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Only Sense Online绝对神境
  4. 外传 白银的女神
  5. 第三章 托乌托比和迷宫
  6. 繁体版

第三章 托乌托比和迷宫
2017-08-29 00:50:07

		

露卡酱正式加入队伍之后,已经过了数天。
希诺酱、露卡酱和我三人不只是积极地接任务、升等级,也注重收集资金。
「嗯嗯。白天的时候接任务赚钱,晚上的时候短时间的快速升等,所以等级也是蛮高的。」
我低声念叨着看向我的状态表。
——————————
【缪】属性
所持SP 12
【单手剑Lv4】【铠Lv20】【物理攻击上升Lv25】【物理防御上升Lv22】
【速度上升Lv7】【魔法才能Lv18】【魔力Lv18】【光属性才能Lv15】
【回复Lv15】【魔力回复Lv10】
备用
【剑Lv30】【气势Lv17】
——————————
经过不断升等,【剑】的等级提升到30之后出现了派生天赋,我和β版本时同样,选择了【单手剑】。
只是,这还远未达到我想要的目标。
正确地说,我的目标并不是等级,而是让合计的SP达到目标数。
只要合计取得的SP超过20就会出现新的基本天赋,所以还需要再得到8点SP。
「不过,这种事情也急不了。先去拿我预定的装备吧。」
我在镇上自言自语,往某个店铺前进。
在第一小镇的大街路口旁,有一家OSO的锻造系顶级工匠的店铺【芝麻开门】,我进入的同时打了声招呼。
「午安!玛姬桑在吗?」
「缪酱,欢迎光临。是来拿装备的吗?」
单手拿着槌子、身上滴着汗的褐色肌肤的女性──顶级锻造师玛姬桑从店里走了出来。
「虽然也有那个原因,不过我是来祝贺你的。恭喜开店!」
「虽然这么说,但我还在做着开店的准备呢。我在店里招呼β版的常客,在路边摊贩招呼新客人,各需要花费一半的时间。」
玛姬桑露出了可爱的笑容。她除了可爱以外还很有型,欧派也充满破坏力,真令人羡慕。
「我能够这么快就开店也都是多亏了缪酱你们这些β版的常客们啊!」
「哪里,是因为玛姬桑的武器很棒的关系啦!」
稍微聊天放松心情之后,「那么」,玛姬桑把话题带回来。
「装备跟β版时一样可以吗?」
「对!我的目标是圣骑士!我要装备剑和铠甲击倒敌人!」
我用手臂摆出强壮的姿势,把手肘靠在柜台上的玛姬桑微微一笑。
我稍微感到有些害羞,「嘿嘿」笑着糊弄了过去。
「果然,看到有精神的孩子,我也感到有精神了。所以,让大姊姊来给你些好东西吧!」
她说着拿出了白银的装备,我的视线牢牢地黏在上面。
「喔喔喔!?这些装备的数值有点高啊!」
「呼呼呼,缪酱很明白呢。没错!这些不是普通的铁制品,是用上等铁制做的!」
「你——你说什么——!」
说到上等铁,要是能在游戏的初始阶段就入手,那可是件很了不起的事情。【上等铁锭】和一般的铁锭不同,虽然同样是生产素材,且有着铁的性质,但制造出的装备在各方面的性能都比较高。虽然制作装备的难度也随之而上升……
「真、真的可以吗!?可是,诶!?因为!」
我稍微的陷入混乱,没办法很好的表达我的想法。
OSO的正式营运才开始没多久,她就用上等铁做出我的装备,其辛苦可想而知。
上等铁矿要五个才能做出一个铁锭。制作单手剑需要两个铁锭,全身铠则需要四个,也就是说全套装备共需要三十个矿石。
「缪酱想说的话我大概了解。到底需要狩猎多少只石魔像才够数,对吧?」
没错,在游戏的序盘入手上等铁矿的方法,就是取得我们还没打倒的boss石魔像的一般掉落物,举例来说,一个完整的六人小队最少也要打赢五次才能得到这些矿石。
「你到底、打倒了多少只石魔像啊!?」
「很可惜,这些是用除狩猎石魔像以外的方法入手的。嘛,我发现了可以便宜入手的方法,你只要知道这个就够了。只是嘛,因为用掉了超多的铁,所以我正在大量收购装备中。」
所以有装备的话就带过来吧,玛姬桑对我眨眼。
「了解了。我会努力把敌人啪啪啪的打倒,把他们的装备拿过来的。」
「嗯,加油哦。那么,来决定追加效果吧。」
我同意了之后,玛姬桑开始设定追加效果。
普通的铁制武器只有两种追加效果选项,但上等的有更多种选择。既然我现在没有合适的强化素材,所以只能选择【锻造】的追加效果。
「那,剑要【ATK奖励】,铠要【DEF奖励】,拜托了。」
「和之前一样呢。知道了。」
她回答后把摆在桌上的装备移动到柜台内侧的工作台上,附上追加效果。
这段时间我没事可做,所以我就在店里东看西看。
各种武器跟饰品摆在柜子上,都是些泛用性高的装备。在柜台的深处,则是充满玛姬桑个人兴趣的特化型武器和性能很极端的武器,以及没有人气的装备。
店面的结构和β版时的店几乎没有不同,除了一个地方,柜台的一旁有一个小小的药品柜。
柜子上放着一些药水和药丸等消耗品。
「玛姬桑,你开始学【调和】了吗?」
