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Only Sense Online绝对神境
  4. 第八卷
  5. 四章 鬼人的别墅与抽奖券
  6. 繁体版

四章 鬼人的别墅与抽奖券
2017-07-25 13:50:07

		

「哈啊,这茶真好喝。」
迎来【八百万神】最前线区域远征第二天,我在【鬼人的别墅】迷宫一隅的某间茶馆里休息。
在这件好像会在时代剧登场的茶馆柜台点了三色团子,搭配绿茶享用,同时悠闲地眺望迷宫内的光景。
「不过话说回来,真没想到迷宫里还有城镇,简直是无奇不有啊。」
既然都有敌怪体内迷宫了,迷宫里有城镇也没什么好大惊小怪吧——我会这么想,应该是逐渐习惯了OSO的世界观了。
「只不过,我也没料到一到这里就得马上战斗。」
哈呼——我喝完茶吐了口气,回想刚闯入迷宫时所发生的事。
跟赛伊姊还有御雷神一起进入迷宫后,我们所去的第一个地方,就是开启传送点。
过程中,我们与防守【鬼人的别墅】出口、也就是后门的一对头目敌怪进行战斗。
进入迷宫后一路上根本没主动怪,直接前往出口就马上打头目战,这发展完全出乎我的意料。
虽说途中两侧设有一长排的商店就是了。
紧接着,在头目战之中——
「好,放马过来吧!」
「「GOOOOOO——!」」
两只一组的人形敌怪发出咆哮,扑向御雷神。
防守后门的头目敌怪,名叫红食人魔与蓝食人魔,是共享HP与MP的双人组头目。
前者是生有红皮肤的 ,后者则是蓝皮肤加双角、身高超过两公尺的魁梧巨怪。
对付这样的敌人,御雷神单枪匹马果敢地杀过去。其后方,则有我跟赛伊姊进行支援。施放魔法,以及各式各样的手段辅助,避免御雷神被击倒。
「要来啰!《附加》——攻击、防御、敏捷!《咒加》——防御、精神力!」
我对御雷神施加附魔,对敌方则进行诅咒使其弱化,接着我接连放箭,从远距离外赚取伤害值。
两只头目敌怪尽管以数值抵抗咒加带来的能力下降,但在我不厌其烦重复诅咒下,终于突破了其耐性,成功降低头目的能力。
「——《飞水裂弹》、《寒冰长枪》!」
被咒加降低魔防的红食人魔,在赛伊姊连续施放的魔法下被大量削去HP。
随后,前锋御雷神以两只食人魔为对手,上演激烈的攻防战,她用六角棍打击对手,再仿佛被弹飞般拉开距离,喘了口气。
「赛伊!你攻击威力太强的话,敌人目标会转移到后卫去喔!」
「不必担心,我有考虑到那点才攻击的。假使我仇恨值拉太多,就会从攻击转为回复行动。」
对以水属性为弱点的红食人魔,赛伊停止攻击,摇身一变转为帮御雷神回血的补师角色。
至于我,则对御雷神施加更多强化。
「御雷神,这次有了这个你就不会被弹飞了!《属性附加》——武器、防具!」
食人魔的HP还剩下七成左右时,我捏碎双手中的火属性石,替御雷神的装备施加附魔。
她的武器发出微弱的赤色光芒,一挥舞就会拖曳出光尾。
防具也发出同样的颜色,提升了若干属性防御。
有赛伊姊为御雷神补血,加上我的属性防御降低了火属性的伤害,御雷神就能更安全对抗红食人魔的攻势。
因此她转向以火属性为弱点的蓝食人魔,进行重点狙击。
「《咒加》——攻击、防御!」
对已因咒加而使MIND数值成功下降的两只食人魔,我施加了更激烈的弱化行动。
相对于无法持续抵抗我的咒加、而使攻击力防御力都减低的两只食人魔,御雷神的势头却反比例提高。
「在这种状态下,异常状态的箭矢会比较容易生效吗?」
我朝向受咒加而弱化的食人魔们射出异常状态箭矢,果然突破了它们数值的抵抗,成功引发异常状态。
然而【麻痹】与【睡眠】等异常状态都只能瞬间中断敌人的行动,【中毒】之类的持续伤害也比平常有效时间缩短,敌人一眨眼就恢复了。
当两只食人魔共享的HP跌破五成时,便开始用起之前完全没动过的MP。
「GUOOOOOOOO——」
红食人魔挥舞的狼牙棒变得炽热并发出火焰,它用手里的家伙敲击地面,以冲击波袭向御雷神。
「咕!?就算有属性防御也很痛啊!」
「——《高级治疗术》!御雷神,你没事吧!?」
当赛伊姊立刻帮御雷神回复的同时,一旁的我则以【识破】天赋紧盯蓝食人魔的动向。
蓝食人魔的狼牙棒正结霜发出寒气,然而在它动手敲击地面前,我就发动了魔法。
「——《泥土盾》!」
御雷神与蓝食人魔之间冒出了土墙,挡住了从后者脚边周围刮起的蓝色旋风。
