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GAMERS电玩咖!
  4. 第八卷 星之守心春与逆转Backattack
  5. 【天道花怜与Restart】
  6. 繁体版

【天道花怜与Restart】
2017-07-29 12:50:07

		

和雨野君在公园撞见的,一小时之前。
「上次来这……还是半生游戏的时候吧」
智能机上导航APP的导航结束时,我看着眼前的房子……看着挂着星之守名牌的住宅,不由得呆立在这。
这里是放学后的住宅街。提着购物袋好像是附近居民的主妇,远远眺望着在此处散发出异样气氛的金发女学生……也就是我。
我大叹一口气,自顾自的呢喃。
「(不由得一鼓作气跑来『探望』千秋同学……嘛,但不管怎么想,都是在给人家添麻烦呢)」
一来到这,瞬间就懦弱了。……但事关雨野君,必须要拿出自信。
我在星之守家门前一边做深呼吸,一边复习来这的原因。
「(首先,今天是修学旅行结束后的第一天常规上学日……班主任说同班的千秋同学因为感冒缺席,这就是事情的起源)」
到此为止没有任何问题。因为担心感冒的同班同学,所以天道花怜赶来探望。……嗯,没什么奇怪的呢,嗯嗯。…………。
——如果事先没发生修学旅行第四天的那件事的话。
我不由得摁住额头开始思考。
「(可能是我想多了……但应该和我与雨野君的『那件事』没有关联吧。……千秋同学缺席的真正理由)」
那件事也就是……那件事。那个嘛,就是……接……接……。…………。
嘴、嘴唇直接接触,把上述行为换一种说法,就是我要说的那件事。
「(说实话一开始还以为自己看错了……但那时,貌似看到了很像千秋同学的人影呢……)」
园内一片漆黑,再加上看到的是背影,况且我们自己这边也出了状况,所以并没有仔细确认。如果,那真是千秋同学的话……如果,那件事真是千秋同学今天缺席的理由的话……。
「…………」
一想到这,我终于下定决心。
「(……没错呢。如果真是那样……不管见面有多难受,有多尴尬,我也得负起责任和她聊一聊)」
说不定谈话期间会被骂,会被讨厌,最坏的情况,恐怕会绝交。……被自己当成挚友的人拒绝的预感,让我发自内心的害怕。
但是,即使如此。
如果千秋同学缺席的理由不是感冒,而是与我们……与我有关的话。
「必须,划清界限呢」
我做好觉悟,终于按下了玄关的门铃。等了一会,感觉到玄关门的那一侧有人……不,我知道那就是千秋同学。事先和心春同学联络过了,得知现在只有千秋同学一个人在家。
也就代表,她无处可逃。
我满脸紧张的等待时,玄关被打开了。
于是,终于在我面前现身的她……星之守千秋——
「咳咳、咳咳!嘶嘶嘶……席、席债抱歉,花怜同学。我这样子……啊、啊嘁!咳咳!咳咳!……嘶嘶、嘶嘶……。总、总之,先进——咳咳、呕、呕、嘶—、嘶—、嘶—……」
——毫无疑问,仅仅只是一位得了重感冒的自闭女!
