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Only Sense Online绝对神境
  4. 第八卷
  5. 二章 耐性天赋与升级
  6. 繁体版

二章 耐性天赋与升级
2017-07-25 13:50:07

		

「云!这边来点轻食跟饮料吧!」
「我们要点分量多、能填饱肚子的东西!」
「来了——!现在马上弄……等等,我到底在这里做什么啊?」
唉,轻叹一口气,身着黑长裤、白衬衫的服务生制服,我在【八百万神】的公会大厅忙的团团转。
将事先做好的料理从道具箱拿出来,送到每一张餐桌上。
由于公会【八百万神】要帮我的异常状态耐性迅速升级,据说另外还得做一些事前准备工作,我才被允许暂时自由出入【八百万神】的据点大厅。
然而,就算来到这里我也不知道该做什么,本来还在思考要不要像平时那样制作药水打发时间,又觉得机会难得,所以还是决定到处参观一下,最后才在大厅无所事事地闲晃。
有时我会去蓝格雷与欧特纳西在的工匠房间叨扰、研究串珠饰品的制作,或是去地下室整理弃置的道具,此外还得帮忙其他具备【料理】天赋的人,分担公会内的轻食服务。
「来。这是小盘的三明治,还有特大号的照烧鸡肉定食。」
「谢谢。呜哈!云现做的料理,看起来好好吃喔。」
「很遗憾,今天菜单供应的餐点,都是其他人事先做好的。我今天做的要等明天才吃得到喔。」
想吃我亲手做的料理的公会成员,沮丧地颓下肩膀,不过还是一边夸好吃,一边将菜肴送进肚子。
像这样模仿服务生的样子,就跟在【加油工坊】的柜台看店一样,都让我感到很有趣。
「然后啊,我不是说得很清楚了吗——『这座迷宫又臭又长我们还是先回去一趟吧。』结果呢?这家伙竟然一直嚷嚷『还早咧!还早咧!』什么跟什么嘛!」
「你自己也没有很强烈反对吧,光是这样就要负同样的责任了。」
「结果后来,我们就碰到了在那个区域徘徊的强怪,而且还是两只一起。所以那时我就已经有死掉被送回去的觉悟了。」
「那,之后怎么了?」
打扮成服务生的我,趁空档听着恰好在旁边的玩家谈论多彩多姿的冒险过程。
听说聆听造访【加油工坊】的玩家大谈冒险经,也颇让人亢奋,但【八百万神】可是OSO里规模顶级的公会,玩家的经历简直数不胜数。即使是去同个地区,发生的故事也截然不同。
「——总而言之,我以这家伙当肉盾勉强打倒了一只,从剩下那只手中逃之夭夭了。」
「我记得很清楚啊。那个时候尽管状态险恶,你的HP却几乎没减少。好意思说你的职业是剑士,我还以为是斥候或忍者哩。」
大嚼三明治的剑士,与一边享用照烧鸡肉、一边吐槽同伴的双人组。两人的对话颇有趣。
「云小姐,赛伊小姐在找你,麻烦过来一下喔。」
「啊,好的——我现在就过去。那么,请慢慢享用。」
我跑向大厅中刚好位在视线死角的料理设备摆放处。
「小云,辛苦你了。状况如何?」
「嗯,当做调剂心情还不赖吧?赛伊姊觉得这套衣服怎么样?虽然是我自己挑的……」
这套服务生制服是特别请裁缝制作的。黑长裤与黑背心,再加上一件白衬衫与小小的黑黑领结,虽然简约却帅劲十足,我非常喜欢。
结果,赛伊姊的反应是——
「嗯,真的很可爱唷。感觉可以在夜总会里倒香槟了。」
「可、可爱?不是很帅吗?」
「嗯。看起来是位利落的女……不对,我是说利落干练的人。」
赛伊姊,你刚才……是想说女性对吧?果然,就算穿了长裤,我的外表依旧像个女的……
察觉到这项事实,我颓然垂下双肩。
「?怎么啦,小云?看你垂头丧气的……」
「不,没、没事啦。对了,赛伊姊为什么找我过来?」
「嗯,为了帮小云的异常状态耐性升级,得请你帮忙找一下需要的道具。」
我问了赛伊姊呼唤我的理由,她这么回答。
「我明白了。那我马上更换装备。」
我将装备从服务生制服切换成平常那套黄土创造者,跟赛伊姊一起利用公会的迷你传送点跳跃到第二城镇附近。
接着从那里进入不远的森林,朝深处一路挺进。
「小云,不好意思,找你来帮忙。」
「没关系啦。应该说,赛伊姊拜托我反而让我很开心呢。」
