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Only Sense Online绝对神境
  4. 外传 白银的女神
  5. 第四话 蔻哈克和礼蕾
  6. 繁体版

第四话 蔻哈克和礼蕾
2017-08-29 00:50:07

		

在能听到小鸟叫声的寂静森林里的一个广场的中间,有着锐利鳞片的巨大蜥蜴正抱着尾巴闭眼休息。
因为周围没有可以躲的地方,所以我们一起跳了出去。
「看招!」
第一个跳出去的我斩向巨大蜥蜴──剑蜥蜴,它在地上滚动回避,并开始朝我们反击。
「缪酱!虽然你最近没在前线战斗,但你冲过头了!」
虽然嘴上担心我,希诺酱还是毫不大意的用双手挥动大槌,全力攻击剑蜥蜴的头部。
「咕呀──!?」
剑蜥蜴有着能够用头部承受如此重击的耐久力,真不愧是boss。
「接下来,去露卡酱的方向了!」
「托比桑!请配合我!」
「……我明白了。」
身穿全新的真红的防具,手拿单手剑和盾的露卡酱,上前用盾挡下了剑蜥蜴的攻击。
「──!哈!」
被剑蜥蜴的重量给往地面压住,露卡酱持续用盾格开剑蜥蜴的尾巴攻击。
对付着新手难以应付的剑蜥蜴,露卡酱使出了全力的斩击,托比酱瞄着这一瞬间上前用短剑突击鳞片的缝隙。
剑蜥蜴为了防止我们追击立起了鳞片,在地面滚动拉开距离。
在这期间,我们确认了新的连携。
「怎样,露卡酱?新取得的【盾】感觉如何?」
「嗯。跟想象中的有点不一样。但是,跟现在拿着的武器的感觉还满适合的,所以我想要再试一下。」
「比起那个,缪酱怎么了?第一下居然挥空了,我比较在意这件事。」
「……很在意。」
「啊哈哈……果然,注意到了吗?」
被希诺酱指出来的时候,嗯嗯,新加入的托比酱也点头同意。
直到昨天我们都是普通的四人组队练习连携。用大野猪之类的适当等级的杂鱼当对手,今天预定要打倒boss的剑蜥蜴。
「嘛……事实上,昨天晚上我成功的单独讨伐了剑蜥蜴。」
「缪酱。又一个人偷跑了。」
希诺酱呆然说道。
这期间,滚到一旁警戒着的剑蜥蜴复又活动起来,伸展四肢准备摆出准备突进姿势。
「缪桑!等一下我们要好好的谈谈!」
「知道了!那么,就加把劲把它剩下的HP都削掉吧!」
露卡酱说完后,我再次举起单手剑,绕到剑蜥蜴的右侧。
露卡酱站在剑蜥蜴的正面,希诺酱在左侧,托比酱则是在不管哪边都能帮到的游击位置上。
这次的剑蜥蜴讨伐,是用来确认我们之前预想的队伍职责分配能不能对boss有效的试金石。
露卡酱不是使用本来的战斗方法,而是利用【盾】来安全的练习用剑格挡和回避的时机。盾和剑是用打倒活体盔甲时剩下的掉落物,要是不够的话随时可以回去再收集。
就像这样,我们组成了一支有着三个前卫和一个游击的超物理型小队。
「最近我都是后卫,那就咚咚的上吧!」
「那为了让缪酱战斗,我就普通的上了!」
我朝着剑蜥蜴的方向冲出去,希诺酱也配合着我扛着大槌上前。
感觉到我接近的剑蜥蜴转动身体把鳞片立起的尾巴挥过来。发现那个预备动作的瞬间我立刻把脚跟顶住地面并挺直上半身来减速。
剑蜥蜴的尾巴从我眼前挥过去,我的肌肤感受到卷起的风压,不过我成功回避了。
这是我在β版的时代以及最近几次睡前单挑时见过的剑蜥蜴攻击模式。我只以一张纸的厚度回避,然后踏出一步。
如果是在单挑的话,这里要使出两次比较轻的攻击并退开,但这次我前进了。
「不会让你这样做的!哈!」
从左侧进攻的希诺酱的一击打在剑蜥蜴并一瞬间停止了它的动作。
「哈──《第五冲击》!」
一个人做不到,不过靠着小队连携做到了。这是一人上前攻击,另一人停住敌人的动作,然后使用武技的合体技。
「我也要上了。──《冲击波》!」
在使出了五连击的武技造成大量伤害之后,我露出了破绽。但是,阻止了瞄着我的破绽而来的反击的,是露卡酱的猛烈一击。趁着剑蜥蜴的动作被阻止的时候,托比酱用短剑连续攻击,延缓剑蜥蜴开始行动后的时间。
接着,在我和露卡酱从武技的硬直解放了之后──
「──回避!」
司令塔的露卡酱下达指令,大家都立刻躲开剑蜥蜴的大回转甩尾攻击。
我们的队伍并没有人负责吸引仇恨,而是全员攻击并注重回避的战法。因此现在敌人的目标是──
「啊哈,是我!」
我不禁笑出声。
「露卡酱你们抓好机会上!」
「知道了!请不要被打到!」
我请露卡酱找机会一齐攻击,但她反而在担心我被攻击到。虽然是重视回避的战法,但我们的等级和数值也不至于会被一击打倒。而且也把敌人造成的负面状态给考虑进去了。剩下的就是一边感受着回避时的紧张感,一边把敌人的注意力都拉过来!