土墙一接触蓝风就被逐渐消除,几秒钟内便遭对方破坏殆尽,化为光粒消失了。
不过,这数秒已足够让御雷神脱离蓝食人魔风刃的攻击范围。
「那是什么鬼啊——」
「正如我先前听说过的,是食人魔们的攻击技能。」
「御雷神,如果连续中那两招,就会因巨大伤害而陷入【昏厥】无法动弹喔。」
「赛伊姊是指先中了其中一方的攻击技能,然后又被另一只的狼牙棒殴打之类的吧?假使御雷神被打倒了,我们就得亲临火线了。」
「别担心,届时就用【复活药】立刻复活。不过,避免死掉还是很重要的,我暂时以回避为优先战斗吧。」
跟御雷神简短讨论作战的过程中,两只食人魔特殊攻击的冷却时间好像也结束了,它们又开始自由行动起来。
「那就拜托赛伊,先以魔法为进攻主力啰。此外,一听到我喊『切换』就对调攻击与回复行动,我也会同时转入进攻模式。」
「我明白了。那么,开始吧。」
「那个,我没有任务吗?」
「小姐你就——自由行动。」
「也太随便了吧……」
由于御雷神对我没有要求,我只好在旁观赏她跟御雷神联手合作的稳扎稳打战术。
前锋御雷神驱使她拥有的防御技巧,承受两只食人魔的进攻,趁那两只身体失去平衡时,赛伊姊就对属性刚好相克的红食人魔施放魔法,高效率地争取伤害值。
「——『切换』!」
「——《冰柱枷锁》、《高级治疗术》!」
在御雷神一声令下,赛伊姊转为回复、辅助角色。
紧接着。之前一直躲躲闪闪的御雷神也舍弃防御,利用加了火属性附魔的六角棍殴打蓝食人魔。
为了支援御雷神,赛伊姊则冻结红食人魔的脚底封锁其动作,并全力替毫不防御与对手互殴的御雷神回复HP。
「叫我自由行动也太伤脑筋了。好吧,干脆模仿赛伊姊的战法——《泥塘》!」
接获自由行动指示的我,为了减轻御雷神与赛伊姊的负担而展开攻势。
我首先配合赛伊姊,在冻结的红食人魔脚边制造出《泥塘》,妨碍其走位。
接着则在弓上架起【诅咒】异常状态的箭矢,对食人魔们展开射击。【诅咒】的效果除了减少MP外,运气好还能随机赋予负面效果。
尽管是很朴实的支援方式,但对手只要少了MP就无法发动特殊攻击了。
我的支援奏效,当两只食人魔共享的HP减低到两成时,它们共享的MP也同时见底。
御雷神一理解对手再也无法发动攻击技能,便瞬间决定了胜负。
「唔喔喔喔——《六辊旋打》!」
御雷神在一眨眼间以宛如能挖下对手皮肉的强烈六连击,对准蓝食人魔的胸口施放,拖着附魔的红色残光将对手击飞出去。
「让万物都结冻吧——《冰晶》!」
紧接着赛伊姊也放出魔法,从地面涌现的寒气瞬间包围红食人魔,将周围化为一片冰天雪地。
寒气的结晶一接触红食人魔身躯,白霜便徐徐扩散全身,制造大量伤害。
就这样,御雷神和赛伊姊的大绝抵定战局,只见两只食人魔同时膝盖跪地向前倒下。
「好!后门打开了。只要登陆过一次传送点,回城就没有徒步下山的必要,此外要进来也不必重新找钥匙。这样轻松多了。」
当后门伴随隆隆隆的沉重声响打开时,笑嘻嘻的御雷神便一股脑穿过门钻到外头,将设置在门外的传送点登陆为目标。
「赛伊,小姐,你们觉得刚才的战斗如何?」
「这头目……还算满轻松的?说是这么说,也是因为赛伊姊跟御雷神太强了。」
「有点奇怪。我记得,之前的先遣队明明说他们陷入了苦战?」
我与赛伊姊都不解地歪着脑袋。
一般来说,守在这种地方的头目不是应该更强一点才对吗?我不禁这么怀疑,但御雷神却说出了她自己的答案。
「我们的先遣队,是以生存率及探索能力高的成员为中心编组。但这回有我这样的战斗角色,又有小姐的附魔帮忙增益与减益,所以才能强势压倒对手吧?」
「听你这么一说,或许真是如此。如果是普通的小队,就只能一边防御特殊攻击,一边勉强进行反击了。」
「不不不,我觉得刚才那样已经算是打的很激烈了……」
两人都做出各自的评论,但在我的想象中,先遣队的人员应该也不弱吧。
我回头望向刚刚御雷神与 两只食人魔战斗的场所,地面变得凹凸不平,由此可知这里的头目敌怪威力十分强大。
狼牙棒恣意挥舞的风压,足以令我胆颤心惊、裹足不前。初次见面就得跟这种敌人交手,我忍不住想对先遣队表达敬意。
「那么,传送点的登陆也搞定了,我们来完成例行公事——检视头目掉落物吧。」
「好呀。我的掉落物是【蓝鬼的角】,小云呢?」
「我是【红鬼的硬皮】。」
「我则是【红鬼的角】。也就是说,会掉的道具分别是红鬼跟蓝鬼的角或硬皮啰?」
