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Only Sense Online绝对神境
  4. 外传 白银的女神
  5. 第五话 迷宫和时间竞赛
  6. 繁体版

第五话 迷宫和时间竞赛
2017-08-29 00:50:07

		

总算把队伍给找齐了。
身为队伍的司令塔,有着能够应对突发状况的延展性的剑士露卡多。
虽然身形娇小,但却使用着长枪和大槌的力量系攻击手希诺。
快速而且掌握了许多招式,并且持有迷宫及冒险的各种必要技能的斥候托乌托比。
能以高火力及大范围的强力攻击将敌人秒杀的魔法使礼蕾。
辅助这个一击必杀的魔法使,而且使用风和水的魔法,以发动速度及攻击时机为武器的蔻哈克。
聚集了这些优秀队员的我──
「哈啊!──《第五冲击》!」
在夜晚的森林里打出光球,我在那象是白天一样的光亮之中一心的挥着剑。
持续发现敌人,并且单独挑起战斗。
然后,经过这持续的搜索及毁灭(search and destory)后,敌人被全灭了。我在地区的边界停下。
战斗之后我确认起自己的状态,发现等级跟开始之前并没有太大的变化。我长吸一口气,向夜空大喊。
「──呜哇哇哇!果然,我还不够强!」
我的大喊在周围回响。吐出有些长的一口气之后我回过头来,刚刚打出的数个《光》的光球还漂浮着,在被照亮的范围内可以看到刚刚战斗的痕迹。
几只大野猪跟boss的剑蜥蜴变成了光的粒子后消失了。
这个战果全都是我一个人单独练等的结果。
「唉,果然我还是很弱呢。──《高等治疗》。」
要是优哥哥听到的话,肯定会说「别开玩笑了!」或是「完全够强了!」之类的话,但以我的基准而言这还是太弱了。
首先,哥哥的天赋构成就在讨论范围外,像我这样并用剑和魔法的战斗方法完全是高手向的。
在能够装备的天赋栏里,以剑为中心达成物理和魔法的平衡需要相当的工夫。
也无法不把天赋替换的可行性并入考虑。以物理为中心魔法为辅,又或是反过来都是非常平庸的用法,我的目标,则是在两者间达到完美的平衡。
因此这种玩法容易陷入缺乏致命一击或是打法不够灵活的缺陷里。为了弥补这个缺陷,所以需要磨练玩家的本事。
「以初期的boss为对手还能受到伤害,果然我还是太弱了。」
我小声地对自己说着,为了不会输给能力特化型的玩家,我下定决心要锻练自己。
像魔法剑士这样不够灵活的天赋构成,有着招数很多的优点,要是能够弥补缺乏决定性招式的缺点,那我就无人能敌了。
「所以我才会被称作【白银的圣骑士】。为了能再一次被那样称呼,我还需要继续努力。」
那是我β版的外号。
我想要再一次得到不会愧对这个外号的强大力量。这一次不是跟赛伊姊姊和塔库桑,而是和我的小队一起加油。
这就是我的目标。
「好!再来一次!」
涌出干劲了!我举起我的爱剑。正当我还在考虑这一次要不要按照来的路线回去时,这时收到了好友通信。
「啊,都已经传备好了,是谁──赛伊姊姊!」
虽然在正准备要再去练等的时候被打扰让我有些不高兴,但当确认菜单里显示出的名字后,我的心情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
『晚上好,缪酱。』
「赛伊姊姊,好久不见!我过得很好!不过我们在现实也有联络,所以你也已经知道了。」
在现实中,赛伊姊姊为了读大学而住在外地,我们有用手机或邮件联络所以知道互相过得不错,但是感觉在游戏里好久不见了。
『嗯。我有从优酱那里听到你们的暑假生活作息,所以没问题。』
「那是……」
『作业有好好地做吗?不能只玩游戏喔。作业也要努力喔。』
「好——」
不会吧,居然被赛伊姊姊提醒了要注意。从明天开始会好好的写作业的。不会的就请哥哥教我吧。
「然、然后赛伊姊姊,用好友通信有什么事吗?」
我为了把话题从我的作业和暑假的生活作息上转移而提问,赛伊姊姊她『嗯──』的稍为考虑了一下后才回答。
『因为我想知道缪酱过得怎么样,毕竟从优酱的电话里能明白的有限。』
也就是说,想知道我最近在OSO里过得怎么样。
于是我把最近发生的事情一件一件的告诉赛伊姊姊。
在β版之后继续跟希诺酱一起组队。
跟露卡酱的相遇以及组野团时发生的不愉快的事。
托比酱的可爱以及我们试穿各种服装的事。
被蔻哈克和礼蕾的奇怪二人组搭话,然后组成了队伍。
我把至今发生的各种事情都告诉她,赛伊姊姊从好友通信的另一边给出感想。
『这样子啊~』
「然后啊,我们靠着蔻哈克和礼蕾的力量打倒了石魔像,到达第三小镇了!」
『看来缪酱交到新的朋友了呢。』
似乎被夸奖了很开心,我嘿嘿地笑着。
『说到这个,你最近有见到优酱吗?我完全没有听说和优酱有关的事。』
「优哥哥啊。上次我带她去解决克里斯洞穴的任务,结果她在看到蜈蚣后大声尖叫起来。」
我把当时发生的事告诉了赛伊姊姊,她小声说着『优酱,请节哀!』,这是什么意思呢?
