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约会大作战(DATE A LIVE)
  4. 短篇
  5. 美九Burglar
  6. 繁体版

美九Burglar
2017-07-28 13:50:12

		

网译版 转自 轻之国度
图源:滴水
翻译:多拉泽
润校:混沌圣歌
二校:翼海风
“帮帮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鸢一折纸正在五河家的客厅中摆弄着小型的电子零件,突然,伴随着这样的声音门被使劲地打开,一位少女冲了进来。
修剪的十分整齐的紫绀色的头发,比例完美的高个身材。是身为精灵的同时也是人气偶像的,诱宵美九。
“怎么了。”
无论是对突然出现的巨大声音还是来访者,折纸都没有表现出狼狈的样子。她停止摆弄零件,看向了扑到了沙发上的美九。
然后美九翻了个身坐了起来,朝向了折纸。
“啊!折纸小姐!太好了,一直在找你呢!那个,我有些事情想要和你商量……”
“商量?”
折纸简短地反问道,随之美九东张西望地看了看四周。
“那个,以防万一确认一下,现在只有你一个人吧?没有其他人吧?”
“没有。”
折纸点了点头回答道。
现在的五河家,不但其他的精灵们不在,而且作为家主的士道和琴里也应该都不在。
虽然明明家主都不在但是折纸却一个人在客厅里面这件事很不正常,但是自从精灵的数量增加之后,因为大多数的时间都将这里当做集合地点,所以精灵们全员都配了钥匙。
“窃听器什么的呢……”
“只有我的。”
“那就好,那样的话就安心了呢。”
听到折纸的话,美九安心地舒了口气。
要是平常肯定会被士道和琴里吐槽,但是因为现在只有折纸和美九在这里所以并没有人吐槽。……真的没有的话,倒也不是没有寂寞的感觉。
“……那么,关于我要和你商量的事情。希望折纸小姐能够帮助我一件事情——”
“什么?”
折纸问道,美九轻轻地点了点头继续说道。
“希望能够和我一起——去当『怪盗』!”
“…………怎么回事?”
折纸并没有听明白美九在说什么而露出了疑惑地表情。接着美九像是已经预料到了她会这么问一样点了点头,然后继续说道。
“也就是说呢……希望折纸小姐能够帮助我偷到某个物品。”
“…………”
听到已经变得平静下来的美九的话,折纸的眉毛微微抽动。
但是经过了几个瞬间的思考之后,她像是完全理解了一样叹了口气。
“——袜子?还是牙刷?”
“啊,不是,并不是说达令商品。”
美九摇了摇头。看来是猜错了。
不过说来,仔细思考的话也是有道理的。如果是这些东西的话根本不用折纸帮忙,只要趁现在动手就好了。不过嘛啊,如果想准备在借走之后不会让士道产生任何违和感的代替物的话就是另一回事了。
但是这样的话『偷』这个字眼就更加的带有可疑的意义了。不知道美九是不是也从折纸的身上看出了这点,她为了订正而继续说道。
“不是,虽然说是『偷』,但是正确来说应该是『拿回来』!”
“怎么回事?”
“其实呢—……”
美九大大地叹了口气,开始说了起来。
“……怪盗Lilac,吗?”(多拉泽:Lilac,丁香花。)
某天的放学后。在自己家中享受茶点的美九听到了坐在对面的少女的话而瞪大了眼睛。
“是的……”
然后少女用与外表完全不相符的流畅日语回答道。
罗莎莉•维尔贝克。就在昨天来到美九所在的龙胆寺女学院的交换留学生。
丝绢般的华丽金发,好像能够看到血液的白皙肌肤。一举一动之间尽显气质与教养,正所谓『深闺大小姐』类型的可爱的少女。
确实说的话,这正是美九最为喜欢的类型。……嘛啊,美九对于女孩子的好球区可是有东京巨蛋那么大,可是有无数的最为喜欢的类型的。
闲话少叙。总之,在学校之内发现了还没有记录过的可爱女孩子的美九在高涨的情绪之下马上向她发出了茶会的邀请,虽然摆出了得意的茶和点心——但是无论怎样她的表情都像是有心事的样子。
美九试着询问了一下,于是就出现了刚才的名字。
“是的……你知道吗?最近似乎在世界上引起了不小的骚动呢……”
“嗯……好像是听说过,又好像是没听说过……?”
美九说了之后,罗莎莉微微地皱了皱眉继续道。
“几个月之前,我们家收到了预告信。『蔷薇少女(罗丹缇)我会前来收下』这样写着……啊,蔷薇少女是我们家家传的宝石……当然无论是父亲还是母亲,都认为仅仅是恶作剧而没有理睬。”(多拉泽:罗丹缇,希腊神话中的美丽少女,为了躲避追求者而逃进了神殿之中,但是有三名追求者追了进去对她说,你就是我们的女神。并将她推到了阿尔忒弥斯的神座之上,阿波罗看到了以为是她自己坐上去的就对她发出了太阳光,将她变成了蔷薇,而她的三个追求者则变成了毛毛虫,蜜蜂和蝴蝶。)
“但是,真的出现了,对吗?”
美九说道,罗莎莉表情沉痛地点了点头。
“真的,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注意到的时候盒子中的蔷薇少女已经消失了……”
说着,罗莎莉低下了头。美九嗯嗯地表情严肃了起来。
“原来如此—……对不起,我没有想到竟然有这么严重的事情,还悠闲地邀请你来参加茶会……”
“啊,不……没有这种事的。不如说很感谢你。如果什么都不做的话只会消沉而已……。不行呢,好不容易作为交换留学生来到了日本,却一直在在意这种事情……”
罗莎莉苦笑着摆着手。但是,马上她的表情就消沉了下去。
美九试着想办法让她打起精神,为了尽量避免出现无言的场面而继续说道。
“嗯……怪盗吗—。到底是哪里的谁呢。如果知道这些的话就可以狠狠地教训他了—”
“这个……”
美九说完,罗莎莉有些为难地结巴道。
“诶?怎么了吗—?”
