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Only Sense Online绝对神境
  4. 第八卷
  5. 六章 诅咒与温泉
  6. 繁体版

六章 诅咒与温泉
2017-07-25 13:50:07

		

第五战,面对的是已经数度交手的敌人。
「……红食人魔与蓝食人魔吗。」
「这种程度的敌人已经打过好几轮,不会有现在才觉得棘手的道理吧。」
「不过第五战的对手就已经是这两只,代表第六战以后的敌人会比头目还强。我只要打完第八战就可以退出领取奖品,你们呢?」
「我要战到不能动为止!如果行不通就重新挑战一次!」
「既然这样,我就全力辅助你们两位啰。《附加》——攻击、防御、敏捷!」
我对御雷神施加三重附魔,并目送她冲出去。
观察对后门守卫——红食人魔与蓝食人魔战法已达最佳化的赛伊姐和御雷神如何动作,我一边以弓矢对战局做出贡献。
为了早点封锁对手的特殊攻击,我还加上【诅咒】的弓箭进行助攻,第五战竟顺利通过了。
到此为止,敌人的强度是以第五战的红食人魔与蓝食人魔最强,但第四战的举行哥布林集团,数量也在一人一次所能对抗的极限。以烦人的程度来说,第四战恐怕更严重。
接下来的第六战,可以赢得我想拿的奖品——强化素材【净化水晶】。至于这场的对手——
「怨恨狸?总算遇到从没看过的敌怪了,而且还是动物型啊。」
登场的家伙,是体长恐怕有两公尺的巨大妖怪狸。
这只狸身披蓬松的毛皮,仿佛是为了藏起便便大腹般,身穿茶釜铠甲并举着十字枪,以双脚步行。
尽管线条可爱,但这家伙的眼神却正如其名,笼罩着浓浓怨恨,仿佛要射杀我们般瞪过来。那对邪恶之眼把它可爱的要素全破坏了。
「哦,首度遭遇的敌怪登场了。既然是一点也不可爱的狸,干脆就炖成狸汤吧。当然,料理是小姐负责的工作。」
「就算打倒竞技场的敌人也不会掉落道具,所以无法做成料理喔。」
「吐槽得好,小云。不过战斗要开始啰。」
这回换成我被赛伊姐吐槽了。
随后,告知第六战开幕的钟声响起。
伴随战斗开始,怨恨狸高高跃起。
当我们抬头仰望时,怨恨狸竟发出「砰」这种卡通一般的声响,身体扩散出白烟,瞬间盖住身影。
「接下来不知会怎样,大家提高警觉!」
「看我把障眼法的烟都吹散——《弓技・疾风一阵》!」
当御雷神一发出警告,我就发动了攻击时会伴随风压的武技。
箭矢贯穿白烟中心,然而那些烟雾只是在上空逐渐散去、消失。
「什!?不见了!」
「应该说它分裂了?看,我们被包围啰。」
赛伊姐悄悄移动到我和御雷神的死角进行防守,三人背靠背紧盯四周,体型变小的怨恨狸群已团团围住我们。
高度及腰的怨恨狸共五只。它们各自手持适合目前体格的十字枪缓缓逼近。
只不过——
「和哥布林一样的包围战术,对我们行不通!」
「笨蛋,别对初次遭遇的敌人胡乱出手!」
我把武器从弓换成切肉刀,对伫立在我正前方的怨恨狸砍过去。
伴随切肉刀倏地一击,怨恨狸名副其实地烟消雾散了。
紧接着伴随嘲笑声,十字枪从被劈开的白烟中伸出来,掠过了我的侧腹。
在这种超近距离下即使透过【识破】与【千里眼】,我也只能勉强躲过枪尖,十字枪侧面的巨大刀刃还是割裂了我的腰际。
「好痛!而且竟然还带着【诅咒】的追加效果——」
我遭受反击后,观众席传出了轻微的尖叫声,但我只是按住受伤的侧腹退后一步。
「与其说是分裂,更像分身吧。像这种时候,如果不找出分身中的本体就没辙了。」
御雷神望着伴随白烟消失并逐渐回归本体的怨恨狸,冷静分析道。
另一方面,我则接受赛伊姐的回复,重回万全的状态。
「要怎样才能找出本体啊。」
刚刚对我攻击成功的怨恨狸,仅在嘴角露出扭曲的笑容。
「同时攻击所有分身,将混在其中的本体一网打尽,待分身解除后再进行猛攻。再来就是封印那家伙的特殊攻击等等,我能想到的战法大概就这些吧。」
再不然,就是以正攻法观察出本体跟分身的相异之处,御雷神如此咕哝道,她喃喃说完后便朝怨恨狸冲出去,刺出六角棍。
武器与武器激烈交锋的结果,御雷神把怨恨狸的枪挑掉,直接打击其躯体。但就跟一开始一样,那家伙冒出一阵白烟逃跑了,接着再度现出分身试图包围我们。
「真是,搞什么鬼啊!这些家伙!」
刚才被十字枪刺中的我一边拼死闪避一边进攻,可是对手却在白烟掩护下不断反击,徐徐削去我的HP。