况且要升级耐性的人可是我自己。既然是准备工作,自然乐意帮忙。
「对了赛伊姊,要找的道具是什么?」
「呃,我们找的东西叫【疯狂睡莲】,不过实际上长什么样子,我也不清楚。小云听说过吗?」
说到这,赛伊姊打开选单的笔记功能,查询需要的道具名称。
我对这项道具的名字倒是有印象。
【疯狂睡莲】——这种花乍看下跟普通的睡莲没两样,也不会特别造成什么异常状态。
然而从这种花抽出萃取物加以提炼,就能变成【睡眠】与【混乱】异常状态的毒药,是一种很强力的毒花。
「我知道喔。应该说,我对它抱有失败的记忆。」
「失败的记忆?」
「不久前我在帮【属性软膏】添加香味时,试用过许多种花的萃取物。」
之前为了检验【属性软膏】的属性,我把各种敌怪掉落的素材混入其中,而为了增加香味,也添加了花草之类的植物精华。
过程中,使用 提炼前毫无异状的【疯狂睡莲】萃取物时,却引发了惊人的异常状态现象。
因此一想到这件事,我就不禁微微绷起脸。
「不过为什么会需要这种【疯狂睡莲】呢?」
尽管能成为强力的毒药,但【疯狂睡莲】萃取物却有点难应用。
提炼出的药,可以带来【睡眠】与【混乱】的异常状态。不过会让人停止动作的【睡眠】,与会让人乱动的【混乱】加在一块,就成了适性很差的组合,一般人都把这种药视为不稳定的异常状态药之一。
运气好就会睡着而停止动作,反过来如果失控、让行动变单调其实也不算差。反正这种道具的使用方式就像在赌博。
由于药的制作难度偏高,玩家对这类效果的需求又低,所以很少人会去刻意采集,于是就变成罕见素材了。
「首先是小云的升级会用到,另外【八百万神】的库存刚好也空了,所以顺便补充一下……」
「但你还不知道位置在哪,所以想直接拜托我?」
「抱歉啰,小云。」
「啊哈哈哈,真没办法。那个地方有点难找就是了。」
我笑着原谅对方,并拨开茂密的树林前进。实际上,【疯狂睡莲】的采集点不但难以发现,还需要一点小技巧。
「赛伊姊,睡莲的采集场所到啰。」
说完,我引领赛伊姊深入密林,来到一块光秃秃的开阔地,最后抵达一座由一条清澈小溪流入形成的小池塘。
池子里,有淡红色与青、白色的睡莲在水面绽放。
「真漂亮耶,小云。就是这种花吗?」
「对,这里就是【疯狂睡莲】的采集点。幸好,这附近也是安全地带,可以不必在意敌人。」
我这么说道,便把鞋子跟上衣脱了进入池中。
「像这样把水里的茎折断,就能轻松采集了。」
我边示范给赛伊姊看,边将手深入水深及膝的池子,啪一声轻轻折断花瓣底下、泡在水里的茎加以回收。
赛伊姊观察我的做法,似乎觉得自己也行,于是便步入池塘中——
「呀啊!?好冰——」
「抱歉。忘了提醒你池水蛮冷的,你还好吧?」
「我没事,只是稍微吓了一跳而已。」
语毕,赛伊姊再度深入池塘,从浅水处缓缓走向水深及膝的地方,但我及时阻止她。
「赛伊姊,停下来!你的斗篷会弄湿。况且裙摆那么短蹲下来会很不妙吧!」
我慌忙把赛伊姊赶回池塘岸边。
「小云?啊啊,对唷。如果像小云那样穿短袖跟短裤就好了,我的装备要是弄湿可就麻烦了。」
赛伊姊按着自己的短裙下摆犹豫不决。即使想尽办法不让裙子底下走光,只要一想象她用大胆姿势采集的模样,还是会令人感到害臊。
平常由于用惯水属性魔法,赛伊姊压根没考虑自己会弄湿这件事,于是她问我:
「该怎么办呢,小云?」
「赛伊姊,你有适合在这里采集的服装吗?就算弄湿也不要紧的装备。」
「呃,我想想,有是有啦……」
赛伊姊颇踌躇地回答道,既然有就不成问题——我这么判断,便接着伸手进水里摘取睡莲。
啪啪一一把茎折断进行收集,同时赛伊姊好像也准备妥当了。
「小云。我把装备换好啰。」
「好,那赛伊姊姊也来……呜哇那是什么装备!?」
「会、会很怪吗?只是泳装而已……」
赛伊姊似乎很不安地问,我按着脑袋叫苦。
那套装备的确很适合在水边活动,但此刻赛伊姊的打扮,就某种角度来说未免太暴露了。
只要她弯腰摘花,前方硕大的胸部就会更加被强调,就算换成后面,也能明显看出她美妙的臀部线条。
这种毫无防备的姿态,万一被陌生男子撞见就糟了——身为弟弟得保护好姊姊才行!
