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Only Sense Online绝对神境
  4. 第八卷
  5. 一章 【八百万神】与试饮会
  6. 繁体版

一章 【八百万神】与试饮会
2017-07-25 13:50:07

		

有点期待这里……对先前这么说的自己,我真想全力痛殴一顿。
「来!准备开始试饮会吧!」
「「「YAAAAAA——」」」
因为听说是水果酒的试饮会,我事先想象成大家站着品酒的高级派对,饮料则会从红酒瓶倒进玻璃杯,但会场里预先准备好的,却是大酒樽。
徐徐聚集起来的【八百万神】公会成员与具备【料理】天赋的人们,将原本展开的小规模饮食会逐渐扩大成「宴会」的样貌。
想逃也逃不掉的我,只能跟缪一起单手端着【寒山葡萄】榨成的果汁,坐着环顾会场。
其他成人玩家,则把葡萄酿成的红酒当成开水喝。
缪在这股气氛下,接受了唱歌跳舞的邀约,至于赛伊姊则以制止者的角色陪在已迫不及待痛饮起来的御雷神身旁。
「那我该做什么好?」
独自无所事事坐着的我为了缓和不安把利维和柘榴唤出来在左右依偎陪伴。
有禁止他人触摸的利维柘榴在左右挡着,其他人自然很难靠过来搭话,于是在会场异常孤单的我显得非常碍眼。
「怎么办……感觉待在这里好像有点不自在。」
「喂,有空吗?」
「噫呀——!?什、什么事!?」
我完全没料到会有人叫我,因此肩膀从后面被人搭上时不禁发出奇怪的尖叫。但这样反而更加吸引周遭的注意了,我只好假装不在意地回过头,一名少年刚好与我视线交会。
刚刚出声叫我的玩家,是一位身着棕、白色宽松和服的少年。他以彷佛很爱困的眯眯眼直盯着我。
「离宴会正式开始还有一段时间,你看起来好像很无聊,我带你在公会里随便逛逛吧。」
「我只是来参加宴会的,带我随便逛,真的可以吗?」
我问道,少年则点点头,表示已经得到公会长的许可。之后我又偷偷对赛伊姊使了个眼色,她对我送出无妨的讯号。
「那么,就麻烦你啰?」
「嗯。好,我们走吧。」
说完我就在这位睡眼惺忪的少年带领下,穿过公会大厅,开始在一楼四处参观。
「这座公会据点,是地上两层地下一层的建筑物,还有额外增设的别馆。一楼有给战斗角色玩家使用的会议室,与小队专属的办公室,还有能前往委托NPC一些琐事等各式各样必要的房间。」
「哦——光是管理公会就好像很辛苦呢。」
「嗯。每个月,都要支出相当可观的维持费,所以要跟公会成员收钱。」
「那应该也很辛苦吧?」
尽管我对公会的事不大了解,但聘用【加油工坊】的NPC京子小姐,每个月就得花数万G。就我所见,这里应该有十名以上的NPC,花费就相当于十倍了。
「我是不觉得辛苦啦。公会维持费如果光靠一部分会员负担,其他没缴的人对公会的向心力也会不够吧?况且每个月的维持费由愈多人分摊,压力就愈小。」
「原来如此……」
「另外,不知道怎么赚维持费的玩家,也有其他公会成员协助摸索方法。如果是战斗角色就会得到升级与狩猎的帮助,生产角色则是能几道具卖给有钱的战斗角色。当然是以公会的特价交易,所以不能卖太贵就是了。」
听他这么说,成员似乎只要负担最低限度的义务,其余时间都可自由活动。这样我就懂了。
走在前头的少年率先爬上通往二楼的阶梯,最后在一扇房门前停步。
「这里就是公会生产角色综合设备所在的工匠房间。隶属我们公会的生产角色都聚集在里头,对楼下宴会实在不感兴趣的人也会过来。」
他以推荐的口吻邀我进门,一踏进去,放置各式各样的生产设备都放在里面,供大家任意使用。另外,在房间内侧好像还规划了小房间。
聚集在这里的玩家们各自在不同的生产设备前作业,有时也会停下来,跟其他领域的生产角色谈笑。
「唷,来得真晚,发生什么事了吗?还有在欧特纳西背后的人又是谁?」