「来啊来啊,我在这里!」
为了引诱剑蜥蜴朝这里突击,我保持着不近不远的距离持续诱导。躲避着它挥舞的尾巴和爪子以及咬咬攻击,我靠近目标的地点,然后朝着剑蜥蜴的背后全力奔跑。
『SYURAAAA────』
见到我突然的举动,剑蜥蜴转过身来追我。但是,我用力蹬了地面,从这附近唯一的树的树干垂直的跑上去。
剑蜥蜴为了追跑到树上的我而把前脚跨到树干上。它灵活的用后脚和尾巴让那巨大的身体靠在树干上,挥舞前爪想攻击我。
「真可惜!掰!」
我蹬了树干跳到空中。在空中一个后空翻躲过了剑蜥蜴的爪子。
「──《光弹》!」
作为离别礼,我在后空翻的途中用光弹攻击剑蜥蜴的背后。
它的背后挨打,但是攻击还没结束。
「缪酱,引诱的好!──《重击》!」
希诺酱的大槌的强烈一击打在剑蜥蜴身上,剑蜥蜴被夹在大槌根树干之间,陷入气绝状态。
「刚才那个动作是什么啊!?虽然很在意啊,但现在要先把它打倒。──《第五冲击》!」
「──《背刺》!」
露卡酱朝着剑蜥蜴用来支撑身体的左脚跟尾巴连续攻击,托比酱出现在剑蜥蜴背后,亮出短剑朝它右脚的肌腱一闪而过。
就这样,陷入气绝状态又失去支撑的剑蜥蜴,在和树干分开来后,便朝后方倒下。
在这个阶段剑蜥蜴只剩下三成的HP,它昏迷着露出了唯一没有鳞片覆盖的腹部。在它回复前只有几秒钟的时间,但我可不会错过这个机会。
「接招吧!」
我高高跳起,利用重力加速度将剑刺进剑蜥蜴的胸口。
「不愧是boss,真硬!不过──」
我将体重压在单手剑上让剑刺得更深。看来这下将它的气绝状态给解除了,剑蜥蜴开始挥动四肢和尾巴想挣脱,但我无视它的挣扎,并把手掌贴在了它的身上──
「──《光弹》、《光弹》、《光弹》!」
用光魔法对其造成伤害。
为了防止它靠挥动四肢和尾巴爬起来,露卡酱她们攻击剑蜥蜴的头部、四肢、以及尾巴。
我也握紧刺进去的单手剑以防止其从乱动的剑蜥蜴身上被甩下去,同时持续使用光弹,终于成功地让把剑蜥蜴的HP归零。
『SURARARAAA────』
最后剑蜥蜴放出了微弱的叫声,化成光粒子后消失不见。
要是优哥哥看到了这一面倒的战斗,应该会「会住手吧!它太可怜了!」这样大叫吧,想到这里,我不禁轻笑出声。
自身被打倒或是将对方给打倒,就算是在这个dead or alive(死或生)的残酷世界里,优哥哥还是那么温柔。
确实,当我打倒剑蜥蜴后站起来时,大家都没事人似的看着这边,或许在战斗时有那么点罪恶感,但大家都已经习惯了。
「撒!打倒boss的剑蜥蜴了!太好了!」
我有精神的向露卡酱挥手,但大家都用微妙的表情看着我。
希诺酱还是用呆然的样子站在那里。
露卡酱双手插腰生气地皱起眉头,那个样子让我想起了优哥哥静静的生气的时候。
托比酱,因为嘴巴被围巾给遮住了所以看不出来,但她象是要发问似的蠢蠢欲动。
「怎,怎么了,大家……」
「我们有很多很多想要问的事情呢。这次第一下攻击挥空了的事,单独打倒剑蜥蜴的事,还有刚刚那个很扯的动作的事!」
「露卡酱,很扯什么的……托比酱居然点头了。」
虽然我想要抗议,但被大家这样盯着只好说出理由了。
「诶诶,首先,第一下攻击挥空的理由,是因为升级之后能取得新的天赋,所以我现在正装备着……」
我怕怕的偷眼看着露卡酱并回答道。
玩家们的数值会根据装备的天赋来改变。就算是上位天赋,新取得的天赋只有1级,所以数值会下降,导致玩家暂时变弱。
因此,在boss战前换上新的天赋会导致数值降低,所以第一下才会挥空。虽然这么说,但下降的只有速度,其它数值并没有改变……应该吧。
将boss单独击破则很单纯。
我每天晚上睡前都是在做好死亡惩罚的觉悟下去单挑boss,使用自身的数值和技能去对抗。这是本来需要靠团队合作才能稳定打倒的强敌,只靠一个人上会很辛苦,但同时所得到的经验值也非常的丰厚。
顺带一提,就是那个时候我通过升级取得了先前所说的新天赋。
「那,是入手了哪些天赋呢?」
「唔……是【装备重量减轻】跟【行动限制解除】。」
就这样,我身上的轻型装备变得更轻,搭配【行动限制解除】,让我能够像羽毛般轻盈的活动。
这些天赋能让我做出一些立体杂技般的战斗动作。只是,因为天赋的等级还很低,所以目前只能达到令我觉得身体轻了些的程度而已。
「而且,我在装备着剑和铠甲的状态下还能做出这样的动作喔!」
在和露卡酱等人说明天赋时,我越说越来劲,语气也越发高昂。最后我示范了几个连续后空翻以及空中转身,露卡酱和托比酱都呆住了。
「……缪桑你、打算成为什么啊?」
看到我一连串的动作后,有点不安的托比酱忍不住发问。
既是剑士,也使用光魔法,而且还会用回复魔法的万能魔法战士,把这些再加上惊人的杂技后就会变成──
「当然是,帕拉丁!也就是圣骑士喔,圣骑士!」
听到我强力的回答,一直沉默着的希诺酱忽然颤动肩膀大笑出声。
「啊哈哈哈哈!果然啊,缪酱,不管是谁都会吓一跳的!我在β版听到的时候当时也是惊呆了!」
