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GAMERS电玩咖!
  4. 第八卷 星之守心春与逆转Backattack
  5. 【Gamers与Abstract•Christmas】
  6. 繁体版

【Gamers与Abstract•Christmas】
2017-08-23 13:50:08

		

十二月二十四日,周日,下午两点。
「光正真的不和我一起去圣诞聚会吗?」
在玄关穿好鞋子的我回头问道,吾弟•雨野光正背靠着走廊的墙壁,叉起手苦笑了。
「不用了。全是前辈的圣诞聚会对我来说门槛太高了」
「是吗?啊,但是,今天聚会地点是千秋的家长专门为我们空出来的星之守家,所以心春同学也在哟?」
「我是不知道为什么大哥觉得能用这个饵钓我上钩,回头我再慢慢问,今天就不用顾虑我了,没事」
「在千秋家玩很轻松哟?」
「其实我也想去姐(嫂)姐(子)家问候一下的」
「姐姐?」
「……没事。总之,我就算了,大哥你们开心就行。慢走—」
光正挥挥手让我赶紧走。……依旧是那个对兄长没什么兴趣的弟弟呢。
我叹息道「好好,我走了」,也轻轻挥手回应他,然后拿起东西出门了。
从雨野家到星之守家,徒步加坐车需要大约五十分钟。首先要乘坐从自家开往市区的巴士,然后再换乘到星之守家方向的巴士。
下车时已经下午两点二十五分。如果一切顺利,两点五十分就能到千秋家。
「嘿咻」
我重新拿好装着游戏和礼物的手提包,走向开往星之守家方向的巴士的车站。
「……哦,下雪了」
抬头看向天空,只见薄薄的云层里零零散散的飘下粉雪。在北方的大地上生活了那么久的人,一般来说对积雪没什么感觉,但是,这种给平安夜增色添彩的雪,多少令人感到某种风情。
一边呆望着天空一边走向巴士站,然后……不经意间,将白色的气息和感情一齐吐出。
『…………好期待呢……』
突然……某人和我同时说出这句话,我的心脏一惊的跳起。好像是某位前往巴士站的乘客。我急忙低下仰着的头找到那个人,开始谢罪——之前,终于察觉到了。
「……天、天道同学?」
「啊,雨野、君?」
眼前,是伫立在粉雪中的美丽天使——不对,应该是我的前女友•天道花怜。
『…………』
不知为何,我们都无法把视线从对方身上移开。两人在雪夜里,默默的注视着对方。
……脸颊突然变热,心跳加速。……为什么不论过了多久,每当我面对这个人……面对天道花怜这个人时,胸口里总是难以忍受的苦闷。我明白天道同学不希望我总是这种一眼就能看出来的「闷闷不乐」的态度……但是我无论如何都无法改变。
『…………那个』
两个人同时说话,然后又沉默了。
……仔细一想,其实这也不算什么戏剧性的「命运相逢」。
我们本来就是同一场聚会的参加者。目标是同一个地点,同一个时刻。与其说是偶然……实际却是必然的相遇。
也就是说,这样的相逢没有让人感到「命运」那般让人欢呼雀跃。……不,实际上还是挺欢呼雀跃的。但我强忍住这份心情……终于成功的对天道同学露出「普通的」笑容。
「你、你好,天道同学。真巧」
而天道同学……露出依旧生硬的笑脸,对我回答。
「嗯、嗯嗯,你好,雨野君。说、说得没错呢,是挺巧的。嗯嗯,是偶然。不是什么命运,只是概率极高的『偶然』而已,嗯」
「说、说也是呢—」
如此回应时,我不禁避开了她对我投来的一瞬间的视线……立马抚了抚自己的胸口!
「(好、好危险!差点就把『命运』说出口了!没错呢!哪怕是面对前恋人,把这种情况说成『命运』的家伙的确很恶心!)」
我立马带动停滞的对话,再次对天道同学说道。
「把前往同一个目的地的路途上的相遇当成『命运』什么的,几乎就是跟踪狂的思想嘛,嗯嗯!」
「说、说得也是。嗯嗯,没错。我也是这么想的哟,雨野君!嗯嗯,一定是的」
天道同学一边说着一边不知为何的把视线从我身上移开,而且也抚了抚胸口。……?怎么了?胸闷吗?