对睡眼少年——欧特纳西搭话的,是一位高大且肤色微黑、落落大方的青年。他上半身接近打赤膊,只披了件夹克,身上还挂着许多饰品。
「只是带想从楼下宴会逃走的人参观一下。我等下就要走了。」
「是吗。我叫蓝格雷,请多指教啰。」
「我叫云,也可以麻烦你多关照吗……?」
我对这位脸上浮现亲切笑容的蓝格雷随口打声招呼。
「对了,你擅长的生产领域是哪些?」
「呃——」
我秀出自己的天赋数值
持有SP33
【弓Lv46】【长弓Lv20】【千里眼Lv12】【捷足Lv10】
【识破Lv20】【魔道Lv11】【附加术Lv36】【地属性才能Lv27】
【调药Lv40】【料理人Lv11】
保留
【炼金Lv38】【合成Lv39】【生产心得Lv42】【调教Lv14】
【雕金Lv23】【游泳Lv13】【语言学Lv24】【登山Lv21】
「主要是【调药】跟【雕金】、【炼金】、【合成】,还有【料理人】。」
「真的假的,竟然选了五个这么奇怪的……难不成你就是那位【保姆】云小姐!?」
听了这个称号,顿时令我不悦起来。眼前的男子察觉到我不甚喜欢这个称呼,显得有些慌张。
「抱歉抱歉,我没有别的意思。对了,我跟你一样也是雕金师,可以教你一些稀有的饰品制作方式,请原谅我吧?」
蓝格雷面露苦笑致歉。他的外表看似有些浮夸,但应该不是什么坏人,更何况我对稀有饰品的制作很感兴趣。
「听起来有点意思。」
为了调试心情而造访【八百万神】,若能趁这个机会在【雕金】上求得进展,或许也不错。
「我把一些半成品的饰品拿来。」
语毕,蓝格雷就把放在工作区、状似小零件的玩意拿了过来。
乍看下我分不出来这是什么素材做的,不过大大小小各种零件看起来都象是出自同一种素材。
「这是什么素材呢?很轻,又很坚硬,而且稍微温温的。」
「这是以哥布林类敌怪的角所削制的饰品,属于骨饰品。跟宝石、金属素材的饰品是不同种类。」
说到这,蓝格雷又从【雕金】天赋的生产工具组里一一取出雕刻刀、钻子、锉刀。
「使用的工具,基本上就是这些。先以雕刻刀大致削出外形,再用锉刀修饰,钻子则是在最后穿洞、串绳时派上用场。这跟做戒指不一样,不必一口气全心全力做出一只,而是由许多不同零件组合而成,所以能找空闲时间慢慢制作。」
说完,蓝格雷便把大小各异的哥布林角零件以左右对称的方式,用绳子串起来。
「外表看起来虽然不起眼,但也有它独特的意趣。」
「真的耶。不像宝石或金属素材感觉冷冰冰的,总觉得很温暖呢。」
而且不知为何,这种饰品还隐约散发出很像某地部族会使用的东方风格,让我体会到饰品世界的深度。
「你也能体会嘛!除了角跟牙、骨头类的素材外,我也会用硬木削成木戒指,有许多应用方法喔。」
「哦,该怎么说,听起来很有趣呢。也能够拿来做串珠饰品之类的吗?」
「好主意!你的创意借我用吧!这么说来,我大概还需要调查一下哪类素材可以派上用场……看来得去收集一下素材的样本了。」
明明原本是他主动教我要怎么制作骨饰品,不知不觉却聊起了生产角色之间的工作经。
「那么,我们马上试试看吧?不过说回来素材够吗……」
手边的素材,有蓝格雷事先准备的东西,而我也把【加油工坊】的道具箱里用不到的素材全摆出来。
如果没有素材,就无法制作道具。
回头想起生产角色的缺陷,我就不禁有点遗憾,不过之前静静站在一旁的欧特纳西这时拉拉我跟蓝格雷的衣袖:
「呐,去地下吧?那边有素材喔?」
「地下,是指地下室吧……嗯,要说有也确实没错。」
蓝格雷欲言又止。无法插话的我,只能不解地歪着脑袋。
「呃,你们这里的地下室有素材吗?」
「啊——有是有啦。那边保存了大家拿去卖NPC也换不了多少钱的玩意,最后就慢慢变成多余道具的弃置处。所以啰,感觉就很象是整个公会的垃圾场吧。」