「啊,那个。不是喔,那是委托贩卖的角落。我从认识的生产职那买来放这里卖。」
「这些,很便宜呢。」
直到最近,转卖公会以药水转卖为中心进行活动,导致药水的价格一时间暴涨起来,不过现在已经平稳下来了。但是,就算和那比起来,这些药水不管是在回复量上还是价格上都非常的良心。
「因为那些是委托转卖的,所以价格还稍微提高了一些。」
「就来买卖和维修装备时顺便买的药水而言,这已经很足够了。」
与其去逛好几个店铺找药水,用这时间去打些mob就能把钱赚回来了。也就是说,这也要列入价格的考量。
「买了!玛姬桑,请给我十个药水和五个解毒药。」
「知道了。那么,武器加防具加药水,扣掉零头之后算你40万G吧。」
「好,我一次付清!」
我付了钱之后从玛姬桑那收下装备和药水。高速练等的经费和这次买装备的费用把我从β版留下的钱都花光了,仅仅剩下一些零头用于维修装备和买药水。
看来这段时间内,比起练等,我更需要集中精力在赚钱上了。
「然后缪酱,你要在这里试穿吗?」
「不。其实我的队友们也去买装备了,所以我们要到那时候再一起换装,我是这么打算的!」
「这样啊。那,还有什么需要就来这里吧。」
「非常感谢!」
玛姬桑回到店的后面,之后传出了敲金属的声音。我听着那槌子敲出的旋律,走出了【芝麻开门】。
●
「希诺酱!等很久了?」
「不会,这次你准时了!」
「唔,你还在提那事啊!真是太过分了!」
「啊哈哈哈,抱歉啊。」
从玛姬桑的店拿到装备之后,我来到和露卡酱及希诺酱约好的会面场所。
先到了的希诺酱在取笑我上一次迟到的事。我不满地鼓起脸颊之后,她轻轻的道歉了。
我也没有真的生气,这也是我们的相处方法。
「然后,露卡酱呢?」
「刚才有用好友通信,说她会先去看一下露天摊贩后再过来。」
「也就是说,她在找装备吗?」
最近,我们三人都在做有效率的任务,重复刷着特定的怪,所以刺激感有些不足。不过,也因此累积了足以购买比较贵的武器和防具的钱。
「希诺酱,买好装备了吗?」
「嗯!我刚才去拿了之前预约的装备了。缪酱呢?」
「我也是。」
我们两个在想一样的事。比起在这里换上新装备,更想要等到露卡酱买好装备之后在一起换上新装备给她看。
我和希诺酱在β版就认识了,讨论着换装的时机,快乐的准备着给她的惊喜。
「缪桑,希诺桑,午安。」
我们还在聊着的时候,露卡酱也来到会合地点了。只是,她的表情有点失落,彷佛有阴影在上面。
「嘿,露卡酱,怎么回事?发生什么了?」
「没、没事!什么事都没有!没问题的!」
「如果我们可以的话,请告诉我们吧。」
「啊……其实……」
我们担心的看着露卡酱的脸,她的脸色因为害羞而稍微变红,开始解释心情低落的原因。
「其实……有一个我之前就看上的武器。差不多跟我现在的这把单手剑一样大……」
根据露卡酱的说法,武器的数值比铁制的要再高一些,剑上带有攻击奖励和暴击补正,价格似乎也被订的满便宜的。
资金的一部份用来付防具的头款,她认为只要在多存一点就能买这把剑了,但再次前往那摊贩的时候……
「哪里都找不到那个摊贩。」
「啊啊,真可惜。但还是有机会。」
「我也有过这种经验喔。要买想要的道具的时候却发现卖完了,或是玩家及摊贩搬到其他地方所以没买到等等。」
虽然垂下眉毛的露卡酱也很可爱,不过为了让她打气精神我提出了一个提案。
「那么,今天就来寻找露卡酱的暂用装备吧。」
「装备吗?」
「瞄准迷宫出现的宝箱以及mob掉落物里随机出现的装备。运气好的话就能找到露卡酱想要的装备,不适合的装备也可以卖给【锻治】系的生产玩家来赚钱。」
玛姬桑也会欢迎我们带去的铁制品的。
「那个,请不需要那么在意我的事情。像之前一样做些有效率的任务就可以了。」
「我也赞成缪酱的提案。我付了防具的头款所以想要赶快赚点钱。」
「是这样啊。我了解了。」
听到希诺酱的意见之后,露卡酱考虑后也改变了心意。
「那么,朝着活动盔甲的迷宫进发!let’s go!」
「喔——!」
「喔,喔——」
希诺酱和我一起高举拳头,有些害羞的露卡酱则是稍微地举起拳头。
我们前往附近的一个小迷宫。
「全部是物理!来狩猎这些魔像系的活动盔甲吧!」
「虽然这么说,但完全看不到敌人呢!」
「可能有人在我们之前来了。」
似乎如此。我们意气风发地来到这里,但只发现一只活动盔甲,而且还是刚重生的。这里已经空了,不管是敌人还是宝箱。
「要怎么办?去接任务吗?」
「说的也是。既然已经有人比我们先进去了,我们就等下次吧。」
「这、里、就、要──竞争!来比谁能先拿到最里面的宝箱的比赛!」
「缪、缪桑!」
我们可不能什么成果都没有就失落的回去!而且,能够把第一层给全灭的玩家肯定很有本事,所以我想要去见识一下。
「所以改变作战!以最短路线朝最深处前进!」
「嘛,反正是个小迷宫,我们就出发吧。」
「那我先上了。」
希诺酱在考虑了迷宫的性质后,把槌子靠在肩上冲了出去。