她咳嗽一声再次转头面向我……这次完全变回了平时的「天道花怜」和我拉家常。
「这么看来,光正君不来呢?」
「啊啊,没错。嘛,毕竟是场全是前辈的聚会,大概有所顾虑吧」
听完我的话,天道同学不知为何低头喃喃自语。
「……不,我不觉得他是个会顾虑我们的人……」
「?啊,上次我们集会外出的时候,他已经和天道同学你们打成一片了对吧」
「……与、与其说是打成一片……。……不,没什么。所以说今天的参加人数就是六人呢」
「对。电玩同好会的五人再加上心春同学,总共六人」
「嘛,毕竟是借用星之守家的场地,这人数也是理所当然呢」
就在我们闲聊时,前往星之守家方向的巴士到站了。
天道同学和我登上巴士,踏入空荡荡的车内。走在前面的天道同学坐在双人座上,我也在她旁边——打算坐下的时候,动作突然停止。
「(明、明明不是恋人了,那么泰然自若的坐在人家旁边真的好吗?)」
现在的我好像能很自然的坐在天道同学旁边了,但仔细一想……这事还蛮可怕的。
幸运的是车内没有其他乘客。也就是说一个人占用一个双人座没有任何问题。
因此……我在天道同学前方的一个双人座上坐了下来。
「呼……」
坐在靠窗侧,把包包放在一边叹了口气。……很好,这次我可是没选错答案哟。成功把握住了分手之后的距离感……。
就在我放心的一刹那间。
「…………!」
后颈处……感到了刺疼的视线……以及杀气。
我一边瑟瑟发抖,一边向身后瞟了一眼。
在那的是……。
「(……微笑—)」
……面对回过头的我,如菩萨一般微笑的天道花怜同学。
…………。
老实说吧。眼前这位散发出不祥的存在——超越了我雨野景太十七年人生中的一切所见所闻。
我急忙回头向前,带着满头的大汗思考起来!
「(诶,为什么!?为什么这人会生气!?因为我没坐她旁边!?诶,但我们现在已经不是恋人了吧!如果还坐在前女友旁边反而是过分亲昵吧!?)」
说实话,完全不能理解为何会被生气。……既不理解也很害怕的我……扯起干巴巴的喉咙对她提出略带抗议的问题。
「那个……天道同学?」
我微微转过头。而天道同学……依旧一张菩萨脸。
「嗯,怎么了,胆x————雨野景太君」
刚才这个人是不是想说「胆小鬼」?……算了。
「那个……你看。我们现在……已经,不是恋人了,对吧?」
「对啊」
「对吧。既然如此……巴士里按前后顺序坐,很合理吧?」
「…………。……合、合理、呢」
好像听到了身后咬指甲的声音。……好可怕。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啊,天道同学。而且本来就是你自己提出的分手吧?
总之,最好不要触怒学园偶像。……好像和她相识后经常产生这种想法。我开始默默的眺望窗外的景色。
……大概一分钟后。身后的天道同学略带灵压「咳咳!」的咳嗽一声。随后,这位金发女性……开始自言自语。
「啊、啊—。今天有点冷呢。……把、把包包放腿上吧。好、好缓和啊—。虽然旁边空荡荡的,但是还是好暖和啊,大概」
「…………」
「……但、但是,咦,怎么觉得,还是有点冷呢,嗯嗯。怎、怎么回事呢。感冒了吧。啊啊,如果旁边有人的话,恐怕就不一样——」
就在这时,车内广播传出了来自乡下的善解人意的司机的声音。
『啊,乘客,我为您把暖气开强一点吧』
「……咕!?……非、非常感谢……!」
身后的学园偶像很不甘的表示了感谢,然后沉默了。……顺带一说,现在车内变得很热。暖气越来越强,已经热到流汗了。还好没其他乘客,不会给别人添麻烦。
『…………』
车内充满了沉寂。以及闷热。刚分手不久的一对情侣都流着汗。
……简直就像地狱。这平安夜究竟要发生什么。…………。……真是的。
「……哈」
我大叹一口气,拿起包起身了。
然后……。
「咦?」
一屁股坐在困惑的天道同学身旁。……好热。和天道同学紧靠在一起让人倍感害羞,所以比刚才更热了。但是……。
我瞥向走廊一侧,直截了当的说。
「……已经,够了」
「啥?」
「所以说。……我不会再抱有奇怪的顾虑了。跟踪狂就跟踪狂吧。哪怕会给天道同学添麻烦……我也要做自己想做的事」
「…………」
天道同学一言不发。……唔,怎么回事,好羞耻。
我掩饰住害羞继续说。
「……所,所以,就算现在天道同学热得难受,我也不管。就当是那个吧。来自被甩的男人的复仇,请你放弃抵抗。很抱歉,我这么恶心」
我半自暴自弃的说道。
而天道同学……在一旁笑着回答我。