以蓝格雷为首的这群生产角色,如果素材不足,都会拜托公会成员帮忙搜集,因此好像几乎不曾去那个地方寻找。
除了偶尔有喜欢到乱七八糟垃圾堆挖宝的人外,恐怕很少成员会进出那边。
「云虽然不是我们的人,但已经得到许可,应该没关系。我之前问过了。」
于是欧特纳西离开房间,去地下室那=拿素材过来,过了一会才再度出现。
「这么一来就可以大显身手了。除了哥布林角以外,还有蜥蜴人的鳞片以及猎犬类的牙与爪等等,合计数量不少。」
「喔喔,好充足啊。」
光是欣赏欧特纳西拿来的素材就很有意思了,但我更想早点学会制作骨饰品的方法。
我正要伸手拿起一项素材,却被蓝格雷制止了。
「先等等。这些玩意比金属柔软,最好不要刚入门就着手制作骨饰品,首先还是从这个开始吧。」
他说完从素材里取出的,是看似平凡的木材。
切割成每边五公分的立方体后,将之放到我的掌中。
「第一步,从木戒指开始练习吧。因为便宜,所以切坏了换一个就行。等习惯木材以后再着手骨制品,就能大幅减少失败几率。」
「好,我明白了。」
采纳蓝格雷的建议,我开始制作木戒指。
手持雕刻刀望向木材,与敲打锭块成形截然不同的步骤浮现在我的脑中。
这应该是【雕金】天赋的辅助效果吧,不过并没有像以锭块制作戒指的效果那么强,只是脑内模模糊糊出现木戒指的设计图罢了。
哪边要切割掉多少才行,只能靠感觉判断我脑中影像跟手上实物的差距。
首先,我怯怯地以雕刻刀试图挖空木头中心,但却因太硬而无法称心如意。
「好像有点难搞耶。」
「只要习惯施力的多寡就容易了。」
我无言地对说完后笑了笑的蓝格雷点点头,接着又默默开始切割。
「——!?这次变成挖太多了。」
「你的肩膀绷太紧了,我去帮你拿些茶水跟点心过来。」
原本在一旁守候的欧特纳西端了【料理】类生产角色所制作的点心与茶过来,建议我喘口气。
「来,请用茶。」
「谢谢。唉,好难啊。」
我的手边,弃置了好几块切割过头而失败的木材。
起初光是切割五公分立方的木块,就让我觉得太棘手而失败连连,反复练习了好几次,我才终于体会与金属相异的素材特征。
包括木材的柔韧与年轮的大小、木头的硬度等,以亲手触摸得来的信息为基础控制力量大小,这样才不会切割过头。
接着我想修整饰品的外观轮廓,却因切割过度而产生裂缝。幸好,这还在可修正的范围内,我把冒出裂缝的部分整个切掉,改做成C字型的戒指。
边喝茶边慢慢修整外观,最后再以锉刀磨平表面,然后涂上亮光漆便完成了。
木戒指【装饰品】(重量:1)
DEF+1
看起来好像小朋友的玩具,不过微微散发暖意这点我还挺喜欢的。
「……虽然不好做,但很开心呢。」
「听你的感想,你应该很适合制作这类道具吧。有很多人觉得做这个太花时间,做着做着就烦了。」
我刚刚一直专心制作自己的木戒指,根本没注意蓝格雷在干嘛,结果当我完成一只戒指的同时,蓝格雷也已经造出好几项骨饰品的零件。
此外,他自己也做了木戒指,但他的除了尽可能切割到最薄外,表面还加上精巧的浮雕,跟我的成品差异一目了然。
老实说,这让我深刻感受到经验的差距。
「云刚才做过应该明白了吧,木材与金属块不同,具备自己的独特的个性喔?」
「雕刻刀切到一半会突然卡住,这时候如果用蛮力硬去割,很容易就会裂开,是这样吧。」
「没错。木头这种素材,既不太软也不太硬,而且还具备刚才提到的特性,因此用它来适应各种素材可说是刚刚好。不过,我虽然把木材定位为入门款,难度跟哥布林角或怪兽牙什么的相比,反倒困难多了呢。」
说完他若无其事地笑了笑,我望向那些之前被我做坏的木块与木屑,心想难不成他会对我采取斯巴达式教育?表情不禁紧绷起来。
「脸上不必那么难看吧。接下来是第二阶段,同时也是最后一步——实际上动手做做看。」
他这才示意我可以随意使用欧特纳西刚才取来的零件。
