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我喜欢的是妹妹但不是妹妹
  4. 第一卷
  5. 第三章 就算是这样,对妹妹来说工口游戏还太早了
  6. 繁体版

第三章 就算是这样,对妹妹来说工口游戏还太早了
2017-07-30 14:50:10

		

“所以我说过了啊。要是没有放入福利的余地的话,就要抱有突然让女主角全裸的气魄。怎么样,是杰作吧?呵呵,呵呵呵。”
“不,这个完全不好笑哟……”
某个夜晚。我在自己的房间应和了近一小时的长时间通话。
对方是编辑筱崎小姐。虽然她每次都以商谈的名义打电话过来,但实际上都是些和工作基本无关的话题,净是不断地让我听些废话。
“话说第二卷怎么样了?你不是为了那个才打电话过来的吗?”
“你在说什么呀。要是为了商谈不就用邮件了嘛。”
“那为什么打电话过来啊!而且内容每次都净是筱崎小姐的抱怨之类的废话。”
“没办法的吧。虽然不知道你写文章的时候是不是换人格了,但简直就像变成了别人一样严肃呢。这样一来想要亲切交流不是只能打电话了吗?”
……啧,被那样说还真不好反驳。
实际上不是“像变成了别人一样”,本来就是别人写的。
“但是,编辑人员有必要刻意与作家亲切交流吗?”
“喂喂,你要是那样想的话就不好办了啊。你在创作着的可不是工业制品而是故事哟?当然会直接反映你的内心啊。作为编辑是有监护作家心理状态的义务的。”
……诶,是因为那样吗?姑且还算是职业编辑呢。微妙地能够接受。
“那么,我现在的心理状态根据筱崎小姐的诊断是什么样的感觉呢?”
“问的好。你这是要我向你证明我是个职业编辑对吧?”
这么说完后,她唔唔唔唔唔……地明显空了一拍。
“哼,原来如此……。你现在不好处理性欲吧?这不是坏事,你一下子发泄出来吧。虽然很抱歉这边是在和你打电话但我也会帮你的。虽然没有经验也许会做得很糟,这方面希望你能谅解。”
“你不配做职业编辑!!”
太糟糕了。各种意义上。
我挂断了电话,一跃躺在床上。
“可恶,又被无聊的电话浪费了时间……”
明明已经没什么时间了……我低语着的同时马上又爬了起来来到笔记本电脑前。画面上显示出的是写了约三十页的原稿。
“说起来,这个没用啦……”
我把这份原稿保存在了废稿文件夹中,然后关闭了文档。
……这已经是第几次了?
我持续写轻小说有三年以上了,陷入这样的苦战还是第一次。
“……嘛,虽然我知道原因……”
我看了眼放在一旁的凉花的轻小说如此抱怨道。
自从看到这本书受到冲击以来,我至今为止写出的作品的质量就变得让我无法满意了。潜藏在凉花作品中的正体不明的有趣。要是我写不出这种东西的话,一定无法成为职业轻小说作家吧。
……话虽如此,我对那并不了解所以非常的辛苦。
“哥哥,现在有时间吗?”
在我考虑那种事的时候,敲门声响起,凉花进入了我的房间。
“嗯?倒是没事,不过这种时间你要干嘛吗?”
“嗯,有个小请求。”
我成为代理人以后,凉花变得偶尔会像这样来我的房间了。
当然话题只有轻小说。
“明天哥哥放假对吧?没有特定的计划对吧?”
“嗯,除了写轻小说以外没啥特别的。”
“那么,一起外出吧?”
“诶?外出,去哪?”
“不,并没有特定的目的地。只是,难得的假期,偶尔和哥哥两个人出门去哪玩也挺好——”
“啊,就是说,像约会那种感觉?”
我不小心说出口后马上想到“糟了”。
“约、约约约约会!?你、你在说什么啊哥哥!?”
“不、不是,抱歉!不是那个意思!因为好几天睡眠不足我脑袋晕了!”
我慌忙对红透了的脸盯着我看的凉花辩解道。
在没有那种经验的我的概念中,男女在假日不带特殊目的一起出门只可能是约会。
话虽如此,对妹妹嘴滑什么的……我真是太糟糕了吧!
“并不、不是约会。请不要误会。因为在第二卷有兄妹一起外出的场景,是为了那个进行的取材。”
“嗯、嗯,是那样呢。!”
就算关系多少不像以前那样冷淡,凉花对我有请求的话,除了那个以外也不会有其它。
……唔,就算是那样刚才那下也太糟了。要是没被觉得恶心就好了……
“那个,没问题哟。那,去哪里呢?”
“这个……可以的话我希望哥哥决定。”
“我、我决定!?为什么?”
“因为在第二卷里面也是哥哥决定去的地方的。”
“不,就算是这样你突然这么说……”
“没关系去哪都行。只是,我希望是气氛好的,能变成两个人独处的,男女关系能自然而然的在融洽的气氛下逐渐进展的美妙场所。”
“超高门槛的困难要求啊!?”
话说,果然那样就是约会了吧……?
喔,危险危险!那终归是轻小说中的兄妹的必要要素,我和凉花做的单纯只是取材啊!
“……但是啊,我什么好地方都不知道哦……?”
“没办法了呢。那么哥哥你选喜欢的地方也没有关系。……因为对我来说和哥哥一起外出是最重要的……”
“嗯?对你来说是啥?”
“…………我说哥哥你不知道那类地方我真是意外。”
“就算是那样但你说得好过分啊!?”
凉花摆出不开心的表情看向旁边。
嗯……但是怎么办呢?虽然说起我喜欢的地方的话想到的就只有那里了……嘛既然也是轻小说的取材,反而比较好吧?
“我明白了。那地点就交给我咯。”
“非常感谢。那么明天的约会——不对。是取材。和哥哥一起两人独处的取材请多多关照了。”
凉花礼貌地低下了头。……总觉得她看着有些脸红似乎有点开心,是我心理作用吧……?
是因为能取材了吗?
“就算那样,快第二卷截稿了吧?还在取材什么的没关系吗?”
“没问题。故事本身已经决定了,就算要修改因为有笔记可以圆滑地应对。”
……是这样。凉花似乎有“笔记”这种类似于随身记一样的东西。虽然好像是她在参加轻小说大赏之前就一直在写的东西,但关于内容就算我问她她也不告诉我。
虽然我觉得说不定那个里面就藏有轻小说有趣的秘密,但因为被她拼死到泪眼汪汪地说“不行”拒绝了,所以就无法继续追问了。
……唔嗯,但是果然很在意呐。
“那么,这样下去可不行,因为我要为明天准备一下,就先告辞了。”
“准备,不用那样干劲十足——”
在我说完之前凉花已经快速地从房间里出去了。
“……总感觉不知为何那家伙好像很紧张呢。这样的话第二卷也一定又是有趣的作品吧……”
不快点为我自己的作品想想办法不行呢……想着这件事的同时我扑倒在床上。
我呆呆地盯着天花板,虽然要是在明天的取材中哪怕能知道一点点有趣的秘密就好了,但现在是考虑眼前是什么情况的时候。
“那家伙说准备什么的,不会是准备便当什么的吧……?”
我想着偶尔要像个哥哥一样,明天就用打工的收入请凉花吃午饭,因此不好好地提前告诉她不用准备午饭是不行的。
我从床上起身,去了凉花的房间。
我咚咚地敲了敲门。……但不知为何没有回应。
“诶,不在?喂——,凉花——?”
我这次更加稍微用力地敲了敲门。但结果还是一样。
……什么情况?在楼下吗?虽然样子不像。
“话说这不是开着灯吗?没办法……”
因为从门缝里露出了光,所以我按下了开关打开了门。
——但,下一瞬间,难以置信的画面让我的动作和思考全都冻住了。
“……这件稍微有点华而不实了呢。因为哥哥的衣服很普通,走在一起会显得很奇怪。但这件……会不会普通过头了呢?虽然朴素很好,但带有晦暗的感觉是不行的。更柔和的感觉好像会比较搭哥哥的衣服吧……”
……………………………………这到底是在干什么呢……?
