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GAMERS电玩咖!
  4. 第八卷 星之守心春与逆转Backattack
  5. 【雨野与亚玖璃与幕间休息】
  6. 繁体版

【雨野与亚玖璃与幕间休息】
2017-08-09 18:50:07

		

「所以说,就是这么回事呢」
「……原来如此」
某天,放学后的家庭餐厅里。
几乎一口气把「亚玖璃•近来的日记」对我叙述完的辣妹,含着吸管猛的吸光了剩下的温可乐。
我也喝了一口热乎的咖啡,直勾勾的盯着正对面的亚玖璃同学的双眼。
「我说啊,亚玖璃同学。我,有一个疑问……」
「?什么,雨雨」
面对把空杯子挪到桌子边上的亚玖璃同学,我……。
我,斩钉截铁的说道。
「我,到底是亚玖璃同学的什么人?」
「呜—哇—,真是个自我意识过剩的恶心问题—!」
亚玖璃同学做出吓退状,我「不是这意思!」的一边猛拍桌子一边说。
「虽然我们一直以来都是对方的相谈搭档,但不管怎么说,这种……这种,你和上原君之间『秘密』交谈的详情,有必要对我全盘托出吗!?我现在很慌啊!有种熟人在聊自己的事,我却在一旁偷听感觉!」
「啊啊!没错没错!就是刚才那个呢!说到『把雨雨作为恋爱对象,作为男人来看待~』这一段时,雨雨那张生不如死的脸!真是杰作呢!」
「才不是杰作!你、你到底想怎样玩弄我的心情啊!」
「好吧雨雨,现在和亚玖璃一起去选内衣吧?」
「想羞辱我吗!怎么回事!?欺凌吗!?这是在欺凌新人吗!」
「不是欺凌哟,亚玖璃只是想办一场朗读雨雨过去写的作文的朗读会而已」
「毫无疑问就是欺凌啊!」
我狂乱的抓挠快气炸的脑袋,亚玖璃同学一边嬉笑一边重整话题。
「嘛,其实人家没恶意的哟。虽然的确是扰乱了雨雨的心……不过你想,如果亚玖璃完全隐瞒和祐之间发生的事,抱着『把你作为男人来看』的意识,自私的把决定我们这对情侣未来的担子压在你身上……雨雨,肯定不愿意吧?」
「这、这个嘛……的确」
我想了一会,点头同意了。嗯……突然被亚玖璃同学莫名其妙的保持距离,又因为我的原因导致两人分手什么的,没有比这更糟的了。
虽然明白了这一点,但还是很害羞。我挠挠后脑嘟囔「道理我都懂……」,然后微微瞪向亚玖璃同学。
「但是,只把概要告诉我就行了吧。根本没必要像你这样栩栩如生的描述……」
「啊,这个嘛,只不过是想羞辱雨雨而已。怪我咯」
「怪我咯!?」
感觉这是当代最没诚意的「道歉」。如果把过去的同类词放一起比较,恐怕比「失敬失敬w」更没诚意。
亚玖璃同学我行我素的走向饮料吧,我也赶紧喝光咖啡跑去续杯。
再次回到座位上后,我们重开话题。
「话说,好久没办过了呢,家庭餐厅会议」
亚玖璃同学一边把热可可吹凉,一边回答我。
「对啊。……不过话又说回来,从上次开会到现在这期间,其实也并没那么忙。但,大家都遭遇到各种动荡了呢,最近」
「对啊」
我也把刚倒的咖啡拿到嘴前吹气。我和亚玖璃同学都是猫舌。
结果,两个人只顾在那呼呼吹气,现场变得一片寂静……。
『…………嘿嘿』
两人不禁一笑。……啊啊,这样的时光真是久违了。……而且,这是怎么回事呢。现在……自己有一种前所未有的放空感。
我放下咖啡杯,再次认真的注视对面座位的女性。
「……既然亚玖璃同学都做到这份上了,我也必须,打开天窗说亮话呢」
「嗯?不用勉强自己哟。毕竟雨雨那边根本没有能让亚玖璃吃惊的情报吧?」
说着,亚玖璃同学开始一点一点的喝热可可。