以分身的攻势,尽管威力不可能对我方一击必杀,却会带来【诅咒】的异常状态。此外那把枪的枪尖形状也很难缠。
【诅咒】异常状态除了会减少MP外,还会同时产生随机的负面效果,因此倘若多中几下,就可能陷入致命的劣势。
目前我透过道具回复,还有赛伊姐也会使用【回复魔法】,所以尚能维持在安全范围内,但光是这样并无法给敌人带来伤害。
至于那把十字枪,就算躲开枪尖,后头向四周延伸的新月形刀刃攻击范围还是很广,倘若不充分远离就可能像我先前那样被刀刃勾伤。
此外,对手是从四面八方缓缓收拢、包围并刺出前述武器,因此防御会变得越来越困难。
「混账——《空间・炸弹》!」
我有点自暴自弃地将【千里眼】与地属性的最低等魔法组合起来使用。
同时瞄准视野范围内的负数敌人,我一口气发动《炸弹》魔法。
为此,视野范围内的四只分身被《炸弹》的黄色爆风包围,虽说只造成一点点伤害,但因为是在同一时机攻击,下一秒就有四根十字枪同时朝我这边伸出来。
「哇!好险!」
顾不得面子,我赶忙屈身闪躲,那四根十字枪在头顶上交叉,我则用狗爬式从下方钻了出去。
「小姐,你在搞什么鬼啊。」
「只是尝试各种攻击手段而已嘛!」
「刚才那招太危险了。想象一下要是同时吃下那些十字枪会怎样。」
听了这番话,我联想到四把十字枪同时攻击的事态发生后,因叠加而陷入重度【诅咒】状态的可能性。
而间隔极短的连段攻击也会产生连锁伤害,使损血量攀高。
「看来你听懂了。哎,不过以反面教材而言,你的示范倒是很完美。其他公会成员们要攻略时就会当心这点了。」
咯咯咯——御雷神发出勉强按捺住的笑声,一边格挡掉怨恨狸的分身攻击,并再度找寻起攻略的线索。
那之后,我又受到几回怨恨狸的反击,只好以药水回复损血,同时以单一目标的《炸弹》魔法给怨恨狸们制造微量的伤害。
「可恶,用《炸弹》魔法攻击,相对伤害量根本划不来。难道没有更高效的打法吗?」
「用小姐的【识破】也看不出本体?」
「没办法。我刚才已经全部看过了,却找不出哪只才是真的。看样子对手【隐蔽】类的天赋等级应该很高。」
「都打到这里了才遇到奸诈的敌人,还真碍事呢。笨手笨脚地陷入长期战只会浪费我们的资源。不过既然是这样的话,搞不好……」
我跟御雷神对怨恨狸束手无策时,赛伊姊似乎找到了打开局面的策略。
「——《高级治疗术》。」
只见她手杖尖端点亮了白光,替单一对象回复的《高级治疗术》发动了。
然而回复的对象并不是我或御雷神,而是变出分身的怨恨狸。
——唧呀啊啊啊啊!
下一秒那家伙发出惨叫,身躯也化为白烟消散了,然而反击的长枪并没有刺过来。
其余怨恨狸的分身也变成白烟返回本体,而剩下的一只本体竟承受了所有分身累积的伤害量。
「一旦想通就很简单了嘛?」
「赛伊姊姊,这是怎么回事?」
「这只怨恨狸似乎是具备不死属性的敌人,所以物理攻击无效。而除了特定种类以外的魔法,攻击效果也很差。」
「原来如此。摸清诀窍就很好打了,小姐,给我火属性。」
「了解。《属性附加》——武器!」
我和御雷神理解敌人的弱点后,便加紧脚步反击。
消耗火属性的属性石,我替御雷神的武器施加元素附魔。
这之后的打法,便是御雷神以火属性的属性伤害追杀怨恨狸,赛伊姊用回复魔法支援攻击,我则射出对不死类有效的银箭矢持续累积伤害。
到最后,怨恨狸发出临死前的嚎叫,身体喷出一阵白烟,逐渐归于尘土。
「还颇耐打的嘛,害我们消耗了不少【黄色药水】。」
「我也用了太多《高级治疗术》,感觉MP药水快不够了。」
赛伊姊和御雷神虽说数值大致完好,但作为后者的消耗品却有点不足的样子。
「你们没问题吧?【黄色药水】大概还剩下几瓶?」
「目前——还有10瓶。以现在的步调打下去,应该能勉强撑到第十战吧。」
「总之,暂时不必考虑中途退出的问题。」
听了这两人的意见,顺利保持现状便可突破第七战,要拿下赛伊姊锁定的第八战奖品也无大碍。搞不好,我们还能顺利突破最后一场。
由于能拿到自己想要的强化素材,正当我感到安心时,背后却承受了「咚」一声的巨大冲击。
「——嘎啊?」
那股冲击力,足以打碎我们挑战竞技场第十战的天真估算。
一把紫色十字枪从我的肚子捅了出来。
赛伊姊跟御雷神也被同样的玩意自背后捅穿,观众席顿时发出近乎尖叫的声音。
●
「云姊姊!赛伊姊姊!」
在缪的悲鸣回荡下,我冷静地自我分析。