我从收纳头目掉落物的所持道具栏取出【红鬼的硬皮】加以检查,结果那并非强化素材,只是普通的素材。
接着向御雷神与赛伊姊借角来看,但两者也不是什么稀有的掉落物。
「配合先遣队提供的事前情报,掉落道具一共有四种。尽管种类算多,但并没有什么特别显眼的玩意……好!为了收集足够的数量,我们多打几轮头目吧!」
「真的假的!?」
「来吧,小姐。今天你要陪我一整天!」
说完,御雷神就抓起我的手臂返回后门。
那之后,我们一共挑战了三次在后门重生的头目,每次交手战法都有微妙的改变,让我们摸索出更有效率的对头目战术。
有时我得化身诱饵四处逃跑,有时以我的弓箭为攻击主力,有时则是我跟赛伊姊一同以魔法为主体战斗。
就这样,我的第一天在数轮头目战与掉落物收集——俗称头目马拉松中度过了。
「打完的结果是这样吗。」
我从回忆返回现实,小声地咕哝着。
无心插柳的高速升级战斗后,我检视天赋数值,同时啜饮红茶。
持有SP51
【弓Lv48】【长弓Lv26】【千里眼Lv12】【捷足Lv16】
【识破Lv20】【魔道Lv15】【附加术Lv37】【地属性才能Lv28】
【调药Lv42】【料理人Lv11】
保留
【炼金Lv42】【合成Lv42】【生产心得Lv44】【调教Lv16】
【雕金Lv25】【游泳Lv15】【语言学Lv24】【登山Lv21】
【身体耐性Lv1】【精神耐性Lv1】
战斗类天赋的等级都上升了。
为了牵制而放出的攻击提升了【长弓】与【地属性才能】天赋,与赛伊姊一同持续发动魔法则拉高了魔法类的天赋。
当御雷神故意把其中一只食人魔引来我的方向时,我拔腿逃跑、全力回避则提升了【捷足】。
直接肉搏战时,使用附魔与道具撑高数值死命强化我方,也锻炼了【附加术】等天赋。
于是,经过一整天再回头检视——
「战斗几乎都交给御雷神负责,这只小队尽管人数少,打起来也许还比平常轻松咧。」
平时我得针对全体小队成员选择最合适的附魔,还必须赶在时效结束前追加施放,但这回只要服务御雷神一人,因此每隔一段时间重复附魔就行了。
此外对手身为人形敌怪,很少有难以预测的行动,加上外表并不恶心这点也是令我精神稳定的要因之一。
「不过话说回来,这座迷宫也太舒适了吧?不好意思——我的茶要续杯,再追加馒头。去掉竹串的三色团子。」(某蛙:日式三色团子——一种用糯米粉、牛奶、抹茶粉等制作成的有色圆团状食物)
「唧唧。」
应声的家伙是里面穿了和服加上衣袖束带,再围上日式围裙的女性巨型哥布林。由这只哥布林娘担任女服务生,端来了茶与馒头。
哥布林生有浅绿色的肌肤与短角,此外尖牙利齿也是其特征,但除此之外整体容貌与普通的NPC并无二致。
利维与柘榴正在享用刚点的去竹串三色团子。团子柔软绵密的口感令它们大快朵颐,我则在旁欣赏利维与柘榴的模样,心情感到非常宁静。
虽说这座迷宫的敌怪沟通方式仅能采取肢体语言,却会以丰富的表情回应玩家。
「哈啊,这茶真好喝。」
我今天第二次喃喃道出这句悠哉的台词,并咬了一口不太甜的蒸馒头。此时我突然察觉到——
「不行不行,这样下去会太想赖在这个地方。真是一座恐怖的迷宫啊。」
我回想起自己原本的目的,是彻底游遍这座位于最前线区域的迷宫。
我摇摇头,虽然觉得对这里依依不舍,还是拜托刚刚那位哥布林娘帮我结账。
「不好意思!我想外带馒头,顺便请你结账。」
「唧唧。」
结完账后我从茶店拿到了馒头,以及一张谜样的绿色纸片,接着只能无所事事地在迷宫里闲晃起来。
我边走边把包在外带容器里的馒头分给利维柘榴吃,同时寻找这里还有什么好玩的事物。
●
迷宫内部的构造,是一条从正门通往后门的宽敞大道,再加上左右各三条与其平行的小路所组成。
各道路两端都透过一条小径连接起来,因此若从上空俯瞰,迷宫全体形状就像一把横过来的梯子。
以梯状展开的【鬼人的别墅】共有七条道路,从正门的方向看过来自右边依序编号,每条路都有各自的功用。
位于最右侧的一号道路,两旁并列着日式的建筑,那是针对玩家贩售或出租的住所。以功能而言,这条道路就象是迷宫里的住宅区吧。
这一区目前由于玩家很少,所以给人一种静谧的印象。
相反地,最左边的七号道路与隔壁的六号道路,则是敌怪在这座迷宫里唯一会主动进行战斗的场所。