我和露卡酱紧跟在后。
我和希诺酱在β版时就来过这个迷宫好几次,所以我们还记得最短路线。
我们早早的发现了下到第二层的楼梯,下去后一样没有发现敌人。
「这里也是空的,再往下吧!」
「缪桑,最下层都有些什么样的敌人呢?」
走在我旁边的露卡酱向我询问迷宫敌人的种类。
「全部都是活动盔甲喔!只是,武器从铜制变成铁制的了,所以攻击力会比较高!」
「此外,如果出现了复数敌人这种情况,它们就会合作。」
「啊啊,忘了那个!」
希诺酱帮我补充内容,我回想起了我被一群拿枪的活动盔甲给包围的时候。遇到那样的情况也是很倒霉呢,铠甲的缝隙很难瞄准,我是靠着魔法才把包围网给轰出一个缺口。
「其他还有,它们虽然移动缓慢但是会不停的追着你跑,并且有各式各样的特质。啊,发现通往最下层的楼梯了!」
我们穿过第二层,来到了通往最下层的阶梯。
在下去前,我能看到下面的走廊上有大量的活动盔甲聚集着。
「准备战斗!它们的数量很多!」
我举起新买来的武器往活动盔甲砍去,打算把它们砍成两半。
希诺酱用大槌重击活动盔甲的头。被打飞的头砸在迷宫的墙上,沉重的金属音在走廊上回响。
露卡酱将短剑刺进盔甲的关节部位,一边注意武器的耗损,一边对其造成伤害。
「缪桑!这些是怎么回事!?」
「或许是、怪物房?」
看起来是有什么原因让mob在这个地方集中。如果放着一段时间,他们应该就会自行散开到阶层的各处去了,但那样没效率。反过来说,如果正面思考的话──
「省下寻找敌人的麻烦了!你们就乖乖地被消灭,成为我们的经验值吧!──《第五冲击》!」
我使用了获得方式和露卡酱相同的武技,攻击挤满走廊的活动盔甲。
五下连续的剑击,每一下都弹开一个活动盔甲,让我们拉开了距离。
「全都被我打飞吧!」
这时跳出来的希诺酱把大槌打进一只活动盔甲的侧面,连旁边的活动盔甲都被卷了进来。
「喝,那里!」
活动盔甲的手脚等特定部位受到一定的伤害就会发生部位破坏,露卡酱瞄着拿武器的手腕和脚关节等地方来降低活动盔甲的攻击力和机动力。
「哈──《光弹》!」
我把光弹丢向一个刺出长枪的活动盔甲的侧面,迫使它中断攻击。
同时,因为希诺酱和露卡酱身上的擦伤逐渐累积,所以我对她们使用回复魔法。
要是事先知道会变成这种状况,我和希诺酱就会先换上新买的装备,让事情变得简单一些。在我想着这些的时候,楼梯附近的活动盔甲已经全被消灭了。
在那之后,徘徊的活动盔甲从左边的转角出现,我们三人集中攻击把它打倒。
「嘿,刚刚我说到怪物房,看来这些mob是从左边的房间跑出来的呢。」
「也就是说,活动盔甲聚集在左边的房间里面吗?」
就像希诺酱说的,左边是个空的大房间。但如果有人直接冲到最深处去拿宝箱,那左边就有可能变成一个怪物房。但是──
「我们先观察一下,要是左边没有什么跑出来,我们就去拿最里面的宝箱。怎么样?」
「如果里面有玩家在,那他很有可能被困住了。」
听到露卡酱的话后,希诺酱微笑说着「知道了」,我们进入左边的通道。
我们三人联手快速打倒密度比刚才那些低一点的活动盔甲们。然后,在靠近深处的大房间时,我们听到了剑戟的声音。
「里面果然有人在。要提高一点速度吗?」
「赞成!那么,在我打出通路后,大家就一起冲进去吧!」
希诺酱把大槌左右来回挥动,把堵在路线上的活动盔甲打飞清出通路。露卡酱为了防止追击,把盔甲的脚部切开,破坏部位。我在两人后面连续放出光弹。
「看到了!」
进到大房间后我们见到的,是满满的活动盔甲。就算说迷宫最下层的敌人全部都在这里也不夸张。然后,在那之中,站着一位背对着墙壁战斗,身穿斗篷和羽织的轻装的玩家。
「去帮忙吧!」
「那就上吧!」
露卡酱和希诺酱瞄准没有和那背对墙壁的玩家战斗的活动盔甲并将之逐个打倒。
我们一边避免会因攻击其它队伍mob导致的共斗惩罚,一边处理这个怪物房。
我用光魔法的连射对付离两人较远的活动盔甲。
「──《光弹》!」
然后靠近穿着斗篷的玩家。
「你还好吗?」
穿着斗篷的玩家被追到房间的角落,但仍然用最小限度的动作持续回避攻击。因为这位玩家手持的武器是攻击范围短的短刀,所以无法反击敌怪攻击。
看到玩家的HP在被一点点的削减,我使用了回复魔法。
「用这个再多撑一下!──《治疗》!」
「……!」
在不同队伍的斗篷的玩家接受治疗时,我把眼前的活动盔甲给砍倒。
斗篷玩家被我的行为给吓了一跳,眼睛被兜帽给遮住的她试着想说些什么,但似乎放弃了。
「哈──《冲击波》!」
露卡酱用武器把前面的敌人给打倒。发出的冲击把那只活动盔甲和后面的活动盔甲都卷入一起打倒,但那一击也让从NPC买来的武器的耐久度超过界限并破损了。
「!!折断了。但是,武器没有的话,夺过来用就好了!哈!」
她把自打倒的活动盔甲掉落的最大型号大剑从物品栏取出,用双手拿着挥动起来。
「喔喔!?力量型的武器!我也不能输呢!──《冲击》、《大车轮》!」