凉花就那么穿着内衣站在镜子前将衣服换了又换。
差不多能让人觉得里面这么多的衣服都是放房里的哪里的数量的衣服零乱地摆放着,到了连下脚的地方都没有了的程度。床也被衣服给埋住了。
“嗯,这个应该不错。但是,裙子稍微有点太短了吧?哥哥说过在外面不能穿太短,嗯……穿其他的吧。我也不喜欢穿太短……的呢……”
……啊,不好。目光透过镜子重合了。
凉花像是生锈的机器人一样吱吱吱……地转向了我。
虽然我那个时候也呆住了,但在直接看见凉花睁大到极限的眼睛的瞬间我像是解开束缚般身体开始动了起来。
本能在叫喊。不逃跑就糟糕了。
“啊……失、失礼了……”
我总算是挤出了那么一句话,随后往后退去。
虽然我的视线一直定格在凉花身上,但绝不是因为看她的内衣装扮看的入迷了。
“…………哥、哥哥?”
凉花茫然自失地瘫坐在了那里。
她搂着手上的衣服,像是不打算露出哪怕一丁点皮肤的样子。
过了不久,她的身体微微颤抖着,脸变得从未有过的红。
接着——
“…………哥哥,最差劲了……!”
她用尽浑身的力气挤出了这句极其理所当然的话。
“对对对对对对不起起起起起起起起起起起起起起起起起起起起起!!”
我一边道歉一边神速地关上了门,向楼梯方向跑了出去。
……我在做什么呀!说真的我到底在做什么事啊!
“虽、虽说是事故!虽说我不是故意的!但偷看妹妹换衣服什么的不就是变态鬼畜兄长了嘛啊啊啊啊啊啊啊!!”
从楼梯冲下的同时,我在脑中无数次向凉花土下座。(混沌圣歌:土下座,一种日本礼仪,即五体投地地谢罪或请愿)
但在那时,只有一瞬间,我的脑海中混入了杂念。
“……那家伙,身材很不错嘛…………虽然没有胸……”
在我碎碎念的那一瞬间,我的脚不知为何踏空,身体跃向了空中。
看来,在这个世界,天罚这种东西,普通地发挥着功能的样子。
当然了,我就那样从楼梯上摔了下来。
▼
“那、那么到了哦!这里就是秋叶原!”
“是这样吗?”
第二天上午,我们来到了秋叶原。
因为我的声音多少有点僵硬、凉花的声音很冷漠,所以我想是不是因为昨天发生的不幸事件。……嘛,虽然我姑且有不停道歉。
“……那个,还在生气吗?”
“……昨天的事的话,我已经不生气了。”
“这、这样啊。那么快点开始取材——”
“但是,我想问其它事情。这个地方到底是怎么回事?”
凉花用非常不高兴似的表情来回看着秋叶原的街道。
“感觉没法取材到男女间关系加深的场景啊。”
“……那个,嘛,因为是宅男之街嘛。”
坦率的说,这里可以称的上是与那种场面完全不搭边的地方。
“哥哥……”
“不、不是,你说了去我喜欢的地方就好,而且我觉得这也是为了你啊——”
“……为了我是什么意思?”
“你看,轻小说的话不是必须要有纯粹的宅元素嘛。但你应该不怎么知道那种东西吧?所以我觉得要是来秋叶原的话那种东西也就顺便了解了……”
“………………哈。”
唔……凉花的叹息很重。而且视线也很扎人。
果然约会(一样的)场景的取材在秋叶原做是不行的嘛……
“……哥哥果然是哥哥呢……”
“总感觉,抱歉……要不然现在就去别的什么地方吧……?”
“不,可以了。哥哥是为我着想选这里的对吧?这样的话今天在秋叶原取材就好。”
凉花用透着种放弃似的感觉的语气那样说道。
“而且,筱崎小姐的建议里也有要我导入宅元素呢。”
“说起来,直接见面的时候她也说过呢……也用邮件发过吗。”
“是的。因此就变更取材内容。因为今天以宅元素的取材为主,请哥哥带路去你平常玩的地方。”
“我玩的地方……?”
“是的,哥哥是宅,正好吧?”
“虽、虽然是那样没错,但是好像太背离当初的取材目的了啊……”
“哥哥觉得是谁的错呢?……而且这样或许也有这样的好处。是对我所不知道的平常的哥哥进行取材的好机会。”
“取材那种东西对第二卷有帮助吗?”
我歪了歪头,是已经进入了取材模式吗,凉花拿起了笔记本。
“那么,请快点开始导游吧。”
“我、我知道了啦。……但是,既然这样的话正好。我也有想让你看一看的东西呢。”
“想给我看的东西……?”,我带着如此疑惑着地凉花来到了秋叶原的街道中。
“……人超多呢。”
一踏上街道,凉花就像是被压倒般说道。
正如她说的,假期的秋叶原非常拥挤。
“是啊,因为你应该还不习惯那么多人,不要离开我哟?”
我那样说着准备走的时候,凉花突然握住了我的手。
“凉花?”
“……因为不能走散,没有办法的。这是不可抗力。”
虽然凉花带着不情愿似的感觉说着,但她的手却非常用力。
“是、是这样呢……不能走散呢。”
……我一边想着上一次和这家伙手牵手散步是什么时候呢一边回握住凉花的手。我对这柔软的触感有点心动这件事是保密的。
我们二人就那样开始在秋叶原里逛了起来。
第一个去的是我常去的书店。
说起我逛的地方的话,主要就是这种轻小说店。
“……摆在这里的全都是轻小说吗……?”
凉花像是被堆满了书架的轻小说给吓住了的样子小声念叨道。
确实,这种样子不在专门店里是见不到的,所以第一次见到起那种反应也是理所当然的吧。但是,我对那样的凉花催促道“来看看那边”。
“什么东西?那、那个是……”
在我指的地方有个平放着轻小说的角落。
并且,就算在那之中也占据了特别宽广的空间的一角,大量摆放的是——
“……我的作品?”
“是哟。啊,你看。刚刚又卖出一本。”
那时,正好有一个客人手里拿着凉花的轻小说走向收银台。
“作者无论如何都要看一看自己的作品卖成什么样啊。店里像那样打出牌子宣传,贩卖区的面积又是其他的几倍。你的作品就是那么有人气。”
“难道说,哥哥说想让我看的东西是……”
……嘛,虽说目的地是秋叶原的话我就只能想到这里了,但难得和凉花一起来,想让她看看这个场面这个想法是确实的。
凉花一个人的话绝对不会来这样的地方的吧。
“不,不对呢。大概这是后加的理由吧。”
“被自下定论了!?而且还自信满满地!?”
可、可怕……为什么这家伙能读我的心啊……
“不过啊,我确实想让你实际感受一下你的作品到底多么有人气——”
“……哈,哥哥毕竟是哥哥呢。”
凉花像是吃惊般地叹了一口气。但是,她的表情看起来似乎透着股开心感。
“我知道了。非常感谢。为了让哥哥的关心不白费,第二卷我会更加努力的。”
凉花说完后微微一笑。
那个笑容意外的可爱,我感到脸颊一瞬间变热了。
……虽、虽然不是很明白,但看起来心情已经变好了……吧?
“那么,就努力继续进行秋叶原取材吧。请带我到下一个地方。”
“我、我知道了,不要拉我啦。……话说,这样能好好取材吗……?我平常去的地方什么的。”
“没关系的。请一个不留地带我去。”
因为凉花那样说,我之后也带凉花去逛了几家书店。
接着我们去的是同人商店。
因为说起同人是比漫画远得多的产业,虽然基本上文章不好的我没有向那种程度涉足的机会,但这是来看罕见的超棒轻小说同人作品的。
凉花好像不知道同人这个世界,对那构造与规模都吃了一惊。
其他还逛了游戏店、周边店、动画店什么的,在多下来的时间中又顺便去了我偶尔去的游戏中心。
凉花就像是所有的东西都是初体验一样,对去的地方的所有东西都热心地做着笔记。
“哥哥平常到秋叶原都去这种地方呢。”
“虽然事实如此,但总感觉我好像暴露了私生活呢……”
“不,绝没有那回事。”
凉花突然看向旁边。这时,我的智能手机忽然响了。
“嗯?谁打的……唔,是舞吗。”
舞的名字出现的瞬间,我感觉凉花握我的手的力道增加了。
“……喂?很抱歉我现在在秋叶原,有事的话之后再——”
“你说什么!?去秋叶原的话为什么不邀请我啊!我正好休息,想着老早就想看看你取材的情况才打电话的!”
