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空战魔导士培训生的教官(空战魔导士候补生的教官)
  4. 第十二卷
  5. 第一章 孤高的空士
  6. 繁体版

第一章 孤高的空士
2017-08-10 22:50:08

		

──距天槌的一击作战开始72小时
前线空域。上午十点左右。
真是的、在将伪装旗舰一击击沉后却又保持沉默了吗。这边的动向也被看穿了呢。
手持着沾满浑浊绿色液体的魔炮剑,身材高瘦的黑发少年──彼方·英司环视向了四周。
此刻,在视野的所有范围内,都是空士与魔甲虫们的交战场景。混杂交错的敌我各自都赌上性命地在拼命消减对方的人员数量。
战场陷入了激烈的混战。在天空中的混战与地面上略有不同、是丝毫不能疏忽、需要全神贯注的战斗。一旦稍微放松警惕导致迷失了伙伴们方位的话,什么时候被敌人突然背后一击也毫不奇怪。
一边以严肃的视线环视周围,彼方想道。
看来那个杰斯是不会让我们轻易靠近《门》的所在了呢。
包含彼方的特务小队在此之前数次寻找防卫线的薄弱之处,从作战开始时算起大大小小已经经历了十一次的交火战斗。
魔甲虫阵营在《门》的周边空域构筑下了坚实的防线,彼方通过强化后的视力,勉强能够看到《门》所在的大致方位。
这次的彼方不是作为教官、而是以特技持有者的身份作为特务队的一员参战。再加上特务队的规模是由两个中队──约百名左右的全精锐成员构成的空士集团,无论是战斗的规模还是方法都可以说与至今完全不同。
虽然基本的战斗单位仍是一直以来的小队作战,但在身经百战的特务队队长的指挥下几个小队巧妙地连携在一起,根据状况进行合流、以30~60人形成的集团作战也时有发生。没有人对特务队长的合理判断进行抗议,整个部队仿佛完全化为一体般展开了行云流水的进攻。此外因为有着对《崩力》使用者的作战经验,带着短短刘海及无任何死角眼神的男孩子气少女——真央·莉法作为参谋的同时兼任着对彼方的护卫。
虽然身为人类阵营王牌的彼方从教皇那里接受到了不到关键时刻尽量避免战斗的指示,但彼方却以战斗的感觉会变得迟钝为由毫不犹豫地挺身加入了战斗。
众多的敌人与伙伴在天空中混杂交错。
在生与死的界限极为暧昧的世界中,彼方在空中左右翱翔。
瞄准向位于天顶方向的阿鲁科纳级虫群,彼方一口气上升的同时释放了魔炮。两只阿鲁科纳级魔甲虫被直接贯穿、同时略微擦过其身体的一只魔甲虫也被一击斩落。随后彼方降落到下空,又以同样的方式再次埋葬了四只阿鲁科纳级魔甲虫。
在这之后,就没有战斗的必要了。
突然,魔甲虫群开始撤退。
在此等规模的战斗中胜败取决于全体的战果,对于还无法使用《绝力》的彼方而言在这广袤的战场中不过是一名渺小的个体。这次的遭遇战也一样、是与彼方个人无关,靠着全体伙伴们的奋斗才收获了的战果。
「不要擅自行动,彼方·英司……!」
「只是稍微活动下身体罢了。这种程度无所谓的吧。」
「怎么可能会无所谓!《崩力》使用者什么时候会袭击过来谁也不清楚啊……!」
「但是除了第一天的杰斯外,还没有遭遇过一次《崩力》的使用者吧。大概今天也不会来的。」
将真央的怒喊当作耳旁风,彼方重新看向了开始撤退的魔甲虫群。仿佛要乘胜追击撤退了的魔甲虫群一般,数百道光条飞泄而来。
这是来自人类阵营特化大队的援护射击。
数量上占据压倒性优势的魔甲虫阵营没能突破人类阵营的理由、正是由于这有组织性的射炮击部队的存在。一个大队——五百人规模的全射炮击系空士构成的部队采取密集的阵型、在先锋部队的后方凭借着接连不断的火舌有效地大幅度限制了魔甲虫阵营的行动。如果是小型种的敌人,通过收束系与扩散系的战技连携、一击击倒50只以上也不费吹灰之力。即便是数十、数百倍的魔甲虫群一起涌来,依靠特化大队一起释放的战技也能够强有力地加以击退。
除此以外,人类阵营的射炮击特化大队的威力不仅仅只是火力的集中运用。在这个大队中,拥有着被称为战略级战技也不过分的——极光歼灭炮的使用者也多达数人。
在全世界的空士们当中,屈指可数的极光歼灭炮的使用者们仅凭一己之力便能简单地消灭掉大规模的魔甲虫群,在战场中宛如战神般受到推崇。
隶属于先锋部队的射炮击特化大队有十个。虽然在杰斯现身的作战初日因奇袭而陷入了混乱,但分散配置在各地的各特化大队对魔甲虫而言就仿若是死神的降临。
压倒性的援护射炮击、以及巩固加强着四周防御的近百名精锐空士。为了能够让彼方平安抵达《门》的所在,人类阵营动用了大量的精锐人力。
但是——彼方却另有考虑。
如果《崩力》使用者出现的话,一切都将毫无意义。
所有的准备最后都只会以徒劳告终。
能够理解此中真意的人又有多少?