「没错,这么热的时候还坐旁边,真是位令人头疼的前男友呢。虽然很头疼……那个,算了,反正坐不了多久,就许可你坐吧」
「是、是吗。……那么,我、我就,不客气了」
「嗯、嗯嗯。……那个…………请」
……于是在这几分钟内——我们挤坐在这块既闷热又说不清道不明的空间里。但是。
却带着恋人的距离感,一同度过了这圣诞前夕的片刻。
*
我和天道同学比预定早十分钟抵达了星之守家。千秋来接我们时,我和她突然回想到上次的强制约会,一瞬间变得很紧张,但因为天道同学在场,所以还是用理性将这份害羞和困惑给压抑下去了。
被带到客厅后,和心春同学寒暄时就听见门铃响起,上原君和亚玖璃同学也来了。他们两人好像也是在巴士上偶然相遇。但他们并没有尴尬感,而是满脸平和的表情,看来他们也发展成了与我和天道同学相似的情境。
突然对视的亚玖璃同学和我,都有些害羞的笑了。
一阵寒暄后,所有人都来到了客厅的桌子前,每人一杯香槟风味的碳酸饮料,上原君拿起玻璃杯起身,清了清嗓子。
背对着矮小却不失精美的星之守家的圣诞树,上原君略带紧张的神色宣言道。
「诶—,这次能像这样把各位电玩同好会的相关成员召集到一起,本人发自内心的——」
说到这,亚玖璃同学突然盖过他的声音举杯道。
「来,干—杯!」
『干—杯!』
我们也一同起兴,除上原君以外的玻璃杯都发出碰撞声,随后大家一同喝下香槟风味的碳酸饮料。只剩上原君一人在那「等等啊你们!」的吐槽,看着有点娘娘腔。不过嘛,恐怕上原君早就猜到亚玖璃同学会这样捣乱了吧。
他无奈的坐下,只和身旁的亚玖璃同学碰了杯后就喝下了饮料。待所有人都把玻璃杯放回桌上后,上原君用一句「接下来」重新带出了主题。
「咱们也没怎么拟定聚会的流程,现在该怎么办?玩吗?」
这提案让所有人「唔—……」的做出微妙的反应。
虽然是这种反应……但其实并不是因为不想玩……而是……。
上原君带着苦笑说出了这个理由。
「算了,也是呢,不管怎么说……大家都想着《礼物交换会》吧」
这句话,让所有人无力的笑了。
《礼物交换会》
这是这场宽松的圣诞聚会里,唯一事先约定好的节目。
这项活动的大致流程……其实就和普通的礼物交换会一样。把各自的礼物混在一起……然后对所有人重新分配。
然而,当初面对这项提案时……所有人都面露难色。
这是理所当然的。因为…………那个……。
毕竟是我们,对吧?
相互随机交换礼物,总感觉没有「好结果」。
『(肯定会挖一个大坑!)』
全员都有同样的感觉。虽然身为提案人的上原君也知道……但他还是强烈的希望办一次。曰,
「如果连这个节目都没有,那咱么的圣诞会,到底是啥?」
这句话让我们无可反驳。因为他说得没错。如果啥都没有……那和一般的游戏聚会有什么两样。
当时上原君再三叮嘱道。
「心里别想着奇怪的事就行了。把恋爱啥的都放一边,只是单纯的和朋友交换礼物。行吗?就当做游戏的一环来办吧」
被他这么一说,我们也找不到什么强硬反对的理由。
于是我们今天把各自筹备好的礼物都带来了……。
心春同学带着苦笑嘀咕道。
「嘛,不管怎么说都很坐立不安呢,一想到《礼物交换会》」
亚玖璃同学对她表示了同意。
「心心说得对。……反正早晚要面对,干脆一开始就解决算了?」
听到亚玖璃同学的提案……我们面面相觑……然后所有人都点了头。
「就是就是。带着紧张情绪玩的话,人家根本没法平静!」
「没、没错。我也是那种喜欢先把作业做完的人」
「说、说的也是呢!那……来吧,交换会!所有人都把礼物准备好」
上原君一声令下,我们立马开始了交换会。
实际上要做的事很简单。根据抓阄程序的抓阄结果分配各自的礼物。姑且已经在程序里设定好不会分配到自己的礼物。除此以外完全是随机。
千秋操作平板电脑,让抓阄画面显示在电视上。
我们吞咽着唾沫观望着。
……说实话内心肯定是带着小盘算的。
朋友之间轻松的交换会……虽然表面上顶着这个名目。
然而毫无疑问的是——所有人都期待着和自己想念的人交换。
这、这是理所当然的吧!因为这可是圣诞节哟!?而且还是所有人都不善恋爱的情况下哟!?
自然会期待着来自圣夜的奇迹吧!
『…………』
所以,「轻松的交换会」的前提早就被抛在一边,所有人都祈祷的盯着屏幕。就连宣扬轻松概念的上原君都一脸阴森的死盯着屏幕。……你、你这不也干劲满满的吗……。
于是,在所有人的想法相互交错之时,结果终于显示了出来——大家分别得到的礼物是!