“就算你那么说,我不知道你的行程没办法的吧!”
“行程什么的,为了你的取材不管什么时候我都会空出来。要是你希望的话,就算你说现在开始去环球旅行我也陪你啊。所以,你不管什么时候毫无顾虑地邀请我就好了哟!”
虽然身为超级美少女的舞对我说出这种话的话通常会特别开心吧,但因为我知道她的目的是跟踪所以只剩遗憾了!
“啊真是的!这样的话不更加准确地把握你的动向不行!……对了,你房间的衣橱上面是空着的吧?就在那里放实况摄像机咯。那样你的日常生活我也能观察了。”
“我是野生动物还是别的什么吗!话说你那自然的跟踪狂思维是怎么回事啊!而且,都说到那个份上了你来秋叶原不就好了吗!我们计划还要停留一段时间——”
说到这里的时候,凉花突然夺去我的智能手机切断了通话。
“唔、喂!你在干什么呀凉花!”
“那是我的台词呢。哥哥你才是,明明是难得的二人约会——啊不,是轻小说取材,喊冰室同学是干什么嘛。”
“那、那是,嘛,虽然是那样。但是突然把电话切断……”
“也不是急事吧?冰室同学不是平常就能在学校遇见吗?就算不刻意连这种时候都呆在一起应该也可以的。”
凉花愤怒地那样说完后将智能手机关机放进了她自己的包里。
“……那么,继续取材吧。”
“那个,我的智能手机……?”
“因为现在不需要所以就放在我这里。”
面对怎么说感觉都没用的凉花,我没有多说什么就放弃了。
……这下,放假结束后在学校里绝对会被舞发火的啊……
“哥哥,请不要叹气快点带路吧。”
“我知道了啦……但是应该去的地方基本上都去过了啊。”
说到这里我确认了一下手表。
“……唔,差不多是中午了吗?那么总之,先吃饭吗?”
“好。不过,不带便当真的可以吗?”
我一边苦笑着表示带便当去秋叶原的人很少见吧,一边带着凉花去了某个地方。在秋叶原吃饭的话,肯定是那里了吧。
“““欢迎回来,主人!小姐!”””
门打开后,女仆们都绽放着笑容迎接我们。
我们来的当然是女仆咖啡厅。
来秋叶原取材宅元素不可能把这里排除在外吧。
“……这家店是什么情况啊?”
我们被带到座位后凉花不知所措地来回看了看店里。
“哥哥……难道说这里是可疑的风月场所什么的吗……?”
“等……!?不要胡说啊……!”
没、没被刚才的女仆听到吧……?我小声地注意着。
“是极其普通的饭店。只是店员是女仆的打扮。”
“完全不懂什么意思。请说的让我能听懂。”
凉花盯着我看。没有办法,我就说明了女仆咖啡厅的事。
“听好哦?女仆是宅界中相当受欢迎的属性。但是在现实世界中没有遇见女仆的机会。为此诞生的就是名为女仆咖啡厅的神系统。通过女服务员打扮成女仆,就能简单地实现与女仆接触了。”
“……但是,为什么除了衣服像那样轻飘飘的之外裙子还微妙的短呢?”
“诶?因为是女仆吧!?”
“我觉得那样的打扮和真正的女仆不一样。”
“……你有见过真正的女仆吗?”
“在学校我就时不时地见到在做着谁的侍从的女仆。”
……不、不会吧?大小姐学校真可怕……
“那个女仆感觉更时尚,裙子也很长哟。”
“啊……嘛真货大概就是那样吧。这种地方的女仆是为了取悦宅特别定制的……”
“原来如此,取悦吗?也就是说,是面向哥哥这种人的呢。”
“为什么要拿我打比方啊!?”
“说起来,哥哥好像习惯这家店了呢。我可以认为你经常来女仆咖啡厅吗?”
“……嘛,确实在秋叶原稍事休息的时候会来。从平日里就要为了轻小说亲身感受宅的气息。啊,可不要误会哟?并不是因为我特别喜欢女仆——”
“那么是不喜欢吗?”
面对凉花的质问,我无法立即回答,说不出话。
要是说喜欢还是不喜欢的话当然是喜欢。虽然不是非常喜欢的东西,但我觉得女仆属性果然还是不错的……
这么说来在我的作品里出现女仆角色或许会比较好。
“……果然还是喜欢呢。因为你特意来看那种打扮的女人呢。你被冰室小姐叫做工口魔人的理由我也知道了。”
“误、误会啊!我并没有露出下流的眼神啊!”
“那就叫你工口魔王吧。”
“不要提升等级!”
“真是的……哥哥一直都是这样呢。”
凉花对我翻着白眼抱怨着,一边在笔记本上快速地记着。
虽然取材有进展是好事,但为什么感觉我每次都遭殃呢……?
“主人,小姐。决定点什么了吗?”
正好,女仆此时前来接受点单。
总之就点能当午饭的东西。虽然凉花对女仆咖啡厅特有的菜单感到疑惑,对此我只能说明什么东西是什么。
“宅文化这种东西真是很让人惊讶呢。明明都不是真货却喜欢那个打扮,真是不可思议呢。”
凉花点完单后目送女仆离去同时小声念道。
“因为角色属性最容易理解的果断是外表。用那种打扮能比较简单地‘完全变成’呢。Cosplay的理由也是那个。”
“考斯普雷……?”
……嘛,她当然不知道吧,于是我就说明了。
“还有那种东西呢。……哥哥你也喜欢cosplay吗?”
“要说喜不喜欢的话……因为印象会变得和平常完全不一样,所以会情不自禁地盯着看呢。果然那样有那样的可爱。”
“原来如此,哥哥喜欢cosplay的女孩子……”
“不,所以说……那个有做笔记的必要吗……?”
而且也不是特别喜欢呢……当然也不讨厌啦。
……比起那个。
“那么,已经看了各种各样的东西了,有似乎能对第二卷有所帮助的材料吗?”
我看着注意力集中在笔记本上的凉花问了有关最初的目的的问题。
“是的。哥哥的嗜好我已经很清楚了,更重要的是能久违的和哥哥出门玩是最让我(开心的)——”
说到这里,凉花忽然抬起头。
“不、不对!我什么都没说!总、总而言之取材成功了。就是这样。”
凉花不知为何脸变得好红,样子很着急。虽然总感觉她好像说了什么,但因为正好与女仆们迎接客人的声音重合,我没有听到。
“……这样吗?嘛,那样的话就太好了。宅要素什么的有好多不亲身接触是不会懂的。”
“嗯、嗯……是那样呢。咳咳……但是,还有件不完整的事情。”
“嗯?你说不完整是指什么呢?”
“我说过请哥哥带我去你一直去的地方吧?不是应该还有没去的地方吗?”
……没去的地方?不,我一直转的路线应该都去过了啊。
“哥哥你以前说去秋叶原然后回来的时候有带着一个装着大概这么大的盒子的袋子呢。那是什么东西?那种大小的盒子在上午玩的店里都没有。”
……盒子?瞬间思考了一下的我马上就明白了然后面如土灰。
那、那个难道是……工口游戏的盒子吗……!?
……确实以前有次在秋叶原买工口游戏回家被凉花看到了。
但是那个时候我应该什么都没讲马上就回房间了。难道说这家伙发现了那件事……?这记忆力是有多好啊……!
“这么一想,不是还有没去的店吗?”
“不、不是,那个……大概是游戏吧……?”
