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不正经的魔术讲师与禁忌教典
  4. 短篇
  5. 爱之天使战争,爆发!
  6. 繁体版

爱之天使战争,爆发!
2017-08-20 13:50:09

		

网译版 转自 百度不正经的魔术讲师与禁忌教典吧
扫图: xobao2
翻译: 17年霸电玩咖
时间是午休。
地点是阿尔扎诺帝国魔术学院教学楼主楼的中庭——
「小露米娅……我一直、在意着、你……怎么样?要不要和帅气的我交往?」
「对不起,我拒绝。」
听到这自命不凡的告白,露米娅干脆地予以回绝。
告白的男生僵住了,仿佛一尊雕像。
露米娅感到很不好意思,连忙合拢双手,点头致歉,打算离开此处。
「等一下……我既帅气又有钱,还出身贵族,你到底不满意我哪一点……」
他抓住正要离去的露米娅的肩膀,想要强行留住露米娅,但——
「……真的非常抱歉。我深知,利特同学是非常出色的男生……但我没有办法把你看作交往的对象……所以,实在非常抱歉。」
等来的却是这样决定性的会心一击。
「呃啊啊啊!」
男生顿时翻起白眼,仿佛要吐血一般,向后栽倒下去……
「呜哇哇哇哇哇哇!被拒绝了啊啊啊啊!永别了!」
伴随着哀嚎,男生狂奔着离开了中庭。
「呼呼……」
露米娅一脸歉意地望着男生远去的背影。
「真是的。今天的例行项目辛苦了,露米娅。」
「……嗯。没有进行对刺,真是太好了。」【注:日语“对刺”、“交往”读音相同,这里莉艾尔理解错了。】
一直在暗中观看着这次告白的希丝缇娜与莉艾尔,从隐蔽处走了出来。
「话说回来,露米娅还真是受欢迎呢。」
「嗯。露米娅收到的决斗挑战,还真多。」
希丝缇娜无奈地叹了口气,耸了耸肩。莉艾尔则像往常一样,似乎搞错了什么,她无精打采地冲着希丝缇娜点了点头。
「啊哈哈……是、这样吗?」
「不过,我也能理解男生们的想法。露米娅你人那么漂亮,身材又好,又温柔体贴,还一直关照着周围的人……的确,我要是男生的话,也不可能无动于衷的……」
「嗯?真的吗?唔……露米娅与希丝缇娜进行对刺什么的……我、不喜欢……两个人好好相处……才对。」
莉艾尔低下头,她那一成不变的倦容之上,稍稍带上了一丝忧伤。
「嘻嘻……没关系的哟,莉艾尔。并不是那个意思啦。」
露米娅温柔地抚摸着莉艾尔的头。
「还有,露米娅……刚才,在来这边的路上,我收到了几件要转交给你的东西……」
说着希丝缇娜从怀里取出三封信。信封上留下的寄信人,清一色都是男生。
「这些信,明摆着都是写给你的情书。这个月都收到多少封情书了?」
「啊……必须抓紧回信才行。」
露米娅苦笑着接过信,认真地处理起来。
希丝缇娜知道,每一封信,露米娅都会仔细读到最后。
无论自己有多忙碌,无论是来自谁的信,露米娅都会认认真真读完,然后准确而礼貌地写下拒绝的话语。
情书归情书。如果是被叫出来告白,露米娅一定会到场。
面对男生的告白,露米娅总是真诚坦率地回应。
这应该算是魅力税的一种显现形式了吧……一直心存歉意地拒绝着各种交际的露米娅,内心也是颇为辛苦的。而这些,希丝缇娜都看在眼里。
「……没关系吗?露米娅。」
「嗯?」
因此,希丝缇娜对疑惑的露米娅关切地说。
「不断地拒绝别人,在精神上也很辛苦吧。我觉得不一个一个认真回复,而是放着不管,也是一个办法。」
「希丝缇……」
「说到底,只通过情书告白、或是采取那种轻浮的手段追求……我实在无法相信他们是真心实意的。对那样的家伙,完全没有必要一一回复……」
这番话一点儿也没错,完全是出于对露米娅的关心。
……但是。
「……不行哟,希丝缇。别再说这种话了。」
露米娅微笑着,轻轻地用食指挡住了希丝缇娜的嘴。
「刚才的那个男生……利特同学。他是认真的,看他的眼神就能明白……他真心实意地喜欢上了现在的我。」
「诶?」
「那轻佻的言语和态度……大概只是利特同学想要掩盖自己的紧张吧。所以,希丝缇,那样失礼的话不要再说了。」
听闻此言,希丝缇娜惊呆了。露米娅抬头望向天空,缓缓地说。
「呐,希丝缇。人们传达出自己的想法……真的非常需要勇气。如果是我,想要向喜欢的人表明自己的心意,又害怕被拒绝……害怕破坏与周围人的关系……我肯定,连情书都不敢写吧。」
「…………」
「因此,我认为利特同学、还有那些给我写情书的人真的非常厉害。我没有办法轻看他们的勇气和觉悟。」
「…………」
「尽管我无法回应他们的好意……我也觉得过意不去……但至少,要好好地正面对待,给出答复……对吧。」
说着露米娅冲着希丝缇娜莞尔一笑。
「所以,我没关系的。……很抱歉让你担心了,希丝缇。」
看到露米娅灿烂的笑容,希丝缇娜受到了巨大的冲击,就好像脑袋被打一般。
「……境、境界的差距完全体现出来了……同为女生……」
希丝缇娜再一次理解了,为什么露米娅会如此受欢迎。
「境界什么的……太、太夸张了。」
「不太懂你们在说什么……但我感觉,露米娅是对的。……嗯。别人提出决斗的话,不全力以赴就太失礼了。」