本来拿着大槌的希诺酱,也改成右手拿大槌左手拿长枪的姿势,然后兴奋地不停旋转。
她全力挥动的大槌把盔甲打凹,长枪切开敌人。
转眼间剩下的活动盔甲只有我们刚来时的一半不到了。
接着,在和活动盔甲拉开距离后,穿着斗篷的玩家动起来了。
「喔喔!?好快!」
斗篷飘动,她迅速穿过活动盔甲群,在经过的同时对两边的活动盔甲发动攻击。而且,两下攻击都瞄着关节,造成部位破坏。她持续移动并攻击,时不时地造成暴击打倒活动盔甲。
「这里的一半交给那个人应该就可以了吧!我们来清掉另一半的敌人吧!」
「我知……!?──缪酱,快避开!」
「诶?」
我听到希诺酱声音而转头,面前有一把被投掷过来的斧头。
一只手被破坏的活动盔甲把断掉的手握着的斧头捡起来,然后扔了过来。
我赶紧试着用剑弹开斧头,但明白这是没办法避开的,只能寄希望于这下不是暴击。
「……!?」
这时,眼前一把短刀挥过。斗篷玩家接下了斧头。但是,因为武器的重量差而无法顺利挡下来,斧头深深的切进了她的肩膀。
本来这种装备的防御就不高,被斧头砍到后,斗篷玩家失去了大半的HP,跪倒在地上。
「保护我了吗!?──《治疗》!」
我急忙使用回复魔法。但是,一次的《治疗》没办法完全治疗,到下次能使用魔法前要等待机时间。
「这种时候就要用这个!药水!」
我使用来这里之前买的药水,治疗斗篷玩家。
一次回复魔法和一瓶药水把斧头造成的伤害给完全治好了。
在我帮斗篷玩家治疗的期间,露卡酱把丢斧头的活动盔甲给打倒,希诺酱则在清理最后剩下的活动盔甲群。
「你还好吗?」
「……啊」
在斗篷下面的嘴稍微打开,紧接着迅速抿起,然后稍稍点头。
斗篷玩家低头离开我,去收拾剩下的活动盔甲。
她为了保护我而被斧头打到,导致斗篷在肩膀处裂开,我能看到穿在里面的布装备。
很快的,房间里剩下的活动盔甲全都被打倒了。
「虽然跟预定的很不一样,不过大量的活动盔甲的掉落物get!」
「诶诶。虽然有枪的掉落物,但这把大槌已经不行了。下次开始我要使用本来的武器的大槌。」
希诺酱把开始化成碎片的大槌放到一边。然后,安静的挥动大剑的露卡酱,注意到这里的视线之后稍微的慌了。
「露卡酱,怎么了吗?」
「诶!?那个,这个……武器坏掉后拿出的大剑意外的顺手。」
她一边说着,一边把腰上断掉的剑用短剑取代,把大剑放进道具栏里。
「真的那么顺手吗?」
「老实说,要是再稍微小一点应该会更容易使用。那把大剑并不适合迷宫的通路,所以现在先用这一把。」
她边说边轻拍腰上的短剑。
「也就是说,想要能单手和双手使用的武器吗?」
既然这两种露卡酱都能使用自如,我翻找我的道具栏看有没有符合条件的武器,然后找到了。
骑士的刀剑【双手/单手剑】
ATK+10 DEF+4追加效果:DEF+3
不是特别好的装备,但也不糟。剑的数值里有掉落物少见的追加效果,可惜是防御上升的效果,在装备中是中下的评价。
如果是【ATK+3】的话评价会更高。只是,作为没有钱买装备的玩家的暂用武器,这已经很足够了。
「露卡酱,这个你拿拿看。」
「这个吗?比那把大剑稍微小一点呢。」
露卡酱接过刀剑后用双手拿着摆出架式,试挥了几次,然后改成单手挥动,确认武器的手感。
「虽然数值比在摊贩看到的低一些……但这个很顺手。」
下次就找这样的武器吧,露卡酱边说边把骑士的刀剑收进道具栏里。
露卡酱因为得到了替代的武器而有些开心;另一方面,希诺酱在道具栏里找寻现在的枪的替代品,可因为没找到而稍微鼓起脸颊。
斗篷玩家并没有关注我们这边,正当她打算离开房间时,我出声叫住了她。
「等等!」
「……!?」
她因为被叫住而惊了一下,肩膀也抖了一下。无口且没有露出素颜的那个人,用兜帽遮住脸转向这边。
「那个……谢谢你刚刚保护了我!」
我开口说道,那个人一点头后离开了大房间。
「该怎么说,是个很不可思议的人呢。」
「没错。而且一句话都没有说呢。」
露卡酱同意希诺酱说的话,看着斗篷玩家离开的通道。
既然是扮演cool系的无口角色玩家,就别勉强人家说话了吧。
虽然这次只是我们偶然的帮了忙,不过我们也被帮到了,这个OSO的世界就是用这些事件来累积起来的。
「撒!都到这里了,就把宝箱给拿下吧!」
我强调我们来到这里的首要目标,瞄准迷宫的深处。
「啊、啊啊啊啊啊──!宝、宝物!」
然后,很快的抵达了最深处的我不禁放声大喊。
「没有、没有、没有!宝箱里什么都没有!」
「嘛……大概是刚刚的人先拿走了。」
露卡酱露出困扰的微笑,希诺酱则是「这也没办法啊」的放弃了。
也是,游戏里有时会互相合作,有时则是竞争。
这次,我们和斗篷玩家合作一起打倒怪物房里的怪物们,但我们也同时是寻找宝箱的对手关系。
「怎么办,缪酱?在宝箱刷新之前先来回打倒最下层的活动盔甲吗?」
希诺酱出声询问失落的我。
「唔、唔唔……没办法,先回去吧。」
