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GAMERS电玩咖!
  4. 第八卷 星之守心春与逆转Backattack
  5. 雨野景太与完全Lost
  6. 繁体版

雨野景太与完全Lost
2017-07-24 00:50:06

		

网译版 转自 轻之国度
翻译:萝卜_fan(LKid:zhangsy496)
令人感动的名作Galgame的后日谈中,没有拿不到满分的故事。
不只是游戏,所有娱乐作品中伟大的杰作•名作的续篇门槛都很高,但Galgame所蕴含的黑暗与别的体裁完全不在一个层次。
因为,对于我们玩家来说,即使那是微不足道的事物,即使是仅仅一刹那间,但也是货真价实的——
——爱上了女主角们。
理所当然的,我们自然会希望最爱的她们能在后日谈里得到足够的幸福。仅仅只是,希望能送给她们幸福的生活。只要能看到她们与主人公幸福恩爱的描写,就已经很满足了。我们玩家,基本就是如此渴望的。
——至少,我们心中的一面,有着如此想法。
没错,在我们心中的另一面,也怀揣着与上述事实相矛盾的另一种愿望。
追根溯源,我们和她们坠入爱河——内心毫无动摇的希望她们幸福的原因,是什么呢?
究竟是何物,在本篇故事里紧紧抓住了我们的心呢。
一想到这便浮现出的场景,即是在作品中——
——她们携手主人公一同跨越苦难的场景。
当然也有例外。并非所有名作的着眼点都是这一点。
但是,对于许多被称为杰作的游戏来说,正是因为拥有「克服苦难之场景」这一震撼人心的要素,才被称为了杰作。
所以对于我们,对于杰作Galgame的fan来说,内心表面上所渴望的「续篇」或「Fan Disc」的第一条件毫无疑问是「Happy后日谈」。
但同时,也抱有完全矛盾的想法。
即……「让我们体验到甚至能超越那感动情景的『某物』」
就是这份禁断的愿望。因为祈求「跨越苦难」的场景也就意味着祈求她们再一次「饱尝苦难」。
对此,fan们的想法主要有两种。
仅仅只要幸福的后日谈便能满足的《角色爱派》。
以及,对于这部令自己着迷的「故事」,如果能再一次体验到那份感动,即使经受一些「低谷」场景也能接受的……《故事派》。
这两种愿望不分贵贱。都是非常重要的主张。
至少在我心中,两者兼有。
本篇的登场人物们通过不懈努力最终获得的幸福,却为了服务故事而随意处理,这种后日谈理所当然的会让人意志消沉。
不过,卖着全价却完全放弃了「讲故事」,厂商以只要有可爱的新插图就能满足了吧为托词随便追加剧本,这种做法也不禁让人嘴角一撇。
也就是说,不管哪种说法都存在于我心中。
综上所述,同时属于两派的本人,雨野景太,敢大胆断言。
我想说的是……。
「『单恋Octet』的Fan Disc,说白了,真是狗屎呢」
透过玻璃看着覆盖在停车场上的果子露冰淇淋状的积雪,坐在便利店用餐座上破口大骂的人,正是我,雨野景太。
「哦,拜见到很没有前辈风格的辛辣评论了。激动」
坐在对面的女性……星之守心春摇摆着那极具特征的双马尾,一脸莫名兴奋的回答道。说实话真不是什么好兴趣,但开始发表恶评的我没资格说她。正因为我爱着游戏,所以有时候反而会有一些无论如何都不能原谅的事。
我大口喝下新发售的强碳酸能量饮料,把罐子重重放回桌子上继续说道。
「这算几个意思,『屈服于新的苦难』这种崭新的Fan Disc!不,我都不敢用Fan Disc这个名称了!那简直就是Anti- Disc!」(注:Anti-意为反对,抵抗)
「难得这么激情呢前辈。嘛,即使是我也不觉得那东西能算Fan Disc……」
「对吧!」
对于工口游盟友深知我心一事感到欣喜的我,不禁起身前倾身体靠近了她的脸。心春同学突然发出一声「噫」的可爱惊叫,还不知为何慌张的移开视线。她含住纸盒奶茶上的吸管,好似为了消暑一般猛的吸起来。
我突然回过神谢罪。
「啊啊,对不起,一激动就……」
对于惊吓到她一事进行了反省的我坐回到椅子上,心春同学「没、没事」的生硬的笑了,咳嗽了一声又继续刚才的话题。
「的确是找不出作为Fan Disc的合格之处呢,那玩意。剧本很水,也没有对角色的爱,情色度淡薄,完全是莫名其妙的商品。不过……在我印象中也就『一般的劣作•凡作』的水平,还没到该被这么批判的……」
面对心春同学温和的态度,我不禁再次激动起来。
「说什么胡话呢心春同学!那可是即使再多加批评也不为过的危害存在啊!因为这很不科学吧!八名女主的Fan Disc中,有六名的后日谈结果都是『和主人公分手』!」
「嘛……但是你想,故事里好像都是向前看的分手气氛……」
听到这句话,我……不禁重重的拍响桌子反驳道。
「『向前看的分手』是要闹哪样!假得不能再假了!」
「噫」
扛不住我的怒气的心春同学,一惊的缩起肩膀。看到她这样子我才终于回过神来,急忙对她低头致歉。
「对、对不起,我居然如此失态……」