「我知道的大概就是这样。之后的我就不清楚了。哥哥似乎有跟塔库桑一起组队,以及在附近的地区闲晃采集道具吧。」
『……这样啊。果然是我搞错了吗?『迷之蓝药卖家』的真面目……』
我疑惑地听着赛伊姊姊的喃喃细语。她可能是在想事情吧。
『抱歉,缪酱。』
「不会。比起那个,姊姊最近过得怎么样呢?」
『我?我的话,最近在准备成立公会需要的事物。』
赛伊姊姊在回答里提到的公会,是指一群玩家集合形成的组织或团体。
有着相同目的或是兴趣的玩家们互相帮助,一起玩乐,这是多人一起玩乐的一种方法。
根据集合起来的玩家的种类和人数,公会的活动也会有很大的不同。例如,以战斗系的玩家为主的公会就会变成战斗系公会,不过也存在着单纯只是喜欢聊天的玩家们所形成的类似同好会的公会。
「这样啊。赛伊姊姊也做了各式各样的事呢。」
『是啊。而且因为β版的生产系玩家有将近一半都变成了战斗系玩家,所以我在帮忙培养新的生产系玩家。』
真是没料到会发生药水不够的状况,赛伊姊姊小声的抱怨。我倒是没怎么受到药水不够和价格飙涨的影响啦。
「我因为有着【回复】天赋,所以药水只是保险物品,辛苦你了。」
『是啊。虽然现在药水的价格已经回归正常了,但能制造回复量高的药水家比较稀少,所以大家都在抢人。价格良心的药水争夺就更加激烈了。』
真辛苦呢。我一边听着赛伊姊姊的辛苦抱怨,一边了解最近的情况。
『抱歉呢,缪酱。让你听我的抱怨。』
「没那回事!虽然是好友通信,但能跟赛伊姊姊说话真是太好了。隔了好久啊,下次想要见个面呢。」
『呵呵,我也想要跟缪酱见面。还有缪酱的新朋友们也是。』
「嗯!会跟赛伊姊姊介绍的!而且我也想要跟大家介绍我引以为傲的姊姊!」
听到我的话后,「有点害羞啊……」,赛伊姊姊说道。我可以简单地想象出在通信的另一侧,姊姊把手放在脸颊上有些困扰地微笑着的样子。
『那么,既然你们已经到达第三小镇了,要去试试运气吗?』
「试运气?是指那个迷宫吗!?」
『没错。试试缪酱的队伍今后的运气。』
从赛伊姊姊的话里,我听出她是指β版时代就已经存在了的某个迷宫。
「好像很好玩!我这就去问大家!」
『我也会去问我的队员们。之后再连络确定大家都适合的时间吧。』
「嗯。我期待着那一刻!」
回话之后,我结束了好友通信。
首先要去问一下大家的预定。
于是我用好友通信跟露卡酱她们询问了大家的意见,也得到了她们OK的回答,于是我顺利的跟赛伊姊姊定下了时间。
大家在暑假似乎都有很多空闲时间,我边想像边期待着跟赛伊姊姊见面的日子的到来,然后,到了当天。
在碰面的地点──
「──赛伊姊~姊~!」
哒哒哒,我奔跑着跳了起来。
在碰面的时间,我和露卡酱她们一起走了过来,然后发现已经有一个队伍站在在迷宫的入口前了。
在那之中,我看到了水蓝色的长发的背影,瞬间猛冲了出去。
「诶?缪酱──呀!?」
赛伊姊姊听到我的声音后转身过来,那时我正好飞扑过去,被吓到的赛伊姊姊叫了出来。
「真是的,缪酱,突然这样吓到我了。」
「抱歉。还有好久不见?」
赛伊姊姊就算被吓到了,还是很温柔的对我回应道。我边眼神上抬地跟赛伊姊姊道歉,边紧紧抱着她并把头埋进她的丰满双峰之间,享受着那Q弹的包容力。
「哈啊哈啊……姊妹美丽的拥抱。那胸部会让人沉沦呢。啊啊,我好想好想沉沦进去……」
「礼蕾!喂——礼蕾!不行了,她已经听不到了……」
礼蕾脸上浮现诡异的笑容,目光紧紧地粘在赛伊姊姊的欧派上,蔻哈克虽试着让她回神,但发现完全没有效果,于是放弃了。
「缪酱。差不多该介绍一下了吧?」
「没问题!她们就是我的小队成员!」
于是我离开赛伊姊姊并开始介绍。
「这位是露卡酱!」
「我是露卡多。缪桑对我的昵称是露卡。」
「是个认真的孩子呢。今后也请多多照顾缪酱。」
「然后这位是,托比酱!」
「……我是,托乌托比。那个,请多多指教。」
「稍微有些害羞的孩子呢。请多指教。」
赛伊姊姊跟露卡酱她们一个个打招呼。
「接着是,蔻哈克和礼蕾!」
「为啥咱俩要被一起介绍呀!」
「节省时间?」
「才不需要啊!……咳。容我介绍,我是蔻哈克。请多多指教。」
蔻哈克摆出一脸微笑,穿着和服系的装备漂亮的行了一礼。在她身旁,同样被介绍了的礼蕾──
「呼呼呼,美人而且是巨乳的缪的姊姊。请问能成为我的姊姊吗?」
「你闭嘴!」
对着做出糟糕发言的礼蕾,蔻哈克用扇子对准她的头狠狠地砸了下去,随后传出出了轻快的声音。
「缪酱的新朋友真是有个性呢。」
「缪的姊姊的关心和温柔真让人感动。特别是那个怪人,居然用「有个性」来形容……」
「呼呼呼,真是有趣的姊姊呢。居然会说有个性,会是指谁呢?」
「就是你!说的就是你啊!」
我已经习惯了蔻哈克和礼蕾的吵吵闹闹了,所以无视。
最后自我介绍的,是从β版就跟我在一起的希诺酱。
「赛依小姐,好久不见。然后,再次自我介绍,我是缪的队伍里的希诺。」
