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空战魔导士培训生的教官(空战魔导士候补生的教官)
  4. 第十二卷
  5. 第四章 即便是会四散分离的命运……
  6. 繁体版

第四章 即便是会四散分离的命运……
2017-08-10 22:50:08

		

得手了……!
位于敌人防卫线的内侧……从海面跃出的彼方立即释放出收束魔炮。
由《绝力》放出的一击,仿佛是从海面上突现的银白色巨剑般斩向了原初之门。
而为了防卫、紧接之后位于《门》周边的魔甲虫一口气聚集在一起。彼方的收束魔炮不论大小将一路上的魔甲虫尽皆粉碎。汇聚在一起的阿鲁科纳级自不用提,持有魔炮反射特性的变异种们也如杂兵般被顷刻间击散。
虽然收束魔炮在一点点的衰减下最终被《门》之障壁所弹开、但却算是人类阵营对《门》所发出的第一个有效一击。
『……………………』
至今为止不清楚彼方实力的精锐空士们,此刻也都屏息的注视着他。
此时的彼方由于第一击没能打破《门》的障壁,「果然不会这么容易吗」、一边嘟囔着一边看向了在上空中耸立的巨大魔甲虫之《门》
如同黑鲸般巨大的身体仿佛将彼方的攻击当做瘙痒般悠然地在战场中漂浮。
与之相应,防卫着《门》的一部分魔甲虫群开始向这边发起进攻。
『敌人的数量太多了!射炮击特化大队的援护还没到吗……!?』
对于这迟迟未来的掩护攻击,真央不禁焦急地呼喊道。
为了追击后退的人类阵营,《门》来到了预定伏击地点的上空。但是,原本按照当初的作战计划、在彼方等人发动奇袭前应该会由射炮击特化大队一齐发动的极光歼灭跑将《门》周围的防卫部队部分歼灭、从而为真央等人打开一道缺口的……援护攻击如今却迟迟未现,通信也无法有效连接。
总算在一段时间后与旗舰取得通信的真央咬牙切齿地说道。
「切、原来是这样吗」
彼方问道、
「发生了什么?」
「这边的射炮击特化大队似乎被击溃了。通过埋设了《崩石》的阿鲁科纳级魔甲虫引发的自爆攻击先锋部队陷入了混乱、人形魔甲虫利用这个机会一举进行了突袭。」
咕、该说真不愧是杰斯吗……!
彼方后悔地咬紧了牙关。
用强化视力勉强能看到的人类阵营先锋部队交战空域、至今仍能见到大爆炸和黑色闪光。
虽然不清楚旗舰的参谋们是否了解相关情报,有关《崩石》的存在彼方曾从爱丽丝那里听说过。阿鲁科纳级的自爆攻击也并不是无法预测。
对于横冲直撞的阿鲁科纳级来说、一旦被突击击破,身为其伙伴的魔甲虫群也可能会遭到灭顶之灾。考虑到只要知道意图,人类阵营就能很容易的加以应对这一点,来自《崩石》的威胁被人们认为微不足道。
但是如今、在魔甲虫群自身受到波及前、将射炮击特化大队集中配置于一起的先锋部队已经遭到了沉重的打击。虽然这种奇袭只能使用一次,但在当下的局面使用的话却能收到出奇的战果······
「在那之后先锋部队似乎又遭到了优米爱尔率领的魔甲虫群的袭击。目前与先锋部队交战中的人形魔甲虫有五体,我们不能在此停留必须继续进攻。」
「既已来到了这里,就算说中止我也打算战斗到最后哦。」
……果然是这样吗。
已经有大量的空士在此坠落了吧。
然而,多亏了他们彼方等人的负担有所减轻。
抬起魔炮剑指向朝这边迫近而来的魔甲虫群、彼方无言地扣下了扳机。带着磅礴气势的一击伴随着闪光从漆黑虫群中钻出一点、随后猛烈的爆炸冲击波向四周扩散开来。收束魔炮再次被《门》之障壁所弹开。
看到了吧。一边凝视着不断逼近的敌人,彼方心想。现在与优米爱尔率领的魔甲虫群战斗着、无论怎样挣扎也无法逃离坠落命运的那些人们,你们所寻求的那名为人类希望的光芒——就由我来实现。
朝向被打开的一道突破口,彼方飞身挺入了敌阵。
但是,仿佛为了阻止这样的彼方、特务队的队员们也一个接一个地挺身飞入。在最精锐的空士们所轮流释放的战技中,魔甲虫群被不断吹散撕裂,通往《门》的道路逐渐打开。
虽然彼方也打算一同帮忙,却被开拓着道路的真央所制止。
「什么啊,不过是这种程度的对手、对我来说就算再来多少也——」
「我知道。」
这一天的真央其话语中并未夹杂着怒火。
「正因如此,才不能让你做这种程度杂鱼的对手。你就在此尽可能的保存体力吧。只要考虑如何全力给予《门》致命的一击就好了。」
「哦~是这样啊」
对于彼方而言,并没有担心魔力用尽的必要。但是,在通常战斗中体力与集中力的确会有所损耗。考虑到这一点,彼方也决定姑且先温存自己的体力。
真央等人在昨晚被告知了有关于这一连串作战的全部内容——在敌数众多的战场中,采取少数精锐进行突破。另外、除了能够使用《绝力》的彼方外、其他的空士们教皇也希望能一并生还归来。
在听到作战内容后、直到做好觉悟为止所残留的时间只剩一天。那是对于要作出死的觉悟的人们来说过于短促的时间。
话虽如此,真央等人在第二天一早便开始了训练。而此刻,凭借仅仅两个中队的规模便杀入众多敌人包围网的特务队,也并没有依赖彼方的力量。大家都为了减轻彼方的负担而浴血奋战。
在这场战斗中所倾注的觉悟,或许比起彼方、特务队的成员们要更为强烈也说不定。一直在身为保护人类生存圈关键点的要塞浮游都市战斗至今的他们,比起任何人都要深刻的理解与憎恶来自魔甲虫的威胁。
在这两个中队中,个个都曾为了驱除魔甲虫而进行了非同寻常的训练,是不辱精锐之名的空士们。
但是,不论进行怎样的修炼,世间也有难以填补的力量上的鸿沟。
察觉到了未知场所中所散发出的气场,彼方忽然喊道、
「真央、快散开全员……!?』
「在说什么?现在散开的话,会被各个击破──」
没有听真央话语的闲暇、彼方一口气加速冲进了战场中。正当持续释放着战技的空士们开始后撤时,位于正面的阿鲁科纳级虫群被后方突如其来的漆黑色光流所吞没。
那是通过驱使《崩力》释放出的强烈战技。判断用射炮击系战技来不及在此迎击的彼方,朝向迫近于眼前的漆黑的光流,抬起了魔炮剑、
魔炮剑战技——绝空剑
在漆黑的光流贯穿彼方之前,他以台风般的剑压向前方斩去。
全身的肌肉一齐紧缩,从肩膀到腰部都被定住般动弹不得。然而、刀刃直到最后也没能成功斩裂敌人的攻击。尽管如此、作为结果漆黑的光流没能贯穿彼方,如同被其躲避开来般飞向了四周。
位于彼方身后的特务队虽然平安无事,但包围着特务队的魔甲虫群却被瞬间蒸发。
特务队的队员们此刻也已有所认知了吧。
在从现在开始所要面临的战斗中,他们的力量将是多么的微不足道。
在漆黑的光流终于消失后、彼方的面前、持有黑色大镰的光彩夺目的美人在空中漂浮。
「彼方·英司、从这里开始前方禁止通行……!」
「果然是你吗、琪尔斯蒂·帕米利翁……!」
接下来的瞬间,《绝力》与《崩力》的使用者展开了激烈的交锋……!