剩下的作业,就完全凭我的天赋及感性自由发挥了。
●
蓝格雷重新埋首于制作串珠饰品的挑战,至于欧特纳西也不光站着看,一块拿起某样素材端详着。
另一方面,我则进入一开始的骨饰品制作目标。
「首先,决定好自己想采取何种设计。」
我于是先把哥布林角、麻绳还有小石子抓在手中。
「第一次就先从简单的构造做起吧。」
我抄起切断用的道具,将三根哥布林角等间隔地切成环状,之后再以尺寸将切过的角分类,并跟小石子一起以锉刀磨平表面和剖面。
剖面的不平整都修掉后,再将角磨成轮廓平滑的椭圆形板状。
如此一来,各种大小不一、浑圆又光亮的零件共有将近二十个,我以锥子将每个都钻出一个洞,穿过麻绳。
体积最大的椭圆形零件摆在中央,外侧则配置比较小的零件,在角跟角之间,则穿插打磨过的小粒石子,最后在两端把麻绳打结,并剪掉多余的绳头。
这样的设计过于老套,以项链而言又太大串。然而,在手腕上绕两圈不是又刚刚好了吗?于是我试着套在手上。
至于完工后的道具数值为——
小鬼的手环【装饰品】(重量:2)
ATK+1 DEF+2 追加效果:【鬼人系加成(极小)】
性能不强,又有点重,可能是素材用了小石头所以才会变重吧。看来还有许多改良的空间。
我悄悄把第一次制作的骨饰品取下,观察蓝格雷那边的情况。
蓝格雷正在把某种反射出凌乱光线的沙倒入炉子里熔化。
那玩意冷却硬化后,逐渐变成透明的棒状素材。蓝格雷将其再度加热分割成小粒,并且用相同的素材做了一大堆。
在别的炉子里,欧特纳西正从锭块切下金属粒,不断做出同样尺寸的玩意。
除了用金、银、铜等锭块做出充当珠子的金属粒外,项链的坠饰等主要零件也是自行制作。
要开始做下一个骨饰品也可以,不过我对串珠制品的制作同样很有兴趣。
「但还是不要妨碍别人比较好吧。」
我低声喃喃着,目光则停留在对方取来的素材里那些非常小颗的宝石原石。
那些宝石大概是太小了,所以无法当饰品的台座,不过我可以先帮忙研磨一下。
「唔,我做这个已经很熟练了,应该没关系?」
为了让那些超小的宝石变成串珠,我默默进行研磨作业。真不愧是OSO最大型的公会,就连超小尺寸的宝石原石也存有非常丰富的种类。
橄榄石、青金石、翡翠、白水晶、紫水晶、海蓝宝石、虎眼石、红宝石等……
「呃……既然只是试做的串珠,这些应该就足够了吧。对了,云,你在做什么啊?」
「刚才那条骨饰品我已经做完了。因为对串珠饰品也有兴趣,所以我先研磨宝石,准备拿来当素材。」
我说完又拿了一颗新的超小型宝石研磨,并按种类分开放,欧特纳西跟蓝格雷则不约而同以无奈的表情看着我。
「这是从地下室随便找来的宝石原石吧?因为太小了很容易碎掉,况且数量又这么多,你也磨得太辛苦了吧。」
「不过颗粒大小刚好当珠子,数量也很充足。好吧,就用玻璃珠、金属珠、宝石珠这三种来串好了。」
看到这么多宝石,蓝格雷也被挑起兴趣,不过如果拿刚刚穿骨饰品的粗绳,就无法穿过玻璃珠、小金属珠以及宝石上的孔穴。
「蓝格雷,用那个是穿不起来的。要穿绳就得用尼龙绳或钢丝之类更细的素材才行。呐,裁缝师们哪一位手上有可以用的素材或道具呢?」
刚刚在远处观察我们的其他生产角色公会成员们,主动借出了几项道具与素材。
要把绳子穿过串珠,用裁缝师的针好像很容易,但普通的绳子如果强度不够很可能会断掉。
欧特纳西与蓝格雷似乎正为适合串珠饰品的绳材而烦恼,但我却想到某种适合的素材。
「可以跟你们借个小房间吗?还有我想找某种素材,能去地下室取来吗?」
听了我的要求,欧特纳西觉得很不可思议地偏着头,至于蓝格雷则追问我想要哪种素材。
「如果没说清楚,恐怕很难提供你素材跟场地喔。」
「那个……」
蓝格雷的质疑确实有道理。
说不定我会诈称需要某种素材,趁机偷取道具。加上还要借后面的小房间,感觉又更可疑了。