「希诺酱,好久不见。过的好吗?」
「我一直过得都很快乐!」
希诺酱满脸笑容地回答。因为她跟赛伊姊姊的身高差的缘故,看起来给人一种小学生和邻家大姊姊的感觉,这让气氛变得很祥和。
接下来,换赛伊姊姊介绍她的队伍。
赛伊姊姊的队伍虽然有两个男队员以及四个女队员,但感觉不到男女之间有额外的互动,队伍感觉很和平。
他们的关系似乎很好,而且根据他们的装备和站姿,应该是一群游戏狂。赛伊姊姊的队员们根据我们的装备来推测我们的天赋。
我们也是一样。还不习惯这种事情的露卡酱和托比酱正在赛伊姊姊的旁边和平的聊天,我和希诺酱,以及蔻哈克正在好好地确认那边的装备。
礼蕾正在一个人确认别的什么东西,无视无视。
「队伍的构成,少见的不是后卫两人而是前卫两人呢。」
「在我看来,前卫的两人是肉盾,主力输出是后卫的三人,另外一个是补师。另外有一人的装备是赤蜥蜴装备一式。」
「这么说来,赛伊姊姊说过药水价格高涨是因为有些生产职转成了战斗职的影响,说不定掉落道具也是一样。」
我们的对话内容,似乎被对方给听到了。
「赛依的小妹和朋友们」
「是,是!兀自查看真是对不起!」
「没关系,那种事。就如你们所见,我们为了节省药水钱所以使用掉落装备也是事实。另外这件装备完全是运气好才得到的。」
「真的非常对不起!」
来搭话的女战士▪御雷神说她并不在意,但我想可能会有其他人在意,所以又再一次道歉。
「让赛依的小妹道歉之后似乎会发生很可怕的事所以还请停下吧!」
「嗯?那是指什么呢?」
「那个、是指……呃……」
和希诺酱说完话的赛伊姊姊朝着正在和我们说话的御雷神走过来。有什么方法可以逃出这个状况吗,御雷神的视线仿徨着,思考了一下之后,以「想到了!」的感觉露出了笑容。
「对了。赛依的小妹想要反省的话,就跟我们来一场玩家之间的胜负吧?」
「喂,你想就这样逃掉吗?」
「嘛——嘛——赛依小姐,似乎变成有趣的事情了呢。」
象是要掩护御雷神桑,担任补师的人试着让赛伊姊姊冷静下来。就算没有说出口,我也明白御雷神桑想说的话。
「跟我们比赛攻略这个迷宫吧。胜负的标准就是,对啊,time attack怎么样啊?比哪一边的队伍能先回收迷宫最深处的宝物!」
她立起一根手指指向身后发出黑色光泽的石造大门。
「虽说是规则,但那也只是单纯的指标而已。如果你们能比我们更快攻略这个迷宫,那就是小妹们的胜利了。就算输了也能成为速度攻略迷宫的动力。当然,我们也会用最快的速度攻略的。」
怎样?她提出了自己的建议。在挑战快速通关的时候,敌人不只是mob和迷宫结构,也有着跟自己战斗的要素存在。
今天本来是预定要进去迷宫试运气的。我转身看着露卡酱她们,既然没有不利条件,只是比赛的目标而已,所以大家就都接受了。
「这场比赛我们接受了。」
「那么就尽快……『首先要确认队伍状况,还有分享一些迷宫的讯息。』──知道了。」
御雷神桑很有精神地想进入迷宫的黑色大门,但被赛伊姊姊给阻止了。
看到这,我们也开始互相分享起迷宫的讯息。
这次我们所要攻略目标的迷宫,就是这个【不可思议的迷宫】。
●
共五层的迷宫──【骑士团的试炼】,会在进入时随机设定内容的迷宫。
所以,我们在里面不会遇到其他玩家。然后,这个迷宫有更明显的特征。
第一,迷宫每一层的结构和mob种类都会随机更变。
第二,完成了进入每一层时出现的任务之后,会出现继续前进和离开的选项。
根据这个【不可思议的迷宫】的随机内容以及任务的难易度,快速通关的难度也会有所变化。
「这样子不是很不利吗?因为御雷神桑跟赛依桑已经挑战过了各种的迷宫了吧。」
「确实,如果是普通的迷宫,那我们应该赢不了,但在这里随机的要素很强,运气比较好的一方才能赢。这不正适合用来验证我们目前的实力吗?」
虽然露卡酱听到胜负就认真了起来,但我反倒是很轻松。我今天的目标,只是希望运气好能够遇到有强一点的mob的阶层好练练等级。
然后目标从练等变成快速通关了。
「那么,准备好了吗?」
大家都点头回应。
「那边准备好了的话就开始吧。首先让缪酱的队伍先进去,五分钟后我们再进去。要是多队同时进入会过不了这道窄门的。」
说完后,御雷神桑使用了菜单选单中很少被使用的计时功能来记录攻略迷宫花费的时间。
「那么,我要开始了。Ready——go!」
说完后,我们在计时的数字开始跳动的同时,进入了迷宫的大门,到达了一个跟迷宫大门完全不合的地方。
墙壁是咖啡色的砖墙。然后,远处可以看到绿色皮肤的哥布林。
「这里就是迷宫的里面──」
「好啦,露卡酱你们别发呆了。我们的计时已经开始了。」
希诺酱轻轻地拍了大家的背后让她们回神,然后确认菜单显示的任务条件。
──『打倒哥布林系mob 20只。剩下0/20』
「──《烈日射线》!」
「突然攻击!?」
确认好任务条件之后,我立刻对附近的哥布林使用自己最近刚学会的光线魔法。我一瞬间打倒了两只哥布林,计数器也增加到2。