我慌忙搪塞着。虽然确实我来秋叶原的时候偶尔也会顺道去工口游戏商店,但总不能带凉花去那种地方,所以没有算在要带她去的地方里。
“刚才去的游戏店好像没有那种大小的盒子。”
咕……仔细看过了啊……
我怨恨凉花的观察力以及工口游戏特有的没用的大盒子。(日向龙ノ介:实际上不少游戏的定版盒子都和工口游戏的盒子大小差不多大的,大概是剧情需要才不提这个的吧……不过作为一个盒控,表示盒子好看就是用处啊!)
“是、是那样吗?不过,有那种事吗?我不记得了啊——”
“……哥哥,你是在隐瞒什么吧?”
我因凉花毫不留情地追问直冒冷汗。
“因为哥哥太好理解了,就算想隐瞒也是没用的。卖那个盒子的店也请好好地带我去。不那样做的话就不能说是完整取材。”
咕……这个完美主义的妹妹……!
……尽管那样,要是真的把凉花带到工口游戏商店的话……会怎么样呢?
“……凉花你等等。那个地方啊……怎么说呢,是和轻小说取材没有关系的地方。你看,轻小说没有年龄限制什么的吧。”
“也就是说,那个盒子是与年龄限制有关的东西呢。”
“唔……”
我一瞬间说不出话。
“总之,哥哥,请你把我带去你平时去的所有地方。这也是为了写第二卷的必要取材。”
凉花给我一种不容分说的感觉。一点也不像可以蒙混过关的样子。
我虽然在脑海中暂时烦恼了一下,但还是做好了觉悟。
是啊……凉花已经是职业轻小说作家了,工口游戏什么的是理所当然不得不接触的。因为工口游戏与轻小说是像亲戚般的东西啊!大概!
“我知道了……带你去吧。但是,不管它是个什么样的地方你都不要抱怨哟?”
“是必须要有那种前提的地方啊。那么危险的地方吗?”
“不,危险倒不危险啦……”
至少,肯定是女孩子不该踏入的地方。
……但是,嘛,没有办法。这也是为了凉花的取材,为了她能写出更好的轻小说。
“让您久等了,主人,小姐。”
说到这里,因为点的东西送来了,我们暂且专心吃饭。
“就是这儿了。”
离开女仆咖啡厅的我们来到了某个店门前。
“……这里不就是刚才来过的游戏店吗?”
“是啊。但是二楼不是还没去吗?”
是的,她问的地方在二楼。虽然一楼是极其普通的游戏店……
带着露出好奇的表情的凉花,我们一起上了二楼。那个瞬间……
“……什!”
我知道是在一旁的凉花倒吸了口气。嘛,看了这个景象会这样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这个店的二楼是工口游戏区。一眼就能理解这件事的包装整齐地摆放好,墙上贴着工口游戏的海报,到处都是和工口游戏角色的等身大(?)的展板。……就是所谓典型的工口游戏店。(译注:那个问号是原文的)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啊……”
凉花抓着我的衣服,害怕似地靠近我。就像是胆小的女孩子进入鬼屋时的反应。嘛,确实,对直到前几天为止还不知道胖次走光的凉花来说这或许是刺激性过强的地方。
……即使如此,能让那个凉花害怕成这样。工口游戏真可怕……
“如你所见,是工口游戏店。啊,工口游戏是……嘛,要说的话就是有工口要素的游戏。”
“看到那些我就懂了……!真不敢相信有大量这么猥琐的画……!这里怎么是这种地方……!”
我对脸通红想藏在我后面的凉花提出忠告。
“喂喂,所以说我不是说了不管是个什么样的地方都不要抱怨的吗?”
“那也是有限度的呀……!说到底为什么哥哥你会出入这种店啊……!不是有年龄限制吗……”
“不,虽然如字面上所说是十八禁。但没关系,因为这家店不会确认年龄的。”
“那不能说没关系吧……!”
凉花红着脸盯着我看。……话说,那很明显是生气了啊。
“没办法吧。最近的轻小说里工口游戏型男主也不少见了。为了有类似的感觉,我也不得不玩工口游戏啊……”
“请不要说得像使命一样……不管有怎样的理由,哥哥不是在玩那种猥琐的游戏吗……!”
凉花那样说着伸手指向的是被触手缠着的女孩子的展板。
“什……!等、不是啊。我的话是不会玩明显只有工口目的的游戏的啊!?毕竟我是用剧情好坏判断的,工口要素是只是赠品是附加的!”
“我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嗯,虽然能用工口游戏一个词概括,但它的内容是千差万别的啊……那方面要向凉花说明好像很难。尤其是在像现在这样的状态下好像无法正面交流。……不过感觉有关工口游戏的东西就算在平常也无法成为话题。
“总、总而言之,是你说想来我才特意带你来的啊?快点结束取材回去吧。好吗?”
“呜呜……我从没想过哥哥是这样的工口魔神……”
“怎么感觉等级又上升了!?”
“……但是,我明白了。虽然想说的话堆积成山,但现在专心取材。那么,哥哥你一直买的猥琐游戏是哪个?”
“不要说那是猥琐的游戏……”
看到虽然嘴上那么说但是却拿起了笔记本的凉花,我放下心来。
要是在这个地方突然开始说教可不是玩笑啊……
我避开鬼畜游戏与拔作的制作公司,带凉花去了销售重视剧本的ADV制作公司的产品的架子那儿。因为这种工口游戏包装上没有明显的工口,所以就算对凉花来说也是比较好接受的种类。
“那个……这家制作公司出了好多良作呢。我也偶尔玩玩觉得真的很有趣,网上的评论也同样评价很高哦。
“……和那边的看起来不一样,就像轻小说的封皮呢。”
“是的是的。所以说对话的内容与轻小说没有不同。只是一部有十八禁要素的东西。其证据就是,也存在从工口游戏动画化的作品。”
嘛,虽然在那之中夹杂着全年龄版很普通吧。
“动画化……?播放猥琐的画面吗……?”
“不是的!好好地把工口要素给去掉了!也就是说,就算没有那种东西故事也成立哟!……我说的内容本身与轻小说没有不同也是这个意思。”
“……那样的话从最开始就作为轻小说出版不就好了吗?”
我对着凉花这根本性的问题说了句“你太天真了”。
“就算工口场景是赠品,也同样是重要的要素。我觉得是因为谁都想看看与这样那样的喜欢的角色的工口场景吧……为了满足那样的需要才有的工口游戏哟!”
“……这样非常羞耻能不要热情的演说吗?”
凉花一边皱着眉头那样说道,一边拿起工口游戏的盒子,从各个角度仔细看了看然后放回了架子上,开始记笔记。
“但是总而言之,感觉和哥哥之前告诉我的福利场景一样。是让使男性愉悦的要素更加强化的作品,这样来解释这种游戏可以吧?”
“啊——……嘛,那种认识没错啦……”
对让人联想不到在聊工口游戏的分析性的说法,我不知为何畏缩了。
“……真是的,我不太理解男人,或者说,我不太理解哥哥呢。”
“不要说得我像是男人的代表似的!”
“那么,哥哥你喜欢的是哪个呢?这个?还是说那个——”
我对逐一指着问我的凉花越来越束手无策。
“比、比起那个,凉花,取材已经充分了吧?你看,工口游戏店里有你这样的女孩子不太合适……差不多该回去了吧?”
“为什么呢?取材还没结束。而且——”
这么说着的凉花慢慢抬起了胳膊指向店内的一角。
“女人的话,除我之外那边不是还有吗?”
“诶?”
我转向凉花指的方向。
——这时。
“那边的那位!不要买那种劣作啦!那个作品因为定价的原因工口CG的量完全不够哟!而且构图也是最差的!”(日向龙ノ介:该角色在原文中每句话结尾两个假名(不含语气词)均为平假名,由于不好表现一律不做特殊翻译,特此注明。)
“诶、诶诶!?”