莉艾尔一副听懂了的样子,不停地点着头。
「那、先不管这些……露米娅你到底喜欢谁?那、那个……果然是、格、格伦老师……吗?」
「什么?这……这个嘛……那个……我想……」
「露米娅喜欢格伦?唔。那么和我一样。如果是要和格伦对刺的话……就让我为露米娅制剑吧,很锋利的那种。」
三个女生一边进行着热烈的谈话,一边向校舍走去。
——场景转换。
「啊啊……可恶……为什么,我会碰到这种事……」
「老、老师……确实情况不妙……至少我们跟着过来了……」
沮丧的格伦有气无力地穿过走廊,紧挨着他的是露米娅,而希丝缇娜和莉艾尔则跟在他们身后。
「难道说……那个奥维尔·修萨教授又在进行新发明的测试了?」
希丝缇娜半睁着眼,情绪低落。
奥维尔·修萨。
阿尔扎诺帝国魔术学院在籍的魔导工学教授,年仅28岁就已是第五阶梯魔术师,年轻的天才魔术师。
但是,他总是将他那非凡的才能浪费在奇怪的方向上,不断在周围制造出惊天动地、哀鸿遍野的大骚乱,是纯粹的变态大师……人称『天灾教授』。但他又是不可多得的天才,因此也没办法解雇他……是非常令人头疼的人物。
这位奥维尔教授,会不时地进行魔术实验和魔术发明的测试,每当此时他就会找学院帮他寻找实验『助手』。这样被派往他身边参与实验的助手,被公然称为『活祭』。
「可恶!那帮人……肯定是错把我当成了奥维尔的人了吧……」
在今天召开的紧急会议上,再次被全票选为『活祭』的格伦,只能一脸愤恨地抱怨。
「啊、哈哈……这恐怕也是没办法的事呢……不知为何,老师似乎深受修萨教授喜爱……」
「教授说您是『我人生最大的对手兼心灵之友』。」
「我还是第一次如此想要全力地否定某个东西!」
听到希丝缇娜的话,格伦郁闷地长叹了一口气。
「哈哈哈哈哈!你们终于来了!我人生最大的对手兼心灵之友,格伦老师!还有你的三名女学生!我衷心地对你们的到来表示欢迎!」
格伦他们刚进到研究室内,一名男子就一脸欣喜地前来迎接。
男人留着一头长发,乱糟糟的好像野蛮人一样。他的右眼上带着眼罩。虽然这般外表并不能将他原有的帅气完全隐藏,但左眼中闪烁着的别样光芒,与嘴角上浮现出的坏笑,还是将他的狂傲显露无疑。
此人正是奥维尔·修萨。
阿尔扎诺帝国魔术学院世界闻名的天灾(并非错别字)魔导工学教授。
「真是的……这次到底又制作了什么东西,你这家伙。」
「噗……你这么期待我公布自己的新发明吗……我很高兴,我的心灵之友!」
「喂,谁是你的心灵之友了!好了好了,快说吧,你这次又制作了什么!」
毫无疑问,格伦询问新发明的事情,是因为对这个发明兴趣浓厚……才怪。其实是为了能够尽早考虑如何规避风险。
(真是的。这家伙明明是个笨蛋,唯独在魔术产品的研究开发上,是能够得到瑟莉卡认可的如假包换的天才……)
格伦叹了口气。
(而且,这家伙,仅仅因为『听起来很帅气』就决定使用魔导工学教授这个头衔了。实际上,他却是精通各个魔术领域的全能型天才……所谓不能把才能与技术交给变态,针对的就是他这样的人吧。)
修萨完全没有察觉到格伦的心理活动。
「哈!诸位急切的心情我是可以理解的,但还请稍安勿躁。因为,我要先说明一下这次发明的契机。」
「啊……开始了,又是那一套……」
「修萨教授真是一如既往呢。」
「啊哈哈……」
格伦与希丝缇娜一脸不快地挖苦着修萨,露米娅则面露苦笑。
而另一边,面对研究室内各式各样的稀罕玩意儿,莉艾尔好奇地东张西望。
「那么,诸位!当今世界上,以最先进的魔导技术为傲,在政治、经济、军事等诸多领域都达到最高水平,世界各国皆自叹弗如,真正势不可挡的魔导大国,我们的阿尔扎诺帝国,它……近年来,其前景正开始蒙上一层阴影,你们察觉到了吗?」
「什么?」
听到奥维尔这令人意外的发言,希丝缇娜与露米娅惊讶地交换了一下眼神。
「……这可不能当做没听见。你有什么根据吗?」
「噢,格伦老师……我人生最大的对手……你这样的男人,竟连这点程度的先见之明都没有,真是太遗憾了……不,但是!格伦老师正燃烧着自己的灵魂,全力培育着年轻有为的学生,是真正的圣职者!既是如此,也难怪当局者迷……」
「哼!真烦人!啰嗦!本来就浪费了太多口舌了,赶紧言归正传吧!」
于是。
啪!奥维尔突然将一张巨大的资料纸贴到了墙上。
「呼……这是帝国国内所有十岁以上不满四十岁的年轻人,他们的就业率与平均结婚年龄、生育率、年收入与加班时间等等,各种各样的统计结果。你面前的,是有关肩负着国家未来的年轻人的一切数据。……这是我趁着上厕所的空闲整理的!」
「喂……不对、喂……等等!你这份资料,比帝国政策研究所的资料精度还要高吧!」
格伦随意地看着资料,突然,他感到一阵眩晕,惊呼道。
只要粗略地通览一遍就能明白,奥维尔整理的这份资料,其精度高到无论是谁都会不由得感叹「到底为什么要做到这种程度啊」。
仅凭一个人的上厕所的空闲时间就做到这种程度,要是传出去,那些吃着国家财政,专职负责此事的帝国政策研究室的全体职员,就该立刻下岗了吧。