尽管伴随咚一声的冲击遭紫色十字枪刺穿,我却没感觉到疼痛或损伤。
我以扭转身体的姿势回头一看,一只紫色半透明的怨恨狸正以充满愤恨的眼神瞪过来,最后才浮现心满意足的嘲讽笑容烟消雾散。
「刚才那家伙,是怎么回事啊……」
我一边轻抚毫不疼痛的腹部陷入茫然,结果是御雷神的说话声让我醒悟过来。
「啐!中招了!」
御雷神首先吐出咒骂,并打开选单检查自己的数值。
「最后竟然回马枪留下这么难搞的【诅咒】!赛伊你情况如何?」
「幸亏我装备着有【诅咒】耐性的饰品,所以多少减轻了损失……」
两人的视线转向我,于是我也打开选单查看数值。
结果一看到显示在上头的【诅咒】,我便无言了。
「……这是,怎么回事?」
我的状态显示目前正陷入【诅咒】,但没有代表强度的数字。
况且这跟普通的【诅咒】不同,还附带许多固定的负面效果。
「【封锁技能】跟【禁止使用回复技能、道具】、【数值降低】。还有【HP减少】与【MP减少】?这算什么啊。」
如此强力的【诅咒】效果,令我哑然失语。
这么一来就无法回复HP、MP与异常状态。HP减少的速度虽然没【中毒】那么快,但也在确实下降中。
御雷神好像也跟我中了相同的【诅咒】。
「小姐也是完全没发动抵抗就直接中招吗。赛伊呢?」
「我只有【MP减少】而已喔。不过,此刻我的MP也在降低,待会战斗就无法使用那么多魔法了。」
「啐,怨恨狸的最终攻击是吗。还来不及选择离场就发动,接着直接闯进第七战,这样实际上就演变成有限制的战斗了耶。」
所谓最终攻击,是当HP归零的瞬间强制发动的特殊攻击类总称。有时也被称为【濒死攻击】或【抓交替攻击】等等。
在竞技场战斗途中,无法与同伴交换回复道具。
如今御雷神跟我都不能使用身上的道具,能用的唯有以MP药水为重的赛伊姊一人而已。
「在此之前都觉得太轻松了,早该起疑心才对。」
御雷神低沉地咕哝一句,但这么小的呢喃声,却在寂静的整座竞技场回荡着。观众席上有人吐槽「觉得轻松的只有御雷神吧」,这个论点我也同意。
现在唯一可确定的一点,就是刚才那种从容局势已被颠覆,怨恨狸的【诅咒】把我们逼向了绝境。
「出现了。第七战的对手是……」
赛伊姊视线聚焦在第七战的敌人——名为「双体武士」的敌怪。
背对背贴在一起的连体鬼武士双手各持一把弯刀,展现出两人四手的四刀流战法。
相对于正面朝向我们的鬼武士身着厚重铠甲,背对我们的鬼武士却是一身轻装和服打扮。
「贴在背后的那家伙要怎样才能移动脚步啊?虽说我有这样的疑问,但现在也无暇吐槽了。」
「背后那家伙的脚,就跟机器人常见的那种逆向关节一样吧。哦,还意外具有跳跃能力耶。」
「小云跟御雷神还有闲工夫说这些吗?对了御雷神,你有何打算?」
「赛伊,你是紧急时的回复手段,所以MP不要拿去攻击,好好保存起来。至于小姐,能用的道具全都拿来用。我打算速战速决!」
我立刻打开所持道具栏,将回复道具以外的堪用物品都交给御雷神。
「这是附魔石跟强化药丸,此外还有【替身宝石戒指】也借你。这可以挡下三次攻击。」
「附魔石与强化药丸的使用方法我知道,所以没问题,但这枚戒指是小姐的救命宝贝吧?」
【替身宝石戒指】是种根据镶嵌在台座上的宝石尺寸,可让数次攻击完全无效化的特殊装备。
对不擅长战斗的我而言,是身上最强力的防御道具。
「假使御雷神被打倒,后排的我跟赛伊姊也赢不了。所以只有御雷神是一定要保护好的对象。况且我只是辅助角色,好好进行支援、让战斗角色发挥最大的实力,本来就是我的职责。」
「小姐……我明白了。那我就先借用啰。」
说完,御雷神将【替身宝石戒指】套在右手食指上,接着又咬碎强化药丸咏唱咒语,在附魔石的保护下发动攻击、防御、敏捷的三重附加。
「降低的数值感觉刚好跟附魔抵消了啊。」
御雷神轻挥手臂做伸展运动,确认自己的身体状况。
我和赛伊姊也透过战斗前可用的强化道具,缓和数值降低的负面效果,做好交手准备。
时间一到,裁判巨型哥布林便敲响铜锣,宣告第七战开打。
「那么,我要上啰。」
「去吧,我也会尽可能进行支援。」
我为了撑过这一战,全力以弓箭展开援护射击。
弓箭从冲出去的御雷神头顶上破空而去,尽管被双体武士的刀一一挥落,但面对我毫不停息射出的剑雨,对手也无法忽略不管。
紧接着,御雷神已奔到了双体武士眼前,武器在两者间展开交锋。
御雷神透过六角棍进行快速确实的打击,并以闪避玩弄对手,至于双体武士则大幅挥动弯刀,施放广范围的横扫斩击。
