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约会大作战(DATE A LIVE)
  4. 短篇
  5. 狂三Valentine
  6. 繁体版

狂三Valentine
2017-07-20 22:50:09

		

网译版 转自 轻之国度
图源:滴水
翻译:翼骑,虚无的镜,多拉泽
润校:混沌圣歌
二校:翼海风
“——嗯哼哼,哼哼。”
时崎狂三正面带心情愉快般的微笑,观察着摆满了点心材料的橱柜。
柔顺的黑发再加上白瓷般的肌肤,在奢华的肢体上穿着黑色外套,她是有着如此可爱容貌的少女。
嘛,虽然还有咔咔作响般有规则地计刻着时间的左眼,且光是这一点就在述说着她那不寻常的经历就是了。
“那么,要做什么好呢?”
狂三一副很开心的样子自言自语着,依次拿起了摆放着的巧克力。
狂三目前所在之处,是天宫大街边的点心制作材料专卖店。从为了易融而做成块状的巧克力开始,加上用巧克力笔和砂糖做成的看板,而且,连用于包装的五颜六色的包装纸也都是被不留间隙地排列着。
那也是理所当然的,今天是二月十一日。到恋爱少女们的祭典——情人节还有三天。
当然,狂三的目的,也是手工巧克力的材料。她在脑海中描绘着巧克力的成品,并把可能必要的东西放入购物篮中。
虽说如此,但狂三既不是想做甜蜜的爱的告白,也不是想分发义理巧克力。
“——嘻嘻,嘻嘻。”
狂三一边拿起可可含量高的黑巧克力,一边笑嘻嘻地扬起嘴角。
“真是令人期待呢,士道先生。”
是的,这是为了把拥有灵力封印之力的少年——五河士道变成狂三的俘虏的套路之一。
所以狂三是为了以策万全,才在这个点心制作材料专卖店选购着手工巧克力的材料。
交谈之言语乃刺胸之矛。
触碰之指尖乃切身之刃。
那么这个巧克力,就是粉碎士道心防的炸弹。
这一切,都是为了让士道娇羞。
……决不是因为想让士道为此高兴,或是想得到士道的夸奖这些理由而在做这样的事的。
“……啊啦?”
这时,狂三突然抽动了一下眉头,向后方转过身去。
不知为何,总感觉好像有视线存在。
但是,背后没有那样的人影。
狂三的后方只有地板和墙壁,还有落在那里的狂三的影子。
“啊……”
对视线的主人有了头绪的狂三微微耸了耸肩,然后又回去选购巧克力的材料了。
“咕嘶咕嘶咕嘶。”
“咕嘶咕嘶咕嘶。”
在又黑又暗的影子之中,响起了无数的笑声。
影子之中——这种表达方式既非比喻也非夸张。
并不是在表示微暗的地方还是没人的地方。在落于墙壁和地板上的黑色涡旋之中,有好几个少女的气息。
无数的——有着同样面貌的少女们。
“啊啦,啊啦。正在做什么呢?『我』。”
注意到了笑声的少女——『狂三』的其中一人,提出了这样的疑问。
于是有着同样面孔的『狂三』们一边轻轻点了点头,一边回复了她的疑问。
是的。在影子之中的全都是『狂三』。通过操纵时间的天使<刻刻帝>的力量并作为分身而再现出来的,时崎狂三过去的姿态们。
“啊,『我』。只是稍微窥视一下影子外面的情况。”
“『我』也要过来看看吗?”
“外面有什么吗?”
“嗯,嗯。『我』好像正在买巧克力的材料呢。”
“啊啦,啊啦。”
一边说着,『狂三』用手托着下巴,其他的『狂三』则同样地探出头窥视外面的世界。
于是正如『狂三』所言,能看见本体的狂三在点心制作材料专卖店中寻找着巧克力材料的样子。
“原来如此,是送给士道先生的礼物呢。”
“嗯,嗯。『我』呀,还真是一副非常欢快的样子。”
“唔呼呼,我自己都觉得有点害羞呢。”
看着狂三那个样子,分身们笑了。
是的。从影子之中看到的狂三的样子总觉得看起来比平时还开心。
但是,看着那般景象,分身的其中一人好像想起什么似的发出了声音。
“不过,『我』似乎说过这终归只是为了让士道先生娇羞的手段呢。”
“嗯,是说过了呢。”
“除此之外没有别的意思,一直这么强调。”
分身一说到这些,其他分身又惊讶地回应起来。
“诶!”
“是真的吗?”