面对完全放下戒心的她……我将还未告诉她的恋爱近况,报告了。
「其实,不久之前我被千秋告白了」
「唔咕!?」
貌似热可可卡在了亚玖璃同学的喉咙里。我淡定的对把脸鼓得涨涨的她说道。
「但是当时我正和天道同学干劲满满的交往中,所以光速发了卡」
「!?!?!?」
亚玖璃同学的脸涨得更大,还变红了,好似下一刻就要把热可可喷出来。
而我……直接无视她继续说。
「这件事,千秋已经全都对天道同学坦白了。嘛,虽然这一点我也是最近才知道的……。还有,对了对了,关于千秋,其实她就是我憧憬的游戏制作者《NOBE》,还是我的社交游戏战友《MONO》,这事我也向你报——」
「噗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热可可终于从亚玖璃同学的嘴里喷了出来。而且更可怕的是……不知是因为神的指示,还是因为辣妹的执念……没有一滴液体喷溅到沙发或桌子上,而是全都华丽的命中了我。
……其实我已经预判到这个情况,拿起准备好的纸巾擦自己的脸。亚玖璃同学面如恶鬼的起身,拍响桌子像我逼近。
「什么鬼!?雨雨你究竟是个什么鬼!?为什么突然扔个炸弹……!」
「当然是为了,对亚玖璃同学『认真相谈』的态度作出回应」
「雨、雨雨……」
我充满男子气概的回答,让亚玖璃同学泄气的坐下了。
面对态度难得如此特殊的她……我继续说道。
「嘛,趁你嘴里含着可可的时候说这件事,是我故意的。怪我咯」
「怪我咯!?」
亚玖璃同学满脸难以置信的表情,再次拍响桌子起身。
「诶,什么意思!?这是雨雨的性癖吗,把亚玖璃嘴里的可可当着『奖励』和『圣水』,想尽情沐浴一把!?」
「……呜—哇……这自我意识真是……」
「为、为什么会是雨雨被吓到啊!亚、亚玖璃平时又不是那种把自己嘴里的东西说成『奖励』或『圣水』的脑残女哟!?」
「也是呢。说实话我现在满满『被玷污』的感觉哟。……明明连天道同学都没对我做过……」
「对吧!话说,明明自己做的孽,为什么一副被害者模样啊你这恶心死宅!亚玖璃还是第一次见识到有人把可可当『毒雾』!」
「……亚玖璃同学。我被『玷污』的事,请对天道同学保密……」
「为什么那么严肃!好恶心!怎么!对雨雨来说,『第一次喷满脸可可的体验』是必须为恋人保住的吗!?那为什么还要让亚玖璃喷啊!」
「仅仅只是为了……羞辱亚玖璃同学」
「欺凌吗!我们现在的关系究竟算什么!势不两立的宿敌吗!?」
「也是啊。如果真是这样,那么对我们这种关系还有点嫉妒的上原君,实在是很可怜呢」
「真的啊!感觉亚玖璃的男——前男友气壮山河的决心瞬间过时了!雨雨,你姑且作为祐的『假想情敌』,能正经装一装吗!」
「……好吧。那么,我用我此刻真实的心意,对你告白吧」
「嗯、嗯。……好、好认真的眼神,亚玖璃莫名觉得好紧张——」
「亚玖璃同学……我,真的……真的觉得,亚玖璃同学喷我的这一脸可可——『脏死了』!失敬失敬!」
「来一把指虎!现在就以亚玖璃的名义消灭你,快给老娘来把指虎!」
亚玖璃同学发出悲壮的迷之吐槽,好似被打倒那般的坐了下去。
……糟糕。因为好久没开『家庭餐厅会议』,闹过头了。
我们各自喝了几口温度终于变得合适的饮料,镇定一下情绪……终于恢复到能正经对话。
「话说,果然周围都没人告诉亚玖璃同学这件事呢,哪怕是拐弯抹角的」
「没人说哟。……啊,好像以前和祐聊天时,他说过『天道好像又陷入微妙的误会了』,和这事有关系吗?」