后卫部队。旗舰〈阿鲁特米亚〉。舰桥。
「由于《崩力》使用者的突然袭击、先锋部队的损害在不断扩大!独立游击部队似乎也受到了沉重的打击……!」
「彼方·英司所在的特务队开始与敌人的《崩力》使用者交战了!对手是那个琪尔斯蒂·帕米利翁……!」
「敌人先锋部队的部分小型种、正在浸透向后方空域……!」
纷沓而至的报告,禀告着瞬间恶化的战局。
在众多空士牺牲在战场上的时候,安涅罗杰依然冷静地守望着战局。
「有关埋设有《崩石》的阿鲁科纳级的事,爱丽丝小姐,请问你有什么对策吗?」
「近接系的攻击还是放弃为好哦。有被卷入自爆的可能。基本对策就只有靠射炮击系进行远距离的炮击了吧。」
爱丽丝立即便捕捉到了敌人的弱点。
「那个《崩石》、在自爆的时候可是不分敌我的哦。所以一旦陷入混战状态、兄长大人也会因无法有效指挥而为己方带来风险。」
安涅罗杰点了点头、随后看向了里帕、
「里帕先生、正如刚才所说、迎击指挥就拜托你了。」
「是。学生之中应该也有射炮击系空士的、要派他们上场吗?」
「应该说过交给你的。只要尽力作出最佳的选择就好。」
里帕立刻走向通信员的席位旁、借走了器材,对隶属于后卫部队的空士们发出了指示。后卫部队虽然也有着相当一部分的空士,但却大都是二线选手。此外、占据部队半数的学生们实战经验过于不足,到底能战斗到怎样的地步谁也不得而知。
「哈尔德曼、请联络正位于先锋部队后方的近卫部队。让他们去牵制《崩力》的使用者,为先锋部队重整展现赢得时间。」
「是……!」
朝向正处于地狱中的先锋部队。哈尔德曼立刻下达了救援命令。
原本先锋部队的职责就是为了吸引敌人的注意力。正因如此,安涅罗杰向先锋部队司令发出了只要能成功吸引敌人的注意即使后退也可以的指示。
在这种情况,《崩力》使用者的五人居然也在此上钩不得不说实属侥幸。多亏注意力的成功迁移、含有彼方的特务队击破《门》之障壁的概率也得到了大幅提升。但另一方面,与《崩力》使用者展开了战斗的先锋部队的崩坏只是时间的问题。无法始终保有现在的状态
「是比想象中还要险恶的局面呢。」
「被对方方完全掌握自己这边的动向了呢。还有先锋部队与独立游击部队都太过小瞧数量稀少的《崩力》使用者了。为此他们此前也没有全身心的投入相应的训练。即便是进行了对《崩力》使用者作战训练的特务队与近卫部队,、没能了解这件事重要性的人也为数不少。」
「再加上兄长大人利用这边的总攻击展开了反击、成功使先锋部队陷入了混乱呢。为了破坏《门》的彼方·英司所在的特务队也遭遇了琪尔斯蒂所率领的魔甲虫防卫部队。除此之外还有为数众多的魔甲虫残留在兄长大人那里、即便彼方·英司打倒了琪尔斯蒂、在《门》附近那众多魔甲虫的包围下、他也一定会被剧烈消耗。在那之后兄长大人只要出击打倒彼方·英司就可以了。」
哈尔德曼与爱丽丝的分析准确而又毫不留情。
恐怕对杰斯而言、人类阵营先锋部队的击破、以及防御住王牌彼方·英司所在特务队的奇袭,这种种战况都在他的预想之中吧。
「人类阵营正可谓是无计可施了呢。不过——」
安涅罗杰没有被当前的劣势所动摇、仿佛找到了那残存的一线胜机般、带着坚定的眼神说道、
「多亏于此、真正的杀手锏超出预想般地在顺利进行。」
后卫部队。防卫线。
在里帕的指挥下,后卫部队将凡是可以参与作战的人悉数投入战场。朝向业已突破先锋部队的敌人,人类阵营再次开始迎击。
虽然身为补给部队的美空等人也被投入了这道防卫线、但由于指挥官里帕的关照,美空她们以惯用的小队编成展开了迎击。
「莉子,敌人的方位是?」
「看到了。优莉、蕾克蒂、芙蕾雅向高空上升、为了防备突然事态做好准备。」
「好的。」
「……交给我吧。」
「我明白了。」
发动了千里眼的莉子,朝向E601小队的伙伴们一一发出指示。为了等待与《崩力》使用者之间的决战、「神凭依」暂且温存。警戒着可能从覆盖着上空的厚厚云层那里发出的袭击,优莉三人构成了先锋三人组。
『美空』
「我知道了。这里就由我和你来负责迎击。」
朝向接近的阿鲁科纳级虫群,美空与莉子一同扣下了扳机。在她们的周囲,虽然还有着隶属于《密斯特岗》的空士以及负责指挥的芙隆的身影、她们却没有借用其力量的打算。
根据从里帕那里得来的情报、敌人虽然会进行自爆、但终归只不过是阿鲁科纳级罢了。在美空的炮击歼灭了众多敌人的时候,莉子忽然小声说道。
「呵,来了吗。」
瞄准,发射。在苍青色的魔力弹贯穿阿鲁科纳级的一瞬间,漆黑的闪光覆盖了空域、引发了大爆炸。被剧烈的爆炸所吞噬,成群的阿鲁科纳级在一瞬间蒸发湮灭。
莉子随后又以同样的手法瞬杀掉许多其他的魔甲虫群。是以最小限度的量获得的最大战果。
被抢走敌人失去了目标的美空,一边确认着在这片空域里产生的爆炸的连锁、
「周边部队的应对也比想象中要迅速得多呢。」
「这种程度的奇袭根本没有什么大不了的。真正的问题是利用这个机会一举突袭的《崩力》使用者们、恐怕先锋部队被其狠狠地蹂躏了吧」
用千里眼捕捉到位于遥远彼方的战场,莉子忽然弯起了嘴角。
「呵、看来优米爱尔她们也在呢。」
「是她们……!?」
「啊啊。《薇贝尔》代表小队齐聚一堂了。恐怕早晚会到这边来的吧。」
听到这句话,美空朝莉子微微点了点头。在上空警戒着的优莉她们,此刻也是同样的心情吧。
位于后卫部队的空士们,并没有人像美空她们一样经历过与《崩力》使用者的战斗。
「大家,先暂且归还到〈安逑〉。在那里进行一下战术的整理。」
遵从美空的指示,莉子等人从敌人稀少的空域那里脱离了战场。
这时、从芙隆那里传来了责备的声音。
「你们几个,要擅自去哪里?」
「为了打倒我们的敌人做好最后的准备。」
「空战魔导士科长、虽然很抱歉这里就拜托你了。』
「交给我什么的、所以说到底要去哪里……!?』
「马上就会有下一波敌人到这里来了。我们为此必须做好迎击的准备。告诉里帕我们要独自行动了就好。」
听到美空、优莉、莉子那传来的通信后,《密斯特岗》的指挥官——芙隆叹了口气道、