藉由四把刀,敌人可透过攻击次数弥补原本挥击后的破绽,御雷神难以突破双体武士铜墙铁壁般的攻势。
然而,试图对御雷神采取主动的双体武士也会因我射出的箭而手忙脚乱,正面那只的身躯未获武士铠甲防御的部位,已逐渐被剑枝填满。
由于里头有一部分箭矢合成过异常状态药,因此当箭镞插进去后,附加的效果便开始显现。
箭矢本身的伤害量虽小,却会产生【中毒】的持续伤害与【诅咒】带来的负面效果,而能够妨碍行动的【麻痹】与【睡眠】、【昏厥】等也可瞬间使双体武士的行动变钝,制造出对我方有力的情势。
即便如此,双体武士的异常状态恢复能力却在食人魔之上,因此效果也不太显著。
「力量也、比食人魔强!不好对付啊!真不想用现在这种完全弱化的状态正面迎击!」
御雷神为了保存【替身宝石戒指】的完全防御次数,持续闪避双体武士的攻击。
为此,预防万一的补师角色赛伊姊也没机会参与战斗,只能默默在旁守候。
「「——VOOOOOOOOOO!」」
双体武士的前后两张脸同时发出咆哮,前面的武士斜向劈下弯刀,紧接着踏出一步,另一只手握着的弯刀也横向挥出。
尽管御雷神为了回避这种攻击,试图自双体武士的身边钻过去,但冲刺的位置却遇到位于背后的鬼武士刺出武器,御雷神想再次躲避,只好更进一步往旁跳开才顺利逃脱。
「呼,好险好险。因为背后还有一个身体,想用绕死角的方式根本行不通啊。」
这回御雷神改与位于背后、穿轻便和服的鬼武士进行对峙。
也就是说,我跟赛伊姊现在变成与前面穿铠甲的鬼武士遥遥相望,三人采取了能前后夹击对手的位置。
「待会那家伙要是无视御雷神攻过来,不就惨了吗?」
「等事情发生了再说吧。哈啊——」
御雷神慢慢以滑步的方式评估对手弯刀的攻击范围极限,并发出一声短喝刺出六角棍。
至于我,也配合她的攻势朝正面的鬼武士射出箭矢。
此时强敌双体武士做出了至今未曾看过的动作。
靠御雷神那侧的鬼武士,尽管用双手的弯刀防御御雷神的攻击,但位于我们这边的鬼武士并没有进行支援,而是把刚刚始终无视的箭矢一一打落。
「这样看来……那家伙的正面跟背面动作好像有微妙的差异?」
如果是先前的话,应该会用全数四把刀迎击御雷神才对,结果现在却将力量分散。
于是乎,只靠背面的两把刀并无法挡下御雷神的猛攻,还让御雷神轻易贴上前去。
「滚远点!喝啊!」
全心全力使出的这记六角棍突刺,命中穿轻便和服的鬼武士腹部,只见双体武士整个身体微微浮起,水平朝我们这飞来。
我为了不让那家伙飞到我跟赛伊姊旁边,慌忙扔出魔法宝石。
「还来得及吧——【泥土盾】!」
以扔出的宝石为起点,地面隆起了土墙,让双体武士狠狠撞上。
随着土墙崩解,双体武士当场倒下,接着才缓缓爬起身。
「威力真惊人,刚才的攻击打掉一成血量耶。」
「从小姐那个方向或许看不清楚,不过其中有一半是撞上小姐制造土墙才造成的伤害喔。」
说完,原本将六角棍扛在肩上的御雷神再度压低重心,摆出攻击架势。
双体武士剩下的HP还有七成。而御雷神因怨恨狸【诅咒】而随时间逐渐减少的HP,还剩下六成。
由于已经接近威胁安全的HP残量了,刚才始终在待命的赛伊姊展开行动。
「御雷神,帮你回复唷——《高级治疗术》!」
「喔,谢啦。那么,我再稍微加把劲吧!」
御雷神透过赛伊姊的回复魔法补满血后,再度与双体武士对峙起来。
至于我,除了不断放箭外,也一边观察着敌人HP的减少情形。
「这个双体武士,正面与背面的防御好像有微妙的差异?」
「小云也注意到这点了吗。」
我因为异常状态的箭矢已用完,只好暂时歇手,拿出普通的箭束。趁这短暂的空档,我竖耳倾听赛伊姊的分析。
「它的背面,对物理攻击的抗性很弱。御雷神应该也留意到这点了,所以才会配合想把正面朝向她的双体武士,故意一直绕它的背。」
就在这时,位于背面的鬼武士挥动弯刀,藉由一记奋力横扫,直接将身体往左转了半圈。正面的鬼武士转到御雷神前方并砍下弯刀,然而御雷神也配合对手的转身进行回避,双方恰好交换了站立的位置,最终御雷神还是正对着背面的鬼武士。
「啧,正面又转到我们这边了。」
「御雷神,我帮你补血唷——《高级治疗术》!」
「谢啦,赛伊。」
「对了,小云也有受到【HP减少】的诅咒不是吗——《高级治疗术》。」
「赛伊姊,谢谢你。」
我本身明明是后排却疏忽了HP的管理,回过神才发现血量已经降到四成。