隐约有种狭窄暗巷气氛的这两条昏暗道路,除了有贩卖一号道路至五号道路未陈列的道具外,还有小喽啰哥布林与武装的巨型哥布林、食人魔等敌怪会冒出来展开攻击。
顺带一提,当我听说该处引发战斗的契机是玩家跟敌怪对上眼时,总觉得对方好像是哪里来的不良少年。不过六号道路与七号道路,或许真的是这座怪物城镇的不法地带吧。
至于我如今漫步的,则是所谓的四号道路。
「有没有什么好玩的呢?如果可以,想找找送缪跟赛伊姊所需的饰品强化素材啊。」
我如此咕哝并寻找,但任何一家店里都没有强化素材,只看到一大堆莫名其妙的工艺品和类似土产的玩意。
「喔,这肉包套餐,拿去当成送蕾缇雅的土产应该不赖。那边应该是买卖矿物的店吧?搞不好有这座火山能挖掘出的矿石呢。」
我买下前述食物类的道具,当做蕾缇雅他们的礼物,至于火山地带的矿石道具则是要赠给玛琦小姐的。其他我还为利利与艾蜜莉小姐随手买了些合用的素材类道具。
「素材好像有点贵啊。不过以这里的地理环境,要收集素材道具的确很辛苦吧。」
照理说矿石类道具等等应该要自行挖掘才对,但这座迷宫外的火山环境实在太严苛了,我一个人要进行采集很困难,只好在这间店里大量采购。
最后我找到了要送给库洛德的土产,那是观光区常见的木雕摆设。
「木雕的岩浆熊意外有律动感耶……再多买一尊当做是送自己的吧。」
结果,我买了两尊【木雕摆设】,接着又找起了素材。
同一间店里出售的商品种类并不算多,但在许多间店都有陈列的道具中就能看出微妙的价格差异。我为此喜忧参半地持续进行采购。
期间,我发现了能引发我兴趣的道具。
「哦,也有出售火山地区的采集类道具呢。」
我一边为如此不毛之地也有植物生长而感动,同时检视此一道具。
「叫做【卡尔可可果实】啊,为啥上面还有泥土……」
【卡尔可可果实】乍看像红色的马铃薯,实际上似乎也跟马铃薯一样,是生长在地下的果实。
我试着购入【卡尔可可果实】,并点选【炼金】天赋的《物质变换》技能,结果选单上并不存在变化后的结果。
由于它跟块茎一样会发芽,所以或许能充当种子,埋进【加油工坊】的田地进行培育。
我在所持道具栏里储存了好几颗,不过或许有必要先去询问农夫NPC栽培的方法。
其他陈列的商品,还包括我也在【加油工坊】田地里栽种、外观像大蒜的【活力树果实】。看到熟悉的素材令我稍微感到安心了。
「这项道具我用10万G买了!」
「唔?这个说话声音是……缪?」
我在人潮众多的场所听到耳熟的声音,于是四处张望,结果发现缪等人正在不远处跟NPC哥布林商人交涉着什么。
「这项道具我用13万G买了!」
「唧唧,唧唧。」
装备华丽缠头布且生着鹰钩鼻的哥布林商人,摇摇头表示拒绝之意。
「那,14万!不,我出15万!」
「唧唧,唧唧。」
缪虽然在对方面前堆出越来越多的蓝色纸片,但不论怎么提高价码,哥布林商人都以相同的模样摇头,还交叉双臂比出一个大叉。
那家伙的外貌比之前在原野冒出来战斗的哥布林要来的精致逗趣多了,搭配丑陋的五官,让我不禁觉得怪可爱。
「唔唔!为什么不肯卖我咧!?」
我默默观察缪等人的反应,结果买不到想要道具的缪开始忿忿地跺着地板。
「缪,你先退后。让我来试试。」
这时蔻哈克将手搭在缪肩上,并向前踏出一步。
「喂,咱们来场以物易物呗。我拿出的东西如果你愿意交换,就麻烦用手指一下。」
蔻哈克这么表示,以旅途中取得的敌怪掉落物为首,一项一项地拿出了矿石、药水类道具等等,确认道具交换的比率。
我透过【千里眼】在远处稍微偷看了一下道具的交换比率,发现道具来源越远离火山地区,就具备越高的价值。
举例来说,就算是NPC以相同价格贩卖的素材,出处距离火山地区越远就拥有越高的交换率。
此时,蔻哈克她——
「那么,对于缪想要的东西,用这个还有这个。为了调整再加上这个,一起交换如何?」
「唧唧。」
哥布林商人点头示意交涉成立。
「成功了!蔻哈克,谢谢你!」
「缪你太急性子的啦。你看,旁边的招牌上不是画了以物易物的图咩?」
尽管被缪一行人挡住,所以我刚才没有留意到,但蔻哈克手指的方向的确有面黑板,在左右分别画了肉与蔬菜的图,正中央则以白色粉笔加上代表交换的双向箭头。
「欸嘿嘿……不过为什么你连不需要的东西也换来了呢?」
「因为将来还是有可能用到就顺便……嗯?等等,那边的不是云咩?」
以物易物结束后,抬起脸的蔻哈克看到我,高声喊道。