宝箱刷新的时间比mob重生要长上很多,所以在这里等是很没效率的,这次就放弃吧。
「缪桑,没关系的。我有先确保了买防具所需的资金了。」
「可是,很可惜啊!」
我依依不舍地离开这个小迷宫。
离开迷宫回去后,我们先到玛姬桑的【芝麻开门】把入手的活动盔甲的掉落物的装备给卖掉。
玛姬桑似乎正在工房里工作,所以是由男性NPC代替买下装备。
在NPC进行买卖的时候,我们四处看着店里摆饰的装备,露卡酱发现放在桶子里的数把武器之中的一把剑。
「啊啊,这个,跟我在摊贩看到的单手剑是一样的!好想要!」
「那样就没有钱买防具了吧?」
姆姆姆,露卡酱烦恼的皱起八字眉,最后是放弃了,把剑放回桶里。
只是,不管怎样都想要让这里的人帮我做一把订制的武器呢,我听到了这样的喃喃自语。
下次遇到玛姬桑的时候跟她说一下露卡酱的事情吧,我把这事记在心里。
●
「撒,我们到了!贩卖防具的店!」
当,我和希诺酱一起挥手,我们带领露卡酱抵达的地方,是一间店铺。
外表看起来象是普通的服饰店,但里面却有着站在入口时难以想象的宽阔空间。
往里面走去,可以看到店铺的周围用各种闷热的铠系装备装饰起来,虽然也有一些武器之类的其它商品,但这里基本上是防具的专卖店。
「那个……这里是个怎么样的店呢?」
「这里啊,是收集装备,然后代理贩卖的店喔!」
希诺酱回答得比较简略所以我补上比较详细的说明。
「生产职的人们不是会制作装备然后拿去卖吗?贩卖自制装备的地方,有时是路边的摊贩,有时是在自己店面,然后有些觉得管理店面或摊贩很麻烦的人,就会把做出来的东西放在这里卖,并且付售价的一部分给店家。」
一言以蔽之,就是防具的委托贩卖的店。
「在这里寻找并买下露卡酱喜欢的防具。然后,让店家介绍制作者以便以后的装备升级!」
然后,我们边说着打扰了,边走进店里。
「啊啦,欢迎光临。是可爱的客人们呢。」
这个店的店主玩家出来迎接我们。
「缪缪缪、缪桑!这、这个人!?」
这人的特征是深邃的五官轮廓,和有神的双眼……
「那是什么!那个有着粗壮的双腕浑身肌肉的壮汉!」
「啊啦,真失礼呢,就算是这样,我还是被大家喜爱着喔。」
「啊哈哈哈,难道不是跟吓到搞错吗。」
希诺酱笑着吐槽,啊啦,真严格呢,高大的大姊姊系笑着回答。虽然初次见面的人都会吓到,但她是个人品不错的人。
「这个人,虽然看起来是这样,但她也是β版时代的前辈玩家的凯蒂桑(Kitty)。」
「别名是鬼(ki)体(tei)桑。这是在她徒手把哥布林抓住并挥舞时得到的称号。」
「哎呀,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现在我在钻研对坏孩子用的关节技。」
看着轻轻笑着的凯蒂桑,露卡酱的表情有些抽搐。
凯蒂桑在现实中是个大姊姊系的人,但在编辑角色时受到了男性补正,变成了现在这种感觉。
一般来说,这是会让人感到悲观的事情,但这个角色看起来和故事中的人物一样有趣,当事人在看待这件事上还是相当乐观的。
顺带一提,偶尔出现的取笑她的大姊姊系角色的玩家们,都会被她发出粗旷的吼叫声追赶到世界的尽头,所以成了恐怖的代名词。现在那些玩家已经成了不会做出性骚扰行为的绅士们了。
「凯蒂桑真的是个很不错的人喔。她总是率先收集道具和mob的情报并帮助其他玩家们。」
「之前我的野团里发生争执时也帮忙仲裁了,是个很厉害的人。」
我们说着各种凯蒂桑的厉害的地方,但因为初次见面的冲击太过强烈,所以露卡酱的表情还是有些僵硬。
「今天是来买这个孩子的装备吗?自由的去选吧。」
「「非常感谢!」」
「你们也要买防具吗?」
「不,我们已经买好了。」
「我们可以自由试穿吗?」
虽然不是对我们自己的主要装备有所不满,作为女孩子总是想要些时尚的装备嘛。所以说,我们想要自由的试穿这里的衣服。
「哪就请随意吧。女孩子总是爱打扮呢。」
凯蒂桑眨眼后回到店的后面去。
「诶,是个很独特的人呢。」
仅仅只是这样的接触露卡酱就有些疲劳,不禁呼了口气。
「那么,就去里面寻找露卡酱喜欢的装备吧。」
「是这样呢。我都忘记了。」
受到太大的冲击露卡酱把本来的目的给忘记了,我和希诺酱带她到店里面去。
「试一下这些防具,然后看你喜欢哪个吧。」
我们带她到的地方摆放着数个防具。生产职所制作的全身铠只是这些装备中的一部份而已,其他还有捏他装备等各种东西。
「我明白了。只是,不先脱掉这身装备就没办法试穿了吧。」
露卡酱边说边操作菜单,把装备中的革铠给收起来,收容在其中的物体的size变得很明显。
「哇啊啊啊……」
「比想象中的要更大呢。」
这对欧派比我跟希诺酱想象的要更加的巨大。应该说,那么硬的革铠压在上面不辛苦吗,那个东西大到让我不禁这么思考起来。
我轻轻地把手放在自己的胸口。嗯,我还在成长期,所以还有希望……吧?虽然不是到赛伊姊姊的程度,但我也想要成长!