至少,杰斯·维格路特一定是对此深有理解的吧。正因如此杰斯才选择在这种状况下让《崩力》使用者闭门不出,始终加强着对《门》周边的防护。
一切都是为了让想要破坏掉《门》的彼方与《崩力》使用者们正面战斗,在大幅消耗掉其力量后以余势一举歼灭掉人类阵营……
「就算再怎么试探突击、也已经明白难以削弱防御线的厚度了吧。差不多也该撤退了之类的——作为参谋的你此时向队长提出类似的提议不是更好吗?只要了解到我在这里、一定立刻就会有大规模的魔甲虫群攻过来的。」
「那种事我自然清楚!不需要你来插嘴……!」
在真央粗暴地拒绝后,特务队队长下达了撤退的指示。看着仿佛现在就要咬向这边的焦躁的真央的侧脸——这家伙还真是总在生气个没完呢,彼方在心中不禁略微感到呆滞地说道。
虽然人类阵营为了让彼方完好无损地抵达《门》的所在而进行了数次波状攻击、不停寻找着魔甲虫阵营防卫线的弱点,却没能获得什么称得上成果的发现。
在确认完战果与伤亡的状况后真央发出了指示。
『使用伪装航路向旗舰〈阿鲁特米亚〉那边撤退,护卫着伤者的同时去除伪装径直飞向病院船那边』
在如此这般的十一次的进攻下也没能抵达《门》的所在、作战便宣告终止。
撤走完了后。阿鲁特米亚。食堂。
「今天的那算什么!为什么要无视身为护卫的我们而单独进行战斗……!」
在吃着肉末番茄面的彼方的旁边,真央怒喝的声音在大厅中回荡。
食堂中,特务队的伙伴们在一起吃饭。但是,本应是伙伴的他们、却丝毫没有想要调节彼方与真央间恶劣关系的打算。
特务队的大半成员,都是在与魔甲虫战斗的最前线——要塞浮游都市中精细挑选出的首屈一指的空士。这些空士们当中,在被提拔到这个部队之前便已一同跨越了数次死境,早已是生死之交的人们也有很多。
在这等老手们汇聚一堂的地方,将还只算是个毛头小子的现学生役的彼方当做王牌来护卫自然会招来反感。
为了这欠缺实战经验、与周围的协调性也并不良好的年轻人,特务队的成员们却不得不豁出生死。
「在《门》的防卫线前,人类阵营这边的先锋部队已经陷入了困境。为此我们必须进一步提高组织性协同作战才行,难道你没有注意到你的独断专行会扰乱整体的团队合作吗……!」
「团队合作、吗」
彼方慢慢地嘟哝道。
开战当初,人类阵营的空士总数约有十万。虽然《门》附近的敌人总数不明,不过,恐怕约有2亿之多。在数量方面,人类阵营被拉开了压倒性的差距。
但是,魔甲虫阵营的大半由于《门》的防卫而无法行动,仅仅只有一部分能进行行动的虫群对先锋部队的空士们而言正可谓恰到好处。
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有利局面?——实际上不仅是彼方,对参战的所有空士而言这都是一个挥之不去的疑问。敌人虽然数量众多但却异常脆弱。和在此之前他们战斗的魔甲虫相比,堪称完全性的经验不足。
恐怕是由于《门》附近的魔甲虫来到这个世界的时间还很短暂,所以导致的实战经验上的过度低下。而且比起阿鲁科纳级还要脆弱的小型种的数量也异常众多,在通常战力的层面上人类阵营占据了压倒性的优势。
这件事对人类阵营来说,成为了意想不到的好事。
但尽管如此,也难以接近魔甲虫阵营那被绝对性的数量所保护的《门》……
「呐真央。虽然我与你在相同的部队,但团队合作真的有必要吗?」
「理所当然的吧?否则的话就无法对抗《崩力》的使用者们。不管教皇陛下多么信任你也好,我对你这家伙的事——」
「至少我并不认为我有团队合作的必要哦。」
「什……!?」
「我与你们之间有一个致命性的认知差异。你们啊,保持现在这种状态就可以了。在相同的部队内提高团队合作、根据情况通过孤立我来增强联系、作为我的护卫加深团结就好。」
面对着一脸飘然说道的彼方,真央不禁哑口无言。——这个男人,到底在说些什么?真央不禁一脸疑惑的注视向眼前的男人。
「但是,就我个人而言不能一直保持这样的状态下去。我比起团队合作、还有着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更重要的事请什么的······为了战胜《崩力》的使用者,难道还有比这更为重要的事情吗……!」
对于一直在说些任性话的彼方,真央的怒火也达到了顶点。
「「个体」的力量所无法战胜的对手就凭借「团队」来攻克。这才是与《崩力》使用者作战的基本战术!你这家伙完全不清楚到底该怎么打倒《崩力》使用者…!」
「嘛,团队合作是很重要。不过,我所被要求的是——」
正当彼方打算说些什么时、
