放到了最后。既然想要阻止【梅吉多之火】的启动,那一般来说都会先来解除这个吧?如果不知道『核热点火式』就是『魔力堤坝式』的话,根本干不出这种事」
「怎么会……」
「那家伙这次杀了太多与黑幕同流合污的人……如果只是想阻止【梅吉多之火】的话,其中有一大部分人是不必要杀的……他们都成为了贾提斯『舞蹈』的『伴舞』。那家伙假装上了黑幕的当,同时还要给黑幕最大限度的杀伤……他真是个恶魔啊,可恶!」
再说……
(拯救费吉托?那家伙才不是这种人!确实,那家伙不会无谓地杀生……但只要杀生是有意义的……只要那对自己的『正义』是必要的,他便会毫不犹豫地杀……他就是这样的人!)
太天真了——格伦想象着在深渊底端发出嘲笑的贾提斯的身影,紧紧握住了拳头。
「但是,这个『魔力堤坝式』被老师启动了,之前积累的魔力都被放归了大气!是老师赢了!」
露米娅拼命的安慰他……
「嗯……确实是在最后的最后给黑幕和贾提斯来了一发狠的……然而,还是迟了一点……」
就在这时。
仿佛玻璃被打碎的高亢声音在周围回荡。
因为被『启动』而将其储存的大量魔力放归大气的『魔力堤坝式』突然被『解咒』了。
「咦!?怎么了!?」
「……到时间了」
格伦不甘心地望向天空。太阳,刚好落山。
「在日落的时候自动解咒……它本来就是这个设置」
在所有人惊惶的注视下。
被解咒的『魔力堤坝式』发出了一道像镭射光线一样笔直的魔力带。那一波魔力被射向了天空——
「虽然因为我提前启动了它,里面的魔力已经大量流失了……但是还是没有完全摧毁黑幕的阴谋……」
那条魔力波动在赤红的天空中拐弯,朝拉扎尔倾注而下——
「看……我有种超级不祥的预感……」
格伦只能冒着冷汗见证着这一切。
「这,这个高浓度的魔力之光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射向那个男人……?」
「那是……『魔力堤坝式』!?不可能,难道不应该是『核热点火式』吗!?」
哈雷他们惊愕地仰望天空,不知所措。
「……瞧你们干的好事……!」
唰——将长枪插在地上,沐浴着大量魔力之光的拉扎尔愤怒地狂吼道。
「不够!流失了大量魔力——完全不够了……!格伦·勒达斯……!没想到,你这无名小卒居然坏了我的计划……!?咕……正如莱克·冯因海姆警告的那样……!」
若想要让计划顺利实施,决不能让格伦·勒达斯来到棋盘上。
实行计划之前莱克的话在拉扎尔脑中回响。
现在只能认栽了。
自己确实没有大意过——但还是小瞧了格伦。
格伦,那个<愚者>,才是这次计划的最大搅局者。
「……真是没办法了,虽然这状态决不能说是完美……但我也没有退路可走了……虽然这还不足以让它的力量完全复活……!」
拉扎尔从怀中掏出一把钥匙。
能用肉眼看出倾注而下的大量魔力之光并不飞向拉扎尔,而是飞向了那把钥匙。
那把钥匙贪婪地吞噬魔力,将魔力吸收殆尽。
「……嗯!?那把钥匙是怎么……!?」
包围了拉扎尔的瑟莉卡一行人呈戒备态势。
但是拉扎尔没有理会他们,而是字正腔圆地说——
「我——天之智慧研究会第三团<天位(Heavens・Order)>,<钢之圣骑士>拉扎尔……此刻,吾倾听汝『内在的声音』……!」
在朗朗宣言的同时,将钥匙的尖端对准自己的胸口——
明明没有锁孔,钥匙却顺当地插进了拉扎尔的胸部……
他咔嚓地扭动钥匙……那一瞬间。
突然,黑乎乎的魔力从拉扎尔全身涌出……将拉扎尔吞没了。
「什,什么!?」
「发生了什么!?」
「……!?」
哈雷,崔斯特男爵,莉艾尔都与他拉开了距离。
黑色的魔力从拉扎尔全身喷出,狂暴地膨胀——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在魔力旋涡之中的拉扎尔开始挣扎咆哮。
这时。
「……怎……么……?」
看到这一幕的瑟莉卡突然觉得头晕目眩,她单膝跪地。
「怎么了?瑟莉卡」
莉艾尔来到瑟莉卡身边,担心地问道。