想到这的瞬间,我便誓言要用尽身上所有天赋来守护赛伊姊。
「——《空间・泥土盾》!」
我在池塘外围制造出土墙,把周边所有视角都遮蔽起来。
然而,一口气弄出的十几道土墙还是无法完全隔离,因此我边使用MP药水边追加了两次土墙,建造遮蔽物。
「赛伊姊!这样就可以放心了。来,我们快点采睡莲吧。」
「唔,嗯。就算穿这样收集也没问题了呢。」
「……这次就算了,下回请弄一套布料面积比较大的水边作业服吧。」
平常总是沉着可靠的赛伊姊,偶尔也会有这种少根筋的时候,真叫人担心。
在那之后,尽管赛伊姊穿泳装采集睡莲的模样让人心头小鹿乱撞,但我还是专心一意地收集到必要的数量。
打道回府前,我们在池畔泡脚、一边喝茶休息时,赛伊姊终于换回平常的装备,这才让我放下心来。
「赛伊姊,你怎么会带泳装出来?」
「呃……那个,夏天应该有机会跟小云还有缪一起去海边玩吧?我这么觉得,才请人帮忙制作的。」
结果却一直没有派上用场——赛伊姊脸上浮现苦笑。
我对赛伊姊考量到弟妹这点感到开心,再加上刚刚和赛伊姊一起在冰冷的水中嬉闹,姊弟感情融洽的氛围下,所持道具栏里的召唤石不知为何强制把利维与柘榴叫了出来。
「啾~」
「呜哇!?利维跟柘榴!?我是不是忘了你们……不过刚才只有我们玩到,还真抱歉啊。」
利维跟柘榴用脑袋磨蹭我,随后,赛伊姊将手伸向利维。
「啊……」
「呼呼呼,抚摸小云的利维感觉很舒服呢。我快爱上这种触感了。」
平常都不让人碰的利维,这回却允许赛伊姊抚摸,而柘榴也靠到视野遭到 下颚摩挲,感觉很舒服地眯起眼。
尽管利维与柘榴平时很少与赛伊姊接触,但大概是还记得夏季露营活动发生的事吧,它们跟赛伊姊显得颇为亲近。
「好,也差不多该回去了?」
「是啊。回去以后还得用【疯狂睡莲】制造毒药才行。」
「小云大可不必管那个,交给其他人去做吧,你只要努力帮耐性天赋升级就好。」
听赛伊姊这么说,我松了口气。
如今的我,正是为了调试心情才寄身【八百万神】,结果刚刚思绪又跑到了【调药】作业上。
不止赛伊姊,就连利维与柘榴都对我目不转睛地凝视着。
「嗯。回去以后我会好好休息的。」
「公会里还有其他会【调药】的玩家,你就放心交给他们吧。」
赛伊姊露出柔和的表情,我的脸庞也随之绽放出笑容。
●
耐性天赋的升级准备工作完成了,在【八百万神】公会大厅外的训练场上,除了我,还聚集了缪及其小队成员。
等待的同时,缪尽情抚摸着利维跟柘榴。
已经习惯的利维跟柘榴,露出一股想早点结束的气息,任凭她摆布。
「真期待呢,姊姊。到底要用什么方法升级呀?」
「以药水之类的道具引发某种异常状态,应该是这种方式吧?不过,那些药水倒下去会让人觉得恶心头晕,我可能会有点受不了。不过话说回来,露卡多你们也来拿耐性类天赋吗?」
我询问缪的小队成员,得到肯定的答案。
「是的。此外对公会【八百万神】的内部也有兴趣,所以就搭云的耐性升级顺风车,一起过来了。」
「我们也是,尽管不隶属任何公会,但对公会的情况不可能毫无兴趣。至少可以像云一样,进来观摩一下。」
顺着露卡多的话,希诺亦补充说明。
「该学哪个天赋好呢?我应该比较想要【诅咒耐性】呗。」
「……因为你是法师,一旦MP减少就会很痛苦吧。我还是选【毒耐性】好了。其实早就已经学过,只是一直没去升级。」
「呼呼呼,那我该挑哪样呢?老实说,学哪个都无妨,就跟蔻哈克一样选【诅咒耐性】吧。其他的,可以靠装备挡一下。」
我竖耳倾听三人的讨论,看来她们并不像我,想一次把八种天赋全部学会。
这时,要协助取得耐性类天赋的御雷神和赛伊姊来了。
「大家都到齐了吧?那么【八百万神】流的异常状态耐性天赋训练营开始前,我要先说明几点。」
「说明?」
「嗯,你不必那么紧张。我接下来要说明取得天赋的升级方式,及其优缺点。」
「听完以后,可以再思考一下自己取得天赋的方式。」
赛伊姊如此补充道。确认大家都没提出问题后,御雷神才继续说下去。
「那么,首先是关于这回的异常状态耐性类天赋升级方法。简单说,就是一开始便使用剧毒。」
「在讲解详细方法之前,我先说明这么做的优点与缺点。优点是,可以在短时间内习得想要的耐性天赋。我与公会内许多成员,都是用这招取得耐性天赋的;反过来说,其缺点则是肇因于耐性天赋种类繁多,一次全拿会让SP点数暴增,SP一旦增加过头,系统就会限制玩家的药水回复量。」