「好了!综合以上各种数据,应用高级命理学知识,使用魔导演算器独立预测解析,最终……结果搞清楚了!笼罩在帝国的未来上的阴云是——请看这边!」
梆!格伦他们的视线全部集中到了奥维尔敲击的地方。
在那里的是配有图表的数据。
「嗯?也就是说……帝国未来数十年内,出生率会持续走低,而平均寿命则会不断升高……这么一回事?」
「当然,看起来并没有那么显著的倾向。不过,根据这些资料,的确有这个趋势。」
「就是这样!格伦老师!白猫同学!」
奥维尔抱紧了自己的头,他的脸上写满了世界即将灭亡的绝望,接着他抬起头,大叫道。
「终于!帝国终于要迎来老龄化社会了!这样下去,帝国的国力的确会先到达顶点……可接下来就只会不断下滑了!这可是关乎国家存亡的大事!」
「哈……」
「阿尔扎诺帝国,作为以世界最先进的文化为傲的发达国家,经济繁荣社会成熟已趋极致。帝国即将迎来史上最大的苦难,也可以称为文明病。啊啊,太可悲了!绝对要……绝对要做点儿什么!」
「真是的!太夸张了……你说的这些,要对社会产生影响,还得至少几十年吧!」
「是啊,教授!现在还不需要担心!所以,还请冷静……」
格伦与希丝缇娜,半是吃惊半是叹息,赶忙想要安慰奥维尔……
「混蛋!我真是看错人了!格伦老师!白猫同学!」
奥维尔激动地大叫,完全将两人震慑住了。
「听我说!正如你们所说,如今的确很大可能上不会对社会产生大的影响。但就这样下去的话,在不久的将来,就会对我们深爱着的祖国产生巨大的负面影响了。届时承担这些伤害的,不是别人,正是我们国家的年轻人啊!你们明白吗?」
「……」
「明知如此,却无动于衷……旁观着,满足于现状……这样你们能自豪得起来吗?能挺起自己的胸膛吗?对得起你们的子孙吗?对得起阿尔扎诺帝国未来的年轻人吗?」
奥维尔热血沸腾地演说着。
他的发言本身的确义正言辞,根本没有办法反驳。
「虽、虽然不想承认,但的确如你所说……这样下去的话真的糟糕了。」
「确、确实如此……我们也必须为了祖国的未来做些什么才行……」
「终于想通了吗?你们两个!作为一介魔术师,我要以我的忠心,向我的祖国阿尔扎诺帝国以及女王陛起誓,我绝不会袖手旁观,任凭事态发展……而且,更重要的是!我希望阿尔扎诺帝国未来的年轻人,可以面带笑容地为自己的祖国感到骄傲……因此,我将向我们的帝国以及女王陛下,献上这次的发明!」
「奥维尔,你……」
「教授……」
「嗯,果然修萨教授非常了不起呢……」
格伦、希丝缇娜与露米娅,都是一副深受感动的样子。
顺便一提。
「呼呼呼……」
莉艾尔在边上站着睡着了。
「……嗯。你的开场白总是那么长……那你到底发明了什么呢?」
「是啊。解决教授您所讲的问题,可不是个简单的事啊……」
「嘿嘿……我已经想到了一个能够立即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了。啊……连我都对我自己的才华感到恐惧……哈哈哈!」
奥维尔自信满满,他摆出一副狂傲的姿态笑着说。
「好好想想吧!所谓老龄化社会,就是有诸多原因使得年轻一代逐渐晚婚,生育率也不断下降,而这之中有一个最大的原因……」
「也就是说虽然还有其他的原因……算了,最直接的就是那个主因吧。所以说,到底要怎么做?」
「解决之道就是——它了!」
啪!奥维尔将一个小瓶子拍到了桌子上,瓶子装着一个像香水瓶上那样的喷嘴。
「这,就是能够回避老龄化社会、给年轻人带来光明未来的伟大的发明——『超人气药水』!」
「…………」
格伦等人哑口无言,研究室陷入沉寂。
「听名字已经多多少少能想象了……不过还请姑且说明一下,这个发明的效果以及你打算怎么使用它。」
「好!这个『超人气药水』,任何人只要沾到一点点,全身就会散发出超级迷人的气息,这就已经会受人欢迎了!无论是多么不受人欢迎的人,在恋爱层面上,都会实实在在地受到异性的持续追逐!就连绝世美女也不例外。我可以断言,使用者会受欢迎到仿佛被施了咒语一般。除了一种人以外,没有人可以抗拒这种药水的效果。嘛,能够从容地运用多种精神支配系的魔术的话,解决这种违法的药水就当然不在话下了。啊哈哈哈哈哈哈!」
「………………」
「将这种药水无差别地派发到帝国全境,瞧着吧,我们的年轻人!为了帝国那光明的未来,任凭年轻的激情涌动,尽情地生育吧!」
「你这家伙,真是混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嚯!
格伦抓起奥维尔的后颈,将他的脸狠狠地砸向墙壁,摁了上去。
「你这白痴,在想什么呢!稍微考虑一下伦理问题啊!」
「是、是啊!这么做的话,帝国会陷入巨大的混乱的!未来的问题还没解决,当下就要遇到大麻烦了!」
「咳咳……我奥维尔·修萨,在伟大的未来面前,像伦理、当下这种无足轻重的琐事,还需要认真考虑吗?只要有美好的未来就好了……过程和方法……怎么样都可以啊啊啊啊!」
「去死吧!」
咚!