我原本打算默默观察就好,但既然被发现了也没办法,我于是走向缪她们。
「姊姊?你在那边看多久了?」
「呃,差不多是缪说『10万G』的时候吧?我以为你不想被别人发现……总之,抱歉。」
「姊姊为什么不早点出声呢!我明明一点也不介意呀!」
缪与蔻哈克接过以物易物换来的道具,并讨论接下来该去哪里。
大家手里都拿着某样食物,看她们边逛边狂吃的模样,就知道所有人都乐在其中。
「呐呐,姊姊也跟我们一起逛嘛?待会,我们想去二号道路那边!大家都同意吧!」
「我们都可以喔。」
以露卡多为中心,众人都对我的加入没有意见。
由于我也还没去过二号道路一带,心想这是个好机会,就答应了缪的邀约。
「那么,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太棒了!那姊姊,我们快出发吧!」
「赞成!我们赶快带云过去!她能把好运带给大家喔!」
「我的运气才没那么好咧。话说回来,好运是指什么?」
无视我的问句,缪与希诺各抓起我的一只手拖了就走。
救救我啊——我对利维、柘榴以及露卡多等人送去求助的视线,但大家都只是微笑以对。
我还是一如既往的毛病,尽管口中碎碎念着「受不了」,心里却没有那么厌恶,直接被缪她们拉往二号道路的方向。
「喂,缪。我从来没去过二号道路,可以告诉我那边有什么吗?」
「二号道路的精华,说穿了——就是抽奖店唷!姊姊有在迷宫里拿到绿色的纸片吗?」
「有啊,我拿到好几张。是指这个吧?」
我取出一张,迷宫里每次消费就会得到的谜样绿色纸片。
「对对,就是那个。只要三张就可以获得一次抽奖机会唷。」
「哦,原来是这样啊……咦?这么说来刚刚缪想拿给哥布林商人的蓝色纸片又是什么?」
「啊啊,那个呀,是限定在这座迷宫使用的商品券。姊姊等我一下。」
说完,缪取出了红、蓝、绿三张纸片。
「红纸叫做竞技场挑战券,蓝纸是商品券。至于这张绿纸则是抽奖券唷。」
「我之前都没看到过红色跟蓝色的纸,你是怎么弄来的?」
「是七号道路那群地痞流氓的掉落道具唷。」
「咦!?难不成……」
「哎呀~昨天我想买东西,却不小心误闯了七号道路。那些家伙二话不说就打过来,我也只好反击了,结果随机掉落的不是道具而是这三张纸。不过那个地方满危险的,姊姊千万不要靠近!」
「听你这么说我绝对会躲得远远的。不过话说回来,难不成你刚刚拿出那么多商品券……」
「哎呀呀,知道打倒那些家伙会掉大量商品券后,我就把那边的哥布林们从头到尾修理了一顿!」
「别这样啦!它们好可怜!」
对一脸得意的缪,我想象那群意图勒索却反过来被抢走道具的哥布林惨状,忍不住叫道。
没关系没关系啦——即使缪这么安抚我还是无法释怀,我带着这种心情数起了自己持有的抽奖券。
「……十四张啊。」
此时缪详细告诉我每种纸的详细效用。
「那么我要开始说明啰。红色纸片是竞技场挑战券,只要集满十张就可以去五号道路的竞技场挑战车轮战。只不过,红纸是掉落率最低的,就连我也还没集满。」
能在一周内收集完毕吗……缪如此呢喃,于是希诺代替她说明蓝纸的效果:
「蓝纸是商品券。不过我想云刚刚已经知道了,限定于这座迷宫内,可以用纸上记载的额度代替现金交易。然而像刚刚那种以物易物的商店,好像还是排不上用场就是了。」
最后,蔻哈克为我解说绿色纸片——也就是抽奖券的用法。
「绿纸则是抽奖券,正如刚刚缪说明过的,去二号道路的抽奖店,每三张可换得一次抽奖机会。抽奖结果会影响能拿到的道具,只要透过消费收集抽奖券,就可以去试试手气,简单来说就是这样的啦。」
既然是三张抽一次,以我现在持有的可以挑战四次。
「哎,既然是免费拿道具的机会,不去白不去啊。」
「对吧?搞不好能抽中稀有的道具,真叫人跃跃欲试呢!」
正当我满怀「反正自己一定没那么好运」这种负面的想法时,远方已经能望见二号道路的抽奖店。
抽奖店高挂的招牌做成八角形的旋转摇奖机模样,因此极为醒目,店头也摆了好几台这样的机器。
看来是转动摇奖机的把手,并根据滚出的珠子颜色决定抽中的奖品道具。
至于放出来当装饰的奖项,即使明白自己抽不中,光是欣赏也让人心跳加速。
这里的特等奖,竟是夏季露营活动的入选奖赏之一【增设特殊住家的权利】。至于底下的一等跟二等奖则是特殊装备。
一等装备,是名为【破邪之剑・破王】、被分类为巨剑的双手大剑。