“有点可疑哦。”
“啊,她哼歌了哦,哼歌。”
“本人好像还没注意到的说。”
“是《情人节之吻》呢。曲子有点老啊。”
每个人都各抒己见,『狂三』们笑了。
其实这并不是在愚弄狂三。毕竟对她们来说本体的狂三就相当于是未来自己的样子。非要说是什么的话,有说有笑地注视着,这样的说法才比较恰当。
“不过——”
『狂三』的其中一人看着狂三的背影呼地吐了口气。
“有点,令人羡慕呢,『我』。”
“嗯,嗯。确实。”
“我也,想送礼物给士道先生呢。”
“我们应该是知道的吧……不能擅自行动哦。”
“嗯,嗯。而且,我们还有工作要做哦。”
“但是。”
“不。”
“不过。”
“可是。”
尽管本来全体都是狂三,但根据再现年代的不同,思考方式和价值观还是有微妙的不同。虽说大家都有着共同的大目标,但不一定都会得出一样的答案。
在影子之中,几次回响着『狂三』们的声音。
“——那么,准备万全了呢。”
二月十三日夜。在市内数个据点中的其中之一。
狂三一身内衣,双手叉腰,正在为即将到来的决战之日进行最终检查。
制服,有了。御寒用品,有了。鞋子,有了。内衣——
“呼呼。”
狂三朝着穿衣镜摆了个姿势,轻轻点了点头。
煽情的内衣,包裹着妖艳的雪白肌肤。虽然有点自吹自擂,但可以说看到这个姿态还不心动的男人是不存在的。
“可以。然后——”
狂三”呼呼”地歪起嘴唇,迅速转过身体,指向了被置于桌子之上的可爱盒子。
“巧克力,也好了。”
巧克力自身的制作自然不用说,包装也做得好到超乎想象,狂三正以此自豪着。
狂三一副满足的样子微笑着把那个盒子细心地放入纸袋。
然后——
“……啊啦?”
突然,狂三歪了歪头。
落在房间地板上的影子突然扭曲起来,从那里爬出来了一个和狂三有同样面孔的少女。
而且,穿在其身上的灵装还破烂不堪,她撑着肩膀”哈……哈……”地喘气,一副痛苦的样子。看到那不寻常的样子,狂三不由得皱起眉头。
“哈……哈……不,不好了,『我』……”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难道说,士道先生的身上被什么——”
狂三一说,分身便摇了摇头。
“我,『我』们,叛变了……!”
“…………哈?”
听到意料之外的词语,狂三的脸上染上了困惑之色。
叛变。当然词语的意思是知道的。但一说到这个词语,就意味着作为狂三尖兵的分身们头脑中没有很好地达成共识。
确实分身们是狂三过去地履历。根据截取时期的不同,也不是没有像所谓的叛逆期那样处于不老实状态的个体。
可是,狂三的绝对目的至今一次都没有动摇过。因此所有分身虽然有个体差,但都应该还保持着共同的想法才对。
然而分身用认真的目光抬头看着狂三,继续诉说着。
“最初只是一点小口角。但是,就在那时强硬派的『我』们开始起势了。”
“强硬派的『我』?”
对于这听不太习惯的言语,狂三不由得呆然着像鹦鹉学舌一般重复着这句话。
分身则用激动的语调把后续继续说出来。
“虽然以我为代表的稳健派的『我』们想拼命地阻止……”
“稳健派的『我』?”
“正确来说的话,是新时崎派和旧时崎派之间发生了争论,趁这个机会,代表狂三原理主义的『我』领导『我』们形成起义之势。不……现在想想看的话,这一切也有可能是按照『我』描绘的宏图来进行……”
“……不是很懂在说什么,总之是发生了什么事?”
狂三咯吱咯吱地挠了挠脸颊说道,而分身轻轻点了下头后继续说下去。
“有一部分『我』们组成了赠予士道先生礼物的同盟,从影子中跑了出来……”
“……!?这件事请早一点说啊!”
听到分身的话,狂三瞪大眼睛,声音也变了调。
虽然尽是叛变,强硬派,稳健派之类的抽象表达并不好懂,但这件事是最为重大的。
放任分身做多余的事情很可能会妨碍到狂三的目的。
——而且,无论如何。
“过去的『我』送士道先生礼物……?别,别开玩笑了……!”
狂三脸色变得煞白,立即啪地打了个响指。
瞬间,影子缠绕起狂三的身体,形成了红黑交接的罗裙。灵装。精灵身着的绝对的铠甲之城。
“现在不赶紧阻止的话……!犯人的人数有多少?”