雨野景太      美颜按摩器(来自上原祐)
上原祐         女士手帕(来自雨野景太)
星之守千秋   已出版的萌系恋爱喜剧轻小说一套(来自星之守心春)
星之守心春   男士皮革卡包(来自亚玖璃)
天道花怜      男士手帕(来自星之守千秋)
亚玖璃         高玩御用的脱销职业手柄(来自天道花怜)
…………嘛,礼物交换完毕后,所有人的感想,只有一个。
『(根本不需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虽然猜到了一半……但这也全灭得太精彩了。
我……一边把美颜按摩器摁在脸上滚,一边对上原君怒吼。
「为什么会准备美颜按摩器!就没考虑过我抽中的可能性吗!?」
「少罗嗦!亚玖璃以前就想要这……!不、不对,话说你居然准备的是女士手帕,这么无聊的礼物的确很符合你这不善与女性交际的死宅特性呢!」
「无、无聊是什么意思!你看,千秋准备的不也是男士手帕吗!」
「……嘛,虽然千秋同学的礼物最后落到我手里了……」
天道同学十分尴尬的来回看着我和千秋。……唔、唔,嘛,千秋恐怕是……把我当成目标才选的男士手帕吧……嗯。……然而如今却落到天道同学手里,千秋恨不得挖个地洞钻进去。
而且她还泪汪汪的盯着手里那堆……对她来说简直毫无兴趣的满是萌系插图的轻小说。
「……心春,为什么……」
「我、我哪知道为什么」
心春同学突然打了退堂鼓。……我懂的哟,心春同学。我懂的。那是由工口游剧本作家所执笔的,前段时间的超名作轻小说对吧。我懂哟。虽然我懂……但为什么就没考虑过可能会跑到讨厌萌的姐姐手里呢!
而心春同学也满脸问号的把玩着手里的男士皮革卡包。
「……这卡包对我来说没啥意思……」
「亚、亚玖璃也完全不想给心心的!选这个只是觉得很适合祐!」
「搞什么!这可是交换会吧!?被他以外的人拿到手的概率很高吧!?」
「虽然是这个理……虽然是这个理!但是你想,卡包这种东西,对任何人来说都勉强能用吧!而且说到这点……亚玖璃手里这玩意到底是几个意思!?」
「那是职业手柄哟。与最近刚推出的最新主机配套的」
天道同学淡定的回答了。亚玖璃同学泪汪汪的反驳道。
「亚玖璃根本没有那部主机!?」
「没关系啊。你可以感受一下这手柄那丝滑般的手感嘛,请拿回家慢慢享受」
「不可能的!你这感性太疯狂了!就不能和别人再交换一下吗!?」
「这、这事……」
天道同学的话说一半就停住了,所有人都陷入微妙的紧张气氛。
没错……正如亚玖璃同学所言,如果能再交换一次的话,各自的状况说不定能好一点。虽然道理很简单……但如果这么做了……。
『(绝对会因为礼物分配引发争执!)』
这是显而易见的。如果发生这种事,绝对会让愉快的圣诞聚会走向Game Over。
所以……结论,只有一个。
『…………』
刹那间,包括亚玖璃同学在内,所有人同时得出了「结论」。
我们都相互看了看对方,一齐点点头。
『…………唔唧唧……』
所有人……咬牙切齿的,把自己得到的礼物收进了包里。
…………。
……这世上的现充们到底是带着怎样的心态享受这种活动的?
*
「打、打起精神来,来玩游戏吧!好吗?」
冷清的气氛稍稍得到缓解时,天道同学拍拍手提议玩游戏。嘛,说实话,所有人多多少少都猜到交换会会「陷入泥潭」,所以其实并没有受到太大伤害。
我们学着天道同学转换心情,探出身子开始交谈。
上原君首先赞成了天道同学的提议。
「也对。啊啊,对了雨野,你到底准备了什么桌游?」
「啊,嗯。我准备了比较轻松的卡牌游戏。电视游戏是千秋负责」
我把话题甩给了坐在末席的千秋。她点点头接着我后面说道。
「没错没错。虽然找不到能对应六人人数的游戏,但在心春的帮助下还是准备了几部聚会用的游戏」
坐在千秋的对面,也就是坐在首席的心春同学点头道。
「我们学生会里能莫名其妙的找到很多『先代遗留的游戏道具』,所以我暂时借来用了。……那帮前辈绝对没有正经经营学生会的活动……」
心春同学叹息了。……嘛,如今的学生会长到底正不正经我也是满满的疑问哟,甚至还觉得她恐怕是历代会长中性格最别扭的。还是不说出来为好。她喜欢工口游这事,至今还是只有我一个人知道。
我和星之守姐妹把准备的游戏在桌上排成一排,然后开始一个一个拿出来玩。
玩了人狼系卡牌游戏,玩了双六&迷你游戏集一类的电视游戏,还把需要动点脑筋的战略性桌游分成两桌来玩。