我可以理解对方提高警觉的理由,然而,我也有不能说出素材与制作方式的苦衷。一想到此,我就只好闭口不语。
「蓝格雷,别那么凶,你看人家都不敢说话了。」
「不,我也不是在怀疑她,但一般人听了都会提防这种要求吧?」
蓝格雷的侧腹部被欧特纳西轻轻顶了几下,但还是如此回应道,我只好在可以回答的范围内试着解释。
「我想制作的是【金属丝】。至于制作方法,呃,必须保密。」
我跟艾蜜莉一起研发的【金属丝】合成配方,目前还是商业机密。
「啊,那个啊。我有听说是裁缝类的素材,强度也很够,应该颇适合串珠饰品。另外我知道那玩意是很少人在卖的稀有道具,所以配方依然是机密……我懂了。我先下去取得御雷神的许可吧。」
「真的吗?太感谢你了!」
我率直地开口道谢。
于是,跟在一楼准备试饮会的御雷神商量过后——
「好像很有趣所以我同意!还有,东西弄完以后,过来这边一下!」
「同意的理由太随便了吧!」
这样真的好吗?公会长。我在内心吐槽道。
我被带到地下室后找到想要的道具【铁矿石】与【银矿石】,另外就是【魔法绢的碎片】也顺便拿了上来。而制作药水还需要的【生命之水】,则是所持道具栏里的自备品。
然后我又借了小房间,准备驱使【合成】与【炼金】天赋转换那些素材。
「好,要开始啰。首先——《炼金》!」
作为事前准备工作,得先将【魔法绢的碎片】经由上位变换转成织品。然后再做一次下位变换,这回则弄出了丝束。
「最后是——《合成》!」
接着,将矿石类道具、【魔法绢的碎片】、【生命之水】三种进行合成。
「——完成了。【铁金属丝】跟【银金属丝】。」
如此一来,具备铁的强度以及纤维柔韧性的许多金属丝便诞生了,我从小房间走出来,将成品递给蓝格雷与欧特纳西。
「这就是金属丝吗?确实,强度看起来很够。」
「你做了很多条呢。」
我将金属丝穿过针孔,用裁缝针一粒粒串起珠子。
「喔喔!?真轻松耶,那我们马上来做做看单一种类的串珠吧。」
听了蓝格雷的提议,我们各自拿起借来的针与金属丝,坐到喜欢的珠子种类前。
蓝格雷选了他自己制作的无色透明玻璃珠,欧特纳西挑了研磨过的宝石珠,至于我,则着手制作起金属珠。
「好像很有趣,可以借我一点金属丝跟珠子吗?」
「素材本来就是从公会地下室拿的,针也是跟大家借的,尽管拿去用吧。」
借我们道具的裁缝类生产角色跑来问过我后,也围着珠子,聚精会神地制作起来。
最后,我完成一条以银及金属丝打造的简约银饰。
银串珠项链【装饰品】
DEF+4 MIND+7
跟刚刚的骨制品一样,一开始这样应该算不错了吧。
至于欧特纳西与蓝格雷的的串珠饰品,则做得非常完美。
「喔喔,经由这种作业就能看出个人的品味呢!」
「是这样吗?」
「这条很适合欧特纳西佩戴唷。」
欧特纳西先前所选的,是小粒的翡翠。
将金属丝穿过数粒翡翠,而体积较大的翡翠原石则自行打磨成勾玉的形状,做为首饰中的重点突显出来。
至于蓝格雷的作品,他大概是不满足单纯的透明玻璃,于是利用《上色》技能对透明玻璃珠手环尝试各种不同的配色。
「好像有点搞砸了。」
「怎么会?我觉得很不赖啊。」
「我也觉得现在的半成品已经很棒了。」
我跟欧特纳西都凑近蓝格雷的手边观察,当事人却摆出一脸苦涩的表情。
「我是以最近拿到的【砂结晶】这种道具当基底尝试制作,不过因为是透明无色的,能发挥的设计空间有限。用《上色》添加色彩又会变成好像很廉价的塑胶珠子,想做出好的成品还真难。」
不过他还是另外努力做出了以珠子跟金属零件打造的颈圈。
除了我们三人的试作品外,裁缝师那边好像也做出了一些成果,并发出欢呼声。
「好耶!完成了!」
我回头望向声音来源,在一具身着豪华绚烂藏青色晚礼服的塑胶模特儿面前,裁缝师正反复高呼万岁。
那袭礼服的裙摆蕾丝,使用了不显眼的银金属丝搭配银珠,再加上蕾丝做成立体的装饰。