“是,虽然大部分的强硬派已经被我们阻止了,但还有罪魁祸首的四人趁机……”
“四人是吗。我知道了。——剩下的『我』们请分配好接下来的工作。”
“难道说,您准备一个人去吗?明明还不知道『我』们的下落……”
狂三下发指示后,分身担心般地说道。
狂三哼地发出一声鼻音并转过身去。
“没空去分出多余的人员了——而且,以为我是谁呢?『我』们全体的最终形态哦?『我』们的想法等等,都如掌中之物般清楚。”
狂三如此说着,在原地小跳,潜入到影子之中。
——月光从窗户照入,教室里布满了幻想般的光。
时间是深夜两点。空无一人的学校中,却响着一个小小的脚步声。
既不是夜间值班的教师,也不是为了拿回忘记的东西而潜入学校的学生。——而是精灵,『时崎狂三』
“唔呼呼,呼呼。”
『狂三』稍稍微笑,像是对这令人心旷神怡的景象司空见惯一般地眯着眼睛,慢慢地在教室中迈着步子。
现在『狂三』所在之处,是来禅高中二年四班的教室。
是狂三曾经编入的班级,也是五河士道所在的班级。
『狂三』边依次抚摸着排列整齐的课桌边行走着,在某个课桌前停了下来。
“记得……是在这里呢。”
如此说了之后,『狂三』笑嘻嘻地歪起嘴唇——对,如果『狂三』记得没错的话,这里就是士道的座位。
“呼呼……”
『狂三』慢慢地从手上拿着的纸袋中拿出了包装得很漂亮的盒子——里面是巧克力。
然后把它藏到了士道课桌里。
这样隔天早上,士道来上学的时候应该就会发现这个了。和充满谜团的祝词一起——
然而,就在这时。
“——到此为止了,『我』。”
伴随着耳熟能详的声音,一个影子突然出现在了『狂三』的视野中。
“什……!”
面对这突然发生的情况,『狂三』抽动了下肩膀,把脸向声音传来的方向朝去。
于是站在那里的是,背对着月亮悠然地抱着胳膊,本体狂三的身影。
“……果然,来到这里了呢。”
早早发现犯人之一的狂三,不高兴地皱起眉头。
地点是来禅高中二年四班。看来是想把巧克力放到士道课桌中去。
“啊啦,啊啦……这不是『我』嘛。在这个时间您还有什么事吗?”
被场面压制的『狂三』,却不显一丝动摇,用假装从容的腔调如此说道。
虽说如此,也不是完全不感到惊讶。毕竟近在眼前的就是以前的狂三。对狂三来说她的心境是无意中就能知道的。单纯地,认为狼狈的样子很逊。
但是,给她指摘出来又会显得太不知趣吧。……无论如何,自己也会有些难受。狂三半睁着眼呼地吐了口气。
“不用装傻了,『我』。我已经听说了哦。——还真是给我做了些乱来的事啊不是吗?”
然后这么说着的时候,狂三看向了被月光照亮的犯人的身影。
当然对方是分身,虽然面孔简直就是狂三本人,但身着的服装跟现在的狂三有些许不同。
是以黑白为基调,哥特洛丽塔风格的礼服。头发没有绑起来,取而代之的是,用模仿蔷薇的发饰装饰着头部。
而且,其可谓最大的特征在于那只左眼。她为了能隐藏时钟之眼,而戴着医疗用的眼罩。
……从现在算起的几年前,有一段时间分身们厌烦了大家都是和自己一样的形象,努力谋求差别化而尝试其他装扮。这个眼罩的狂三身着的哥特萝莉装,是从现在算起大概五年前的服装对吧?
现在的话,正因为看起来一样所以可以混入到分身之中来欺敌耳目,因为认识到这点,狂三和分身们做了一样的装扮,但狂三也会有一时爆发出自我个性的时期。
就这层意思来说,这个眼罩的狂三是可谓狂三天敌的存在。
毕竟,是个人的话谁都会有过去的痛苦回忆……也就是所谓的『黑历史』正以人的形态显现着。这对精神健康多不好想想就知道了吧。
眼罩狂三也意识到了就算想挣扎也是没用的吧。她“呼”地吐了口气,缩紧着身子并像展示一样拿出了准备藏到士道课桌里的盒子。
“这不是很狡猾吗,只有『我』可以。我们也想送士道先生礼物啊。”
眼罩的狂三毫不发怵,如此说道。狂三虽然感到着急,但还是回复了她。
“这个时代的时崎狂三是本小姐哦。你终归只是过去的我的再现体而已。请不要妨碍我的计划。”
“因为嘛,我的时代就是没有像士道先生这样的人呀。而且,只是多几个礼物,不是没问题吗?”
“大•有•问•题•啊……!”
听了眼罩的狂三的话,狂三怒气冲冲地喊出声来。
然后就着这个势头,迈着重重的步子向前走去,夺去了眼罩的狂三手中的盒子。
“呀,你干什么!?”
眼罩的狂三投来了带着谴责的视线,但,毫不在意的狂三把视线落到了那个盒子上。
“过去的我的审美,我是最不信任的!送去奇怪的东西,被士道先生讨厌的话那该怎么办!”
“奇怪的东西什么的,太没礼貌了。里面只是普通的巧克力哦。”
眼罩的狂三噘着嘴说。
原来如此,那应该不是在撒谎吧。然而,问题并不在这。狂三将视线落在了包装盒上贴着的卡片上。
“……这是,什么?”