「到此为止吧。」
到刚刚为止都在沉默地听着二人对白的一名特务队空士开口道。
「我们并不清楚你所具有的力量。但在教皇陛下将你当做王牌的现在,我们除了相信也别无选择。至于你是否真的具备英雄的资格那可就是另话了呢。」
英雄的资格吗。听着比自己要高一辈分的空士前辈的话语,彼方咬紧了牙关。
所谓英雄,是站在众多牺牲者尸体上的功劳者。为了英雄的存在,那些做好了将性命献身给英雄这一觉悟的伙伴们是必要的。
不使用《绝力》的彼方作为人类阵营的王牌、还没有被现在的伙伴们所『信赖』。当然如果好好地遵守真央指示的话,的确能够得到多少的『信用』、但那样的东西毫无意义。
在这场战斗中,彼方所认为的必要之物与真央所认为的有着根本上的不同。
如果被问到与伙伴们的连携是否有必要的话,彼方的回答是……
但是,现在应尽可能地避开不必要的纠纷。
「以防万一事先声明,到关键时刻我会好好地使用力量的。不过由于我的那个有点特别、所以并不是可以多次施展的东西。」
团队合作的方面隐而不答,彼方仅就是否具备英雄的资格作出了回应。在阐明了束缚于自身的力量制约后,彼方的脑海中闪现出了从《密斯特岗》出发那天清晨的光景。
那个早晨……彼方将一切的真相传达给了优莉。
过度使用《绝力》的话,名为彼方·英司的存在就会从优莉等人的记忆中完全消去。
那个时候优莉所做出的选择,恐怕彼方一生都无法忘却吧。
「我明白你有你的苦衷、但这与你欠缺协调性完全是一码归一码。」
正当还未平息怒火的真央打算继续说教时,鳶色眼瞳的金发美少年──里帕·恩迪凯斯来到了食堂。
「彼方君,教皇陛下似乎对你有话要说。可以占用点时间吗?」
和我要说的话吗。从作战开始已经过了三天,也是时候进行那一步作战了啊。
「抱歉啊真央。稍微有点事情——所以说教就请先放到与教皇陛下的谈话后吧。」
无视了打算说教的真央,彼方离开了食堂。
在通往舰桥的走廊中——
「似乎与周围相处的不是很融洽呢。」
「嘛,我说到底也只不过是学生的身份。和那些跨越了无数修罗场的前辈们是完全无法比拟的啊。」
接受了里帕那里传来的指责意味,彼方干脆地表示肯定、
「再加上不能使用力量的现在, 想要获得周围的信任更是难上加难。」
「有关无法频繁使用力量的那个制约我也略知一二哦。教皇陛下似乎也是那样呢······话虽如此,尽可能的话还是与周围搞好关系吧。真央她们毕竟是你的护卫。」
「有关那个的话应该没问题。他们都不是会被个人的感情所左右而因小失大的类型。」
这话不假。彼方自身,也对真央等人的觉悟之深表示了认可。
但是,她与彼方所关注的重点却有根本上的不同。
恐怕有关那份差异、就算彼方做了口头说明、真央也很难理解的吧。
另外对彼方个人来说,他也没有急切寻求理解的打算。
在进行最低限度的护卫任务把彼方送到了《门》那里后,让真央等人立刻撤退才是彼方的真心。
「话说回来,你知道美空她们在做些什么吗?」
「大概吧。虽然她们的工作是在后方的补给任务,但目前来看似乎对此表示不满。」
对补给任务表示不满吗·····
对于知晓美空等人最终目标的彼方来说,立刻便领悟到了她们在尝试着什么。想起自己曾经的学生们、彼方不经意间弯起了嘴角。
「但是,在那之后似乎又随心所欲地尝试了各种各样的行为。因为补给部队是以学生为主体,所以其骚动还算是比这里更容易抑制。」
「随心所欲的话,我也不会输的哦」
「的确,彼方君的随心所欲标准完全是不同档次的呢。艾蜜莉那时虽然也颇为震惊、但这次更为令人惊讶的说不出话呢。居然会把「那个」规划进战略中什么的」
「我只是单纯的进行了提议而已哦。值得赞扬的应该是不顾众人的抗议坚决加以实行的安涅罗杰才对。」
一边这么说着,彼方二人走进了〈阿鲁特米亚〉舰桥。随后,位于舰桥内的爱丽丝等人,与戴着奢华装饰的司教头冠、浑身缠绕着白色司教服的妙龄女性——安涅罗杰·沙萨兰德·薇贝尔一同望向了这边。
「看来这次也是一无所获的遭遇战呢。」
「嘛,目前还处在侦查阶段。因为魔甲虫阵营没有过于积极的发起进攻,所以比起预想中人类阵营也尚未出现大量的人员伤亡。但由于先锋部队的进攻陷入了困境,目前焦躁的氛围正在不断蔓延呢。」
站在安涅罗杰面前的彼方带着飘然的口吻说道。
并没有产生与人类阵营数十万人的空士相媲美的消耗。顺带一提空士们的具体配置是先锋部队五万人,以学院浮游都市隶属人员为中心的后卫部队配备有两万人。中卫部队遭到废除,取而代之的是约两万五千人的独立游击部队,独自对先锋部队进行应援。余下的五千人则是隐藏起来的棋子。
