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爆肝工程师的异世界狂想曲(异世界狂想曲)
  4. 第十一卷
  5. 第二章《茶会》
  6. 繁体版

第二章《茶会》
2017-08-26 20:50:09

		

“我是佐藤。托便利店甜点高品质化的福,现在可以轻易吃到蛋糕,但是小时候说到蛋糕的话是只有过生日时才能吃到的东西。话虽如此,如今我已经能自己做了——。”
「在这前面吗——」
回到宅邸后,我瞒著负责留守的武士们——卡吉洛先生和亚遥梅小姐偷偷溜出了房子,返回与同伴们分别的场所。
从地图上看,附近的水井前面那个广场,似乎已经变成了救护伤员们的场所。
代表伙伴们的光点就在那里。
「主人~」
「欢迎回来的说!」
大概是在火灾现场进行救助活动的缘故,来迎接我的小玉和波奇身上沾满了烟灰烟泥。
看来返回宅邸后得立刻烧洗澡水了。
「辛苦了,重伤的人都安置好了?」
「啊啊,她们睡上几天应该就能痊愈了」
对亚里沙小声的提问,我用相同的音量回答了她。
「主人,非常抱歉。您交给我们的魔法药全都用掉了」
「没关系,那些原本就是为此才交给你们的啦」
对莉莎语气沉重的报告,我用随意的口气「没问题」如此安慰她。
「Master,战斗用配给品也有消耗,如此告知了」
面无表情地这么报告的娜娜身后,能看到一群我从没见过的孩子们。
孩子们都是半裸,宛如破布的衣服上还有燃烧过的痕迹。
多半,娜娜为了救助因严重烧伤只剩一口气的孩子们,使用了她身上带著的中级魔法药吧。
「没事,你就是用那些救了这群孩子的吧?」
「Yes·Master」
听到我这么说,娜娜身后的孩子们像是放下心一般松了口气
孩子们之中好像也有女孩子,于是我经由容纳包从存储中取出长T恤衫递给她们。
总而言之,似乎已经没有重伤者和火势还未熄灭的地方了,那么今天就到此收工吧。
我们向得到新T恤而感到很开心的孩子们挥手告别后折返。
在这样的我们面前,出现了一个像是小混混的男人。
「毫不吝惜分发高价魔法药的贵族少爷就是你吗?」
混混男身后还跟著好几名一脸凶相的男人。
「你是什么人」
对这些散发著暴力气息的男人们产生了警戒的莉萨,站到我前面对他们发出质问。
「等等,这位大姐。俺是管束这一带号称泥蝎斯柯皮的卑微男人。听说这边有人关照了俺家的小弟,才过来道个谢而已」
男人摆出举起双手给莉萨看手掌的姿势,表示自己没有敌意。
等莉萨退到一旁后,男人向我低头并说了声「感谢你」。
「谢谢你这么客气。我是佐藤·潘德拉贡名誉士爵。我接受你的道谢」
「俺们都是穷人没什么钱,不过要有什么需要人手的事就来跟俺说一声吧。要是需要什么见不得光的东西也可以找俺商量」
我觉得自己应该不会有那种需求,不过需要召集人手时找他商量说不定也不错。
与泥蝎的斯柯皮告别后,我们返回了米特尔娜桑她们所在的赈济广场。
◆
「打扫得相当乾净呢」
「是的,那些孩子们努力打扫了一番」
不只是打扫整个广场,好像连善后工作也帮了忙。
因赈济而聚集到这里的孩子们,正用期待的目光看著我这边。
「主人」
被亚里沙的手肘轻轻顶了一下并看到这些视线后我想起来了。
——点心奖励。
我从赈济的行李中取出装有坚烧饼乾和肉乾的袋子。(译:坚烧饼乾指的是烤得很硬的饼乾)
「亚里沙,我要分配点心了,去把孩子们叫过来」
「好——」
亚里沙和其他孩子们一起将小孩子召集过来。
「谢谢你们来帮忙」
我边这么说,边将点心分发给孩子们。
「哇—,是肉!」
「好厉害!这个肉乾的味道好香哦!」
「真的!既不是特别咸,也没有酸味!」
「这边的硬饼乾也发出很香的味道」
虽然有很多让人在意他们平时都吃些什么的发言,但不管哪个孩子都高兴地蹦跳起来。
其中也有没帮忙工作却来浑水摸鱼领点心的孩子,不过都被那些认真工作的孩子们排除了。
唔嗯,不正当冒领是不行的。
不过,那些孩子无精打采的样子看上去又太可怜了些,于是我对他们说了句「下次的帮忙就拜托了哦」边把剩余的坚烧饼乾分了一点给他们。
因为和正经工作的孩子们有明显的差别待遇,他们下次肯定也会来一起帮忙做志愿者活动的吧。
「——主人」
「怎么了?」
因为亚里沙戳了戳我的身体,于是我让视线朝下发现她指的是小个子的女仆萝莉。