“没,没事……没有什么事情。”
“嗯——?”
看见罗莎莉可疑的样子,美九疑惑地皱了皱眉。
“我很在意呢。到底是什么事—?”
美九追问道,罗莎莉在短暂的犹豫之后,“其实”,她小声地继续说道。
“在怪盗Lilac把蔷薇少女偷走之后,有流言说日本的某个资本家得到了和蔷薇少女一模一样的宝石。”
“嗯……?感觉有些可疑呢。”
美九用手拄着下巴说道,罗莎莉露出了忧愁的表情,像是在忍受着愤怒一样用指甲抓着自己的膝盖。
“参加展示会的人将照片传到了SNS上面……根本就不是一模一样。那毫无疑问就是我家的蔷薇少女……!”
“诶?这也就是说,那个资本家就是怪盗Lilac吗—?”
“不知道……但是,无法认为他们之间没有关系。因为,毕竟现在蔷薇少女已经变成他的东西了。”
“诶……那么,跟警察说了吗?”
“说了……但是,因为没有证据所以并没有理睬我们……”
罗莎莉悔恨地咬着牙低下了头。眼泪啪嗒啪嗒地落到了桌面上。
“蔷薇少女不只是漂亮的宝石而已。是我们家代代相传的重要的宝物……可是却……”
“罗莎莉同学……”
美九有些过意不去地看着罗莎莉,但是随后她的视线在决心之下突然变得锐利了起来,抓住了抽咽颤抖着的罗莎莉的手。
没错。虽然看到女孩子哭泣的面庞会感到兴奋,但却绝不会原谅让女孩子哭泣的家伙的便是诱宵美九。她绝对无法弃眼前流泪的少女不顾。
“——请交给我吧。那个蔷薇少女,我一定会帮你拿回来的。”
“诶……?”
听到美九的话,罗莎莉十分意外地睁大了眼睛。
“拿回来……这种事情,到底要怎么。”
“嗯哼哼—”
美九露出了微笑,拎起裙角转了个圈,妖艳的将食指贴在嘴唇上。
“你知道吗——?偶像就是,拥有别人所不知道的秘密的一面的人哟?”
“……,就是这样——”
“…………”
听了详细经过的折纸无表情地看着美九。
“事情我已经理解了。那么,作为拿回蔷薇少女的报酬你提出了什么要求?”
“就是亲脸……不对不对,我是单纯的只是想要帮助罗莎莉同学而已呢—!”
虽然说漏了嘴,但是美九依然说得非常理直气壮。……果然和预想的一样,她似乎是提出了什么条件的样子。
折纸在微微地叹了口气之后,用手拄起了下巴。
“怪盗Lilac……”
“是的。犯人好像是叫这个名字。你知道吗?”
“听说过。确实,还没有破获的连续盗窃案的犯人,应该是叫这个名字的。”
“哦—!不愧是折纸小姐!但是,没想到在现代还有怪盗的存在呢。”
美九发出了没想到到了现代还有人做怪盗的发言。折纸虽然感觉到了些微小的矛盾,但是依然回答了她的话。
“盗窃犯因为受到作品的影响而自称怪盗的情况其实并不少。也有在犯罪时使用巧妙技巧的犯人因为媒体的大规模宣传而被冠以怪盗之名的情况。”
“原来是这样吗?”
“没错。除了刚才提到的怪盗Lilac以外,其他还有被叫做怪盗wisteria,怪盗rose,怪盗乱麻等各种各样的盗窃犯,他们都应该还没有被抓住才对。”(多拉泽:wisteria紫藤属,rose蔷薇。)
“诶……最后那一个不是冷笑话吗?”(多拉泽:怪盗乱麻,快刀乱麻的谐音。我不吐槽。)
“对我说也没用啊。”
折纸淡然说道,美九像是要重新打起精神一样晃了晃脑袋继续说道。
“总之,无法原谅!以眼还眼!以怪盗还怪盗!就让我和折纸小姐一起把蔷薇少女拿回来吧!队名我都想好了!用宵和鸢取名怪盗『night•kite』。”
“为什么要算上我?”
“诶?因为,我一个人肯定是办不到的不是吗——。对手似乎是非常有钱的人,他的大房子里肯定会布置无数的防范装置的——……”
“不向〈Ratatoskr〉寻求帮助的理由是?”
“嗯——,虽然也想到了这个方法……但是如果被琴里小姐知道了的话,不可以去那么危险的地方去冒险!不是肯定会被这么说的吗。所以我就想到在这种事情上如果是折纸小姐的话肯定能够临机应变地应对呢——这样。”
“…………”
不劳而获的『秘密的一面』也是有的呢。折纸微微地叹了口气。
“很抱歉,我拒绝。你去找别人吧。”
“诶,为什么呀—!?”
美九从心底感到意外地瞪大了眼睛。折纸边活动起自己已经停下来的手边回答道。
“那个宝石是蔷薇少女的证据只有那个交换留学生的证言而已。只是这样就进行行动的话风险太高了。而且在这之前,我并没有接受你的要求的理由。”
“诶?可爱的女孩子可正在哭泣呢!?你的心难道不会痛吗—!?”
“虽然有点同情她,但是我并没有为了连样子都不知道的人变成盗窃犯的打算。”
“不是盗窃犯——!是正义的怪盗『night•kite』—!”
“在刑法面前是一样的。”
“好,好了我知道了……那就『kite•night』好了—!”
“没有看出有什么区别。”
折纸冷淡地说道,美九咕地……不满地鼓起了脸。
但是,她马上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露出了一丝微笑。
“……这么说来折纸小姐,之前你说过吧。因为世界改变而丢失了大部分达令的照片。”
“——唔。”
听到美九的话,折纸的眉头微微地动了一下。
美九马上敏锐地捕捉到了她的这个反应,笑容更加的灿烂了。
“嗯哼哼—……其实呢,我还有折纸小姐没有看过的士织小姐收藏品哟……”
折纸无言地抬起了头。
“——怪盗『night•kite』,正义执行。”
“呀——!折纸小姐我爱你!”