二等装备是以【罪业】为系列名的武器,似乎会拿到跟中奖者持有天赋相同的种类。攻击力尽管更胜一等奖的大剑,但也同时具备负面的效果。
那是一种称为【累积深重罪孽之人】——听起来有点中二的追加效果。在此追加效果下,每以这把武器打倒一只敌人,都会让【获得经验值】减少1%。
虽说各奖项的中奖机率都事先公告了,但从特等奖到二等奖这个范围的机率明显超低。特奖只有0.01%,一等奖与二等奖的机率都显示为0.1%。
「要中特奖以机率而言需要三万张抽奖券,这真的有可能吗?」
「大概是要玩家耐心抽吧?一等跟二等的机率就很有良心啊。」
「这、这叫有良心?」
「没错!比起打掉落率1%、出现频率却超低的头目敌怪要轻松多了!」
轻松?我不解地歪着脑袋。这两者都很辛苦吧。
如果把一等跟二等奖合并一起算,那也才0.2%,换算成抽奖券需要一千五百张。
然而,正是因为机率压到这么低,众人才会以利欲熏心的眼睛死盯着荧幕。
「唔喔喔喔!都跟朋友借钱收集大量抽奖券了,结果还是没中啊啊!」
「混账啊啊啊!吃我的随机数调整!只要做出系统无法预测的无谓动作,抽奖机制就会变动让奖更容易被摇出来!」
「这台抽奖机里铁定没奖。既然这样我换旁边那台,不对还是那边那台吧。」
在别的抽奖机前,锁定上等奖品的玩家们跪在机器前鬼叫,或是跳着不可思议的舞蹈,在各台抽奖机之间游移不定,纷纷采取谜一般的行动。
「那些家伙是怎么了……」
「哎,不必在意他们啦。比起那个,云姊姊,我们也去抽奖吧?」
缪抓起我的手,移动到人最少的抽奖机前。
●
「抽奖以特等奖为首,底下还有一等到九等全部十种奖。大家可以抽几次?」
我回头问道,大家纷纷竖起手指告诉我能抽的次数。
缪五次,露卡多跟托乌托比三次,至于希诺及蔻哈克。礼蕾则是四次的样子。
「那么,从我开始啰。希望能靠云姊姊的好运抽中大奖。」
「什么叫靠我的好运啊。喂喂,别突然抱过来!」
「因为,云姊姊不论做什么运气都很好啊。」
「要说我身上有什么运,根本就只有恶运而已吧!」
紧抱着我的缪根本不听我的辩解,随后她也一块紧搂住利维跟骑在它背上的柘榴。
「充饱了云姊姊的力量,那我要上啰!」
「好啦好啦。你快点去吧。」
「嘿呀啊啊——」
缪精神抖擞大喝一声,转起了摇奖机的把手。在大家的屏息关注下,第一次摇出来的珠子颜色是——
「——白色!」
透过贴在抽奖店后方的板子确定对应的颜色,白色是九等奖的糖果。以现实生活为例,相当于抽到面纸之类的。
「哼!再一次!」
「你可别恼羞喔。」
我好意提醒,缪再度使劲转动机器,第二次跟第三次也是白色。第四次则是黑色的八等奖,抽到了MP药水。
「唔咕咕咕!最后一次!」
「缪,加油!」
「放心,缪一定能抽到大奖的!」
「抽奖这种事加油有用吗?
我狐疑地偏着头,并守候缪第五次的抽奖过程——
「——不是金色,这个是黄色嘛!看错了!真是鱼目混珠!」
「但黄色是四等奖,其实也不差了吧?」
由于颜色很像,缪还以为是金色的特等奖,结果察觉是黄色后自顾自地沮丧起来,幸好很快又复活了。
「唔——至少还是在平均值以上啦,看上头标示的机率,这应该也算是多亏姊姊的好运加持……」
「缪,你抽完了还不赶快拿奖品吗?」
「啊!?对唷!」
缪立刻从抽奖机前移动到店内的哥布林那换取道具。九等跟八等奖都是固定的,但四等奖似乎有好几种可以选,缪在苦恼的时候露卡多她们也开始排队摇奖。
「你们几个……为什么要拜我啊?」
「呃,那个……因为缪摇到了机率3%的四等奖,我们也想要分点好运。」
「刚才根本没人料到缪可以抽到四奖。像这种机率那么低的事,我们也想多少提高点胜算嘛。」
「……因为大家都拜了……」
对一脸苦笑的露卡多、傻笑着想混过去的希诺以及视线迅速躲开我的托乌托比三人,我都送出了白眼。不过就像以前一样,我叹息着说了句真没办法,很快就放过她们了。
「呼呼呼,为了让云的好运遍及我全身每个角落,光是拥抱一下想必不够……」
「好了啦——礼蕾。你快点去抽呗。别再给云制造困扰了。」
对将手伸过来、形迹可疑的礼蕾,蔻哈克连拖带拉把她扯到了抽奖机前方。
随后,五人依序转动摇奖机的结果,大致上都是八等或九等,只有蔻哈克抽到一次六等,礼蕾抽到一次五等。
「真是,六奖竟然是三种颜色的券任选一张,总觉得很吃亏喏。用三章抽奖券只能换回一张,还不如八奖的MP药水来的好。」