说到这,赛伊姊望向我。的确,使用新手药水时,当SP的合计取得量超过一定数字,回复量就会下降,而其他药水、高等药水也同样会有回复量限制。
实际上,公会里喜欢验证的升级狂不经三思就大量取得天赋,导致SP过量,如今只能被迫使用没有回复限制的蓝色药水。
因此除非做好冒这种风险的觉悟、取得大量耐性类天赋,要不就是得考量之后的玩法,只锁定重要的天赋进行取舍。
缪她们似乎早就清楚这点,每个人都选定了一种或两种新天赋,其余则预计靠装备或道具、回复魔法补强。
「这边这边——!我想要取得【魅惑耐性】!」
缪高举双手这么说道。
「所以跟赛伊一样啰。我会把手上这种特别强力的异常状态药给你们,你们两人慢慢升级吧。」
至于我——
「那么,小云,你的打算呢?」
「我……果然还是全都想要。」
「咯咯咯,小姐还是选了最麻烦的一条路啊——也罢。那么,就先让你取得天赋吧。装备起来以后我再说明升级的方法!」
在御雷神的催促下,我取得了八种的耐性天赋,并加以装备。
持有SP27
【调药Lv42】【料理人Lv11】【毒耐性Lv1】【麻痹耐性Lv1】
【睡眠耐性Lv1】【诅咒耐性Lv1】【魅惑耐性Lv1】
【混乱耐性Lv1】【昏厥耐性Lv1】【愤怒耐性Lv1】
保留
【弓Lv46】【长弓Lv20】【千里眼Lv12】【捷足Lv10】
【识破Lv20】【魔道Lv11】【附加术Lv36】【地属性才能Lv27】
【炼金Lv40】【合成Lv41】【生产心得Lv42】【调教Lv14】
【雕金Lv23】【游泳Lv13】【语言学Lv24】【登山Lv21】
「那么我来说明异常状态的机制吧。当受到异常状态攻击,以及进行回复时,会依照数字的多寡增加经验值。如果是身体类就看DEF,精神类就看MIND的数值进行抵抗,上述数值越高,异常状态的影响就会越弱,甚至能轻易回避。」
广义地说,只要DEF跟MIND数值够高,就算没有耐性天赋也无妨,御雷神斩钉截铁地说道。这种极端的言论,让赛伊姊听了面露苦笑。
「所以,耐性天赋的功用就是拉高DEF与MIND的基础抵抗下限,并让一定威力以下的异常状态无效。然而玩家等级越高就越难发动耐性,恢复的时间也会变短,不过那些都跟这回的升级无关就先跳过吧。」
「太省了了吧!」
「没错。正如先前所言,这回要用的是剧毒。具体而言,比起从【中毒1】恢复取得的经验值,从【中毒5】恢复取得的经验值要多上太多。利用这项原理,从一开始就将异常状态的强度维持在5,便可不断赚取经验值。」
为此,御雷神与赛伊姊两人才要从旁帮忙大家管理异常状态。
「总之,刚才那是升级的基本作业,至于会违反玩家意志行动的【魅惑】与【混乱】、【愤怒】留到待会再说。」
「那么,现在要把对应各种天赋的道具借给大家啰。」
赛伊姊说完走向缪她们,我也想混入其中,却被御雷神阻止了。
「哎呀,小姐,你得跟我。」
「我不能跟缪她们一起吗?」
「既然小姐你同时取得了八种天赋,就只好采用特别方案。一开始先从【中毒】、【麻痹】、【诅咒】三种下手,接下来是【睡眠】与【昏厥】,最后才是【魅惑】与【混乱】、【愤怒】,分三个阶段升级。」
对方说完递过来的饰品,我有印象。
「这玩意……是引发异常状态的饰品吧?而且竟然还这么多……」
御雷神取出的,是在夏季露营活动时有机会取得、能引发异常状态的诅咒特殊装备。
虽说我自己也持有全套共八种,但由于它们具备强烈的异常状态效果,所以始终不敢戴上去,只能参考它们的款式设计而已。
「这是【中毒】与【麻痹】、【诅咒】的异常状态戒指。你分别装备三个上去,就会陷入高等级的异常状态。接着随效果减缓,便能逐步赚取经验值,方法就是这样。」
其他还有公会事先预备的各种异常状态毒药,可合并使用协助升级,她这么告诉我。
在一旁,缪她们已开始就选择、取得的耐性天赋进行升级,我也模仿她们,在双手手指戴上九枚异常状态戒指。
感觉好像暴发户——我心底这么想,又将御雷神递过来的毒药一口喝下。
「呜欸,好难喝……」
「忍耐一下,这都是为了升级。」
毒药的味道就像醋一样强烈,接下来饮用的麻痹药则把我的舌头也弄麻了,几乎无法分辨味道。
由于身体麻痹,手臂无法自由活动,引发【诅咒】的诅咒药我就没办法自己喝了。
「舌头,好麻,没办,好好说。不酥湖。」