在亚里沙示意的方向,可以看到女仆萝莉们正咬著手指看著孩子们吃点心。
和女仆萝莉们并排站在一起的小玉和波奇好像也很羡慕的样子。
她们两人似乎都有点饿了。
「米特尔娜,可以吗?」
我将坚烧饼乾拿在手上,用视线问了问是否能分发给女仆萝莉们。
米特尔娜略微思考了之后,点了点头。
「大家都很努力,这是奖励哦」
说完这句话,我把坚烧饼乾分发给孩子们。
「哇—咿!」
「好香」
「诶嘿嘿~,好像很好吃」
「咯吱嘎吱~?」
「坚烧饼乾先生又硬又强的说」
比想像的还受好评。
连下颚力量没有兽娘那么强的女仆萝莉们,也像小松鼠一样嘎吱嘎吱地从边缘啃著饼乾。
「给,亚里沙也有」
「诶?」
没想到自己也能拿到奖励的亚里沙露出了一脸吃惊的表情。
「——谢谢」
不过亚里沙只是稍微犹豫了一下,接著就带著很开心的表情把饼乾放进嘴里。
「吶吶,主人。你知不知道肝油丸的做法?」
「肝油丸?」
边眺望著孩子们,边像吃糖果一样舔著坚烧饼乾的亚里沙突然这么问道。
「你看,就是幼稚园之类的,拿来当作点心类似橡皮糖的柔软糖果哦」
大致上还有印象。
既然名字里带肝油,那应该是用某种肝脏油做成的吧。
尝试著搜索了一下手头的资料后,居然搜到了相关资料。
我在公都地下拍卖会上拍到的日语笔记中,记载了简单的配方。
配方旁边还以手写备忘录的形式,写著这是类似维他命A和维他命D这种补品般的东西。
「亚里沙,我手头上的资料里有做法哦」
「真、真的?」
明明是她自己先提起的,可亚里沙却惊讶了。
不过这东西需要多费点工夫,毕竟如果按照原始配方制作的话,感觉会做出鱼腥味很重的东西。
「因为必须要稍微改良一下才行,所以没办法明天就拿出来哦」
「足够了。我是觉得现在皮肤糟糕和骨质衰弱的孩子们太多,所以才想为他们做点什么」
亚里沙告诉了我她要求制作肝油丸的理由。
她真的很会照顾人,感觉将来会成为一位好母亲。
「老爷,请问可以开始撤收吗?」
「啊啊,交给你们了」
吃完饼乾的女仆萝莉们在米特尔娜女仆长的指挥下,乾脆利落地将赈济用的道具装进货车。
这辆货车是米特尔娜桑昨天安排过来的。
有她像这样代替我处理各种各样的琐事,真是帮了大忙。
「米特尔娜,宅邸里的女仆还是再增加一些吧?」
米特尔娜桑现在又要教育女仆萝莉们又要忙宅邸的工作,要是连这些杂活都一手包揽的话未免太过辛苦了。
我这么想著,在返回宅邸的途中问了一下。
坐没有减震器的拉货马车屁股会很疼,所以除了负责驾车的露露以外其他人都选择徒步。
「不,我怎么能给主人的财政增加负担——」
「主人会不折不扣全都接受的,如果真的有需要那还是坦率提出要求比较好哦」
虽然米特尔娜桑最初还说自己不要紧,但听完亚里沙的这番话后就开始陷入沉思。
这个国家的人工费很便宜,而且我现在还处于无处可花的资金正源源不断增加的状况,所以区区多雇佣几个人的花费根本不是问题。
「那么如果可能的话,我想要些比那几个孩子更年长的,可以的话最好是会烹饪的人才」
「既然如此,雇用萝吉和亚妮如何?」
驾车席上的露露提出这样的意见。
「那是谁?」
「每次赈济时都率先来帮忙的孩子」
打开地图搜索了一下,我用空间魔法的「远见」确认了正走在大街上的两人。
两人的年龄都和露露相同,一人是过于黑瘦的黑发女孩,另一人是一脸木讷的茶色头发少女。
总觉得对这两人很有印象。
「是我们搬到宅邸当天,曾来帮忙削蔬菜皮和清洗东西的孩子吗?」
「是的,就是她们」
我对会自己率先主动帮忙的孩子向来有好感。
「米特尔娜觉得如何?」
「既然露露大小姐这么说了,那就雇用那些孩子——」
「不,她们会成为米特尔娜你的部下,所以我想优先你的意见」
不知为何,我这句话让米特尔娜桑很吃惊,最后她承诺先跟萝吉和亚妮二人见个面看看。
回到宅邸后,我开始准备二人面试合格后所需要的女仆服。
两人的女仆服并不是米特尔娜桑那种长裙的女仆服,而是与露露相同裙子只到膝盖位置的款式。
另外,女仆萝莉们穿的是普通的连衣裙外加朴素的围裙,米特尔娜桑说等她们被认可为能够独当一面的时候,才会发给她们女仆服。
「主人好像差不多该去茶会了吧?」
「说得也是,感觉再不走就要迟到了」
确认了一下菜单上AR表示的时间。
「露露,不好意思,能送我去太守城吗?」