美九弯下身子发出了欢喜的声音。
这时——
“哼,你们的话我听到了。”
下一个瞬间,从客厅的入口方向传来了这样的声音。
“……?”
“是,是谁——!?”
向着传来声音的方向看去,映入眼帘的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那里的,戴着眼镜的短发女性。抱着胳膊,背靠着墙壁,给人一种非常奇妙的感觉的姿势。
本条二亚。和折纸以及美九同样是精灵之一。看来是在两人谈话的时候来到五河家的。
“——二亚。”
“吓死我了,原来是二亚小姐呀—”
美九安心地松了一口气。二亚有些失望地撅起了嘴。
“诶——,什么呀美姬你那个反应。难道不应该更加惊讶一点吗。”
“我很惊讶了哟。……比起这个,你听到我们刚才的话了?如果你能够对琴里小姐保密的话我会很高兴的——……”
美九说道,二亚使劲地点了点头。
“我知道我知道。我可不是会做那种没人情味的事情的女人。——而且我们不同样都是『midnight•kite』的伙伴吗。”
“……?”
“诶?”
折纸和美九一瞬间呆了一下,但是马上就明白了二亚所说的话的意思。
大概就是,“我会保密的所以让我加入。”的意思吧。还机灵地连队名都给升级了。
“这么有趣的事情竟然不叫上我,你们不是在开玩笑吧?”
像这样,二亚眼睛闪闪发光地说道。
按这个情况看的话,就算说不行也是没有用的吧。如果因为拒绝而将情报泄露给琴里的话会变得很麻烦。折纸和美九瞬间交换了眼神,迅速地做出了统一的判断。
“知道了。但是,这个任务是非常危险的。必须要听从我的指示。”
“!当然了!呀——!我已经跃跃欲试了——!呐呐,果然还是准备好预告信比较好吧?”
“预告信什么的没有必要。故意引起对手的警戒是完全没有意义的。”
“诶——,那样不是很浪漫嘛。”
二亚“噗——”地撅起了嘴,折纸无视了她嚯地站了起来。
“——总之,既然决定了就必须制定好作战计划。应该快到士道回来的时间了。换一个地方比较好。”
“是——!了解——!”
“要找一个隐蔽点的地方呢!”
美九和二亚情绪高涨地回答道。
折纸微微地点了点头,将刚才一直摆弄的小型电子器械的盖子盖上,设置到了观赏植物的里面之后走出了客厅。
虽然美九和二亚都有点疑惑地看着她的行为,但是不知道是不是马上就察觉到了她在做什么,两个人“啊”的叫了一声之后就再也没有说任何话。
几天之后的夜晚。
能够俯视郊外的大宅邸的小丘上出现了三个身影。
“…………”
第一个人不用说,就是无言地观察着宅邸情况的折纸。和黑暗融为一体的黑色迷彩服,轻量的防弹背心。头上装备着搭载着红外线夜视仪等各种电子元件的头戴式通讯器。
“嗯哼哼——,为了诛杀邪恶,正义的怪盗于此参上——!”
另一个人是,背对着月亮摆着姿势的美九。和折纸截然不同的是,她不知道为什么身穿着晚礼服和披风,头上戴着大礼帽,右眼上还戴了一个单片眼睛(monocle)。不但不方便行动而且非常显眼。完全不是打算侵入宅邸的打扮。(混沌圣歌:怪盗基德的打扮)
“注视着,哼哼♪”
然后最后一个人是,不知道是真的忘记了歌词,还是害怕支付版权费而含混地哼着歌的二亚。(多拉泽:二亚哼的歌应该是1983年的老番《猫眼三姐妹》的op《Cat‘s eye》,老橘你的梗敢再老点吗。)(混沌圣歌:我的童年啊)
她的装扮和美九相比更加的怪异。无论怎么说,全身都包裹在紧身衣之中,在腰间像是浴巾一样缠着黄色的步。顺便说一下不知为什么她的指尖正夹着一张名片大小的卡片。(混沌圣歌:猫眼三姐妹中来生瞳的打扮)
“——你们两个,这是什么打扮?”
折纸安静地问道,美九啪沙地翻转了一下礼帽,二亚挺起了有些平坦的胸膛。
“不愧是折纸小姐!终于注意到了吗—!果然说道怪盗就要是这个样子!”
“不不美姬—,说道怪盗的话应该是这样……哈,哈嚏!”
说到一半,二亚使劲地打了个喷嚏。
不用说。毕竟这里是在冬天的夜空之下,她却只穿了一件薄薄的紧身衣。会冷是当然的了。
“实用性先不管,美九的服装还可以猜到意图。但是二亚,你的装扮我真的无法理解。”
“也是呢。为什么怪盗要穿紧身衣呢?啊!难道是给我的奖励吗!?那样的话就早点说呀—!撒,到斗篷里面暖和一下吧—”
折纸和美九说完之后,二亚发抖着睁开了眼睛。
“诶……两个人都是认真的吗?库……这就是代沟吗。但是我无法接受——!绝对只有莫里斯•卢布朗的才是传统——!”(多拉泽:莫里斯•卢布朗,1864—1941,法国侦探小说家,代表作《怪盗与名侦探》。)
二亚不知为什么跺着脚,同时仍然不断地打着“哈嚏!啊嚏—”地打着喷嚏。
“那么,这张卡片是什么?”
说着,折纸指着二亚拿着的卡片。卡片之上是画着月和鸟的书本组合起来的华丽的标志,以及非常细心地写在上面的『midnight•kite』的文字。
“诶?就像是你看到的一样。如果不在现场留下这个的话,不是就不知道是谁干的了吗?”
