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Only Sense Online绝对神境
  4. 第八卷
  5. 序章 体内迷宫与寄生虫
  6. 繁体版

序章 体内迷宫与寄生虫
2017-07-25 13:50:07

		

网译版 转自 百度贴吧
录入:我只是一个绅士 、elg569 、不明所以的某蛙 等
校对:不明所以的某蛙
「呜恶,墙壁在蠢动。」
「喔喔,果然是在怪物体内啊!」
跟兴致勃勃的塔克他们刚好成对比,我在体内迷宫触感柔软的地板上、胆颤心惊地踏着步子前进。
这里是超弩级敌怪巨岩体内的迷宫。
从体内迷宫的墙壁会有各种不同的敌怪袭来。
身躯扭来扭去的全白吸血蛭从各处冒出。
在体内迷宫肉壁上爬行前进、状似蛲虫的敌怪从天花板降下来。
那些敌怪经由战斗打倒后会四处乱喷五颜六色的异常状态黏液。
光是这样,我的SAN值就已经被大幅削弱了。
此外,在体内迷宫里除了敌怪还藏有其他机关,更进一步消耗着我的SAN值。
「喔,这里有往下降的道路耶」
「先等一下,甘兹。我对那下面有不好的预感。」
「不好的预感?是什么天赋出现反应了吗?」
「呃、那个,虽然有反应,但我的【识破】等级太低,无法得知原因为何。」
我的【识破】天赋在进入巨岩体内迷宫时少说也已经有20级,但仍无法识别出来。
「唔——那个地方到底是设了陷阱,还是有敌怪埋伏……如果不知道就有点麻烦啊。」
「即便如此,总不能先派小队里的一个人下去当白老鼠吧。」
塔克与凯交抱双臂,表情严肃地思索着。这段期间其他小队已开始走进迷宫那条往下的通道。不久——
「呜、呜哇啊啊啊啊啊啊——」
有玩家被猛烈的力量拖进通道深处。
紧接着,通道入口的拟态解除,出现一只眼睛退化的生物头部。
「还真没想到。那根本不是什么往下的通道……」
「是生物的嘴巴呀,一旦掉进去的话——」
米妮兹与玛咪因为是女生,不敢把话说完,然而就是因为不说清楚,反倒让想象中的场面更恐怖。
「「「——呜哇啊啊啊啊啊!」」」
「噫!?」
玩家被吸入拟态为通道的生物内部后传出惨叫,而我的脸已完全失去血色,变得一片苍白。
「这是什么惊悚的空间……好不舒服。」
「云看样子是真的快昏倒了。没办法,先回去一……」
「塔克,怎么了吗?」
尽管我为了避免看到不想看的玩意而别开脸,塔克说到一半突然停住,还是让我狐疑地抬起头,结果发现塔克正盯着远处的一点瞧。
「啊——对云很抱歉,不过看来没办法马上折返了。」
塔克如此表示,我追着他的视线,注意到刚刚我们来时的通道四周肉壁正在收拢、封闭。
另一方面,别的肉壁却在扩张,打开新的道路。
「我没事。应该可以硬撑下去吧。」
已在故作坚强的我,压下想从这恶心惊悚空间尽快逃出的冲动,假装一副很理性的模样。
「这么一来,回去的路就被封死了。凯怎么看?」
「迷宫构造大概会随时间产生变化吧。即使是这样,出口跟通往头目的通道应该还是会存在。如此一来,我们能做的也就只有小心翼翼地前进了吧?塔克,为了云着想,先寻找出口如何?」
「有道理。就这么办。」
于是,我跟大家一起为了找出口而到处乱闯,然而这里可是一座结构无从掌握的迷宫。
虽说我还是边绘制地图边进行探索,但由于迷宫结构不稳,根本找不出规律或固定的路线。自行绘制的地图派不上用场,漫无目的的瞎闯的结果——