「咯咯咯,你就直接躺下了吧。中毒跟麻痹虽然难受,但只要升级就会稍微轻松一些。」
眼见中毒效果让我的HP徐徐减少,我只好躺在铺设于训练场角落的垫子上。
尽管透过毒药及麻痹药得到的异常状态强度为3,但很快又叠加了戒指的效果,使三种异常状态都瞬间跳升至5。
中毒会导致发烧恶心,麻痹造成的手脚无法动弹也意外叫人痛苦。紧接着,慢了一拍才发作的异常状态戒指带来诅咒效果,让我的身体变得莫名沉重。
具体而言,像极了感冒的症状。
「虽然嘴巴已经不那么麻,但整个人感觉更不舒服了。」
「HP下降的情况也恰如预期。来,这是回复用的高等药水。」
躺平的我,用麻痹的手勉强抓紧递过来的药水瓶,凑到嘴边。由于舌尖无法随心所欲运作,药水自嘴角滴落到下巴,只是我现在也无暇顾及了。
我心想这也不到完全无法忍耐的程度,于是反复进行短促的呼吸,闭起眼撑下去。
忧心忡忡的利维与柘榴这时靠向躺在垫上的我。
哈啊——这股暖意就好像抱着热水袋。我心底这么感慨,并将柘榴拥入怀中,利维则坐在我的另一侧,温暖我的背部。
如果是平时,靠利维的净化就能立刻从异常状态恢复过来,但这次是为了升级,所以不能使用净化,只能以回复魔法避免HP被扣光。
「……话说回来,缪她们的情况不知如何。」
我试着只转动脖子观看,她们那边果然也有人模样很异常。
选择【中毒】耐性的托乌托比感觉最严重,此刻正瘫坐于地。不过她的症状还是比我轻多了……
症状最轻的应该是选择【诅咒】的蔻哈克与礼蕾,她们只是有点懒洋洋的,但还能关心其他同伴。
「嘶……嘶……」
「那边已经睡着咧。」
另一头,露卡多跟希诺两人正席地而睡。
「那是【睡眠】与【昏厥】的升级吧。虽说那两人都不能动了,但可算是最安全的训练。只要等级提升,天赋的功用就会令异常状态失效而让她们逐渐苏醒。」
御雷神这么说明道,接着又补了句「小姐待会也得那么做」。真想快点进入那两种耐性的升级啊——我听了不禁心想。
随后,礼蕾来到并排而眠的露卡多与希诺身边,窥看那两人的睡相。
「呼呼呼,美少女们正以毫无防备的姿势露出睡脸。哈啊哈啊,这真是太赞了。而且在另一边,云仿佛感冒在忍耐痛苦的模样也非常妖艳呢。」
「她们好不容易舒服地睡着了,你可不能去打扰她们喔。」
「礼蕾,你千万不能出手。听明白没?」
尚未开始异常状态耐性升级的缪,以及辛苦维持站着的蔻哈克,勉强扮演了阻止礼蕾的角色。
有赛伊姊在旁守候,缪她们应该不会有事,我心想着再度闭上眼,继续反复短促的呼吸。
快点升级吧,我在内心祈祷。自己不知陷入了几回的异常状态,然后又一次次进行回复。
在这过程中,我察觉身边有谁在动的气息而悄悄睁开眼,结果空手朝我这走过来的御雷神身影映入眼帘。
「御、御雷神?」
御雷神目光闪烁,面露促狭的笑容。这副模样让我产生一股难以言喻的不安。
我扭动身体慌忙想逃跑,却因【麻痹】而无法顺利活动,【中毒】与【诅咒】带来的发烧恶心更让我双眼噙泪,仅能微微摇头表达拒绝之意。
为了求援,我望向赛伊姊的方向,但她似乎对我这边的情况毫无所觉,样子有点奇怪。
御雷神向前伸出的手朝我身体逼近,一想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我脸上就血色尽失。
紧接着——
「——唔!?」
就连惨叫都因麻痹之故而无法成声。
麻掉的身体被搔痒,害我痛痒难耐。
御雷神摆出小孩子般亢奋的脸孔,这回改摸起我的侧腹。而另一头的礼蕾目睹我此刻的状态,则浮现出恍惚的表情。
霎时,御雷神的动作停了,我感觉周围的温度一口气下降很多。
「你很开心嘛,御雷神?」
弥漫寒气的训练场上,只有赛伊姊的声音清晰可闻,而御雷神就像生锈的机械般以僵硬的动作回头看赛伊姊。
「这、这只是,一点好奇心作祟。别那么生气嘛。」
「是这样吗。我呀,现在突然觉得好热。热得受不了。」
在赛伊姊四周,突然刮起一阵极寒的风,使地表都缓缓结冻。
「啊——姊姊好诈!我不知为何突然忍不住想动。这是怎么回事呢?感觉好奇怪。」
缪也拔出了自己的武器长剑,摆出架势。
那两人的呼吸都很急促,简直到了不正常的程度,绯红色的脸颊还浮现妖艳的笑容。
「哈啊哈啊……御、御雷神。缪跟赛伊姊是怎么了?」
「你问我我问谁啊……嗯?」
御雷神自己也因缪跟赛伊姊的模样感到困惑。