不知为何在那边的金发碧眼又充满魅力的美女站在平放着工口游戏的柜台前用流利的日语使劲劝说其他顾客。
“要买那种东西的话,同一家制作公司的前作超棒的哟!就算当成拔作也很优秀!你看,在你对面的制作公司的架子上……唔、这不是没有放着吗!店员,怎么回事!”
“只、只是现在卖光了……”
“工口游戏店不该怠慢!就因为这样才导致要追加无意义的成本!这样是工口游戏普及的敌人哦!”
而且,说教还波及到了店家那边。周围的顾客都像不想和她扯上关系般移开了视线,被卷进去的顾客和店员现在都摆着想哭的表情。
“真厉害。在这种特殊的场合还有那样不可思议的人存在呢。”
“不不不!那确实是特殊情况!普通的工口游戏店是不会有那种情况的啊!?”
话说,那家伙是谁啊……?
明明外国美女出现在工口游戏店这件事本身就异常少见了,何况还大声不假思索地说哪个工口游戏很好,哪个工口游戏不行。
说实话,这是我不能理解发生了什么的情况。
但是,唯独不能和她扯上关系这件事我是非常明白的。
我推着凉花的后背打算静静地离开那个地方。……但。
“啊。”
那个时候,我的目光偶然与金发美女的重合了。
而且,她以我来不及移开视线的非常快的速度向我们跑来。
“唔、唔哇!?抱歉!我没有盯着你看——”
“你、你该不会是永远野老师吧!?”
“诶诶!?”
正当我慌忙解释时,金发美女说出了意外的名字。
“果然是老师!不会弄错的!和在颁奖仪式的照片上看到的一样!”
“颁、颁奖仪式的照片!?不、等会儿、你到底是……”
“啊,在这种地方偶然遇到!果然工口之神是我的伙伴呢!”
我对这感激得双手合十向奇怪的神明祈祷的美女感到混乱。
……等等?知道我是谁,而且还有颁奖仪式的照片……?
“哥哥……难道说那个人是……”
在一旁的凉花也察觉到了什么,握着我的手露出了复杂的表情。
“那、那个,不好意思。你该不会是……”
“啊,抱歉。能和老师见面太兴奋不知不觉中就变得好像去(高潮)了。初次见面。我是为老师你的作品画插画的啊嘿脸w剪刀手!”
金发美女那样说着,真的把表情做成w剪刀手。
但是那个表情是非常爽快的笑脸,完全不像名字那样。
“诶诶诶!?你、你是……嗯……那个w剪刀手老师!?”
“不是的!请好好讲啊嘿脸。因为那才是本体!”
“本体是什么鬼!?”
“正因为做出啊嘿脸,w剪刀手才有淫靡的意思!”
“就算你那样强调!?”
“不——但是在这样的地方偶遇真是让人惊讶呢——”
不不,比起那个,w剪刀手老师的真身是这样的美女,而且还是金发碧眼的外国人这件事才更惊讶……
“…………我还以为w剪刀手是男人。居然是女性……”
连凉花也无语了。因为我也觉得是男人所以心情和凉花一样。
我虽然对事态感到不知所措,但察觉到店内顾客好像很惊讶地看着这边后,我慌张地抓着两个人的手移向没什么人的角落。
“老师你突然在做什么呀?”
“不、不是,因为戳穿我是轻小说作家永远野誓后会各种各样的糟糕……”
“是那样呢。抱歉,我声音太大了。”
“ 不,我们才是很不好意思,因为事态稍微有点紧急就乱来了……而且,因为怎么也想不到w剪刀手老师是,那个……是外国人。”
“啊哈哈,确实第一次见面的人会被吓了一跳呢。但是请放心。我能好好说日语,就算国籍是英国心也是日本的!”
“啊,是英国人吗?但是,你日语很好呢。”
“是的,通过工口游戏完全成了日语大师了!”
她一下子竖起大拇指说道,我和凉花呆住了。
“工、工口游戏、吗……?”
“是的。工口游戏就是我的圣经!”
W剪刀手老师像是炫耀一样挺起胸膛。
我默默地与凉花互相看了看,不想触及那话题般互相点了点头。
“那、那个……话说回来你为什么在这种地方……?”
“我是来买作为下次作品的参考的工口游戏新作的。但是在旁边有想买不划算的工口游戏的人而且……嘿嘿。”
她那像是在说“真害羞”的脸通红的样子很可爱,还有点英式风格。
“老师你才是,为什么在这里?而且那位美少女难道说是老师你的妹妹吗?”
“……初次见面。我是他的妹妹永见凉花。”
“这太客气了!请开心地叫我啊嘿脸!”
“不不不!请不要若无其事地给我妹妹提门槛那么高的要求啊!”
“为什么?啊嘿脸这个名字有问题吗?不行哦。应该夸奖创造出这样切实的工口词的日语哟!日语真棒!”
“完全不是夸奖啊!?”
“说起来,我之前就很在意到了,啊嘿脸w剪刀手是什么意思呢?”
“什么,凉花妹妹不知道吗?这个啊嘿脸w剪刀手的意思呢,就是坚强的女主角堕入快乐之后——”
“啊啊啊啊!请不要教我妹妹奇怪的词!”
那种东西对凉花来说还太早了!
“不过,和永远野老师见面外还和凉花妹妹见面,我真是幸运儿!比CG全部收满时还要兴奋!”
在我上气不接下气的时候w剪刀手老师还是满脸的笑容。
“……哈,我们呢,今天是作为取材的一个环节来的工口游戏店哟。作为写第二卷的参考。妹妹是……那个,顺便带着逛街……”
“是那样吗。将这么单纯的凉花妹妹带到工口游戏店,老师真是鬼畜呢!真不愧是老师!”
“不,不对啊!?”
虽然我那样说,但从状况来看并不能说是有错无法断然否定,真是难过。
……决不能说是妹妹的取材的一环啊。
“嗯嗯?但是工口游戏店的取材几乎无法想象呢?”
“……不,现在写第二卷稍微有点困难。想着有什么能参考就暂时想到这种地方也来看看。”
“诶,是那样吗?写不出第二卷真是困扰呢。我也很期待的来着……”
说到那,w剪刀手老师“啊”地一下做出灵光一闪的表情,
“在工口游戏店取材就是说工口要素是必要的吧?那样的话我来帮忙哟!”
“诶?帮、帮忙是什么意思?”
“哼哼哼,我可是工口游戏原画师哟?也就是所谓的黄游画师(注:工口游戏原画师的简称)!因为与工口相关的东西我是行家,所以一定会邦上老师的忙哟!”(狐狸的须02:这里的“邦上老师的忙”是特别处理,此处原文为先生のお役に勃つ,实际是个同音梗黄段子,正确写法应该是お役に立つ,这里勃つ和立つ实际上发音一样,但勃つ可以表示勃x起……,所以取了硬♂邦♂邦的邦字作为替代加以区分,下文也有不再解释了)
“刚才发音明显很奇怪吧!?”
“那种事怎样都好了!附近有我上班的公司,在那里的话也能好好地谈话。那么,就这么决定了快点走吧!”
“唔,等等,w剪刀手老师!?”
老师说的同时搂住我的胳膊准备把我拉走。
虽然意识要被那压上来的丰满触感给带走,但凉花抓住了空着的那只手,将我给拉了回来。
“哥哥你等等!你要去哪儿啊!我的取材……啊不,是带我玩不是还没结束吗!”
“嗯?逛秋叶原的话就算一个人也行的哦?因为接下来去的是工口游戏制作公司,未成年的凉花妹妹不能来哟。”
“不,那样说的话我也未成年哦……?”
“那点请不用担心。因为我也未成年。”
“什么鬼!?而且未成年人可以做工口游戏的工作吗!?”
“法律可没有规定未成年人不能做工口游戏!”
W剪刀手老师用力竖起大拇指。……不不不,不是那个问题吧!
“总、总之请不要随便把我哥哥带走!”
“但是,老师是为了工作去的。不能打扰我们哟?啊,难道说离开了你哥哥会寂寞吗?现实版的傲娇呢!”
“你、你在说什么呀!才不是寂寞或是不想哥哥被夺走什么的呢!因为哥哥是没有我就连工作也做不了的废人所以不能离开!”
