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你与我最后的战场,亦或是世界起始的圣战
  4. 第一卷
  5. Chapter.5『始祖』
  6. 繁体版

Chapter.5『始祖』
2017-08-12 21:50:10

		

1
约半刻钟前。
涅比里斯王宫,被史无前例的轰鸣所吞没。
大地伴随着让人以为世界末日到来的地鸣声出现了裂痕,王宫内的玻璃窗接连碎裂开来。
「皇厅所有的星灵都在共鸣。这是怎么回事?」
米拉贝娅·卢·涅比里斯8世。现涅比里斯女王,在仍然持续的轰鸣之中朝着地下的隐藏通道飞奔而去。
地下礼堂。
天然钟乳洞内斜坡的尽头,在篝火的照耀下,两名士兵正跪在地上。
「怎么了。在这种事态下还要把我叫过来」
「是!关于这个……!」
抬起头来的二人指向了背后。
巨大的黑色石柱。以被绑在上面的姿势沉睡在那里的始祖涅比里斯——
「始祖大人的束缚被解开了!?」
将她的双手双腿绑在石柱上的锁型束缚具,全都被粉碎了。
发生什么了「」
「我们也不知道…只是,始祖大人的手臂突然动了起来——」
「你是说她自己把锁链扯掉了吗。然后,同时发生了这个地震。所以把我叫了过来」
飘在天上的褐色少女纹丝不动。
她垂着头,能勉强看到的双眼也在紧紧的闭着。如果光看这个样子的话就像现在依旧在沉睡一样但是。
『………』
褐色的少女,慢慢的抬起了头。
『星·剑……强大星灵的波长……在战斗……?』
编织出的话语。
在少女像是自言自语般这么说完后,她的身体在空中翻转,从浮现在背后的星纹中喷出了漆黑的雾一般的东西。
「那是星灵!?寄宿在体内的星灵它……!」
星灵以散发着黑色光泽的翅膀模样,显现在了少女的背后。虽然在缓缓振翅,但少女的眼睛仍旧紧闭。
「星灵的自动防御?星灵啊,你是在保护始祖大人吗!?」
从始祖嘴里说出的「星剑」这个词。
虽然女王也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但如果是甚至让寄宿在始祖体内的星灵都采取了防御措施的威胁的话那就是严重的事态了。
「始祖大人!」
『————星剑……我·要·收·回·来·了……』
散发着黑色光泽的翅膀裹住了少女的身体。
紧接着,古老星灵使的身姿便像是和天空一体化一样消失了。
「消失了?」
护卫们一脸呆然的表情。
斜视着他们,女王从正面走向了黑柱。她用指尖摸了摸作为始祖涅比里斯睡床的石头的表面。
「……虽然不知道理由。但始祖大人的觉醒正是求之不得的。只要有那位大人的力量在的话」
女王,露出了谁都没有看到的冷笑。
「就能够看到打倒帝国的未来了」
2
连同粉尘一起卷起的黄沙。
在浓度使得能见度不到一米的沙尘暴的前方,伊斯卡目击到的,是地面巨大的裂痕。
钵盂状的大坑。
曾是微高的斜坡的那块地方被削去,地面被开出了一个大洞。
他曾在帝国演习中看过攻城炮弹(Rocket)在无人的平原上下落的瞬间,这个的破坏力即便比不过它也差不了多少。
但是两者决定性的差距是——
这个破坏的一击看不到,根本不知道是用什么攻击的。而发动它的,还只是一名少女。
「始祖涅比里斯……」
褐色的肌肤,加上珍珠色头发的年幼少女。
她的背后出现了散发着黑色光泽的翅膀,让她漂浮在远处的虚空之中。
「伊,伊斯卡?那,那个……始祖难道指的是」
「大概就和蜜思米丝队长想的一样。大魔女涅比里斯还活着。从一百年前,她在帝国引起那起事件之后就一直」
星球上的未知能量『星灵』。
过去帝国的研究者在地下深处发现了它,就是一切的开端。未知能量依附在了一部分人身上,为宿主带来了非同寻常的力量。这就是星灵使——被帝国称为魔女·魔人的人们诞生的经过。