「第一层的mob最弱,难易度也低,但是这种类型很花时间,所以快点!」
我说完后便踏出一步,但托比酱走得更快。
「……我去确认陷阱跟索敌。」
「哦哦!?拜托托比酱了。」
「那就去右边的通道吧。」
说完后我们让托比酱带路开始探索迷宫。
我们会一次发现五六只哥布林,并一个个打倒。
首先是蔻哈克和礼蕾用魔法消减怪物数量,然后我、露卡酱、托比酱、希诺酱则把剩下的通通干掉。
在哥布林系之中,混进了比较强的捣蛋哥布林以及亚种的洞穴哥布林,但强度并没有差太多,所以全都打倒了。
然后,达成条件——20只哥布林后,前方的砖头底板发出沉重的声音并下陷露出往下的阶梯。
「现在是快速通关所以不能东摸西摸的!往下吧,往下!」
「现在是……刚过六分钟。进展还不错。」
蔻哈克确认了菜单的计时器并在我们往下前进前宣布道。
下一层里的怪物物理耐性有点强,类似石魔像的劣化版泥人偶在四处徘徊。
这次的任务条件是收集泥人偶的稀有掉落五个。
于是,魔法使蔻哈克和礼蕾活跃的一个接着一个打倒泥人偶。虽然歼灭速度很快,但是物品掉落率却很普通,到这里为止共耗费了十二分钟多。
然后,下一层又是哥布林。
「抽到了不错的地图,任务是──啊啊可恶,真倒霉!」
第三层的任务是找到迷宫宝箱里的道具。
虽然敌人很弱,但却是最花时间的类型,运气真差,我失落的垂下肩膀,不过也想不到什么好办法,于是我们分头寻找宝箱。
如果说有什么问题的话,那就是解除宝箱上的陷阱也要花时间。要是陷阱爆炸,那宝箱里的道具就会被破坏,我们就要重新寻找宝箱了,这里只能拜托乌托比酱了。
「……打开箱子了。」
「太好了!托比酱最棒了!」
我很高兴地抱住托比酱,但又立刻放开。不行不行,我们正在赶时间,无谓地浪费时间是禁止事项。
看到我们这个样子的礼蕾鼻息变重,蔻哈克问答无用地把她拖到了第四层。
第三层很惊人的只花了三分钟,现在我们大约耗费了十六分钟。这样下去很有可能刷新快速攻略的纪录,但我感觉第四层可能会把我们打回现实。
「啊啊,要十分钟的任务啊!」
在我们面前的并不是迷宫的走道,而是由砖墙围成的很宽广的房间。
跟前几层不同,这是称作boss房也不为过的空间。身上缠绕着火焰的野兽,爪子结冰的野兽,身体表面有电流通过的野兽,全身被岩石覆盖的野兽,四个mob在房间里等着。
「,任务是──『打倒全部的mob』。好,赶快打倒吧!」
「缪酱,等等!没有作战计划会很辛苦的,我们需要把它们分散以防止它们组成连携攻击,所以各自选择合适对手来打倒吧!」
「那样不是会无法发挥出我们队伍的实力吗?我和蔻哈克应该是无法单独跟它们战斗的。」
听到希诺酱的提案后,礼蕾皱眉发问。
在我回想着只有拥有β版经验的我和希诺酱才知道的情报的时候,希诺酱开口说明理由。
「四色兽跟玩家一样会进行连携攻击。所以才需要拆散它们,然后个别打倒。」
如果我们能够独自打倒,就可以去帮其他人的忙。另一方面,也有着我们没有管理好自己的状态而被打倒的危险性。
此外,希诺酱提议要分头行动的理由,除了是要阻止对方的连携之外,也有防止大家被希诺酱的攻击卷进来的用意。
听完解释之后,是要以队伍来战斗呢,还是要各自为战呢,大家的选择是──
「如果各自战斗比较好,就那样吧。」
「……我不反对这个提议。」
「说的对。只是,想要有人陪着作为魔法使的咱们呢。」
「呼呼呼,那就有判断项性的必要了。我的话,就选雷兽吧!」
取得大家的同意之后,我们开始分配对手。
炎兽是露卡酱和能使用水魔法的蔻哈克。冰兽是托比酱。雷兽是我和礼蕾。然后,岩兽是由希诺酱负责。
「要是觉得不行了,就防御并等待其他人来帮忙。可以吗?」
「没问题。」
「那就上吧!」
决定好之后,我立刻冲了进去。
貌似是在睡觉的四色兽立刻摆出了警戒姿势。我们各自朝着自己负责的对手发动攻击。
「哈!」
被我的单手剑给劈中的雷兽利用这股冲力顺势向后跳开。
从这第一击造成的伤害来看,对方应该具有杂鱼以上boss未满的强度。
我发动攻击之后,其他人都开始了跟野兽的战斗,雷兽则是一边窥视着我们一边缓缓前进。然后,它突然加速冲过来用爪子攻击。我用剑格开,并回避它的后脚的连续攻击以及那缠绕着雷电的身体,替礼蕾争取时间。然后,我用剑的侧面挡住雷兽的冲击之后立刻拉开距离。
「呼呼呼,准备好了!──《火柱》!」(flame pillar)
随后火焰的柱子出现将雷兽吞噬。看到这里就能明白礼蕾她发动了高火力的魔法。
我移动到能够保护礼蕾的位置之后,火焰之中的雷兽逃出火焰并朝我们突进。
为了保护礼蕾,我用双手握住单手剑挡住雷兽,把它给弹开。通常这里我会追击分出胜负,但雷兽身上的雷电通过剑传到我身上,让我陷入【麻痹】的状态。
「──《净化》!好,能动了!」
「──《火焰长枪》!」(flame lance)