看到戴着口罩、穿着睡衣、头发散乱、皮肤干燥的她……我不由得吐槽。
「居然真的感冒了,你搞什么嘛,千秋同学!」
「啥啥啥!?诶,被来探病的朋友怒斥『你居然真的感冒了』这种事,我有生以来还是第一次经历!总、总之对不起……」
「没、没事。知道是感冒就好了,如果是感冒的话……呼,那我也就放心了」
「放心!?花、花怜同学很讨厌我吗!咳咳!」
千秋同学一边猛咳一边飙泪。……糟糕,都干了些什么啊我。
「对、对不起!赶、赶快进屋吧千秋同学!走、走」
「哈、哈。那个,谢谢……?」
于是我立马转换为「探病模式」,推着她的背,进入了星之守家。
*
「咳咳!呀、呀,我这个人在各种活动前后都会大概率感冒……啊嘁!呼嘶、呼嘶……」
千秋同学钻进自己房间的被窝里只露出头,同时对我说明道。我把鞋子放在房间一角,搬起她的写字椅移动到床边,回应道。
「你的意思我懂,但直接原因到底是什么……」
果然是我的原因吗……我怀着此种不安坐在椅子上,一旁的千秋同学满脸不可思议的歪起头。
「说实话……我想不到什么线索呢」
「!果、果然是,我……」
「那天晚上游乐园很冷,我穿得超级少,然后一个人连续坐了十次没什么人气的过山车,但应该跟这个没啥关系……」
「显然有主要关系吧!」
原因已经查明了。完全不是因为内心操劳。只是很单纯的身体跟不上节奏而发出悲鸣。
我发愣的问她。
「为、为什么,要干这种蠢事……」
「诶?那个,这是……就是……那个……」
千秋同学突然移开视线,紧紧的抓起被子挡住嘴。
她这模样,让我反应过来了。
我攥紧膝盖上的拳头……干净利落的向她道出主题。
「难道,千秋同学……那天晚上,看到了……那个……我和雨野君的事?」
「…………」
我的质问,让千秋同学一下闭上眼睛……接着,好像为了逃避我那般的翻了个身面向墙壁一侧……过了十秒后,微微的,点了点头。
「是吗……果然是这样啊……」
我塌下肩膀大叹一口气。情敌看见自己和男友撒狗粮的场景……按理来说,或许应该是件非常爽快的事。然而我现在一点都不开心。并不是因为害羞。
只是因为……难过。苦闷。痛苦。
我一脸不快的低下了头,带着歉意对她挤出声音。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话说在回程的飞机上,千秋同学就是因为涌上心头的嫉妒和悲伤,才几乎不和邻座的我说话的吧……」
听到我如此说道。千秋同学……再次改变体位转向我,一脸呆愣的否定了。
「啊,不对不对,那只是单纯的因为感冒的前兆,身体很不舒服,所以拼命忍耐『呕吐感』……」
「…………」
「涌上来的才不是什么多愁善感的情怀,倒不如说是一股又一股的呕吐物,呀,那时候好危险的。差点就对着天道同学……」
「是……是嘛」
怎么回事,完全不想知道呢,这个情报。……把我的关心还给我。
我深呼吸一下,调整状态,重开了话题。
「还有,关于我们那晚的事……想确认一下你的目击情报,可以吗?」
「哈,你说吧?……啊,那个那个,如果是那之后『更进一步辣眼睛的湿湿场景』的话,我、我什么都没看见哟,嗯!不用担心!所以所以,我啥也不知道哟,比如这个那个,天道同学娇艳的肌肤啥的,景太急促的——」
「我要问的不是这个啦!还有,根本没发生这种事!」
「是、是吗?那到底……」
千秋同学满脸惊讶的问道。看样子……她果然没有目击到我们「接吻后」的事。
……我停顿了一拍……鼓起勇气,对她道出「主题」。
「千秋同学,还不知道吧。那天晚上,我和雨野君——分手了」
「噫噫!?……啊了个大嘁!」
瞬间,千秋同学从被窝里猛的起身,还附带一个超大的喷嚏。
——唾液+汗液+鼻涕的豪华混合物飞溅到我身上。
「对、对不起,对不起」
千秋同学拿起纸巾开始到处擦拭。……嗯,雨野君也是这样呢,为什么她们这种人总能让严肃的气氛撑不过三秒呢!这是病吗?嘛,虽然千秋同学现在的确感冒了。
千秋同学清理完飞沫,用力擤了擤鼻涕,坐在床上再次质问我。
「什、什、什么意思!?花怜同学和景太分手!」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我拿起手帕冷静的擦拭着飞溅到自己脸上的千秋同学的体液。