「没、没事。看到前辈意外的一面,我反而有点惊喜……」
虽然这么说,但心春同学依旧是生硬的笑容。我猛然反省自己,然后再次……这次尽量抑制住自己的感情,将自己的想法娓娓道来。
「……为了各自的幸福,所以得前往不同的道路……到底算什么。和喜欢的人腻在一起才是最幸福的,难道不是这样吗?……我已经不懂了……」
「前辈……」
心春同学露出怜悯的表情注视着我。从她这幅表情,我察觉到了。
看来,心春同学已经……知道了数日前发生在我们身上的「那件事」。
……也就是。
修学旅行第四天,突然降临于我们身上的——最烂的灭亡故事。
…………。
但即使如此,我依旧设法继续「Galgame的话题」。
「……关于刚才提到的Fan Disc……分手的女主角中有一半都是因为和主人公的发展方向不同而分手……。恋爱,居然是优先度如此之低的存在吗」
「这……不能一概而论吧。但是,也确实存在许多抒写选择『梦想』比选择『恋爱』更令人尊敬的故事呢」
心春同学「嗯」的把手指贴在下巴上,此时我验证到这个话题让身为工口游玩家的她真正提起了兴趣。
「前辈还真是意外的提出了一个深刻的问题呢。明明是以恋爱为主轴的的娱乐,最终结论却是把恋爱抛在一边,实在是很有趣——」
说到这,心春同学看到我一下回过神来。她急忙谢罪道。
「对、对不起,『有趣』什么的……」
「没、没事,别在意,随便,反正是在说游戏……。只是,游戏而已……」
……两人之间充满了难以忍受的沉寂。接着,心春同学强行做出笑脸提出新的话题。
「但、但是『单恋Octet』的Fan Disc最罪孽深重的地方,倒不如说应该是另外两名女主角的分手理由吧!因为喜欢上了别的男人什么的……」
「对,你说的没错!」
我不禁再次情绪激昂。但与之前不同,为了不让心春同学困扰我尽量控制了情绪,但也依旧气息急促的说道。
「那到底是要闹哪样!?虽然在某种意义上的确是描绘出了恋爱的现实!?但是……但是啊,很奇怪吧!作为娱乐来说!」
「简直让人想掀桌了呢。即使是身为女性的我,在玩的时候也会碎碎念『哪有这种事』。而且绿化级别也达不到NTR属性。作为故事来说太奇怪了」
「对吧!……嘛,但是……」
我盯着窗外半吊子的雪景,叹息道。
「……从某个侧面来说,却比『为了各自的幸福』的理论百倍令人信服」
「…………」
「……如果说喜欢上别人了,我也就不会这样……这样……」
「前、前辈?喂、喂—?是在说游戏对吧,我们—?」
视线刚一望向远处,便被心春同学挥手唤醒。我「对、对不起」的谢罪,心春同学一声叹息……放弃一般的说道。
「很抱歉,虽然我一直都在努力让前辈转换心情……但现在已经差不多没法再巧妙的从『那件事』上迂回过去,只谈快乐的游戏话题了」
「说……说得、也是、呢。……对不起……」
面对沮丧的我,心春同学吸了口奶茶,用温柔的声音继续说道。
「如果你不介意,我多少可以听听前辈的恋爱相谈」
「说、说的也是呢……。……即使烂如心春同学,愿意听我的恋爱相谈也算是谢天谢地了呢」
「哦,本小姐突然不想听了!那么,就此告辞……」
心春同学起身了。
「对不起心春同学!请听我说!即使是和令人揪心的纯爱八竿子打不着的肉欲工口游狂热者,能听我说话就已经感到救赎了!」
「这可不是找别人相谈该有的态度吧!前辈」
「这不就证明了我的内心有多么脆弱吗!脆弱到一不小心就把真心话全说出来了!」
「能别再佯装解释实则补刀了吗!?」
「心、心春同学……愿意和我这种孤独者相谈的人……已经……已经……」
我失落的垂下头。心春同学貌似突然母性骚动那般,红着脸回来了。
「唔……真、真拿你没办法。前辈都说到这份上了……如果你自己主动说我只有心春妹妹能依靠了然后抱过来的话,我多多少少还是可以陪陪你——」
「除开亚玖璃同学上原君千秋三角君弟弟,我就只能和心春同学相谈恋爱了!」
「和我的相谈优先度是不是太低啦!?既然这样你就去找其他人谈啊!前辈这个笨蛋!」
「不行,因为大家都有自己的大事要干,会给他们添麻烦的……」
「哇,前辈真是个温柔的人呢♪ 好棒♪——要是以为我会这么想那就大错特错了你这鬼畜。说得好像就我没烦恼一样!?」
「诶,你有吗?」
「你还感到很意外吗!当、当然有啊!别把我看成蠢货——」
「那么,在你烦恼的事情里面,把和性沾边的全都排除掉,请问还剩几件?」
「归0了呢」
她速答道。我露出藐视的眼神,只见心春同学汗流不止……最终自暴自弃的「啊—,够了,我知道啦!」的坐回座位。
看到这样的心春同学……我不禁笑道。
「嘿嘿,非常感谢,心春同学。和心春同学聊天,怎么说呢,总觉得内心变轻松了!就像远离了现实……」
「是是,您过奖了。真受不了,居然把兴趣伙伴当笨蛋……」
心春同学把肘肘在桌子上,用手托起脸,闷闷不乐的眺望雪景。对她……我礼貌的低下了头。
「真心的,非常感谢。……感谢你一直以来的帮助」
「……哼、哼」