希诺酱开始抱着肚子大笑起来,露卡酱和托比酱困惑的歪头。
我和希诺酱从β版开始就在一起了。那个时候我也是选了一样的天赋,我回想着她那时的表情。
「但是,这还差的远呢。我需要身体像羽毛般轻盈。」
虽然希诺酱用指尖把笑出的泪水擦掉,但我还是不满意。我已经快要达到我在β版时的天赋组成了。
「……差不多要前往第二小镇了吗?」
托比酱把对我的天赋的意见保留,提议要继续前进。
「也是呢。作为boss的剑蜥蜴也已经打倒了,我们前进吧。」
露卡酱也同意了。我们一伙离开了有着剑蜥蜴的地图。
在东边森林再过去一点的出口,我们抵达了和最初登入OSO时所在的第一小镇不同的另一个小镇。
第一小镇是被城墙围绕的中世纪欧洲风格小镇,被称作第二小镇的这里则是用木栅栏围起的优闲风格小镇。
「啊——!好久没来了。」
「这里真是不错。有种乡间田园的感觉。」
露卡酱在很是好奇地看着周围时,她的视线被附近的水车给夺去了。
镇里的小河流过水车,提供水车小屋运转的动力。
小屋里传出小麦被磨成粉的声音,水车旁溅出的水花也看起来很清凉。
「……这里,是怎样的小镇呢?」
「嗯——。这里,主要是关于料理系道具根木材,还有裁缝的素材的小镇吧?」
希诺酱一边看着小镇一边回答托比酱的疑问。
镇上的田里能看到NPC们把收获的蔬菜背在背上的笼子里。
我比较偏好第一小镇那种热闹的气氛,但也有些β版的玩家们因为喜欢这里的气氛而搬过来。
「要做什么呢?在这附近的地区打怪升等吗?还是要去接任务呢?」
我一边询问,一边碰触设置在第二小镇的传送门。像这样登录了以后就能够直接从第一小镇的传送门传送过来。
「那个……我想要再多逛逛这个小镇。」
「……我,我也想要再四处看看。」
露卡酱弱弱的提出意见,托比酱也有点生硬的同意。毕竟两人是第一次来到第二小镇。
「嗯!那就让在β版时已经踏遍了这里的我们来帮你们带路吧!想要看看哪些地方呢?」
「嗯嗯嗯,那个,漂亮的景色。」
「那就是郊外的森林边界了。决定了,Let’s go!」
我高举拳头,带头出发。
●
第二小镇周围的路旁有着广阔的森林,只要一踏入森林里就会立刻出现mob。
但是,这次我们要看的,是地区边界的景色。
「很棒呢,这里让人感觉很舒服。」
「对吧!在森林里狩猎完之后就来这里休息吧!」
我高兴地夸耀的,是从森林流入镇里的小河的周围。
跟镇上整理过的水路相比,这里的河底有一些粗糙的岩石,在这可以一边把脚泡在河里一边眺望整个小镇。
有着大大小小的水路通过的第二小镇,因为建筑物比较少,所以能够看得很远。
我们一边看着做着日常工作的NPC们和偶尔经过的玩家们,一边用脚轻轻地踢出水花。
「……好放松。」
「毕竟最近都很忙呢。」
「啊——,我要就这样在这里睡午觉了!」
托比酱,露卡酱和希诺酱轮流说了她们对这里的感觉。
「既然都来这里了,要不等等我们去森林一趟?」
「诶——,可是森林里的mob都很麻烦啊。要找魔法使到队伍里吗?」
这个森林会出现的mob,有物理上很强的斗牛甲虫(bull beetle)以及迅速且大量的子弹虫(bullet crost)。确实,没有魔法使的队伍可能会比较辛苦。
「呣,知道了。我今天也休息吧。」
说着,我也往后躺下看着天空。
就在我闭上眼睛放松的时候,我听到了森林里面传来了人的声音。
「你!你为啥要在那个时候做出那样的事啊!」
「呼呼呼,不是,看到那无防备的样子就不小心……」
「不小心,就因为这样害咱们被踢出队伍了呀!」
能听到有女生为了某事争吵的声音。
一边似乎很生气,另一边则把事情轻轻地一带而过。
「啊——,要怎么办啊!没有前卫啊!」
「呼呼呼,只要找到新队伍就好了喔。这次要找个看起来不会踢人的队伍喔。」
「还请这样做……喂礼蕾,你在看啥?」
「呼呼呼,稍等一下。」
两人的脚步声一度停止,接着脚步声逐渐朝我们靠近。
我张开眼睛坐起身,看到刚刚在说话的两个女生。
「呼呼呼,那边的各位,现在有空吗?」
微笑着跟我们搭话的,是一个戴着两角帽的少女。在她身后的是一个表情惊讶,有着麻吕眉毛,戴着圆眼镜的女孩。麻吕眉毛的人的装备是OSO的世界里少见的类似和服的设计。(某蛙:「麻吕眉」形容眉毛浅、只在眉头留下眉毛的状态)
「是啊,在这里休息一下,请问有什么事吗?」
「没,只是想问个问题。先让我自我介绍,我叫礼蕾。」
露卡酱有礼貌的回答戴着两角帽的少女▪礼蕾的问题。礼蕾则微笑着开口。
「各位的队伍里想要有魔法使吗?」
「为什么会这么认为呢?」
「等等,礼蕾!突然讲这种话太失礼了!抱歉!我立刻把这家伙带回去!」
礼蕾身后的少女抓住礼蕾的衣服要把她带走,但对礼蕾感兴趣的我制止了。
「请等一下!我们不觉得失礼!我想知道她为什么会这么认为!」
我大声叫住麻吕眉毛的女孩,她停下脚步放开礼蕾的衣服。
是这样啊,感兴趣啊,她看着天空喃喃自语,发生了什么事吗?