「谁知道呢。我也不知道天道同学当时的想法,嘛,或许是我和千秋的气氛变得奇怪时,她察觉到了」
「啊—,难以联想呢」
「还有,刚才我说过了,如今天道同学已经完全掌握了我和千秋之间的事。本来应该由我和千秋一起向她报告,但千秋在修学旅行的时候自己去挑明了」
「哦哦,这份大胆很不像阿星呢」
「对啊。实际上我也是后来……准确的说,应该是上次电玩同好会结束后,千秋通过简讯APP告知我的。我很惊讶,也觉得让她一个人背这些担子很抱歉……」
「原来如此……」
终于熟悉完情报的亚玖璃同学,冷静的喝了口可可。
我也喝了口咖啡……两人就这样心不在焉的看向窗外。夕阳西下,被踏硬的雪所覆盖的道路上,回家的行人和车辆川流不息。
「……大家,都在战斗呢……」
「……或许吧……」
……千秋是出于什么想法,才会独自一人向天道同学坦白的呢。而得知这些的天道同学,又是出于何种想法才和我分手,而且之后还去探望了千秋的呢。
一想到这些,就觉得好苦,好痛,像要疯了似的……心里全是如此不可思议的感觉。但是……哪怕她们之间的事牵扯到「雨野景太」……我也最好不要多管闲事。
应该,那是属于千秋自己的故事,那是属于天道同学自己的故事。
把杯底剩余的苦咖啡一饮而尽。才发现不知不觉间亚玖璃同学一直看着我。
「雨雨。……现在,幸福吗?」
「居然向刚被甩的人问这个问题吗」
我苦笑了,但又立刻挺胸抬头的回答。
「非常幸福。即使现在的『恋情』破灭了,但周围的人都很照顾我,没有比这更幸福的了」
说完,亚玖璃同学也立马露出微笑,点头称是。
「对啊。亚玖璃也这么想。被周围的人照顾着呢,我们」
「嗯嗯,没错」
「……谢谢你,雨雨」
「彼此彼此。谢谢你,亚玖璃同学」
两人……没摆架子,坦率的表达了自己的感谢。
但是,一直保持这种特殊气氛可不符我们的风格。我掩饰一般的转移了话题。
「话说,那之后亚玖璃想过圣诞聚会的事吗?」
「啊—,这个嘛。实话实说,啥—也没想。虽然心里完全不想全权委托给你们死宅三人组……」
「别啊,当天的游戏选择请放心交给我们!如今包括不插电游戏在内,我们已经列出了一百五十部候补选择」
「所以说才不想交给你们……」
亚玖璃同学吐出沉重的叹息,我发愣的歪起头。
「在选择游戏方面,还有比我们更胜任的吗?」
「就是因为太胜任了所以才烦啊。话说,你们这份热情是什么情况。五个人在一起才是最重要的吧?玩只是顺带的」
「怎、怎么可能是顺带的!哈!你什么意思!亚玖璃同学觉得只要五个人能在一起,玩什么都无所谓吗!」
「嘛,差不多……」
「血淋淋的死亡游戏也么可以吗!」
「举例太极端了吧!?为什么五个人非要在圣诞节被卷进死亡游戏啊!」
「你不懂,若实施年轻男女五人在圣诞节玩耍这一类的企划,我就必须面对死亡的风险!」
「为什么!雨雨你『现充=理应堕入地狱』的感性太强烈了吧!没关系的!我们的圣诞节不会发生死亡游戏哟,大概!」
「真的?如果是这样,那更得好好考虑如何玩……游戏主题的选择可不能马虎」
「不,都说了,这事无所谓……。……扑克牌就够了」
「嚯嚯,扑克吗。原来如此。也就是那个场景吧。在厨房被发现的上原君的尸体旁,有一张黑桃K……如上述一般的展开吗」
「展你个大鬼头啊!为什么最后还是死!?而且还是亚玖璃的前男友!?雨雨就那么希望现充死吗!」
「哪有啊。只是,按道理推测出来的……」
「请雨雨别再以路人落单男自居了!你这绝对不是这类人的平均感性!」
「别、别夸人家」
「为什么害羞!?啊啊够了,总之,给我往不死人的方向谈游戏!」