“完全想不到有什么用处。为什么一定要故意留下犯罪的痕迹呢?”
“诶?这个……”
虽然二亚想要理所当然地回答她,但是在短暂的思考之后,她啊哈哈地笑了起来。
“……就是这样的呢。”
“…………”
折纸无言地抓了抓脸。
——各自准备潜入的装备然后集合,应该是这么说的但是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子呢。
话说回来,事到如今想要中止作战也是不可能的了。折纸从背包中取出了预备的装备。
“总之,你们两个先戴上这个。”
“?这是什么折亲。”
“夜视镜。”
“诶——,这不像怪盗……”
美九不满地说道。但是,折纸半强制地将夜视镜塞到了两人的怀里,继续说道。
“——按照计划,〇三〇〇,潜入开始。大家,以防万一对一下表。”
“啊,这样可以吗——?”
“是是。”
听到折纸的话,美九从怀里掏出了怀表,二亚从紧身衣的胸部部分用十分色情的动作拿出了手机。
“…………”
折纸在短暂的沉默之后将备用的手表递给了两个人。(混沌圣歌:折纸大师表示心累,带不动队友)
“到底是怎么回事。”
阿久津贤造十分焦躁地叫喊着,同时盯着在监控室中工作的人。
身材矮胖,满头白发,大约六十多岁的男人。脸上充满了无数的皱纹,虽然年老但是眼神却十分的尖锐,似乎在讲述着他那不寻常的人生经历。在被他盯上的瞬间,一名年轻的操作人员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但是,阿久津会如此焦躁也是当然的。在就寝的时候被突然响起的警报声强行吵了起来,换谁也是毫无疑问会心情不爽的。
话说回来,想要无视这件事情也是不行的。警报声响起也就代表着,发生了必须让他醒来才能处理的情况。
“是,是侵入者。刚才感应器产生了反应。不知道什么人潜入了这座宅邸之中。”
“……侵入者?”
听到面朝着监视器的操作人员的话,阿久津睁大了眼睛。刚才依然充满睡意的意识在一瞬间清醒了。
“在哪里!人数呢!?把监控的影像放出来!”
“就,就在刚才……”
操作人员慌忙操作着控制台。在旁边看着的阿久津愤然地叹了口气。
虽然不知道是谁,但是潜入这座宅邸的目的什么的还是知道的。大概就是盯上了迄今为止阿久津所收集的宝物吧。
“可恶……”
阿久津充满恨意嘀咕着,打开了手中小铝盒。
然后,盒子里面出现了美丽的宝石。
蔷薇外形的,淡红色的宝石。所有看到的人都无法离开目光,充满无比妖艳的魅力的石头。
名为蔷薇少女,之前好不容易得到手的阿久津的宝贝。
在阿久津的房子里,还保管着无数的其他宝物饰品,但是从盗贼出现的时间来看,以这个宝石为目标的可能性非常的高。
“混蛋,可恨的家伙。虽然不知道你是谁,但是这个绝对不会交给你……”
“……!老爷,找到了!影像,播放!”
这时,操作人员的声音回响在监控室之中。阿久津像是弹起来一样看向了正面的画面。
像是通风口一样的地方,三个人影爬了进去。虽然有一个人身上穿着好像特种部队一样的装备,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后面的两个人却是燕尾服和紧身衣。
而且,全员都是年轻的少女。一瞬间阿久津想到是不是和哪里的电影画面混线了。
“什么呀,这些家伙。”
“cosplay……吧。”
看着意料之外的影像,阿久津和操作人员们的脸上浮现了困惑的表情。
但是阿久津马上像是要打起精神一样使劲地摇了摇头。
“总,总之是侵入者没有错。现在马上——”
“哦呀哦呀,在这种时间你还真是很慌张呢。”
这时。
阿久津的话音刚落,在监控室之中响起了这样的声音。
操作人员们的肩膀因为惊讶而颤动了一下。向着发出声音的方向看去,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那里的一个欧美的男人正站在那里。
大概有一百九十公分的身高,颧骨突出。两只胳膊不用说,从手掌延伸出去的手指也非常的长,是个身材像是枯树一样的男人。
“布莱克!你来了吗!”
阿久津在确认到这个身影的同时,叫出了这个男人的名字。
——莱奥内尔•布莱克。阿久津的心腹,也是他最为信任的男人。
“你已经知道了吧,是侵入者!毫无疑问目标是我的宝石……!”
“嘛啊嘛啊,冷静一点。不用那么担心没关系。”
“但是……!”
阿久津叫道,布莱克的嘴角微微地露出了笑容。
“还是说,你还信不过吗?本魔术师(wizard),莱奥内尔•布莱克的力量。”
“……!”
听到布莱克的话,阿久津微微屏住了呼吸。
没错。这个男人并不是区区的普通人。而是被称作『魔术师』的立于常识之外的超人。
当然,阿久津最开始是并不相信魔术师这种东西的存在的。
但是,他的力量毫无疑问是货真价实的。
国营博物馆,大银行的金库,还有世界各国的资本家和贵族们的宅邸。
他从这些被誉为铜墙铁壁的无数设施之中,用只能被称为是魔法的方式,偷来了阿久津所渴求的美术品以及宝物饰品。
莱奥内尔•布莱克。——别名,怪盗Lilac。
当代首屈一指,稀世的『魔术怪盗』。
“是,是呢……只要有你在的话就安心了。”
“诶。——嘛啊,说不定根本不需要我出场呢。”
说着布莱克看向了墙壁中央的大型显示器。
和监视摄像机的影像不同,上面显示的是房子的示意图,在不同的地方亮着红色的光点。
“虽然不知道是哪里的什么人,但却是一帮笨蛋。设置在这个房子中的防范装置以及对人用陷阱,可是很刺激的。想要毫无声息地潜入进来吗……库库,用日本的谚语来说的话,简直就是所谓扑火的夏虫呢。”(混沌圣歌:换成中文即飞蛾扑火)
“原来如此,确实……”
被布莱克这么一说,阿久津终于冷静了下来。
确实在阿久津宅邸的走廊之中,设置着十分具有杀伤力的陷阱。往好了说这叫慎重,往不好了说这就是多疑的阿久津的性格,布莱克准备的完全不顾是否合法的大量陷阱将普通的房子变成了一座难以攻陷的要塞。
“撒,盗贼差不多已经落入了陷阱之中。嘛,我们就在这里悠闲地观赏吧。如果运气够好的话,说不定还能够活下来一个两个呢。”
“嗯,嗯……是呢。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听到布莱克信心十足的话,阿久津大笑了起来。
“——等一下。”
顺着通风口潜入到了宅邸的内部,从黑暗的通道之中爬出来的折纸突然停了下来,制止了后面的两个人。
“?怎么了吗?”