「呼呼呼,那就容我说明。我会这么觉得,首先,能够第二小镇的这里相遇,代表各位都是有实力的玩家。」
礼蕾立起一根手指说明。
「接着,等级高到能够来到这个小镇的玩家大多是物理系。也就是,没有魔法使。是这个样子,又或者是有人兼任战士和魔法使。」
「正解。但是,也说不定我们是在等着跟人会合啊?」
「若是像你说的那样,在等着会合的话,那这个地方离第二小镇的传送门太远了,所以我不会这么想。在是很简单的推理喔。」
「……好厉害,都说中了。」
托比酱小声地说。
「那么,礼蕾跟……请问你的名字?」
「啊啊,还没有自我介绍呀。咱是蔻哈克。多多指教。」
我回想着礼蕾和蔻哈克两人之前的对话,似乎这两人是被原本的队伍给踢出来了。而且,考虑到两人的装备并不象是战士──
「然后,礼蕾和蔻哈克想要什么呢?」
「呼呼呼,就是──推销我们自己。」
果然,我心里想,我打算把握这个机会。
「我跟蔻哈克两人都是魔法使。只要跟我们组队就能使用魔法让队伍的攻击力一口气提高喔。」
「礼蕾,那样子推销就让我们进入队伍的人是不存──「嗯,可以喔。」──可以吗!?」
希诺酱和托比酱为蔻哈克正统的吐槽献上掌声。
「真的吗?你是认真的吗!?的确,能让咱们加进队伍是很高兴……」
「请冷静一点,我们也是想要魔法使的,所以没有问题呦。」
「露卡酱说的没错!我们想要魔法使,而蔻哈克跟礼蕾想要能够保护你们的前卫。像这样大家都有好处的组队也是不错吧?」
听到露卡酱和我回答,蔻哈克睁大眼睛后眨眼好几次。
「呼呼呼,那交涉成立了呢。还请多多指教。」
「啊——礼蕾又再一次对女孩子亮出了毒牙……」
在我们跟微笑着的礼蕾握手的时候,蔻哈克抱头小声地说着什么。
「我们也来自我介绍!我是缪。主要用剑跟光魔法,还有回复来战斗。」
「我是露卡多。是前卫剑士,同时也正在学习担任队伍的司令塔。」
「我是希诺。使用这个大槌跟长枪的多武器前卫。」
「……托乌托比,我是斥候。」
我们简单的介绍了自己的战斗类型,然后轮到礼蕾们了。
「呼呼呼,真有礼貌。再次介绍,我是礼蕾。魔法是只有火属性,而且是重视火力的天赋组合。」
「咱是蔻哈克。魔法是风和水两种。但是为了配合礼蕾的笨蛋火力,所以我是重视连射性和对敌人的牵制,威力比较没那么高。」
互相知道彼此的特征之后,我们开始重新考虑队伍结构。
这样子也不对,那样子也不对,在我们讨论队伍动作的细节时决定了一些基本的动作。在这期间我注意到礼蕾和我的距离有点近,但考虑到我和赛伊姊姊的距离感这样子似乎也不是那么奇怪。
「莫非,这样子我们就能拿下石魔像了?」
「有咱们的战力石魔像的程度很轻松的,而且你们就算没有魔法使也赢的了吧?」
听到希诺酱漏出的话后,蔻哈克冷静地提出她的意见。的确,就算没有魔法使,只要进入持久战也是能够打倒石魔像的……
「啊哈哈哈……要是变成长期战的话大家会感到无聊的。」
「啊——,也有这个问题呢。」
在游戏开始后不久,石魔像的挑战者变比较少之后,我们进行了被称作【石魔像老师】的快速升等,但最近有不少别的玩家升级后来挑战这个石魔像。
在那之中,如果有一个队伍用糟糕的组成进入长期战,会对之后的队伍造成困扰,考虑到这个原因,所以我们至今都还没去再次挑战石魔像。
但是,在像深夜这种玩家稀少的时段,我就可以单挑剑蜥蜴并进行长时间的战斗而不用担心影响到之后的玩家。
「那,要不我们快点去石魔像那边吧?」
「首先应该要先用第一小镇的途中的mob来确认队伍的连携情况吧?嘴上说好和实际行动的差距很大,所以不确认是不行的。」
在团队战斗中,随着人数的增加,每个人各自的行动会让情况复杂化导致连携变得困难起来。
这时,我想起之前塔库桑跟我说过的话。
(说到这里,塔库桑跟优哥哥似乎有稍微组队过?)