如果同时以魔法回复最大血量比御雷神少的我,就会造成MP的浪费,因此赛伊姊才会分别对御雷神使用两次、而我只使用一次回复魔法。
「我的MP已所剩无几,赶在耗尽前决一胜负吧。」
听了赛伊姊的话,御雷神轻轻地挥手,再度往前跨出一步。
御雷神又跟双体武士交锋起来,然而当对方的HP跌破三成时,双体武士又做出了与先前截然不同的动作。
「往后退一步?」
双体武士大幅踏出后撤步,并压低重心,以向前扑的气势对御雷神使出弯刀横扫。
「啧,好快!」
气势惊人的弯刀发出风切声,甚至传到了担任后卫的我这边。御雷神则朝后反仰身子惊险躲过这一击,不料双体武士却扭转身体,往前再迈出一步。
「小云,准备!」
「知道了——【泥土盾】!」
为了预防万一,我与赛伊姊一同展开行动。
「靠,竟然还追过来!」
御雷神拼命往后退避,但双体武士却不停切换正面与背面,像陀螺一样旋转逼近,朝御雷神使出一刀刀沉重的斩击。
它的第二击尽管被六角棍挡下,但比力气御雷神却输了,整个人失去重心遭到弹飞。
第三击则首度让御雷神遭受损伤,在【替身宝石戒指】发动效果的薄壁破裂声中,双体武士边旋转边发出的第四、五下斩击,轻易就超过了【替身宝石戒指】的负荷量,带来大量伤害。
御雷神在三次攻击无效的机会中也无法站稳脚步,再度承受第六下横扫,HP遭受剧烈削减。
「咕啊!」
紧接着,双体武士尝试发出第七击,幸好我对准御雷神脚边扔出好几颗魔法宝石发动隆起的土墙。
这多重的土墙,尽管被气势惊人的弯刀连击轻松砍碎,但因为是从御雷神脚下升起,让她有机会逃到上空。
「——《高级治疗术》、《高级治疗术》!」
赛伊姊对御雷神使用两次回复魔法,帮她把失去的血量补满。
「赛伊,云。多谢了。」
「……骗人的吧?你刚才竟然叫我名字。」
「刚才那招攻击,真的太缠人了要不是小姐借我这枚戒指,你们俩的支援也来不及。只要再被多打一下我就完蛋了。所以小姐,感谢你的戒指啰。」
「所以,你还有办法把那家伙剩下的血量打光吗?」
赛伊姊由于连续使用回复魔法,MP似乎见底了,只好用手上的MP药水进行回复。
然而【诅咒】的效果还是会缓缓减少MP,得尽量速战速决。
「既然如此,我们只能同时使出最强大的火力,一口气毁灭对手了。」
语毕,御雷神将台座镶嵌宝石已碎裂的【替身宝石戒指】从手上拔下,交还给我。
想再度使用这【替身宝石戒指】,得等几小时的冷却时间,于是我对戒指说了声「谢谢」,再轻轻补上一句「辛苦了」,便将其收进所持道具栏。
接着目光转向双体武士那边。大概是刚用完大招吧,那家伙正膝盖跪地,有大约十秒都处于毫无防备的状态。
「我待会就放弃回避啰,全力施展物理攻击。」
「我这边会用剩下的MP药水大量发射魔法。」
「我、我就疯狂扔魔法宝石好了,让那家伙卷入爆炸中。」
「好,就这么说定啰!」
御雷神将目前身上那套仿佛在燃烧的赤红轻装,换成上头有昏暗狼意象的特殊装备【冥狼之铠】。
【冥狼之铠】这套特殊装备是当初Raid任务的报酬,具有【封锁技能】的负面效果,但因为怨恨狸的【诅咒】已封印了御雷神的技能,所以不必在意这点。此外,这装备还能带来ATK大幅提高的【蛮力】效果。
「那么,要上啰!」
我追逐向前冲出去的御雷神脚步,也奔往双体武士的方向。
至于赛伊姊,则大量造出水弹与冰枪,一边以药水回复消耗的MP,先在后头待命,等候同时扫射的最佳时机。
「小姐,记得要配合赛伊的魔法。在那之前千万别中招啰!」
「我会躲在安全之处不断牵制它的。」
除了在中距离以长弓进行连续射击外,我还扔出一颗颗【炸弹】魔石,部署在双体武士的脚边。
御雷神则用铠甲的手臂部分承受对方劈下的弯刀,并趁机绕到双体武士的背面那侧,借由【蛮力】拉高的数值对背面的鬼武士刺出六角棍。这时,双体武士转动身躯,为了减轻损伤,以正面的铠甲对抗长棍打击。
「啐,好吧……我还是要硬上!看我这招!」
六角棍对正面鬼武士的腹部使劲捅过去,狠狠将武士铠甲打到凹陷。
只听见「咚」的钝重打击声传来,双体武士的膝盖失去力气,当场崩倒于地。
从前面来的冲击还可以靠往后退开减轻伤害,但如今御雷神制造的全身打击,好像连这种手段都不管用了。
正面的鬼武士以双手的弯刀刺入地面撑起身体,而背面的鬼武士很快又以双刀进行反击。
面对这一击,御雷神用六角棍全力横扫,背面鬼武士的弯刀于是被拦腰挥断。