心春同学哼了一声,害羞似的面向别处。她仿佛为了掩饰一般的催促道。
「那?具体发生了什么?几天前……就是前辈的修学旅行第四天」
面对心春同学如此的质问。
我……做了一次深呼吸,再次开始回想那天发生的事。
那是修学旅行的第四天,以情侣为单位观赏游行的那天晚上所发生的事。
我和亚玖璃同学打算将事先准备的高级礼物……一对小型熊公仔Lobears交给各自的伴侣,正意气风发。
——从结论来说,Lobears现在还在我们手上。
可不是因为伴侣对我们说了「你拿着就行了♪」等爱情满满的话。
仅仅只是因为,单纯的,没送出去。
也就是说,我们将象征各自情侣组的高级商品作为礼物的这项事实,天道同学和上原君甚至都不知道。原因在于——
——我一口气刚说到这,心春同学便「顺带一问」的问道。
「刚才老说高级高级的,到底花了多少钱,那玩意?」
「……那个,就是…………两万元」
「呜嘻嘻嘻嘻」
「这性格恶劣的笑法是几个意思啊!」
「现充顶着现充范儿走剁手之路最后摔个狗啃泥,简直爽爆!」
「虽然很想说你是个凶残的恶魔,但一想到要是这事发生在其他现充身上,恐怕我也是同样的笑法!的确很痛快!虽然是这样!」
算了,这个先放一边,回到正题上。
反正我们的Lobears礼物计划最后无疾而终。那是因为……。
「呵呵,现充一脸得意的送两万元的礼物,刚要拿出手就被对方提出分手……!啊,要是能看到这出戏,让我花钱我也愿意!」
正当我要用严肃的语气说出高潮,心春同学却直接剧透出整件事的结果然后在那捧腹大笑。
我实在是不高兴,猛的起身把座椅弄得嘎吱作响。
「是我选错了烦恼的相谈对象!请容在下告退!」
「别嘛别嘛,别这么说嘛前辈!你也站在恋爱话题倾听者的角度上为我想想吧。让我多少也开心开心,反正又不会遭报应对吧?呵呵……」
「虽……虽然是这样,但是,起码要有限度吧……」
「事到如今你还指望我有『限度』啥的?」
「好、好像你说得没毛病」
总觉得莫名的能让我接受,于是我调整呼吸坐了回去,重启话题。……嘛,其实已经没什么重点需要补充说明的了。
正如心春同学所言,那天晚上我们突然被恋人提出分手。
而且……都是正当我们要拿出Lobears之前。
对于我们来说,犹如晴天霹雳。
另外……虽然没对心春同学说,在那件事发生之前,不管是我还是亚玖璃同学都和各自的伴侣……那个……就是,「感觉相当好」。……那个……所谓的感觉相当好……也就是……怎么说呢……。
…………接、接吻了,就是这么回事……。
我不由得用食指摸了摸自己的嘴唇。
那一切直到现在都记得清清楚楚。天道同学美丽的脸,淡淡的芳香,以及……嘴唇的柔软、温暖。
但是,也正因为如此……宛如附带一般的之后的那一幕也清楚的重现了。我的性能之低下,根本没有能停止这幅动画的机能。一旦开始重现,就算想在接吻的那一帧停止……也根本,停不住。
亚玖璃同学肯定也和我的心情相似吧。当然,亚玖璃同学那边发生了什么我并没详细打听。但是,在我们报告各自情况时,从她那能感受到和我相似的害羞气氛,嘛,差不多也就那样吧。
对我们来说,那可以说是人生最幸福的场景。
但是,正因为如此,紧跟在后的噩梦也是落差十足。
就像自由落体。接吻一结束,分手紧跟而来。
理所当然的,我和亚玖璃同学在那时都没能理解状况。在对方提出之后的数秒间,我们都只是愣在那里。
对方说错了,自己听错了,玩笑,整蛊。脑子里最先浮现出来的就是这些可能性,我们发出不合时宜的干笑……然而对方散发出的浓重气氛却毫无改善的迹象。
事已至此我们才终于把握住情况,同时……碎碎念道理所当然的疑问。
「……为什么……」
刚回想到这。
「所以呢,到底是为什么?」
心春同学吸了口奶茶,若无其事的打断我的回想。
我对她无所谓的态度有些发愣,但同时也感到少许救赎,于是回答了她的疑问。
「……说实话,这就是我和亚玖璃同学至今为止都在烦恼的原因」
「啥意思?对方没好好说明吗?」
「不,当然说明了哟。只是……完全是不明所以的说明……」
「原来如此,那两人挑明了自己骇人听闻的变态性癖呢」
「不,她们跟心春同学不是一类人」
听到我泰然自若的发言,心春同学怄气的反驳道。
「真是失礼呢。即使是我也不可能隐瞒了那种能吓死前辈的性癖…………。…………。……………………。…………好、好了,您接着说吧,前辈」
「我有生以来还是第一次经历这种掺杂下流妄想的沉默啊!怎么!?心春同学现在已经十足的糟糕了,难道还有什么秘藏吗!?」
「关于这个……等进入我的线路后再享受吧,前辈」
「不不,哪有享受啊,你那可是能把我吓死的材料吧!」
「谁知道呢。给你个提示,鲭鱼罐头将在Play里扮演重要角色」
「有点不妙!我的脑洞跟不上啊,只感到某种石破天惊的变态气息!」
「怎样?是不是性趣十足了呀,对星之守心春线」
「咕,的确是有十足的『兴趣』!但把自己当成如此个性十足的角色真的好吗,心春同学!?」