「缪桑和希诺桑也去选些看起来不错的防具吧?」
「我知道了。走吧,缪酱。」
希诺酱似乎不在意胸的事情,我可是有些在意呢。对我心中想的事毫无所知,希诺酱和露卡酱已经开始寻找装备。
然后,在看过各式各样的防具之后,我们选出了适合我们和露卡酱的样式。
「露卡酱,你喜欢的颜色是什么?」
「喜欢的颜色吗?嗯嗯嗯,应该是红色吧。」
露卡酱中断挑选装备,转到希诺酱的方向回答问题。在看到了她那毫无防备的后背后,我的恶作剧之魂涌了出来。
我缓缓地,静静地靠近露卡酱的后面──
「果然是战士系的装备吗?」
「说的也是。咿呀──!」
「喔喔!果然,好厉害的形状!」
「嗯!?缪桑,你在做什么啊!」
满脸通红的露卡酱扭动身体不断挣扎,但因为我是从后面抱着柔她的欧派,所以她没能挣脱。
「这是肌肤之亲?这可、真是个好欧派呢。」
真叫人羡慕。在我这么想的时候,我的手被强硬地掰开了。啊啊,再让我多享受一下吧。
「为什么是一脸可惜的表情啊!还有,希诺桑请帮帮我啊!」
「嘛,缪酱的心情我也是稍微了解啦。你看,我们是这样子的。」
希诺酱和我一起看向自己的胸口,虽多少有些起伏,但整体上看还是一马平川。
「这个胸的size使我们实在是不适合成熟的装备,所以很羡慕你啊。」
「没错,我也常常被说太小孩子气了。」
我们两个一起重重的叹了口气。果然,能够穿上各式各样的服饰会很快乐呢。
然后,我们找着适合露卡酱的防具,但──
「唔,没办法决定。」
「虽然这么说但我们也只看了全部的一部分而已呢。」
虽然很认真的在挑选,但露卡酱没办法做出决定。露卡酱不太擅长这种事,这里就依靠凯蒂桑的慧眼吧。在我这么想的时候,我注意到凯蒂桑似乎正在在店的入口跟谁说话中。
「你这么可爱,何不把斗篷脱掉穿些可爱的衣服呢?」
「!?……不行。」
沙哑的声音,似乎是女生的声音。我对这满可爱的声音涌出了兴趣。
「再多点自信也是可以的喔。」
「……因为我,又不可爱。」
我从试穿室里面看到,在入口的柜台对面低着头,全身被斗篷给覆盖的玩家。然后,那个肩膀上的被斜切开的痕迹非常眼熟。
「啊、啊啊啊啊!迷宫里的人!」
「……!?」
她因为吓一跳而僵直,斗篷也滑了下来露出素颜。是个紫色头发的女孩子。那因为惊讶而张开的双眼,给人一种有如澄清的大海般漂亮的印象。
「啊啦,缪酱认识的人吗?」
「稍早被她帮助了。」
凯蒂桑把手上在脸颊上说着「是这样啊。这个世界虽然很大却又很小呢」。
来看我的露卡酱和希诺酱也很惊讶的认出了在迷宫里与我们一道的solo玩家。
「这个孩子有着慎重地选择言语的习惯,所以还没能找人组成一个队伍呢。」
来,自我介绍一下。被推着背后的女孩,在踏出一步后因为害羞而满脸通红,接着缓缓地开始自我介绍。
「……初次见面,我是托乌托比。」
「我是缪!」
「我叫露卡酱。」
「我是希诺。你好!」
虽然非常害羞,托乌托比酱还是完成了自我介绍。
「啊啦,缪酱看起来没问题呢。那么,作为和人相处的练习,请帮这孩子挑选防具吧。」
「……诶,可是……」
听到凯蒂桑的提案后,托乌托比酱显得有些狼狈,但我豪不在意的握起托乌托比酱的双手。
「那么,去挑选吧!向里面前进!」
「……诶、啊、嗯……」
我牵着托乌托比酱的手回到试穿室的前面。
「你比较喜欢什么样的防具呢?预定要找重量系还是轻量系的装备?」
「……诶、啊……」
「缪酱,冷静一点。」
希诺酱打断我的快速连续发问。
「你瞧,托乌托比桑已经陷入混乱了喔。问题要一个一个来。」
「啊哈哈哈,抱歉。」
「……不会。」
看到我被希诺酱和露卡酱阻止,托乌托比酱松了一口气,稍微地露出苦笑。
「那么……对了,首先把斗篷脱掉,不然无法挑选装备。」
虽然本人的玩法很重要,但也是要挑选适合体型的装备。
「……不脱掉,可以吗?」
她感到非常害羞,在我们的注视下,她的身体彷佛缩小了许多。然后,受不住我们的炙热视线,她静静地脱下了斗篷──
「果然很大呢。比我大好多。」
「再一次输了。」
她隐藏在斗篷之下的欧派跟露卡酱大小差不多。
我在今天第二次尝到败北的悔恨。
「唔,好羡慕。」
「……诶,抱歉。」
「你是在炫耀嘛?!啊啊,我要摸!」
「……!?」
我从正面对托乌托比酱的欧派伸出手,托乌托比酱反射性地挥开我的手。
虽然我很大声的声明了,不过她对我的突袭做出了完美的对应。
不想输掉的我再度全力进攻,但每一次都被她弹开。
从正面可以看到托乌托比酱的双眼微微眯起,在那之中感觉不到一丝的害羞。看起来已经进入战斗状态了。