「蔻哈克,既然一定得选,不如选掉落率最低的竞技场挑战券吧?话说我这个五等的【中鬼(巨型哥布林)银币】也不知道能做什么用就是了。」
说完,礼蕾不停用手指弹起刻有巨型哥布林侧脸的硬币再接住。
那似乎是随机出现的多种硬币里的一枚。
就我而言,倒是很想收集全部种类的硬币,放入盒子当装饰品。所以有点羡慕。
「对了,缪,你那边如何?」
「喔嘿?侠么?」
「你那么快就开始吃糖了喔……所以你的四等奖选了什么?」
缪为了回答我的问题,咯哩咯哩咬碎含在嘴里的糖果。
「可以从三种不同的素材里挑选唷!我选了【独眼巨人的吹炉玉钢】这项素材。应该比普通的素材更稀有吧?」
语毕,她展示表面仿佛有气泡破裂后留下小凹洞的金属块。
其他两种奖品是【火鼠皮衣】与【蓬莱玉枝】,摆出的都是只有在这里才能取得的素材。
「那么,压轴好戏,轮到云姊姊了!这时候一定要抽到比大家更好的奖品!」
「别强人所难啦!」
被缪推着背,我站到摇奖机前。将可抽四次的十二章抽奖券交给眼前的哥布林店主、正想一口气抽完时,利维和柘榴来到我身边。
「……你们也想抽抽看?」
利维柘榴同时点头,于是我让这两只先抽。但话说回来,柘榴身体太小了无法好好转动把手,我只好抱起它,把它的前脚搭到摇奖机的把手上。
紧接着柘榴缓缓放下前脚,让八角形的摇奖机喀啷喀啷转动起来,很快地锵啷一声,机器吐出珠子。
「白色的。手气不好啊……下一个是利维……话说怎么连你也……」
利维用自豪的独角推动把手进行摇奖,机器很快吐出一颗白珠子。不过两只幼兽看见结果都露出满意的神情,利维和柘榴从巨型哥布林那取过九等奖的糖果,立刻放进嘴里,眯起眼开心地舔了起来。
「真是的,完全以吃为优先呢。那么,还剩下两次吧。」
尚有两次抽奖机会,反正自己也抽不到,我心想,同时开始转动把手。
喀啷喀啷喀啷——摇奖机内传出珠子搅动碰撞的声音,我毫不期待地看着咕咚一声被吐出来的珠子。
「呃,颜色是……蓝的啊。」
我这么咕哝着的瞬间,抽奖店的巨型哥布林突然在严肃的脸上堆出笑容,摇晃铁制的串铃。
锵啷、锵啷的铃声,让我浑身顿时触电般紧绷起来,此外,这突如其来的声响也让周遭客人不解地看过来,令我害臊不已。
「呣,竟然中了三奖!真叫人羡慕!」
「三奖的奖品是——强化素材【魔贵晶】。追加效果应该写在奖品的说明里吧。」
我听了缪与露卡多的说话声回过头,之间大家都以艳羡的眼神对着我,让我感觉有点不自在,于是马上回头去摇第四次。总不可能这次又摇出好的奖品,害我沦为众人的注目焦点吧——在这股不安中掉出了白珠子,总算使我稍微放下心来。
其后,我从巨型哥布林手中接过三等奖,那是一颗犹如内部蓄满了熔岩、会缓慢发出闪烁赤红色光芒的结晶球。
强化素材【魔贵晶】的追加效果,是【魔法上升(小)】。这是【魔法上升】天赋的效果追加版,能带来魔法类数值提升的效果。
「真好,真好。这是很稀有的素材,姊姊,人家好羡慕你唷。」
「缪自己也拿到了罕见的素材不是?」
「数量那么少,只能用来做匕首之类的吧!单手剑尺寸的武器至少还需要再弄到两颗!」
「一想到这就觉得前途漫长呢。」
我低喃着,并将三等的奖品强化素材【魔贵晶】收入所持道具栏。
如果是这种强化素材,在制作送缪跟赛伊姊的礼物饰品时或许就能派上用场。我心想,同时将九等的糖果扔进嘴里,尽管夹杂着怪味,但甘美的甜味还是在口中扩散开来。
抽完四次奖的我回头望向露卡多她们,你果然受神眷顾——众人这么说着又开始膜拜我。
紧接着缪突然喊道「我还想再抽!」于是就把露卡多她们多出来的抽奖券集中起来,凑成三张再次进行抽奖。
我也把剩下的两张捐给缪,合计可以再抽三次,最后决定让刚才运气比较好的缪、蔻哈克、礼蕾三人各抽一次。
「好——这回我要锁定更大的奖!」
「我觉得没那么简单,当然,能抽中的话就赚到了呐。」
「此时的蔻哈克虽然泼着冷水,私底下却仍偷偷怀抱期待。呼呼呼。」
「礼蕾,你少在那边加奇怪的旁边!」
我稍微离开抽之前似乎还得耗一段时间的缪等人,并在一旁守候。此时露卡多对我出声:
「这样真的好吗?把两张抽奖券送给我们。之后只要再凑一张,又可以再抽一次吧?」
「没关系啦。反正只有两张也不能干嘛,搞不好之后还会忘记身上有这玩意。」
说完我朝她挥挥手,却冷不防感觉到背后有其他人的微弱气息,便回过头。