“嗯——,发生了什么事吗,折亲。”
美九和二亚有些疑惑地说着,从折纸的背后伸出脸。然后看向了前方宽阔的景象,发出了惊讶的声音。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在折纸她们通过夜视仪所看到的视野之中,充斥着无数的红线。
“哦—好厉害。这就是红外线感应器吗?”
“哦吼——,现实之中还是第一次见——。这种东西竟然真的有呢。这就是那个吧?只要碰到一点就会响起警报声的东西。”
“警报什么的无所谓。但是可能会启动什么其它的陷阱。”
说着,折纸观察着左右两边的墙壁,地板以及天花板。虽然似乎是经过了精心的伪装,但是什么都没有反而显得不自然。
“其他的陷阱……是说?”
“比如说,在碰到红外线之后会从墙壁中发出镭射,如果注意到了红外线从而躲避着前进的话,就会触发地板中的重量感应器从而打开落下的洞穴——就像是这样的东西。”
“诶,那样的话不是毫无办法吗—!”
“…………”
折纸在观察了周围的情况之后,向后退了几步,当场蹲了下来,注视着在脚下的墙壁处的排污口。大概,是操作人员使用扫除机的时候所用的吧。
折纸从小包中拿出了一根铁丝,将其伸进了排污口之中。
下一个瞬间,伴随着啪呲的声音,巨大的火花产生,充斥在前方的通道之中的红外线瞬间全部消失了。
“呀!”
“哝哇!?”
“——趁现在,跑起来。”
话音还没有落下,折纸就已经冲了出去。美九和二亚慢着一拍追了上去。
然后,在三人刚刚通过长长的通道的时候,嗡嗡……响起了这样低沉的声音,通道之中再次充满了红外线。
“哈啊,哈啊……等一下——,就算要做也不要再突然袭击了好吗—”
“吓死我了……刚才你做了什么——?”
二人喘着气问道。折纸微微地点了点头回答道。
“通过让电源短路,暂时地引起了停电。感应器竟然和房子共用一个电源,明显在最后的关头松懈了。”
折纸说完,美九和二亚非常感慨地“哈啊——”地叹了口气。
“原来如此。但是如果不是同一个电源的话你又打算怎么做呢?”
“虽然不是十分肯定,但是在预想之中就已经猜到他不会做得这么彻底。而且,说到底竟然会设置这样的陷阱,很明显敌人是电影看多了。”
“啊哈哈,精辟——”
听到折纸的话二亚笑了出来。这时,美九像是注意到了什么一样叫了出来。
“啊,但是我们刚才的行为不是会被房子里的人注意到吗。”
“我们的存在很可能早已经就被发现了。——在进入房子的时候很难想象美九和二亚会一个感应器都不碰到。”
“唔咕。”
“咔——”
两人捂着胸口像是受到了打击一样扭动着身体。但是折纸看不出丝毫在意的样子注视着前方。
“——敌人可能已经出现了。紧紧跟上。”
折纸这么说着,带着两人再次走了起来。
“被突破了!?轻而易举地!”
房子最深处的监控室之中,阿久津发出了悲鸣般的声音。
这也是当然的。毕竟只是在几秒的停电时间内,监控中的侵入者们就突破了陷阱带。
但是即使发生了这样的事态,布莱克依然一副游刃有余的表情。
“库库……原来如此原来如此。似乎挺能干呢”
“你在笑什么!你到底打算做什么!”
“冷静下来老爷。不是很好吗。反正陷阱也只是余兴而已。”
“什么……?”
“老爷你是最了解的吧?这个房子里,到底有多少的保镖。”
“嗯……这个,这倒是。”
被这么一说,阿久津冷静了一些。
确实就像是布莱克所说的一样,在这个房子中平常会有五十名贴身保镖待机。而且并不是普通的小混混或者不良少年,全部都是修炼过某种格斗技或者护身术的人。那样的侵入者只要一瞬间就会被制服的吧。
“是吧?他们一直在吃白饭。偶尔也要让他们好好工作呢。抓住她们让她们把指使者说出来,之后想要怎么处理她们就随老爷喜欢了。看上去全员都是年轻的女人。就算是老爷,也不讨厌吧。”
“嗯?嘛啊,呐……”
阿久津搓着自己的下巴,再次看向了监视器中的侵入者们,嘴角露出了笑容。
突破陷阱带的折纸她们,在阿久津宅邸的黑暗的走廊之中,静静地却又尽可能的快速地前进着。
除了刚才的那个地方以外,就再没有出现什么像样的陷阱。不过说来也是,要说当然这也是当然的。这里并不是以保管宝物为主要目的的金库或者博物馆,而是人类生活居住的民宅。如果到处设置陷阱的话,日常生活将会变得十分的不方便。
“这么说来折亲。虽然前进的非常顺利,但是你知道蔷薇少女到底在哪里吗?”