「你们······我并不认识里帕先生啊……」
《门》周边空域。
强行突破《门》的防卫部队失败了的彼方他们、在敌人攻势的不断推挤下,不得不在海上附近展开战斗。
一边与琪尔斯蒂刀锋交错,彼方说道、
「虽然或许是无用之谈、能不能拜托你放我们从这里过去呢。」
「不要开玩笑。只要在这里击坠你的话、就不会再有阻碍杰斯大人霸者之道的存在了!只要将不惜以先锋部队为幌子的你击坠的话、人类阵营就再无回天之力了……!」
「呵~以为我是最后的王牌吗。真的那么想的话——」
带着锐利目光的彼方盯着眼前的敌人说道、
「那可就大错特错了哦!」
「别想骗我……!」
不停地舞动着漆黑之镰,琪尔斯蒂与彼方展开了激烈的接近战。
虽然可以捕捉到位于头顶的《门》,但没有转移攻势的机会。
身为护卫的真央她们、为了吸引意图接近彼方的魔甲虫群的注意力,在战场中不断盘旋进攻。受伤的队员一旦流血,就会被护卫的伙伴们扶携着一同飞入海中。
魔甲虫由于水中适应体极为稀少所以可以在战局中有效利用。
从真央那传来了通信。
「彼方·英司。寻找时机暂且撤退、重整态势。如果是奇袭的话暂且不论,仅仅以我等的战力想要打破护卫者《门》的魔甲虫防线是不可能的」
「那个的话没有问题、位于上空的敌人绝不会一次性都降落到下空。」
「为什么这么说?」
「杰斯的目标可是我。那家伙为了不让我破坏掉《门》、即便是一点点也打算消耗我的体力。」
彼方一边躲闪着罗刹讴歌一边说道、
「所以、将优米爱尔五人送往前线、如今坐镇《门》的守卫的就只有琪尔斯蒂和他自己了。只要打倒了琪尔斯蒂,不论能否打倒杰斯、都能产生破坏《门》的机会。」
「那件事和残留的上亿敌人有关系吗?」
「如果是普通的空士在上亿的敌人面前或许会选择撤退、但是我的话就能成功突破。这对我来说正是绝好的机会呢。不过、杰斯一定会笃定如果在这里投入的上亿单位敌人能使真央你们撤退、我也就一定会一并撤退。既然这样的话——」
「······你是指身为杰斯目标的你的不见会增加《门》因不意的突袭而遭到破坏的可能吗。不过、就算在这里打倒琪尔斯蒂、考虑到敌人的数量即便算上你的战斗力、想要突破的话也会给你带来剧烈的消耗吧……」
虽然过于勉强、此刻,真央的脑海中也闪现了和彼方相同的灵感,
「不,原来是这样吗……!」
「嘿~似乎明白了的样子呢。也就是说现在的状况基本都在预料之中哦。」
一边这样回答,与琪尔斯蒂交战中的彼方想道。
话说回来、多亏真央她们吸引了周边的敌人、这边的战斗也畅快得多了呢。
原本在他的预计中、这将是场在被魔甲虫群团团包围的情况下与人形魔甲虫交战的恶劣战斗。
而如今能与琪尔斯蒂进行一对一、正可谓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哈啊啊啊啊……!」
伴随着咆哮,一口气缩短距离的琪尔斯蒂挥舞起了漆黑的咒镰。对这将大型魔甲虫都不容分说斩裂开来的一击,彼方的表情没有丝毫地改变便加以躲闪。
轰!凶猛的镰击产生的暴风吹打着彼方的身体、虽然头发在气流上不断上扬,他立刻便稳住身形回以了剑击。迅速的舞动着身体、琪尔斯蒂用黑色的镰刀架住了剑击。两者的距离始终保持没有变化,直接采取了极近距离的相互砍杀。
高速挥舞着的镰击接连而至。然而、彼方一边分析着敌人攻击的轨道一边躲闪、为了洞穿敌人的心脏彼方释放出无数的斩击。
对于能够敏感把握力量流向的彼方来说,如此庞大的力量更为容易易掌握。
短短的一瞬间、琪尔斯蒂的防护服被魔炮剑斩裂、身体的各处都开始缓缓流血。
「咕!?一段时间没见竟然又变强了不少……!?」
继续保持缩进距离的琪尔斯蒂、向这边投来憎恶的目光。
尽管力量上没有拉开差距,但琪尔斯蒂已经在接近战中败给了彼方。对于这份屈辱的事实琪尔斯蒂感到由衷地愤怒
她也注意到了彼方身上发生的变化。为了要证明自己的预测、琪尔斯蒂——
「但是、这样的话怎么样……!」
咒镰战技──乱刃光舞
咒镰战技──罗刹讴歌
黑色的大镰伴随着漆黑的闪光向发出了无数的光刃、紧随其后、八发黑色的光轮汹涌而至。
彼方在瞬时间便发现了无数光刃的力量上的弱点。中央与左下。彼方立刻朝那里挥舞起魔炮剑。
障壁与剑击弹飞了若干个光刃,打破了乱刃光舞。
「中招了呢……!」
琪尔斯蒂发出了欢喜的声音。
原来如此。从正面而来的四个光轮与位于身后的四个同时夹击向彼方。
「光是这样还没完哦……!」
咒镰战技──罗刹断头刃
琪尔斯蒂放出的巨大真空刃,飞向了采取回避行动的彼方。面对这个战技,彼方仅仅略微向后方挪了下身子。
「哈哈哈!真是屈辱呢彼方·英司……!」
在琪尔斯蒂说完后后,八道光轮在彼方所在的空间内同时炸裂。更加巨大的真空刃此刻又贯射向了这边。然而,彼方通过调动防壁总算抵御住了八道光轮的爆炸与暴风。
然后,彼方理所当然般地从爆炸的烟雾中一跃而出,径直飞向了琪尔斯蒂。
在爆炸气浪的对面,回响着误以为获胜的琪尔斯蒂的哄笑声。
对手正处于大意的状态。对彼方来说正是偷袭的良机。
琪尔斯蒂虽说是魔甲虫但也是人类。不过、没有因此就同情的必要。彼方没有手下留情,注入凶狠的杀意挥剑斩向了敌人。
华丽的鲜血在空中飞舞。
那并不是魔甲虫浑浊绿色的体液,而是鲜艳的红色。
「为什么、你没有在刚才的攻击中负伤……!?」
「你所放出的光轮全部被真空刃抵消掉了哦。」
在彼方视线的前方,是身体有着巨大斩痕的琪尔斯蒂的身姿。虽然给予其近乎致命的重伤,但尚且还有喘息之力。手上的咒镰也被切断雾散。
由于突然架起镰刀进行防御、没能立即葬送掉琪尔斯蒂的性命。蕴含着激烈怒火的瞳孔此刻带着憎恶注视着这边,琪尔斯蒂「嘎哈」的一声吐出了鲜血。
「投降吧琪尔斯蒂、现在的你并不是我的对手。」
「……不可饶恕」
琪尔斯蒂低声地嘟囔道。
《不可饶恕,不可饶恕不可饶恕不可饶恕,不可饶恕————!」
忽然间、琪尔斯蒂的身体不断涌现出力量。
「就算使用发狂模式你也……」
在试图警告的刹那,彼方眯起了眼睛、
那是……!?