虽然我们每天都一起在餐桌吃饭,但我并没有问优哥哥详细的情形,从塔库桑那里稍微的听到了优哥哥的活跃及小队的活动。
塔库桑说,虽然都只收集垃圾天赋,不过优哥哥一直在用自己的步调玩着游戏,以及,他的玩家技术并不糟这两件事。
特别是,即使和初次见面的人组队,他仍然展现出了厉害的连携能力。就算没有练习,他也能做出理想的动作。
确实,优哥哥从以前开始就不擅长玩游戏,但和同伴的合作以及通过支援来引出他人的能力却异常拿手。
(这种事虽然办不到,但我能够通过反复的团队作战来提高连携的洗练度。)
嗯,我在内心点头道,决定要尽快练成这个六人小队的连携。
「缪桑,怎么了吗?你忽然变得很安静呢。」
「好啦好啦,走吧!我和托比酱要先去的传送门那里了。」
「没问题吗?你有什么在意的事吗?」
看来我忽然的低头沉默让大家担心了。
「没有问题!什么都没有!还有希诺酱跟托比酱,不要丢下我!」
我追上走在前面的希诺酱跟托比酱,一把抱了上去。
「……姆,缪桑,好重。」
「啊——,托比酱好过分!我才不会重!」
被我抱住的托比酱有些害羞,想要把我拨开,但我反而抱得更用力,她的视线困扰地游移不定。
「呼呼呼,眼福眼福。」
「礼蕾,自重一点。」
另一方面,礼蕾和蔻哈克好似在小声对话的样子,不过我们并没怎么注意。
大家都用传送门从第二小镇转移到第一小镇,然后前往西边的森林。
西边的地图里,在野狗和蝙蝠等杂鱼mob之中,有着西边森林里比较强的中型mob森林熊,以及石魔像出没的采石场里面的沙人。我们以沙人为主来反复进行战斗。
「哈啊!」
现在,我们在和比我们都还要更高的熊型mob森林熊战斗来确认队伍连携。
战斗开始时,露卡酱用盾和剑的侧面来架开森林熊的一击,希诺酱在对方的攻击范围外用长枪突刺。
我和托比酱轮流持续攻击森林熊的侧面和背面,有时我们会累积太多仇恨值,我们就会趁着目标转移的空隙同时攻击。
「利落的上吧!──《急速冲击》、《水弹》!」(quick blast,aqua bullet)
因为森林熊的身高很高,头部之类的比较高的位置是由蔻哈克的风和水的下级魔法来持续攻击。
「呼呼呼,已经准备好了。」
「──全员退开!」
露卡酱下令的同时,我们大家都和森林熊拉开距离,随后礼蕾的火属性魔法《烈焰焚烧》引发的火柱把森林熊给整个包起来。(flame burn)
「成功了!还算不错的连携吧?」
礼蕾的高火力魔法炸裂,蔻哈克认为已经打倒了森林熊所以露出笑容。受到影响,露卡酱和托比酱以及礼蕾都放下了武器。
这里就是有没有β版时经验的差距了吧,我一边想着一边冲上前去对付从火柱里出现的森林熊。
我脚踢森林里的树猛然跳起,冲到森林熊的面前。森林熊看到我靠近而挥动的爪子又被希诺酱的长枪给弹开,导致它的门户大开。
「嘿呀啊啊啊!」
我全力劈砍森林熊的脑袋,并利用那股冲劲在空中回转,然后在森林熊的身后着地。
「真是的,虽然魔法有着很强的威力,但同时也会遮住对方的身影,所以可不能大意喔!」
在我回来告诫她们的时候,森林熊的巨体倒在地上使得地面剧烈摇晃,然后就这样化成光的粒子消失。四人的表情非常惊讶。
「……说,说的也是。下一次会好好注意。等,不对不对不对!才不是这样吧!刚刚那是什么鬼!」
像这样子先正常的回话然后再吐槽的蔻哈克真的很有趣。
「啊——只是【行动限制解除】的三次元动作而已。」
「能做出那么不现实的动作就已经算是作弊了!你是在接受宇宙飞行员的训练吗!?」
我进行了今天的第二次示范,先是轻轻地起跳,然后利用一旁的树木来使出后空翻,大家都直愣愣地傻看着我。
「呼呼呼,有精神的样子真可爱。」
「啊啊,已经完全变成礼蕾的目标了。」
礼蕾和蔻哈克在小声地说些什么,但比起那个,寻找下一只森林熊要更加重要,所以我就无视掉了。
「就结果而言,队伍的连携有进步吧?」
「对,以速成小队来看,已经不错了。」
我同意希诺酱的评价,也很感谢蔻哈克跟礼蕾能加入我们。
「呼呼呼,今天能让我们这么突然的加进这个队伍真是非常的感谢。」
「不会,我们也很需要魔法使的力量。」
露卡酱面带微笑,有礼貌的回应礼蕾。另一方面,礼蕾的双眼可疑的眯起来。
露卡酱敏锐的感觉到礼蕾细微的变化,正想退后一步──
「呼呼呼,那么能收下一个谢礼吗?」