格伦抬起膝盖,猛烈地顶向了奥维尔的腹部,奥维尔疼得满地打滚,随后不再动弹。
「真是的,这家伙……竟然能本末倒置到这种程度……」
格伦用看垃圾的眼神盯着地板上的奥维尔,叹息着说。
「说起来……这个发明还真是恐怖啊……居然能将人的恋爱情感操纵到如此地步……」
希丝缇娜战战兢兢地扫了一眼桌上的药瓶。
「……能够吸引……异性的药……」
露米娅稍微有些发呆,直直地盯着药瓶。
「修萨教授,能够如此自信地断言,可以『持续受欢迎』……这个药水的效果应该非常厉害吧……」
希丝缇娜小声嘟囔着。
就在此时。
「……嗯?」
格伦突然将右手伸向药瓶。
「等等。」
希丝缇娜突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于是她迅速抓住了格伦的右手。
「你到底想做什么?」
「问我想做什么……」
说话间,格伦快步上前,又朝着药瓶伸出了左手。
来不及阻止了。
格伦将药瓶抓到手中。
「啊!喂!你到底要干什么!」
「不、什么也……这么危险的药水,之后是一定要作为废弃物处理掉的……但是,我想了一下,作为奥维尔的助手,实验任务还没完成……」
格伦一脸正色地说。
「不……奥维尔那个笨蛋,他的发明到底具有多么危险的效果……我们作为奥维尔的助手,为了准确地报告给学院,必须要好好确认才行……呼……好呛、真呛人、不想喝了啊!」(棒读)
「喂!你那是什么表情!老师,你现在,绝对又在想什么不正经的事情了!对不对!」
「啥?到底是怎样的药水,我要彻底……呃呃呃……」
说着格伦想要甩开希丝缇娜。
「不、不会让你得逞的!」
希丝缇娜正面与格伦扭打了起来。
「那、那个……老师?希丝缇?稍微冷静一下……」
露米娅靠近两人,想要劝解他们的争斗。
「啊……放手,白猫!」
「不可能放手的!你想借那邪恶的药水之力,变得受欢迎吗?真是不知廉耻!」
两人无视露米娅,继续争抢,局面已经变得不可收拾。
「就、就要一点!我只想试试一丁点药水的效果!好不好?就一丁点儿!」
「不!可!以!」
「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吧!学院里的女生,基本上都对我太不温柔了啊!我偶尔也想得个宠啊,他妈的!」
「那是你自作自受!」
两人的扭打争抢不断升级。
在这过程中,格伦手中药瓶的瓶盖开了。
「啊!糟了!」
「我说,你在干什么呢?快点把它给我!」
「喂,笨蛋!别扑过来!」
希丝缇娜飞身扑向了格伦手握药瓶的左手。格伦没能抵挡这一冲击,药瓶脱手飞了出去。
「啊!」
药瓶划出了一道抛物线。
哗啦。
「呀!好冷!」
药水从头到脚淋了露米娅一身。
「我说你!不……不要紧吧!露米娅。」
格伦急忙赶到露米娅身旁,盯着露米娅的脸。泼到身上的药水,就在这短短一瞬间完全干了,从外表上已经看不出任何异常了……
「抱、抱歉!稍微玩儿过火了!你没什么事儿吧?」
「我自己是没什么事儿……不过……」
露米娅稍稍转动了一下身子,脸颊微微发红。她快速地瞥了格伦一眼。
「那个……关于药效……老师您感受到什么异常了吗?」
「啊!的确。」
奥维尔说过,沾上这种『超人气药水』的人,会对异性产生超强的吸引力。
也就是说……
「糟、糟了!老师对学生动真情,这违反了社会伦理啊啊啊啊啊!」
「……………………啊。」
格伦抱头大叫,露米娅似乎想象到了什么,她满脸通红,身体缩成一团,低下了头。
…………。
「……嗯?」
突然意识到什么的格伦,睁开眼睛望着露米娅。
「什么都没有发生?说实话,我现在很正常。」
「什么?」
露米娅也很意外,她眨了眨眼睛,抬起头来。
「那个……老师……您对我真的什么感觉都没有?」
「……啊嗯。和平常一样。」
「……这……这样啊……」
「也就是说,难不成奥维尔那家伙,失败了?这次的发明没有成功?」
面对这意外的结果,格伦觉得很奇怪,他不相信奥维尔会失败。
「……看起来,多半是这么回事了。」
露米娅哧哧地小声笑着。
她的脸上既带着安心,又包含着些许遗憾。
「真是的,奥维尔那家伙……嘴上说的那么厉害,到头来却是这种结果,真是徒增烦恼……嘛,算了,这次的任务也算是结束了……」
格伦呆呆地耸了耸肩……不承想就在此时——
噌!噌!