我将视线转向缪的小队成员,露卡多跟希诺睡觉的地方不知何时又多了托乌托比,因异常状态而身体不适的蔻哈克则拼死阻止礼蕾的失控,混乱场面正在扩大。
「糟糕,这不是异常状态药,我好像把之前试饮会剩下的酒拿给你们了。」
「啥啊啊!?」
「呃,我原本以为自己是把【魅惑】的异常状态药拿给赛伊,结果好像搞错,把混合【魅惑药】的鸡尾酒递给她了。」
「喝了那个会怎样?」
「对二十岁以上的玩家来说,就是普通的食物类道具。只要不饮用过量就不会有问题……不过如果是未成年玩家喝到,便会瞬间陷入叫做【酩酊】的特殊异常状态。」
所以如今缪跟赛伊姊除了【魅惑】,还疑似中了【酩酊】这种异常状态。
【酩酊】的效果,看似跟【混乱】、【魅惑】、【睡眠】、【昏厥】、【愤怒】这些异常状态很像,实际上截然不同。
此外,一旦与【魅惑】的效果叠加起来,情况可能就有点不妙了。
当我在听御雷神说明的同时,本身的异常状态正逐渐减弱,终于有耐性类天赋等级在提升的实际感受。
赛伊姊身上笼罩着绝对零度的空气,朝我的方向逐渐逼近。
「小云,我跟缪,要陪御雷神稍微玩一下,你继续休息吧。」
听赛伊姊嫣然一笑说完这番话后,套在我手上的戒指就全被她拔下,改戴上其他种类的戒指。
新戴上的戒指立即发挥效果,那是【睡眠】与【昏厥】的异常状态,我的意识因此逐渐远去。
而我最后见到的景象,是缪与赛伊姊正在跟御雷神进行PVP战斗的身影。
●
【睡眠】与【昏厥】的异常状态耐性升级完毕后,我眼前才浮现出一片朦胧的光景。
那是坑坑洞洞的地面,以及结冻的训练场。此外,先升级完毕苏醒的露卡多等人也凝视着同样的画面。
那些都是缪与赛伊姊对御雷神之战的痕迹。
「呼嗯,这样差不多算气消了吧?谁叫你在异常状态升级时拿酒出来。」
「真抱歉,是我糊涂——不对啊赛伊!你刚刚打到一半就已经恢复平时的表情了,结果却不停止攻击!」
「就是因为我恢复正常才继续呀,这不过是你误拿鸡尾酒给我们喝还有调戏小云的惩罚罢了。喏,小云已经醒了,还不快去向他道歉。」
「我知道啦。」
跟我失去意识前相比,御雷神变得一副惨兮兮的模样,结束跟缪和赛伊姊的PVP后,她走向我。
「对不起啊,刚才有点调皮才搔你痒。请小姐原谅。」
「唉,没关系啦。反正一睡醒,感觉好像什么事都过去了。」
我自暴自弃地说道,并悄悄将视线从御雷神身上挪开,环顾四周。
这番惨状,多半是缪跟赛伊姊干的好事,这点不难判断出来。只不过她们实际上是用何种手段破坏这座训练场,我就无法想象了。于是我将疑问抛向御雷神:
「喂,老实说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没有啦,那个……该怎么说,反正小姐不必在意就是了。」
「要怎样战斗才会变成这样……?」
「只是赛伊跟缪小姐中了【酩酊】后大闹一番罢了。比起那个,小姐在睡着这段时间一直戴着【睡眠】跟【昏厥】戒指进行升级,要不要先检视一下天赋数值啊?」
御雷神不愿多做说明,接着就闭口不谈。
我朝四周投出希望能找到更明确答案的目光,不过还是得不到解答。
尽管有点不安,我最后还是打开天赋状态,确认耐性天赋的升级结果。
持有SP27
【调药Lv42】【料理人Lv11】【毒耐性Lv31】【麻痹耐性Lv31】
【睡眠耐性Lv34】【诅咒耐性Lv30】【魅惑耐性Lv1】
【混乱耐性Lv1】【昏厥耐性Lv32】【愤怒耐性Lv1】
保留
【弓Lv46】【长弓Lv20】【千里眼Lv12】【捷足Lv10】
【识破Lv20】【魔道Lv11】【附加术Lv36】【地属性才能Lv27】
【炼金Lv40】【合成Lv41】【生产心得Lv42】【调教Lv14】
【雕金Lv23】【游泳Lv13】【语言学Lv24】【登山Lv21】
五种耐性一口气上升了,SP也获得15点。
光是这样就很接近药水回复量限制了,但由于取得的总SP尚未超过100,还是能像平常一样使用高等药水。
关于升级以后的耐性类天赋,就算超过30级也不会像其他天赋一样出现衍生天赋,不过却会出现一种整合了【中毒】、【麻痹】、【睡眠】、【昏厥】四种身体类异常状态耐性的【身体耐性】天赋。
要继续像之前那样提升所有耐性天赋的等级,以便取得衍生天赋,还是将数种天赋整合起来,以便在将来减低取得的SP,是回复量限制越晚出现越好呢?