这时,在不知道经过第几个拐角的时候,从背后传来了二亚的声音。
“——根据事前得到的构造图,大概的位置已经猜到了。恐怕,就在作为金库的主人的卧室。”
“原来如此——。那么我们现在就是向着卧室前进吧——?”
美九砰地打了一下手说道。
但是,折纸却摇了摇头。
“现在我们要去的,是警备系统中枢所在的监控室。——如果知道侵入者的存在的话,主人一定会移动到人多的地方的。这样的话,他会携带上被盯上的宝物的可能性也是有的。就算他没有去避难,我们只要控制住了监控室,对方就再也无法监视我们的行动了。”
折纸淡淡地说道,美九和二亚再一次发出了十分感叹的声音。
——这个瞬间。
“……!”
折纸微微屏住了呼吸,站在了那里。
理由很简单。突然之间电灯亮了起来,从走廊的深处,出现了不知道多少的穿着黑衣的男人们。
“喔!”
“呀——!太肮脏了——!”
二亚和美九发出了声音。但是折纸无言地伸出一条腿低下了腰,眼神坚定地注视着黑衣人们。
不知道是不是看到了这样的折纸,黑衣人们也摆起了姿势。
“哈,我还以为是玩笑,没想到真的是女的。好厉害。就像是漫画一样。”
带头的黑衣人看着折纸她们,像是嘲笑一样笑道。
“姑且问一下吧,大小姐们,可不可以老实的束手就擒呢。虽然对过后的待遇无法做出什么保证,但是至少不会让可爱的脸上留下伤痕哟?”
“…………”
“是吗。嘛啊,就得这样呢。”
折纸无言地分析着敌人的战斗力,黑衣人双手握拳摆在了胸前。
拳击——不,就算是那样的话重心太不自然了。恐怕真正的杀手锏是柔道或者摔跤。是打算假装格斗好借机抱住这边吧。
这是如果不是折纸就无法看出的微小违和。——这个男人,很擅长战斗。折纸微微地皱起了眉头。
一对一的话有的是办法应对。但是,在保护美九和二亚的同时以如此多的敌人为对手的话,还是相当费力气的。
但是,在折纸思考着这种事情的时候,突然间一只手砰地放到了她的肩膀上。是美九。
“哼,这里就交给我吧。”
这么说着,美九啪沙地翻转了礼帽。折纸疑惑地皱起了眉头。
“这里面没有你能够打倒的对手。至少请不要变成人质。”
虽然折纸这么说,但是美九并没有后退,而是小声地继续说道。
“没关系的哟——。折纸小姐和二亚小姐就请等在这里。——记得把耳朵塞住。”
“…………”
“啊——”
折纸和二亚察觉到了美九的意图,坦率地点了点头,用双手堵住了耳朵。
然后美九向前迈了一步,嘶地吸了一大口气——
“————————————♪”
然后对着黑衣人们,唱起了摇篮曲。
“什,什,什……”
看到监视器中的画面,阿久津的眼睛瞪的大大的,嘴巴也张得大大的。
但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
无论怎么说,侵入者中的一名少女在进行了像是唱歌一样的行为之后,保镖们就同时啪嗒啪嗒地倒了下去。
“这是什么呀啊啊啊啊!?发生了什么!?”
阿久津发出了歇斯底里的叫声,但是布莱克依然一副十分冷静的样子,在十分感兴趣地看着显示器的同时摸着自己的下巴。
“哼嗯……看来是使用了催眠瓦斯一类的东西呢。从对方并没有装备防毒面具来看,应该是指向性的喷射装置一类的……”
“你在悠闲地说什么呢!”
阿久津惨叫道,布莱克苦笑着耸了耸肩。
“老爷不是问‘发生了什么’嘛。”
“吵死了!比起这个你到底打算做什么!陷阱也是,保镖也是,全部都已经被干掉了!”
“嘛,真是没有办法。对方也是技高一筹呢。”
布莱克挠着脑袋说道。看着他那态度暧昧的样子,阿久津不禁想要再次发出怒吼。
但是——阿久津将到嘴边的话有咽了回去。
布莱克将像是狗牌一样的东西贴在额头上,在这瞬间,他的身体被淡淡的光芒所包围。
“什……”
阿久津被这突发的情况吓了一跳,一瞬间完成换装的布莱克像是在炫耀身上的机械铠一样挺起了胸膛。
“——嘛,竟然能做到这种程度真是没有办法。我去直接当她们的对手吧。当然,特别奖金我就收下了。”
“没,没关系的吗。你刚才说过对方持有催眠瓦斯……”
这时阿久津的话语停止了。
布莱克露出了微笑,阿久津就像是被紧紧地捆绑住了一样,身体完全无法动弹。
“……!?”
“哈哈,失敬失敬。恶作剧有些过头了呢。”
在布莱克愉快地说道的同时,阿久津的身体终于恢复了行动能力。
“……!哈啊……,哈啊……。刚,刚才是,你……?”
“诶。刚才你已经多少明白了吧。格斗术?催眠瓦斯?哈哈,那种东西,在魔术师的随意领域面前连骗小孩子的把戏都不如。”
布莱克大大地张开了胳膊,继续说道。
“本人布莱克,毫不客气的说在DEM之中也是有些知名度的魔术师呢。嘛,对方只要不是精灵,我就不可能输。老爷就像是反派头目一样,喝着白兰地摸着猫等着我回来就好了。”(多拉泽:大大的flag。)
布莱克开玩笑一样说道。
他那毫不客气的态度,对于阿久津来说无比的可靠。
“唔,嗯……拜托你了,布莱克。”
“是是。”
将阿久津的声音甩在身后,魔术师莱奥内尔•布莱克离开了监控室。
“——请不要动。”
打开监控室的大门,折纸对着里面的几个人发出了警告。
然后从折纸的背后,美九和二亚也走进了屋子。
“哦!怪盗『midnight•kite』!”
“参上!”