代替陷入异常状态不能追击的我,礼蕾稳妥地结果了雷兽。
「呼呼呼,那么,接下来要做什么呢?」
我一边想着能用高火力压制敌人的礼蕾真可靠,一边观察其他人的战斗。
对付炎兽的是露卡酱和蔻哈克。蔻哈克用水魔法牵制炎兽的动作,露卡酱趁机攻击。这里很快就会分出胜负了,所以我优先帮助其他人。
接着是跟冰兽对峙的托比酱,虽然她的直接攻击力比较低所以很难造成有效打击,但她通过持续的一击脱离也很快累积了许多的小伤害。
然后,负责岩兽的希诺酱──
「哈──《破坏槌》!」(break hammer)
希诺酱的大槌击碎了岩石的皮肤。这种战法跟她平常用的不一样,但比较适合现在的情况。
这是平常绝对不会用的、完全舍弃了防御追求最大攻击力的效率打法。面对岩兽的攻击,她在被攻击的同时使用武技反击。
她为了节省时间而发动无视周围的攻击,这就是希诺酱提议要分开行动的理由。
我立刻对希诺酱使用回复魔法。
「──《高级治疗》!」
「哦哦!?缪酱,多谢!」
「希诺酱!你太乱来了!」
「是吗?虽然这在快速攻略中是很普通的事,但抱歉让你担心了。那么,我去帮露卡酱她们,你们去帮托比酱的忙吧。」
说完后她从大槌切换成长枪去帮忙了。
我又多看了一眼,看来希诺酱考虑到了我的担心,她换成了更加坚实的打法来配合露卡酱打倒炎兽。
我边感觉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边配合托比酱打倒了冰兽。
现在已经过了二十二分钟。多亏希诺酱强行打倒岩兽并立刻去帮助露卡酱,说不定这次我们能够刷新最短时间纪录呢。
怀抱着期待和不安,我踏上通往第五层的阶梯,可当我们看到任务条件的瞬间──我就放弃了。
●
「啊——出现钝龙了!」
「我们的挑战到这里就结束了呢。」
哎呀,我把手放到额头上,希诺酱则靠在了墙上。
觉得不可思议的露卡酱她们瞄了一下第五层的通道后,表情也开始抽搐起来。
来到第五层之后我们就没有回去的路了,要是不能完成这里的任务,我们就不能出去。
然后,我们遇到的钝龙……
「那是什么啊,难道是……恐龙?」
「……像是三角龙。感觉上……似乎有点可爱?」
「虽然看起来是草食性,但名字里有龙,应该不好对付。」
「呼呼呼,那么,先休息一下?」
钝龙,是迷宫【骑士团的试炼】里面会出现的最先的mob。在这个只要运气好就可以挑战速刷的迷宫之中,它可是绝对不能遇到的对手。以强度来看,它比附近的boss还要强大。
「缪桑跟希诺桑都放弃得太快了。」
「但是,它可比我们现在的适合对手等级还更高。嘛,我并不是说我们要做好死亡惩罚的心理准备去挑战,但不能够继续挑战速刷让我有点受打击。」
「我也不是觉得我们会输,都已经赶到到这里了,就先休息一下吧。但是那家伙耐久度又高,又很硬,而且还会在这么狭窄的地方暴冲,很难回避呦。」
通道另一边的钝龙,尾巴在身体后面,全身被很厚的硬皮给覆盖,头上有着三只角。当然,还有龙族特有的范围吐息攻击。
在在相对狭小的房间里,我们唯一的救赎就只是它的移动很慢这一点。
「有什么打倒它的技巧吗?」
「唔——有了,它不善常异常状态,所以可以用毒来攻击,也可以引诱它去撞墙然后趁机攻击。」
是肯定会陷入持久战的对手。
「…………」
「托比桑,怎么了吗?有什么在意的事吗?」
跟大家一起做着聆听的托比酱表情分外认真。被礼蕾指出后,我们能看到她的动摇。
「……不是什么大事。」
「注意到了什么和攻略有关的提示吗?」
托比酱有着能够发现隐藏之物的【发现】。在过来的路上也帮忙发现陷阱和寻找敌人。这样的托比酱说出了──
「……那个钝龙是怎么进来的呢?」
我差点跌倒。难道是在烦恼这样的事情吗,我用这样的眼神看着她,她本人则害羞地用围巾遮住嘴巴。
「啊——我也很在意呢。道地是怎么到里面的呢?」
「连希诺酱也开始了!」
我斜眼看向希诺酱她们,露卡酱则是把手放在下巴思考着。
「的确,那种大小在物理上是很难进出的……说不定是在卵的阶段就被运进来,然后在这个迷宫里长大的。」
「露卡多也是都在说些啥啊?!」
我和蔻哈克都呆住了,但很快也开始思考。想像迷宫【骑士团的试炼】的背景设定也是游戏的乐趣之一。每个道具和场所都有着自己的设定。
说起来,这个迷宫的相关任务似乎是公会设立其中一个环节。
「……这个迷宫,应该是为了骑士团的训练而设立的人造迷宫吧?毕竟这里都是和骑士团有关的魔物以及人造的场景。」
「呼呼呼,然后被集结过来的魔物们被打倒时会因为某种魔力而复活所以可以安全的训练,像这样的感觉吗?」
「但是普通的骑士NPC有强到能够捕捉钝龙吗?我觉得就算是百人部队也办不到。」
「那么就是有在NPC之中也有规格外的强者啰?这样就说得通了。」
在注意到之前,大家都在说着她们所想的这个迷宫的设定。每一层的任务条件应该是为了骑士的训练而设立的,出现的mob是被捕获的或是用魔法制造出来的,我们聊了各种各样事情。