「要选衍生天赋的潜力,还是整合天赋的便利性……好,决定了!」
烦恼了几秒钟后,我决定消耗SP三点取得【身体耐性】天赋。
被整合的四种耐性天赋,在我取得【身体耐性】同时,重新出现在目前可能取得的天赋一览表中。
「——对了,小姐。我忘了提醒一句,这次异常状态训练营的目的,是将大家的天赋提升到实用的等级,可绝对不要去拿【身体耐性】或【精神耐性】喔。虽然还称不上难用到死的废物天赋,但真的没啥好处呐。」
待取得【身体耐性】后,御雷神才这么对我表示。
「你是指将四种耐性天赋整合起来的那个吗……?」
我以颤抖的声音反问。
「你别被第一印象骗了。的确,整合起来的天赋比较不占装备格,但对应的异常状态耐性,跟整合前相比却毫无成长。甚至因为等级重计、变低,反而会使效果减弱呢。」
「真的假的?我忍受身体不适升级的结果,竟然是弱化……」
「此外整合以后升级也会变得超级慢。大略计算一下,要回到实用的等级,得花先前单一种耐性的八倍经验值。不过四种异常状态中任何一种都能练到经验值,怕麻烦的人还是可以选啦……」
因为太过震惊,因此御雷神的话才说到一半我就完全听不进去。
我脑中思考把【身体耐性】升到30级以上所需的时间,不禁感到愕然。
「怎么啦?突然不出声……难不成,小姐你已经点下去了?应该不会吧。」
「啊哈哈哈……被你料中了。」
「好、好吧,重新把四种耐性天赋点回来怎么样?只不过天赋的效果会重复就是了。」
御雷神说着别开了视线。
「喂,你怎么有点心虚啊。」
「毕竟,小姐如果重新取得那四种天赋,总SP取得量就会破表,回复量也会降低嘛。」
「唉,真没办法,那我只好一个人把【身体耐性】天赋努力提升到实用的等级了。不过,在那之前有一件事……」
「什么?」
「总觉得,其它精神类耐性天赋等级太低,很不痛快。帮我把那些升级到可以整合为【精神耐性】的程度吧。」
「咦,很麻烦耶。先是赛伊跟缪,现在又换小姐了吗?况且,一次把天赋升太多级,会遭受回复限制喔。」
「真要说起来,御雷神没先把整合天赋的缺点告诉我才是主因吧。既然有空搔我痒,怎么会没时间说明咧。」
我微微嘟起嘴,毫不掩饰不悦,对御雷神表示抗议。
被如此指责或许无法反驳吧,只见御雷神粗鲁地用力搔头并站起身。
「说不过你。那我就陪小姐玩一玩吧。」
御雷神将武器六角棍扛在肩上,,移动到一片狼藉的训练中心,脸上挂着小孩子恶作剧的亢奋笑容迎向我。
「欢迎来到【八百万神】流耐性天赋训练营惯例的御雷神对人道场。首先,你可以在陷入异常状态的情况下随便攻击我。这是一场在升级时间完毕前,比较谁能给对方最多有效攻击的PVP竞赛。」
说完,御雷神就朝我发出——PVP:攻击次数竞赛的申请。我接受了。
只见御雷神轻松拿着棍子,斜向对准我,我被她的气势震慑住,勉强踏出一步。
赛伊姊这时走过来,把我的【睡眠】、【昏厥】戒指换成【魅惑】、【混乱】、【愤怒】的异常状态戒指。
陷入这三种异常状态后,【混乱】效果使我完全无法使用任何技能或武技,但【愤怒】效果却会让我的攻击类数值上升。
「那么,就有劳你了。」
我只说了这句,便将身体交由异常状态摆布。
PVP一开始,我便放弃跟三种异常状态争夺身体的控制权,只是尽量将御雷神的动作捕捉在视野里。
(御雷神因为用棍,所以攻击距离长,但我可以借弓箭把距离拉得更远。)
自己动起来的身体举起弓,从箭筒中抽出箭矢,架在弦上发射。
在【愤怒】提高ATK的状态下连续射出三箭,飞出去的箭矢却被御雷神一棍全数扫掉。
「哼——好吧,看来小姐还是能用长弓连射,只不过准头太差了。此外异常状态也让你无法使用假动作,就算数值比平常高又如何……」
御雷神说到这,便轻飘飘地朝左侧倒下般滑出一步。
我的身体很自然地预测对手去向而射出箭,然而御雷神刚才不过是假动作,很快就改朝右边移动,避开了所有箭。
「想逮住我,不射出十倍的箭可是不行的喔!」
尽管我依序机械式地放箭,但她不是顺利躲掉,就是用棍棒扫落飞来的箭,因此迟迟无法形成有效攻击。
在这样的过程中,箭筒的箭即将见底。
被御雷神扫掉的箭很多都不堪再使用,因此无法利用箭矢的自动回收功能。
箭矢消耗速度比平常还快,我被迫得改变行动模式。
将弓收入所持道具栏。这回我取出了两把刃器。
右手拿起象是出鞘武士刀的苍蓝色刀身肢解刀・苍舞;左手则拿着厚实黑铁制、外观如柴刀的切肉刀・重黑。
摆出双刀架势的我,一口气朝御雷神的方向冲去,先刺出肢解刀。
「这下改成用肉搏战了是吗?攻击次数多是优点,不过果然还是太单调了。」
语毕,御雷神便轻松反仰上半身,躲开了肢解刀的突刺,还用长棍由下往上拨来,狙击我的下颚。
下颚从正下方这个死角遭受攻击,害我整个人朝后瘫倒,但在异常状态下变得勇猛好斗的身体却随即弹起,再度对御雷神展开突击。
猛力挥舞的肢解刀与切肉刀被一一躲过,御雷神还伺机以长棍反击,打落我的武器。
这种PVP不是计算HP,而是看时限内受到的攻击次数决定胜败,我的脑袋上已浮现『32』的数字,相对地御雷神则还是『0』。
虽说战局一面倒,但打着打着我的耐性天赋也慢慢升级了,从异常状态下夺回主导权的身体逐渐能听命行事。只是真要说来,那也顶多是在攻击之际,刀尖加上一些微妙的转向,能稍微混淆御雷神反击时刻的程度罢了。
察觉我的改变,御雷神瞬间皱了皱眉。
「虽然有点生硬,不过你的动作产生变化了啊。是耐性天赋升级了吗?」
如此分析的同时,他再度以长棍击打我的侧腹部,使我跪了下来。
我像个僵尸般再度弹起身,但在那之前就被御雷神毫不留情地以棍棒戳肩,害我仰面朝天倒下。
紧接着对准我的脑袋,御雷神的长棍高高甩起,宛如高尔夫球开球般的动作。
(这一下,会很痛!)