(原来如此。她是能够在平时与战斗中进行切换的类型呢。)
我在内心做出评价,但因为我也不想要输,所以我使用虚招和速功的快慢交织的攻势。
托乌托比酱因为至今的solo玩法的弊端,缺乏对人战的经验,很快的就被我的虚招引开,我从正面抓住了那对欧派。
「哦哦!?似乎比露卡酱的还要再大一号──「你在做什么啊!」」
我只摸到了数秒钟,立刻就被露卡酱给拨开了。
「缪桑,你突然就这样子吓到托乌托比桑了!」
「还好吗?缪酱真的是,自由过头了。」
露卡酱和希诺酱生气了,对不起,我道歉了,但露卡酱还是紧紧盯着我。真的喔,我不会再做了喔。
「那,作为道歉,要摸摸我的胸吗?露卡酱也可以喔。」
「你是怎么得到这个结论的──「……那我就失礼了」──托乌托比桑你真的要摸吗!?」
从刚刚开始露卡酱的表情就很有趣的变来变去,而另一方面托乌托比酱则是轻轻的摸着我的欧派。
「……真是内敛的胸部呢。」
「唔,它还在成长期耶!还会变大的啦!」
「……总觉得,就像是朋友间的对话一样呢,好开心。」
「说什么呢?我和托比酱已经是朋友了啊。」
听到我的话后,托乌托比酱露出了惊讶的表情,想了一下我说的话。然后,对我提出疑问。
「……托比酱?」
「没错!因为是托乌托比,所以是托托酱。她是露卡多,所以是露卡酱!」
难道说,托比酱不喜欢吗?我微微抬头看着她,她刚才那僵硬的表情已经变得缓和,嘴角也开心的稍微上扬。
「……第一次有爱称,好高兴。」
托比酱露出柔和的笑容,我不禁抱紧她。
「托比酱好可爱!绝对很适合笑脸的。」
「……怎么会,我才没有,可爱什么的……」
可能不习惯被说可爱,托比酱有点混乱。要是这样的话,那我们就必须要选出被任何人看了都会觉得她很可爱的装备!
「露卡酱!希诺酱!找出适合托比酱的装备!也就是说,适合成熟的露卡酱和托比酱的装备就是──」
「这是什么装备啊!?」
「……呜,这样太羞耻了。」
咚,我和希诺酱拿起选好的装备,露卡酱和托比酱则满脸通红。
交给露卡酱的装备,有个俗名——比基尼铠甲。
它被染成红色,只把女生的重点部位给遮住,其余则全都大胆地露了出来,整体上是女剑士的风格。
然后,交给托比酱的防具,是黑色的兔女郎装。也就是网状的裤袜和兔耳,以及小小的蝴蝶结这样的风格。
两者都是露出度非常高的装备,也是捏他道具。
「这么羞耻的装备穿不了啊!」
「那,再加上斗篷。」
「反而变得更工口了,希诺酱!」
「所以说,不会穿的!」
希诺酱拿出黑色斗篷加在比基尼铠甲上,可再次受到露卡酱的强烈拒绝。
托比酱也因为拿出的防具而很害羞,但她的视线却牢牢地黏在上面。
但是,看到这些彷佛是某个有龙的RPG里的战士装备,让我自己也想选一件来试试看。
「露卡酱是那个的话,我是这个跟这个?」
我选出两种装备并举在自己面前。
一个是王道的主人公装备。镶有青色宝珠的头冠,黄色衣裤,和青色的连身服。然后是装备剑和盾的勇者风格。
另一个则是,以青色和黄色为底色的连身服,和橘色的紧身衣,加上大大的十字刺绣的长袍和帽子的僧侣风格。
「哦哦!团体cosplay!?那么,我就是这个!」
这么说着的希诺酱选了格斗家的装备。类似僧侣袍的绿色的道服上有层文字的刺绣,腰上用布缠起来代替了腰带。
「希诺酱选了那个呢!这样也很有趣!」
「才不要!一个人这样太羞耻了!」
露卡酱强力的拒绝,噗,的鼓起脸颊把比基尼铠甲放回原处,找寻自己喜欢的装备。
托比酱也慌忙地把一直盯着看的兔女郎装给放回去并寻找其它防具。
「稍微玩过头了,抱歉啊。」
我单手向露卡酱谢罪。
「才不知道呢,姆……」
我对很可爱地生气了的露卡酱再一次的道歉,这次就是认真地帮两人寻找起适合的装备。
露卡酱是红色的战士系。托比酱则比较适合接近黑色的暗色系。我把防具一个个拿在手上,但却找不到符合两人的印象的装备。
另一方面,露卡酱和托比酱互相拿着一件防具打量着对方。
「这一件感觉会很适合托比酱。」
「……露卡酱穿这一件应该会不错。」
露卡酱拿出的防具,是西方暗杀者风格的装备。上下一体的全身式紧身衣以及真红色(crimson)的围巾,因为没有袖子,所以能稍微看到侧面,是略大胆的暗色系装备。
托比酱拿出的防具,是以红色和黑色为底色的轻铠。做成胸型的胸甲保护上半身的同时也强调那里的形状,有点短的裙子露出白皙的大腿,是稍微色色的设计。
两边都不是捏他的装备,但都是有点让人紧张的装备。
「很棒啊!两人都试穿看看吧!」
「我也想看看,两位穿起来的样子。」