「唔哇,被吞进去了!我的脚要被肉块陷坑吃掉了!」
「云!?我现在就拉你出来!」
「喔,敌人来了!快保护云!」
只觉得软软的肉地板霎时往下沉,下一秒左脚就被吞了进去,导致我无法动弹。
好死不死,各式敌怪也趁机钻出肉壁现身,朝塔克他们展开袭击。
我虽然有一条腿暂时失去行动能力,还是可透过附魔与弓支援攻击,只是,吞掉我左腿的肉块陷坑深处好像有个大空洞,感觉有什么玩意在里头蠢动着。
「噫呀!?有、有东西在下面!啊啊!我被碰到了!」
「云,坚强一点!我马上去救你。」
「呜哇啊啊啊,快点快点快点,恶心死了!」
我经常在电视节目转到那种让人伸手进看不见内容的箱子触摸、并猜里面是什么的游戏,但完全没料到自己有一天也得经历类似的恐惧。
被未知事物碰触的可怕感受,让我体验前所未有的惊惧与毛骨悚然,所以当下完全放弃了攻击与支援,只能在原地惨叫。
对口头鼓舞我的玛咪,我则像抱住浮木头般苦苦哀求救援。
由于大家都在忙着对付敌怪,没有人可以来救我,快哭出来的同时的也只能不断忍耐这种面临未知事第的不快感。忍着忍着敌怪终于被扫空了,我总算得以从肉块陷坑里抽出自己的腿。
刚才缠在我腿周围的,是一种很像泥鳅的生物。
看着那玩意在陷坑里游泳,除了对自己刚才竟害怕这种东西感到愕然外,浑身气力也被消磨殆尽。
真要说起来,为何游戏里会有这玩意?光想就让人垂头丧气。
之后边走边找出口时,又因绊倒不小心把一条吸血蛭抓个正着,直接碰到那种湿软躯体的触感,让我全身冒出鸡皮疙瘩。我慌忙扔出去,结果飞到米妮兹那边,害她也发出尖叫。
另一方面,甘兹撞见墙壁冒出的寄生虫敌怪,被神秘体液喷到头,中了毒与麻痹的复合异常状态,还外加疑似酸性物质的持续伤害。玛咪眼见甘兹突然陷在黏液中惨叫,一下子腿软,跌坐在满是黏液的肉地板上发抖。
至于最恶心的,还是带有鼠灰色核心的果冻状生物——巨大单细胞敌怪【肉细胞】。
这家伙一受到攻击就会HP减半并分裂,其身体冲撞攻击还具备吸收HP的效果。因为这样,除了每次攻击就得与数量爆炸性增殖的敌怪苦战外,细胞群甚至还集中包围HP最高的凯。
「凯!我现在去帮你!」
「别管我!快把这些家伙打倒!」
由于遭细胞群包围、不断被吸走HP,局势演变成长期战。
对不断逼近的细胞群产生的恐惧,以及不论怎么打都打不完的空虚,还有对无端浪费的道具存量感到焦虑——顶住这些压力,我们好不容易救出凯,而【肉细胞】也被米妮兹与玛咪的范围魔法成功歼灭了。下次如果再遇到,一定要全力闪避这种敌人。
之后,当我们到处乱闯、想早一秒离开这座迷宫时——
「到底为什么会去进巨岩的心室啦!而且附着在巨岩心脏上的就是迷宫头目耶!」
做为头目房间的巨岩心室,有只附着在心脏上、生有无数触手且看似海葵的头目敌怪【电击寄生虫】在等待我们。
其触手前端抓着电气球,除了可以防备对本体的攻击外,还能到处挥舞转化为攻击手段。由于球体本身带电,所以能造成【麻痹】的异常状态。
至于攻略方法,则只能耐心砍落其触手,趁它把电气球再度抓回触手前加以破坏。
「……切落触手,破坏电气球。切落触手,破坏电气球。」
除了陷入长期战外还得与这种黏滑滑的恶心敌怪交手,打到一半我就把自己当成坏掉的机器人,不带情感地一个指令一个动作。
随后,当我回过神,才发现寄生在巨岩心脏上的海葵型头目敌怪消失了,只剩下先前被头目敌怪侵蚀、正发出虚弱鼓动的黑漆漆巨大心脏,再加上我手边由头目【电击寄生虫】掉落的强化素材【寄生虫心律调节器】而已。