琪尔斯蒂身体的一部分、在不断地变化为黑雾。变质为黑雾的一部分身体,开始向这边缓缓地扩散。
那个黑雾自身蕴含着强大的力量、彼方在此刻产生了这样的直感。
「继续让你前进的话、杰斯大人有负伤的可能————!绝对不能让像你这样危险的人物通过——!」
陷入半狂乱状态的琪尔斯蒂如此说道、同时琪尔斯蒂的身体在一瞬间膨胀、一瞬间身体的大半都化为了黑雾。漆黑的黑雾,将连同彼方、魔甲虫和真央等人在内的全员一并包围。
彼方的世界在此刻突变。伴随着朦胧的亮光,黑色的迷雾在这个微小世界中蔓延开来。对这突然的变化感到疑惑、真央等人在对身旁的魔甲虫进行了迎击后,带着不详的预感环视向四周。
弥漫着黑色雾气的空间此刻被异样的氛围与静寂所笼罩。敌人的身影完全消失。
咒诅──黑雾结界。
不好办呢——彼方带着险峻的表情环视四周。没想到真央她们也被卷进来什么的……
咒诅的干涉范围远比想象中还要辽阔。
根据爱丽丝那得来的情报,至今被黑雾结界所卷入的人尚无一人生还。结界内部断绝了与外部的联系无法干涉、只有打倒身为施术者的琪尔斯蒂才能获得解放。
只是,爱丽丝从琪尔斯蒂那里听来的情报到此为止。黑雾结界到底是怎样的咒诅还不得未知。
对于杀人而感到喜悦的那家伙来说一定是适宜抓捕猎物的战技吧。
视线重合在一起、真央问道。
「彼方·英司、这个状况是……?」
「什!不要动、真央……!」
彼方急忙地加速赶往特务队的所在。与此同时、位于真央背后的漆黑雾气密度骤增、手持黑色大镰的琪尔斯蒂的身姿出现在了那里。
察觉到敌人气息的真央虽然立刻望向身后、但琪尔斯蒂已经在瞬时间挥下了夺命之镰……!
「切……!」
在千钧一发间赶到的彼方、用魔炮剑架住了敌人的镰击。然而、似乎由于为时过晚的缘故、受到镰击余势的影响彼方的脸颊被划破了一道微小的伤口。
「原来如此此此——、彼方·英司司司——。看来你是这种类型的人类呢呢呢呢——!」
看到守护着真央的彼方、琪尔斯蒂缓缓地弯起了嘴角。那是不禁令人毛骨悚然的、如同恶魔般的笑容。
彼方使出全力舞动起魔炮剑,推开了位于脸颊附近的漆黑之镰。虽然向继续给琪尔斯蒂以最后一击、琪尔斯蒂却再次雾散消失。
下一个瞬间、从彼方的左后方传来了惨叫。慌忙地回头望去、特务队的一名空士被琪尔斯蒂拦腰斩断。
「你不主动奉上首级的话、我就会将你身边的伙伴尽数屠戮掉哦哦哦——来吧、你要怎么做做做——彼方·英司司司……!」
※※※
后卫空域。〈阿鲁特米亚〉。舰桥。
看着监视器的安涅罗杰的瞳孔中,映照着支配着战场的红莲之火的景象。前往迎击的空士们,在红莲的地狱中被不断地烧灼殆尽。沐浴在巨大红莲火球的直击下,飞空艇也受到了剧烈打击在空中爆炸。从那艘飞空艇送来的最后的影像,是操控着狱炎的优米爱尔的身姿。监视器的映像持续交替、呈现出了在前卫空域各地蹂躏着空士们的《崩力》使用者的身姿。
一边注视着这些映像、安涅罗杰说道、
「将优米爱尔五人拖延带到这里已经是极限了。」
「是。在这之中派往支援的部队也逐渐无法维持住士气了。虽然先锋部队正在不断重整阵型、照这样下去的话……」
听到安涅罗杰的判断,哈尔德曼支支吾吾地说道。
抵抗拖延着《崩力》使用者的近卫部队,现如今也已到达了极限。近卫部队虽然是由从全世界的要塞浮游都市中选拔出的精兵良将构成的空士部队、但在压倒性的力量与咒诅面前现如今已经难以再保持集团作战的机能。
第一次以《崩力》使用者为对手、而且还是与五人同时作战,能打到这个地步应该说值得嘉奖。
然而、不得不选择下一个牺牲的对象了。
在《崩力》使用者面前,先锋部队与支援部队在顷刻间被击溃四散。最坏的情况,在重整阵型前先锋部队就会陷入毁灭状态。
虽然脑海中最先浮现的拥有与《崩力》使用者相抗衡力量的是爱丽丝的身影,但她决不能作为可以牺牲的棋子在此被送往战场。战后,她是为了维护这个世界的秩序所必不可少的人才。
「先锋部队与独立游击部队似乎都已无力抵抗《崩力》使用者们了呢。」
「没错。虽说都是空士们中的老手,但与《崩力》使用者之间的交火这还是第一次。不管我们怎样述说她们那可怕的力量、对他们而言都只有在实战中才能亲身体会吧。」
这就是现实。隶属于人类阵营的空士,大多都不清楚《崩力》的可怕。
在这压倒性的力量前,参与作战的小队集团被顷刻间歼灭。
虽然可能的话希望能以少数的空士与敌人进行消耗战……
不过、即便是在战场中遭遇了这超乎常理的力量、在初次体认到这份力量的空士之中或许也有着能够冷静应对的人在。
「请让近卫部队就此撤退。还有如果先锋部队的成员看到《崩力》使用者的话,让他们立即逃离战场——」
安涅罗杰立即发出了指示。
作为其结果——
「从近卫部队传来了通信。以《崩力》使用者为首的敌人们似乎突破了先锋部队与独立游击部队开始朝这边进军了。」
「教皇陛下、我们要在此后撤吗?」
接收到里帕那里传来的通信内容,哈尔德曼问道。
敌人的目标,很明显是身为人类阵营最高责任者的安涅罗杰。
「不能让旗舰继续撤退了。因为在这场作战中我们的任务就是阻止《崩力》的使用者。」
此刻在前线作战的部队与后卫部队,也同样是诱敌出洞的幌子。就算诱敌部队近乎全体牺牲,也没有脱离当初的设想。即便如此,比起全人类被杰斯支配的未来、安涅罗杰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如今的「牺牲」。