虽然凉花不取材就无法工作是事实,但这是不是说过头了把我说的一文不值了!?我也太废了吧!
“是那样吗?那凉花妹妹也一起来工口游戏制作公司吗?”
“……!是的,我当然也要拜访……!”
明明到刚才为止在工口游戏店里都态度暧昧,为什么凉花会那样坚定呢?
她握我的手的力道不断变强把我弄得好痛。而且,因为两臂都被拉着,肩膀被扯得也好痛。
“OK!那么,大家一起去那里吧!”
“……嗯。好了,哥哥你也请麻利点走吧。”
“诶,诶诶!?就这个姿势!?不,等等,很疼的!”
我被前后拉着离开了工口游戏店。顾客与店员们虽然看到了这边的情况,却无视了我求救的视线,一下子看向了旁边。……真可悲。
“那么,请进。今天很难得,公司的人都休假所以不用太顾虑哟。”
我们被带去的地方是从秋叶原中心步行大概十分钟的综合大楼。三楼大概就是w剪刀手老师所属的工口游戏制作公司“moon·rabbit”的工作室了。
室内意外的收拾的很整齐,一眼看上去就像普通的办公室一样,不过仔细看那里整齐地贴着工口游戏海报之类的东西。
“哥哥,那个海报和刚刚在商店看到的包装是一个东西。”
“真的呢。……唔,那个不是触手系的鬼畜工口游戏吗……!”
“是那样哟?因为本公司是鬼畜系工口游戏制作公司。虽然主要是因为我的嗜好。”
W剪刀手老师露出爽朗的笑容说着那种事。
我们就那样无法置评,被她一句“请来这边”带着进入了里面的一间房间。
“这是平常用做会议室的地方。在这里可以安稳地谈话呢。啊,请稍等我给你们沏茶。”
W剪刀手老师那样说完走出了房间。我趁那小段时间向凉花搭话。
“……为,为什么你跟来了……?”
“……姑且与我的作品有关,所以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而且,不能让那样漂亮又胸大的人与哥哥两个人独处。”
“不,所以说,我觉得和漂亮还有胸大没关系……”
说不定凉花认为我是色魔什么的吧……
“……真是的,为什么那种人一个接一个地出现啊……冰室小姐也胸大,筱崎小姐好像也很大吧……”
“等等。为什么你知道筱崎小姐的胸的大小?”
“我用邮件问过,她就告诉我了。”
我因为凉花平静的回答脸上失去了血色。
“你、你你……你看你到底做了什么呀!你没忘了代理人是我吧!?”
表面上我是永远野誓,所以那样考虑的话这是可怕的性骚扰邮件。
不过,为什么那个人也普通地回答了那个问题啊……!
“那种事情怎样都好了。……为什么你身边围着那么多胸大的人……”
凉花听也不听我的话,不知为何不停双手在自己胸口上下晃动。
你个贫乳的声音似乎在虚空中响起。
……难道说这家伙很在意胸小这件事吗……?
“我回来了!抱歉,之前说沏茶……只有咖啡没关系吗?”
正当我考虑那种事的时候,w剪刀手老师回到了房间。
“啊,抱歉,麻烦你了。……嗯,比起那个呢,要在这里做什么呢?那个,你说过给我们取材上的帮助……”
“是的。因为老师是我的恩人,所以我想报恩!”
……恩人?完全没想到的词突然冒出来让我感到疑惑。
“……哥哥?你不是与w剪刀手小姐第一次见面吗?恩人是什么意思?哥哥你还在我不知道的地方做过什么奇怪的事情吗?”
“不要说那种听起来很可怕的话啊!我也不知道什么事啊!”
“啊,恩人这件事呢,是多亏了和老师的作品相遇我才能在新的领域中觉醒。”
新的领域……?我与凉花同时说道。
“是的!我原来最喜欢工口领域,尤其打心底爱着鬼畜系的工口!屈服在力量下露出啊嘿脸的女孩子你不觉得最可爱了吗!?”
“不,就算被你那样请求赞同!?……唔凉花不要用那种眼神看我!”
“但是呢,那样的我在之前发现了老师的作品。真的是命运的相遇啊!明明没有直接描写,为什么老师的作品会那样工口呢!?我已经完全迷上……不,被骗进去了!(日向龙ノ介:这里“被骗进去”原文ハメられる在日语中还有被插入的意思……)”
“那个……”
我向在一旁的凉花投出不知所措的视线。
于是凉花脸通红地像是在说不要看她的样子摇了摇头。
“那个,你说我的作品工口是什么意思?”
“就是那个意思啊?穿杂在字里行间的对工口的欲求,藏也藏不住的淫靡的香味,我清楚地感受到了!”
“…………她是这么说的哦?”
“……我、我不记得有加入那种东西……!而且,请不要把话题甩给我……!”
我们斜视着半陶醉状态的w剪刀手老师小声地交流道。
“托您的福我在纯爱作里面觉醒了!本制作公司下一作也急忙改变路线了哦。这全都多亏了老师呢!”
“不,我的作品应该是没有十八禁要素的健全作……”
“哼哼哼……老师你也很坏呢。没关系的,对像我一样的工口探求者来说会好好理解的!那么,第二卷的正式内容有了吗?”
“听人说话啊!?”
……虽然读者理解作品的方式千差万别,但像这样曲解太偏了吧!?
“总之,因此我被老师立了个大flag。老师烦恼着下一作的话,我帮忙也是理所应当的。”
虽然动机是那种东西,但w剪刀手老师的笑容中却直直地传来她的热心。
“那么,在工口游戏店取材是在烦恼工口要素对吧?那样的话请一定要和我讨论。”
“啊,不,并不是特别烦恼工口要素的事。只是为了让第二卷比第一卷更有意思才说要取各种材料……”
“更有意思吗?我觉得现在已经够有意思了,老师你有什么不满的?”
我觉得那个疑问有道理。而且,我自己也是这样想的。
我看了一眼凉花的脸,她不知道是不是不高兴,连和我对视一下都不做。
……嗯,怎么办啊。总之只能说实话试试看了。
“不,这件事我都不是很清楚所以就很困扰啊。不过不知为何就是觉得有不足的地方,我想把它填上……”
“嚯嚯,原来如此呢……那种事我心里也有点数哟。”
听到W剪刀手老师的话,我“诶?”了一声反问道。
“老师的作品虽然工口得非常棒,但要是那样说的话也不是没有不满的地方。”
“是、是什么呢?请一定要告诉我!”
我发现像是能听到有益的意见的样子,不禁身体向前倾。
“那种东西呢……就是直接的工口描写!”
她接着说出的话让我一下子呆住了。
W剪刀手老师无视那样的我,站了起来后,从放在房间角落里的瓦楞纸处拿起一本小册子一样的东西,递到了我的面前。
“请看。”
“不,那个……”
“这正是我不满点的结晶。你看了就懂了。”
我在不容分说的氛围下带着不愉快的预感翻开了小册子。在那瞬间——
“噗——————”
“…………什(么)!?”
我狂喷了一口气,不知什么时候从旁边往我这窥探过来的凉花也满脸通红说不出话。
那上面画着似曾相识的美少女以半裸状态被丢向地上的插画。她的手腕不知被什么绑着,含泪的眼睛不安似地向这边看着。
W剪刀手老师的实力充分发挥,质量非常好。
“这、这这这这是什么啊……!”
“我用老师的作品试做了工口同人志!”
“工、工口同人志!?而且这个角色是……!”
“是的。是老师作品的女主角,妹妹小佑花!”
“请不要那样恬不知耻地说话啊!这是什么东西啊!”
“这正是我不满处的具体内容!老师的作品明明工口得不行,却完全没有直接的工口表现!那样的、以工口为生的我完全不能忍啊!”
W剪刀手老师像是在说“所以我自己动手画了!”一样握紧拳头主张道。
“那么,怎么样呢?老师是不是看了这个后就明白不足感的来源是工口要素?对吧对吧。”
W剪刀手老师那样说着翻了页。
下一页画着的不仅有手已经被绑着的妹妹被绑到床上的画面,在她旁边还画着露出嗜虐笑容的男性——
“唔这个不是哥哥吗!”