「就是现在——《飞水裂弹》、《寒冰长枪》一起扫射!」
「引爆吧——《炸弹》!」
刚才在赛伊姊后方待命的几十发魔法同时朝双体武士飞去。
高速飞来的水弹形成强烈打击,撞凹了正面鬼武士的铠甲,尖锐的冰枪则贯穿其四肢,并以寒气将四散的水重新冻结,造成双体武士浑身僵直。
紧接着,在无法动弹的双体武士脚边,【炸弹】魔法宝石同时启动,无法躲开这多重爆炸的敌人被黄色闪光与暴风吞噬,连身体轮廓都变得扭曲起来。
「我刚才扔了几十颗魔法宝石,这样应该够了吧?」
「还早呢!御雷神,最后一击!」
当闪光与暴风缓缓散去后,全身破烂不堪的铠甲正面与轻便和服的背面——两只武士都还活着。
那家伙在残血量不到一成的状态下起身。四把折断的弯刀依然举着,以连续旋转攻击袭向御雷神。
然而断掉的弯刀攻击范围变小,让御雷神轻松躲开,反过来占据攻击距离优势的御雷神趁机使出了最后一击。
「天赐良机!纳命来吧!」
对准双体武士因旋转而露出破绽的侧腹,御雷神全力捅出六角棍。
御雷神这招打击灌注了上半身的回转力道,将双体武士的武士铠甲击碎,且深深钻入侧腹部。
「「——VOOOOOOOOOO!」」
双体武士的两张嘴一起发出响亮的叫声并被打飞出去,狠狠撞上竞技场的墙壁,接着才滑落地面。
在地上,双体武士的身体猛然迸散,化为光粒消失了。
『『『唔喔喔喔喔喔——』』』
打从第七战开始我们就一直无法使用武技或技能,因此最后上演如此华丽的攻势,观众席发出了至今为止最热烈的欢呼。
「好,乘胜追击,进入第八战——『我要退出了』——赛伊姊!?」
第七战结束,下一场就是赛伊姊锁定奖品的第八战,正当我热血沸腾时赛伊姊却主动提起退出的宣言。
她的退出马上被大会受理,但我还是对她询问道:
「这样好吗?这场的奖品,不是赛伊姊很想要的道具?」
「我也很无奈呀。怨恨狸的【诅咒】效果还在持续,而剩下的MP只能再用一次魔法,药水也不足了。至于御雷神或小云,尽管血量仍可再战,但同样还是无法使用道具吧?」
「可是……」
「如果继续勉强挑战,一旦输了,之前的奖品就会全部泡汤。与其那样,选在这时撤退才是明智的抉择。」
她这么说完,我把从后面粗鲁抚摸我脑袋的御雷神手挥开,不得不点头同意。
「嗯,我知道了。我刚才可能不够冷静吧。」
「别这么说,小云也是为了我着想,谢谢你。」
被赛伊姊温柔地用手梳着头发,不知为何觉得很害臊。
在我的视野一隅,先前被我挥开手的御雷神不服气似的歪着嘴巴,但那家伙的动作太粗鲁了,我不喜欢。
御雷神呼地短短吐了口气,发出响彻整座竞技场的洪亮说话声。
「那么,我们有幸首先挑战竞技场,大家觉得如何?能充当以后攻略的参考吧!老实说,我们事先根本没想好对策就来了,所以才会在打完第七战后被迫退出。大家好好运用这些情报吧。此外,我们也会观察接下来挑战竞技场的家伙,藉以拟定日后的对策。总之,大家加油!」
伴随御雷神退场前的演说,竞技场的观众席爆发了各式各样的欢呼声,我对如此狂热的气氛露出苦笑,同时离开场上。
●
挑战竞技场完毕后,我们分配奖品的结果是——
「到第七战为止获得的奖品,每人分别拿走需要的东西后,剩下的还有四个是吗。」
我首先取走【净化水晶】,御雷神也选了第三战与第七战的奖品。唯有赛伊姊,因为在想要的道具出现前就选择退出,因此有优先挑选其余四样道具的权利。
「我的话……就选第四战跟第五战的道具吧。接下来换小云。」
「咦?我喔……那就第二战的奖品好了。」
「你太客气了吧。我们都已经拿完想要的东西,云小姐把剩下的全拿走也无法喔。」
说完,御雷神还是收下了最后的一个奖品,分配到此结束。当天由于三人都快累瘫了,因此之后决定好好休息。
于是进入翌日,时间来到迷宫远征第六天的晚上。
我位在【八百万神】的工匠房间,替饰品进行最后的调整。
「呼,要给赛伊姊姊跟缪使用的饰品,最后几乎是完全重做了嘛。」
我凝视放在桌子上的完成品。
苍与银的饰品,将所使用的蓝光矿石锭块合成水属性的【属性石】,以强化其水属性。
至于串珠手环那边,起初我是用透明玻璃制的串珠打造,但在竞技场拿到的强化素材【净化水晶】内部有裂痕,会凌乱反射出白色,我觉得比较适合缪,因此就拿它加工成手环里的部分串珠。
完成的珠子放进平底锅,像是在炒菜般加热,之后再以冰急速冷却,就能使珠子内部出现裂痕,这样就可以产生类似【净化水晶】那种碎玻璃的效果。