「只要能引诱前辈……我,就算是《鲭鱼罐头》也能接受!」
「为什么说得好像《鲭鱼罐头》是我的性癖一样啊!?话说,你倒是说清楚啊,关于《鲭鱼罐头》!《鲭鱼罐头》到底要用来——」
「前、前辈!公共场所别老说《鲭鱼罐头》啦!」
「哈,是我马虎……!才怪啦!《鲭鱼罐头》本来就不是工口词吧!?」
「这就不好说了。毕竟有箫这个先例……」
「你一脸认真的说些什么胡话呢。哈……总之,说回正题吧」
「好的。咱们说啥来着。交往对象的倾吐(吐出)暧昧不清(黏液),感觉涩涩的,没法爽快的理解(咽下去),求帮助,我们是在聊这个对吧」
「虽然基本没错但注意你的表达方式!我们是在说无法理解的分手理由!」
「原来如此。那么,虽然很想请你继续说下去……」
这时心春同学看着智能机,很抱歉的说道。
「我差不多该回家了」
「啊,说、说的也是呢。心春同学毕竟是女生,有门限啥的也不奇——」
「不,我很中意的一家工口游厂商一周前在官网上刊载了迷之倒计时,一小时后就要到点了」
「还真是件鸡毛蒜皮的事!这种东西反正基本上都是不重要的新作通知,或者是坑人的智能机APP发布通知!而且之后不也能看吗!」
「这种操作我当然知道哦!虽然知道……但是这种压轴式的倒计时,就是应该亲身等待,然后亲身被坑才尽兴吧」
「看吧,连你自己都是以被坑为前提!既然知道那就更应该答应我的恋爱相谈啊!」
「但是,不还有百分之二的几率会出现惊喜的通知吗!」
「虽然的确是有!但我认真的恋爱相谈连那百分之二都不如吗!」
「也是,这事真难办啊」
「到底哪里难了……」
「所以呢……前辈?」
心春同学突然探出身子,强调出那对丰满胸部的同时,视线向上的盯着我。……这是要……。
「……不如一边好好聊,一边把我送回家,我会很开心哦?」
「咕……不,但是,把女孩子送回家什么的,作为拥有女朋友的——」
「不对哟前辈,现在已经『单身』了吧?」
「呃……!?」
雨野景太内心遭受致命一击。什么情况。孤独时代对单身感到毫无压力,而刚经历不久之前拥有天道同学这位超级棒的女朋友的这项事实的现在,「单身」一词的杀伤力简直无法比拟。什么情况。好痛苦。
完全感到心累的我,顺从了心春同学的要求。
「……好吧。就把你,送到家」
「赞」
心春同学带着天真的笑脸振臂欢呼。……让我不禁感到,这个人也有这样朴素的反应,也有很符合她年龄的那份可爱呢。
「作为交换条件,你也得好好听我的恋爱相谈呢」
「好好好,包在我身上吧,前辈」
于是我们喝完自己的饮料,收拾完毕后离开了便利店。
*
结果,天道同学和上原君告诉我和亚玖璃的「分手理由」,可以概括为以下几条。
•        不讨厌我们,也没对我们幻想破灭。
•        对我或亚玖璃同学的行为举止没有任何不满(此条带着确认的情绪)。
•        倒不如说,直到现在也「喜欢」我们。
•        进一步说,修学旅行过程中对我们更加着迷了。
•        但也正因为如此,无法继续交往。
「哦,我好像看漏了一周」
听完我的话的心春同学,用她那被胡桃色手套包裹住的指尖摆出翻开漫画杂志的动作。
对此我首先露出苦笑,无意间环视了一眼周围。这里是通往星之守家沿途的住宅街。粉雪随着风静静飞舞。
我把手揣进上衣口袋,下巴埋进围巾里,重启话题。
「不,没问题哟心春同学。你没听漏。进一步的说,心春同学的反应就如同我和亚玖璃同学现在的心境」
「原来如此,我懂了。又是这样……」
说着心春同学一脸嫌烦的仰望夕阳西下的天空。她吐出的气息一瞬间变成白色,随后消散在空中。
她沉默的思考了大概五秒,「嘛」的带着有些险恶的表情对我说。
「说实话,在工口游戏和Galgame里也是常见的展开呢。蜜月时恋人提出迷之分手」
「嗯嗯,我知道。而且,这时候的理由基本都是……」
「嗯,为了对方着想呢。和自己结合的话,会因为政治等这样那样的原因使对方陷入危险……以此类为代表的《自由恋爱的代价》套路。很常见呢。就我个人来说不是很喜欢,实在是相当廉价的情节。不觉得很滑稽吗,这个」
「不要突然以我的恋爱相谈为借口批判所有的恋爱啊。总之,关于这种情况我们也有考虑过……但是,实际上真的有可能吗?这种事」
听到我的话,心春同学「不可能」的摇头回答道。
「说实话很难联想到呢。实在不现实……」
「对吧。事实上天道同学的语调里也没这种感觉」
「那么,万一是工口游戏里的其他套路呢……会不会是那个?《候补女主面对真女主的登场,决意让位》——」
说到这,心春同学好像突然想到什么的站住不动了。她用手捂住嘴独自一人在那嘟囔了一声「难道……」,然后陷入沉思,我「不对不对」的抢先一步表示否定。
「这才更奇怪吧。天道同学和上原君究竟要把我和亚玖璃同学过户给谁啊。这世上没有比我和天道同学、亚玖璃同学和上原君更棒的情侣了吧」
「我现在才知道现充即使分手了都还要闪光呢。烦死了」
心春同学无奈的叹息,还不知为何半睁开眼的瞪着我。