「好的,当作礼物的点心也正好出炉了」
在厨房做好了要带去太守茶会的卡斯提拉蛋糕和各种蜂蜜点心的露露,立刻答应了我的要求。
「那么,我就等米特尔娜桑有空的时候,和她一起去面试萝吉与亚妮吧」
「啊啊,拜托你啰」
向亚里沙点了点头后,朝著宛如宫殿般的太守城出发。
◆
「「「欢迎光临,潘德拉贡士爵大人」」」
大量满脸笑容的佣人们前来迎接从停靠在太守城主门旁的马车上下来的我。
一想到第一次在商人用的停车场下车,被从后门出来面无表情的佣人带领进去时的事,这待遇提升应该令人无法相信吧。
「那么我走了,露露」
「是,主人」
在露露面带笑容的目送下,由佣人带领的我迈步踏入了玄关。
「我来为您带路」
「啊啊,拜托了」
在洋风美人侍女的带领下,我在铺著看起来很贵的地毯的走廊上前进,前往太守夫人她们等待著的茶会会场。
侍女耳朵上戴的珊瑚耳环,正像夸耀自身存在感一样摇晃著。
根据AR表示得来的情报,这副耳环是我上次送给太守夫人的众多礼品中的一件。
大概,是太守夫人在那之后又赏赐给佣人们的吧。
即便是在购买珊瑚工艺品的国家只是铜币1枚的这个耳环,拿到沿海没有珊瑚礁的希嘉王国后价格也会翻倍上升。行情技能告诉我这东西现在已经价值数枚银币到数枚金币了。
「这边请」
亲切的侍女为我打开会场大门后,比预想中更多的贵族女性们一起来迎接我。虽然数量不多但这里也有男性在。
不管哪位女性都身著豪华的礼服,并佩戴著耀眼的珠宝首饰来妆点自己。
青色系的宝石似乎很受欢迎,很多人的首饰都用到了蓝宝石和带有青色色泽的「天泪之滴」。
身为茶会主办者的太守夫人,更是佩戴著感觉戴上的话脖子会很疼的巨大蓝宝石首饰以及镶嵌著大粒「天泪之滴」的耀眼耳环和指环。
「欢迎光临,潘德拉贡士爵」
「今天承蒙您的招待,我对此感激不尽」
我向著服饰比平时更高级的圆脸太守夫人,行了个夸张的贵族之礼。
「佐藤先生!好久不见!」
伴随著明朗的声音跑过来的,是身穿充满异国情调的礼服、小国公主的米媞雅公主。
虽然她说「好久不见」,但是我把她从迷贼的魔手中救出来只是几天前的事而已。
「午安,米媞雅大人」
我和米媞雅公主打过招呼后,也对跟在公主身后的美少女点头示意。
「潘、潘德拉贡士爵大人!前、前几天您明明将我从险境中救出来,我却没有好好向您表示感谢,真是失礼了」
「哪里哪里,我做的事并没有什么大不了哦」
和我进行这番对话的,是德尤凯利准男爵家的梅莉安小姐。
看到还只是中学生年纪的她穿上强调威严感的礼服,就像想要长大的思春期少女一样,实在令人欣慰。
「没有那种事!」
梅莉安小姐大声否定了我的说法。
「当时赶走战螳螂的攻击来自悬崖上方!那是士爵大人在救我们吧?」
说起来,好像是发生过那样的事。
「那只不过是偶然而已哦。而且因为有葛利兹大人庇护梅莉安小姐在先,我才能够赶得及施以援手。所以您要道谢的话,请不要对我而是对葛利兹大人说吧」
「——那个葛利兹,庇护了我?」
毕竟,当时我确实是因为看到长著一张胖脸的太守三男葛利兹君为了庇护美少女梅莉安小姐导致来不及逃走,才扔出石头赶走战螳螂的。
葛利兹君似乎很重视梅莉安小姐,所以多余的FLAG只限于拆掉。
再说我可没打算混进小孩子之间恋爱的争风吃醋。
「梅莉安,向大家介绍士爵大人这事还没结束,你这样很失礼哟」
「啊,对不起,母亲」
这是一位说她们是姐妹也有人信的年轻母亲。
明明已经三十多岁了,可身上却有著一股薄幸少女的风韵。
根据事前搜索得来的情报,她还有一位身为梅莉安小姐的哥哥、体弱多病仍要继承家业的儿子。
「要道歉的话,不是对我,去对士爵大人与蕾缇璐大人说吧」
在母亲的催促下,梅莉安小姐向我和太守夫人道了歉。
德尤凯利准男爵夫人似乎和太守夫人关系好到可以直呼其名的程度。
「跟我来吧,潘德拉贡卿」
我和太守夫人一起来到比其他地方高一个台阶的大厅中心位置后,来参加茶会的贵妇人们纷纷都把视线集中到这边。
「我来为大家介绍。这位年轻人就是我家的贵客,潘德拉贡士爵哦」
太守夫人特意强调「我家的贵客」这一部分,同时向众人介绍了我。
「他可是在穆诺男爵领从魔族操纵的哥布林大军手中拯救了领地,在欧尤克库公爵领也多次打倒了下级魔族,甚至与沙加帝国的勇者大人一起,将盘踞在鲁莫库王国的黑龙击退的英杰哦」