……其中沐浴了最为强大的能量的少女。
……那一定,意味着她会成为被当时的帝国最为恐惧的魔女。
受到比谁都要严重的迫害,比谁都要憎恨帝国的星灵使。
「太卑鄙了!我们这边明明只有伊斯卡和我两个人……!」
声音发颤的女性队长(蜜思米丝)出声非难道。
她指向了眼前的两名星灵使。
「始祖涅比里斯……竟然让那种传说中的强大魔女跟踪我们。交涉决裂的话什么都能干的出来吗?这就是涅比里斯的行事手段吗!?」
「等,等一下!」
他和爱丽丝对上了视线。
脸上挂着拼命的表情,散乱着璀璨的金发她的回答是。
「不是的!我·什·么·都·没·做!」
「……诶?」
「磷,难道是你?」
「不,不是的。我也和爱丽丝殿下一样,最后一次见到始祖大人是在那个地下。也没从女王陛下那里听说过任何情报!」
侍从少女竭声大喊道。
在这么叫喊的磷的上方,出现在始祖背后的漆黑羽翼闪了起来。
"干涉星球的记忆"
"于第三界层接触『意识』。召唤至星球表层"
呲啦,大魔女脚下的空间发出这么一道声音裂了开来。
将青空撕裂,摇晃着的红色的「什么东西」露了出来。
……什么情况?就跟刚才的涅比里斯一样有什么东西要从空间里冒出来了。
……红色的。召唤?难道那是。
不妙。相信自己的判断,伊斯卡当场吼道。
「快跳到坑里去!」
他抓着蜜思米丝的手强行把她拉了过来。
「躲起来爱丽丝!」
「诶?」
「会·被·火·焰·吞·噬·的!」
他和蜜思米丝一起滑入了大坑的斜坡中。接着当爱丽丝和磷也一起翻滚进来的刹那,赤红的那个从碎裂的空间里爬了出来。
炎之星灵。不——那已经超过了星灵这个概念,就好像是人类的智慧所不能企及的未知能量直接喷了出来。
『烧烬一切』
大爆炸。
被火之星灵炙烤的空气以怒涛般的速度膨胀后化作了冲击波,接着火焰又和氧气结合,猛烈的燃烧起来形成了连环爆炸。
除了躲在大坑里之外,应该没有能从这场爆炎中逃出生天的手段吧。
但是。
「好烫!?」
在这时,把手放在耳朵上的蜜思米丝发出了悲鸣。
「不妙了啊伊斯卡。连大坑的底部都有热浪————」
「封闭吧」
冷气按照爱丽丝的命令动了起来。它生成了宛如白色宝石一样闪闪发光的冰霜之壁,成为了遮挡热浪的帘子。
「爱丽丝殿下,连他们您都要保护吗?」
「现在可不是说那种事的时候」
磷用警戒的视线看向了伊斯卡他们。
另一方面,爱丽丝则是隔着冰壁瞪着上空一动不动。明明应该得到了始祖这个最强的援军,但她的侧脸却充满着浓重的困惑之色。
「不管是最初的攻击,还是刚才的爆炎都一样。始祖大人连我们都一起攻击了」
「那,那是……可能她只是单纯的看到了帝国兵(他们)」
「如果只是单凭这个理由就连我们也一起攻击我可不依。刚才也是若不是伊斯卡提醒的话我连防御都来不及做出来。不是吗?」
「……那是,的确如此」
磷握紧拳头首肯道。
「我们被帝国的剑士(这个人)救了……是事实。在始祖大人的眼里,可能连身为同胞的我们都视而不见」
「等一下。那个始祖不是你们的同伴吗?」
他打断了跪着这么回答的少女的话。
先不论被大魔女涅比里斯袭击这件事,不管是自己(伊斯卡)还是蜜思米丝,都不了解皇厅那边的背景。
「首先,我们并不知道她是不是涅比里斯本人」
「都已经见识到了这种力量你还在怀疑是冒牌的吗?」
磷瞪了过来。
「被帝国称为大魔女的星灵使。因为她是我国的创始者,所以涅比里斯的国民都称那位大人为始祖大人」
「那,那个始祖为什么连身为她子孙的爱丽丝都要攻击?」
「………」
土系星灵使屏住了呼吸。她垂下眼睛的这个举动,充分证明了如果回答他就会泄露机密。
「大概是星灵的自动防卫吧」
「……爱丽丝殿下」