随后礼蕾更加贴近露卡酱,然后在她耳边吹了口气。
「噫!?你你、你在做什么!?」
「呼呼呼,发出了比我想象中要更加可爱的声音呢。」
「礼蕾!你在搞什么!」
礼蕾从发出可爱的悲鸣的露卡酱身旁移开,一边妖艳地舔着嘴唇一边寻找下个目标。大家都因为这突然的状况而呆然不动,于是礼蕾走到了下个目标的身后──
「真是美臀啊。呼呼呼……」
「……!?呀!」
她在托比酱的耳边细语,同时温柔地抚摸即使透过防具也能明显看出的形状很棒的屁股。惊吓过度的托比酱向前跌倒。
「礼蕾!快住手!」
蔻哈克大声喝止她,但她正在安抚受害的露卡酱和托比酱,所以没空帮我。
然后,她的下一个目标,是我──
「耳根,臀部,然后,那谦逊的胸部,我开动了──」
礼蕾试着把手伸进白银胸甲的侧边,我反射性的抓住那只手后跳了起来。
我就这样抓住她的手后,利用【行动限制解除】强化过的身体能力高高跳起,并用两脚夹住礼蕾的脖子。礼蕾就这样向后倒下,被我的十字固定锁给制伏了。
「……啊啊!?抱歉,下意识的!?」
「不,我不觉得一般人能下意识地做出那种动作。」
虽然我用特技般的动作压制住礼蕾,但她还好吗,我偷眼看向她的脸。
「呼呼呼,手腕上传来美少女白皙大腿的触感,真让人欲罢不能。啊,疼疼疼……」
她似乎没在反省,于是我稍微的加强了固定的力道。格斗技因为没有能造成伤害判定的【投掷】或【拳】系的技能所以不会产生伤害,但多少还是会痛的。
「缪!就那个样子!我现在就把礼蕾绑起来!」
「蔻哈克,那条绳子是从哪拿出来的。」
随着唯一没有受害的希诺酱的吐槽,礼蕾被绳子给层层绑住,蔻哈克手握绳子的另一段并面对我们正坐。
「这次因为我没能管好这个阿呆让你们遇到这些不高兴的事情真是非常对不起!」
蔻哈克按住礼蕾的头,随后两人一起土下坐。我和希诺酱看到这完美的土下坐而有点感动,而作为受害者的露卡酱和托比酱则把我们当成盾牌,和她俩稍微拉开了点距离。
「为、为什么要做那样的事情!」
的确,虽然事情发生得太快让我有点混乱,不过我也很想知道礼蕾袭击露卡酱和托比酱的理由。
「诶诶,那是,要怎么说才好咧……」
感到难以启齿的蔻哈克眼神飘移,不过在很快地下定决心后,她叹了一大口气,开始说明原因。
「礼蕾她……喜欢百合。」
「百合……难道是指女性间的那个?」
「就是那样。虽然她在看到女性之间的亲密互动就能满足,但有时候忍耐不住就会做出像这次的性骚扰行为。」
蔻哈克放弃了般的小声说道。
「会跟缪你们搭话,是因为她在前一个队伍里就像这样子骚扰了女生。作为队长的男生似乎很在意那个人,所以就把碍事的我们给踢掉了。」
嘛,事情就是这样,蔻哈克坦承了一切。
然后,托比酱脸红的小声发问。
「……也就是说、两位是、那个……那种关系?」
「不是不是,那绝对不可能!」
「说的没错。就算是我也有选择女生的权利喔?」
「虽然是事实但被你一脸正经地否定让人十分不爽!」
一旁草席卷状态的礼蕾开口否定,随后额头爆出青筋的蔻哈克开始戳礼蕾。没办法反抗的礼蕾,不知为和轻松地笑着。
「那,为什么两个人一起被踢呢?蔻哈克不能留在前一个队伍吗?」
「啊——嗯——」
听到我的疑问,蔻哈克停止戳礼蕾,思考起来。
「果然是,因为没办法放着不管呢。撇开她做的事,礼蕾是个好孩子,而且就算她把事情弄得一团糟,我也能握住她的缰绳。」
蔻哈克自嘲的笑了。看到她那个样子,我明白礼蕾虽然很有个性,但本性并不坏。
「唔——。缪酱,露卡酱,托比酱,能稍微谈一下吗?」
「有关咱们的处置吧。明白了。」
「嘛嘛,蔻哈克,别那么失落。」
「你以为是谁的错啊!谁啊!」
大概会把咱们踢出去吧,蔻哈克已经放弃了,礼蕾则是一如往常的搞笑。听到两人的对话,希诺酱小小的喷出笑来。
「总觉得,那两人好有趣啊。我挺喜欢那样的。」
希诺酱偷瞄着正坐的蔻哈克和礼蕾,给出了正面的评价。另一方面,露卡酱和托比酱则露出了稍带苦涩的表情。
「虽然她确实是很欢乐的人,但耳朵被吹气害我吓了一跳。」
「……我也是,那个、没有……屁股被摸的经验,所以吓到了。」
耳朵被吹气的露卡酱还是有点紧张,托比酱则是脸红的说着自己的感受。
的确,突然这样会害人吓到。我也是差点被碰到我那似乎很有内涵的胸部。没错,是还在成长的胸部!