不知不觉间三个小时就这么过去了。我……第一次体验到迄今为止的人生中几乎没体验过的「聚会游戏」时,得出一个结论。
「(原来如此,一部游戏能否在这一类的活动中被大家玩尽兴,与其本身的评价没有直接关系)」
对于贯彻宽松落单玩家理念的我来说,这是一项很新鲜的发现。
当然,过去玩过的游戏中也有类似的道理……就比如以《NOBE》为代表的那一类,根据个人喜好会得出不同的评价。
然而聚会游戏却更加明显的表现出这一点。说白了,一部不怎么样的游戏反而能炒热气氛。
比如,心春同学从学生会带来的一部好像是由过去的碧阳学园学生会制作的游戏《DUEL STUDENTS》,完全是极致的粪作。要问到底有多烂,烂到就连游戏盲亚玖璃同学都能在第一回合看出「这游戏的平衡性是不是有问题?」。(注:DUEL STUDENTS来自《学生会的五彩》第四话~决斗的学生会~)
然而……虽然很不甘心,但正因为是粪作所以反而玩得很起劲。莫名其妙的卡片效果让大家喝倒彩,上演预料之外的逆转时败北一方会直呼「再来一次!」。说实话……很有趣。
当然,这种制作马虎的运气游戏也并非聚会游戏的唯一答案。
商店里贩卖的游戏中,尤其是根据非资深宅的好评而买下的那些桌游就已经很好了,如果只是单纯的用来「玩」,完全能满足需求。
对于我们这次活动的成员来说……天道同学和上原君非常中意部分使用名为「抽象策略游戏」系统的桌游。
抽象策略游戏。这个词在桌游业界中主要代指「不存在运气要素」的游戏。不过这一体裁并没有明确的定义,如果你想象一下「奥赛罗」和「国际象棋」就很好理解了。这一类游戏不会被抽牌的运气或骰子的点数所左右。……这些都是我最近习得的知识。
而我们这次玩的抽象策略游戏是「占地」类型的。或是大家依次放置手里的领地以扩大自己的阵营的游戏,或是用骑士和建筑扩大领土竞逐胜利的游戏。
完全就是玩家向的……尤其很适合克己理念的玩家,所以天道同学和上原君都在那激烈的角逐着……。
而说到谁更强,意外的居然是心春同学和亚玖璃同学。
「有种将优惠券最大化利用来买东西的感觉」
这是亚玖璃同学的话。虽然她游戏玩得很烂,但她撤退和攻击的时机都把握得极其精准。
而更在她之上的,是心春同学。
「暗度陈仓、欲擒故纵可是咱的拿手绝活。就算本性再烂也毕竟是学生会长嘛」
说着她便一边摆弄手里的棋子一边得意的微笑。
而不服输的天道同学和上原君则是大呼「再来一战!」。
这场打着圣诞聚会名目的游戏会比想象中更热闹,然后——
「…………呼」
自己参加的游戏告一段落后,我回到桌子前,毫无干劲的小口喝起碳酸饮料。现在的电视机前,上原君、千秋、天道同学三位对电视游戏比较拿手的玩家之间的迷你游戏对决正进入白热化。
「咦,雨雨,不去那边掺一脚吗?」
从洗手间回来的亚玖璃同学坐在我对面对我如此说道。
我苦笑的回答。
「……不要和那种情绪下的天道同学扯上关系比较好」
「……啊啊」
亚玖璃同学用温和的眼神看向天道同学。只见那边……由于在迷你游戏中连遭厄运,现在分数正处于最后一名的天道同学,带着笑脸燃烧着斗志。……千秋和上原君都被吓到了。
亚玖璃同学再次看向我,开心的笑了。
「啊哈哈,像这样和雨雨面对面,感觉好平静」
「没错。现在完全就是家庭餐厅会的感觉」
「对对。雨雨,赶紧去饮料吧拿喝的」
「我可没有随便去开别人家的冰箱的勇气,请您用碳酸饮料将就一下」
说着我便向亚玖璃同学的杯子里注入香槟风味的碳酸饮料。而她刚喝一口就抱怨「没—劲」。……你对我抱怨又有何用呢。
我和亚玖璃同学两人就这么单手拿着杯子观望着那三人的迷你游戏对决。
……亚玖璃同学心不在焉的说道。
「雨雨和亚玖璃啊……」
「怎么了?」
我抿了一口碳酸饮料。亚玖璃同学盯着迷你游戏的画面说道。
「结婚的话,肯定很幸福吧」
「…………」
……一瞬间,我仿佛看到了自己喷出饮料的未来……然而实际上却并没特别动摇。连我自己都大吃一惊。
我一边喝碳酸饮料,一边平和的回答她。
「或许吧」
……当然啦,这话没让上原君他们听见。要是听见恐怕会出大事吧。虽然……我和亚玖璃同学对此都无所谓。毕竟这对话里没有任何恶意。
亚玖璃同学继续说。
「但是实际上既不会交往更不会结婚吧」
「不会呢。也不想呢」
「为什么还要改口强调一遍。……哈。但是亚玖璃和你之间淳朴的感觉……好像没法传达给各自的伴侣呢?」
「对啊。……到底是哪里出错了」
「到底是哪里出错了呢」
我们两人无奈的叹息。……我又喝了一口碳酸饮料,提出一个突然想到的点子。