至于礼服的布料则散落着各种不同颜色的宝石点缀。
此外,人体模特儿的胸前还挂着一条坠有硕大黄宝石的项链,看起来就像某种光景。
「……夜空?」
「That’s right!藏青色的礼服布料就象征夜空,蕾丝则代表银河!至于散落各处的宝石,正仿佛夜空中闪烁的星斗。由银河与星斗组成的Milky Way!再加上于胸前闪烁的特大级黄宝石作为月亮的化身就完成了!」
Milky Way ,也就是天之川。
对于制作者裁缝师的高亢情绪,我跟欧特纳西都有点傻眼了,蓝格雷也显得很无奈。
「所以,为了推广这种新生产道具及装饰技术,我要去找合适的模特儿!」
「快去吧。」
「慢走不送。我们要在这边静静地品茶。」
「我对下楼也没什么兴趣……」
蓝格雷、欧特纳西与我一一拒绝对方后,房门突然间被用力推开。
「姊姊!你到底参观完了没啊?楼下的准备工作都结束了,我们一起下去吧!」
「……缪。」
我的手指轻按住太阳穴,就像在抑制疼痛般。
就不能轻声细语进入房间吗?正当我这么想的时候,缪已经大剌剌走到我们面前,并抓起我的手。
「姊姊,一起来吧?」
「唉,真是的……拿你没办法。」
缪微微歪着头朝上仰望我,身为兄长还真无法拒绝她。
而且看缪的脸颊稍稍泛红,如果不是喝了酒,就是十分沉醉于现场的气氛,这样我实在没办法放下心。
我心不甘情不愿地同意后,缪脸上浮现出心满意足的柔和笑容。正当缪轻松地歪着脑袋时,目光却转到了位于我们后方那套刚完工的晚礼服。
「哇?好漂亮的礼服唷?一闪一闪的。」
「这套是刚刚才完成的。你想当模特儿吗?」
裁缝师倏地插话进来。
「可以吗?太棒了!好像公主唷!虽说我原本是圣骑士才对,所以应该叫公主骑士吧?」
说完,缪就把装备从平时那套白色的铠甲换成藏青色的晚礼服。沉浸于宴会气氛的她,尽管对这种无聊的要求稍微思索了一下,最后仍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轻松同意了。
除此之外为了配合当下的穿着,缪也多戴了几件首饰,然后才拉着我的手一块走下楼。
●
身穿礼服的缪踏着轻盈的脚步走向大厅。伴随她的现身,大厅内的喧噪也瞬间安静下来。
许多试饮会参加者的视线都集中到步下阶梯的缪身上,至于承受目光的缪本人则继续昂首阔步。
相反地,我却感觉害臊而把兜帽拉低盖住眼睛,尽量躲开众人的注目礼。
「赛伊姊姊!我把云姊姊带回来了!还有,有人找我试穿礼服耶!」
「哎呀,好美的一套衣服。小缪,你一下子变成熟了。」
移动到赛伊姊面前的缪,开心地露出羞赧的笑容。
环顾四周,三三两两的宾客已愉悦地围绕着饮料食物准备享用,方才还待在安静的工匠房间里,此刻我不禁因大厅的明亮炫目而眯起眼。
「好啦,缪小姐,为了向更多人展示这套衣服,你四处去绕一绕如何?至于小姐就待在我跟赛伊身边吧。」
「好的——!那么,我这就去晃晃!」
「别叫我小姐啦。真是的……我知道了。」
变成熟的只有外表,内在还是跟原本的缪一样。因此觉得放下心来的我坐到赛伊姊附近的椅子上。
我随即因摆在面前的下酒菜而蹙眉。
「喂,御雷神。这些是什么……」
「什么什么?不就是宴会料理吗,还得顺便帮待会结束冒险归来的小队们恢复饱食度哩。」
话说到这,宴会明明还没宣布开始,御雷神就抓了起司与意大利香肠、花生、花枝丝等大吃起来,酒也倒进玻璃杯咕嘟咕嘟地牛饮。
不是说好了为了试喝,才找具备【料理】天赋的玩家过来评价吗?
观察其他桌上的料理,尽管大抵都是具备料理天赋者细心准备的,分量却压倒性地不足。
其理由,则是具备料理天赋的人多半都很讲究,宁可慢工出细活做出上等逸品,因此才会花费太多时间。
「唉,真是的……可以给我一点食材跟小菜吗?」
「什么?你会帮我们做?