「因为原本就没有告知先锋部队有关突破敌人防线的计策,所以现在的情况也是理所当然的吧。如今的首要任务是习惯大规模的连携作战,逐渐消减敌方的战力。话虽如此,在先锋部队里蔓延的焦躁氛围与作战内容的一无所知也不能说是毫无关系呢。」
安涅罗杰由于担心先锋部队的成员被杰斯逮捕从而将所有的情报都悉数告知给杰斯、除了极少数的人们外没有传达丝毫的作战内容与情报。
因此,面对着无边无际的魔甲虫群所维持的久攻不落的《门》,担负着人类未来的先锋部队会感到焦躁也是理所当然。
「魔甲虫阵营的压倒性数量所构成的当前战局、毫无疑问是为了作战第一天杰斯的奇袭而作的准备。如果在那时杰斯的奇袭成功了的话,伴随着魔甲虫阵营的一举进攻,人类阵营恐怕就难以与对方保持均衡的状态了吧。」
用梦幻泡影来制作出伪装旗舰并推往前线的这一建议,是彼方的提案。如果是身为战略天才的杰斯·维格路特的话,一定会考虑读取先机先发制人。
作为结果那是正确的预判,伪装旗舰被《崩力》强化后的杰斯用战技击坠。那份光景也被位于先锋部队后方的安涅罗杰等人所确认、在伪装舰桥遭到破坏的同时,《阿鲁特米亚》的舰桥也悄悄地在一瞬间移向了后方。
「哎嘿~,多亏了我的主人爱丽丝大人的福大家才能得救哦。大家,多多对爱丽丝大人表示感谢吧。」
仿佛被拔除了色素般的白发与肌肤,如同白色妖精的少女——莉洁莉特·芙拉尔柴尔德挺起了娇小的胸膛。虽然对彼方而言让尚且年幼的莉洁莉特参战并非本意,但莉洁莉特似乎至始至终也要在爱丽丝的手下效力尽忠。
「呼呼,明明没有出场的机会,却在这里骄傲的挺起胸膛的小莉洁真可爱呢。果然对方并不打算从一开始就进行总反击吧。」
妖精尺寸的少女——艾蜜莉·威德贝伦坐在莉洁莉特的肩头上缓缓点头道。有着丰富战斗经验的她,被委托以支援莉洁莉特的任务。
「正如当初的判断,杰斯似乎打算一心死守《门》的空域。如果人类阵营不对此做些什么的话、他就会静等两日后的下一波魔甲虫增援吧。」
「就算知道目的,想要突破专心防守的兄长大人的防御可是异常困难的哦。」
响应着系有精巧发辫的紫发少女——克莉斯缇娜·巴鲁克赫伦的言论,如同西洋人偶般的美貌少女——爱丽丝继续补充道。此刻的爱丽丝穿着一身简易宫廷风的紧身胸衣、克莉斯则是身着白色套装的西服,胸口处装饰着一枚红色的胸针。
两人现在的着装模样是安涅罗杰根据女王与外交官的立场为二人所特别定制的服装,紧急时刻也可以当做施有刻印术式的防护服。
作为魔甲虫阵营新代表的爱丽丝,在人类阵营中被授予与浮遊都市联合评议会的评议员同等级的身份,作为同伴的一员获准进入旗舰的舰桥。
「人类阵营必须在敌人的增援到来之前发动总进攻。但兄长大人却只要在大规模增援到来之前与《崩力》使用者们贯彻防御就好。即便是除去这数年一度的《门》的大规模干涉,兄长大人依然可以凭借压倒性数量的魔甲虫击败人类阵营。之所以至今为止还没有发动大举进攻,是为了万全的准备,好将彼方·英司击破《门》的概率无限地逼近于零哦。」
听了爱丽丝的话,安涅罗杰也点头同意道。
「恐怕正如爱丽丝所言。杰斯一定意识到了彼方就是人类阵营的杀手锏。另外尽管不想承认,面对始终贯彻着防守的魔甲虫阵营,我们至今为止没有任何对策、只能不断地保持骚扰性的攻击。但是,下一次的作战就不同了。」
在说完下一次的作战这句话后,彼方等人的表情变得险峻起来。
结合目前的状况考虑,下一次的进攻就将是总攻击——决战。
「与那个的动向相呼应,按照预定开始全面进攻。另外,根据参谋部提出的方案,将十个射炮击特化大队部署在战场中央,为从敌人那里打开一条通路作准备。」
听到这份提案,彼方微微地皱起了眉头。
「那个啊,的确射炮击特化大队的战果异常丰硕、堪称是立了大功也不为过。不过正因如此如果杰斯有那个打算的话也一定会为了击溃射炮击特化大队而动用大批军队的哦。正因为人类阵营还有着隐藏的手段,不是更应该保持着一如既往的平面态势······换句话说从始至终都该进行单调的攻击不是吗?」
舰桥的参谋们看向了彼方、
「虽然在这三天的战斗里至少也消减掉了近两千万只的魔甲虫、但是这种程度的伤亡难道会超出杰斯的预想吗?动用十个射炮击特化大队是很强大,但遭遇《崩力》使用者的话也会有被一网打尽的可能,有关这份危险要怎么回避呢?」
听了彼方的话,「确认到《崩力》使用者的话便再次分散,尽可能的不被一网打尽就可以了」参谋总长如此答道。
这些家伙还真是低估了杰斯啊,彼方想道。
虽然《崩力》的使用者的确是威胁。但杰斯的手段并不会仅此而已。通过有效利用经验低下的魔甲虫,杰斯一定会盘算出什么对策。