“当然是那样啊?因为这是纯爱作,小佑花的对象当然是哥哥凉君啊。”
“这个场面怎么看都不是纯爱啊!?”
“在纯洁可爱的妹妹身上发现『女性』这点的哥哥在某天抑制不住自己的欲望了……对胆怯的妹妹一边抱有背德感,一边反过来对那背德感激起兴奋,如同贪图禁果般对妹妹未发育的身体——”
“只有这种时候日语熟练得像母语一样!?”
“真是的,老师你从刚才开始就怎么了。难道说老师你讨厌纯爱?”
“最起码这不是纯爱啊!?”
“诶——?触手也没出现,大都会有的被一堆暴力男给凌辱也没有哟?这不是超棒的纯爱吗?”
“我觉得w剪刀手老师对纯爱这个概念极其欠缺!”
我们一边那样争吵着一边不停地继续翻下去,说着“这个也是吗”地被展示着。
“…………啊、…………哈……”
凉花看着这个,头顶冒着蒸汽脸变得通红。
在那时,终于到了正戏的那一页——
“呜啊——————————”
凉花突然发出迷之悲鸣,从我眼前抢走了小册子。
“不不不不行!请、请不要看!我、我和哥哥、才、才、才不会做这种猥琐的事呢!!”
“冷、冷静点凉花!那毕竟是作品中的角色啊!”
“那、那两个人做了是一样的!!”
不,完全不一样吧!……虽然我想那样吐槽,但混乱中的凉花光是强烈否定般地摇头,好像听不进去我说的话。
“嗯……妹妹好像也很高兴真是太棒了呢!”
“你到底是什么眼神啊!而且你觉得我很高兴!?”
“诶?但是老师你在看插画的时候表情非常认真哟?”
被这么说,我“……咕”的一声无言以对。因为w剪刀手老师指出了要害。
……不,没有办法的吧!?因为是那个妹妹的角色啊!?因为觉得太可爱了才一直看那个角色的工口图的啊!?
才不是想看那里面的某个人啊!那种欲望是自然的啊!不然的话世上就不会存在那么多本子了啊!
而、而且啊!w剪刀手老师是官方画师吧!?那种人要是画工口图的话,那不等于是官方同人嘛!是与那些二次创作的工口质量完全不同的真货——
“哥、哥哥……?”
我在心底不停辩解的时候,凉花用冰冷的视线看着我。
……不、不妙。这是如果我回答错了立场就会变得更严峻的场面。
这种只有我的要洗的衣服被区别对待,只有我的餐具被用抹布擦的生活想象一下就想死了。只有那样,不管怎么样都要回避!
“话、话说为什么会有这种东西啊!”
因此我拼命改变话题。
“诶?所以说,就如刚才说过的一样,是为了消除不满而自然产生的啊。”
“不、不是那样吧……仔细看已经被好好地装订成本了,里面的插画也是全彩的花了很多心思……”
“啊啊,那个呢,我打算在下一次comic上卖的。”
“那、那就是说这是同人志!?你明明是官方画师在做什么啊!”
“没关系的!有先例的!”
“那是不能模仿的先例啊!”
“不过,向筱崎小姐报告之后被她说‘那可不行’于是就放弃了。”
“啊、是那样吗。太好了,那个人也姑且也有常识啊……”
“但是她说‘我挺有兴趣的,给我本吧’,所以是最棒的称赞哟?”
“前言撤回!!”
“虽然出到台面上不太好,但私下可以随便享受。”
“我可以换担当编辑吗!!”
我感觉要哭了。凉花依旧盯着我,满脸通红地念叨着“哥哥是变态……”……怎么办啊!
“不管怎样,这样老师你的烦恼就解决了呢!老师你觉得不满的是因为你带着欲望却不写工口内容哦!因此第二卷请务必装满十八禁场景!”
“都说了不是了!没有那种欲望!”
“接下来终于是在本公司一起做工口游戏吧。诶嘿嘿……”
“为什么那么开心啊!”
“嗯嗯?老师意外的害羞呢。好不容易汲取到老师那无以言表的声音,再处理一下可以的吧?”
“不要随便汲取不存在的东西啊!!”
“嗯嗯,没想到老师那么固执。……没办法了。”
W剪刀手老师那样说完后,这次把在桌子一端的笔记本电脑给拉了过来,操作了一会后放到了我的面前。
“……这次又是什么?黑黑的画面上只显示一个start……”
“虽然现在还没做好标题,但这可是正宗的工口游戏!顺便说一下,内容当然就是老师你的作品的工口二次创作!”
“所以说为什么会有那种东西啊!?”
不只是同人志,就连工口游戏都登场了,这让我十分惊讶。
“这些都是我受老师作品的冲击做的。只画同人志完全不能消解我的不满,所以就连工口游戏都做了!”
“工口游戏是顺着这种势头做的吗!?”
“啊,当然不是那么简单的东西哟?那毕竟还是试验版。总之就是工作时抽空把想画的场景画了的东西。只是总游戏时间五分钟左右的简单东西啊。”
“啊、啊啊、原来如此……那种程度的……”
“但是老师,请不用担心。虽然只有五分钟但没偷工减料哟?CG好好地按商业级别做了,文本也让本公司的剧本负责人写了,BGM也做了一首这个专用的!”
“太认真了吧!?”
“虽然剧本负责人哭着说‘别做这种东西了,赶紧画好下一作的画吧!’,但那些都是些小事啦……”
“完全不是工作抽空做的吧!?”
“好了好了,别管那些赶紧玩游戏吧。玩过这个老师一定也会明白自己真的在渴望工口的!”
W剪刀手老师那样说着让我拿起鼠标。端庄却透着可爱的脸逼近我的面前让我焦躁不已。压在手腕上那丰满的触感也依旧凶恶。
……啊啊真是够了,那样的话总之只能开玩了。不知是不是因为w剪刀手老师天真地不设防,我感觉很难拒绝她啊……
而且,嘛……说实话我也的确很有兴趣……
这是专业团队做的二次创作工口游戏。而且女主角还是那个妹妹角色啊?这种东西怎么可能没有兴趣嘛!?
“没、没办法呢……”
正当我那么说着打算开始的时候。
“不行!”
凉花冷不防地伸手从我手中夺走鼠标,将笔记本电脑转向她自己的方向。
“到、到此为止哥哥不能再看那样羞耻的画了!那种、我和哥哥做那种……!”
“不、所以说那是作品中的兄妹——”
“总之就是不行!哥哥不准看!”
W剪刀手老师对像撒娇的孩子般说话的凉花说道,
“可不能碍事哦凉花妹妹。这是为了写第二卷的取材。”
“再怎么取材也不行!哥哥绝对绝对不准!”
凉花用失去了平常的冷静与理性的样子说道。
唔嗯……凉花都拼命成这样我就只能放弃了吗……
不能做凉花讨厌的事,而且冷静考虑的话妹妹在一旁玩那个二次创作工口游戏的我到底是怎么想的嘛……虽然很遗憾。
但是那个时候,凉花蹦出了一句让我不敢相信的话。
“所、所以说我来玩!”
“…………哈?”
我一时无法理解凉花在说什么而呆住了。W剪刀手老师也好像一样,用惊呆的表情看着凉花。
“诶?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是凉花妹妹?”
“哥、哥哥好像兴致勃勃的,为了取材不做不行!但直接不行,就由我来代替!这是妹妹的义务!”
“不、不是,你在说什么呀!”
我慌忙靠近样子怪怪的凉花在她耳边耳语道。
(……等等,这是怎么回事啊……!为什么这么做……!)
(……不、不是没办法吗……!这也是为了取材……!虽然我真的不想做这种事,但因为哥哥是变态……!)
(……你什么意思啊……!?而且这算什么取材——)
“你俩在偷偷干嘛呢?”