——消息真快。
虽然这些情报可能并非是太守夫人,而是绿贵族珀普特玛顾问搜集来的,但仅仅几天居然就能调查到这种程度啊。
我的「倾听」技能,从贵妇人们那边听到了诸如「把魔族给?」「将龙击退,驱龙者?」「就那么年轻的孩子?」之类的窃窃私语。
「而且他还在砂糖航路航行时,救下了我那在海上漂流的儿子雷伊利的性命哦」
太守夫人的这句话,让很多贵妇人那里零星传来了「雷伊利大人现在还好吗?」「我要去照看他」之类的声音。
雷伊利先生似乎在贵妇人们当中相当有人气。
顺便说下,他只在迷宫都市住了一晚,接著就马上出发前往王都了。
跟他本人说的一样,他好像主要是为了从母亲太守夫人这里得到可以在王都高价出售「天泪之滴」的亲笔介绍信,才顺道回家一趟的。
「潘德拉贡士爵来到迷宫都市成为探索者后,仅在短短的时间内就得到了可说是一流探索者证明的赤铁证。然后,几天前他还在迷宫深处从不法之徒手中,将陷入危机的米媞雅殿下及我的孩子们拯救了出来哟」
太守夫人说完这番话后,当场向我行了个贵妇人之礼。
因为在这之前她就已经向我道过谢了,所以这些是专门做给其他贵妇人们看的吧。
「承蒙太守夫人介绍,我是穆诺男爵的家臣,佐藤·潘德拉贡名誉士爵」
我先是回了太守夫人的礼,然后照著平常的做法向来参加茶会的贵妇人们自报家名打了招呼。
本来我应该告诉贵妇人们太守夫人刚才的那些话太夸张,但如果现在立刻否定会害太守夫人丢面子,所以我打算过后进行个别谈话时再订正。
然后,看准打完招呼的时机,管家们和女仆们推著餐车走进了会场。
餐车上摆放的是我作为伴手礼带来的点心——不仅是无点缀的纯卡斯提拉和糖衣卡斯提拉这种日式的蛋糕,也有装饰了生奶油和干果、我自己改良的西式卡斯提拉。
起初我还打算只带普通的卡斯提拉过来的,可是露露烤制蛋糕时很稀奇地调整火力失败了,让表皮部分比预定的稍微焦了一些,于是我就试著改动了一下。
话虽如此,反而歪打正著——。
「嘛,这就是卡斯提拉吗?」
「比我在王都吃过的蛋糕还美味呢」
「这个白色的很美味呀」
「这边的橙色干果真美味,是什么水果呢?」
「母亲,我还想再多吃一点」
——这蛋糕要比普通的卡斯提拉,更受迷宫都市的贵妇人们欢迎。
「啊啦啊啦,大家都对潘德拉贡卿的点心非常沉迷呢」
「大家能够满意,我总算能放心了」
原本吃惯了美食的贵妇人们,现在都全神贯注吃著我自己做的点心的光景实在是相当不错。虽然知道这些全都是托技能的福,但我的自尊心还是得到了满足。
于是,比我还要得意的,就是太守夫人。她自称是享受卡斯提拉蛋糕的第一人,感觉她的鼻子现在都要翘起来了。
等会场内的气氛平静到某种程度后,我依次分别问候了各个茶桌的来宾们。
大多数人都是带著好意回应我,顺便借称赞卡斯提拉的机会绕著圈子向我确认和太守夫人关系变得要好的理由。
其中也有散发敌意用话中带刺的语气与我讲话的人,这类贵妇人好像都对因为被我曝光了恶行而失势的帅哥贵族索凯鲁抱有好意。
不过,按照之后我从其他贵妇人那里听来的说法,这些人只是自己的娘家或夫家从索凯鲁那里得到过好处,又或者是有投资投在索凯鲁身上而已,并非和他发生过什么爱情小故事。
我打算在被怨恨之前,带著适当的伴手礼去跟她们和解。
这些贵妇人们无论哪个好像都只是下级贵族,所以只要我拜托太守夫人一下就能摆平她们的吧,但是比起靠高层的力量打压,我觉得还是与她们建立友好关系的做法比较好。
「潘德拉贡卿您好像开始救济下层市民了呢」
和某个茶桌的贵妇人们打招呼时,提到了今天才开始的赈济的相关话题。
「是的,哪怕一点也好,我希望能尽量减少忍饥挨饿的人,让他们成为迷宫都市的劳动力」
「嘛——您不是出于慈悲心才救济他们的吗?」
「要说慈悲之心的话当然也有,但主要还是因为我觉得要是国民吃不饱饭无法去工作,对希嘉王国没什么好处」
虽然这种说法有点装恶人,但是向外人展示过深的慈悲心,感觉会招来大批求我捐款的人啊。
「说起来,最近贫民们居住的地方好像发生了火灾哦」
一名贵妇人拋出了这个话题。
「嘛,好可怕」
「我甚至能在家里看到火灾的黑烟呢」
「听说火灾的起因,是有人在市内饲养被分类为魔物的燃油·史莱姆哦」
嘿——,是这样吗——话说,灾情发生了还不到半天这些人的消息也太快了吧?