「毫无疑问杰斯会在人类阵营发起挑战的瞬间开始移动哦。并非只是《崩力》的使用者,在盘算着其他计划的同时将进攻而来的人类一举反击歼灭、像这样吃力不讨好的事也很有可能发生······嘛,但的确不管怎样人类阵营不发起决战的话,这场战斗的结果就没有悬念了。」
杰斯的目标是,将参战的空士们彻底根绝、打碎人类阵营的反抗之心。然后手下拥有着数名《崩力》使用者的杰斯、比起击溃四下逃窜的空士,一定会选择等待将空士们齐聚一堂的机会将之一网打尽。
正因如此——
「不管怎样,尽快将「那个」的准备完结,为了我们随时可以进入总决战做好准备。」
「有关「那个」的战斗准备毫无问题。但是,先锋部队有必要一度撤退进行休息。在决战前提升士气是很有必要的。」
共享着有关《门》的击破阻碍的情报,为了让攻略顺利进行彼方等人对大小事宜一一讨论。尽管原本陷入胶着状态就在彼方的预料之中,但对安涅罗杰等人来说这并不是什么令人愉悦的状况。
在这几天的战斗中,彼方的判断稍许有些差错、都会给人类阵营带来沉重乃至毁灭性的打击。以及在做好一切准备后,就必须发起最后的决战了。
在对最后的战斗方针进行确认后,安涅罗杰的视线注视向了彼方。
「这么说起来彼方先生、有些想要询问的事。根据里帕那里传来的报告,你最近似乎经常陷入失落的状态呢。」
「……………………」
「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告别吗?」
「多多少少吧。不过、从里帕眼里看来我经常陷入失落的状态中吗?」
在《密斯特岗》的最后一个假日的时候被学生们指出了满脸严肃的表情、这次又是失落而空虚的眼神吗。之所以会显出多少的颓态毫无疑问是有关力量之代价的缘故吧。
但是,事到如今有关于此已经无可挽回了。
「抱歉了。在此之后我会摆出一名人类王牌的本分、以认真的态势来尽量不为周围人带来不安的。」
「那就这样吧。另外在发起最后的决战前,〈阿鲁特米亚〉将进性最终补给,在此之间你多少会有些自由的时间。」
听到这不像安涅罗杰的发言,里帕等人暗中皱起了眉头。
「……我明白了。」
在作出简短的肯定答复后,彼方向身着紧身胸衣礼服的爱丽丝发起了招呼。
「爱丽丝。今天也拜托你了。」
「真没办法呢。跟过来吧。……莉洁莉特,你也一起来帮忙。」
彼方紧随爱丽丝等人的身后,一道离开了舰桥。
※※※
「我并不想听那样的回答!快告诉我那家伙去了哪里……!」
「请冷静一下。从这里开始,即便是真央小姐也禁止入内。」
「让开!里帕·恩迪凯斯……!」
有关从连接着舰桥的门那里传来的争吵声音,已经是彼方与爱丽丝等人离开数小时后的事了。
正当太阳开始逐渐西斜之时,安涅罗杰引领着她的心腹——哈尔德曼·恩迪凯斯来到此处进行指挥交接事宜。
「怎么了真央·莉法?你应该没有进入这里的权限。」
「我知道有些无礼,教皇陛下,但请让我听听有关彼方·英司的事」。
没有接受警告的打算,真央紧紧地注视着安涅罗杰。
「虽然是在大人您的推荐下才让彼方·英司加入了我等的部队,但那个人到底隐藏着怎样的力量?」
寄宿在真央瞳孔中的,是近似于敌意的愤慨。
「在这次的作战前,虽然我们已经进行了数次的事前交战。但无论哪次都没能有效地理解他的特异性。不仅如此,他随心所欲的行动反而打乱了团队合作。明白地说的话他的擅自行动只会加重我等的负担。这样的话本就陷入困境的先锋部队想要攻破防卫线就更是难上加难了。」
「真央。就算是你也好在此之上的行为……」
正当一旁的里帕露骨地表示出反感时,安涅罗杰以尖锐的眼神加以制止。
名为彼方·英司的存在会招来特务队反感的这件事完全在预料之中。不如说,直到现在才来进行谈判的真央等人的忍耐力值得令人嘉奖。
彼方·英司并不是对自己的实力感到自傲并自吹自擂的人。但有时这一点反而会招来很多误解。
「彼方是人类阵营王牌的这件事是真的」。
作为教皇,安涅罗杰表示出肯定。
「他曾在我的眼前与身为《崩力》使用者的琪尔斯蒂·帕米利翁进行了战斗并取得了胜利。在如今的人类阵营中,可以说没人能够战胜全力以赴的他。即便是加欧等人尚且健在结果也不会改变。」
听到已经殉职的伙伴们的名字,真央的表情突然痛苦地扭曲、
「那样的话,为什么彼方不使出全力呢!?大家都对那个人所持有的力量抱有着疑问。现在的话不实际目睹的话是没人会承认彼方的……!」
对于超越忍耐界限的真央,安涅罗杰的话语也无法有效地传达。
