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爆肝工程师的异世界狂想曲(异世界狂想曲)
  4. 第十卷
  5. 第八章《米媞雅公主的冒险》
  6. 繁体版

第八章《米媞雅公主的冒险》
2017-07-17 17:50:08

		

“妾身是米媞雅喏加。对在祖国没有刺激的日子感到厌倦的妾身,从希嘉王国的亚希年侯爵那里听到希望将他女儿从疾病中拯救出来的委托时,二话不说就答应喏加。”(译:这章恢复米媞雅的语尾,看不习惯的可以无视最后2个字)
「非常感谢,米媞雅大人」
接受了妾身的「净化息吹」的太守四女西娜小姐说出了感谢的话。
「这没什么,终于能放下心来履行原本的职责喏加」
在太守夫妻回来前,一直被索凯鲁妨碍而无法进行治疗。
「这也是没办法呢。我们的事都被父亲大人和母亲大人托付给了索凯鲁大人」
虚弱的西娜小姐袒护着索凯鲁先生。
索凯鲁先生只有脸能看,纯真的西娜小姐似乎很快就被骗了。
「米媞雅大人,要来些这边的点心吗?」
「唔呣,妾身就不客气喏加」
希嘉王国的砂糖点心太甜了,在妾身的国家是绝对无法入口的奢侈品。
婆婆说过砂糖有和同样重量的黄金匹敌的价值。
就当是给西娜小姐治疗的额外收入,好好享受吧。
不久之后,西娜小姐喋喋不休地说累了,因此妾身催促对面的侍女结束茶会。
「看来西娜小姐非常喜欢殿下呢」
「唔呣,毕竟看起来岁数相近,能不拘泥地聊天喏加」
明明都差了四岁,可是妾身的年幼外表却跟十岁的西娜小姐比起来相差无几。
虽然周围的人用符合妾身外观的态度看待妾身是常有的事,不过妾身也不会觉得不甘心喏加。
就连岁数相差无几的佐藤先生,也把妾身当作小孩子看待。
话虽如此,那个人也把称之为睿智集合体都不为过的ELF米莎娜莉娅大人都当成小孩,这说不定也是没办法的。
回房间的途中,在面向院子的走廊上看到了太守三男葛利兹先生丰满的身影。
今天葛利兹先生的朋友们似乎也来玩耍了。
「唔哇,真的是青铜证耶!江斯,你挺厉害的嘛!」
「是让之前说过的赤铁证的堂兄带你去的吗?」
「没错。我觉得身为福戴伯爵的嫡男,青铜证这点程度果然还是必要的」
看起来有点刻薄的淡茶色短发的青年,对着逼近他的两个少年得意洋洋地回答他们的话。
略胖的黑发是拉尔珀特男爵的四男贝伊宋,看起来有点聪明且个子矮的金发是葛哈特子爵的三男迪伦。
是觉得那个很没趣吗?葛利兹先生和拍马屁的托凯男爵的次男鲁拉姆则是口出恶言。
「哼、哼。反正是在堂兄背后丢石头之类的吧?」
「就是,就是 !在剑术上一次都没胜过梅莉安的人,是不可能打倒魔物的」
听到这个的德尤凯利准男爵的长女梅莉安小姐快速拔出了细剑伸到鲁拉姆的鼻尖下。
「你意思,是想说我的剑术无法应付魔物吗?」
「没、没有那回事。没有那回事啦,把剑收起来吧」
与其带着僵硬的表情恳求放过,不如一开始就别说出那种不谨慎的发言。
还是说,这就是朋友之间相处的那种方式吗?
稍微有点羡慕喏加。
虽然妾身托佐藤先生的福拿到了黄金证,但菈布娜她们不允许的话是无法进入迷宫的。
说到能做的事,就只有去探索者公会听老手探索者们说话而已。
因为,剑的练习只进行过两天,魔法的学习持续了两年连一个小火种都放不出,说到能向人炫耀的东西也就只有「净化息吹」。
看着刻有诺罗库家纹的护身短剑,妾身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葛利兹大人,原来您在这里啊」
「啊啊,索凯鲁啊。有什么事吗?」
抬起头后,看见了出现在房子主屋的索凯鲁先生,带着低等之人绝对看不到的笑脸向葛利兹先生搭话。
「请高兴吧。许可下达了」
「许可——是迷宫探索的许可吗?!」
「是的,总算从太守大人和夫人那里拿到许可了」
「干得好!」
「葛利兹大人,我也!请让我也一起去吧!」
贝伊宋先生立刻就央求着葛利兹先生。
他的朋友们一听到这个,各个都说着「我也去我也去」聚集在他面前。
虽然妾身也想一起去,但是不久前才拒绝了索凯鲁先生的求婚,难以说出想要掺和多亏他的功劳才能去的迷宫探索。
「客气可不是美德咋嘛嘶?」
向身后传来的声音回过头,统一为绿色的特异身姿的贵族站在那里。
——妾身很怕这个人。