在大家都开心地聊着的时候,蔻哈克也加进来了。
「让咱整理一下。如果那只钝龙是龙骑士驯服的,那应该会很有趣吧?毕竟,比起目前出现的mob,它要可爱多了。」
「哦,听起来很有趣!而且能像个龙骑士一样地飞在空中好像很好玩。坐在钝龙的背上,用长枪突刺再加上钝龙的冲锋,就像移动要塞一样。」
「对吧!缪果然能够理解呢……啊!?」
刚才加进话题的蔻哈克冷静下来之后,有点害羞的用扇子遮住了嘴。
「嘛,不要管咱的幻想了。要怎样才能打倒那只钝龙,这才是重点。」
虽然我们像这样闲聊,但多亏了关于背景设定的讨论,大家都打起精神了。
「好!我也打起精神了!作战就是──改变目标。」
希诺酱提出一个作战。这个方法通常会需要两个以上的坦克,但准备万全的冒险就不好玩了。然后,因为没有人有更好的方法了,所以大家都同意要挑战钝龙。
「大家各就各位!」
遵循司令塔露卡酱的指示,我们在钝龙的房间分散开来。
在钝龙右边是我、希诺酱和蔻哈克,另一边则是露卡酱、托比酱以及礼蕾。
钝龙会使用突击和类似吐息的直线攻击,所以站在它的正面十分危险,再加上它的高防御,因此为了降低风险,我们要左右分散,瞄准对手防御较薄的地方攻击来确实削减其HP。
【呜喔喔喔喔喔喔喔────】
我们在左右站定位之后,钝龙起身大声咆哮。
「先锋就由我来担任!」
于是,第一个拿枪冲上去的是希诺酱。她将长枪刺进钝龙的脖子根部。
弱点被攻击的钝龙扭动身体,左右甩头。虽然它试着保护被攻击的右边弱点,但另一边的托比酱为了安全起见则在使用飞刀进行攻击。
「伤害虽然不多,但是攻击有效果!」
我也不落人后的冲上前,攻击弱点以外比较弱的脚步和腹部。另一边的露卡酱也同时用大剑攻击一样的位置。
钝龙也跺脚甩尾反击,但早有防备的我们全都成功回避。
然后,在持续左右持续攻击弱点的同时,我们看到了钝龙的一个特定攻击预备动作。
「全体,回避!」
在露卡酱下令的同时大家都立刻停止攻击,瞬间跟钝龙拉开距离。
【吼喔喔喔喔喔喔喔────】
钝龙的巨体朝着右侧的我们横倒下来。
整个房间都在摇晃,我们都压低重心防止跌倒。
钝龙躺倒所形成的地震,是跟吐息和突击同样强力的攻击。但是,露卡酱她们却立刻上前攻击钝龙因此而露出的腹部和头部。
「呼呼呼──《火弹》!」
地震减轻的同时礼蕾使用了准备好的炎之枪攻击钝龙的腹部,钝龙发出痛苦的声音并重新起身。
目标变成了礼蕾,钝龙转身面向她们,但为了不被抓到,她们也跟着移动。
生气的钝龙左右摆头,口中漏出了橙色的光芒,同时我和希诺酱冲上前去。
「突击!跟上!」
「这可是最好的攻击机会呢!」
我跳上钝龙的背号,攻击头部的弱点。
钝龙的吐息能攻击到前方的一个扇形范围。
然后,在钝龙转头要攻击礼蕾的期间,它的头盾会挡住热波,使得它的背后成为一个安全地带——以及弱点。
「好哩,咱就来保护这三人吧──《水之圆盾》!」
蔻哈克为了对付钝龙的吐息,使出了水盾,通过水火相克减少了攻击露卡酱她们的吐息威力。穿过了水盾的吐息又会被礼蕾的火墙给挡下。
「啊,吐息结束了。退开,退开!」
我连忙拔出刺进去的剑并从钝龙的背上跳开。
现在因为我们累积了很多的仇恨值,所以钝龙的目标从露卡酱她们转移到我们这边,它缓缓地转过来面对我们。
从它把尾巴甩在地上的情况来看,钝龙非常的不高兴,这个也是攻击的预备动作。
「突击要来了!」
「啊啊,好紧张呀。咱不喜欢到最后一刻才逃。」
蔻哈克看到它后脚的动作露出了厌恶的表情。
如果一看到预备动作就回避,那钝龙就会改变方向追过来。因此最保险的方法是等到钝龙开始跑之后再躲开。
「来了!」
在希诺酱喊出来的同时,钝龙开始突击。
从正面来看,头上的那个头盾显得非常有压迫感,我们等到它够靠近后才躲开。
「缪桑,你们还好吗?」
「没问题!比起那个,托比酱!」
突击的钝龙因为那股冲劲而在墙壁上撞出一个窟窿,弄得尘土飞杨,我们互相确认安全。另一方面,托比酱悄悄地靠近钝龙,骑到它的背上,成功地抵达那毫无防备的弱点。
「……要上了。──《猎头》!」(neck hunt)
钝龙的头盾内侧被武技给击中,冒出了喷血的特效。
对特定的弱点攻击的加成搭配武技的效果,让前卫里攻击力最低的托比酱打出了目前最高的伤害。
托比酱立刻从钝龙背上退开,回到露卡酱她们旁边等待下次攻击。
通过被开正面的侧面攻击,我们逐渐累积伤害削减钝龙的HP。
「HP还剩下——两成!只差一点了!」
「呼呼呼,那就快的结束吧。蔻哈克,配合我的时机!」
「就算不命令咱也会好好做的!」
礼蕾和蔻哈克在钝龙的两边互相喊道,然后通过连携使出了最强的攻击。
「──《烈焰焚烧》!」
「──《小型龙卷》!」
两人的魔法通过相乘效果增强威力,将钝龙给吞噬。
被风强化的火焰在房间里散发着热气并发出剧烈的强光。