彼方之所以不使出全力也是无可奈何的。
但是,这样下去的话对他进行护卫的特务队的士气会大幅下降。很据情况,关键时刻不保护彼方也不无可能。
安涅罗杰虽然略微在心中对在这紧要关头还给自己添麻烦的彼方发出埋怨,却依然作出了符合人类阵营最高责任者身份的最佳选择。
「里帕先生。彼方·英司的完成度怎么样了?」
「是。现在的彼方君、即便不使用力量,我认为也已经具备强大的实力了。」
听到「现在的彼方君」这个词语真央略感惊讶地望向了这边。但是,耳听毕竟不如眼见。
再加上安涅罗杰也希望再次对彼方的「完成度」进行直接确认,她淡然地说道、
「好吧。……那就一起来吧,真央·莉法。」
完成了指挥的交接任务后安涅罗杰引领着里帕与真央一道向内部走去。
后方。非战斗空域。
「彼方·英司居然在这样的地方?」
「没错。今天大概是这一带吧。周边警戒的任务应该也已经结束了。」
被安涅罗杰所带到这里来的真央,所处的位置是与战场空域完全相反的空域。虽然的确算是人类阵营的支配空域、但由于既不是人类阵营的补给空域又毫无战略价值,所以与魔甲虫阵营的侦察兵相遇的概率几乎为零。
为什么彼方·英司会在这样的地方?对于此中的真意,真央没能立刻理解。
但是,比起用言语说明,更为简单明了的「东西」现在就站在那里。
「这个感觉是……!」
在视线的前方,仿佛被用尖刀直指喉头般的恐怖感油然而生。看向由《崩力》所产生的重压的源头,是与彼方对峙着的爱丽丝与莉洁莉特的身影。以及……环绕着彼方的无数魔甲虫。
「这样的数量就好了吗?」
「再多一点吧,因为明天就要进行最后的补给、所以大概不会再有战斗的机会了。」
「虽说是在后方,这里可是战场哦?在劳累的时候说不定会突发战斗的哦?」
「没有问题。因为那个时候,真央她们一定会赌上性命来守护我的。」
看向毫不踌躇如此说道的彼方,爱丽丝略感呆滞的叹了口气,使用梦幻泡影继续生成着魔甲虫。
那是仿若恶魔的军团欲将彼方撕咬殆尽的恐怖景象。是真央一人的话会陷入绝望的深渊、做好殊死觉悟的大规模敌人。
但是,彼方的要求却依然没有停止。
「莉洁莉特也拜托了」
「嗯,我明白了。……爱丽丝大人,拜托了。」
莉洁莉特将手伸向爱丽丝的背部,对爱丽丝施展了《反魂的错乱》。其结果,能力得到大幅提高的爱丽丝造出了一只特别的怪物。
那是有着与彼方相同身长,同样手持着魔炮剑的漆黑身影。大概就是模仿彼方而生成的「影人」之类的东西吧。
「那就开始吧。准备好了吗?」
「来吧……!」
响应着彼方的声音,爱丽丝对身旁仿若云霞般的魔甲虫下达了抗战指示。位于袭向彼方的魔甲虫群的后方,是静待时机寻找着彼方间隙的影人。
对于这真央不得不作出死的觉悟的敌人,彼方满不在乎地抬起嘴角,悠然地向前方飞去。认真的吗!?真央连喊话的余裕都没有。彼方会在此坠落是毋庸怀疑的事实。
但是,那个男人的力量,却令真央感到深不可测。
「什…!?」
在惊叹的真央的瞳孔中,是彼方·英司没有动用《绝力》、便撕裂开魔甲虫群的身影。如同飘荡地羽毛般轻微的运动,仿佛看穿了对手的一切行动一般,彼方在死地中飞舞着。
真央不禁焦急的呼喊道。
「这与其说是实战——不该说是死斗才对嘛?请立刻中止这场战斗!打算杀掉彼方·英司吗……!?」
尽管真央焦急地向安涅罗杰喊道,教皇的眼瞳却没有离开战斗,也丝毫没有转动头颅的打算。
无数的魔甲虫为了吞噬掉彼方而不断逼近。一只个体从上面,马上又有一个个体从背后迫近而来。四面八方,毫无间断的进攻在刹那间袭向了彼方。
这毫无死角的攻击并不是人类能够感知的东西。
但是,彼方·英司却──
「看到了哦……!」
从背后迫近的阿鲁科纳级被横刀两断。毫不关注雾散后坠落而下的肉片,彼方立刻将手中的魔炮剑左右挥舞,将从死角进攻而来的阿鲁科纳级一一击落。
看到那个动作,真央不由得开口道。
「难道、仅凭感觉就击坠了后方袭来的魔甲虫……!?」
随后,彼方将迫近而来的阿鲁科纳级的头部踢飞,起身上升。上升后对于从背后而来的两只阿鲁科纳级彼方连目光都没有扫视,径直向后方释放出炮击与斩击将其一一击破。
「又没有看后面,怎么回事,彼方·英司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安涅罗杰与里帕始终沉默地注视着战斗,彼方没有使出人外的力量便将爱丽丝生成的魔甲虫群逐个击破。
面对突然袭击而来的寄宿有《崩力》的彼方的影人、他也仿佛理所当然般地与之交战,一边承受着《崩力》强化而来的斩击与战技,一击击中了那薄弱的漆黑身影……!