「分量不会太多喔……」
我对待在附近的料理天赋玩家出声,要来了一点食材。
对方也是在露营活动时取得【料理】天赋的玩家,而且我们都还记得彼此,因此很顺利要到了备用的食材与小菜。至于其余一点必备的调味料与道具,我随时都放在自己的所持道具栏里。
「嗯,就从最基本的几样做起吧。」
「拜托要适合下酒的料理喔!」
「你是中年大叔吗,御雷神。」
「啊哈哈哈……不过,我好久没尝到小云的料理了,感觉真开心。」
离家就读远方大学的赛伊姊都这么表示了,让我有点高兴,不过我没有表现出来,只是默默做着料理。
把分来的马铃薯去皮,切成适当的大小,另外也将香肠切成适当大小,淋上橄榄油与大蒜、胡椒盐调味,充分炒熟后,地道的德式香肠马铃薯便出炉了。
接着,我又把马铃薯片薄,代替披萨饼皮铺在容器顶部,将番茄酱涂抹上去,然后摆上洋葱、青椒、意大利香肠,以及切碎的起司用火炉烤——这叫马铃薯披萨。
此外我还做了烟熏花枝与黄瓜色拉、马铃薯色拉等等。
每一样都是短时间内可以完成的简单食谱,很适合作为应付人数众多的家庭料理。
「喔喔,那么简单的小菜竟也能弄的让人食指大动!」
「而且还很好吃。口味够重,刚好可以下酒!」
大家开始分食刚刚出炉的料理。
「啊——果然我也想要一只耶。每一家都应该有一位【保姆】小姐。」
「【保姆】小姐的料理太好吃了!没话说!」
吃过我料理的人都无法停下手,纷纷夸赞道。
我一边看着自己刚做好的料理被秋风扫落叶,一边感谢OSO的方便设计,让弄脏的厨具可以随时间自动恢复清洁,随即又着手弄起了这种场合必备的炸物。
起初我用加水揉过的小麦面皮包裹起司一起炸,正要弄起司酥卷时——
「我比较想吃炸鸡块耶。」、「啊,那我就要综合天妇罗。」、「也想吃吃看炸蔬菜之类的素食。」、「我这有烤花枝用的花枝,可以弄成炸花枝圈吗?」
对于部分擅自点菜的宴会参加者感到不耐,我只好回复手边并没有做那些料理的食材。
「想吃的人自己带食材过来!就算是生产角色,也不可能无中生有啊!」
我鼓足浑身之力反驳道。然而,下一秒钟我就发现自己失败了。
「炸鸡块可以用千羽鸟的肉吗?」、「我有植物类敌怪掉落的蔬菜。」、「这是味道很像虾子的敌怪可以吗?」
为啥你们都有啊?我很想这么吐槽,不过最后还是只能无奈地叹了口气,开始处理这些食材,制作料理。
前菜用的大盘子也准备好了,我只能马不停蹄地炸个没完没了。
终于,等食材全都用光后,我才从料理作业中解脱,得以返回赛伊姊身边。
「唉~累死了。」
「来,小云。这是【惜忧果】做的梅子汁。」
「谢谢你,赛伊姊——噗哈,感觉自己复活了呢。」
我喉咙发出咕咚声豪饮果汁,总觉得比平常更可口了。抱持这种舒畅的疲惫感,我心不在焉地环顾四周,这是御雷神来到我身旁:
「原本郁闷的心情变好了吗?」
「是御雷神啊,嗯。我实际体验到【工艺品】天赋的广泛运用方式了。」
「那真是太好了。可别给自己制造太大的压力,偶尔做做自己平常不做的事反而更能提高效率。」
「是这样的吗?」
我再度将注入杯中的果汁凑近嘴边,同时抚摸着从左边靠向我腰侧的柘榴,以及将脑袋搁在我膝上的利维。
「公会可以协助玩家进行各种不同的天赋升级。小姐有什么想要取得的天赋吗?」
「这问题太突然了……」
自己还缺少什么?我思索起来,结果猛然跳出一件我很想,却又办不到的事。
「有是有啦……」
原本在旁听我跟御雷神对话的赛伊姊,突然提高音量道:
「小云想参加由公会主办的超快速升级吗?」
「什么什么!?姊姊想学新天赋?是哪种天赋呀?」
「赛伊姊跟缪都太急了。哎,御雷神刚才只是劝说我试试看,我还在考虑就是了……」
赛伊姊恰好把宴会准备的细节工作都指挥完毕才回来,而缪则是享受够了银河晚礼服打扮,恢复成平时的装备加入对话。
「所以所以!这次想学会哪种天赋呢?」
「呃……那个——我想获得异常状态耐性类的天赋。」
缪似乎很期待我再挑战跨领域的奇怪天赋,可惜并非如她预想,因此露出大失所望的神色。相反地,赛伊姊跟御雷神则是用看似愉快的表情问我理由。
「所以,为什么你想学那个?」
「在巨岩的体内迷宫进行攻略时,敌怪会在临死之际乱喷引发异常状态的体液。再加上我本身的【调药】天赋也有可能导致异常状态……」
这么做是为了完成巨岩的任务,也为了自己好——我这么说明道。此外我觉得自己的心情也尚未完全调适过来。