「原来如此,在乐观的推测下谈话吗」
「请在常识的推测下谈话!雨雨到底有多消极啊!」
「时常一边考虑『最坏的情况』一边行动,这就是玩家的思考模式哟,亚玖璃同学」
「嗯,请别用这种所有玩家都该认为『和现充一起玩耍就会有高死亡率』的语气哟,雨雨!绝对不是这样!」
「但是千秋完全同意我哟?」
「请别把你的分身搬出来说事!你们两个只能算一票!总、总之,能正常的聊游戏吗!拜托!」
被亚玖璃同学泪汪汪的拜托「聊游戏」,实在是非常珍贵的体验。……真拿她没办法,暂且把死亡游戏的可能性排除吧。
「首先是,大家最喜欢的电视游戏……意外的找不到适合五个人玩的」
「哦,雨雨居然推荐不出电视游戏,真稀奇」
「当然,也有五个人同时玩的迷你游戏合集的软体,或是轮流使用手柄的操作方式……但四个人还好说,五个人(离线)这个数字,对电视游戏来说简直是鬼门关」
「啊—……亚玖璃隐隐约约能理解你的意思」
世上的对战游戏,几乎都是适合偶数的人数操作。电视游戏的手柄显然同理,五人对战这一筛选条件让可选项少了很多。
亚玖璃同学「但是啊」的继续说。
「无所谓啊,就算不是五人同时参加也没事吧。每两个人轮番对战,或是单人游戏大家轮流玩也行吧……」
对于她的提议,我缓缓的摇摇头。
「请适当想象一下,亚玖璃同学。……亚玖璃同学拿着手柄玩单人游戏的时候,天道同学的眼神」
「呃……!?什么鬼……虽然没去过,但冥冥之中充满了一种驾校的氛围!」
「请想象一下,亚玖璃同学。……两人对战,刚好遭遇天道同学时,你自己的样子」
「呃……!?莫名有种『那一天,人类终于回想起……』感!瑟瑟发抖根本停不下来!」
「对吧?除非五个人一起其乐融融的玩,这之外的方式……都不合适吧?」
「的、的确。雨、雨雨的游戏逻辑,意外的可靠呢……」
亚玖璃同学反省的挠挠头。我一边无奈的叹息,一边告诫似的对她说道。
「所以,咱们来认真讨论一下『死亡游戏』的可能性——」
「不用讨论了。总之,亚玖璃已经理解到供五人娱乐的电视游戏很少就是了。……但是,也不是,没有吧?」
面对亚玖璃同学的提问,我「嗯嗯,嘛」的露出严肃的表情回答。
「只不过我的结论是……不管是能完全体现出技术差异的游戏,或完全不能体现出技术差异的游戏,都不一定能闹腾气氛……」
「怎么意思?」
「请想象一下。玩能体现技术差异的五人对战迷你游戏时,只有天道同学一个人不停连胜的情景」
「……莫名有种如坐针毡的气氛。好难受」
「请再想象一下。玩纯靠运气的迷你游戏……这次换亚玖璃同学一个劲获胜,而天道同学每次都是最后一名的场景」
「……莫名有种如坐针毡的气氛。也好难受」
「对吧。不过,我可以以聚会游戏的名誉担保,作为家庭游戏来说,这一类游戏实际上是最棒的。只是,对我们这个团体而言……」
「啊—……好像,微妙的不合适呢」
亚玖璃同学哈的呻吟。这时,我为了拿新的饮料起身了。亚玖璃同学只对我留下一句「什锦水果汁」,便去了厕所。……我只好无可奈何的去饮料吧拿了自己的乌龙茶和她的饮料,最后回到座位。
不一会亚玖璃同学从厕所回来,看见自己的什锦汁后「很乖很乖」的抚摸我的头。我像平时一样「谢娘娘夸奖」的随意应和,喝了一口乌龙茶,重开话题。
「所以,结果就跟上次讨论一样,虽然把对所有人的技术来说都差不多的『桌游』列为第一候补,但却没人熟悉这方面,毫无进展……大概就是这种感觉吧」
「嗯嗯。不过,既然没人熟悉,干脆找评价高的不就行了吗」
「……你觉得,吾等优柔寡断之死宅,能做到这一点吗?」