「那些家伙的目标是敌将的讨伐吧。在后卫部队也被消耗后我就不得不走上前线了呢。虽然我还在关注着奇袭失败了的彼方·英司的情况······特务队现在怎么样了?」
「从刚刚开始通信就中断了。全员都无法取得联络。」
听到里帕的回应,爱丽丝开始分析起事象、
「一瞬间就中断了与全员的通信、恐怕是被卷入琪尔斯蒂的咒诅了吧。应该还没有全灭。」
那样的话,还不能认定彼方已经被击坠了吧。
安涅罗杰的出击还为时尚早。
为了最大限度活用自己残余的生命、安涅罗杰作出了决断。
「让护卫着舰队的二线部队构成守护之盾迎击敌人。里帕先生,请从中抽取出必要的部队。」
「……我明白——」
就在这时。不知从何处传来的通信、突然连接到了里帕的接收器,
「诶……!?」
听到通信器里传来的内容、里帕不禁漏出了惊讶的声音。伴随着「等等、你们出了什么事的话、彼方君他······」和「你们真的明白现在的状况吗」之类的话语,里帕似乎在与不知哪里的熟人在交谈。
「里帕·恩迪凯斯、发生什么了?」
「是、教皇陛下。那个、很抱歉、隶属于学院浮游都市的一部分空士请求给予出击许可。有关她们的身份——」
听着里帕的说明,安涅罗杰一瞬间睁大了双眼。但其后的瞬间,安涅罗杰就调整好自己的内心给予了出击的许可。虽然会被里帕反对,但这里毕竟是战场。为了阻止《崩力》的使用者有必要投入现如今所有的战力棋子。
如果是她们的话,说不定能让我给彼方带来惊讶。如果能够顺利的击破《门》,就算是让我奉上自己的首级也在所不惜。
……安涅罗杰挑出了下一个牺牲的人选、打算投入手中的所有棋子全力以赴。看向这样的她,爱丽丝忽然浮现出笑容
在听到里帕说明的时候,啊啊、果然呢,她的内心不可思议的平和了下来。虽然在《崩力》的使用者面前不清楚她们到底能做些什么、但事到如今能够向她们发起挑战的,除她们以外再无他人。
取决于她们的行动,这份战局一定会有所改变。就像在打倒三位一体的变异种与空战武道祭的决胜战那时一样,正是靠着她们的拼搏人类的结局才被改写。
带着如同预言般的确信,爱丽丝看向了克莉斯、
「要走了哦克莉斯」
「我明白、爱丽丝。」
正当与颔首示意的克莉斯一道,爱丽丝向舰桥外走去时——
「你们要去哪里?」
回应安涅罗杰的询问,爱丽丝浮现出坏心眼的笑容说道、
「那还用说。——当然是前往那决定世界命运的所在。」
〈安逑〉。甲板。
在舰桥用无线电与位于旗舰的里帕相互通信后,莉子走向了业已铺设完残余的浮游机雷、做好了战斗准备的美空等人。
「出击许可的下达似乎还要在等待片刻。为了说服打算擅自行动的爱丽丝,教皇那边现在似乎异常繁忙。在得知我们通信结晶的波长后,她答应我们在说得结束后与我们进行联络。」
「是吗。现在的战况如何?」
「嘛呐。」
莉子随即将里帕那里传来的情报告知给了大家。
「先锋部队虽然从混乱中开始恢复、但却依然被《崩力》的使用者毫不留情突破了的样子。恐怕优米爱尔她们马上就要到这边来了。」
到目前为止都在意料之中。
「还有与那个男人所在的部队间似乎也变得通信不能、全员都被卷入了琪尔斯蒂的咒诅中。」
「主人的话一点会取胜」。
「那个……我也这么认为。」
芙蕾雅与蕾克蒂,都对彼方的胜利深信不疑。虽然美空也是同样的心情,但是抱有着是否会身负重伤的不安。
美空转头看向了优莉。她一言不发,此刻浑身散发着沉着。似乎打算专心应对于当下的威胁。
只考虑眼前的敌人,美空也认定这是当前最佳的选择。
「呐有关浮游机雷的铺设,真的那样就可以了吗?」
「那个……在各种各样的考虑后,只要作战能顺利的进行、我们就一定能找出敌人的破绽。」
「正是。我也认为这样就好。毕竟原本这就是不经历实战便无法得知具体效果的作战呢。」
点头示意后,美空继续进行确认。
「莉子你们呢?」
「呵,完全没问题。就在这里把敌人像吹水泡那样彻底击破吧。」
「作战计划得到默认真是帮大忙了。补给艇的无人化也即将完毕。」
莉子与优莉也都没有问题——两人借着教皇的权威将美空所无法想象的强硬作战硬是加以实现了。
优莉向美空问道。
「美空也没问题了吗?」
「我原本就打算与敌人正面较量、所以现在干劲满满,可以说随时都能出击哦。」
美空坚定地给予了回答。这时,从美空等人的通信结晶那传来了里帕的通信。莉子环视向眼前的伙伴、
「听好了大家。教皇的答复是——随我们喜欢。」
虽然爽快的令人有些目瞪口呆,但总算是获得了交战许可。
在擅自离开负责空域、陷阱也布置完全的现在、就算被下令禁止交战,美空她们也一定不会服从吧。
「那样的话就随你们喜欢吧。」
对着最后的战场,美空等人围成了一圈、朝向圆心将各自的手重叠在一起。
「反正没人期待着我们能打倒《崩力》使用者、就算教皇陛下大概也只是希望我们能拖延敌人就好。再加上之前的那次败北······但就算如此——」
环视一周伙伴们的脸庞,美空发出了宣言:
「这次一定不会输!」
「呵、没错。在这里输的话就有违女神的美学了。」
「那个……因为这次是实战、所以被击坠的话就无法再归来了。」
「正是。还有、如果在这里败北的话,就没有脸再去见即便牺牲自己的训练时间也为我们进行指导的主人了。」
紧接着伙伴们的话语后,优莉也微微地点头道。
「……嗯。没错。」
美空她们也好优莉也罢、这次都是赌上生死的最后一战。
人类阵营也将在这场战斗中倾尽一切。为此,美空等人赌上自己的性命、发誓会夺取胜利……!