【呜喔喔喔喔喔喔喔────】
火焰之中的钝龙大声咆哮。我听着它最后的叫声,垂下了手里的剑,下个瞬间,钝龙突破火焰冲了出来。
「遭了!蔻哈克,快逃!」
我大声警告。火焰的光遮住了钝龙的预备动作,所以我们直到钝龙突破火焰的时候才注意到这点。当我终于注意到的时候,钝龙正瞄着蔻哈克奔跑。
我立刻追着钝龙,但追不上。这时希诺酱跳到蔻哈克和钝龙之间。
「不会让你得逞的!!!──《一点突破》!」
她从正面对抗突击的威力,对着钝龙头上最坚硬的部位施放出枪的武技。
发出蓝色特效的长枪就象是被吸入一般击中了钝龙的头。在一瞬的冲击之后,突刺的长枪被压制,希诺酱则被弹飞到了墙上。
因为受到来自正面的攻击,钝龙的突击稍稍往右偏移,从蔻哈克旁边通过,就那样撞进房间的角落。
「希诺酱!」
「我没问题。比起那个,保护蔻哈克!」
撞到墙上的希诺酱有点不稳地站起身,从道具栏里拿出药水。
被弹飞的时候,希诺酱的长枪脱手,正浅浅的刺在钝龙的头上。
「哈啊,还有点担心会碰不到,但成功了。」
希诺酱拿出另一把武器大槌用双手拿着。
「那么,看来还没回满。──《高级治疗》」
「谢了,缪酱。」
「对不起。我们太专注在输赢上了。」
礼蕾开口道歉,蔻哈克也想要但是说不出话。
「蔻哈克跟礼蕾──」
希诺酱打断两人的话并微笑着开口。
「──等一下要开反省会呦!我也包含在内,因为我让武器脱手了。」
她说完后转身看着钝龙。
钝龙突击到墙角了。我们在躲避钝龙的时候都会小心不要诱导它到角落里,但这次是没办法的。角落会减少钝龙的死角,而且不能够左右夹击。
蔻哈克和礼蕾的连携魔法让钝龙的HP剩下不到一成。但就算在这个情况下我们还是有被钝龙全灭的可能性。
要在一招内分出胜负。
【呜喔喔喔喔喔喔喔────】
钝龙张嘴咆哮,这是吐息的预备动作。
同时我们全部冲上前,要在它吐息之前抢先攻击。
「咱们要全部一起离开这个迷宫!──《风盾》!」(wind shield)
「这种时候真讨厌自己没有辅助系的招式呢──《火弹》!」
为了降低吐息的威力,蔻哈克在我们前方展开风的障壁。礼蕾使用剩余的MP击出数发火弹,但却被钝龙的防御力给挡下了。
然后,准备完毕的钝龙放出由右到左的吐息。
「就算是魔法跟吐息也是可以被切开的!哈啊啊──《冲击波》!」
露卡酱用大上段的架式挥下大剑发出冲击波,把吐息给压回去。然而,后续的吐息把冲击波给推了回来并逼近我们──结果从我们头上通过了。
「……《误导》!」(misdirection)
这是通过改变mob的攻击目标来回避攻击的托比酱的招式。多亏了她,使我们避开了吐息的直击,余波也被蔻哈克的障壁挡下了。
然后,到达钝龙前面的我们使出了各自的武技。
「那种防御就由我来破坏掉!──《破甲》!」(armor break)
我使用能够造成防御力低下效果的斩击,降低钝龙的防御。虽然攻击本身被挡住了,但我把后面交给了希诺酱。
「──《破坏槌》!」(break hammer)
毫不犹豫挥出的大槌飞向钝龙的额头。紧接着击中了稍微刺在上面的长枪的石突。长枪贯穿坚硬的额头,随后大槌击碎了头盖骨。
一瞬的寂静,接着,钝龙往旁边一倒。在获得了通过第五层的报酬之后,我们终于拿到了这场战斗的胜利。
●
「太好了!迷宫通关了!」
全部五层的迷宫结束之后,我们穿过跟进来时相同的黑色大门到外面,终于看到了阳光。
可最后,挑战总共花了我们超过一个小时的时间。
「缪酱,欢迎回来。」
「赛伊姊姊,我回来了。果然是,我们比较慢啊~。全部都是那只钝龙的错!」
这场竞速是我们输了。我心想着抱住了赛伊姊姊。
啊啦啊啦,赛伊姊姊微笑着轻抚我的头,我则是将全身倚靠在她身上补充姊姊成分。
「这次的比赛是我们输了,但这也是个不错的经验。谢谢你们。」
我抱着她说道,赛伊姊姊困扰的垂下眉毛,然后转头看向御雷神。
御雷神库库库的笑着纠正了我们。
「这次的比赛是缪酱你们赢了。」
「诶?凭那个时间?」
如果不算上钝龙的时间,全部大概用了三十分钟,但最后却用了超过一小时。这样子却说我们赢了,这是为什么呢?我看着赛伊姊姊,她有些犹豫的解释。
「诶诶……我们啊,在第一层就跟你们一样遇到了钝龙。」
啊啊,跟我们一样运气不好呢,我心想,但赛伊姊姊是在这之上的倒霉。
「我们在被害者一人的时候通过了,然后在第二层也遇到了钝龙。」
「然后这第二只的钝龙,一见面就象是『呀,好久不见,去死吧』的气势以吐息做了自己的开场白。」
「啊啊,那可真是……」
虽然对随机地图来说不是不可能,但真的是超超超级低的机率。到底要有多倒霉才能遇到这种事啊。想到这里,我不禁觉得跟一只钝龙战斗并胜利的我们运气不错,毕竟也拿到了美味的经验值了。
「呜呜,两个人被那个开幕吐息打中。剩下的我们努力战斗,但还是输了。」