「缪桑,你觉得怎么样?毕竟你也是受害者。」
「嗯——。虽然就象是露卡酱你说的那样,但这也跟我平常和姊姊们的肌肤之亲没什么太大的差别……」
我用手扶着下巴,回想着至今我对赛伊姊姊们做过的恶作剧和亲密接触,对我而言这似乎很普通。我觉得亲密的女孩子们之间的碰触很正常。
「如果是关系很好的女孩子做出了这种事情,那你们会怎么办呢?」
「那样子……我大概,会原谅她吧。」
「……那个,我、我没什么那方面的经验……」
虽然我取得了露卡酱的同意,但托比酱害羞地脸红了。
「缪酱……」
「啊哈哈哈,抱歉抱歉。」
希诺酱对我翻白眼,我用干笑掩盖过去,托比酱急忙大声解释起来。
「……不是的。现在我跟缪桑你们是朋友了,虽然被你们这样做会吓一跳,但我还是有点向往这类事情的……」
托比酱脸都红到了耳朵根,她把半张脸埋进围巾里,逃避我们的视线。
「这次礼蕾没有拿捏好距离感,但如果我们的关系再好一些的话,我们应该能够普通的组队。」
「我也这么觉得。」
「我是,那个,可能的话,想更加地了解她。」
被害者的露卡酱和托比酱都愿意原谅这次的事件,但希诺酱在这里介入了。
「无条件地原谅这次的事情,我有点不同意。」
「姆,说的也对。但要怎么做呢?」
要设下一些条件或禁止事项,但我想不到要要求什么。但是,希诺酱已经好好的考虑过了。
「这个简单。只要──」
听完内容之后,我们全员都一致同意。
●
「这边已经做好被放逐的觉悟了!只是,果然,离开队伍还是有点难过呢。」
「请不要在那般痛骂我后又变成这个沮丧的样子啦。」
「就是因为你我们才会被踢出去的!」
我们回到依旧在装傻和吐槽的两人面前。看到我们讨论完回来后,蔻哈克和礼蕾也停下来等待我们开口。
「我们讨论的结果是──继续和你们的暂时组队直到讨伐石魔像,然后我们根据讨伐结果再做决定。」
蔻哈克听到我的话后后,眨着眼思考我说的内容。
「这也就是说……」
「在讨伐石魔像之前会继续组队,根据战斗时的状况,决定是要结束临时组队,还是今后要继续一起组队活动,怎么样?」
「就算问怎么样,咱们也没有什么能抱怨的!毕竟都给了这个机会了……礼蕾也是!赶快认真起来,别再做出会被讨厌的事情了!」
蔻哈克叱喝激励草席卷状态的礼蕾的同时把绳子给切断解放她。
「那么,目标是boss石魔像,let's go!」
「Let's go!」
我高举拳头大喊,只有比较了解我的希诺酱配合我举起了拳。
露卡酱露出苦笑,托比酱则是又困惑又害羞地微微举了下拳。
蔻哈克因我们提出的条件而摆出了认真的表情,另一方面,礼蕾却是脸颊泛红地看着我们,但并没有做出无谓的接触。
稍微走了段路后,我们到达了西边的boss石魔像的所在地。
「战斗开始!要上了!」
大家听从露卡酱的指示迅速移到各自的位置。
「大家到各自的位置之后,蔻哈克桑就发动先制攻击,那之后就跟练习的一样。」
听从露卡酱的指示,前卫包围石魔像,露卡酱站在后卫的蔻哈克和礼蕾前面。这个是能够根据状况来改变配置的阵型的基本型态。
「要攻击了!──《急速冲击》一齐扫射!」
三发不可视的突风直击石魔像的上半身。它那就算被物理攻击打到也不太会摇动的身体正试着取回平衡。
「上了!哈!」
「……要上了!」
「我也全力的上了!」
我和托比酱利用机动力来持续的一击脱离,瞄准石魔像的膝盖和脚踝来阻止它移动。
希诺酱利用对石魔像必较有效的打击系武器的大槌积极的攻击身体部位累积伤害。
当我们的攻击让目标转移过来时,露卡酱上前架开石魔像的攻击并反击。然后,距离最近的人便补上她的空缺保护后卫。
同时,蔻哈克连续使用魔法攻击石魔像的头部,以一定速度削减HP。
「呼呼呼,准备完成了!」
「大家,散开!」
听到礼蕾的报告后,露卡酱给出简短的指示!