「对已经知道始祖大人还活着的人,已经没有隐瞒的必要了」
涅比里斯的公主扭过了头。
「一百年前,和帝国战斗消耗了力量的始祖大人,为了治愈自己的身体而陷入了沉睡。寄宿在始祖大人身上的星灵的正体无人知晓。我们口中的『时空星灵』也不过是一个通称罢了」
「无人知晓的星灵么……」
「那个时空星灵,正在保护沉睡着的始祖大人」
爱丽丝理所当然的继续说道。
星灵之中,存在会保护作为宿主的人类的星灵。
越是强大的星灵那个的现象就越是显著这件事伊斯卡也听说过,但在帝国那个说法也只不过处于假设阶段而已。
「涅比里斯还在沉睡吗?」
「应该吧。先不说它是对什么产生了反应,时空星灵会进行这种无差别攻击,就是因为控制它的始祖大人还在沉睡。这么想的话就能理解了。但是……」
涅比里斯的公主绝句了。
她只用嘶哑的声音,说了一句话。
「好不甘心……」
「不甘心?」
「————」
凝视着上空的少女第一次转了过来。
红色的满月。她瞪大了红宝石色的双眸,一眨不眨的摇曳着瞳孔,沉默的看着自己(伊斯卡)。
「只·有·这·件·事,我是想和你两人单独解决的」
她咬紧了嘴唇。
像是在忍耐什么似的,露出了无法遮掩的又哭又笑的表情的那个样子。
「从在中立都市遇到你开始,一种奇怪的心情就在我的心里挥之不去。……这作为公主来说是失格的。我今天就是为了做出了断才来的。打算给在涅乌鲁加树海被中断的那场战斗做个了结。所以才穿着和那个时候一样的正装。穿着我们第一次战斗时穿的衣服」
涅比里斯的王衣。
她握紧了王衣的裙摆。
「……明明鼓足了精神。没有向母后报告,也不让磷出手。我想在不被任何人打扰的情况下和你单独做个了断。但是,偏偏让那家伙闯进来搅局给我添了这么大的麻烦!」
「那,那种家伙!?爱丽丝殿下您对着始祖大人说什么——」
「无所谓。总之光是在这里动弹不得也无济于事。先逃出去吧」
爱丽丝打了个响指。
冰之屏障绽开飞向空中,和正吹过荒野的火焰气流冲撞在了一起。双方像是互咬一样混在了一起打消了热浪和寒气。
「队长,快跑」
他们从大坑的斜坡跑了上去。
在四散着无数火花的空中等待他们的,是和刚才一样面无表情的大魔女。虽然那年幼的面孔转向了这里,但她的眼睛依旧在紧闭着。
……确实感觉不道她的意识。
……爱丽丝说她还在沉睡可能是真的。
感觉到了帝国兵的气息然后自动反击。
应该是当做时空星灵在百年之后,也依旧在忠实的执行着涅比里斯在沉睡前下达的命令吗。
「始祖大人,我很感谢您来协助我和帝国兵的战斗。但是,我想和他单独做出了断!」
爱丽丝竭力喊道。
「始祖大人,请您回王宫去吧!」
『————』
一言不发的最古老的星灵使。
即便没有意识,可垂着头漂浮在空中的那个样子,看上去就像是听到了爱丽丝的话一样。
但。
「不好!不行爱丽丝殿下!」
磷拉起主子的手向后拽。
身为一流的星灵使,自幼开始便作为爱丽丝的护卫而磨炼出来的对危机的察觉力,能够更早的看穿到始祖的动作。
『星灵使要妨碍我?如果想和帝国狼狈为奸的话……』
在翻腾着的憎恶之炎面前,即便是身为同志的星灵使的话最古老的星灵使也只会当成耳旁风。
爱丽丝并不知道这件事。
也就是说,妨碍她复仇的人全都会被她当成敌人。
『从这颗星球上消失吧』
炎之大剑。
在涅比里斯所漂浮的更上方的高空中出现了红色的痕迹。从那个空间的裂缝中,刀刃前端模样的火焰朝着地面降了下来。
斩断空气,让大地都融化的超高温。
直径超过百米的炎之刃向他们迫近而来——
「爱丽丝殿下,危险!」
土制巨人像从磷的脚下爬了上来。
虽对始祖表达示忠义,但正因为她的内心深处仍抱有警戒,所以才能立马悄悄的做出应对吧。
「磷!?」