她再次迈步,走到我身旁继续说道。
「不过呢前辈,虽然你自称『孤独』,但实际上最近你身边除了天道同学以外还有其他关系亲密的女性吧」
「亲密的女性?啊啊,亚玖璃同学吗?」
我若无其事的反问道,心春同学却有些寂寞的低下了头。
「每当这种时候,前辈嘴里第一个冒出来的就是亚玖前辈呢……」
「?那、那个……难道,我,做了什么对心春同学失礼的事?」
虽然朋友增加了,但我的社交能力依旧低下。当我生怕自己是不是一时得意对女性说了失礼的话时,心春同学对我说「没有」并露出一副令人放心的微笑。
「没这回事。顺带一说,说到其她和前辈关系亲密的女性,你会想到谁?」
「诶?毫无疑问是你的姐姐千秋啦」
我自信的回答道,心春同学不知为何有些开心的笑了。
「嘿,『毫无疑问』是姐姐吗。毫无疑问、呢。……呵呵,有些嫉妒呢」
「啊,心春同学也……。…………。……是、是我的熟人呢」
「直接说『朋友』不行吗!?熟、熟人是什么鬼!」
「不,断言和心春同学关系亲密什么的,作为一名有女朋友的男人感觉不太合适,理性刹车踩得飞起……」
「这是要挑事吗!而且我再三强调,前辈现在是『单身』!?」
「咕……。……就、就算是这样,那些会让天道同学讨厌的事我还是……」
「为什么和我关系亲密会变成让天道同学好感度下降的前提啊!」
「没、没啦,那个……就是,有种强烈的预感,好像交往对象会根据这些进行内部打分……」
「这人终于说出跟光正相似的话了呢!」
「跟光正相似?诶,光正,对心春同学,做过类似于我现在在做的事?为何?」
我一愣把头一歪。只见心春同学额头开始冒汗,零零碎碎的嘟囔着。
「(…………对了,这个人,对弟弟的本性……。…………的,虽然我没义务帮他,但…………知道的话,可能会被杀……)」
只能断断续续听见可怕的词汇。但对我来说完全不明所以。
接着,心春同学好像纠结完毕的样子,清了清嗓子,不看我一眼的说明道。
「不、不是的,那个,光正……君他,和我,以前在街上偶然遇到,所以,那个,怎么说呢,那时因为感觉意气相投,所以被不客气的骂了几下……当、当然,是在玩笑范围内,玩笑范围!」
心春同学满头大汗的说明了。
「(这是……)」
敏锐如我察觉到许多事情,突然,带着至今从未有过的高湿度眼神面向心春同学。
「……心春同学……背着我,偷偷和光正交好呢……原来如此……」
「……诶……?」
心春同学的脸不知为何变红了。然后又开始在那夸张的自言自语。
「(什、什么情况。那不成这是……这是……嫉、嫉妒!?真的假的!?呀,等,什么意思,如果是真的那可就太高兴——)」
心春同学说着不明所以的话并兴高采烈着。
面对如此表现的她,我——严厉的豪言道。
「心春同学。……能否请你,别太接近我家这位令我自豪的弟弟吗!」
「虽然程度有差别但这边也是个弟控啊!这对兄弟什么鬼,别玩我好吗!」
这边也是个弟控?在说啥呢。我只是为光正感到自豪而已,光正就不同了吧。嘛,现在这事并不重要。说主题吧。
「等等心春同学,我没开玩笑。虽然很失礼……但是你想,我那完美的弟弟和你这种人实在是……对吧?人与人之间也有合适不合适一说,对吧?」
「烦死啦!前辈原来是这种刁难人的继母角色吗!?」
「你错了。我自己也有和天道同学交往的经验,所以非常讨厌那些把门当户对挂在嘴边的人。但是,在这个前提下……就算脏了自己的手,为了家人好我也一定要说。你和我弟弟,绝对不配!」
「真是讨厌呢,这股徒劳无益的男人味!莫名让人心动了!但是更火大!」
「呀,但心春同学的确是漂亮、性格好、说话也风趣的最棒的女性哟?」
「诶,啊,那个……多谢夸奖……」
「但如果对象是我弟弟那就全是劣势了。就像月亮和裸女」
「裸女!?」
「而且你想想看……我们两家的家世……对吧?听说你……姐姐,是海产物出身?」
「姐姐是海产物出身!?」
「所以说,你和我家的光正,那个……哪怕是做朋友也最好慎重一下」
「连做朋友都要被你这当哥的否决吗!不过不用了,我又不想和光正做朋友!对于那种家伙我才希望能退避三舍!」
「姆。你、你说不想和我弟弟做朋友到底是什么意思啊,心春同学!」
「烦死了!这对兄弟真是超级烦—!」
心春同学按住自己的额头大声叹息,好似要骂人一样「总之」的重整话题。
「我和光正的事现在怎样都无所谓。实际上也真的不怎么好」
「是、是吗。那最好不过……。…………对不起」
我挠挠头。发现因为弟弟的事而大脑充血的我,对心春同学说了相当失礼的话。于是进行反省。
路灯点亮了黄昏下街道。心春同学若无其事的看着灯说道。
「说了不少废话,前辈是为了『探寻』分手的理由,今天才会和我见面的吧?因为最近我和天道同学走得近」
「唔……」
一针见血。我塌下肩诚实的谢罪了。
「那个……我想到修学旅行的时候,稍稍听到天道同学说『最近和心春同学走得近』……。……对不起」
「无所谓啊。话说我觉得谈恋爱的人会这样做很正常。至少我挺喜欢的,这种不顾周围向前冲的劲头」