「呀!」
从露米娅的左右两侧,两个人影张开双臂扑了过来,想要抱住露米娅。
「露米娅……」
「嗯……」
希丝缇娜和莉艾尔。
「……那个……突然间,你们俩怎么了?」
一看到困惑的露米娅的面庞,希丝缇娜与莉艾尔就面色潮红,呼吸急促,表情痛苦,眼中也带着迷离……
「……抱歉,露米娅……我……想要你……已经忍耐不了了。」
「……嗯。虽然我不明白为什么……就是想要和露米娅黏到一起……这种心情。」
「诶?」
希丝缇娜将头埋进露米娅的头发,轻咬着露米娅的耳朵,莉艾尔全身紧紧依偎着露米娅。
露米娅惊呆了,她的脸颊变得绯红,浑身变得僵硬起来……
「露米娅!」
「啊!」
突然希丝缇娜和莉艾尔将露米娅压倒在地。
「哎,你们俩……不要!呃啊!」
「衣服……碍事……」
「哈……哈……露米娅……你是我的东西哟……」
希丝缇娜将露米娅按倒,然后慢慢将自己的嘴唇贴向露米娅的嘴唇……莉艾尔紧紧地抱着露米娅,然后开始一点点解开露米娅的制服……
「<让身体得到休憩·让心灵得到安宁·合上眼皮吧>!」
格伦咏唱出白魔【催眠音波(Sleep·Sound)】,魔术生效,希丝缇娜与莉艾尔,依偎着露米娅,陷入了沉睡之中。
「老、老师!」
「说老实话,我的确想着『多谢款待,很好请继续』,不过那样还是太过火了……」
格伦面色苍白,汗流浃背。
露米娅面露羞涩地站起身,急忙整理好被弄乱的衣服。这时,格伦逼问起奥维尔来。
「喂,你这家伙……这到底是什么状况?」
「呼……原本,这种药水的效果,只对异性生效才对。无论是多么不受欢迎的人,只要沾上一丁点儿,也会立刻受到异性的追捧……但我研制的药水,终归只是在『常识和理性的范围内』有效……」
说着,奥维尔从头到脚仔细地检视露米娅。
「原来如此。露米娅同学之前,没有这种药的时候,就已经超具人气了。这样的她,又过量使用了我的药水,因此产生了突破天际的超强迷人气息,一举粉碎了理性与性别之壁,是这么回事啊!」
「这算怎么回事啊!」
「在神话时代,有一位『爱之天使玛丽埃尔』,集万千宠爱于一身,无论是天使、恶魔还是人类,无论男女老幼,都会全力激烈争夺。现在的她,恐怕就是爱之天使的化身了!说实话我对此还挺感兴趣的!爱不止作为单纯的生育需求延伸出来的情感,其更深层次、更本质的灵魂是——」
「别废话了!赶紧做点儿什么!这样下去,露米娅就没办法见人了!」
奥维尔话语中带着得意,格伦则使劲儿摇晃着他的头。
「说起来,我有个疑问!为什么你我都没事?按理说,现在的我应该已经陷入社会伦理的困境,正在对露米娅做着什么才对吧!」
「哈,我来解释!我没事的理由非常简单!因为想到过可能发生这种情况,所以我预先服用了『反人气药水』!自保可是基本中的基本啊!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这家伙,真差劲!」
「然后,格伦老师,你没事的原因是……呃……」
正说到这里。
不知为何奥维尔不再继续说明,而是看了露米娅一眼。
「……?」
奥维尔投来意味深长的视线,这让露米娅低下了头……
「……唔。由我来说的话,实在是有些不解风情呢。总之,现在对格伦老师无效就是了……这样解释可以吗?」
「哈?这算什么解释!」
「相比这些细枝末节的问题,还是早点儿应对露米娅身上『超人气药水』的效果比较好……对吧?」
「啊,哈,也对……」
虽然还有没搞明白的事情,但正如奥维尔所说,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
「我会尽快调制『反人气药水』!格伦老师你……」
咣!奥维尔研究室的门,被从外侧强行踹开了。
损坏的门的另一侧,站着许多眼睛发红的学生。
「天使大人……把天使大人交出来!」
「天使大人……是我们的东西……」
「嘻嘻!嘻嘻嘻嘻……」
「这是怎么回事?」
面对明显是失去了理智的学生们,格伦怒目圆睁,将露米娅挡在身后。
他们的眼中,除了露米娅什么都没有。
「果然,变成这样了吗。露米娅散发出的史上最强的迷人气息,像海啸一般席卷整个学院,就像是发生了泄露事故。看起来就算已经隐藏了行踪,那些为爱痴狂的人们,也会凭借本能找到露米娅的所在……」
奥维尔挽起胳膊,一副想明白了的样子点着头。
「啊!爱可真恐怖!」
「别开玩笑了!现在这情况,该怎么办?」
男生们迈着僵尸一般的步伐,一步步向露米娅逼近过来,格伦将他们挡在身前,把露米娅掩护在身后,慢慢后退。
「这、这种状况下,露米娅要是被抓住了,绝对要发生18禁的事情了!」
「唔……年轻人的冲动,太恐怖了!我现在以最快速度调制『反人气药水』!你带着露米娅逃跑!在我配出药水之前,想办法坚持住!」
「呜啊啊啊啊!」
就在奥维尔说话之际,男生们以露米娅为目标,扑了过来……
「呃啊啊啊啊啊啊!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诶?」
格伦将露米娅以公主抱抱起,闪开迎面而来的男生们,高高跃起,一举冲出了研究室,在走廊中飞奔起来。
「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格伦抱着露米娅,风一般地穿过走廊。
在他们身后……
「天使大人啊啊啊啊啊啊!」
「交给我哦哦哦!交给我哦哦哦!」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嗵嗵嗵嗵嗵嗵嗵!