在石魔像身边攻击的前卫都立刻退后拉开距离。
「──《烈焰焚烧》!」
巨大的火柱从石魔像的脚边喷出,它挥舞双手想拍掉火焰。
一再受到魔法攻击的同时,石魔像也做出了反击。通常它像这样大幅挥舞手臂时,我会从下方闪避或是稍微退开,但这次因为魔法的影响而不能这样做。事先拉开安全距离才是正确选择。
然后,当火焰消失的时候,我们再次接近石像并展开攻击。
「哈!──《第五冲击》!」
「──《冲击》!」(impact)
「──《冲击波》!」(shock impact)
「──《背刺》!」
我们使用各种有效的武技对其造成伤害。现在石魔像还剩下七成的HP,这比起上次我跟希诺酱和露卡酱一起用物理攻击战斗时要有效率多了。
「呼呼呼,下一个魔法准备好了!」
「──散开!」
听到比刚刚更短的指令后我们迅速拉开距离,随后火柱再次升起。
第二次被火柱包围的石魔像挥动双臂,切开火焰。
「何等的绝望感……」
听到蔻哈克的喃喃自语后,我在心里同意她的看法,因为如果是看不到HP的战斗,说不定就会产生攻击没有效果的错觉。
石魔像挥舞双臂突破了火柱后,朝后卫的蔻哈克和礼蕾踏出一步。
「刚刚那一下让目标变到后卫去了!我去保护后卫!」
「那我们就全力阻止它吧!」
我用最高速度称上前,用单手剑攻击石魔像的膝盖窝。希诺酱也配合我用大槌攻击它的肩膀想让它向后倒下,但它挺住了。
「──《急速冲击》!」
然而,蔻哈克配合我们使用风魔法攻击石魔像的脚下,让它失去立足点,成功的让石魔像倒下。
「喔喔!Nice timing!」
「魔法可不是只能够用在直接攻击呦。不过,这样咱的MP就用完了所以要回复一下!」
这样就足够了,我听到蔻哈克的话后回答道,随即抓住她努力制造的机会一口气贴上去,在近距离对石魔像使用魔法。
「──《光弹》、《光弹》!再来个《光弹》!」
我在石魔像站起来前尽可能地打入光弹。希诺酱也瞄准肩膀和手腕等部位来拖慢它起身。托比酱则站到它头上用短剑剑尖攻击石像头部的水晶。
「大家!避开!」
看来我们逮到机会后攻击过头了。石魔像迅速挥动起它那跟外表不符的粗壮手臂。
「好!」
「冲——呀!」
「希诺酱!?咕、啊!」
托比酱迅速退开躲过了攻击,但我和希诺酱却被岩石的手臂给打飞出去。
希诺酱用大槌当盾牌,所以还握着武器用屁股着地。另一方面,被打飞的我利用【行动限制解除】在空中调整姿势准备好下个动作。
「……大家!没事吗!?」
「比起那个我们立刻就去帮你,露卡酱!」
「我也没事。喝啊!」
她利用剑的侧面格开石魔像的右拳,移动半步避开接下来的左拳,利用回避和格挡来拖住石魔像。
在那之后我们再次接近石魔像,使用回复魔法来管理全队的HP,并等待蔻哈克回复MP。
然后,当石魔像的HP剩下三成时──
「呼呼呼,盛大的上吧!」
「咱的MP也回了一半了!我会配合礼蕾!」
听到两人的报告,我们等待露卡酱的指示。
「──就是现在!」
在这一瞬间,我们全员跟石魔像拉开距离。这次的魔法形成了比之前更加强力的火柱。
「──《烈焰焚烧》!」
「──《小型龙卷》!」
炎和风的魔法的相乘效果让威力更加提升,包住石魔像。
虽然魔法的连锁攻击比起通常的连锁伤害有更高的威力,但不同的玩家能有意图的使出连锁攻击正是玩家技巧很高的证明。
「好厉害!难道,或许……」
我低声咕哝着,期待两人的高强本事。这段期间内石魔像被火焰漩涡给完全包住,火焰之中的黑影逐渐崩坏,最后消失不见。
●
这次使用完魔法之后大家都还继续保持着警戒状态,不过在火焰消失后确认了石魔像已经被打倒的事实后,大家才放松地肩膀一垮。
「……结束了吗?」
「结束了呢。毫无疑问的大胜利!」
还没有胜利实感的托比酱问道,希诺酱则予以肯定的回答。
上次露卡酱来进行石魔像练等时重视的是回避,不过这次则是为了保护后卫而必须要格挡对方的攻击,所以她现在的笑容中带有一些疲惫。
我们四人为了胜利而感到高兴,另一方面蔻哈克和礼蕾则还是表情僵硬且紧张。
「那,咱们要怎么办?」
似乎是觉得比起打倒了石魔像这件事,我们的决定要更加重要。
然后,我的回答是──
「嗯?什么事情?」
「忘掉了嘛!」
「蔻哈克,冷静一点。嘘,嘘。」
咱不是吗!蔻哈克对礼蕾怒吼,看到她激动的样子,我稍微道了个歉。
「啊,抱歉。我看你太紧张了所以想让你放松一点啦。」
「那么,结果是?」
礼蕾代替筋疲力尽的蔻哈克发问,我告诉她们,她们已经合格了。
「对我来说,我希望你们务必要加进来。我们不能让隐藏的宝石就这样被埋没掉。」
露卡酱她们看到两人的战斗后似乎也没有意见了。
「但!是!突然的接触会吓到人,所以禁止不必要的接触!」
「怎、怎么会……」
听到合格了的蔻哈克露出灿烂的笑容,和听到下一句话后被黑影笼罩的礼蕾形成强烈对比。
「真可惜呀礼蕾。但是一般来说那样是不好滴。下次就会被踢掉啰。」
「呼呼呼,但是这里是能够在近距离欣赏美少女们的环境,这样想就觉得那样也没什么了。」
*吸*,礼蕾用手擦掉留下的口水,蔻哈克斜眼看着她。
「大家打起精神来前往第三小镇吧!而且还要庆祝我们组成了六人的小队!」
「说的对。刚开始只有我跟缪酱两人而已,真的好好的完成了呢。」
希诺酱点头同意,露卡酱回想起了我发现她时的事情,露出小小的笑容。
托比酱以为我们最开始就是三个人了所以有些惊讶,蔻哈克和礼蕾也以为我们一开始就是四个人了。
客观地说,这代表我们的相性很好。
「既然已经完成六人的队伍了,接下来要努力去探索目前没去过的区域以及打倒更多的mob!不能输给姊姊她们!」
跟赛伊姊姊和塔库桑他们那样在最前线战斗的玩家们竞争及攻略让人感到很兴奋。
「呼呼呼,原来缪桑有姊姊啊。真让人期待。美女和美少女的周围总会聚集那种人呢。真的很让人感到期待。」
「……礼蕾。咱,有时候真的很羡慕你的正向思考。」
然后,我们到达在矿山附近的有着铁和土的第三小镇,迅速的在传送门完成了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