「心春同学……」
对于这位斩钉截铁如此说道的后辈女子高中生,我久违的充满了深深的敬意。
「就连我自己,此时此刻都在寻找能把前辈拖进去的小黑巷呢」
然而,还不到两秒就灰飞烟灭了。
「你陪我的敬意」
面对无奈吐槽的我,心春同学一脸厌倦的说。
「呼……恋爱……真是罪孽深重呢」
「嗯嗯,发展成你这样,哪怕用法律上的观点也毫无疑问是犯罪」
「诶,骗人,难道美少女袭击男人也能定罪吗!?」
「虽然我不想说,但你的价值观深受工口游戏毒害!」
「这我可不能当没听到呢,前辈。请你道歉」
「诶,啊,对不起,毕竟是女孩子,这样说确实太过——」
「请你对工口游戏道歉!怎么可能会有工口游戏把如此扭曲的价值观描写成正义呢!请别把工口游当成先锋派艺术嘲笑!」(注:先锋派艺术的特点是:少数人喜爱、具有反叛性)
「你这话不反而证实了你那怪物感性吗!总之我对工口游戏道歉!对不起!我也非常喜欢你,工口游戏!」
「很好。现在来谈谈我的感性,我承认在性方面的确是怪物级的。但这并不是受别的什么东西的影响……仅仅只是因为,我是Natural-Born•猥亵者」
「真乃豪言壮语」
我还是第一次听说哟,这种猥亵者。恐怕今后也不会再听见说了吧,这种猥亵者。
我们踏着雪在住宅街中前进。来到这,我才终于记起星之守家的位置。还走三分钟就到了。
「(……结果,跟心春同学相谈了半天,还是什么都没搞懂……)」
本来我就没有指望心春同学能告诉我天道同学的真意。但是……就算明白这一点,也不能什么都不做。
对于玩家来说,没弄懂哪里出了问题而停滞不前时,不得不冷静。
RPG里输给BOSS时,如果只是单纯的等级不够那就去练级,如果只是因为装备或编队有误,那就做些相应的调整再挑战。
但是,如果弹出「迷之波动腐蚀了身体!」之类的讯息,HP被大幅削减最后败北,就会突然变得束手无策。虽然能够猜到或许是得使用什么关键道具或者触发事件……但如果作品里连一个提示都没有,那连推理都办不到。
结果就会变成在黑暗中反复摸索。这就是……现在的我。
虽然心春同学把这样的我评价为「正在前进」,但还是有一点不同吧。
现在的我,完全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不是在前进。但是,如果就站在原地什么都不做的话……懦弱的我,恐怕会无所事事的自欺欺人。
为了不变成那样,我现在正有勇无谋的垂死挣扎。仅仅只是在丑陋的挣扎……这样的挣扎,被称为前进之类积极的行为真的合适吗。
「…………」
回过神来,才发现心春同学带着满脸母性的慈爱,在一旁偷偷注视着沉默了数十秒的我。
这让我有些紧张的挤出声音问道。
「怎、怎么了?」
「不,没什么。啊,话说前辈,能顺路去一下那边的公园吗?」
「诶?」
顺着如此说道的她的手指前方看去,的确有一座公园。是一座住宅街中常见的小型公园。秋千、沙地、单杠、饮水池和简易厕所,非常简单的公园。或许是因为在下雪,这里现在没有一个家庭主妇或孩子。
我「但是……」的反问道。
「心春同学,你不是赶时间吗?」
「啊啊,没关系,时间还没那么紧。而且,只要五分钟就能完事了」
「哈,既然这样……。……!不、不对,还是算了,那又黑又没人」
「你肯定是在想会被我袭击吧,前辈!太失礼了!」
「对、对不起,下意识就……」
「你以为仅仅五分钟就能满足我那被压抑的性欲吗!」
「这怒气点还真是意料之外呢」
「总之,唯独这次我难得的没有那方面的目的!」
「真、真的吗?那么……就陪你吧」
「非常感谢」
心春同学对我露出充满朝气的微笑,小跑向公园。……站在她的立场上看,为何去自家附近的公园会那么情绪高涨呢……当我思考着如此的问题并跟过去时,她跑到秋千前回过身,对我害羞的吐出舌头。
「实际上,平时有别人在的时候,我是不会来这种地方的」
「啊啊,你的想法我相当理解。我也一样。不过还真意外。心春同学明明是积极的那一类人」
心春同学对我的话苦笑了。
「嘛,虽然比孤独的前辈要好不少。但至于说我是不是混得开的人,或者是不是爱享受这一切的人,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哦哦,好有深意」
「没啥深意哟。只是因为如果被附近的大婶逮到了,总会被她们问『最近在学校怎么样啊?』或『小心春,有男朋友了吗?』之类的」
「啊啊……我懂。虽然不碍自己的事也不会觉得烦。但是……」
「嗯。说实话还不如把这种时间用来打游戏」
「真是直白呢。虽然的确如此」
「如果把真心话说出来肯定会被当成『现代的冷淡年轻人』,所以一般说不出口呢」
「同意。她们完全不会把『玩游戏』认可为一种日常行程呢」
「就是啊!嘛,虽然是理所当然的事……」
我和心春同学不由得同时苦笑了。这一瞬间,我强烈的感觉到这个人果然是「同志」。
心春同学背过身,弓下腰,细心的扫去秋千上的积雪。