不分男女,无数学生像雪崩一样追了过来。
刚一靠近露米娅,所有的学生就完全被这超迷人的气息所控制,像亡灵一样,对露米娅展开求爱攻势。追求者的数量滚雪球似的迅速增长。
「坏了!真糟糕!对手是学生,没办法用太凶狠的动作!」
「老、老师!」
露米娅这样坚强的女生,都好像心生胆怯,她紧紧地抱住了格伦。
「老师!把小露米娅交给我吧!」
「露米娅是我的!」
「不对!露米娅是本小姐的!其他人请退下!」
「诶?你们,是清醒的?」
现在回头的话,就能看到格伦班上的学生……卡修、吉布尔、温蒂他们了。
「格伦·勒达斯!让我们赌上露米娅·汀洁尔,来一场堂堂正正的决斗吧!」
「连哈什么前辈都!」
……药力真是太可怕了。
「哎,该怎么办?这样下去……」
格伦转过走廊的拐弯处。就在此时——
「格伦老师!来这边!」
走廊的前方,一名女性正朝格伦招手。
她是在学校的医务室工作的法医师,塞西莉亚老师。
「请躲到这边的房间里去!我在外面设置了隐藏气息的结界。」
「抱歉!帮大忙了!」
在塞西莉亚的引导下,格伦带着露米娅躲进了医务室。
「等着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爱的亡命徒们越过了医务室,继续向前……
「太、太感谢了……」
「非常感谢,塞西莉亚老师……」
暂时逃过一劫的格伦与露米娅长舒了一口气。
「通过这让周围的人全部发狂的奇怪魔力波动,我已经大致了解情况了。……你们俩刚才,可真是经历了灾难啊。」
「嗯,的确如你所说。不过,塞西莉亚老师没有中『超人气药水』的招……真是太好了。」
「嘿嘿。再怎么说,我也是学校的法医师……是处理这类状况的专家。」
听到格伦的话,塞西莉亚露出了甜美的笑容,然后,她很快一脸真诚地继续说道。
「不管那个了,格伦老师。这个房间设置的结界,是临时凑合的。时间长了外面的人早晚会发现露米娅藏在这里的。」
「……这样啊。」
「那么,老师……虽然很不好意思,能不能请你稍微出去一下,加固一下这个结界呢?」
「小菜一碟!」
格伦二话不说,点头同意了塞西莉亚老师的提议。
「……露米娅,稍微在这里老实地等一会,好吗?」
「好的……老师,请小心一点……」
格伦迅速走出医务室,准备加固结界……
(哎……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呢……)
在寂静的医务室中,被留下的露米娅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突然……
「怎么了?塞、塞西莉亚老师?」
塞西莉亚老师从露米娅的身后伸出双手,环抱住了露米娅。
「没关系的,露米娅同学……」
但奇怪的是,她的气息很热、很近。
「不必担心……我……我永远会待在你身旁……直到燃尽我的生命。」
「那、那个……塞西莉亚老师……」
无论怎么想都不是单纯鼓劲的拥抱。塞西莉亚的状态很奇怪。
塞西莉亚的手变得不安分起来,她将手慢慢地探向了露米娅的胸脯和裙底,嘴唇也数次轻吻着露米娅的后颈……
「露米娅同学……露米娅同学……」
塞西莉亚带着痛苦的表情,朝着露米娅,发动了进一步的攻势……
「啊、啊、等等!塞、塞西莉亚老师……难不成……药水发挥作用了?」
「什么?哈哈,放心吧,露米娅同学。那药水,对我、完全无效……身为法医师,这种药水不可能起……是这么回事,露米娅同学……我、想要你的孩子,在我的生命燃尽前……」
「这完全就是中招了啊!」
露米娅吃惊之余,嘴角浮现出无奈的笑容。
「老师,不好了!塞西莉亚老师她……」
露米娅急忙甩开塞西莉亚的胳膊,想要逃走,但没想到,一向病恹恹的塞西莉亚,爆发出不可思议的力量,将露米娅按倒在床上。欲望之火在塞西莉亚的眼中燃烧,她直勾勾地盯着身下的露米娅……
「呜、呜哇哇哇……塞、塞西莉亚老师……那、那个……请、好好想想……」
「啊……露米娅同学……你听到了吗?我的心正怦怦直跳……心脏仿佛要破裂了一般……浑身……发热……好像马上就要爆炸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然后——
「好了!结界强化好了!这样一来,暂时没有危险了……」
格伦得意洋洋地返回医务室,随即惊人的一幕映入眼帘——
在沾满鲜血的床上,露米娅抱着精疲力尽的塞西莉亚。
两名美女浑身是血地相拥在一起,这是何等道德沦丧、亵渎而淫靡的场景啊……
「发生什么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格伦只得两眼一翻留下一声惨叫。
「那、那个……塞西莉亚老师,她兴奋过头了……流了好多鼻血,然后吐了一口血就晕过去了……那个……」
「什么?照这个情况,难道连塞西莉亚老师都中招了?这药水真是太猛了!」
事到如今,只感到浑身战栗。
接下来——
咣!嘎吱!
「天使大人在这里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医务室的门被踹开,无数学生涌了进来。
「啥!这就失效了?结界明明是完美的……」
「只要有爱就没问题!」
「这算什么!哎,露米娅!要逃了,过来!」
「好、好的!」
格伦再次抱起露米娅,踢碎了医务室的窗户,逃了出去。
「接着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爱的亡命徒们乱哄哄地追了出去……
「呼……呼……」
「老、老师?」
到底过了多长时间呢?
格伦抱着露米娅在校园内全力奔跑,身后大批爱的亡命徒穷追不舍。
「可恶!那些家伙也太执着了!你们不会累的吗?呼、呼、呼……」
「只要有爱就没问题!」
「爱是万能的!」
格伦已经快要支撑不住了,而与之相对的,追兵们则完全看不出任何疲态。
「可恶……糟糕……这样下去早晚……」
「老师!够了!不要再坚持了!」
看到格伦气喘吁吁、脸色铁青,露米娅下定决心,一脸正色地开口道。
「这样下去,老师……所以,别再管我……」
「不行!笨蛋!」
格伦冲着露米娅怒吼道。
「那和把最美味的肉扔到野狗群里有什么区别?后果不堪设想,我死都不会干的!说到底是我不对在先,你安安静静地接受我的保护就行了!」
「……老师……对、不起。」
话虽如此。
(再这样下去,真的无计可施了。)
现在的状况下,根本看不到任何出路,格伦的内心焦急万分。
「在这里啊啊啊啊啊!」
「糟糕!」
格伦的前方,也出现了爱的亡命徒,他们正海啸般地朝自己涌来……
腹背受敌。
「果然!怎么办?到底该怎么做啊!」
束手无策。格伦浑身上下冷汗直流……就在此时。
「<不许动>!」
咻咻!