「也、也就是说,花怜同学和景太的身体分裂,诞生了花怜B和景太B……」
「嗯,可不是这种SF的意思哟。而是在精神的意义上,分手了」
「也、也就是说也就是说,由花怜同学的善心诞生的《圣洁花怜》,和由恶心诞生的《残虐花怜》之间的激烈战斗,终于揭开了序——」
「没这回事。为什么是以幻想风格为基准的精神分裂啊,才不是这种意思」
「那么……对、对不起,像我这种笨蛋,除了『景太和花怜同学在恋爱关系上分手』这个结论已经想不到其它解释了……」
「这就是正确答案啊!还真是抱歉呢,这毫无亮点的结论!」
「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
「麻烦您下次早点做出这种反应好吗!」
我无奈的叹息道,只见千秋同学发自内心感到惊讶的后仰了身子。
我重整自己的姿势,继续对她说。
「这事已经对你妹妹心春同学……以及包括她在内的,除千秋同学以外的周围的人都传达过了」
「呼诶诶诶诶诶!?怎么回事!是、是那样吗!我人生中经常发生的,唯有自己被排除在联络网之外的事件吗!只有我一个人不知道远足被取消了,结果背着包包兴奋的跑去没人的小学,在雨里白等一场!好过分的!虽然我已经习惯了!」
「对不起千秋同学,虽然我知道会妨碍谈话,但请让我抱你三秒」
「呼!?」
于是,我紧紧抱住了困惑的千秋同学三秒。……呼。
「那么,继续聊吧」
「刚、刚才那梦幻一般的读盘时间是什么情况!触发条件不明啊!」
千秋同学完全陷入混乱,但我将其无视继续话题。
「还有一件事要报告,上原君和亚玖璃同学也分手了」
「啥啥啥啥啥啥啥啥啥啥啥!?咳咳、咳咳」
也不知是吼得太厉害还是感冒的原因,千秋同学开始猛烈咳嗽。我轻搓她的后背,咳嗽才终于缓解。只见她一脸严肃。
「哈!?我的迷之高烧引发了莫名其妙的展开吗……也就是说,我不知什么时候被卷入了世界线的变动——」
「才没那回事。你卷入的不是《世界线的变动》,而是《恋爱喜剧的激动》。虽然把自己的恋爱形容为恋爱喜剧让我有点抗拒」
「是、是吗。……没想到,我被感冒折磨的时候,居然发生了这些事……。……说实话,我现在很理解行尸○肉第一集主人公的心情」
「请别把我们的惨剧跟世界毁灭划等号」
说得好像我们干了什么不得了的事似的。……虽然的确是干了。
千秋同学「失礼了」的拿起我送来的运动饮料,大口大口的猛灌。一口气喝了半瓶后,她心满意足的盖上盖子,转向我。
……现在我才发现,透过她敞开的睡衣能微微瞥见令人脸红心跳的胸口,有种说不出的风骚。还好没见雨野君独自一人来探望……当我如此放心时,又突然回过神来掐自己手背!
「(已、已经不是《女朋友》而是《前女友》了哟,我。不行的吧,老有这种想法!真是的!我这方面真的——)」
「花怜同学?」
千秋同学察觉到我的行为并歪起头。我停止掐手背同时换了张表情,清了一阵嗓子,重新开始说明。
「可不是事先商量好的哟……但那天我和上原君这两组人,都和各自的伴侣提出了分手」
「那个,这是……就是……发、发生在,刚、刚才提到的接吻,之后吗?」
千秋同学扭扭捏捏的询问道。我的脸也因此微微变红,同时回答她。
「嗯、嗯,就是……在、在嘴唇接触,那事,之后……」
千秋同学的房间被一阵沉默包围。大概过了十秒。
千秋同学接下来的发言令人意外——同时也非常符合她的性格。
「……这样做,景太……还有亚玖姐,好可怜……」
千秋同学的脸蒙上阴影,好似要哭那般。她如此轻率的模样让我感动。
「(明明自己是这种状态……精神和体力都快见底,却依然怜惜着朋友们呢,你……)」
虽然这一点让我对自己感到的羞愧,但却无论如何都无法效仿……按常理来说,看到我们的悲剧,哪怕「满心欢喜」都没人会怪她……。
「(真是的……就因为你是这样的人,我才……)」
看着千秋同学,打从心底里垂头丧气的我……再一次确信自己的决断「没错」。
「(或许没人能理解。虽然完全是我的任性。但是……这是……这才是,我展现诚意的方式。……以我自己的方式,对恋爱,划清界限)」
我再一次凝视千秋同学的双眼。她……用那依旧动摇着,同时还渗出少许愤怒的眼瞳,盯着我。