安涅罗杰在此时发出了感想。
「完成度还算马马虎虎吧」
「是的。虽然可能的话希望能够无伤地战斗到最后、但彼方君自从回到《密斯特岗》以来便没有再与爱丽丝进行特训,爱丽丝是由于《薇贝尔》相关的政治工作无法脱身,虽然也有试图说服彼方君留在《薇贝尔》····」
「彼方·英司以想要完成身为教官的职责为说辞,所以没能阻止他回到《密斯特岗》吧。他对此始终是一心一意的。」
安涅罗杰这样说道,同时继续与里帕一起观望着彼方。对于这样的二人,真央已经完全无法跟上状况了。
被影人的斩击所掠过的彼方,其身着防护服的胴体略微产生了斩痕。在真央的视线中,彼方的脸颊也出现了些微的伤口,缓缓地流出了血液。
但是,彼方与寄宿着《崩力》的影人堪称势均力敌……不,甚至展现出了在其之上的力量。
论战斗速度和破坏力的话这里本应是驱使着《崩力》的影人的独角戏。对于只动用了魔力的彼方而言,仿若是在承受着凶猛暴风雨的一朵野花一样令人感到如梦似幻的不真实。
但是,他在数次的进攻中如同杂草一般不断重新坚挺,一边回避着影人的攻击一边寻找着空隙,始终把握着战斗的节奏。
强有力的战技与剑压毫不给人喘息之机不断袭来,呼吸、躲闪、进攻、预判、在对方出手之前先发制人。面对这压倒性的力量,彼方始终保持着自己的战斗节奏。
这不真实的脆弱身躯面对着持有一击必杀刀刃的对手,他却毫不在乎的与之对抗,真央不禁感到眼前的景象有些难以接受。
就自己而言,从幼年开始便接受着非同寻常的训练。
但是,在这个男人的面前,那些训练却仿若儿戏一般被悉数推翻。
彼方同时与影人和魔甲虫群进行着战斗。
这就是彼方·英司……!?
「那、那个动作到底是!?在那样的混战中,那家伙为何能保持战斗到现在的地步……!?」
「那就是寄宿有冥力之人的战斗方式。」
目光没有片刻离开交战中的彼方,安涅罗杰说道。
「冥力的寄宿者可以觉察到咒力的细微流动。虽然我到达这个领域为止花费了整整20年,但想来也是因为战斗天分过于欠缺的缘故吧。我原本只是一名医护人员、参与作战之类的本就不在行。······而对于他所拥有的能够抵抗人形魔甲虫的《崩力》的人外之力——《绝力》这件事,身为教皇的我也能够在此作出保证。」
冥力……那到底是怎样的力量真央无法理解。安涅罗杰原本只是医护人员的事实与《绝力》的使用者这一发言也是同样。
但是,只有一件事情可以清楚的了解。
眼前的这名在与寄宿有《崩力》的影之化身作战的名为彼方·英司的男子,是完全超越了常理之人。
每天一边进行着战场上的遭遇战,一边又在战场后方以《崩力》使用者为对手拼死训练。
虽然不清楚是从何时开始进行的这种疯狂行为、但从教皇陛下的态度来看这样的状态早已持续了相当长的时间。
对于那非比寻常的努力,真央等人曾经经历过的训练甚至不值一提。
「比起团队合作更为重要的事物吗?」
在食堂时彼方的发言此刻回响在脑海里。
──至少我并不认为有团队合作的必要哦。
──我比起团队合作,还有些更要的事情。
比起团队合作要更为重要的东西。
没有掺杂任何的谎言,彼方所全力以赴寻求着的事物。
何谓力量?真央的脑海中忽然产生了这样的疑念。
真央认为想要与寄宿着压倒性力量的《崩力》使用者战斗除了集团作战别无他法。
但那只不过是常识性的判断吧。
在众多的人类中,也存在着一些不被常识所束缚的人存在。
彼方·英司、因为意识到我们无法跟上这个层级的战斗,所以才从最初就做好了独自一人战斗到底的觉悟吗……?
仿佛是在述说着自己的生存方式,对于这孤高空士的身姿,真央此刻感到难以离开视线。
「哈啊啊啊啊啊……!」
咆哮起来的彼方,挥剑斩向了漆黑的影人。影人似乎不打算依靠《崩力》的障壁,准备正面迎击彼方的进攻。
两柄利刃相互交错。
随后在被斜肩砍倒的影人的对面、彼方连喘息的余裕都没有,再次展开了与小型种间的战斗。几乎在转瞬之间,这个空域的敌人便被一扫而空。
在体会到人类阵营王牌力量的冰山一角后,真央下意识地握紧了拳头。
这是感到屈辱,对无能的自己所产生的愤怒。
明明做出了最佳选择的彼方,却被自己当做违反规定进行了说教,对这样的自己真央感到既羞耻又愤怒。朝向那样的真央,安涅罗杰开口道。
「真央·莉法。虽然至今为止都没有向你们阐明作战内容的全貌,但今晚我会让里帕·恩迪凯斯来为你们作出说明。——这是有关《门》的防线无力化与如何破坏《门》的对策方案。」
安涅罗杰以仿佛要看透真央的双瞳般紧紧地注视着真央。
「此外,你们的任务只有一个。即便是舍弃生命,也要成功将彼方·英司送达《门》的所在。」
「是、教皇陛下……!」
毫不动摇的回答后,真央开始思考为了护卫彼方自己一行人所能做到的事。
※※※
黄昏时分。魔甲虫阵营旗舰〈奥贝隆〉。舰桥。
「〈阿鲁特米亚〉似乎大幅后撤了呢。恐怕是打算进行补给吧。另外似乎是在呼应着旗舰一样先锋部队的飞空艇也开始向后撤离了。」
「嗯。令人在意的举措啊。」
在接到阿鲁科纳级传来的侦查报告后,琪尔斯蒂将其内容传达给了杰斯。