狂三带着阴沉的表情,来回对其仔细端详。
是一张只有名片大小的黑色卡片。但在其上却没有写信息还是联络地址之类的,取而代之的只有用随意的酷炫字体(就是迷之人物用通信器材进行会话时,在画面中映出的那样的字体)印刷出来的『K』。
就好像,怪盗的预告状一样。
——您的心,我前来收下了……真是烦死人了!狂三的心中如此吐槽着。(混沌圣歌:neta怪盗基德)
从一个个要素看的话可能是很酷。但这些要素一层层地搅在一起,就造成了难以形容的不忍直视。
然而眼罩的狂三却一副呆然的样子歪着头。
“不觉得很酷吗。”
“一点都不酷……!退一百步讲只是巧克力还好,但为什么要贴着这样的东西!”
“因为不这样他才不明白是谁送的嘛……啊!”
突然,话到嘴边的眼罩狂三察觉到了些什么而睁大了眼睛。
“原,原来如此……确实要是如此的话就会这样呢。”
紧接着,她的手哆哆嗦嗦地颤动了起来。对此,狂三叹了口气。
“你总算明白了吗?”
“诶诶……只有『K』的话,就还有被误解为是琴里小姐亦或是耶俱矢小姐的可能性对吧?果然还是把时钟标记一起混进去的方法……”
“才不是啊啊啊啊啊啊啊!”
狂三高声喊了起来,并咚咚地猛踩着地板。
随之此处的影子应声展开,抓住了眼罩狂三的脚。
“呀啊!”
虽说眼罩狂三她大声悲鸣起来,却很快理解了此刻的状况,转而以那副流着冷汗的样子做出一副无畏的表情。
“可惜……看起来我只能到这里了呐。——可是,我只是狂三四天王里最弱的那个,而你要如何面对剩下的三个『我』呢”真让人期待啊!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
说罢,眼罩狂三被拖入了影子之中。
“……不是,狂三四天王是什么玩意。”
狂三在一阵轻微的头晕目眩感下,为了捕获下一个犯人而潜入了影子之中。
而后狂三所去的,是同在来禅高中校舍内的出入口。
虽说不清楚其他哪个时代的狂三是否发起了叛乱,但只要是过去的狂三的话,总觉得她是不会放过在鞋柜里放巧克力这种王道事件的。
“……果然,在呢。”
紧紧窥视着士道鞋柜那块地方的狂三,以叹息的口气嘟哝道。
此处就和预想的一样,分身中的一人正往士道的鞋柜里放着巧克力。
虽说事情正如所料是挺让人欣喜的,可转而一想,能读懂她们想法不就正说明了自己就是她们吗,这又让狂三陷入了微微的忧郁之中。
可不管怎么说,不能放任分身就这么暴走下去。于是狂三用着明显的脚步声朝着分身跃然而出。
“Stop哟,『我』。”
“……!什……”
在狂三现身后,分身微微皱了皱眉间重新面向了狂三。
“…………”
环视着望了一番她的容貌后,狂三几乎就有种脸颊自动噼里啪啦痉挛了起来的感觉。
这位也和先前的『狂三』一样,穿着与普通的分身不同。她穿的是歌德朋克型的服饰,而到了躯干的部分则缠上了绷带。右手,左脚,然后自然,左眼也用绷带给盖住了。
虽说和前面的狂三也差不多,但这边这位还更严重了。狂三一边感受着那谜一般的头痛,一边向她还眼看去。
而后,绷带狂三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开口道。
“啊啦,啊啦……这不是『我』吗,在这个时间——”
“啊啊,这个段子刚刚才来了一遍,所以你可以省省了。你算是第二个了,给我认命吧。”
在狂三一脸嫌弃地说完后,绷带狂三不满地“吥”的一声嘟起了嘴唇。
“诶诶,这太狡猾了啦。我也想霸气满满的回复了敌人之后再战斗啦。”
“……在说什么东西啊,你。”
狂三听完叹了口气,然后指向了绷带狂三手上的包说道。
“比起这个,把那个盒子送到士道先生的手上,可是会引发一堆问题的。而我今天来此就是来进行回收的。”
“怎么这样,太不讲理了!到底这个礼物的什么地方会引发问题啊!?”
绷带狂三如要控诉一般向她说道。然而狂三却连一丢丢同情也不带,半睁眼盯着这个礼物。
“说起来,为什么要用英文报纸来包装啊?”
“不是很帅气吗?”
“……那么,为什么用十字架型的缎带裹着?”
“不是很帅气吗?”
“那为啥包装纸到处渗着血痕?”
“不是很帅气吗?”