「怎么回事啊啊啊啊啊!」
突然间,地面上出现了无数条魔力光线,它们相互交织,瞬间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魔法阵,踏入魔法阵的爱的亡命徒们,瞬间停下了一切动作,仿佛被石化一般。
用如此简略的咒语,就能控制住数量如此众多的人,这个学院里能做到这一点的,只有一个人。
「瑟莉卡!」
「唷,格伦。看起来你好像被卷入了很严重的事件之中啊。」
一名金发红眸的妖艳美女,悠然出现在了格伦他们面前……瑟莉卡·阿尔弗涅亚。
「大致的情况我已经从奥维尔那儿听说了。嘿嘿……我都出马了,你们安心就好。」
「呼……你没中招……太好了……」
格伦如释重负地长舒了一口气。
「喂喂,别小看我啊,格伦!我可是世界上首屈一指的第七阶梯魔术师!区区那种程度的药水,怎么可能影响到我?」
「啊哈哈!说的也是!」
「啊哈哈哈哈!」
瑟莉卡和格伦同时大笑起来。
紧绷的神经暂时松弛下来,但好景不长。
「…………说起来,我伟大的师傅大人。」
「怎么了?格伦。」
「我说……你为什么要离露米娅那么近呢?」
「那个……阿尔弗涅亚教授?」
只见瑟莉卡紧靠着露米娅站着。
「靠、靠得太近了点儿吧?还是稍微离开点儿比较……」
「…………………………」
格伦面容僵硬地提醒瑟莉卡,然而,瑟莉卡并不回应。
「那、那个……抱歉了……」
露米娅苦笑着,想要离开瑟莉卡……
咔!瑟莉卡一脸淡定地抓住了露米娅的两只胳膊。
面对如此异样的瑟莉卡——
「……喂!难道,你也……」
格伦猛地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呐,露米娅。虽然很突然……」
「怎么了?阿尔弗涅亚教授?」
瑟莉卡面带微笑,露米娅则心惊胆战地回应着。
「你……愿意成为我的东西吗?」
「你可是第七阶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格伦无法接受这一残酷的现实,只得仰天长啸。
「你受到这药水很深的影响了吧!混蛋!快点给我醒过来啊!」
「你说什么?身为世界上最负盛名的第七阶梯魔术师,区区这点程度的药水,怎么可能影响到我,别说胡话了!……啊,露米娅,我爱你哟~」
「啊、哈哈……」
面对紧紧拥抱着自己的瑟莉卡,露米娅已经没有了反抗的力气。
「啊……不过!虽然我是如此地深爱着露米娅……但我还有格伦……到底选谁好呢……有了,这样吧!露米娅,你嫁给格伦吧!这样一来,你和格伦就都是我的了!太好了!」
「越来越过分了啊,第七阶梯!快给我适可而止!」
正在这愚蠢的对话进行之时……
「哇哦哦哦哦哦!」
嗡嗡嗡!
陷入瑟莉卡魔法阵的人们,凭借气势一举突破了束缚,再次从四面八方蜂拥而至……
「呃啊啊啊啊!真的假的啊,你们!到底是怎么摆脱瑟莉卡魔法阵的束缚的!」
「只要有爱就没问题!」
「爱也太万能了吧!」
与此同时——
「等等!露米娅是我们的东西!」
「碍事的人、全部干掉!」
希丝缇娜和莉艾尔也朝这边猛冲过来。
「哈?骗人的吧?【催眠音波(Sleep·Sound)】明明已经发挥了那么强的功效了!」
「只要有爱就没问题!」
「嗯!爱!」
「好好好!是爱!我算是懂了!你们这帮人,觉得只要有爱,就做什么都可以了吗,真是混蛋啊!」
「嗯!哪个蠢货想要从我手里抢走露米娅?」
「就算对手是阿尔弗涅亚教授,我也不会放弃露米娅的!」
「嗯!不会放弃!」
「小露米娅是我们的东西啊啊啊啊啊!」
「不对!是我们的东西哦哦哦哦哦!」
「那么——」
「到底谁最配得上拥有露米娅呢?」
「开战吧!」
全部——因为爱。
为爱,献上一切。
「……够了,随你们便了。」
格伦和露米娅面前,各路人马激烈地混战着。
无数闪电、疾风、爆炸交织在这里,制造出末日的景象——仿佛诸神的黄昏再临。
「这局面,该怎么收拾……」
「啊、啊哈哈……」
格伦和露米娅只能茫然地注视着眼前这一片混乱。
就在此时。
「呼……格伦老师,久等了!」
只见奥维尔怡然自得地朝这边走了过来。
「『反人气药水』调制好了!」
「总算!太慢了!赶紧给露米娅喷上——」
格伦把手伸向奥维尔,想要将药水拿过来……
「嗯?别拿。直截了当地说,这个药水并不能中和洒到露米娅身上的药水。」
「……什么?」
听到奥维尔的话,格伦呆住了。
「不过,放心吧,格伦老师。露米娅身上的药效,经过一段时间,就会自然消失的。我调制的『反人气药水』,实际的效果是,让那些受到露米娅的迷人气息影响的人恢复理智……所以说,是给那些人用的东西。」
奥维尔指着乱作一团的人群说道。
「你蠢啊!怎么才能给那些横冲直撞的家伙用药啊!怎么想都是不可能的吧!」
「放心吧,没问题的,格伦老师!我准备了一个能够一下子把药洒到所有人身上的手段!」
「这样啊……别吓我好吗……那就赶紧行动吧。」
「嗯。」
奥维尔从怀里取出一个球状物体,然后掏出之宝打火机,点着了连在球状物体上的导火线。
嘶嘶嘶……
伴随着燃烧的声音,导火线慢慢变得越来越短……
现场的气氛非常紧张。
「喂……稍微,听我一言。」
「怎么了?」
「我有一种强烈的不祥预感……你到底是打算用什么方法,把『反人气药水』洒到每个人的身上?」
「不是明摆着的吗?」
奥维尔冷静地笑着说。
「引爆我特制的魔导炸弹,利用爆炸的气浪,使药水扩散到学院的每一个角落!这是最有效率的手段了!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
一时间,格伦与露米娅愕然不语……然后。
「你可别开玩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格伦发出了源自灵魂深处的惨叫。
轰隆隆!