自从在第一天的奇袭中向人类阵营宣告了二者格的差距后,战况一直陷入着胶着的状态。对于专心于防御的魔甲虫阵营来说,人类阵营的进攻现在受到了很大的阻碍。
在此之中距离《门》的大规模干涉而来的增援的时间,也仅剩短短的两日。时间越是经过对杰斯来说就越为有利。
「恐怕这次〈阿鲁特米亚〉的后退补给是为了下一次的总进攻做好准备吧。」
自古以来在作战的关键时刻,先暂且退离进行饮食与休息、以此让部队的士气上升就可以说是定律。恐怕先锋队部队此刻休息的比例也在不断增加吧。
增援前的总攻击。尽管这是在预想范围内的事,但确实多少有些麻烦。
到目前为止人类阵营所发起的攻势,总感觉哪里欠缺了些焦躁感。
从现场的空士们那里可以感到拼命的感觉。一旦发现《门》的防卫线的空隙,就立刻大举进攻。
然而,作战攻略的本身却很笨拙。
只依靠着通常战力,一直在进行着毫无波澜的攻击。
现在的人类阵营中,彼方君与教皇、爱丽丝与莉洁莉特等拥有强大力量的人们汇聚一堂。他们的话可以进行远距离的攻击来削弱这边的防御力,也可以投入大量的浮游机雷、妨碍这边的行动。其他还有诸如阻断魔甲虫的情报传达能力、尝试立体性复杂攻势等作战方法,认真的思考的话战斗的方法应该是应有尽有的。
但是,人类阵营却没有进行类似的作战。
虽然在战场中异常拼命,但在战略层次上却感觉欠缺了少许工夫。
司令官的无能是不可能的。对手可是度过了悠久时光的教皇。应该会在关键时刻一击抓住这边的漏洞,就是那样老奸巨猾的家伙。而且爱丽丝业已加入人类阵营的现在,应该已经认识到这边在静待时机等待着增援。
除此之外、人类阵营也已经没有了残余战力,一旦增援到来的话即便不使用《崩力》,也可以凭借绝对性的数量彻底压制人类阵营。
「似乎有什么心事呢。」
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是有着紫水晶般的双瞳,美丽而又给人以锐利印象的精致面庞的少女——优米爱尔·希查的身姿。
在降临到这个世界的时候,与维格路特家一同保持了人类姿态的希査家,似乎是一个小国的王族人士。虽然是杰斯未曾听闻的国家,但由于对面的世界要比这个世界广阔得多、人口的数量也完全无法比拟,不知道也是没办法的事。
自从在这个世界上见面以来,优米爱尔认可了杰斯所具有的力量,与其共同行动。
「身为魔甲虫阵营的领导者多少有些在意人类阵营的打算呢。因为不能让他们破坏掉《门》呢。」
「只要给予我们出击许可的话,在外面晃荡的那些虫子立刻就能够击溃了哦。」
「现在的话还不要紧。不过,马上出击的时机就会到来了。那个时候还请不要手下留情尽情的蹂躏敌人。」
听到杰斯的话,优米爱尔浮现出好战的笑容,同时环视向了在舰桥各处把握着战况的部下们、
「格雷高尔、弗兰西斯去哪里了?」
脸上带着巨大伤疤的健硕短发男子──格雷高尔·霍卡顿回应道。
「为了慎重起见让他去周边进行巡逻了。因为在瞬息万变的战场中不知会发生什么事。」
听完忠臣格雷高尔的禀报,优米爱尔不禁嗤笑了一声。
「没有做那种事的必要,杂兵们是不可能到这里来的。就算退一步真的到这里来了,也只会因我等的力量而被恐惧所压倒。」
「是。正如公主殿下所说」
格雷高尔随即通过通信机与带有鹰眼般锐利目光的魔铳士青年——弗兰西斯·索瓦卡取得了联络。
在舰桥内配备的监视器中,是在暗中注视着人类阵营飞空艇撤离的少年——绝对冰结的使用者杰洛德·阿基亚斯。
「敌人的先锋部队看来也撤退了呢。看来不断加固的防御令他们无计可施了吧。」
「如果只是无计可施的话还好,我若是站在人类阵营那边的只会感到深深的绝望。虽然对他们而言是抵御侵略者的作战,但却不得不与身为《崩力》使用者的我等作战呢」
暗夜刀的使用者──佩西恩斯·玛克茵、此刻带着怜悯的语气说道。
完全将人类阵营当做妨碍的琪尔斯蒂说道。
「杰斯大人,今晚敌人的活动预计会大幅的弱化。就在今晚进行不意的夜袭如何?虽说就算是现在我也可以独自一人混乱敌人的阵营···」
「不,不会那么简单哦。虽然人类阵营打算休息,但夜袭成功的可能性依然很低。再加上对面还有彼方君在,无论是情报传达能力还是对敌计策我们这边都是处于压倒性的劣势」
将彼方视作最危险人物的杰斯,为了以防万一打算静待时机做好万全的准备。
「不过在敌人补给的期间,我们这边也做好充足的准备吧。考虑到先锋部队的规模,人类阵营的补给大概还需要一天的时间。琪尔斯蒂,可能的话就在今晚与明天内将那个投入到实战中」
「杰斯大人。有关那个的实战运用有些困难……」
对着犹豫着的琪尔斯蒂,杰斯悠然地说道。
「只要使用有效的战术的话就没问题哦。毕竟有关那个的存在就连爱丽丝也毫不知情呢。根据使用方法将敌人的攻势一瞬削减,将射炮击特化大队彻底毁灭吧。与此同时优米爱尔你们也开始反击,一口气突破敌营夺取教皇的首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