绷带狂三不假思索地回答道。看起来她是打心底这么认为的样子。狂三一阵目眩,将手抵在了额头上低声呻吟了起来。
“你觉得这样没问题吗,『我』。虽然那种包装说不定会让人感觉意外,但人们都是在紧急情况下才选择这种的。
“诶,是这样吗?”
“没错,血痕是最不合格的。即使里面的是普通的巧克力,但大部分人都会对里面放的东西而感到不安。因此对人们来说,很有可能看都不看里面是什么就丢掉吧?”
没错,所见的那块血痕并不是印刷的,而似乎是染在包装纸上的。虽然不清楚是不是真的血,但这种东西放到鞋柜里的话,不管谁都会觉得可疑吧。说实话那令人毛骨悚然的外观,与其说是巧克力的包装,更有塞入了死掉的小动物尸体的感觉。
对狂三的一番话,绷带狂三貌似是真的吃惊的样子而瞪圆了眼睛。
“怎么这样!我才没有放这么危险的东西!里面放的是巧克力——”
“所以我才说,即使这个包装里面放的是普通的东西……”
“……那么,只能配上骷髅了!”
“别给我乱加多余的东西啊啊啊啊!”
在狂三发出了那宣泄的大叫后,和之前一般让影子在地上铺展开来,缚住了绷带狂三的脚。
“啊——嘞诶诶!”
绷带狂三喊出这假得不行的悲鸣被吸入了影子中。
就在那时,装礼物的盒子从她手中脱落,滚到了教室的地上。
狂三放眼看去,并弯下腰捡起了这个盒子。
“……啊啦?”
然后在这时,她发现了刚才都一直处于视角盲区某个部分的某物。
在缎带之间。夹着一张卡片。
“…………”
拿出来一看,上面用血字写着‘Welcome to the hell’。
狂三在各种意义上阵阵发颤了起来,并随即把那个盒子放入了影子之中。
“……姑且,处理一半了。”
捕获了两个分身离开了学校的狂三,在影子中如穿行一般前进着。
……时间才过了不到三十分钟,却不知为何感觉累得够呛,想到这狂三不禁大大地叹了口气。
“啊啦,啊啦,辛苦了呢,『我』。”
“也难怪,毕竟今天已经没法好好休息了。”
对着这样的狂三,两个分身向她说着安慰的话语。
尽管如此,狂三也无法坦然地接受这些。
可这说来也是理所当然的,毕竟向她搭话的两人,就是之前抓住的眼罩狂三和绷带狂三。
自然,为了让她们无法再捣乱而牢牢地绑住了她们的手脚。可是,因为没塞住她们的嘴巴,所以就如同之前一般,对狂三的举动插话插个不停。
狂三一脸嫌弃地半睁着眼,狠狠地瞪着她们两人。
“要想让我接受你们的安慰的话,不如就把剩下两个人的所在地交代出来怎么样?这样一来我也很快就能入睡了。”
说着,狂三长长叹了口气。
随即眼罩狂三和绷带狂三在对上眼神的一瞬间,互相低语了几句,顺口说道。
“说起来第三个『我』,记得是为了制作最完美的巧克力而拜法国巧克力糕点师为师了。”
“啊啊,啊啊,确实是这样。我记得第四个『我』说过为了采集高品质的可可豆而去了特立尼达和多巴哥来着。”
而后,她俩一本正经地说出了这种话。……不用说,肯定是骗人的。很明显她们是在包庇最后两人。
狂三再一次倍感心累地叹了一口气,然后回道。
“这样啊,感谢你们珍贵的情报。……那么,我就去调查一下从士道先生的家到学校的那段路吧。”
“唔。”
“也是啊。”
狂三说罢,眼罩狂三和绷带狂三,露骨地抖起了肩。……这反应,连狂三自己都觉得太欲盖弥彰了。
果然,下一个地方就在那啊。
嘛啊,毕竟轮下来就是那了。在确定教室和鞋柜这学校两大点的基础上,下一个可能性高的就是士道经过的路了。
可话说回来,心中却也没有具体地点的头绪。狂三在影子中跃入夜晚的街道,认真警戒着周围的情况。
紧接着——
“……嗯!?”
在小走几步的地方,狂三双肩一震而停住了脚步。
理由极其简单,在道路的正中央放置着一个长宽约一米的大箱子。
不仅如此,这还不是个普通的箱子。它的全身都满满装饰着五彩斑斓的人造钻石,沐浴着路灯的光芒,一闪一闪地闪耀着。盖子上扎着的缎带是使用的蕾丝材质,简直不能更夸张。
“…………”
狂三摆着一副不知所以然的表情屈膝在箱子旁,并缓缓地将耳朵贴近了它。
“——呼呵呵,呵呵呵(音符)。”
而后隔着箱子听到了那耳熟的声音。
“…………咚。”
狂三霍地站了起来,并借势抬起了右脚,一脚踹翻了箱子。
“好痛!?的说啊!”