「啊啊,干脆试试断绝来往?」
「啊啊……嗯。说得……也是」
「…………」
「…………」
我们无言的看着游戏画面。这次天道同学赢得了迷你游戏的胜利振臂高呼,最后一名的上原君很不甘心。我和亚玖璃同学看着这一切,不禁笑了……然后我们看到对方的反应,又笑了。
亚玖璃同学趴在桌子上发牢骚。
「……总觉得,亚玖璃不想那样做呢」
「对啊。……哈,这种事,我们做不到」
「大概吧……」
我们就像在家庭餐厅里一样,黔驴技穷的散发出无力的气氛。
正好在这时。
「怎么了,你们两个。好像很难受?」
回到客厅的心春同学对我们搭话了。
星之守心春
我回到自己房间把玩完的游戏收拾好还顺带整理一下仪容,接着回到了客厅,姐姐她们在那闹腾,而一旁的雨野前辈和亚玖前辈却散发出阴沉的气氛。
我在他们附近坐下询问原由,听完之后「什么嘛」的无奈叹息道。
「也就是那个意思吧。雨野前辈和亚玖前辈保持着想离开却又无法离开的糜烂肉体关系」
『完全不对』
两人严肃的否定了。……嘛,我说这话也不是认真的。
但是,感觉应该很接近他们面临的问题的本质。
我抓了一小把摆在桌上的零食,回答他们两人提出的相谈。
「说起来,雨野前辈和亚玖前辈对对方都不抱有异性意识的这个论点,根本就无从证明嘛」
「明明我们再三强调『不是』?」
我对雨野前辈这句话无奈的反驳道。
「就嘴上说一句『不是』,根本不让人觉得是真心话」
「明明就是真心话?」
「就算是真的,但别人不信」
「那,我们该怎么办」
雨野前辈露出一张走投无路的脸。……啊啊,他在依赖我,感觉好爽。既然得到好处了就难得管一次闲事吧。
我想了一会……想到一个妙计,于是伸出食指说道。
「那么,请你们两位现在老实回答我一个问题」
「心理测试?」
「没那么深奥,不过意思差不多。我会根据你们的回答选择是否相信你们。……好吗?我的提问,你们一定要老实回答哟?准备好了吗—?」
我如此问道,只见他们相互对视了一眼……然后立马率真的回答『好—』。
他们端正坐姿看向坐在首席的我。
我清清嗓子……蓄势待发后,对两人抛出问题。
「当你们想象对方那对情侣接吻时,是怎样的心情?」
面对我的提问。
这两人……两眼闪着光,毫不犹豫的探出身子回答。
『非常高兴』
「呃」
这……超出预想的气势真是把我吓到了。只见这两人激动的等待着答案的诊断结果……我咳嗽一声回答道。
「我、我看看啊。既然连一点微妙的嫉妒都没有……那么也可以证明你们之间没有出轨的感情」
『对吧!』
对我的回答感到满足的两人喜笑颜开的对视了。我带着温柔的眼神看着他们……在心里「嘛」的补充道。
「(刚才你们这种瞬间回答『非常高兴』的同步性,在某种意义上已经达到危险的领域了……)」
至少我感觉绝不是「仅仅只是朋友」的关系。
这两人好像打从心底里放心的松了口气。
「呀—,我们的心意能得到官方证明真是太好了,对吧亚玖璃同学」
「对啊。刚才的提问的确令人信服呢。嗯,居然问看到对方那对情侣接吻会是怎样的心情。心心真是天才!」
「哪、哪有,没那么夸张……」
总觉得最近身边的人都把我当恋爱大师崇拜。说实话希望他们放过我。光是我们姐妹自己的恋情都已经让我竭尽全力——
「啊,呃。……我去便利店买点饮料」
——雨野前辈突然起身。这猝不及防的行动让我不知所措,亚玖前辈则「哦,正好—」的跟进道。
「现在的饮料的确没劲呢。亚玖璃要果汁!」
「好的,知道了。心春同学有什么要带的吗?」
雨野前辈对我微微一笑。
看到他这幅带着些许「违和感」的表情,我…………。…………。
「……啊,不用。我没什么想要的……。……话说,家里就有水和茶哟?」
「诶?啊,嗯,但是你看,亚玖璃同学想喝果汁,而我……想喝灌咖啡,所以还是去一趟。至于那三个人的份嘛……嗯,应该拿得下,我就随便带点吧」
雨野前辈看着沉迷于游戏中的三人苦笑道,然后快速穿上外套。从包包里拿出钱包。
「慢走—」
「好—」
在亚玖前辈的送别声中,雨野前辈一溜烟的离开了客厅。正在玩游戏的三人根本没注意到他。
…………。…………。…………好。
「咦?怎么了,心心」
继前辈之后我也起身了,亚玖前辈对此惊讶的歪起头。
我穿上放在客厅的外套回答道。
「那个,反正我很闲,干脆去帮前辈提东西」
说着我便迅速整装完毕,离开客厅前,我拍拍正在玩游戏的姐姐的肩。
「?怎么心春?我现在腾不开手——」
「行了,听好。我跟你说……」
我快速对姐姐传达完指示,不顾她「哈?」的惊讶,提出「那,我走了」的告别来到走廊上。