「(……就因为你是这样的人……)」
这时我做了一次深呼吸……。
——终于第一次,将我的深意,对他人吐露出。
「但是,这样一来,大家都不会被排除在外,可以堂堂正正的『恋爱』了」
「——诶?」
千秋同学瞪圆了眼睛。我握住她的手,露出温柔的微笑继续说道。
「千秋同学。你对雨野君的恋心……让我很不甘心,但在我眼中却也是『真货』。……让我敬畏」
「诶?那、那个那个,怎么会,就是就是,我……」
害羞的千秋同学开始慌乱起来。但我依旧握紧她的手,继续说下去。
「当然,我也喜欢雨野君。很喜欢。……发自内心的。……刻骨铭心的」
「…………是」
听到我拼命挤出的话语,千秋同学也紧紧握住我的手。……我不禁想哭,但是不能在这哭,我带着毅然的表情抬起头。
「但是,如此令人尊敬的恋心……也就是你的恋心,却一直被我——被我们交往的事实残酷的践踏」
「怎、怎么会,哪有什么践踏!我完全不觉得……!」
千秋同学表示强烈的否定。但我依旧继续道。
「我们交往的起始点,本来就是扭曲的。是偶然和误会混生的产物。而我……喜欢雨野君的我,一直在这种关系上坐享其成」
「哪有……你、你想,景太第二次的告白不就是货真价实的吗……」
身为情敌的千秋同学,不知所措的拼命给我递台阶下。
「(……真是的,为什么你就是不懂呢。就因为你越是这样……我的决意才越发坚定)」
我不禁会心一笑,继续说明。
「对呢。那次告白以后,我们真真正正的成为了情侣。这份心意毫无半点虚假……嘛、嘛,虽然有一段时间产生过怀疑,但不管怎样,我们正式成为了情侣。所以我才会……哪怕是作为短时间内『成为了货真价实的恋人的证明』,哪怕知道这是自己的任性,我也要在分手前夺走他的吻」
「既然这样……」
「但是,不管怎么说,开端不正当的事实是没有改变的。……而这个事实,扼杀了别人的心意」
「…………」
看到依旧没明白的千秋同学,我换了种表现方式对她进行说明。
「和竞速游戏同理。就算胜者是技术明显远超其他人的强者。就算只看实力,胜者也能毫无疑问拿到胜利。但是……如果一开始就『抢跑』了,结果自然该算作无效,这就是我的意思」
「花怜同学……」
我漂亮的胜负哲学,似乎让千秋同学十分感动。她的反应令我一脸得意的挺起胸,下一刻……千秋同学眯起眼睛吐槽道。
「……您刚刚这番超级精彩的理论,是不是偷偷混进了『就算不抢跑本小姐也是吊打一切的存在』这层意思呀?」
「…………。…………不要在意细节」
「花怜同—学?」
真是一群顺风耳的人呢。孤僻组。……算了。
我再一次直视千秋同学,说道。
「千秋同学。我……我想,真正的,赢过你。不是在抢跑的竞速里。而是在同等条件下开始的,正规竞速中」
「……花怜同学。……但是……这……果然……」
这时,她的眼神里也带着强烈的意志,直视着我。
「果然,景太好可怜。我和你的任性,伤害到景太……破坏了景太的幸福,唯独这种事,我绝对不同意!绝不让步!」
「…………真是的」
她如此真挚的话语……如此真挚的态度。已经不知多少次让我在心里举起白起。……虽然是我自己将其引导出来的……但在对雨野君的思念上,这位女性实在是太强了。……但是。
越是困难的壁垒,就越是要与之对抗,这就是天道花怜。
我强硬的凝视千秋同学的眼瞳,宣告道。
「正是为了雨野君『真正的幸福』,我才要与你平等的一决胜负。因为……仅仅只是和『某人』交往,不能称为『幸福』吧?和真正喜欢的人认认真真交往,才叫『幸福』,这就是,我的想法」
「花怜同学」
面对我的反驳,千秋同学动摇了。
我放开她的手。
「而且,更重要的是……」
为了强行说服她,我用有些狡猾的说法,总结道。
「这场胜负对决结束之后,最起码雨野君能够得到『真正的幸福』吧。这对于……思念着他的我们来说,不就是最棒的幸福吗?」
*
道出这次来探望千秋同学的「主题」,她总算理解后又过了十分钟。
探病者待太久似乎不太合适,于是我开始依依不舍的收拾东西准备回家,千秋同学坐在床上「话说」的说道。
「刚才全是在谈天道同学和景太的事。那个那个……上原同学和亚玖姐的僵局,我可以理解为和你们同一个套路吗?」(译者:这句话的称呼又变回了“天道同学”,估计老贼自己写着写着就忘了)