华丽倒下的箱子的盖子随之打开,分身中的一人从里面滚了出来。
分身貌似受到了很强的打击而摸着头蜷缩着身子,嗡嗡地碎碎念了几秒的途中,还向狂三抱以恨恨地视线。
“做,做什么呢你……!”
“这是我的台词。”
狂三的视线尖锐了起来,并以之狠狠地瞪着这个分身。
这是个和之前眼罩狂三以及绷带狂三样子相异的个体。毕竟说到底,她衣服并不是黑色的。身穿带褶边的纯白连衣裙,头戴无边布帽,还有那心型的过分可爱的眼罩。
没错,是走的甜美的洛丽塔风格,也就是俗话说的甜美萝莉风。以前的一段时间里,真的只是一段时间里,狂三陷入了幻想中,而这个时期精准地以分身再现了。
不过说来,在眼罩的狂三和绷带的狂三跑出去的时候,狂三大概就已经预想到了这个个体的存在。她忧郁地叹了口气,看向了刚才被踢倒的箱子。
“……这个箱子是什么东西?”
狂三有些厌烦地问道,甜美萝莉风狂三得意地挺起了胸。
“你在说什么呢。当然是用来进行『礼物就是我』这种展开来用的不是吗!”
甜美萝莉风狂三自信满满地说道。狂三因为轻微的目眩所以将手放到了额头上面。
“……所以你打算要在这里面吗?”
“诶,没错。虽然美中不足的有点冷就是了。”
“……难道,你打算在士道先生收到之前一直待在里面吗?”
“这不是当然的吗。毕竟是礼物。——啊,当然我也准备了巧克力所以请尽管放心。”
“…………”
狂三脸色阴沉地陷入了沉默。可以吐槽的地方实在太多了反而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但是甜美萝莉风狂三却是一副完全没有注意到的样子,将倒下的箱子扶了起来,像是夸耀一般向狂三展示着。
“请看,这个盖子的部分可是精品。为了让它能够整个闪闪发光可是费了我好长的时间呢。啊,还有这个侧面的部分。我特意画上了猫咪的花纹。其他还有……”
甜美萝莉风狂三兴高采烈地解说着自己的作品。
狂三露出了和蔼的微笑,向前伸出了右手。从影子之中飞出了手枪,落到了那只手上。
“〈刻刻帝〉——”
“诶!请等一下!”
狂三举起了手枪,甜美萝莉风狂三慌忙地叫了起来。
“这里,请看这里!只要一打开盖子,就可以看到用红色的人造钻石写在里面的『kurumi♡』!这样绝对能让士道先生心动不已的!”
“【四之弹】♡”
狂三温柔地微笑着,扣下了扳机。
操控时间的天使〈刻刻帝〉的能力之一,使时间倒流的【四之弹】在箱子中炸裂开来。甜美萝莉风狂三的力作一瞬间变回了各种材料。
“呀啊啊啊啊啊啊!我的五小时四十五分钟呀啊啊啊!”
甜美萝莉风狂三跪了下来,看着散落一地的人造钻石发出了悲鸣。
但是狂三完全无视了眼前的景象,影子在地面上扩散开,将那边的装饰材料以及甜美萝莉风狂三一起吞了进去。
“闪闪发光的很漂亮呀啊啊啊啊!?”
甜美萝莉风狂三发出奇怪的叫声,被吸进了影子里面。
这时。
“……啊啦?”
狂三发现一个小小的盒子落到了街道上。依然是用华丽的皱边和蕾丝材料进行过过度装饰的盒子,被抱在一个黑猫布偶的怀里。这肯定就是甜美萝莉风狂三准备的巧克力的盒子吧。
狂三呀嘞呀嘞地叹了口气,将这个盒子也扔进了甜美萝莉风狂三所消失的影子之中。
“那么……终于还剩下一个人了呢。”
没错。确实出逃的犯人应该是有四个。眼罩狂三也说过狂三四天王这种莫名其妙的话。
但是眼罩狂三,绷带狂三,甜美萝莉风狂三这些发起叛乱的都是在狂三的历史之中特别『深刻』的个体。最后的一个人到底是什么时候的自己呢,狂三多少有些不安。
“嘛啊,即使烦恼也是徒然呢。”
挠了挠脑袋,狂三清了清脑子抬起了头。
“还有一个人,说道能够确实将礼物交给士道先生的地方的话……”
狂三呼姆地将手拄在下巴上,脑袋抬的更高了。
“————嗯哼哼。”
在寂静的房间之内响起了这样的小小的笑声。
这也是当然的。时间已经到了凌晨三点。在这个房间之内的人早已经进入了梦乡。
『狂三』窥视着周围的样子,从影子中走了出来。
从面积来看的话是大概只有六块榻榻米左右大小的空间。木制的地板上面摆放着桌子和书架这样的家具,在墙角还挂着制服。
而在摆放在房间的一角的床上面,这个房间的主人正在安静地沉睡着。
没错。为了将巧克力送给士道而进行了结盟的最后的『狂三』选择的是——并非其他,正是『士道的房间』。
确实通过教室的书桌,鞋箱或者士道家的邮筒也是有可能将巧克力送给士道的。
但是从确实性这个层面来看的话,这些地方并没有什么太有利的条件。无论怎么说,现在士道就在这里。只要像是圣诞老人一样将巧克力放到枕边的话,在士道起床的同时就必定会被注意到。
而且这样的话,还有能够比和士道住在一起的琴里还要先一步被士道注意到的好处。
并且——
“嗯哼哼,哼哼。”
『狂三』开心地露出了微笑,轻轻地向着床走去。
当然这是为了将巧克力放到枕边——但是趁着这个机会,稍稍的观赏一下士道的睡脸就算作是福利吧。
想着这样的事情,『狂三』向被子伸出了手。
但是,下一瞬间。
“咦!?”