「不……我,我的记忆……我失去的……空白的记忆……隐隐作痛……」
瑟莉卡痛苦地呻吟着。
「我知道……这种黑暗的魔力……在……很久很久以前……」
与此同时——
「吾即是汝,汝即是吾……吾与汝的灵魂在此融合——汝随吾降临现世!来——!」
黑色的魔力膨胀——膨胀——最后将一切包裹在黑暗之中。
拉扎尔溶解于浓密的黑之中,其身体被重新构筑。
一个魔人——在黑暗之中涅槃重生。
全身被坚韧的漆黑铠甲包裹,外面是绯红的披风。兜帽底下的头盔深处是一片深不见底的漆黑,看不到表情。
那从全身喷薄而出的黑色灵气让人觉得是黑暗勉强固定成了人的形态——魔人在瑟莉卡他们面前显现。
「……拉,拉扎尔……?」
『我已经不是拉扎尔』
原本是拉扎尔的魔人将长枪刺入大地,回答了瑟莉卡呆滞的问题。
『我是——魔将星,<铁骑刚将>阿泽罗·耶罗』
「……啊?……魔将星?<铁骑刚将>阿泽罗·耶罗*……!?」
这个世界有部童话故事叫『梅尔加里乌斯的魔法使』。
那是魔导考古学者兼童话作家,悲惨的天才罗朗·艾特里亚的最高杰作。那是以『正义的魔法使与魔王战斗,守护人类』为题材的非常简单易懂的儿童向故事。
魔将星,就是故事中魔王的直属部下。
每一个魔将星都有一骑当千的超强实力,而其中一柱,正是——
「<铁骑刚将>阿泽罗·耶罗……不可能,拉扎尔……为什么你……!?」
『刚才说的不准确……我原本,确实是拉扎尔。但是,在倾听了内在的声音后,我成为了既是拉扎尔也是魔将星,既是魔将星又是拉扎尔的存在……』
「……内在的……声音……!?」
咚——
这时,瑟莉卡的心狂跳了。
「内在的声音……到底,是什么意思……回答我,拉扎尔!」
『现在没空管你……我要达成我的目的!』
说完。
拉扎尔——不,<铁骑刚将>阿泽罗·耶罗高举起手。
「<■>……」
他嘟哝了一句——
突然,强烈的红色雷光闪现。
像树枝一样分叉,在空中纵横驰骋的雷光勾出了某个东西的轮廓。
那是,船。
雷光中不断游走,在空间中编织出了一艘立体的雷之船。
……雷电的势头渐渐衰减……
雷光编织而成的船也拥有了实体。
最后,在被夕阳染红的空之大海中——一艘巨大的方舟降临了。
「那,那是……是什么……?」
安尔扎诺帝国魔术学院上空升起的赤红色闪光。
从警视厅医务室望向窗外的希丝缇娜看到了闪着红色雷电出现在空中的『方舟』后,目瞪口呆。
那个奇特的形状……希丝缇娜很熟悉。
「那,那莫非是……『炎之船』……!?」
没错,一模一样。
不管怎么看,都是童话『梅尔加里乌斯的魔法使』里登场的古代兵器——能在三日间将一个国家燃尽的——
这和绘本中的『炎之船』一模一样。
「<铁骑刚将>阿泽罗·耶罗使用的方舟……为什么……!?」
希丝缇娜惊讶的话语,消逝在费吉托的空中——
「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贾提斯站在某个高台发出哄笑。
方舟显现在天空。
贾提斯展开双手,仰望着那仿佛世界末日来临一样的光景。
「来了!总算是来了!没错,拉扎尔,不,魔将星……!总算将你拖上历史的表舞台了!总算是把你逼进了死胡同!等着我,这世上最邪恶的人之一!我要以我的绝对正义对你进行裁决!拉扎尔,你就是第一个!」
让魔将星降临到世界上——并杀掉。
这就是这次贾提斯的真正目的。
「没错,魔将星……天之智慧研究会……!我绝对不会原谅你们……!两年前的那一天……命运的一日……那一日的屈辱我绝对无法忘怀……!」
贾提斯想起那改变命运的一天——那是贾提斯在帝都利用『天使之尘』引发骚乱之前的事情了。
在那一天,贾提斯遵照军方的命令赶赴某个地方进行调查——
然后——
「你们这帮人,居然想用甘甜的果实诱惑『绝对正义』的我,打算让我堕入邪道!如果是凡夫俗子的话,恐怕就会屈服于诱惑,愚蠢地收下钥匙……堕为『非人的存在』了吧……就像那个拉扎尔一样……!」
贾提斯大喊着,像是要将至今未能忘怀的屈辱驱散。