听到w剪刀手老师的声音,我像是被弹开般离开了凉花。
“不、不是,没啥,这是——”
“总、总之哥哥请离开!”
凉花推开我,就那么带着一副要哭的表情看向笔记本电脑。
“嗯?虽然我不太懂……但凉花妹妹看着不懂工口,为了老师却意外地充满干劲呢!”
“我也觉得很意外呢……”
“即使这样还让凉花妹妹替自己玩工口游戏,老师果然是一流的鬼畜呢!我越来越尊敬您了!”
“不是啊!一流的鬼畜是什么鬼啊!”
在我被贴上这个可怕的标签时,凉花还在推着工口游戏。
“唔……唔…………”
不一会儿凉花的脸变得满脸通红。表情也变得像马上就要哭出来一样。
看她这样,我大概可以想象现在屏幕上是什么画面……
“……那个工口游戏的内容还和刚才的同人志一样吗……?”
“当然是那样啊?正宗的纯爱剧情。”
“所以说那不是纯爱啊!”
“没关系的!是不懂工口的女孩子也能放心玩的内容!是小学低年级女孩子都适合的!”
“工口游戏不该范围那么广吧!”
在我们这么对话的时候,也能听到凉花“啊呜……”的哭泣声。
……从让妹妹玩工口游戏这个角度看,我这个哥哥不管怎么看都是无可辩驳的变态。
“……但是这样真的好吗?果然这种东西不该是由身为作者的老师本人来玩吗?”
嗯,嘛……被这么说我还真没办法反驳。
因为实际上的作者是凉花(先不谈那个能不能取材),所以整体来看这时这么做对的……不过那个也没法说明啊……
“啊,对了。那这么着吧。凉花妹妹凉花妹妹。”
这时w剪刀手老师向凉花搭话了。
“…………诶……?虾、虾米戏呀……?(什、什么事啊)”
凉、凉花那家伙,总感觉她完全瘫软了真的没问题吗……?
“虽然我知道你不想让老师直接看,但那就无法取材了哟?所以说凉花妹妹,播放画面的时候就请实况告诉老师吧!”
“诶!?实、实况!?你、你说什么!?”
我对w剪刀手老师意义不明的提案感到焦急。同时不知道凉花是不是脑子没在正常运转,她用像是发烧般的声音回了句“……shi kuang……?”
“是的!那么做的话老师就也知道工口游戏的内容啦!”
“不,这就够了!我不想再增加凉花的负担了——”
“……没关系的……为了哥哥的话……我……什么都可以做……我来……实况……”
不、不行了。凉花那家伙,好像完全烧糊涂了……她说出了平常绝不可能说的话……
让前不久连胖次走光都不知道的大家闺秀突然玩工口游戏什么的……而且登场的还是自己创作的角色……
“那……个……妹妹和哥哥面对面……妹妹手腕被绳子绑住吊起来……然、然后眼睛也被遮住了……”
“哪里纯爱了啊————————————————!!”
“日渐成长为女人的妹妹……想要得到那样的妹妹的哥哥要夺走她的自由让她依赖自己……在黑暗中能听到的只有哥哥的声音。妹妹最终连思考都无法做到,变得服从哥哥……是这种王道纯爱故事!”
“哪门子王道根本就是邪门歪道啊!!”
我在吐槽的时候,凉花还在继续实况。
“……啊,哥哥挑起了妹妹的下巴……他向不知所措妹妹搭话……‘想要接吻吗?那就自己伸舌头吧。你这只母go(狗)——’”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发出大叫盖住了那完全出乎意料的内容。
不行!只有那种东西不行!我不能让凉花说出那种话!
“老师你真是的,请不要冷不防地大叫。很吓人的哟?”
“这种情况下请不要做出那种平淡的反应啊!还有凉花!已经够了!已经不用实况了! ”
“……没关系的。……为了哥哥我会加油的……”
都这样了就算被鼓励也只会增加我的罪恶感啊!?
不过,我的请求也是徒劳的,在那之后凉花还保持在几乎神游的状态下继续进行工口游戏实况。因为就算阻止也不能让她停下,我没有办法,只能在凉花每次说出下流的词时用尖叫来进行自主规制。
▼
“……真倒霉啊……”
“是啊,真糟糕啊。”
我们都一副筋疲力尽的样子走在秋叶原的大街上。
在那之后,游戏玩完了才终于从w剪刀手老师处被释放。
说到底为什么会变成那种展开呢……?就算回想也完全无法理解,现在也没有考虑那种东西的力气了。
……凉花持续了好久像出bug的样子,w剪刀手老师还说着“最后老师还是没有理解工口的重要性啊!不甘心!一定会再来挑战的!”打听出我的联系方式……
虽然我觉得这是场噩梦,但两腕感觉到的重量却让我不这么认为。
我现在两手提着moon·rabbit公司的纸袋。
里面好像装着至今为止它们发行的全部工口游戏。是w剪刀手老师硬是作为土特产交给我们的。
我们还被叮嘱“来秋叶原的时候请一定顺路来本公司!”,好像非常被老师喜欢呢。
……嗯,不是坏人呢。不是坏人……
“哥哥,以防万一我先说一句,请、请忘掉刚才的事。”
凉花红着脸盯着我看。对凉花来说工口游戏的实况是黑历史,那种反应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不过,为什么你做那种事啊。”
“不、不是没办法吗……追根究底是因为哥哥你对那种猥琐的东西表现出兴趣的不对……!这也是为了取材……!”
“不,所以说为什么那也能变成取材啊……”
我听到取材才想起来。
“说起来今天来秋叶取材是为了第二卷的取材啊。……但先不说前半段,后半段那样真的好好取材了吗……?”
“……是啊。虽然非常不愿意,但取材还是成功了。我知道了哥哥是个无可救药的变态……”
“为什么我感觉每次你取材成功,我的评价就会暴跌!?”
我看着带着不开心的表情盯着笔记本看的凉花的侧脸,感到浑身无力。
我们这么做的时候穿过了秋叶原站的检票口来到了站台。
……即使那样,凉花好像在这次秋叶原远征中有不错的收获。(虽然我完全不知道那是什么)
另一方面,对我来说始终只是瞎折腾完全没有收获。
嘛,虽然看到w剪刀手老师画的佑花的工口图也不是不能说是收获……
……唔我在想什么呀!这不对吧!弄到为了作为下个作品的参考的有趣之处的秘密才是目的吧!
正当我为自己愚蠢的想法而郁闷的时候,智能机突然响了。
“……嗯,才刚还给你,又是冰室小姐打来的吗?”
“不,取材已经结束了,现在就不用把她当成眼中钉了吧……”
不过,那不是电话而是短信。
发信人是……w剪刀手老师?才刚告诉她联系方式,这是要干嘛?
我带着不好的预感打开了短信。接着,下一刻——
“————!!”
我拼命忍住没喷出来。
内容配上了像是刚才的继续般的引人注目的工口图片(还是鬼畜风格)。而且正文写了“直到老师明白自己的欲望为止我会无数次继续发的,请做好觉悟吧!我不会放弃的!”
“那、那个人……!”
我再一次感到战栗。我认识了一个不得了的人物。
“……?怎么了?谁发的?”
“没、没什么!只是一个骚扰短信!”
我连忙关掉短信。这种短信要是让凉花知道,我在家就没有立足之地了。
“那、那么,不早点回去进行各自的写作可不行。”
“啊、等等,哥哥?”
我那样说着乘上了刚好过来的电车。
我将附件的图片偷偷保存起来这件事是对谁都不能说的秘密。
character5
啊嘿脸W剪刀手老师
AhegaoW peace sensei
………………………………………………
年龄:?岁(未成年)
身高:169cm
三围:92/60/88
兴趣:工口妄想(二次元)
喜欢的东西:黄段子(二次元)
讨厌的东西:工口要素不足的工口游戏
鬼畜·凌辱系工口游戏厂商moonrabbit的画师。英国出身。最喜欢工口(二次元),嘴里说出的基本都是黄段子。虽然笔名很那啥,但是本人一直露着纯真无邪的笑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