带着心中的坚定信念,美空深吸了一口气、
「大家!在与《崩力》使用者们的战斗中,我们要从她们身上赢得什么……!」
「「「「赢取胜利……!」」」」
「声音太小,再一次……!」
「「「「赢取胜利……!」」」」
「再一次……!」
「「「「赢取E601小队的胜利……!」」」」
说完、美空她们推下重叠的手、将大家的意志紧紧联结在一起。在发出了全体誓言后、美空向飞往空中的优莉喊道。
「优莉前辈。我知道在这次的战斗中优莉前辈所怀抱的那份强烈的觉悟与思念。所以请一定要取胜、在一切都结束时成为令那个男人骄傲的存在吧。」
「……嗯,也是呢……。在之后,向彼方前辈骄傲地展示自己的荣耀吧……。」
断断续续说着的优莉的脸上蒙上了一层阴影。在这场战斗结束后,美空她们并不知道降临在自己身上的将会是怎样的「代价」。
《门》附近。黑雾结界内。
「怎么样彼方·英司,因为不肯纳命的缘故,你的伙伴们就要一个接一个在此坠落了哦————!」
在与外界隔绝的空间内,琪尔斯蒂持续进行着杀戮。
对于曾血祭一名近卫部队的成员、有着《杀戮的炽天使》之名的她来说,如今正沉溺于杀人的喜悦中。
「如果我在这里倒下的话这场战斗不就输定了吗……!」
没有接受敌人的挑拨、彼方为了援护同伴不停地四处奔走。但是,再怎么样他也难以靠一己之力护卫住全员。在必然会出现的彼方所顾及不到的场所,琪尔斯蒂将在那里的空士们逐一击破。话虽如此,如果全员都在彼方的守护圈中的话,琪尔斯蒂就会用战技将其一扫而空了吧。
「哦呀、动作开始迟钝起来了呢……!」
听到从背后传来的声音、彼方立刻跃起并挥刀斩向身后,在那里、琪尔斯蒂正瞄准这边的空隙挥舞着镰刀。
架住了凶狠的镰击、在彼方挥刀反击时琪尔斯蒂向后方跳跃而出。不会让你逃掉的!虽然彼方这么说着发出了炮击,但在命中之前琪尔斯蒂的身体再次化为了黑雾。
银白色的光流悄无声息的洞穿了虚无的黑雾。
「哈哈哈、你在瞄准哪里啊——我在这边哦——……!」
从背后再次传来了杀气。回头一看,琪尔斯蒂的身影再次消失。这样下去的话就糟了——彼方咬牙切齿的想道。
虽然不打倒琪尔斯蒂就无法解开咒诅,但如今的琪尔斯蒂凭借着这份压倒性的力量将彼方连同周围的伙伴们逐一血祭。
如今的状况,即便是彼方也无计可施。
敌人就是这个空间本身吗?。
目前为止所能知道的只有琪尔斯蒂可以自由出现在黑雾结界内任何地点这件事。
关于如何打破这份咒诅、彼方还没有任何头绪。
『切……!?』
彼方不由得咂舌、与此同时琪尔斯蒂再次出现、并带走了数名空士的性命。仿佛是为了玩弄焦头烂额的彼方、琪尔斯蒂再次释放出罗刹讴歌。
真央在这时高声喊道。
「打算消耗掉彼方·英司的精神力吗……!」
「消耗?——才不是那种天真的选择哦———!」
陷入半狂乱状态的琪尔斯蒂,一边舔舐着沾染着鲜血的咒镰、
「彼方·英司将在这场大战结束前被一直困在这里。只要彼方·英司不在的话,具有打破《门》之障壁力量的就仅剩《绝力》的使用者教皇了。优米爱尔大人她们只要将其打倒,能威胁杰斯大人的存在就尽皆消除了————!」
说完,琪尔斯蒂再次化身为黑雾。
只能试着动用全力切裂开这个空间本身了吗。
虽然不知对这个咒诅是否有效,但作为代价知晓彼方的人一定会失去有关他的一切记忆。虽然短时间的话还算无事,但到底使用到什么地步才会影响记忆彼方无法下达定论。
根据情况,位于彼方身旁的真央等人丧失了记忆,让恶劣的战况进一步恶化的可能也无法否定。
但是,除此之外的话……,正当彼方苦涩的决心动用全力时,真央带着决然的表情看向了这边。
「彼方·英司。如果能停住琪尔斯蒂的动作的话,你能打倒她吗?」
「嘛、并不是不行。」
考虑到这个咒诅的特点,彼方回应道。
「琪尔斯蒂虽然是这个空间本身、但只要打倒在空间中自由移动的本体就好了、只要我使出全力的话这次一定能打倒她。」
不过——彼方踌躇的说道。
「现在的状况难以出手。虽然多加注意的话就能防止敌人的偷袭,但对方的目标并不是我。如果陷入持久战的话一定会以我们的败北告终。」
「只要能阻止琪尔斯蒂·帕米利翁就好了吧」
「啊啊。但是——」
「那样的话问题就简单了」
进行了慎重确认后的真央,对特务队长说出了自己的意见。
「队长,请将各小队重新拆编成两人一组的形式。我想出作战的对策了。」
特务队长以锐利的目光瞥了一眼真央后,听从了她的指示。由于具备与《崩力》使用者作战的经验,真央被赋予了参谋一职。特务队的空士们立刻重新分组。
「各自都守护着同伴们的死角,一旦察觉到琪尔斯蒂的动向就立刻报告。在被袭击的时候各自都使出全力反击。彼方·英司、你就在我的旁边等待时机就好。」
「以两人一组的形式就想保护住死角吗——……?」
琪尔斯蒂略微感到了惊讶后、
「不要逗我笑了——就在这里把你们各各击破——」
连小队全体都难以察觉的偷袭,二人一组的形式怎么可能会起到作用——
哄笑着的琪尔斯蒂、缓缓接近敌人的身后、如同勾魂的死神般举起了漆黑之镰。真央的编成并没能阻止惨剧的发生。
然而、彼方却没有插口。
真央的想法没有错。
只是对于彼方而言、他没有行使这种选择的权力。
「就算是我也接受过参谋教育的培训、比起你来更为精通与人类战斗的方法。剩下的就要取决于天命了。」
在不断持续着的惨剧中,真央补充着说明、
「马上就能把握住琪尔斯蒂的动向了。……还有彼方·英司,抱歉、对于拥有力量的你来说,确实没有与我们进行连携作战的必要。」
「不、这毫无疑问是连携作战哦。虽然是以最恶劣的形式呢」
彼方与真央的眼瞳中、寄宿着甘愿为和平而牺牲的坚定意志。
「呜呵呵、呜呵呵、呜呵呵呵呵呵……!」
琪尔斯蒂完全沉浸在了杀戮的喜悦之中。
永不言败的空士们开始逐一坠落。身处于这个弱肉强食世界中的人们,为了打倒琪尔斯蒂而埋伏下了陷阱——
终于,真央·莉法开始挺身行动。
「不会再让你为所欲为了……!」
能够自在出入空间的琪尔斯蒂,其动作正可谓是神出鬼没。对于这诡异莫测的身影,即便是对咒力有深刻敏感性的彼方也难以预测。
即便如此……没有任何迷惘的飞向虚空中的真央的剑锋,成功捕捉到了正打算从背后袭击空士们的实体化的琪尔斯蒂。握着黑色大镰的双手被应声切断。随后真央绕到没能把握状况的琪尔斯蒂的身后,一边拽着闪耀着淡蓝色光辉的苍玉般的长发,真央紧紧的锁住了琪尔斯蒂的背骨。
突然向后仰倒的琪尔斯蒂没能把握自身所发生的状况——
唯一能够明白的是……
「什!?为什么能捕捉到我的行动……!?」
「并不是什么无法预测的事哦。你的话向来是从别人的身后发起突袭、并且一定会以孤立无援的伙伴们为目标——」
不断坠落的伙伴们用生命传达出了这个事实。
──琪尔斯蒂的战斗癖好。
然后、
「因为沉溺于杀戮中所以没能注意到吗?」——我的同伴们可是少数精锐。人数减少的话我的分析也能更为精准,绝不会让他们白白地丧命。「你、在与别人接触的时候无法变化为黑雾吧?」
琪尔斯蒂咒诅的弱点,被真央准确地加以捕捉。
为了得到这个信息所付出的代价,是同伴们的生命。虽说时间短暂,却也是风雨同舟同甘共苦到现在的伙伴们。