我本能的危机感自动开启【千里眼】,放慢了体感时间。
「哦呵,竟然能躲开这记。你这个角色的性能还不赖嘛,至少回避能力很强。然而,这种缺乏战斗类天赋辅助以及经验累积的动作还是太嫩了。」
说完,这回换御雷神主动攻来。
我试图用左手的切肉刀挡住,然而对手永无止境、动向仿佛蛇般变化多端的长棍攻击还是把我的切肉刀打飞出去。
就这样,我的手臂、腿、腹部、肩膀、脑袋,不知被棍子殴打了多少下,但是被异常状态支配的身躯依然不停止对御雷神的反击。
那之后,伴随时间经过,我也慢慢抢回了身体的主导权,双手握住的肢解刀以斩杀的姿态猛力挥舞,攻击速度也越来越快。
可是我依旧被御雷神打好玩的,祭出的攻击连一次也没命中。
最后,在PVP限时快结束的铃响前,我终于完全从异常状态下夺回身体的控制权,于是高高举起肢解刀。
再加上因【混乱】异常状态而无法使用的魔法技能现在也恢复了,我试图采取偷袭。
「——《炸弹》!」
我按照计划锁定御雷神所处的坐标施放《炸弹》,随即用肢解刀挥出全力的一击。只可惜——
「准头跟握刀法都太嫩了——《气道棍》!」
御雷神身体轻盈地往旁一滑,并在六角棍上施加武技,把我锁定坐标施放的《炸弹》魔法朝头顶上方弹飞出去。
发动到爆炸极为迅速的《炸弹》失去效用同时,六角棍前端行云流水般敲击我的肢解刀刀柄底部,让菜刀脱离我的手掌飞出。
御雷神对准陷入茫然的我的脑袋拍来一记,我头顶上的数字又加了一,同一秒,时间结束的铃声也在脑中大作。
PVP一结束,双方战绩便显示出来:『91』比『0』。御雷神获得压倒性胜利。
正如先前所述,我根本无计可施。把装备的异常戒指拔掉,我呈大字型瘫倒在地上。
「哈啊~输了!输得好惨啊!」
「辛苦你了。不过,异常状态的升级应该很顺利吧。」
就如御雷神所言,三种异常状态天赋都超过了30级,已经有资格取得四种精神类整合出的【精神耐性】。尽管如此……
「我不能接受。」
「什么?」
「我明明用魔法偷袭了,你却还能轻松躲掉,甚至连我的最后一击都被你封锁了。」
「我啊,可是要管理数十名公会成员的会长喔?跟小姐抱持相同目的的人,我遇到过太多了,和他们不知训练过多少遍。好啦,既然训练营结束了,来收拾善后吧。」
「好吧,我知道了。」
听了御雷神的呼应,我站起身,捡起先前被打飞的切肉刀,并返回刚刚在观战的缪她们身边,大家都出来迎接我。
「姊姊,你回来啦。连一次有效攻击都没达成,果然还是很遗憾呢。」
「呜呜,妹妹对我的期待标准也太低了吧。」
「毕竟对手是御雷神呀。况且,赛伊姊跟我处于【酩酊】状态战斗时,采取了更激烈的攻击,御雷神小姐还是全都格挡开了。相较之下姊姊的攻击根本不算什么。」
尽管我无缘目睹,但【酩酊】状态的赛伊姊她们一定经历了很惊人的PVP场面。
「好啦,虽说PVP再怎么打也不会死,HP还是减少了一半,先来回复吧——《高级治疗术》!」
「缪,剩下的我自己来就好。不过,损血量也只剩下一点耶?用药水应该够吧。」
如果是平常,我会用高等药水或蓝色药水,但以需要的回复量而言普通药水应该就够,于是我用了后者。
「哎呀?没回复满……或者该说,药水的回复量变少了?」
道具数值显示出来也没问题,然而我照正常情况使用的药水,却无法填满剩下一成空缺的HP。
我试着再用一瓶,很明显回复量减低了。
「喔喔,恭喜唷。遇到药水的回复量限制了。」
「恭喜?」
「因为姊姊升了很多级呀?况且,姊姊原本就更长使用高等药水,这点应该不成问题吧。」
听缪这么一说,确实也有道理,我于是接受了。
至于SP超过一定数字遭受回复量限制的影响,就留待之后再调查吧,眼前还是先休息一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