这时,头目房间的墙壁有一部分打开,出现一道往上爬的阶梯。此外我们的选单也出现一则新限期任务的开始通知。
——紧急任务:治疗巨岩的心脏。(剩下72小时)
【电击寄生虫】被打倒后,心脏的跳动正逐渐变弱。
期限内需使用一定次数以上的回复魔法,或回复道具来治疗心脏。假使超过期限,残留在心脏的【电击寄生虫】卵就会孵化,再度开始寄生。
「喔喔!?是限期任务啊,真叫人按按捺不住好奇心。况且我们小队也具备适合接任务的成员呢。」
说完,塔克把目光转向刚跟头目战斗完、表情有点疲惫的米妮兹,还有万念俱灰的我。
我很想当场瘫坐下来,但脚底下的肉地板太恶心,逼我继续站着。
「那么,从我先开始吧——《大治疗术》!」
米妮兹咏唱的回复魔法笼罩了巨大的心脏。
下一秒,任务选单增加了新的信息。
——是『1/10000』的数字。
「唔哇,得用一万次回复魔法才行吗?」
语毕,米妮兹尝试使用各种她会的魔法。异常状态魔法回复类的魔法无效,而最低阶的魔法虽然不会增加数字,但猜想应该还是有确实累计小数点以下的数值。
「嗯——《高级治疗术》算一次,范围魔法《团体魔法》算两次,高阶的《超治疗术》算四次。这很难冲次数吶。」
「那,接下来换云了。」
虽然塔克叫我,但我已浑身脱力,只好把所持道具栏里的药水全都丢出来,交给塔克他们去试。
亲手制造的高效药水、只具备基本效果的预设药水还有复活药等等,使用了各式各样的药水后——
效率跟回复魔法的结果很接近。普通药水只计小数点后的值,高等药水则算一次。
不过,蓝色药水尽管是廉价又没有等级限制的药水,却具备加算两次的效果。而加最多次数的则是复活药的一瓶五次。
蓝色药水不知道有什么加成效果,总之以CP值来说是最佳的。
「唔——要用一万次的高等药水回复,很难搞耶。」
冷静检视自己手中的药水存量,很明显无法达成任务条件。
「还有,就算攻击巨岩的心脏也不会造成任何伤害,意思是系统认定这玩意为固定物件,而非敌怪吧。真没办法。今天就到此打住吧!」
终于可以离开了!思及此,我立刻拉着塔克的臂膀,将他拖出迷宫外。
在甘兹等人惊愕瞪大的目光注视下,即便给自己加了附魔,以我的数值应该也拉不动塔克才是。
当全力冲上游戏设定的出口阶梯时,软绵绵的肉地板沿途渐渐变成岩石般的坚硬地表,让我稍微感觉放心。
没多久,终于——
「总算。重见天日了……」
我们返回进入迷宫前的那处安全地带。
外头已经天黑了,亮澄澄的月光与【生命之水】涌泉,从天花板敞开的空穴一股脑洒下。
月光在摇曳的水面凌乱反射、四散,打亮洞窟内的天花板与墙壁,并营造出如梦似幻的氛围。
之后赶上的甘兹他们也因沉浸在泉水中的我以及这股气氛而屏住呼吸,我则当场瘫坐下来。
「哈啊~终于出来了……」
光是在体内迷宫探索,就让我精神容量产生轻微超载,所有的气力也消耗殆尽。
然而,关于巨岩的任务,就那样放着不管真的好吗?这点确实在我心底留下了疙瘩。
●
「姐姐!云姐姐……!」
「啊!?怎、怎么,缪你们为什么都来了?」
这阵子,我时常恍惚地思索着巨岩任务未完成就放弃的事。此刻就连缪等人一起来到店里这点也没留意到。
「云姐姐!最近你太常发呆了吧!」
在满是肉与黏液的体内迷宫精疲力尽后,自那晚起,我就一直关在【加油工坊】里养精蓄锐。