不过也许是看到黑烟很在意而去调查的吧。
「您知道得很清楚呢」
「因为我丈夫是负责统领卫兵的人——」
据说,她丈夫已经掌握了「有人在市内饲养违法的燃油·史莱姆」这个情报,预定就在这两天查明地点并去揭发的。
我在赈济的时候看到的绿贵族,说不定就是为了确认这件事才前往平民区。
「我家只是派佣人过去看了看情况,听说赤铁探索者打倒的桃色史莱姆突然再生还被袭击了哟」
「嘛,真可怕。史莱姆这东西原来还有那种性质呀」
——再生?
「大概,是因为没有瞄准核心打倒的吧」
「核心?」
「是的,那是史莱姆的弱点。只要将其击溃,史莱姆就会自己崩溃而变成普通的液体」
我讲起探索圣留市迷宫时从莉萨那里听来的关于史莱姆的细节知识。
说不定,也存在拥有再生能力的史莱姆,但至少塞利比拉迷宫上层的燃油·史莱姆并没有这个种族固有能力,这点应该是不会错的。
「佐藤先生,来这边」
和贵妇人们打完招呼后,我回应一个劲向我挥手的米媞雅公主的邀请,前往孩子们聚集的茶桌。
除了米媞雅公主,刚才的德尤凯利准男爵家的梅莉安小姐,太守三男的葛利兹君和他的朋友——这几个被我从迷宫救出来的成员都聚集在这里。
太守夫人的女儿——三女戈娜小姐和四女西娜小姐我应该是初次见面。
「坐到这里来!」
「那么,容我失礼——」
我在不停地拍著沙发空出一个人用位子的米媞雅公主身边坐下。
现在的位置配置是,太守三女戈娜小姐和四女西娜小姐坐在我对面的旁边,葛利兹君则坐在我的正对面。
四女西娜小姐过去曾经处于「哥布林病:慢性」「瘴气中毒:慢性」的状态,但后者现在已经变成了「瘴气中毒:轻度」。
大概是米媞雅公主的「净化息吹」治疗生效了吧。
根据我手头上的资料,「哥布林病」好像是一种维他命摄入不足导致的生活习惯病,那么比起使用我存储内的「万能药」,还是推荐她改善自己的饮食生活比较好吧。
「潘德拉贡士爵,先前您将我等从险境中救出的恩情,真是让我感激得无以言表」
坐在葛利兹君身边,似乎很世故的帅哥少年边这么说,边向我行了个最上级的贵公子之礼,以葛利兹君为首其他孩子们也依次向我道了谢。
通常来说,身为上级贵族子弟的他们是没必要对我这个最下级贵族做到这种地步的。最多也就是会说句「谢谢你的帮忙」慰劳我一下。
可能是这些孩子的亲人要求他们这么做的吧,既然如此,这些道谢我还是抱著「他们被双亲教育得很好」的善意结论接受下来好了。
「今天的点心是你带来的吧?」
「是的,正是如此」
长得和母亲很像的太守三女戈娜小姐吃完点心,并向侍女女孩要求再来一份后,用有点傲慢的语气这么向我问道。
「味道还挺不错——」
戈娜小姐将正在为她擦拭嘴角污迹的侍女小姐推开,接著说道。
「——所以,把料理人交出来吧」
「您的意思是?」
「真是!好迟钝的人呢!我是说让那个料理人来侍奉我家啦!」
这孩子到底在说什么?
「非常抱歉,我无法回应您这个希望」
「为什么啊?」
「因为今天的卡斯提拉蛋糕是我烤制的」
其实有一半出自露露之手,但现在实话实说的话又会多起纠纷,所以我就这么宣告了。
「你、你骗人——」
「戈娜大人」
一名在戈娜小姐背后守望她的侍女小姐,凑过来在她耳边嘀咕了几句「奇迹料理人」「您的母亲大人曾说过」什么的。
「——我为刚才的失言向您道歉。若您能将我刚才的话当作没听到,我会很开心的」
虽然对戈娜小姐的脸色为什么微微变青有点在意,但原因应该就是负责照看她的侍女小姐的话吧,所以我也坦率地点点头。
至于戈娜小姐的妹妹西娜小姐,因为她东西吃得很慢所以现在连她那份蛋糕的一半也还没吃完。
不过即便如此,西娜小姐仍然一心一意地注视著卡斯提拉并不停对蛋糕伸出餐叉,所以她肯定也很中意这种点心吧。这种小动物般的动作相当可爱。
「潘德拉贡卿,你今天没带那柄自傲的剑来吗?」
葛利兹君盯著我的腰间这么问道。
「是的——」