之后我又参考了欧特纳西与蓝格雷的建议,才终于将送给缪的饰品完成。
另外,这项饰品也在素材阶段就与光属性的【属性石】合成,增添了【光属性提高(小)】的追加效果。
「接着就只剩下将手边的强化素材用于这两项饰品了。」
我依序取出的强化素材,共有四种。
位于高原地区巨岩山顶的鸡蛇头目敌怪——鸡蛇之王掉落物【鸡王的鸡冠】。
栖息巨岩内部、看似海葵的头目——电击寄生虫的掉落物【寄生虫心律调节器】。
此外,我还准备好在火山地区迷宫【鬼人的别墅】所取得的【魔贵晶】与【净化水晶】,分别附加这些素材的效果。
至于其结果——
苍与银的神秘戒指【装饰品】(重量:1)
DEF+7 INT+3 MIND+12
追加效果:【INT加成】【水属性提高(中)】【魔法上升(小)】
雪白手环【装饰品】(重量:1)
DEF+8 MIND+12
追加效果:【回复效果(小)】【范围强化(小)】【光属性提高(中)】
送给赛伊姊的【苍与银的神秘戒指】,使用了【魔贵晶】,带来魔法数值提升的追加效果。
另一项【INT加成】,是具备【雕金】天赋生产角色可附加上去的选项,【水属性提高】则是原料蓝光矿石带来的追加效果。
送给缪的【雪白手环】,则使用了剩下三种强化素材,打造出具备回复与光魔法辅助的饰品。
因为光属性的【魔法石】及强化素材【寄生虫心律调节器】的追加效果重叠,才让【光属性提高】多了一个等级。
「这么一来,赛伊姊姊的魔法威力会更强大吧。至于缪,虽然她自己要当圣骑士,但我这种万用的组合也符合她的需求。」
一想到那两人开心的表情,我就自然浮现笑意。
我用力伸了个懒腰,一回过神才发现时段已进入深夜。
「啊啊,差不多该睡了……既然已经洗过澡,干脆直接就寝吧。」
我喃喃说着,但临时想起一件事。
「火山地区的温泉设施,这个时间去搞不好没人。」
最前线地区的玩家人数本来就少,再加上现在夜深人静,应该能不必在意他人目光、尽情享受温泉才是。一想到此,我就迅速展开行动。
为了避人耳目,我透过传送点跳跃到迷宫的后门,一鼓作气前往温泉设施。
「……看来都没人耶,那我就不客气了。」
我检查过四周跟设施内都没人在,便前往铺了竹席的入口褪去鞋子、蹑手蹑脚走进去。
然而,当我跨越更衣间的界限时——
「喔喔!?装备全都自动换掉了耶。」
我所装备的衣物,被强制切换成只有一条浴巾包裹的状态。
如果有泳装的话,可能会被装备在浴巾下方吧,只是很遗憾,我并没有那种东西……
「浴巾下面,是全裸的吧……等等,我究竟在想什么啊!」
我慌忙摇头并斥责开始胡思乱想的自己,然后走向浴槽。
双手按住让人放不下心来的浴巾,我一边缓缓前进。
「呜哇……原来里面长这样啊。」
从更衣间一踏进浴室,只见眼前出现一大片以粗糙岩石打造成的露天浴场。
我再次检查里面是否真的没人,随后才拿起附近的木桶,一边在自己身上浇水一边将双腿放进浴槽。
「如果在现实世界,包浴巾下水会挨骂,但在这里浴巾拿不下来就没办法了。」
我因为放不下心,还是用手按着绝对拿不下来的浴巾,并将身体整个泡入浴槽中。
「哈啊——真享受。或许我很适合定居在【鬼人的别墅】里呢。唔,这一个礼拜,过得还算挺悠哉的。」
不管是战斗或头目马拉松,以及挑战竞技场等等,其实也没那么辛苦。比起外表惊悚的敌怪或其它迷宫,这里要好上太多了。
「气氛不知为何很像温泉乡,还有许多贩卖美食的店,简直太让人愉快了。」
明天公会的远征就要结束了啊……我一边仰望星空,对着逐渐飘散的白色水蒸气发呆。
不久之后,正当我还悠闲泡在温泉里时,【识破】天赋提醒我更衣间那里有人的气息,我不禁慌张起来。
「呃!这个时段除了我还有别人?怎么办!?被看见就不妙了——」
身为男性的我如果被发现闯入女用温泉,必定会名声扫地。一想到此,我就开始寻找哪里有地方可以藏身,然而在那之前对方就已走进浴室。
「我就知道,是小姐嘛。」
「晚安呀,小云。」
「御雷神,赛伊姊姊……」
一认出是熟人,在我松了口气的同时,还是觉得这样不妥,于是慌忙从浴槽中起身。
刚才浸泡到肩膀的热水沿着身体流下,吸了水的浴巾感觉很重。
我用手压着沉甸甸的浴巾,正想往更衣间的方向迈步时——
「咦?」
跟御雷神擦肩而过的瞬间,她扯住我的浴巾一角,直接把我扔回浴槽。