「综上所述,虽然很不想被附近的大婶逮住,但我本身是很喜欢这个公园的。并不是因为这里有什么特别的。怎么说呢,大概是小时候来这的记忆产生的那种『快乐的地方』的代入感吧」
「……这,我大概能体会到」
说着,我也扫去心春同学旁边那架秋千的雪,然后我们各自坐下。接着,我们轻轻摇了几下……不禁一同笑了。
「秋千这东西,冷静一想其实没什么亮点,但总觉得很有趣」
心春同学点头同意了我的感想。
「对,没错。所以偶尔在没人的时候,会一个人偷偷的坐秋千。啊,但是如果因为我在这而使得孩子们不敢进来那就不太好了,所以总是趁还没来人的时候玩完就走呢」
心春同学摇着秋千害羞的说道。……怎么回事呢,我,久违的发现这位后辈女生有那么点可爱——
「背着其他人用秋千感受小腹的G点,满满的性福快感呢」
——那就有鬼了。好险好险,这家伙今天也是正常状态的变态。
我完全无视她的发言在一旁默默摇秋千,心春同学绷紧表情降低音调对我说道。
「……前辈觉得,恋人关系怎样才算结束呢?」
「……怎样,是指?」
「一个月没有音讯就算结束。还是发现对方背信弃义才算结束」
「唔……我想想。……不管发展成这样的理由是什么……总之,两人分手的意向达成一致时,就算恋人关系结束,应该是这样吧」
「……是吗。……实在是磨磨唧唧的思考方式呢」
心春同学听到我的回答,不知为何轻蔑一般的失笑了。我有些生气,心春同学凝视着远方的天空……对我说道。
「我认为——当其中一方决意分手的时候,恋人关系就完全不成立了」
「!」
如此残酷……但又如此理性的话,动摇了我,不由得用脚刹住了秋千。
心春同学依旧以她自己的速度,独自一人在那慢慢荡秋千,并对受到打击而愣住的我说道。
「如果只要有单方面的好意就能让恋人关系成立的话,就不用那么辛苦了」
「但、但是……你想,天道同学肯定还想和我成为恋人——」
「前辈」
刹那间,心春同学停住了秋千,从身旁,用那从未见过的……锐利眼神,盯着我。
「你知道,刚才你提出了多么危险的主张吗?」
「……!」
这句话,让我不由得从她身上移开视线低下头。……没错……刚才那话……说好听点是「相信天道同学」……而另一方面,这也是擅自将她的话、行动以及信念向对自己有利的方向曲解的最烂的行为。进一步的说,与跟踪狂的想法无异。
看到受到打击脸色发青的我,心春同学神情一转继续说。
「没那么严重啦,你能理解就最好不过了。你看,其实我也是擅自以前辈发自内心『想紧紧抱住』其他学校的后辈女生为前提来考虑事情,才会做出过激的行为呢—」
心春同学一边笑着一边抓起自己的裙摆,微微露出白皙的大腿。换做平时,我都会发愣、吐槽……而这次,我心中只有对她这份「体贴」的感谢。
心春同学再次荡起秋千。
「我知道前辈现在非常脆弱。被天道同学发卡已经很惨了,在这种情况下,还不能依靠上原前辈、亚玖前辈……还有我姐、光正。无法坦率求助。也就是说,现在的前辈……久违的,在精神上成为了孤独的人。找不到出路」
「…………」
一针见血。
我不禁望向黄昏的天空。……自修学旅行第四天到现在……连简讯APP的使用率都急速下滑的这几天,我……。
真的,变成了孤身一人。
……如此「孤独」的状况,本以为早就习惯了。虽然很重视大家,但就算他们从我身边离开了,也不过是从「正数」变为「零」而已……从充满幸福的每一天,变成普通的每一天而已……原本,我是这么认为的。
但是,不对。完全不对。
我……我……。
「……很寂寞吧,前辈」
「…………」
这位后辈为何能如此看透人心呢。……接着,她好像看透了我的疑问那般,苦笑的说道。
「因为我身边,就有相似的人。……包括现在这份脆弱相」
「…………」
不知道该说什么。那之后……那次修学旅行之后,我和千秋也没正经说过话。说实话,我不知道是否还有脸面和她说话。由于和天道同学交往而把她的好意弃之不顾……之后还被她鼓励支持……然而最后却是这副狼狈相。现在连做她朋友的资格都不配了。
但令我在意的是,从心春同学的语气里,能听出千秋现在也因为某种原因而「衰弱着」……。
「(……如果跟之前我甩她那件事有什么关系的话,最好别不解风情的去问呢)」
真是的,什么情况啊,现在的我。没人可依靠,没人能给我帮助。
我完全垂下头,心春同学对我温柔的搭话。
「前辈现在……肯定也是这样吧。用游戏来形容,就是死过以后的『迷失』状态」
「迷失……」
「失去了冒险中入手的所有宝贵的装备,等级变成1。从已走过的漫长旅途倒回到起点。旅途中结识的伙伴全部解散。身边还剩下的……嘛,只有与像我这种怎样都好的NPC的交情」
「怎样都好什么的,哪是这样……」
心春同学「没关系哟」的对提出反驳的我微笑道。
「就是因为这样,我现在才能作为弱化的前辈的朋友发挥作用」
「心春同学……」
好似为了让我安心那般,心春同学露出了令人感到踏实的微笑。