「不行呢。啊,那,干脆让亚玖璃来酌情选——」
「……你觉得,吾等性格别扭之死宅,能允许这种事吗?」
「不、不能呢……」
亚玖璃同学哈的叹气了。她无奈的耸耸肩,望向不知何时已经人来人往的店内。数秒后……她不知为何的笑了。
我单手端着乌龙茶歪起头,亚玖璃同学带着非常开心的表情说道。
「总觉得……虽然自己不是祐。但现在这种畅聊游戏的感觉,有点感慨呢。感慨的同时……也觉得很蠢」
听完亚玖璃同学的话,我……放下杯子,露出温柔的微笑。
「对呢。这种样子,真的很蠢呢。我们到底在干嘛啊」
「对啊」
「但是」
这时,盛着乌龙茶的玻璃杯的反光里,投影出了以前被天道同学邀请加入电玩部的回忆……这让我不禁呢喃道。
「但是,这就是……同好会举办的活动,这才是我想玩的游戏」
「……是吗」
亚玖璃同学用微笑回应我的话。我有些害羞的继续说。
「呃,虽然聊了一个游戏,但不一定要玩这个游戏呢。哈哈,我还是那么散漫呢」
「是吗?嘛,没什么不好的。开心最重要」
「……亚玖璃同学也是依旧那么敷衍呢」
「是雨雨你自己太扭曲了。不过,也正因为如此咱们才会像这样结盟啊?」
「……也是」
我们两人相视一笑。如今,我们之间的羁绊完全可以称为家人。
而且,正因为我们都确信这一点。
所以,我们微微一笑,向对方开玩笑示爱。
「嘿嘿,爱你哟,雨雨」
「哎呀哎呀,如果你要这么说,我也超爱你哟,亚玖璃同学」
下一瞬间。
『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
从背后的席位,传来了两名女性熟人的大叫……。
……那是我深爱的前女友,以及某工口游女子。
『…………哈』
我们没有回头去确认,直接叹气了。
——完全是剧本套路,我们对此都懒得做出反应。
*
「最近是雨野前辈的那个时期呢。就是所谓《被从背后偷偷接近的一个月》」
先前那莫名其妙的偶遇之后又过了三十分钟。
我结完账离开家庭餐厅,先在外面等着的心春同学一脸坏笑的调戏我。
我把收据和零钱塞进钱包,眯着眼回答。
「这有点宇宙级恐怖的一个月是几个意思」
「正如其名,某些威胁正从你身后悄悄接近的一个月。比如当你正向后辈美少女索要性福利时的前女友,以及当你正对朋友的女友示爱时的前女友」
「完全就是特定的那个人嘛」
「不对哟。如果你以为被偷偷接近的一个月期间只有前女友会接近你,那就大错特错了。克苏鲁肯定也会来的」(注:克苏鲁是克苏鲁神话里一个邪恶的存在)
「我一点都不期待。所以请别来了。还有,别把天道同学说成对我来说就像克苏鲁那般的存在」
「但是如果考虑到对前辈的SAN值的削减力,如今的天道同学可是能排到前几位的」
「咕……!好、好想否定……!」
的确,比起那种迷之神魔带来的抽象性的噩梦,目击到出轨现场的天道同学那冰冷的眼神更能对精神产生伤害。
正当我和心春同学傻聊时,结完账的天道同学与我们会合了。
「咦,聊什么呢这么开心?啊,难道,又在做什么猥亵的……」
她半开玩笑的盯着我,我苦笑否定道。
「没有,请别担心。只是在聊天道同学最近稳坐克苏鲁排名前几名的事」
「倒不如说反而更在意了!?」
这时,亚玖璃同学走到天道同学身后。
「大家久等了—。去车站吧—」
『好—』
「诶诶!?难道这事就这么不了了之了!?喂!?心春同学!?雨野君!?……诶,真的假的!?」
于是,我们无视掉还在那焦头烂额的天道同学,走向了车站。……虽然对天道同学很抱歉,但确实不是一件有必要说明的事。