从被子之中突然伸出的手紧紧地抓住了她的手腕,『狂三』不禁发出了声音。
一瞬间以为是被士道发觉了——但是不是。现在抓住『狂三』的手的手很明显不是男人的手。肌肤洁白而华奢,好像在哪里看到过——
“——抓住你了,『我』。”
『狂三』狼狈地睁大了眼睛,接着在被子中出现了狂三本尊的身影。
狂三抓着『狂三』的手腕,慢慢地从被子里面爬了出来。
没错。狂三预料到了最后的分身毫无疑问会来到这里,从而潜入到了士道的被子里面。
“你就是最后一个了呢,『我』。”
“库——”
狂三刚说完,分身就使劲甩开了狂三的手,向着后方跳了出去。
然后通过从窗户照射进来的月光,狂三看清了这个分身的样子。
“…………”
看到分身的容貌,狂三的脸不由得颤动起来。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因为这个分身也和刚才的三人同样,一副和普通的分身截然不同的打扮。
带有花瓣纹路的华丽的黑色和服,带状的紧身衣,宽大的袖口之中露出来的饰边——然后,遮盖住左眼的眼罩像是柳生十兵卫的刀的护手的一样。
没错,现在在狂三眼前的是,穿着和风哥特洛丽塔,也就是所谓『和式哥特』风格的服装的个体。
“……啊,啊——……”
狂三将手放到额头上,像是在回忆过去一样呻吟着。
……这么说来,自己确实曾经穿过这样的衣服。
怎么说呢,狂三虽然基本上只对哥特萝莉感兴趣,但是在某个时期狂三突然觉得和风非常的帅。调查各种刀的名字,毫无意义地使用旧字体,幻想在大正浪漫之中,模仿大正时期的装扮……无论是谁都是有这样的一段时间的吧?像这样,狂三在内心之中不自觉地为自己找着借口。(多拉泽:这句话原文是はいからさんが通ったり,如果我的日语没学错,原型应该是はいからさんが通る,这他喵是一部漫画!附,はいからさん,大正时期对西洋风打扮的人的称呼,语源是high collar,现在是死语。)
“什么呀,你这个反应。”
和式哥特狂三因为狂三的反应而一脸疑问地皱着眉头。狂三无力的苦笑着抬起了头。
“……没什么,只是想起了那个时候还真是搞错了很多事情呢。”
“有什么搞错的!?”
听到狂三的话,和式哥特狂三发出了责问的声音。
“和风加上哥特萝莉!日本风加上洛丽薇塔!这个装扮才是我所追求的真理的姿态!”(多拉泽:上文的洛丽塔是ロリータ,这里的洛丽薇塔是ロリヰタ,两者的区别在于分身说的是死语。)
“……那个『洛丽薇塔』的叫法能不能别用了?不知道为什么感觉后背发凉。”
狂三因为突然的寒气而颤抖了一下,为了重振精神她咳咳地咳嗽了一声。
然后她蹲了下来,将刚才和式哥特狂三所掉落的巧克力盒子捡了起来。
“啊!我,我的巧克力特!”