「但是,你们找错人了,天之智慧研究会!别以为我高洁的灵魂会因此而堕落!我是贾提斯!<正义>贾提斯·洛范!我是裁决你们这些『绝对邪恶』的高洁『人类』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拉扎尔召唤出来的方舟恐怕会给费吉托带来毁灭性的打击。恐怕死者会多到数不清。
但是——无所谓。费吉托的结局如何与他无关。
既然是为了制裁真正的邪恶,这点牺牲是必要的。倒不如说很乐意付出这样的牺牲。
这就是——他的『正义』。
他疯狂地笑着,陶醉在自己的世界中——
「……嘿……不过,格伦……你真是……」
忽然,贾提斯的表情蒙上阴影。
「你总是,每次都是能在紧要关头作出大大超乎我预料的事……拜你所赐,魔将星差点就降临失败了不是么……这样一来我的正义不就差点贯彻不了了不是吗……!」
贾提斯的计划其实一直都很顺利。
将寄生在费吉托的蛆虫赶尽杀绝,让魔将星降临,并杀死魔将星。
光有前者不行,光有后者也不行,贾提斯的目标是杀死所有邪恶。
邪恶必须被歼灭殆尽,不能放走一个……这就是他绝对贯彻的方针。贾提斯那看上去繁琐而无意义的作为,其实都是为了达成这一个目的。
但是,在最后的最后——还是被格伦搅局了。
格伦的行动远超他固有魔术的预测。
贾提斯对此感到非常不爽。
感觉就像自己的『绝对正义』被威胁到了一样。
因此,贾提斯吐出了按捺不住的愤怒——
「但是——正因为如此,你才是我最大的宿敌!」
但是下一个瞬间,贾提斯的表情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变成了狂喜。
「没错……没错啊……你一直都是这样……我到底在妄自尊大些什么……格伦一直都大大超乎我的想象……正因为如此,你才是值得我赌上一切杀死的宿敌……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贾提斯高举双手,抬起头,仿佛在演歌剧一般宣言道。
「没错……只要将魔将星打倒……亲手毁灭那绝对邪恶……我的正义就能升华到更高次元……就能成为值得拿来与你对峙的正义……!等着我,格伦……!我一定会攀上你所在的高峰……!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贾提斯的高喊在费吉托回荡。
没有任何人听到,也没有任何人能理解。
「上了!去往决战的舞台!」
唰!
鞋音响起,衣摆翻卷——贾提斯·洛范出动了——
「…………」
「……好险哦,小伊芙。还好我们赶上了……」
三个男人围在无力地瘫在地上的伊芙身边。
「不过如果没有阿尔伯特前辈在的话,恐怕真的就没救了」
克里斯托弗正在给伊芙的左手进行应急治疗,将手缝了上去。
「说的也是……那家伙的魔术狙击……最近真是越来越神了」
小心翼翼地警戒周围情况的巴纳德看了看那个男人的后背。
「………………」
刚才利用超长距离的狙击魔术从贾提斯的魔爪中拯救了伊芙,打退了贾提斯的男人——阿尔伯特无言地望着天空。
在这尴尬的气氛之中……
「……你们……为什么来这里了……?」
伊芙忍不住问道。
「啊?那不是为了来帮助任性而又靠不住的室长大人咯?」
「你们知道的吧?现在这个城市被施了【梅吉多之火】」
「结果那似乎是别的什么东西呢……唉,情报部的人真是渣渣」
「其实我们也觉得这次事情很古怪……我也独自用魔导演算器连通了灵脉,调查了费吉托的情况」
「克里仔的魔导演算器操作很厉害哦……哎呀,我这种老年人真是搞不懂那种最新型的魔导机器啊……」
「总之……就是在伊芙小姐自己离开之后不久,我发现【梅吉多之火】有点不对劲……」
「所以你们就来了!?这只是结果论吧!?如果那真的是【梅吉多之火】的话你们该怎么办?那你们早就灰飞烟灭了!」
伊芙恼怒地说道。
「我欺骗了你们!你们对我见死不救就好了!根本不需要冒着危险来到这种地方!我这种人——」
啪!