「嘛,试穿而已,应该没问题,但是会合身吗?」
「……等等,被看着太害羞了,去更衣室吧。」
两人交换了手上的装备,进到更衣室里面。
她们可能是在用更衣室的镜子看自己的模样吧,我们能稍微听到有点害羞的声音。
「露卡酱,托比酱,好了吗?」
「再等一下,我需要做点心理准备……」
「不等啦!」
我和希诺酱分别把两间更衣室的布帘拉开。
在更衣室的里面,站着露出白皙手脚的露卡酱和托比酱。
露卡酱看起来很不错,虽然说着要有心理准备,但装备看起来很适合。她那凛然的站姿和在意地看着短裙的样子都十分的适合露卡酱。
「怎,怎么样?」
「好厉害,太适合了!有种像是拿着剑大喊『全军突击!』的感觉呢!」
「啊,听起来很有趣呢。」
露卡酱再一次照镜子看看自己在镜中的模样,但在看到那无防备的腕部和脚部的时候,露出了可惜的表情。
「应该要跟同一个制作者要求腕部和腿部的追加防具呢。」
露卡酱有点害羞的笑了。
另一方面,托比酱缩在更衣室的小角落里。
虽然垂下的前发有着暗杀者的风格,但她把头缩在围巾里把嘴遮起来的样子,与其说是暗杀者,倒不如说更象是小动物。
「好啦,托比酱也是,站起来,站起来嘛。」
我和希诺酱两人帮托比酱站起来后,她看着露卡酱。
「变的很可爱了呢,吓了一跳。非常适合喔。」
「……露卡酱也是,很漂亮。」
托比酱害羞的低着头。
和露卡酱一样,她也露出很喜欢这身装备的样子。
「那么,我们也去更换装备吗?」
「也是呢。我也变得想要换上自己的装备了。」
我和希诺酱一起当场更换装备。
我把目前为止使用的布的衣服和革铠换成玛姬桑制作的银白色铠甲。
希诺酱则是皮革的夹克,胸甲,以及蓝色的头冠。在这之上有着和她那娇小的身体不成比例的右手的铁手套。
「铛铛!怎么样,我的新装备!」
「这就是β版时候的我们的样子喔!」
我边说着边挺起那不存在的胸,两人都露出了微笑。
「两人都很适合喔。」
露卡酱开口夸奖,一旁的托比酱也点头同意。
「谢谢你们!那么,凯蒂桑!我们要买装备!」
「来了,我来看看价格。──哇,变成一个非常可爱的队伍了呢。」
大姊姊系的壮汉看到我们的时候露出了微笑。
「……我,我才没有可爱。」
「真是的,说这种话的托比酱,就要这样!」
我在附近的饰品柜子上发现一个发夹,便拿在手上。
在她开口之前,我用新月型的发夹夹住她的刘海。只是这样子就能改变她给人的印象了。
「好了,变可爱了!果然,在比起放下浏海要更好呢!」
看到自己的样子的托比酱,把「我才不可爱」给吞了回去。
托比酱握紧拳头转身过来,以认真的表情面对我们。
「……那个,请让我加入这个队伍!」
「嗯。没问题!」
我们从凯蒂桑那听说了托比酱至今都没办法跟人组队的事,所以能明白她所鼓起的勇气。而且,也没有拒绝的理由。
「我也觉得没问题。我想和托乌托比桑一起去冒险。」
「我已经把你当成是队伍的新成员了。」
因为相处得太过自然了,所以都没有意识到呢,希诺酱笑着补充。
「也就是说,获得了新队员托比酱和新的装备,我们去冒险吧!」
喔——,我和希诺酱高举拳头,露卡酱在一旁苦笑。被我们的热情给感染的托比酱害羞地弱弱的举起拳头。
「如此这般,请帮我们结帐,凯蒂桑!」
「啊啦啦啦,既然是这样的庆祝的场合,托乌托比酱的新月的发饰就当作赠品吧。」
露卡酱的防具,胭红将军的三件装备,合计18万G。
托比酱的防具,暗杀者装备【阿萨辛德】以及围巾【无敌】,合计15万G。
在两人请教了装备制作者的联络方式后,我们便离开了店里。
「托乌托比桑已经加进来了,之后我们要去哪里呢?」
对于露卡酱的疑问,我提出了一个之前就非常想做的任务。
「我知道!──女性限定任务【克里斯洞穴的内部调查】──「拒绝!」希诺酱好过分!」
代替被秒拒后消沉的我,希诺酱跟一脸不明白的露卡酱和托比酱说明。
这是女性限定的两人组的任务,当听到出现的敌怪mob是蜈蚣后,两人都全力的摇头拒绝。
「不但任务报酬不怎么样,而且我也不想遇到虫子呢。」
希诺酱用力抱紧自己的娇小身体,这样子不行呢,我只好放弃了。
「既然这样,那我们就和平常一样到附近去打倒敌人,增加团队连携的精度,然后逐渐地提高敌人的难度,怎么样?」
大家都赞成露卡酱的提案。
「那就、再一次的,请多指教,托比酱!」
「……是,请多多指教。」
托比酱用开朗的笑容回答,我们回到充满行人的道路。我们边快乐的聊着天,边再次出发去冒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