「老实说,前阵子在制作药水的过程中因一时恍神,加入了错误的素材……」
包括干燥后的各种毒草,与会产生异常状态效果的敌怪掉落物,我都不小心全加进大锅里了。
结果大锅喷发会引起各种异常状态的毒雾,害我吸了进去,甚至还倒在【加油工坊】作业区冰冷的地板上。
当时,察觉危险的利维以【净化】之光笼罩整个工作区,才没有让后果变得不可收拾,但我可不希望重蹈覆辙。
「因此为了保险起见,我需要耐性类天赋。事情就是这样……」
「该怎么说,真是完全超乎我的猜想吗?总之很像小云的作风。其实我也正好有想要入手的异常状态耐性呢。」
「既然这样,你就跟小云一起学习吧。」
赛伊姊露出苦笑,御雷神则是不怀好意地咧嘴笑着。另一方面,被摒除在对话外的缪一副不满的模样,先垂下双眼才开口说道:
「人家也想要耐性天赋!」
「缪也有兴趣吗?但你不是已经具备【回复魔法】这种增强耐性的手段了?况且耐性类的饰品你也有好几样。」
「可是只有云姊姊一个人玩的那么开心,太狡猾了嘛。」
「呃,爬等算是开心的事情吗?而且要锻炼耐性这种数值,就得反复承受异常状态,所以会很辛苦吧。」
「咯咯咯,那不是很好吗?缪还可以把小队成员全都邀来。就让你们见识一下,【八百万神】流的异常状态耐性天赋训练营吧。」
我还在不解地歪着脑袋时,御雷神就把这提案当成一件有趣的事发出许可了。
真的没问题吗……尽管我还是忧心忡忡,御雷神却轻拍我的肩,对我保证不会有事。
接着,稍微恢复平静的御雷神才改口说道:
「总之,虽然是按照我们公会的训练方式,但必要的道具调度与准备作业都要请你们帮忙喔?」
「好,那点小事不成问题。」
「那就这么说定了,我先把这交给你们两位。」
御雷神把银色的邀请函,递给不属于公会成员的我跟缪。
「这是【八百万神】的限期邀请函。有这张就能在一个月内自由进出【八百万神】的据点了。」
「这玩意,实际上不就等于公会的暂时入会证吗?」
我低喃着,御雷神则发出咯咯咯的笑声。
「你会这么想表示你的状况越来越恢复正常,我也放心多了。来,接着就是宴会时间啦!」
「御雷神,你是哪来的中年大叔吗。」
即使未成年的我跟缪还有赛伊姊在场,御雷神依然高举酒杯。幸好,未成年玩家分到的只是果汁,她有顾虑这点。
「那么正式宣布,试饮会开始啰——干杯!」
「「「干杯——!」」」
公会大厅回荡着宴会参加者的欢呼声,随后大伙吃吃喝喝的喧闹时光便展开了。
期间有人还沉浸在宴会的余韵就直接组队出发,也有刚结束冒险的小队回来参加,并取代前述玩家。
我在中途又开始制作起数量不足的料理,缪则恣意唱唱跳跳,感觉非常享受。
赛伊姊坐在大厅一隅享用我的料理,御雷神则跟公会成员交流过后才返回赛伊姊身边开怀畅饮。
如此嘈杂的气氛,实在不合我的个性,但偶一为之或许不赖吧。
这时,有数名玩家走近赛伊姊与御雷神身边。他们拿着一叠纸,正配合手势说明什么,我心不在焉地观察着。
快地回应他们,有时好像还会主动提点几句。然而宴会是在是太吵了,具体内容我听不见。
随后,御雷神望向我这边,对我咧嘴抛出笑容。
到底什么事?我心头不禁震了一下,不过御雷神只是笑完就挪开视线,跟手持档的玩家们对话也告终。
拿着一叠纸的玩家们,似乎对讨论内容很满意,非常开心地返回宴会中。赛伊姊跟御雷神也直接回去吃东西了。
我因为稍微被激起了好奇心,便拿着料理及饮料走向赛伊姊跟御雷神。
「你们还想再来点食物或饮料吗?」
「喔,小姐真机灵。那我就收下了。」
我先帮御雷神的杯子添满酒,然后若无其事地询问刚刚发生的事。
「刚才,你们跟好几个人在讲话对吧。是在讨论什么吗?」
「唔——那个。其实是……」
一听到这种回答,我就后悔自己是不是有点太爱管闲事了。假使是跟公会事务有关的内容,本来就不必告知我。
随后,赛伊姊跟御雷神这么回答道。
「……应该算是在准备一件好玩的事吧?」
「咯咯咯,是啊,准备一趟超级愉快的旅行喔。」
说要在这个OSO的世界旅行,其实还挺稀奇的。毕竟是只要利用传送点就可以跳跃到任何地方的游戏空间,她所谓的旅行究竟隐藏了什么谜团?
我不解地歪着脑袋,无法理解两人方才发言的正确意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