奥维尔的炸弹爆炸了。
爆炸的气浪形成旋风,将在场的一切全部卷起,吹散到了四面八方。
于是。
一切都结束了。
「哈哈、啊哈哈……总觉得,变成非常严重的事件了……」
就在爆炸前的一瞬间,格伦为露米娅展开了【力墙(Force·Shield)】,使露米娅免于受伤。露米娅心有余悸,她面容僵硬,冷汗直流。
呈现在露米娅眼前的,是一幅“尸横遍野”的景象。
「唔、嗯……」
「草莓大福……好吃……」
「可恶……无论如何……再也不想和那个变态……产生任何关联……哼……」
「哎呀哎呀……格伦,新婚快乐……妈妈我很高兴……」
所有人都被烤焦了,大家都失去了意识,横七竖八地叠落在一起。
「呼……要是没有我特制的『魔导屏障』,就必死无疑了……」
奥维尔果不其然毫发无伤,他的身体扭曲成了一个奇怪的姿势,脸上则洋溢着不明所以的得意。
「无论如何,露米娅同学身上的『超人气药水』,时限过了就会立刻失效!而且,追逐露米娅同学的人,已经被全歼了。也就是说,事情已经过去了!呼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真的能说事情已经结束了吗……
露米娅的内心这般想着。
「啊、那个……修萨教授……能问一个问题吗?」
在这次事件中,有一个地方,露米娅怎么也想不通,她向奥维尔请教道。
「那个……为什么格伦老师没有受到『超人气药水』的影响呢?明明其他所有人,不分男女全部中招……」
「嘿嘿……」
奥维尔四下张望,随后开了口。
「嘛,事到如今说了也无妨。露米娅同学,之前所说的『超人气药水』……实际上,对某个特定的对象是没有效果的。」
「特定的对象……吗?」
露米娅心生疑惑。
「嗯。在魔术理论上,超人气药水所产生的气息,是一种能够诱发恋爱情感的特殊波长的魔力波,它附在对他人无意识的情感上,向周围放射。也就是说,对于使用者心中所念之人,超人气药水无法产生效果。」
「心中所念之人?」
过了一会儿,露米娅理解了这个说法的含义。
「啊、啊……这、这、这么说……难不成……」
露米娅的脸颊,慢慢涨得通红。
听到这惊人的事实,一向稳重的露米娅都慌乱得手足无措起来。
「啊……那个!修萨教授!关于这件事,还请……」
「嘻嘻……那当然,不会跟任何人说的。别看我这样,嘴巴可是很紧的。这种俗气而又不懂风情的事,我是绝对不会干的。向我们敬爱的女王陛下起誓。」
「啊哈哈……非、非常感谢您……」
「啊,青春,真美好。恋爱吧,少女!作为你的前辈,我会为你加油鼓劲的!」
奥维尔一脸潇洒地转身离去,白大褂迎风飘起,沙沙作响……就在此时。
「想逃走吗?你这混账!啊啊啊啊啊!」
格伦总算苏醒过来,他猛冲向奥维尔,然后送上一记飞身横踢,踹飞了奥维尔。
「你个变态导师!」
「请想个更好的办法啊!」
「说到底,又一不留神就去干奇怪的事情了啊!」
「特别是今天,绝对不能饶恕!」
「围住他!围住他!」
「嗯!砍了!」
陆陆续续清醒过来的学生们,纷纷涌向奥维尔。
「等、等等!大家别过来!这、这可是事关帝国的未来啊!呃啊啊啊啊啊啊……」
奥维尔深陷群情激奋的学生们的重围之中,束手无策,被蹂躏得惨不忍睹。
「哈哈哈哈!不不,奥维尔,你还挺能干的嘛!居然连我都被你捉弄了!太有趣了,我很期待下一次哟!啊哈哈哈哈!」
只有一个人,瑟莉卡,不知道什么戳中了她的笑点,她并没有加入疯狂的人群,而是一边极力称赞奥维尔,一边捧腹大笑。
那之后。
「……真是的。」
多多少少发泄出了自己的不满之后,格伦离开了疯狂的人群,回到了露米娅身旁。
「……对不起了。让你卷入奇怪的事件了……」
「啊、哈哈……」
格伦一脸歉意地挠着头,不敢直视露米娅。露米娅以苦笑相对。
「不过……」
「嗯?怎么了?」
「这次的事情的确非常糟糕……倒是一个重新审视自己内心的好机会。」
「……嗯?此话怎讲?」
露米娅的脸色变得神清气爽起来,这让格伦有些不明就里。
露米娅直直地盯着茫然的格伦……果然,她在因为什么事情开心地窃笑着呢。
「格伦老师!今后还请继续多多关照!」
「诶……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算了,我会尽力的……」
面对困惑的格伦,露米娅难掩心中的喜悦,她的嘴角上带着一抹淡淡的微笑。
顺带一提。
在那场骚动中,最后的爆炸使得大部分学生遍体鳞伤。露米娅无私奉献,她一个一个地治愈了所有人。自此之后,在学院内露米娅被奉为了圣天使,受到了越来越多学生的崇拜……
这就是后话了。
(全文完)
不正经的魔术讲师与禁忌教典 短篇 爱之天使战争,爆发!
不正经的魔术讲师与禁忌教典 短篇 爱之天使战争,爆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