「好羡慕你们啊。如果我们早点到场,搞不好就能拿到赞助咧。」
「御雷神,赛伊姊,你们来啦。」
转头一看,是御雷神跟赛伊姊站在那。
「我听到刚才的铃声啰。小姐中了三奖对吧?如果是在现实生活中抽中这种机率,已经可以拿到最大奖了,还真是神运啊。那么,我们也来用用之前累积的抽奖券吧。」
御雷神将一大叠抽奖券咚一声摆到店内的巨型哥布林面前,那家伙慌忙开始清点数量。
「赛伊姊姊不试试手气吗?」
「我?呃,我的运气太糟了。就算抽了大概也是糖果,所以全都扔给御雷神了。」
说到这,赛伊姊浑身飘散出些许哀愁的气息。
不,赛伊姊不是运气不好,只是很难拿到自己想要的东西罢了。你身上的稀有道具存量应该也不少吧?我在心底安慰道。
「不要紧,御雷神手上的抽奖券有一半是我的,所以只要是她不要的东西都会分给我。」
「所以御雷神想要的是——」
我察觉抽奖店的气氛霎时变得紧绷万分,不禁回过头。只见巨型哥布林刚点完抽奖券。而御雷神的手则抓紧了抽奖机的把手。
她的表情十分肃穆,我甚至产生了御雷神背后正散发出杀气的错觉。
紧接着,御雷神鼓足气势开始摇奖。
「——我要抽,七等奖!来吧!」
这志向也太低了吧。我心底这么吐槽,同时在旁观察,随后机器便吐出了珠子。
御雷神的模样,简直堪称狂抽之鬼。
直到想要的道具出来为止,她不会停止抽奖——浑身散发出来的就是这种气息,现场已充斥着跟抽奖那种跃跃欲试截然不同的另一股紧张感。
很快地,御雷神跟赛伊姊两人份的抽奖券都用光了,结果是——
「共抽了三十三次,拿到五个七等奖。嗯,成绩还可以吧?除此之外,一直收不满十张的竞技场券也靠六等奖凑齐了,算是好事一桩。」
御雷神这么表示,她另外领取了一大袋黑糖、八等奖的MP药水、五等奖的硬币数枚,以及四等奖的两样生产素材,返回赛伊姊身边。
「来,剩下的这些,全都给赛伊。」
「咦?这样好吗?不是一人一半?」
「无妨。再说你不是很想要吗?这个四等的素材【蓬莱玉枝】。」
「嗯,不过只有两个还是不够制作手杖呢。再凑一个就能做了……好吧,下回换我试试手气。」
御雷神将抽中的大半奖品都交给赛伊姊,两手空空地朝我走过来。
「那么,刚好小姐也在这。我们换个地方说话吧。」
「不知为何,听到御雷神想找我谈,总觉得有点恐怖……你想对我做什么?」
老实说,对方虽然为了解除我的警戒心在脸上挂起笑容,但看在我眼里,只觉得像只露出獠牙的狮子。
察觉到这股有点危险的气息,我后退一步。
「大可不必那么害怕吧?这样我会忍不住捉弄你耶。」
「噫!」
对瞬间露出阴险笑容的御雷神,我忍不住发出高亢的尖叫。
「御雷神!先给我等一下啊!」
缪仿佛舍身撞击般紧抱住我的右臂。平常我都会阻止她,但以当下的场面,她这么做反而能扰乱气氛,让我安心不少。
「云姊姊现在是属于我们的,不准你随便把她拿走!」
「缪,我并不是谁的物品好吗!」
缪加重了抱住我手臂的力道,犹如以全身表现出「不交出去」的意志……
「哎呀,刚刚的抽奖害我多出一张竞技场挑战券耶。因为已经有十张,够我自己挑战了,剩下的这张该怎么办呢?」
御雷神用手指夹着红色的纸片晃啊晃,缪立刻推着我的背走过去。
「好!请把云姊姊收下带走吧!而且,可以任意使用她!」
「被收买得有够快!」
随后为了不让我逃跑,御雷神搂着我的肩膀,害我紧张得浑身僵硬。赛伊姊则垂下眉尾,说了声对不起,并将我跟缪一行人带往附近的甜品店。
「小姐,以及缪小队的诸位,你们可任意点餐!全部用我的商品券结账!」
「太棒了!御雷神好凯!」(某蛙:“凯”,“凯子”,感兴趣可以自己查)
「缪,那样形容女性有点失礼耶。」
尽管露卡多偷偷对缪咬耳朵,但御雷神却笑着说她已经听到了,一股紧张感充斥着缪的小队,众人只能发出干笑。
为了摆脱这股微妙的气氛,大家纷纷点起甜点,另一方面御雷神与赛伊姊跟我面对面而坐。一想到不知会遭遇到什么麻烦事,我就全身紧绷。
「不必那么紧张。我只是想委托小姐有关生产角色的工作罢了。」
「如果要委托我,就先改掉小姐的称呼吧。所以,你到底想找我做什么?」
御雷神将某样道具搁到桌上,那是她刚刚抽奖抽到的玩意。
「——抽奖店的七等奖——【黄色药水】。我要你帮我做这个。而且几天内就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