如今在这个场所,担心我的缪与塔克等人都跑来了,不过甚至连赛伊姐也一起出现,令我觉得很稀奇。
「缪跟塔克跑来还能够想到为何赛伊姐也在呢」
缪与塔克因为频繁利用【加油工坊】,就算顺道跑一趟也不值得大惊小怪,但公会的生产角色会帮忙提供道具,所以赛伊姐很难得造访我的店。
「我是代表【八百万神】来委托小云的。」
「委托我?」
究竟要出什么天大的难题给我——一想到这我全身紧绷,然而赛伊姐看到我的表情后,为了化解误会继续说明:
「御雷神企划了一个以水果类道具酿酒的试饮会,要找具备【料理】天赋的玩家享用并评分。我所谓的委托就是这件事,这张则是邀请函。」
说完她递过来一张对折的铜色卡片,这似乎是公会要请外部玩家进入时的道具吧。看来这种道具用过一次就会消失。
「呼——试饮会吗。但话说回来,我们都未成年,应该禁止饮酒吧?」
「关于这点不成问题。毕竟我们还准备了发酵成酒之前的果汁,而酒本身在事前也经过加热,所以不必担心。」
加热的用意,是让酒精蒸发吧。根据酒的种类不同,想必也会搭配各式各样的料理,我一边想象那样的场面,心中却浮出一股疑虑。
「那个,赛伊姐,我如果去了你的公会,不至于被疯狂劝说加入吧?」
「噗。不可能不可能,这回试饮会的真正目的,只是御雷神想办一场能合法喝酒的宴会罢了。」
总之,比起加入公会的游说,轻松享受宴会才是主要目的。但也难免会有成员以个人名义随口拉人,或是讨论下回派对与任务的计划——赛伊姐这么补充道。
「再说,虽然我不太清楚为什么,但云姐姐这几天好像一直发呆呢!所以为了调适心情就一起参加吧!一个人关在这间房子里,对精神卫生也不太好!」
看来缪也很想参加试饮……更正,参加宴会。
当我将视线转向塔克——
「这次我没办法参加啰,因为先跟其他人有约了。还有……该怎么说,上次勉强你真是不好意思。」
塔克边搔着后脑,似乎难以启齿地道了歉。如果是为了之前硬拖我进体内迷宫那件事,终究只是我对那方面缺乏承受力的缘故。只要下次他愿意稍微替我设想一下就够了。
比起那个,我更想知道的是——
「那项任务,一直没有完成吗?」
「也没有必要急着现在完成啊。大家慢慢准备就行了,下次前置条件完全改变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因此还是暂时静观其变吧。比起那个,云你用这种心不在焉的状态制作药水,反而会常失败吧。」
「唔,被你说中了。」
塔克的指责一针见血,我最近的确因为经常恍神,导致制作药水的过程出现明显失误。
「假使下次你还想挑战巨岩任务,记得找我。届时,我会为了减轻云的负担事先计算任务攻略的步骤,以最快速度完成。」
「……谢谢你,塔克。」
我感觉自己的精神稍微恢复了,于是对塔克道谢。
「咚——!话题的中心人物在开心地说什么嘛!」
「唔哇!?不要趴在我背上啦,缪。真是的……」
我把跳到我背上紧抱住的缪硬扯下来。
「那事情就这么说定啰!早点去【八百万神】的据点玩吧!」
「也对,就去走走吧。体验一下和在店里闭关不同的乐趣,或许能趁机调适一下心情。」
「好,那就出发吧!」
亢奋指着出口的缪,彷佛迫不及待般拉着我的手,试图将我带出【加油工坊】。
途中,我的幼兽同伴独角兽利维与黑狐柘榴从店面门口对工作区里投来担忧的目光,我则像平时那样温柔抚摸,让它们放心。
「对不起啰。虽然我没办法一下子恢复心情,不过应该没事。」