我觉得参加茶会还带著武器也太不解风情了,但看到葛利兹君和他的同伴都把自己的剑摆放在沙发或桌面旁边,于是就把这句话咽了回去。
「我听米媞雅大人说士爵大人您的秘银剑非常美丽,所以本来还想拜见一次的……」
梅莉安小姐很遗憾地这么嘟囔了一句。
其他少年们也很失望的样子。
「下次参加茶会时,我一定带来」
我只好用这种空头支票式的约定,来安慰陷入消沉状态的少年少女们。
话题的流向,变成了少年少女们一起向我打听迷宫探索的各种故事。
「区划之主居然有那么巨大吗!」
「已、已经打倒了吗?!」
「30级那种程度的话,包括它的眷属在内为对手我也能解决掉哟」
我用掺杂了真相的说法,隐瞒了自己迄今为止已经消灭了复数「区划之主」的事实。
「我也想有朝一日成为能够打倒『区划之主』、甚至是『阶层之主』的英雄们的一员」
葛利兹君这样诉说著自己的梦想。
「不对哟,葛利兹。不是想成为,而是要成为」
「我们办不到的啦~」
「你很啰嗦耶,鲁拉姆!不要给我们的干劲泼冷水!」
思春期少年们特有的那种对未来充满梦想的样子真是耀眼。
这些孩子们似乎是因为继承爵位的序列很低,所以才希望作为探索者扬名立万的。
虽然他们好像并没有为此锻炼过身体,拥有像样的魔法师技能的人也只有一人,这些都让人很担心就是了。
就在这时,从入口附近茶桌的方向传来兴奋的尖叫。
「——是杰利尔大人啊!」
「今天没穿那套耀眼的铠甲呢」
「他是不是稍微变瘦了一点?」
接著出现在茶会会场的,是赤铁探索者杰利尔准男爵。
「抱歉我来迟了,亚希年侯爵夫人」
他对太守夫人似乎是以家名相称的。
「没关系。『区划之主』的讨伐还顺利吗?」
「是,托侯爵夫人后援的福,已经在昨晚顺利讨伐成功了」
——诶?之前我见到他们为了讨伐区划之主进行了各种准备,已经是一星期前以上的事了吧?
不过,会抱有这样疑问的似乎只有我而已——。
「已经成功了?真不愧是『红龙咆哮』」
「居然不到一个月就打倒了『区划之主』,实在精彩」
「能不伤到杰利尔大人的脸就完事真是太好了呀」
——类似这样的对话,在贵妇人们当中反复进行。
「不愧是杰利尔先生。佐藤先生,我们一起去祝贺他吧」
被米媞雅公主拉著手的我向贵妇人们的人墙走去。
万幸的是,太守夫人正好也用「潘德拉贡卿也过来这边吧」的话招呼我过去,所以不用因为拨开人墙被当成色狼了。
「呀,是你啊——已经能被邀请来参加侯爵夫人的茶会,还真厉害呢」
杰利尔先生似乎还记得我,并请我坐到他身边的空位上。
「杰利尔先生,您今天没带秘银剑来吗?」
「好久不见,米媞雅大人。那把剑因为我的不成熟,已经在与『区划之主』的战斗中折断了」
对米媞雅公主的提问,杰利尔先生用自嘲的语气这么答道。
「什么!以杰利尔先生的身手还会折断吗!看来『区划之主』的身体被相当坚固的甲壳保护著啊」
「嗯嗯,甚至连坚固的秘银合金制战锤都无法贯穿啊」
如果是50级的甲虫,有那种程度的硬度也没什么不可思议的。
而且上位魔物的身体表面总是张开著好几层魔法护罩,所以给人一种比看上去更坚硬的印象。
「可是,杰利尔先生下次要挑战比『区划之主』更强的『阶层之主』吧?替代的武器能赶得上吗?」
「我是有拜托人帮我寻找,但名剑原本就不是那么容易碰到的——」
话说到一半,杰利尔先生的视线停留在我身上。
——妖精剑不会给你哦?
也不知道我内心的这个声音传没传达到杰利尔先生耳中,最后他只是摇了摇头接著把视线转向太守夫人那边。
「侯爵夫人,能想办法帮我弄把新剑吗?」
「嗯嗯,当然可以——艾玛应该和王都的武器商人们也颇有交情,我会和她商量下,看看能不能弄到秘银剑或魔剑吧」
太守夫人说的艾玛指的是艾玛·利顿伯爵夫人,之前我曾听说过她是个在王都的名门贵族中面子很广的人。
「佐藤先生,之前您借给菈布娜的炎之魔剑,能借给杰利尔先生用用吗?」
米媞雅公主小声这么向我问道。
说起来,那把无处可用的试作魔剑我确实只是借给岩之骑士菈布娜小姐来著。