“所以说能不能不要再这么说了。”(多拉泽:多拉泽老师的日语讲座,在日语中用片假名组成的外来语中会用ー来表示长停顿,比如说巧克力就是チョコレート,读法是chokore-to,在re的后面要停顿一下,而分身把所有的ー都用ヰ代替,这是大正时期及以前的说法。ヰ就是ゐ的片假名,读法是wi,属わ行,现在基本不会使用)
狂三流着汗说道,看向了手中的盒子。
色彩鲜艳的彩纸的包装上是带有饰边的缎带。……虽然在这个时间点上赠送者的兴趣已经完全爆发了,但是问题是盒子上附带的东西。
一瞬间以为是和眼罩狂三一样的卡片,但是并不一样。写着『士道先生江』——没错,那是封套。(多拉泽:原文是士道さん江,是士道さんへ的古老写法,现在基本不用。)。还有些厚。
“…………”
狂三虽然产生了不好的预感,但还是打开了信封。和式哥特狂三“啊!不要!”地叫了起来,但狂三毫不在意,将视线落到了装在其中的信上。
“……喔。”
在那几秒后,狂三感觉到额头上渗出了汗珠。
那无疑就是刻意将爱慕之情描写出来的情书。
而且用的还是误解了大正浪漫的半斤八两的古风文体。
由于唯一的可取之处就只有写着的有样学样的毛笔字,所以难读得要死。
狂三虽然流出了不快的汗水,但总算还是稳定了心跳,再次抬起了脸。
“……总,总之,你的想法已经被看透了,请死了这条心吧。”
然而和式哥特狂三却忽然厚脸皮地笑了笑并回起话来
“嗯嗯,嗯嗯……真不愧是未来的『我』呢,没想到这样都能被巧妙地抢先了啊。”
“就算被自己夸奖,什么也不会——”
“而且,竟然以埋伏的理由和士道先生同床共枕……果然老成的『我』很激进呢,真是受教了。”
“…………”
听到和式哥特狂三的话,狂三无语了。
于是像是配合这边一样,床上的士道“唔……嗯”地翻了个身。
狂三把被子拉到士道肩上盖好后,重新面向了和式哥特狂三,并展开了她脚下的影子。
“诶诶诶诶!?好狡猾啊啊啊!?”
和式哥特狂三留下了这样的话,被影子吸了进去。
“……呼。”
和式哥特狂三的身影从士道房间里消失了,狂三的影子也变回了原来的大小。
狂三微微叹了口气,向后仰着身体伸了个懒腰
“真受不了……这样全都到齐了呢。”
被迫做了多余的事情,明明重头戏就在明天的说——
“…………”
这时,狂三的脑海中掠过了刚才和式哥特狂三说过的话,狂三一晃地看向了士道。
他正平静地酣睡着,以毫无防备的面孔。
“……”
狂三稍微屏住了呼吸,然后很不高兴地移开了视线。
不知为何,感觉脸上有点发热。
肯定是睡眠不足的缘故吧。狂三用脚跟咚地一声踏了下地板,自己也潜入到了影子之中。
“哈……总算赶在早上之前搞定了呢。”
回到据点的狂三大声地叹了口气后啪地打了个响指。
于是身着的灵装溶解到空气之中,装束变回了原来的内衣。
“——『我』。”
“是。”
狂三一声令下,普通装扮的分身(所谓的稳健派的狂三)就从影子中露出脸来。
“我要小睡一会儿了。这期间的事情就拜托你咯。——另外,今天抓到的四人绝对别放走了。”
“了解。那么请好好休息,『我』。”
分身恭敬地行了个礼后回到影子中去。
“真是的,让我耽误了这么多时间……”
说着,狂三又一次叹息,就在脱掉内衣准备上床的时候,狂三忽然想起了某件事。
“话说起来……”
狂三犹如在说”来吧”一样向上勾起手指,于是就像对其动作作出反应一般,从影子中飞出来了四个盒子。
一个是贴着黑色卡片的盒子。
一个是包装纸上带着血迹的盒子。
一个是被黑猫抱着的华丽盒子。
一个是附带书信的千代纸盒子。
对。就是强硬派的『狂三』们准备送给士道的礼物的盒子。
虽然因为全部的包装,赠送方式和附加物有问题而即刻回收了——但说起来,还没有确认过她们做的是什么样的巧克力。
到现在才知道这种事也是无济于事,但要说为什么,就是好奇心在作怪。狂三拆开包装,将那几个盒子依次打开。
“……!这是……”
然后,全部盒子都打开了。
狂三睁大了眼睛并屏住了呼吸。
原因很简单。毕竟,眼罩的狂三,绷带的狂三,甜甜美萝莉风狂三和和式哥特狂三制作的巧克力完全可以说全部——都是一模一样的设计。
做成小小的猫形的可爱的巧克力在盒子中整齐地摆放着。
“……”
狂三看了好一会儿,然后”哈……”地大吐一口气。
“……真是的,真是没办法呢。”
然后狂三如此说着,从桌子上的纸袋中拿出了另一个盒子。——狂三自己制作的,为了在明天送给士道的礼物。
虽然稍微有点浪费,但还是拆开包装,打开盒子。
于是在那之中,显露出了和分身们的作品非常相似的猫形巧克力的样子。
对。四个分身们制作了和狂三相同形状的巧克力。
“……结果,我还是我呢。”
狂三略带自嘲地笑了,然后从自己的盒子中拿出四块巧克力,并把分身们制作的巧克力每人一块地放入到那些空出来的地方。
狂三Valentine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