我发出巨大的落水声,慌忙从浴槽里爬起来,对御雷神大声抗议。
「噗哈!这样很危险耶!而且要是浴巾被扯掉怎么办?」
「你到底在害羞什么?何况你才刚进来就急着出去,再多陪我们一下嘛。」
语毕,御雷神溜到了我的身旁泡起温泉。
尽管我再度试图站起,却被她压住脑袋,强迫待在浴槽里。
双方的数值差距令我无法抵抗,最后只好放弃。我为了遮掩自己的身体将白浊的热水浸到嘴巴高度,还噗噗噗地吹出气泡。
「为什么赛伊姊你们会过来啊?」
「唔——因为看到小云急忙跑向这里,所以才好奇跟过来。」
「但一路跟到浴室里面,不会觉得不好意思吗……?」
「我们在浴巾底下,可是有穿泳装喔。你看。」
说完,赛伊姊把露出浴巾外的肩带向我展示。
这种强调胸部的姿势,令我不由得撇开视线。
「好好好,我知道了啦。不用再解释了——噫!」
「咯咯咯,真是青涩。这反应满可爱的嘛。」
御雷神以指尖一路轻戳我的背,我反射性地后仰身子,然后回头狠狠瞪着她。
「等等,御雷神!你干嘛也秀给我看啊!」
跟赛伊姊一样,御雷神也稍微拉开浴巾展示底下的泳装,我立刻移开目光。
「反应不必那么大吧?你这么可爱,害我更想捉弄你了。」
「少啰嗦。」
「怎么?难不成,你对自己的贫乳有心结?放心吧,其实我也没多大。」
才不是那种事!我内心大叫道,同时瞪着御雷神,但对方却从所持道具栏取出盆子放在浴槽的边缘上。
接着她拿出的,是有朱红色涂漆的杯子,然后是酒瓶。
「御雷神,你又要喝酒喔?」
「仰望夜空来杯赏月酒,不是挺风雅的嘛。」
御雷神将酒瓶的内容物倒入朱红涂漆的酒杯,斟得满满的。
「那是什么杯子?」
「竞技场第七战的奖品——【魔法杯】啊。」
说完她咽下杯里面的一点酒,然后再度水平举起杯子,只见空无一物的杯中仿佛涌泉般被液体装满。
「这杯子可以消耗MP,将刚刚装过的液体重新填满。如果装药水就能生药水,装酒当然就生酒。不消说,根据注入的液体种类,必须耗用相对应的MP。」
这回她将杯子凑近嘴边,慢慢啜饮起来。
「御雷神的用法,跟原本有些设计的目的不一样。况且就只是为了这个,她才特别锁定竞技场第三战跟第七战的奖品喔?」
唉——赛伊姊叹了口气。至于我跟赛伊姊所选的第二战与第五战奖品,则是大小不同的两种葛笼。
这种以藤蔓编成的宝箱内容物会随机产生变化,赛伊姊的比较大,所以有五种道具,我的比较小,只能拿到三种道具。
「我第四战的奖品是【无名鬼的角】这种素材。至于第五战的奖品葛笼,因为我运气不好,大搞只会抽到一些没用的道具吧。」
明明是泡在舒服的温泉里,赛伊姊却释放出沉郁的空气,面对这样的她,我怯生生地表示:
「赛伊姊姊,不要紧的。那个……如果抽到不要的道具,可以跟我箱子里的交换啊。」
「呜呜,小云的温柔感动了我。不过同时也代表我的运气完全不被期待。」
与更为沮丧的赛伊姊正好成对比,御雷神仿佛很开心似的笑了。
「等到远征结束的庆功宴那天再在所有人面前开奖好了。不管是抽到好东西或坏东西,都可以炒热气氛。」
「呜呜,御雷神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实际上就真的不关我的事啊。对了,云小姐明天也来参加庆功宴吧?」
她再度叫了我的名字。竞技场中曾叫过一遍,在这里又叫一遍,使我有点高兴,与此同时,这种与过去截然不同的称呼也令我感到害臊,我再度将热水浸到嘴边。
「那么,小姐也差不多该下定决心了吧。」
「下定决心?」
「要正式加入【八百万神】公会,还是离开。
「……放心。这件事,我已经决定好了。」
由于待在里面太舒服了,我偶尔会忘记这道难题。不过,我打从一开始就做出了结论。
听了我的回应,御雷神咧嘴笑道一声「是吗」,并把剩下的酒一口气喝干。
「那么时间也差不多,就恕我先失陪了。」
「好,晚安。明天的宴会可别迟到喔。」
「小云,晚安啰。」
我一边用手压住沉重的浴巾,发出啪嗒啪嗒的清脆脚步声走向更衣间。
从背后,我又听见赛伊姊跟御雷神的交谈声。
「云小姐,还真强悍啊。」
「是呀。他看似没什么主见,其实从以前开始,只要是内心决定好的事,他就绝对不会动摇。」
听了那两人的话,我在内心加以否认——我根本一点都不强悍好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