说着,两个人摆出了不知道怎么决定的姿势。因为两个人在左右两边摆着姿势的同时将折纸夹在了中间,所以看上去就像是折纸也一起摆起了姿势一样。
……嘛啊,总之这并没有什么问题。折纸马上回过神来,仔细地扫视了房间的里面。
在设置了几台显示器的房间之中,能够确认到的有几名操作人员以及一个老年的男人。恐怕这个老人就是这个房子的主人,阿久津贤造。
“什……!?”
“你们这些家伙,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布,布莱克怎么了!?”
“……布莱克?是哪位——?”
“难道是那个?记得吗,就是刚才出来的那个人。”
“啊——,那个折纸小姐用十秒就解决掉的人吧。”
“布莱——————————克!?”
二亚和美九像是闲谈一样说道,阿久津眼睛睁地大大地发出了绝望的叫喊。
“但是真是吓我一跳呢。那就是魔术师吧—?”
“恐怕,是DEM社的外出务工人员。听说会有在社内排名低下,无法进入对精灵部队的魔术师为和DEM社关系密切的政治家和资本家服务的情况。即使是实力低劣的魔术师,对于一般人来说也是十分有威胁的。”
“诶——,不知道为什么感觉好逊。”
“呐———,就像是在同年龄段之中打不过任何人却在小学生之中开无双的中学生一样。”
美九和二亚偷偷地(其实声音很大地)说着,阿久津不知道为什么露出了像是受到了打击一样的表情。
“——不过说来,魔术师就是魔术师。我也多少地费了一些力气。”
折纸安静地说道,然后她将视线移到了阿久津以及他拿着的铝盒上面。
“阿久津贤造。请把蔷薇少女交出来。”
说着,向前踏出了一步。
“不,不要动!”
接着阿久津的肩膀颤抖了一下,然后他从口袋之中取出了小小的像是遥控器一样的东西。
“谁,谁也不让……!蔷薇少女是我的东西!与其让你们这些家伙夺走,不如就在这里把它爆破掉……!”
“呀——你打算做什么!你也太不死心了!”
“…………”
听着美九和阿久津的话,折纸无言地眯起了眼睛。
靠近门的自己和屋内的阿久津的距离,目测大概是五米左右。虽然折纸的话是可以一瞬间缩短的距离,但是恐怕还是赶不上对方按下遥控器开关的速度。
至少需要一秒。如果能够引开对方的注意力的话——
在折纸思考着这种事情的瞬间。
“呜嘎……!?”
有什么东西通过了视野,然后阿久津突然抓住了自己的手,发出了痛苦的声音。
“————————!”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如果错过这种机会的话就不是折纸了。她立刻脚蹬地板拉近了距离,将阿久津手中的遥控器踢飞了出去。
“什……!”
“呼——”
折纸用犹如一气呵成的动作低下了身子,就这样用手掌拍向了阿久津的心口。
“咕……,蔷薇少女,不……不会交……”
阿久津吐出了痛苦的声音,啪嗒地当场倒了下去。
折纸用余光盯着战战兢兢地操作人员们,打开了阿久津手中的铝盒,确认了目的的宝石确实在其中的事情。
“……?这是——”
这时,折纸注意到了一张落到被打倒的阿久津的身边的卡片。
——画着『midnight•kite』的标记的卡片。
“嘿嘿—,怎么样折亲。用上了吧?”
然后二亚得意地这么说道。看来,是二亚扔出了那张卡片,为折纸创造出了机会的样子。
“呀——!好厉害二亚小姐!漂亮的控场呢——!”
“诶嘿嘿,再多夸奖一点—。……嘛,其实想要扔出去是很难的,所以只是把卡片的一段撕开,用橡皮筋弹了出去而已呢—。看,以前使用完的电话卡什么的不都会那么玩吗?诶,什么呀你那个表情。你不会想说连电话卡是什么都不知道吧?”
说着,二亚将手中的橡皮筋抻长,啪地弹了一声。然后马上摇起手来。看来是很痛的。
折纸弯下腰将卡片回收,回到了美九和二亚所在的地方。
“——帮大忙了。我收回卡片无用的话。”
“哼哼——,你明白就好!……那么,啊嘞,为什么要回收呀?”
二亚得意的挺起了胸膛,但是马上注意到了折纸手中的卡片而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要尽可能的消除痕迹。——美九。你的『歌』能把房子里的人关于我们的记忆消除吗?”
“啊,原来如此!我试试看。但是,对没有意识的人没有效果,所以要先把昏迷的人们都叫醒才能够开始——”
“没关系。为了防止他们取回行动能力趁现在绑起来。这里似乎还有其它被盗品的样子,为了防止他们死不承认就把犯人们一起绑到玄关,然后把警察叫来吧。”
折纸和美九交谈着,二亚不满地晃着手。
“诶——。日后刑警发现了卡片,‘可恶——,又是那家伙吗——!’这样不才是正确的发展吗—?”
“我不明白特意留下前科的意义何在。”
“诶诶诶——”
虽然二亚仍然一副没有接受的样子,但是折纸毫不在意地开始了行动。
——结果,怪盗『midnight•kite』第一次的行动(虽然并没有下一次的行动),以接近于完美犯罪的形式落下了帷幕。
于是,第二天。
“——给,罗莎莉同学。是这个没有错吧?”
将罗莎莉叫到自己家的美九把从阿久津宅邸拿回来的宝石蔷薇少女放到了桌子上。
“……!美,美九同学!这个,到底是怎么……!”
坐在桌子对面的罗莎莉用惊愕地两手捂着嘴。美九得意地发出了哼哼声。
“嗯哼哼——,我说过了吧。偶像可是有着不为人知的一面的哟。……啊,绝对要保密哟?”
美九说完,罗莎莉嗯嗯地点着头,开始扑簌簌地落起泪来。
“太,太感谢你了……没想到,蔷薇少女还能回来……”
“啊,请不要哭。明明是为了让罗莎莉同学不再哭泣才拿回来的,这样的话不是就没有意义了吗—?”