真央·莉法履行了自己的使命。
于是彼方他、
「看招……!」
魔炮剑战技——闪光剑
闪光的剑击瞬间便夺走了琪尔斯蒂的身体机能。彼方首先将敌人的膝盖横刀斩断。
由于真央位于敌人的身后,所以不能使用强力的战技。
尽管如此,也已算是将得一军。
拽着敌人的后发、脚踩着敌人背骨的真央喊道、
「到此为止了!乖乖地纳命来吧、琪尔斯蒂·帕米利翁……!」
「呵、到底会怎样谁知道呢!」
正当彼方打算割掉对方的左腕时,琪尔斯蒂展开了行动。她用还完好的另一只手制作出能量弹,扔向了此刻位于身后的敌人。
『什……!?』
爆炸。位于身后的真央急忙离开了琪尔斯蒂。
察觉到琪尔斯蒂意图的彼方,立即发出了数发闪光剑。尽管招招都是致命的一击、却依然没及时击中对手。
随后,
「哈哈哈哈哈哈!真是令人遗憾呢彼方·英司——!」
黑雾的密度急剧上升、毫发无伤的琪尔斯蒂再次出现在彼方与真央二人的眼前。
「真是遗憾啊——这就是你不忍心对同伴下手所导致的结局哦——你们已经没有再打倒我的机会了——!」
成功脱离死境的琪尔斯蒂,发出了毛骨悚然的哄笑声。
切、刚才那样还不行吗……
正当彼方的脑海中闪过最恶劣的一计时、
「彼方·英司。请一定不要让今日阵亡的同伴们白白牺牲。还有……人类的未来就拜托你了。」
说完,真央径直冲向了琪尔斯蒂。你要做什么、快住手——此刻,彼方却没有这样高声呼喊的闲暇
在这真切地一瞬之间、琪尔斯蒂说道、
「必须要还你点颜色看看呢!」
作为报复,琪尔斯蒂朝向真央释放出罗刹讴歌。
抵挡不住猛烈的黑色光轮,真央的魔剑在一瞬间断为两截。紧随其后,巨大的光轮深深割入进真央的肉体中
真央的身体喷发出了腥红的鲜血。尽管如此她依然继续保持着前行、没有即刻死亡。
然而、那已是无可挽回的重伤——
琪尔斯蒂再次释放出两发罗刹讴歌。然而光轮却从真央的身边划过,径直飞向了虚空中。
恐怕是在玩弄着真央吧。身体被光轮所撕裂、真央不断缩短着二者间的距离,挥舞起折断的魔剑。
但是、真央的体内此刻已经没有任何可以用于反击的力量了。
仿佛为了证明真央此刻的无力,琪尔斯蒂舞动起漆黑之镰毫不留情地斩向了真央的身体。
「哈哈哈、以为能击中我吗————!真可惜呢——————!」
看向全身的力量都在消逝的真央,琪尔斯蒂狂喜的喊道。就在这时、本以为已经丧命的真央忽然带着苍白的笑容、使出最后的力量抬起魔剑刺向敌人、与敌人紧紧地抱在了一起。
「不要挡路!快放开……!」
「怎么能……在这里——」
嘎哈!的一声、真央吐出了鲜血。但她的身体却依然死死地纠缠着敌人。紧紧地抓住了琪尔斯蒂的肩膀。
『……让你……离开』
那便是真央人生中最后的遗言。
彼方不由得喊道。
「真央……!」
「区区蝼蚁,消失吧……!」
琪尔斯蒂在至近距离释放出能量弹。一瞬的爆炸后,真央的身体化为了尘土。——然而她的左手,却依然残留在琪尔斯蒂的肩膀上。
那只残留的手中蕴含着真央最后的意志。
——就是现在、看招!
对于真央的死,彼方不可能毫无动摇。
但是,彼方也深刻明白是什么支撑着真央与她的同伴们战斗至今。无论是对真央自身还是彼方而言、都早在这场战斗前做好了为和平而牺牲的觉悟。
虽然有反彼方一贯的主义,但没有牺牲就无法打倒眼前的敌人。
正因如此,彼方立即扣下魔炮剑的扳机。朝向因杀死了真央而更为狂喜的琪尔斯蒂,银白色的光流飞泄而至。注意到光流的琪尔斯蒂,虽然试图将自己的身体化作黑雾、却被真央的左手所阻止。刹那间,琪尔斯蒂伴随着狂气被银白的光流所吞噬……!
※※※
在时有漂浮着浮游机雷的空中,优米爱尔与四个部下带领着众多的魔甲虫一路前冲。
「太弱了、实在是过于弱小。这居然就是我等一直以来所期望的战斗………」
「原本就有着压倒性的力量差距、再加上由于杰斯大人的计策射炮击特化大队被成功击溃,之后的战况可谓是一马平川了吧。」
在一旁飞行的格雷高尔说道。
想要蹂躏陷入混乱中的人类阵营先锋部队简直易如反掌。处于混乱状态的空士们、并不是《崩力》的对手。一段时间后、凡是遇上优米爱尔等人的空士们都尽可能地选择了撤离。即便是敢于挺身应战的对手、在遇到优米爱尔等人后也被恐惧所支配、转瞬间便丢掉了性命。
在终于感到扫兴的优米爱尔等人放弃玩弄空士们后、后方的魔甲虫走上阵前开始吞噬残余的生命。
这与她们所期望的生死相搏的战场异常遥远。
不过,如果是教皇的话——
如果是与彼方·英司一样的《绝力》使用者的话,就一定可以品尝到最上级的战斗了。
为了寻求与赌上世界命运的战斗相符的敌人,优米爱尔等人向〈阿鲁特米亚〉飞驰而去。
持有着如同鹰眼般锐利目光的魔铳士青年——弗兰西斯叹了口气道、
「决定世界命运的战斗、还真是过于无聊的东西呢。」
暗夜刀的使用者──佩西恩丝也肯定地说道。
「结果,彼方·英司的对手还是由琪尔斯蒂殿下负责担任了呢。」
绝对冰结的使用者──杰洛德补充道、
「现在能够做我们的对手的就只剩下教皇了。」
部下们都不认为除了安涅罗杰还有能与之抗衡的存在。或许正是源于这个缘故——在看到那个攻击的瞬间,优米爱尔浮现出了些许兴趣。
「公主陛下……!」
「很好、不要出手。」
制止住打算迎击的格雷高尔、优米爱尔挥舞着缠绕着红莲之火的长剑,迎面劈开了白银色的光之漩涡。
看向阻挡在前进道路上释放出刚刚炮击的小队、优米爱尔略微感到意外的眯起了眼睛、随后以蔑视的表情说道:
「明明被我们那样玩弄、居然还敢正面与我们交战呢。原来如此、贱民说到底就是这种不清楚自己力量的蝼蚁之辈吗?」
在视线的前方,是摆好了战斗态势的美空她们的身影。
「从这里开始别妄想再前进一步……!」
以收束魔炮打完招呼的美空,带着坚定的气势向优米爱尔宣言道。
二者之间的对峙这已是第二次。
即便感受到了饱含着杀意的优米爱尔等人的磅礴力量,美空她们也没有被恐惧所支配。
之前那地狱般的特训以及种种因缘,也都将在今日了结。
「呵、不过是能使用崩力而已、别妄想靠这种程度就能打倒身为女神的我。」
「那个……从这里开始不会再让你们继续向前了。」
「不要小瞧我们的觉悟。就让你为刚刚的贱民二字而感到后悔吧。」
继莉子,蕾克蒂,芙蕾雅之后,优莉也宣言道:
「如果就这样投降的话还能考虑留你们一命。但是、如果打算战斗的话——」
优莉以看着猎物般的冷酷眼神说道、,
「你们全员、就请在这里坠落吧。不会再让你们见到第二天的朝阳了。」
带着毛骨悚然的杀气,优莉将〈特利修拉〉的枪尖指向敌人。
就在这时,从美空那里传来了通信。
「好久不见了、美空·惠特儿。」
是安涅罗杰的声音。从教皇那边传来了直接通信。
「如果你们在此坠落的话、现在正位于《门》周边讨伐着魔甲虫的彼方·英司的士气会有所下降。你们对此有所理解吗?」
那家伙在战斗着……
美空等人之前所知的最新情报,是彼方所在的特务队突然通信不能。但从教皇的话语中来看、彼方击破了琪尔斯蒂、现如今正准备前往《门》的所在。
听到了这个,美空她们的士气必然了受到强烈的鼓舞……!