我对它们诉说,两只听完都靠过来,用脖子磨蹭我。
最后则是塔克表示——
「【八百万神】是OSO最大的公会。你应该可以学到很多东西,开心去吧!」
「啊、嗯,知道了。」
我简短回应完,就被缪跟赛伊姐带出【加油工坊】。
我们沿着第一城镇南北向的大道,前往市内的东北区。
这块区域紧密排列着各式各样的建筑物,主要是充当给玩家使用的公会据点来出售。
这么做比起像【加油工坊】那样从空旷的土地从头盖起来得便宜,此外就算空间不够用,也能直接进行扩张或是把原本的据点卖掉去换购一栋新的。
【八百万神】所拥有的据点,正好跟位于城镇南侧的【加油工坊】处于相反方向,所以我对这里的路不熟,不过我们就停在这一带最显眼的建筑物前。
「小云,我们到啰。」
据点建立在公会聚集区的最佳地段。
是栋白墙配朱红屋顶的洋房。
不过,这并非单纯的洋房,隔壁好像透过增设盖了一栋和风的木瓦屋顶建筑,从正面看,右手边有处宽广的白砂砾庭院。
至于反方向的左侧,则是一大块表土裸露的空地,充当玩家们进行PVP等活动的训练场。
赛伊姐站到入口,门自然地打开,我们鱼贯走过去。
「欢迎光临公会【八百万神】的据点。虽然有许多地方还在改建,不过请随意吧。」
说完,赛伊姐就对非公会成员的我与缪招手,从洋房的正面走进去。
跟在后方的我们一路被里头的景象所震慑,愕然张大嘴仰望天花板。
一进入其中,就看到挑高的大厅与数组沙发桌椅,左右两侧墙边则设置了柜台,有好几支小队正在这里讨论事情。
「唔哇……」
「真豪华耶。姐姐!公会据点原来是长这样呀!」
「呼呼呼,公会设施扩张到超乎外观的想象,所以才会吓到你们吧。缪要不要找小队的女生们一起参加试饮会呢?」
「真的可以吗!?啊,可是,今天露卡她们已经有行程了,没办法参加耶。」
「既然这样,下次再找机会请她们来玩吧。」
我连连发出赞叹声。洋房里面比外观扩张得更宽敞,房间多到我数不清的程度。
「太大了,让我有点难以保持平静。」
「久了就习惯了。一旦公会成员跟访客都聚集起来,还是会觉得空间不够吶。」
背后有号人物出声,我于是回过头,眼前伫立着一位酒红色秀发的女性。
「嗨,小姐。你终于想加入我们公会了吗?」
「我不是来加入的,是想参加试饮会。哎,虽然我不能喝酒,但还是很期待,还有别再叫我小姐啦。」
我回过头对着从刚刚就站在那的公会长御雷神,反射性地这么答道。
「就我的立场,小姐愿意来我们公会玩,就算是迈进一大步了。」
「那算是在劝我加入公会?」
就我看来,御雷神每次约我加入都象是在打招呼或开玩笑,但她本人似乎非常认真。
我到底哪里好啊,天赋组成也都是一些难用的天赋,完全无视平衡性,根本不值一提。
如果是找缪还可以理解,但邀我加入的意义我一点也不懂。
「好吧,要不要加入公会你慢慢考虑。那我在此正式打声招呼——」
御雷神正面转过来,改用正经八百的语气对我与缪开口:
「——欢迎光临【八百万神】公会的据点。哎,在这里面就当作是调适心情,自由享受吧。」
以御雷神的这番话为首,原本偷偷摸摸打量我们的其他公会成员,也一一上前欢迎我们的来访。
我有点害臊,不过并不讨厌,只是觉得很不好意思罢了。
在OSO最大型的公会内,想必有许多新奇有趣的事物,我不禁有点期待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