「…………」
阿尔伯特无言地走到她面前,给正在叫唤着的她脸颊来了一巴掌。
然后无言地站直,背对了伊芙。
被打的伊芙也沉默着低下头。气氛变得更加尴尬了。
「不,不过……怎么说呢,伤的还真重啊……贾提斯那家伙……」
巴纳德表情复杂地看着满身是伤的伊芙感叹道……
「……对不起,伊芙小姐,如果我们能更早赶到的话……」
克里斯托弗开始道歉——
「她自作自受」
阿尔伯特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个。
「如果没有偷跑,而是将你事前通过某种方式入手的情报分享给大家,让所有人步调一致的话……我们肯定能以更加好的形式,更早介入事件了」
「…………!」
阿尔伯特的斥责让伊芙无话可说。
「确实,你的情报源并不是官方的,而是无人知晓的非官方物。这次军方的应对不够及时,而你能偷跑出来应对事件——这或许是能得到官方的表彰吧……但是」
阿尔伯特回头,严肃地盯着伊芙。
「将我们其他的宫廷魔导士们当作诱饵,为了抢功而偷跑的下场就是这个……好好反省吧,笨蛋」
「…………」
「……呃,那个,那啥?小伊芙?这家伙其实也是在以他的方式担心你……」
克里斯托弗和巴纳德并不能像阿尔伯特那样严厉地责备她……
沉默更加沉重了……
「哼……你这手,待会儿让魔术学院的法医师赛西莉亚女士看看吧。她一定能想办法治好……走了,老爹,克里斯托弗」
阿尔伯特去往魔术学院的方向。
「……落后太多了……我们要迎头赶上」
「哈哈哈……又是从这么艰难的状况起步啊……」
「嗯,已经司空见惯了」
说着。
男人们肩并肩离去了。
最后……
「……为什么……?」
被留在原地的伊芙……
「……为什么……为什么啊……!?」
她的身体渐渐颤抖起来……
「为什么我什么都做不了,什么都干不成啊……!那我当时到底是,为什么,将塞拉……啊……嘶……塞拉……呜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像小孩一样嚎啕大哭。
没人能听到她的哭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魔将星的狂笑回荡在校园。浮在天空的方舟释放出强烈的压迫感。
所有人都忘记了一切,被气氛所压倒,动也动不了。
「哈哈哈……哈哈哈……那,那到底是个啥……?」
格伦也不例外。他看着发天空中的方舟,发出干瘪的笑声。
「那不就是『梅尔加里乌斯的魔法使』里的『炎之船』么……怎么回事……我难不成是做了噩梦……?」
然而——能明白。自己的直觉很清楚——接下来将会有大事发生。
「老,老师……」
那个勇敢的露米娅也微微颤抖着握住格伦的手。
但是,突然有人打破了这完全被冻结住的,沉寂的时间——
『……真是的,你到底要愣多久呢,格伦?……』
让格伦回过神来的那个声音,似乎在哪听过。
『一切都还没结束呢。接下来才要开始。在旋涡中心的你如果总是这个样子,恐怕前途多舛哦……』
那懒散的,倦怠的声音让格伦不禁回头——
一个少女,不知不觉地来到他身后。
『……格伦,这是试炼』
与露米娅一模一样的外貌。
像是被灰烬一般的灰白头发,肌肤呈病态的洁白——
背后还有光是看一眼就会让人陷入疯狂,让人想吐的——仿佛深海的奇怪生物拼接在一起生成的——异形之翼。
『你必须在接下来将要发生的灾厄之中活下去——』
曾经在『塔姆天文神社』见到的迷之少女——
『为了未来——以及过去』
——眼神阴郁的纳姆鲁斯露出了颓废的笑容——
*暂定英文名: Acero·Hierro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