「最后的挑战时间,是在二十七分钟时被钝龙打败。嘛,跟钝龙战斗的途中等级也提升了不少,所以也不是那么糟。」
「相对的,消耗品的药水和MP药水都用了不少,所以也需要补充呢。」
赛伊姊姊露出困扰的笑容。现在她们似乎是在一边聊天一边等待死亡惩罚结束。
然后赛伊姊姊开始嘀咕。
「这就是所谓的物欲感知吧。寻找着想要的物品就会遇到别的东西。希望不要遇到钝龙,结果就出现了。」
「物欲感知?有什么想要的道具吗?」
听到后我询问并得到答案。
「我们想要先准备好成立公会的任务第二阶段会需要的【准骑士的证明】。嘛,其他的相关任务也还没有做,所以我打算和御雷神一起一步步完成。」
「唔嗯,【准骑士的证明】吗?」
我不记得有拿到过那种道具。在我想着的时候,托比酱怯生生地举起手。
「……那,那个,那个道具我有。」
「啊咧?是什么时候拿到的?」
「……第三层的宝箱里拿到的。只是,在速刷的途中没有确认,回来后才注意到的。」
「啊——这么说来,我们都已经通关迷宫了,快来确认战利品吧。钝龙的掉落物也还没确认。」
我们接受了希诺酱的提案,进行了刚刚没有做的掉落物确认。
因为是追求速度,所以我们只进行了最低限度的战斗,掉落物不是那么多。而且,也没什么吸引目光的物品,除了宝箱里的【准骑士的证明】以外,就只有钝龙的掉落物可以当作素材而已。
然后,赛伊姊姊她们──
「真好呢,赛伊姊姊拿到的强化素材。钝龙的稀有掉落呢。」
「唔,我是魔法使所以很难用上这个的,【钝龙的三本角】的追加效果。」
赛伊姊姊的运气绝对是被用错方向了,就像这个掉宝运。自己想要的道具会被别人拿到,自己会拿到别人想要的道具,所以总是靠交换来达成目标。
最后大家都能幸福,但过程很倒霉,又或是使用运气的方法很奇怪,很有赛伊姊姊的风格。并且,这一次──
「那么,缪酱你们要用【准骑士的证明】来交换吗?」
赛伊姊姊歪头询问。
「可以吗?但是这很稀有吧?」
「我是魔法使所以用不到呢。」
赛伊姊姊就这么简单的放手了自己的稀有掉落物。我望向露卡酱她们,得到了她们「需要的话就交换吧」的同意。
「我明白了。那么就交换吧。」
我们在菜单的交易里交换了【准骑士的证明】和【钝龙的三本角】,但我还没考虑到后续的事。
当赛伊姊姊她们因为达成了目标而高兴时,我们正互相看着彼此,烦恼这个强化素材要谁用。
「这个,该怎么办?用在武器上是【物理攻击上升】,用在防具则是【物理防御上升(小)】。」
「呼呼呼,泛用性很高呢。但是,对魔法使没用呢。」
「是呀。那,让前卫的某个人来用比较好吧。」
魔法使小组就这样让出了【钝龙的三本角】。我也是平衡型的所以没打算太强化物理方面,托比酱也不打算使用。
「那么,就剩我和露卡酱两人了,怎么办?」
「我想比起给我,给希诺酱应该更适合。」
「真的可以吗?露卡酱也很需要吧?」
「虽然想要,但是我的剑还是代替用的掉落品。」
露卡酱一边说着一边摸着她的剑柄。
就这样得出了结论,把【钝龙的三本角】给希诺酱使用。
收下来的希诺酱眨眼数次,然后露出认真的表情。
「期待希诺酱的活跃。」
「这样的话就要回应你的期待呢。那么,我会比之前更加厉害的把敌人都用这把大槌打飞的!」
希诺酱决定更加强化她自傲的力量并成为队伍的基石。
随后,响起了啪啪啪的拍手声。
「呀,能看到女性同好之间热烈的友情真是太好了。」
「姆,我们的交流可不是表演。」
「抱歉抱歉。」
看到御雷神桑的反应,希诺酱鼓起脸颊宣泄自己的不满。
「嘛,虽然很抱歉,但是要一起去接任务吗?我很期待妹妹酱小队的实力和运气喔。」
「诶——有种被利用的感觉……」
「不是什么不好的事喔。只是在最前线一起狩猎,同时收集任务需要的道具而已。」
御雷神桑轻松的说着,我看着一旁的赛伊姊姊,她轻轻地低头谢罪。
「抱歉。御雷神太强硬了。」
「嘛,没关系啦。这样也可以有效率的练级嘛。」
偶尔和不认识的人交流也很有趣,而且大家看起来都很感兴趣。虽然说输了,但是连续和两只钝龙战斗的御雷神桑和赛伊姊姊的战斗力也很让人在意。
「嘛,就轻松的玩吧。」
我们随着御雷神的只是开始移动。途中死亡惩罚应该是结束了。
于是,这就是我和后来成立的【八百万】公会的初次交流。
多亏了这次的狩猎成果,赛伊姊姊她们在公会相关任务上有了许多进展,同时我们收集了遍布小镇各处的收集系任务的道具,通过把这些道具进行交换,我们获得了许多强大的掉落装备、道具以及强化素材。
这个时候,我们为了得到能使用的道具而高兴不已,但之后听说我们收集的道具能换到的全部任务报酬后又很是后悔。我再次学到了花费的时间和准备的有无会造成多大的不同。
不久后,我听说那充满朝气又实力强劲的御雷神桑成立了公会,在一旁辅佐的正是赛伊姊姊,我有一种这个公会会变得十分强大的预感,但我把这事藏在了心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