「诶?啊啊……我想想……唔—」
我一边把围巾卷在上衣上,一边对千秋同学露出暧昧的笑容回答道。
「我是这样想的……但谁知道到底怎样呢。我和上原君并不是事先商量好的。恐怕他也有自己的理由吧?」
「是、吗……。……那个那个,那两个人,那之后都是怎样的感觉?」
千秋同学担心的询问。……真是的,你到底是多好的人啊。
我不禁笑起来,停下卷围巾的手,对她回应道。
「我想想。上原君那边……嘛,看起来就跟平时一样。虽然没和他直接对话,但路过的时候能看到他和朋友们正常聊天」
「是吗。那,亚玖姐呢……」
「……很抱歉,那边就有点。虽然我也很担心……但我毕竟没有干涉她的恋爱的立场」
「啊啊……也是呢。我也一样」
千秋同学尴尬的挠挠脸。虽然我们的确是同好会的同伴,但说实话还是得相互顾忌一下。
我又接着卷围巾,同时大叹一口气。
「嘛,只要有雨野君在,亚玖璃同学就不愁没有相谈对象吧……」
「啊,就是就是。这么说来,亚玖姐也可以帮景太治愈伤口呢」
「啊啊,对呢。在这层意义上,那两个人现在对对方都是不可获取的存在——」
「没错没错。那两个人现在的心灵距离,肯定是至今为止最贴近——」
说到这,我们两人的动作停止了。
………………。
我再度停下卷围巾的手。
千秋同学挠脸的手也停了下来。
————满脸不停冒冷汗的两人,盯着对方,同时,在心中狂叫。
『(现在应该真正担心的强敌,不是眼前这个人吧吧吧吧吧吧吧!?)』
…………。
我们相视一笑……带着满脸止不住的汗,将对话继续。
「哦、哦,糟糕,我,就是,对了……!得直接,找雨野君,聊聊游戏,嗯。不去不行呢。作、作为朋友!」
「真、真是巧呢,花怜同学!人家也那个,找景太,就—是就是,对、对了,发一封社交游戏的紧急联络!当、当然,是作为朋友!」
我们相互发出「啊哈哈」「哦呵呵」一类毫无情感的干笑。
接着……在一瞬间的寂静之后。
我们超快速的行动起来。
千秋同学拿起床头的智能机。我打开房间门。
「那么,请保重,千秋同学!」
「是!很抱歉不能送你,花怜同学!慢走!」
「再见!」
我快速挥挥手,接着快速通过走廊,只用两秒就换好鞋离开了玄关,然后立刻拿出智能机打开简讯APP的画面。虽然我平时很反对边走边玩智能机,但现在是特殊情况。确认到前方没有车或人靠近的迹象,我一边在住宅街中快速前进一边打简讯。
<你好,雨野君。自那以后,这还是第一封简讯吧。你还好吗。话说如果你现在有空的话,能稍微见个——>
打到这时。
「………………。………………呀,真后悔」
「又来……」
不远处传来耳熟的声音。
我不禁抬起头。只见从前方的公园里出来的一男一女的高中生……。
「(咦,那是,雨野君!?还有……心春同学!)」
实在太偶然,让我惊讶的愣在原地。
「(诶,为什么,雨野君,怎么会,在这?难道是来探望千秋同学的……。不,不是同班的他,应该不知道千秋同学病了。而且心春同学也在一起……嘛,她出现在星之守家附近也没什么不正常的……)」
脑子里冒出无数想法。但不管怎么说,总算是避免了假想中最坏的事态——和亚玖璃同学猛烈「亲密」的状况,姑且能放心了。
我向那两人搭话——的瞬间,完全背对着我的雨野君,强硬的摁住了心春同学的肩。
「呼?」
「呼?」
我和心春同学动摇的声音完全重叠。同时,位于雨野君正对面的心春同学,与站在他身后的我对视了。
察觉到我的存在的心春同学,打算告诉雨野君。
「呼?那、那个,前辈?那、那边……」
(注:无关紧要的说明,可无视。上一章的这里,心春的话是「呼?那、那个,前辈?咦、咦……”」,因为心春同学最后说的是あれ(啊咧),根据雨野和天道视角的立场不同可以分别理解为“咦?”和“那边”,所以翻译得不同,实际上原文是完全一样的话……当然也可能是译者自己想多了)
心春同学的视线不停在雨野君和我身上反复游走。但是……雨野君完全没有察觉到。
而且……他更加用力的抓紧了心春同学的肩,用我从未听过的「男子汉」的声调,对她宣告道。
「那么,既然这么难得,能请你用色色的方式安慰我吗,心春同学」
「诶!?」「诶!?」
我和心春同学的声音再度重合。同时,我感到头晕目眩。
……什么情况?这是现实吗?