北方的大地上,十二月的下午六点已经天黑了,仿佛由居酒屋带头那般,各色的灯火被点亮,炫彩夺目。……我就像一个「孩子」,被这种和家人以外的人在如此景色下漫步的稀有经历动摇了。
我咳嗽一声让自己冷静,同时向身旁的心春同学询问道。
「我们四个人会合后,一起聊了聊就离开了……但是,这样好吗?心春同学和天道同学应该是有事才会去家庭餐厅的吧?」
听说她们都是在我们暂时离席期间进店的,然后被带到了我们身后的座位。……怎么说呢,很符合我们的套路。
面对我的提问,心春同学「唔—」的呻吟道。
「天道同学怎么想我不知道,我倒是无所谓哟。和前辈你们偶遇这事嘛……我想想。就像在刷钱的时候遇到了离○金属史莱姆一样」(注:勇者斗恶龙里的离散金属史莱姆)
「哪有那么夸张。打倒我连经验都没有哟?」
「不一定呢—。现实和RPG不同,经验值不是根据被打倒方的强弱决定,而是根据临战者的心境决定呢」
「哦哦……好、好像很有哲理的样子」
「可以用在书腰上哦」
「心春同学也玩这一套吗!?」
最近我身边的人都怎么了。难道和游戏有关的至理名言的选手权选拔大会开始了吗?难道真的预定像某碧阳学园学生会一样轻小说化了吗?
身旁的心春同学一边整理围巾一边说。
「而且我们要聊的东西没什么大不了的,平时总是在智能机上聊,这次偶尔出来见一面,差不多就是这种感觉」
这两人最近关系真的很好,有点意外,我一边这么想一边瞥了天道同学一眼。她现在正和亚玖璃同学闲聊——却突然向我投来视线,我们不经意间对视了。
『!』
两人都红起脸,我急忙回过头。……身旁的心春同学随即无奈的说道。
「……我说,如果你们真的分手了,能求你们相互之间更冷淡一点好吗?现在这感觉是几个意思。反而满满『调情』感」
「哪、哪有调情啦。仅仅只是因为本渣无法直视天道同学这位宇宙奇迹级的大天使而已。毕竟会让精神崩坏」
「天道花怜真变成克苏鲁了吗。……而且总觉得前辈心中的『天道同学喜欢度』反而升高了?」
「心春同学。你的话一半正确,一半错误」
「?什么意思?」
「分手归分手,但本人,雨野景太的『天道同学喜欢度』就好比放置类游戏,只需要时间的推移就能使其充分上升」
「哦,这句话等于把如今正拼命赚取前辈好感度的我们姐妹俩的努力比作痴人说梦,咱还真是谢谢你啊」
心春同学一边挖耳朵一边「呕」的随意应和。……我说错了什么吗。我自己倒是觉得有理有据……。
突然,后面的两人好像也在聊类似的内容,只听见亚玖璃同学说,
「亚玖璃不想再接受雨雨的恋爱烦恼相谈了!总觉得好蠢!」
等,情绪十分愤怒。……天道同学到底说了什么呢。如果亚玖璃同学的烦恼相谈角消失了,我就会跟听到伊集院光先生的广播结束时一样的寂寞……。
就在大家闲聊时,目的地车站进入我们的视野。
我一边和心春同学说话,同时又一次的偷看天道同学。
「…………」
前几天的同好会也好,今天的家庭餐厅也罢……只要有第三者在场,我和天道同学都能正常说话,而两人独处时却不能好好交流。
实际上,能在这种时候积极进攻的才是「男人」吧……不过,如果我能很自然的做到这种事,高中也就不会孤独一人了。
而且,天道同学那边好像也还抱着「甩掉」我的自卑感,隐隐有种与我保持一步距离的意思。就因为这样……虽然我们之间的气氛不坏,却对向周围散发出过量的焦躁气场。
一旁的心春同学好似终于忍不了一般,「够了!」的大叫起来。
「这情况究竟是什么鬼!说实话,和天道同学交往时的前辈更能让我惬意的性骚扰!」