前辈好像已经出门了,玄关没见他的人影。我急忙穿上鞋子,小跑出玄关追他。
跑了大概十秒钟后拐过一个弯,终于看到了前辈的背影,我大叫道。
「前辈!」
「!?……诶,心、心春同学?」
夜路里的大叫声让前辈一惊的回过头。我急忙跑到他跟前气喘吁吁的微笑。
「我也一起去。万一东西很多呢」
「诶?不,我又没打算买那么大量的东西……」
「行啦行啦。来,赶紧走吧,前辈」
「诶,啊,等等,心春同学」
我强行缠住他的手向前行。前辈动摇了一会儿后,立马无奈的放弃了,说着「知道啦」并和我并肩行走。
前辈用力把自己的手扯出去。我不满的噘嘴,但并没有死缠烂打,老老实实的走在他身旁。
前辈有些扫兴的歪着头,一言不发的走着。
……我们就这样在通往附近便利店的夜路上走着,什么也没说。
「…………」
在刚才星之守家那份喧闹的反衬下,现在的前辈貌似感觉很难受。毕竟我平时都会展开攻势主动聊天,如今却那么安静,恐怕让他很在意吧。
只见他困扰的抓抓头,拼命挤出话题。
「啊—……那个,心春同学,今天开心吗?」
「嗯,很开心」
「……啊,是吗。这样啊……。…………」
面对不说黄段子而是老老实实回答的我,前辈愈发疑惑的低下头。……明明平时都讨厌我说黄段子,我不说却反而无精打采了,真是个没用的前辈。
我嘻嘻一笑,停下脚步拉住前辈的袖子。他也一脸怪讶的停下了。
「前辈,这里正好是上次聊天的公园。还记得吗?」
「诶?啊,嗯,记得哟。……跟上次比,积了不少雪了呢」
「对」
「…………」
「…………」
「…………那个,心春同学?差不多该去便利店了……」
前辈困惑的对不知还要在公园前站多久的我提案道。
我对他回应道「也是啊」,往前走了几步……来到前辈跟前,挡住他的前进方向然后转过身。
前路被挡住的前辈动摇了。
「我说……心春同学?便利店……」
仿佛要盖过他的话那般——我直面着他……提出了一个貌似莫名其妙的问题。
「你『顺带想象了一下』,对吧?然后……发现自己不能接受,对吧?所以,为了让自己的脑子清醒才选择外出,对吧?」
「?说什么呢?工口游的梗?抱歉,我有点不太懂」
说着,前辈仿佛逃跑一般从我身旁穿过。但我没放过他,毅然决然的把他摁在原地。
「喂……到、到底要干嘛」
雨野前辈终于开始烦躁了,带着些许的怒气对我问道。
面对这样的前辈。
我一步也没退后,无言的和他对峙了一阵。
然后……估算着时机。
就趁现在,对他……对名为雨野景太的男性,提出了直击核心的疑问。
「前辈,不想那样吧?很痛苦吗?还是很不爽?还是说,两者兼有?毕竟……你和亚玖前辈想的不一样对吧。就是那不同之处,让你很动摇吧?」
「心春同学,你从刚才开始都在说——」
雨野前辈终于开始生气的推开我。
而我……面向他的背影,不依不饶的大叫道。
「想象到我姐和你自己以外的异性结合的情景,你很难欣然接受吧,前辈!」
「!」
瞬间,前辈完全停下脚步。……我再次绕到前辈正面……眼神强硬的瞪着他问。
「说话啊,前辈。拜托。请你别逃避……回答我。我认为我有被给与回答的权利」
「…………」
「……前辈!」
我拼命追问。
前辈低着头……右手紧紧握住左胳膊肘。
大概沉默了十秒,才终于……细声细语的回答。
「……说得,没错」
「!」
我不禁屏息,这次换做前辈如决堤一般宣泄出自己的情感。
「说得没错啊!啊啊,对对!我不想那样呢!听到你之前的问题,我就下意识把千秋带进去想了一下,结果痛苦得连我自己都吓一跳!明明想象亚玖璃同学和上原君结合是那么的开心……!但一想到千秋和某个不知道的谁在一起的话……就……就……!」
「……前辈……」
我把手轻轻放在他的肩上,他紧紧抓住自己的胸口……带着哭腔……带着仿佛要被悔恨摧毁的声音,挤出自己的话。
「但是,这种人最差劲了……!明明我喜欢天道同学……!居然……对向自己告白的人,对千秋……抱有独占欲……!」
「前辈。对任何人抱有这种想法,本身没有任何错……」
听完我的话,前辈他……终于冷静了一点回答道。
「……大概、吧。目前为止……只是我变成了烂人……但,勉勉强强还没伤害别人。……总算,还有点慰藉」
说着,前辈挪开了拍在他肩上的我的手。他……重新直视我的双眼。
那双眼睛里,泛滥着悲伤、自责,以及……某种决意。
「所以,这种想法……就算再怎么苦,我也要一个人,偷偷咽下去」
「咽下去……咽下去,是指什么?那个吗。无视自己对我姐的感情,泰然自若的回到和天道同学缠绵的日常?」