毕竟那剑是第三世代魔剑的试作品,不能随便当礼物送人呢。
「——炎之魔剑?请、请务必让我拜见一下!」
我们明明在进行悄悄话,可耳朵很灵的杰利尔先生却以惊人的气势凑了过来。
「可以吗?」
我点了点头之后,米媞雅公主将站在墙边待机的岩之骑士叫了过来。
听米媞雅公主讲完事情经过后,她将用布包裹起来的剑递给我。
「潘德拉贡卿,这么迟才把剑还您,抱歉了」
「没有佩剑不要紧吗?」
「这把虽然只是普通的铁剑,但也是有著悠久历史的我家的传家宝」
岩之骑士解下佩带在腰间的单手剑拿给我看。
因为体格的缘故,这剑在她手中给人一种成了短剑的错觉。
「是一把能感觉到历史的出色的剑呢」
「唔呣,虽然时间不长但这也是400多年前亚人战争时的剑了,当时——」
我对这把传家宝剑的来历挺感兴趣,但现在时机不好。
从刚才开始,杰利尔先生就用仿佛要把目标吞下去一样的眼神看著被布包裹的魔剑。
「菈布娜,以后再说吧」
「是,这真是失礼了」
听到米媞雅公主的话,岩之骑士立刻闭上嘴后退一步。
我用「下次有机会请务必详细说给我听听」这句话为她圆场。
「——那么,请看一下吧」
我边这么说边解开包装布,然后将剑递给杰利尔先生。
「青铜制啊……」
拔出魔剑的杰利尔先生露出了有点失望的表情。
这把剑表面没有秘银镀膜,所以锋利度和攻击力都很低。
「别被外表骗了,您向剑中注入魔力试试」
岩之骑士向杰利尔先生提出了建议。
「魔力?——这、这是!」
杰利尔先生注入魔力后,魔剑表面被薄薄的光之刃覆盖,同时冒出了火焰。
「呀啊啊啊啊」
「有火焰从剑里面出来!」
周围的女性们发出惊叫。
「——这是何等高效的魔力传导率啊」
杰利尔先生仿佛完全没听到女性们的声音,他已经彻底被炎之魔剑迷住了。
随著他这句梦呓般的喃喃自语,魔剑上现出了激烈光芒的魔刃。
「魔刃居然可以这么容易就使出来,而且……」
「察觉到了吗?」
「啊啊,身体里充满力量」
杰利尔先生对岩之骑士的话点了点头。
毕竟这把魔剑里,配备了身体强化、锐刃、付与持有者活力兼耐力恢复的机能呢。
「古代普鲁帝国时代的魔剑居然是这么厉害的东西吗!」
本来走清爽帅哥路线的杰利尔先生,现在却像个热血系主人公一样发出这样热烈的感想。
作为魔剑素体的迷宫产青铜剑确实是普鲁帝国时代的东西,但其中的机能可是我亲手制作的试作品哦——虽然再怎么样我也不能这样说出口就是了。
「潘德拉贡卿!这把魔剑可以让给我吗?你想要什么代价我都会准备。所以——」
「非常抱歉,这剑我无法让给别人」
虽然这回答很不看气氛,但这剑简直是就是秘密技术的集合体,所以我丝毫没有卖给外人的意思。
「拜托你通融一下!」
杰利尔先生似乎并不打算放弃。
——头疼啊。
「潘德拉贡卿,那么就采取限定杰利尔先生讨伐『阶层之主』期间把这魔剑借给他用的做法如何?」
看到我们的意见成了平行线的米提雅公主,提出了这么个折中的方案。
「说得也是,那样倒是没关系。您觉得如何呢,杰利尔先生?」
「可、可是,与『阶层之主』的战斗是很激烈的。必须在最前线战斗的我,无法保证可以将这魔剑平安带回来还给您」
其实就算这剑断了或被熔掉我也无所谓。
只有当某人将它整个拆解开调查其中的秘密时,才会给我带来困扰。
「没关系。剑就是那样的东西」
「这把剑对您来说不重要吗?」
「很重要。至少重要到了我完全不打算以金钱来买卖的程度」
「那么,为何?」
无法理解我的价值观的杰利尔先生一脸困惑。
就稍微借助诈术技能的力量,说点门面话好了。
「剑在战斗中损坏,就是那把剑的命运。使用者尚未成熟的情况先不说,如果是在杰利尔先生这种高人手中折断,那剑也不会有什么怨言了吧。请您尽情地去战斗,将这剑的真正价值发挥出来吧」
「潘德拉贡卿,你对剑的美学,我杰利尔已经铭记在心了。我一定打一场能不让这把剑丢脸的战斗给你看」
——哈啊?