「嗯,请你不论何时都不要惬意的性骚扰」
「烦死啦!真是个啰啰嗦嗦的前辈!我要揉你的胯下哟!?」
「你这不就是在惬意的性骚扰吗!」
「总之!」
心春同学往前迈出几步,为了让后面的两人也听她说那般对我们转过身。
「既然雨野前辈和天道同学的恋人关系解除了,那就请表现出更多分手的感觉!尤其是天道同学!」
「诶,我吗?」
突然被心春同学点名的天道同学,满脸意外的抗议道。
「我可是满满的单身气场哟。嗯嗯。看见雨野君和心春同学聊的很开心时,即使心里不爽不爽不爽不爽不爽不爽,我也全当不在意的和亚玖璃同学聊天,看见雨野君那瘦小的背影时,即使心里满是喜欢喜欢想立马抱上去的冲动,我也完全不表现出来的和亚玖璃同学打哈哈!」
天道同学呼吸急促的说完,心春同学则「我就是指这个!」的吐槽了。
「这世界上只有你和雨野前辈会把你说的这种行为当成『单身狗的严肃宣言』!?在我和亚玖前辈的眼中,天道同学刚才那话分明就是『喜欢喜欢好喜欢雨野君!LOVE LOVE LOVE—!』哟!?」
「什——心春同学……难道你是超能力者吗!?」
「烦死啦!」
心春同学终于变得怒不可遏。……真亏她能在碧阳学园藏那么深呢。面对我们的时候,这张面具很简单就被剥掉了。
心春同学嘶嘶的喘着气,亚玖璃同学「嘛嘛,冷静一点心心」的抚慰她。
她一边抚摸心春同学的背,一边「但是心心的主张在理哟」的代替她与我们对峙。
「虽然身在相似处境的亚玖璃可能没有说这话的立场……。……但是。既然分手了就应该有点分手的样子」
这话让我有些生气的反驳道。
「分手的样子是什么意思嘛。分手之后我们连话都不准说吗」
「没说非得这样哟。但是……你们两个,是不是忘了?」
「什么」
面对我有些苛责的质问,亚玖璃同学……带着悲伤的眼神回答道。
「且不说那些喜欢天道同学的男人,这世上……还有某些喜欢雨雨的女孩吧」
『!』
这句话让我和天道同学不禁退缩。亚玖璃同学又转向天道同学,针对她一个人说道。
「尤其是天道同学。之所以和雨雨提出分手……就是因为在这个吧?」
「…………」
天道同学低着头没有回应。这句话的意思……明明我不想懂,却还是略微的明白。
星见广场的事,在我心里急速强烈的回闪。
满天的星空。令我尊敬的朋友的告白。以及——千秋那真挚的眼神。
我们瞬间低下头沉默了,亚玖璃同学表情有些缓和的继续说。
「抱歉抱歉,亚玖璃没有对你们发火的意思哟?只是,怎么说呢……既然主动向心心……以及阿星暗示她们有机会,那么至少天道同学应该负责到底吧」
「唔……」
天道同学不禁畏缩的退后一步。
下一瞬间——心春同学就像瞅准了好时机一般,眼里闪出☆的大叫。
「那么那么,现在就算雨野前辈和我——」
——但是,这时她又突然想到什么的欲言又止。……只见她一瞬间露出温柔的笑容……重新说道。
「现在就算雨野前辈——和我姐约会也没问题吧!?」
『…………诶?』
心春同学强行的提案,让我们不知所措。
但是……。
『…………』
在场的众人……都没有明确的拒绝,甚至连否定的言语都没有。
结果……。
「那么,下次的假日,我姐就和雨野前辈约会!决定了!」
『……诶?啊啊……嗯……?』
回过神来才发现,我们三人都莫名其妙的被心春同学的气势压倒,点头回应了这项连当事人千秋都不在场的情况下提出的迷之事件。
……只听见不远处的小巷里,回荡出「咱这的好孩子包您满意—!」的夜店拉客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