「…………雨、雨野、君?」
我不禁呼叫他。即使如此,雨野君依旧没有回头。
但是……几秒后。他好像突然回过神,向我这边……很不情愿的、慢慢的,回过头。
……只见他满脸的尴尬。
我表情抽搐着,问道。
「雨野君……你……刚才……对心春同学做了什么……」
「天……天道同学……?」
雨野君满脸的表情突然变成了绝望。……这、这反应……终于……。
我和雨野君之间迸发出强烈的修罗场气息。
心春同学好像对此看不下去了,急忙插入我们之间解释道。
「呀、呀呀,天道同学,好巧呢!先、先不说这个,刚才那是,怎么说呢,对了,就是常见的那个哟!先有之前的一套对话,才引出了前辈刚才的发言!」
「……嘿、嘿,是嘛。之、之前都说啥了?」
「诶,这个嘛……我能用十分色色的方式安慰前辈哟,大概就是这些……」
「这内容跟我想的基本一样嘛,根本不存在什么误会!?」
「咦,真的呢!?呀,但、但是,还是不对!你倒是说句话啊,前辈!?」
从心春同学那接锅的雨野君,突然像发条人偶一样快速点头。然后满脸发青的全力组织语言。
「没错!刚才那出,只是我想『偶尔做一回攻』……」
「你、你这不完全『干劲满满』的吗—!」
「不、不对不对!不是这意思!只是,为了报答心春同学的心意之类的……」
「想报答心春同学的『性欲』吗!?」
「不对不对不对不对!根本不是你理解的这样好吗……!」
「前辈!如果你当真想干,即使立马野战,我也欣然奉陪!」
「你根本不想帮我辩解吧!」
雨野君一声大叫后,粗暴的挠头,然后重新说明事情的缘由。曰,刚才那出是他以自己的风格「开玩笑」。
一通说明之后,我内心产生「很有他的行事风格」的想法,所以放心的接受了……但看到他那张仿佛向「交往对象」请示一般的表情,我回过神来,叉起手态度一转,冷漠的回答道。
「嘛、嘛,雨野君和别人做什么,事到如今已经和我没关系了!反、反正,又没在交往!」
「…………说、说得……没错……呢……」
雨野君失落的塌下肩膀。……总觉得好难受。现在好像立刻抱住他。但是……才刚宣布要在堂堂正正兼公平的立场下一决胜负,这种踏入「女友」领域的行为得慎重又慎重……。
「呀—,前辈,好可怜—」
「心、心春同学!?」
下一瞬间,心春同学突然搂住雨野君的手。把那对和她姐姐一样丰满的胸部向他手上押,还仿佛要用沟夹住他的手那般的将身体靠了过去。
「等——」
我不禁愤怒了,下一瞬间,心春同学「咦?」的一脸坏心眼的表情。
「单方面甩掉前辈『前女友』,这是在生哪门子气呢?」
「唔,咕……」
「就如你刚才自己说的那样,现在你已经是『前女友』了,所以根本没有生气的道理吧?啊……还是说,天道同学还对前辈……?」
心春同学满脸坏笑的问道。真、真是的,所以我就说这个人……!虽然乍一看她像是在捣乱,实际上……很有可能是在助攻雨野君呢。为了让雨野君打起精神,所以试图让我在他面前暴露出真实想法……大概是这个打算吧。
被她的发言引上钩的雨野君,突然拿出勇气似的向前迈出一步,面对着我。
「天、天道同学!那个……那个,如果真是这样,就是……就是!能、能和我……和我……再次交往吗!拜托了!这、这次我,那个……会更加更加的,努力!」
雨野君猛然低下头,伸出手。
「努力……吗……」
面对这份令人惊喜到想跳起来的申请,我不由得低下了头,轻轻的攥起了颤抖的拳头。
我……我,好喜欢雨野景太这个男生。
喜欢游戏,总是很快乐,性格温和,但却有自己的原则,懦弱却有勇气,对任何人都诚实……。
他的这一切,我一直都……好喜欢。喜欢到无法自拔。
想一直在一起。想在他身旁欢笑。想在最近的位置……和他相依为伴。这就是,我真心的愿望。
但也正因为如此,我也同时希望……不,应该是超越自己的希望那般——