美九像是开玩笑一样说道,罗莎莉擦去泪水露出了笑脸。看着这个,美九也露出了笑脸。
但是,美九马上露出了十分认真的表情,气息慌乱地动着手指。
“——撒,这样的话罗莎莉同学。让我们尽早……”
“诶……?啊——”
罗莎莉一瞬间睁大了眼睛,但是马上理解了美九的意思而脸红了起来。
“好的……我知道了。但是,这样就可以了吗?”
“诶?你在说什么—?”
听到罗莎莉意味深长的发言,美九露出了疑惑的表情。接着罗莎莉用十分淫靡的动作捋起了头发,慢慢地靠近了美九的身边。
然后在美九的耳边,低语道。
“——只是亲脸,就可以了吗?”
“…………!?”
听到像是清纯的化身一样的罗莎莉说出的预料之外的话语,美九翻起了白眼。
然后罗莎莉舔了一下嘴唇,继续说道。
“美九同学……可不可以把眼睛闭上呢?”
“哈……好好好的!”
攻守逆转。虽然美九喜欢玩弄美少女,但是被美少女玩弄也是非常喜欢的。得到突然开始露出女人味表情的罗莎莉的指示,美九老实地闭上了眼睛。
“折纸小姐啊啊啊啊!二亚小姐啊啊啊啊啊啊!”
怪盗大作战的第二天。折纸在五河家的客厅中,正将新得到手的士织收藏品贴到相册之中,这时伴随着巨大的声音美九冲了进来。
“什么。”
“嗯——,今天真有精神呢美姬。到底怎么了。”
折纸,以及偶然在这里的二亚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然后美九顾不上平静自己的呼吸,慌张地继续说道。
“被,被,被,被偷走了!蔷薇少女……!”
“——怎么回事?”
“诶,难道又是那个阿久津什么吗?那家伙不是已经被警察抓起来了吗?”
折纸和二亚问道,美九使劲地摇了摇头之后,将一张卡片放到了桌子之上。
“这,这个!请看这个!”
“……?”
折纸和二亚的头顶浮起了问号,看向了那张卡片。
然后,马上惊愕地睁大了眼睛。
『蔷薇少女,我收下了。十分感谢,美九前辈♡
怪盗rose』
在这张卡片之上,有着蔷薇的印记以及这样的文字。
“美九,这个是在哪里?”
“是罗莎莉同学!罗莎莉同学说让我闭上眼睛,结果什么都没有做——,难道是放置play吗—?我这么想着微微地睁开了一条缝,结果发现蔷薇少女不见了,就剩下了这张卡片……!”
…………听到美九杂乱无章的说明,折纸无言地眯起了眼睛。
然后下一个瞬间,不知道在哪里响起了轻快的电话铃声。
“呀。”
看来是美九的电话。美九拿出手机看向了手机的屏幕——露出了更加惊愕的表情。
“罗……罗莎莉同学!?”
“……!”
折纸的眉毛颤动了一下,美九急忙按下了通话键,将电话放到了耳边。
“喂,喂喂!罗莎莉同学!?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不是约好了要亲脸的吗——”
“给我。”
折纸打断了美九的话,将美九的手机从她的手中夺了过来。
“喂喂。”
“——啊,喂喂。太好了。似乎有能够说明白话的人在。”
折纸接起了电话,从电话中传出了女人的声音。纯粹的正宗大小姐,和美九这样的说明有些印象不同的说话方式。
“难道,你是鸢一折纸小姐吗?原AST的。这一次能够帮忙真是谢谢你了。”
表面恭维却像是嘲笑一样的态度,罗莎莉这样说道。
……看来对方是了解折纸的事情的样子。折纸在短暂的思考之后,发出了声音。
“……让我去试探DEM的魔术师,你想要做什么?”
折纸简洁地说道,罗莎莉像是很惊讶似得吹了声口哨。
“好厉害呀。这么点线索竟然能够想到这种程度。”
即使被盗窃犯夸奖也不会感到高兴。折纸微微地皱着眉头。
——罗莎莉•维尔贝克也就是怪盗rose,虽然盯上了阿久津的蔷薇少女,但是却知道那里有魔术师这种规则之外的超人。
为了打倒他,她接近了原AST的折纸——的熟人之中最好糊弄的美九,大概就是这样。
接着罗莎莉像是察觉到了折纸的样子一样继续说道。
“啊,但是你就放心吧。蔷薇少女,其实本来就是从我的老家被偷走的东西。虽然预告信什么的,还有知道犯人的契机什么的都是瞎说的呢。——被同一个行业的人偷走了传家宝,这种事对于一个被冠予怪盗之名的人来说不是很丢脸吗?但是那个魔术师?那个简直是犯规呢。”
罗莎莉说着爽朗地笑了起来。
“本来,是希望你能够成为诱饵,我是这么想的哟?但是没想到,竟然真的偷了出来。真是佩服。如果有缘的话,希望还能委托你。”
“…………”
折纸沉默着,罗莎莉啊哈哈地笑了起来。
“不要这么生气呀。向你的伙伴问好。再见(salut)。”(多拉泽:salut,法语,再见。)
在这句话后,电话被挂断了。
折纸微微地叹了口气,将手机还给了美九。
“啊!罗莎莉同学!?话还没有说完—!亲脸一定要兑现呀——!即使说嘟嘟这种话也是没有用的哟!”
美九气势汹汹地对着电话喋喋不休着。看来对于美九来说,比起罗莎莉的真正身份,那一边更加重要的样子。
“…………”
折纸为了抑制自己焦躁的心情坐到了沙发上,回到了士织相册的制作之中。
顺便说一下在这个期间,二亚一直在非常感兴趣地看着怪盗rose的卡片,“厉害……果然怪盗就是要留下卡片—……”这样自言自语着。
美九Burglar 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