巨人像把爱丽丝撞飞到了炎刃的射程外。而抱着蜜思米丝的伊斯卡,只看到了那里。
——击穿地面的炎之大剑。
被剑刺穿的大地溶解成了岩浆状,位于刀刃延长线上的大地被切碎,喷出了大量的热浪和火花。
而那些火花飞到了空中,让火焰的范围更加蔓延开来。
「伊斯卡!火焰冲着都市……!?」
蜜思米丝发出了尖叫。
在中立都市的天空被染红的光景面前,帝国部队长的表情充满着悲伤。
「不快去救大家的话!」
「冷静一点队长。虽然看上去很夸张但那些只是火花。落到地上后几乎就会消失掉,只要冷静的处理的话是不会造成火灾的……不如说现在,我们要专心应对上空的对手才是」
该如何应对始祖涅比里斯这个最坏的对手。
就算想请求帝都增援也离的太远了。不能指望烬和音音的支援。而想要开口这么说的伊斯卡看到的是——
「磷!?磷,回答我!」
是被烧伤倒在地上的侍从少女。
以及,抱着她在拼命的叫着她的名字的爱丽丝。
巨人像在二人的面前分崩离析,变回了荒野上的黄土。
虽然成功让爱丽丝逃离了炎之大剑,但磷自己却逃慢了。她躲在巨人像后面躲过了直击,但面对空气中的热浪她无可奈何。
「磷,求你了睁开眼睛……」
「不要乱动她」
握紧着黑色的星剑。制止了想要继续摇晃侍从肩膀的爱丽丝,伊斯卡跳到了两名少女的前面。
——一闪。
朝着毫无防备的爱丽丝迫近而来的第二波火焰,被黑色的剑刃劈开崩坏。
接着就那么消失在了大气之中。
「你的星灵不就是用来做这个的吗」
「诶?」
「用冰冷却磷的身体。进行烧伤的初期处理」
「……!」
涅比里斯公主突然抬起了头。同时她的指尖产生了冷气,慢慢的将磷连同衣服一起包了起来。
「蜜思米丝队长,请带她到医院去!可以的话请尽量找星灵病症的专门医生!」
伊斯卡指向了中立都市艾因。
他看了一眼火花在不断飘落的都市。
「然后请让都市的居民们待在里面。绝对不要让他们离开城墙。这片荒野,从现在开始将会化作最危险的战地」
「……诶?那,那个……」
「请快点!」
「嗯,嗯!伊斯卡也要小心哦!」
女性队长迅速做出了判断。她背起本应是敌人的星灵使,朝着远处的都市跑了起来。
伊斯卡并没有目送她,而是看向了上方的对手。
看向了始祖涅比里斯。
被复仇的执念所冲昏头脑的最强星灵使。
「涅比里斯」
右手是黑色的星剑,左手是白色的星剑。
握着师傅拜托给自己的世界上仅此一对的星剑。
「一百年前,你可能是引导所有星灵使的希望。但是不对。我已经看清了你的行为。对现在这个时代来说——」
「这个时代并不需要你!」
让人联想到冰做的风铃的声音。
有力,通透,不蕴含一丝迷茫的声音响彻了荒野。
「什么始祖啊,给我知点耻吧!这个时代用不到你!」
如此主张的是站在身旁的少女。
「妨碍我和伊斯卡的胜负,危及到中立都市,还打伤了同样身为星灵使的磷!……涅比里斯,只有你才是真正的魔女!」
爱丽丝莉泽·卢·涅比里斯9世。
担负起新时代皇厅的公主,指向了皇厅的创始者。
「你的力量不会创造任何东西。也不会让任何人幸福」
「同感。现在,已经不是你所知道的时代了」
向前,踏出了一步。
『帝国兵。星灵使。你们这些家伙——』
「闭嘴」
始祖的话被打断。
对着被囚禁在仍未醒来的梦中的魔女,少年和少女的声音完美的附和在了一起。
「你的行为是空虚的。那里并没有我想要的未来」
「也没有我想要的世界」
二人心里都明白。
他们是敌人。总有一天会产生冲突。但是他们只想单独的做出了断。不需要多余的介入者。
「所以——」
「你就(请你)给我,再睡一百年去吧!」
黑钢的继承者伊斯卡和冰祸的魔女爱丽丝。
互相背靠着背,二人齐声这么喊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