——希望他能与自己真心所爱的人结合,得到幸福。
……如果那个人正是我自己,简直就是至高无上的幸福。那时,我便能不再顾忌任何人,全心全意的爱他,和他幸福一生。
但是,正因为如此。
我不希望……他因为『原本就在交往』等类似于添加剂一般的理由选择了我。
……所以……所以,我……。
不知何时,我已经攥紧了拳头……挤出最后的力气,露出游刃有余的笑容抬起头,对这位没有人比我更爱他的男生说道。
「不,还是算了。我想要交往的雨野君,不是现在的雨野君」(注:←这句话和当初某人两次拒绝某人的套路是一样的)
*
「(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和雨野君他们相遇后过了约十分钟。我,天道同学,向他们辞别,甩出一副「好女人」的气质飒爽离去……来到最近的便利店,买了平时都不喝的刺激的碳酸饮料,在用餐区一口气猛灌下去……骚乱着头发,独自一人狂吞后悔药。
「(为什么!?为什么一脸傲娇的甩掉雨野君啊!?有什么理由要拒绝掉世上最爱的人的告白!?又不是因为什么家庭原因!仅仅只是为了自我满足就拒绝……这太奇怪了吧!?真正的恋爱不就是得不顾一起吗!?那我刚才那一出……只是单纯的自灭吗!?白痴吗!?到底怎么回事啊,我……)」
我停止了抓头发,靠在靠背上仰视便利店的天花板。附着着灰尘的嵌入式空调进入视野。……和千秋同学聊天时明明很畅快,现在却是满心的阴暗。
「(啊……。……雨野君,能立刻再向我提出一次交往吗)」
在星之守家时的那个我早已不在,只剩下胆小的我。我对自己感到无奈,但胸中那份难以缓解的苦闷更甚于此。
只要能待在雨野君身边,自己那点原则啥的都见鬼去吧……独自一人在便利店郁闷了一阵后,这一类想法油然而生。
真是的,我这种人,究竟有多卑微啊。
但是……同时又有某种不同的预感。
「独自一人的时候明明那么懦弱……但如果在雨野君或千秋同学面前,恐怕又会装出一副坚强的天道花怜吧……我这人」
真是的,只能用愚蠢来形容呢。
感到自己无可救药,不禁大叹一口气。突然……放在桌上的智能机震动起来。带着郁闷的心情,懒散的查看智能机,只见……。
「……心春同学?」
她难得的主动发简讯过来。虽然我经常叨扰她,然后收到她的抱怨,但很难见到心春同学主动发简讯。
打开APP,查看详细内容。
《星之守心春:关于前段时间那个问题。我想说一个更直白的答案,虽然也是我自己微不足道的见解,不过让我再回答一次》
「前段时间的问题?」
我对此产生疑问,于是回看我和她的简讯记录。翻了一会,就找到了相应的简讯。
「啊啊,『恋爱是什么』的问题吧」
修学旅行时我提出的疑问。一开始心春同学是很不耐烦的……但之后又像回过神一样,对我道出她真挚的回答。……嗯。
「感觉之前的答案已经足够直白了……」
再次确认到她上次给的答案,我歪起了头。
这时,又收到一条信息。我滚动简讯记录,拉到最新的地方。只见屏幕上记录着,的确十分直白的……仅仅只用四个字来概括的,恋爱的定义。
《星之守心春:就是它了》(原文:それです)
「…………」
这句话,让我眨了眨眼。
下一瞬间……我不禁笑了。
「是吗……是这个意思吗……」
如果是这样……那就没有比这更开心的了。
因为,这也就代表,我终于,能和千秋同学与亚玖璃同学……。
与这些让我无比尊敬的女性们,肩并肩了。
…………。
我就这么盯着智能机看了一会。
下一瞬间潇洒的起身,伸个懒腰。然后……。
「……好了,今天回家后,玩游戏玩到尽兴吧!」
今天,我与游戏一同拉开了一如既往的日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