「不过,虽说是『迷失』,但并不是『完全迷失』哟前辈。这也和游戏同理。赶紧恢复过来的话,失去的装备、经验值、同伴,以及其他的一切都能回来!所以,本星之守心春小姐,今后也会尽绵薄之力帮助前辈!还有就是……啊,在性的方面也可以哟,OK!」
最后还为了掩饰一般的画蛇添足。……不行了。糟糕,好想哭。
这几天我一直……一直,认为自己,已经完全沦落为毫无价值的存在。
所以,心春同学口中哪怕一句无心的鼓励,对我来说……对现在的我来说……。
「……谢谢你,心春同学。多亏了你,我好像,还能继续努力」
面对我的感谢,心春同学却是一脸严肃的回应。
「顺带一问,你口中的『努力』,具体指什么?强行给自己各种解释,对前女友表现出近乎跟踪狂一样的执着吗」
……不愧是,碧阳学园学生会长。那表情是认真的。那张决心守护天道花怜这位女性,守护她的意志,守护她的决断的……真挚的「朋友」的脸。
对于她的提问,我也拿出诚意,老实的回答。
「你说得对。根据情况说不定会那样做」
「前辈,你这是……」
「但是请放心吧。多亏了心春同学,我不会再以『天道同学应该是这个意思』这种妄想一样的不确定动机而行动了」
「?那,前辈今后打算根据什么方针行动呢?」
「在这种失去一切的情况下,唯一能确定的事,只有一件」
「在这种绝望的情况下,唯一能确定的事?到底是……」
心春同学提出了如此的疑问。
对此,我……用手抚住胸口,微笑着,回答了她。
「我,雨野景太,对天道同学的,恋心」
「…………」
「即使我身边现在充满了不安。即使和天道同学……已经不再是恋人。但我依旧……」
我拿出决意,仰望黄昏的天空。
「我,喜欢天道同学。哪怕是单恋也无所谓。唯独这份心情……即使是天道同学本人也无法限制和否定。现在,以及未来,我都喜欢天道同学,超级喜欢」
双眼闪闪发光的我如此豪言道。而一旁的心春同学一脸无奈的叹气了。
「……真是的,真是位过分的前辈呢,这人。居然那么厚颜无耻的在后辈女生面前表明自己要搞事的决意呢……」
虽然她这么说,但是心春同学的表情却带着少许欣喜。我继续补充道。
「于是呢,由于恋爱所以我得尝试去接近,如果这种行为被称为跟踪狂的话那也没办法。不过,我向你保证基本会在理智的范围内行动」
「好的好的,了解。实际上我也不是真的害怕前辈会跟踪狂化。话说回来,既然已经得出稳当的结论,我姑且也就放心了」
心春同学对我如此笑道。……真是个好人。
我独自一人沉浸在感动中,然而心春同学又冒出一句多余的话。
「所以说,只要把对前辈性方面的探求建立在『恋爱』之上也是可以允许的吧。叽嘻嘻」
「不,你已经完全脱离了『理性』的范围!」
「是吗?恋爱的构成部分,有九成都是性的欲望吧?」
「刚才那些宝贵的良言全都被你糟蹋啦,真是……」
看到我叹息,心春同学嘻嘻一笑,「哟」的一声离开了秋千。没等我就独自一人迈步前进并说道。
「好了,差不多该走了,前辈。要错过坑爹的重大发表咯」
「啊,说的也是呢。走吧」
我也从秋千上起身,小跑到她身旁。无意识的对她一笑,心春同学不知为何害羞的移开视线,有些动摇的说。
「啊,啊—啊,面对如此脆弱的前辈,我应该用更—加色色的安慰方法呢。哎呀哎呀,真后悔」
「又来……」
我打算像平时那样吐槽……但稍稍转念一想。
「(姆,心春同学明明是为了让我打起精神才全力扮演丑角……总是不解风情的吐槽不太合适吧。偶尔也该变一下趣向……)」
我清清嗓子,刚一出公园就绕到她前面,双手摁住她的肩,直视她的双眼。
「呼?那、那个,前辈?咦、咦……」
心春同学动摇了。嗯……真是新颖的反应。也就代表,她很享受。
立刻掌握到这种装傻窍门而自信满满的我,得意起来,此时心春同学的视线却望着我身后,仿佛表示毫不介意——
——我摆出具有自己风格的「决意脸」,用认真的音调展现出逼真的演技,宣告道。
「那么,既然这么难得,能请你用色色的方式安慰我吗,心春同学」
「诶!?」「诶!?」
看到心春同学如此动摇的反应,我自顾自的愉悦起来。哼哼哼,一直都是我被耍得团团转,这次真是痛快的反击。
证据就是,心春同学的声音听起来仿佛是前后立体声。看呐,我现在依旧能感到好像身后有人那般的临场感——
「…………雨、雨野、君?」
——咦,奇怪,眼前的心春同学明明嘴都没动,身后却有扬声器在响,刚才。……而且,怎么说呢,就是,听起来就像是不久之前和我交往的某人的声音。再加上,眼前的心春同学好像正脸色铁青的,盯着那个「谁」。
…………。
……我,感到某种强烈的不安,生硬的扭脖子,转向身后。
于是,在那的是——。
「雨野君……你……刚才……对心春同学做了什么……」
——带着一脸哑然却不失美丽,奇迹的金发女子高中生。即……。
「天……天道同学……?」
我的「前女友」,脸颊不停抽搐的,站在那里。
…………。
看来我的恋情,终于能确定为「完全迷失」了。洗洗睡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