「我们一直为了击倒优米爱尔她们而特训至今。所以、一定会打败敌人活着坚持到最后……!」
『……祝汝等武运昌盛。』
说完、安涅罗杰中断了通信。
自己这边也被少许期待着吧。
虽然就状况与现实而言、美空也明白安涅罗杰对自己一行人的企盼不过是拖延敌人的脚步。
恐怕无论是谁、都不认为美空她们能战胜优米爱尔等人吧。
但是——
「哼,愚蠢。自愿成为弃子了吗。」
「弃子、吗」
虽然被优米爱尔所轻视,但在空战武道祭之前,美空等人每天都在嘲讽的视线中度过。
正因为不断颠覆与刷新着来自周围人的评价、不断地去尝试超越自我、美空她们现在才能站在这里。
忽然弯起嘴角、美空发出了宣言、
「不是很好吗——就让你们见识一下、名为弃子的力量……!」
※※※
《门》周边空域。
在空中漂浮的巨大魔甲虫的下方,此刻、一名空士正不断地制造出数之不尽的尸体。
魔砲剣戦技──砲閃華
魔砲剣戦技──絶空剣
汽缸每转动五次,都伴随着一次巨大银白色能量弹的爆发。银白色的能量弹在试图包围彼方的魔甲虫群中掀起剧烈的爆炸,伴随着划破天际的闪光魔甲虫群被次第消灭。朝向位于头顶的虫群彼方释放出一记真空刃,在瞬间敌人便化作肉片降落到了下空。
这种程度的战斗,不论何时都能坚持下去。
不断击退袭来的魔甲虫群,彼方想道。
以为这种程度就能消耗我的话可就大错特错了哦杰斯·维格路特……!
虽然体力有着少许的损耗、但气力却可以说比起战斗前还要来得充沛。
思念着即便舍弃性命也要打倒琪尔斯蒂的真央等人、彼方现在浑身涌出即便是以数亿只魔甲虫为敌自己也能将之打倒的卓绝气势。
他们似乎平安归还了……
在与琪尔斯蒂的战斗中被剧烈消耗的特务队的空士们,现已全数撤退。他们虽成功完成了将彼方送至《门》所在的任务,但却已濒临毁灭,连向防卫线释放战技的力量都已所剩无几。
这样的话反而会变成累赘——在接受彼方的指示后全员选择了撤退。
那么,将这数万单位的虫群打倒令一切都结束吧……!
位于彼方头顶上空的《门》、身为其护卫的魔甲虫群在不断扩大。根据里帕的概算,大约有一亿体之多。
在这段时间里彼方以《绝力》打倒的敌数虽然不明、但总量一定不过十分之一吧。
魔炮剑战技──多弹头弹歼灭雨
彼方瞄准如同黑霞般的虫群,释放战技掀起了无数波大爆炸。在激烈闪光的爆烟中,彼方以高速混入其中隐藏起自己的身姿。
多亏于此、他在一瞬间突破敌阵、成功抵达了《门》的所在。由于那份难以想象的巨大彼方虽然无法把握《门》的全貌,但他却顺着《门》的障壁开始急速上升。
以《绝力》来加速的彼方,瞬间便甩开了身后的敌人。不久,终于接近了《门》的头部上空。彼方一边看向那巨大的口器,为了释放出全力一击而开始进行精神统一。然后当他架好魔炮剑,准备发射炮击时,
『………………!?』
伴随着一阵杀意,黑色的能量弹朝彼方袭来。
一发、二发、三发。彼方跳跃着在空中飞舞、在躲开敌人的射击后、释放出这发战技的对手缓缓从空中降落。
「看来,琪尔斯蒂似乎战败了的样子呢」
魔甲虫阵营总大将──杰斯·维格路特从虚空中取出咒诅之剑、
「但是彼方君。绝不会让你在这里破坏掉《门》哦。先锋部队不过是个幌子的事我也早已看穿。就在这里将人类阵营王牌的你彻底击溃吧。」
咒剑的剑尖指向了彼方。
果然,变成这种状况了吗。
对人类阵营来说堪称最坏的时机。对魔甲虫阵营来说堪称最好的时机。
在尽可能消耗掉人类希望的体力后,万全的杰斯·维格路特挡在了面前。如今的场所,是魔甲虫的支配空域。人类阵营无法前来支援、魔甲虫阵营的上亿军势将彼方·英司团团包围。
但是,彼方却依然浮现出了无畏的笑容。那是打从心底的微笑。一边回想着将彼方引导至这里的那些牺牲者,他连同那些在空中逝去的灵魂们的份一起微笑着。
「哦呀、我说了什么奇怪的话吗?」
「呐杰斯、虽然琪尔斯蒂也这么说——你真的认为我就是最后的王牌吗?」
「这是什么意思?」
「嗯~没说过吗?」
带着不羁的笑容、彼方以锐利的目光注视着眼前的敌人说道:
「——我也是幌子哦。」
随后、从上空厚厚云层的裂口中、巨大岩石的身姿突然出现。不、并不是岩石、在杰斯认出缓缓降落展现出身姿的那道巨大身影——位于《薇贝尔》四周的人工空岛时,众多的岛屿已经朝向《门》那边开始急速坠落。
「打算用人工空岛来撞击《门》吗……!?』
「呐杰斯,你说过不会让《门》被就此击破的吧」
看向自相遇为止第一次展现出动摇的杰斯,彼方发出了宣言:
「现在开始就要速攻击坠它了哦!觉悟吧杰斯·维格路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