面对我仿佛要把人看穿的视线。
前辈他……前辈他茫然若失的回答。
「哼,怎么能让我这种烂人,选择这种方便自己的选项呢?」
「……咦?」
「所以。把对千秋的不纯想法咽下去后,我……。……会果断的,从她们的视野里消失……」
「……啥、啥?」
前辈这句意料之外的话让我一脸懵逼。只见他又急忙挥手。
「我是那个意思哟?虽说是消失,但可不是玩失踪哟?而是『作为恋爱对象』和『作为异性』的身份消失。毕竟脚踏两只船摇摆不定的混蛋绝对配不上她们。所以我尽可能从她们的视野里——」
「——噗。啊哈哈哈哈哈!」
「心、心春同学?」
面对我突然的大笑,前辈不知所措。我抱着肚子不停的大笑、大笑……笑到眼泪都出来了,我一边抹掉眼泪一边思考。
「(真是的……这个人还是老样子呢。愚蠢、纯粹、洁癖……但也正因为这样……我才希望他能幸福)」
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有这种想法的呢。只要这个人能和某人结合……哪怕那个人不是自己,但只要他幸福就足够了。
但是,这种想法肯定和亚玖前辈不同。因为……。
即使是现在,我也依旧想成为他心中的第一。
想到哭泣。想到发狂。
但是……但是我也同时想到。不知不觉的想到。
最重要的人们的笑容,才是我最大的幸福。
真是不可思议,我这个碧阳学园学生会长当初明明只会做表面功夫。
「(啊—啊……真是的,我居然也成为『好女人』了呢)」
别人的幸福就是自己的幸福。居然真的在思考这种孩童般的愿景。
然后……。
我当真将这种想法,「付诸实践」了。
「……前辈」
笑了一会儿后我停了下来,低下头对他说。
「……有一个问题,希望你能不拖泥带水的回答我,行吗?」
「?什么?」
「前辈对我姐的想法……说白了,到底是什么?」
「是什么……唔—,我想想。……肯定是最恶心的独占欲啊……」
「我想听的不是这个。我要听更加直接的……罪恶感啥的都扔一边,把你自己的想法用诚实且积极的方式表现出来,请问答案是什么?」
「是什么。那个,所以说……虽然很不纯……但这种想法果然……」
前辈害羞的挠挠脸,终于死心的坦诚道。
「就是……『恋心』的一种吧……」
这回答让我嘴角上扬,同时低下头。
「非常感谢你的回答。还有,对不起」
「……啥?」
前辈没听懂的歪起头。
我抬起头,不顾在那困惑的他,道出了他依旧听不懂的台词。
「很抱歉,前辈的希望无法实现」
「?啥?不,诶,什么意思?你在说啥?」
「我指的是……刚才前辈说要把对我姐的想法咽下去,然后让自己作为恋爱对象的身份从那两人面前消失的那个希望」
「?为什么?啊,意思是心春同学今后会妨碍我?」
「嗯—,很可惜。不是今后,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
「完成了?」
「嗯。至少,几支指向前辈的箭中的其中一支已经拉不回来了。而且今晚还在加速前进」
「…………那个,心春同学?你的话,我真是一点都不懂……」
「是吗?啊,那再告诉你一件事吧。……虽然有点犯规……但我可是提前警告了前辈的哟。没想过为什么我要特意来这个公园吗,嘛,严格来说应该算得上是一种警告」
「来公园是一种警告?」
「对。就是那个呢。抽象策略游戏,虽然所有的情报都已公开,也不存在运气成分。但结果一切都被我玩弄于股掌之中,大概就是这种感觉吧?」
「啥?你到底在说什么……」
突然,前辈好像察觉到什么的僵直了。
……看来终于想起来了呢。以前在这公园发生的那件事。
还有。
那之后不久的家庭餐厅会议里……我给他提出的某种警告。
「…………」
前辈……脸色发青,慢慢的……向自己身后……。
也就是。
与他对峙的我一开始就一直盯着的方向,回过头去。
「我不是早就说过了吗,前辈」
我看着他……。……不。
应该是我带着恶作剧却不失爱意的想法……看着他们。
「前辈的这个月——正是所谓《被从背后偷偷接近的一个月》」
要问为何。
慢慢回过头的前辈的视线前方。
「…………」
有一位面对恋爱突然开花结果的圣夜之奇迹,红着脸不停动摇的落单女子。
也就是——
「……千……秋……?」
「景、景太……这个……那个……人家、人家……就是……就是……」
——理应渐渐得到回报的我姐,星之守千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