「所以请你务必参加我们的『阶层之主』讨伐战」
「喔喔!好厉害呀!」
对杰利尔先生的这个唐突的提议,以米媞雅公主为首的女性们欢呼起来。
「本来的话,没参加过『区划之主』战的队伍是不能中途加入的,但这次就邀请你为『红龙咆哮』的临时成员吧」
不不不,就算你摆出一副邀请我参加盛宴的表情这么提议,我也很困扰啊。
在特等席观战是很让人期待,但与「阶层之主」的战斗中如果有人面临死亡危机,我肯定会冒著暴露实力的风险去帮忙。
听说有人在遥远的地方战死时只需要感叹一句「战况还真是够激烈的呢」就行了,但是再怎么说我也还没无情到有人要死在自己眼前还不理不睬的程度。
虽然对两眼闪闪发亮的仰望著我的米媞雅公主不好意思,但这个提议我还是拒绝吧。
「这个提议非常有魅力,但我不希望这种特别待遇影响到您队伍成员的团结。只要您愿意在讨伐完成后跟我详细讲讲整个战斗的经过,对我而言就足够了」
「这、这样啊……」
杰利尔先生似乎没想到我会拒绝他的提议,回答时他脸上带著没跟上节奏的表情。
「说成是订金虽然有点不妥,但能请您为我们讲讲讨伐『区划之主』时发生的事情吗?」
「啊啊,那样就可以的话,我很乐意——」
在我的顺水推舟下,杰利尔先生开始从准备阶段依次讲起讨伐「区划之主」的详情。
「好美妙的声音」
「战场上的情景仿佛浮现在眼前了呀」
杰利尔先生似乎有当朗读者的素质,靠著情景描述与心理描写互相交叉的巧妙描述方法,听众们心中的临场感被煽动了起来。
他居然为了打倒在空中飞的「区划之主」翁硬甲虫,而将对手引诱到无法展开翅膀并设下了陷阱的通道中,似乎还为了攻击翁硬甲虫装甲较薄的腹部,对通道的地板使用土魔法把地面整个翻了过来。
这个机关好像是在其他人负责削减主目标之外的魔物时,由以土魔法师为中心的别动班准备出来的。
在游戏中不可能会有的攻略法啊,虽然显得很朴素,但我觉得比无谋地正面与敌人冲突导致被害增加要好多了。
「原来还有这种打倒甲虫的方法啊!」
「妾身也对土魔法师刮目相看了呀」
杰利尔先生高明的描述,似乎也让葛利兹君和米媞雅公主非常满足。
就这样,茶会的后半段变成了杰利尔先生的个人演讲。快乐的茶会结束后,我应太守夫人的邀请来到了太守一家的私人起居室。
「累了吗?」
「不会,托您的福我度过了一段非常愉快的时光」
「这样啊,你能开心就好」
现在在这个场所的人,是我和太守夫人,以及以德尤凯利准男爵夫人为首的数名贵妇人。
太守本人好像带著绿贵族去视察火灾现场了。
但地图情报显示太守现在人在面向同性爱者的高级娼馆里,这一定是我的错觉。
「嘛,这是冰淇淋」
「今天是葡萄冰淇淋呢」
看到被拿进来的冰点心,贵妇人们笑逐颜开。
最近有点热,我也很高兴能吃到这个。
在太守夫人的推荐下试吃了一口,冰凉的冷气与高贵的甜味在嘴中融化。
「这样的酷热天气里就该吃冰点心呢」
说完这句话后,我才察觉自己有点微妙地否定了自己这次带来的礼物。
下次我也带点冰淇淋过来吧。
「呵呵呵,看来冰淇淋对潘德拉贡卿来说也并不是很稀奇呀」
太守夫人露出好像有点遗憾的微笑。
看到这个微笑,我想起了在圣留市和魔法兵洁娜小姐一起吃麦芽水糖的情景。
我这人还真是没长进。现在应该表现得很震惊才对嘛。
「潘德拉贡士爵的住处也有冷冻的魔法装置吗?」
「不愧是『奇迹料理人』」
即便是迷宫都市的贵族们,拥有冰箱之类冷冻魔法装置的人似乎也很少。
大概是高价的冰石消耗起来很激烈的缘故吧。
以我家的情况,是靠我的「结冰」魔法做出的冰来抵消这个消耗的,所以内情略有不同。
「说起来,你的福利事业进行得还顺利吗?」
「是的,赈济时来了很多人,私立养护院的改造工程也已经开始了。我打算近期之内与院长候补见上一面」
向替我担心的太守夫人报告了相关进度。
「这样啊……还想著如果你那边人手不足的话就派我家的佣人过去帮忙的,看来没必要了呢」
太守夫人似乎对此有点遗憾。
我认为当天就给出许可,甚至连赈济用场所都替我准备好已经很足够了。如果再提出更多的要求就会感觉过于依赖对方了呢。
用作赈济食材的白薯和豆子现在由我和同伴们负责采集,不过我打算以后把这个工作交给我家的女仆,或是从附近主妇阶层雇来的临时钟点工负责。
如此一来,我们就能回到以前那种可以随心所欲探索迷宫的状况了吧。
「我从您那里已经得到充足过头的援助了」
「如果有什么问题,记得立刻来找我商量」
「非常感谢」
我向可靠的支援者低头行礼。
以这样的感觉与太守夫人及她的好友们深度交流了一番后,我起身告辞。
在侍女小姐的带领下,我前往露露等待著的房间。
「主人!」
我向和露露一起守在这里的太守夫人家的女仆们点头致意。
「我马上去准备马车」
「啊啊,谢谢。我跟她们打个招呼后,咱们就回去吧」
「是!」
从露露的表情上看,她似乎已经和女仆们结下了良好关系。
「士爵大人,谢谢您这次带来如此美妙的点心」
「非常美味!」
「闪闪发亮的蜂蜜都让人觉得吃掉太可惜了」
女仆们满脸笑容地描述著自己的感想。
露露出发前烤制的蜂蜜点心,就是拿来分给女仆们的。
在公都时我也曾经这么做过,毕竟佣人的门路不容小觑,于是这次就作为先行投资,大手笔地准备了加入大量砂糖和蜂蜜的蜂蜜点心。
之所以没有选择卡斯提拉蛋糕,是因为遵从了亚里沙说的送礼也要主从有别的建议。
「大家喜欢就好。如果各位今后能与我家的女仆们友好相处,我会很开心的」
「是,包在我们身上吧!」
看来下次来时也不能少了送给她们的美味点心。
在挥手道别的女仆们目送下,我们离开了太守的宅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