除去装束和奇怪语尾的话,就是一个用辞周到且公平对待下等之人的贵族模范般的老人喏加,但要是被那个眼睛注视着,就会有一股整个人直接被吞掉的错觉。
不是理性而是妾身的本能在警告着保持距离。
「妾、妾身要回房间去喏加」
「是想跟那些孩子们一起去迷宫咋嘛嘶?我会帮您从菈布娜小姐那里拿到许可咋嘛嘶」
因为这个提案实在太有魅力了,结果稍微犹豫一下之后就点头了。
在这之后,珀普特玛先生出色地说服了菈布娜,妾身能跟葛利兹先生他们一起去迷宫了。
◆
「索凯鲁怎么了?」
「因为还在闭门思过中,所以今天的探索无法同行」
太守护卫骑士的其中一人回答了葛利兹先生的提问。
索凯鲁先生在说了探索相关的事那天晚上似乎做了什么导致在自家闭门思过。
尽管是那种状况,他还特意外出向妾身求婚,索凯鲁先生到底在想什么呀。
昨天的索凯鲁先生两眼充血,比平时还要可怕喏加。
侍从琉菈热衷于眉目清秀的索凯鲁先生而帮不上忙。如果不是佐藤来了说不定嘴唇就被强行夺走了。
——呜呜,光是想像一下就令人害怕喏加。
「我和同僚会守护葛利兹大人的,所以请您安安稳稳地享受迷宫探索吧」
「唔呣,拜托了」
除了太守护卫骑士的两人以外,因为葛利兹先生的朋友们也从家里各带几个护卫同行,所以人数相当多。担任妾身护卫的骑士菈布娜和侍从琉菈两人也在一起。
由于这个缘故,被周围的探索者们关注着而冷静不下来。
不知为何看见武装的妾身也有说「萝莉公主好可爱」的家伙。
虽然有点无礼,不过听起来像称赞,所以就不跟他们计较喏加。
「您是葛利兹大人吧?小的名叫鲁拉基伍,是被索凯鲁大人委托担任向导的探索者」
总觉得,是个眼神看起来像是立马就会背叛的男子。
而且还有一股像肉腐烂一样的奇怪臭味让鼻子都快扭曲了。
察觉到的似乎只有妾身,虽然看懂气氛什么也没说,但要注意着别让这个男人靠近才行。
「是么。今天索凯鲁不来啊,那向导就交给你了」
「是,遵命」
鲁拉基伍对葛利兹先生说的话屁颠屁颠地低下头,然后作为领头向迷宫的回廊迈出了脚。
抱有一丝不安的同时,妾身的心因第一次的迷宫探索而失去了冷静喏加。
◆
「要上啰。■■……■ 小风弹」
风魔法师的迪伦先生用魔法弹飞了领头的哥布林。
打算站起来的哥布林,被快速跑过去的探索者鲁拉基伍用短枪刺在了地面上。
「好厉害啊,迪伦!好,我也上了!」
「等一下,我也来!」
葛利兹先生和梅莉安小姐单手拿着细剑冲向了哥布林倒下的地方。
「葛利兹大人,等一下啦~」
「我也要去」
鲁拉姆先生和慎重的贝伊宋先生随后追了上去。
「米媞雅大人不去吗?」
「唔、唔呣。戏弄无法动弹的魔物,有点于心不忍喏加」
江斯先生顾虑到了没有行动的妾身。
「一开始是没办法的啦。如果那种程度的魔物都不能打倒的话,会连像样的武术训练也接受不了的」
既然已经拥有青铜证的江斯先生都那样说了,也许是很平常的事吧,但妾身就是感觉不好。
是察觉到妾身的这种心情了吗?江斯浮现出一丝苦笑后走向了哥布林所在的地方。
「喂,向导。敌人太少了」
让随从擦拭溅到脸上的血,葛利兹先生说出了那样的牢骚。
尽管被发了牢骚,担任向导的探索者鲁拉基伍嘴角却往上扬。
「那样的话,小的推荐去第十一区划」
那样说出口的探索者鲁拉基伍的眼前,太守的护卫骑士拔出身上的剑对准他。
「你在打什么坏主意。说到第十一区划,那可是『骑士杀手』盘踞的危险地带」
护卫骑士的话让周围的护卫们怒形于色。
「请冷静下来。我带领大家去的是没有『骑士杀手』的好地方哦。先不说骑士大人们那种厚厚的铠甲,像我这种只穿单薄皮铠的人是不可能会带各位去有『骑士杀手』的地方啦」
受到多数骑士的杀气,即便是探索者的鲁拉基伍也只能僵着表情冷汗直流。
「我对那个好地方啥的有兴趣」
「会很危险啦~,『骑士杀手』很可怕的」
「啰嗦,鲁拉姆。胆小鬼就先回去」
「怎么可以那样~」
一脸不安的鲁拉姆先生被葛利兹先生催促而改变了主意。
「葛利兹大人,太危险了」
太守的护卫骑士们似乎也和鲁拉姆先生同样意见,正打算说服葛利兹先生。
「你们会守护我的吧?我可是经常从父亲大人那里听说你们非常优秀啊」
由于葛利兹先生的话而被激发自尊心的护卫骑士们终究是答应了,于是妾身们朝着第十一区划所在的地方开始了移动。
虽然中间休息了好几次,但运动不足的妾身们还是忍耐不住,一刻也没到就乘坐在随行的术理魔法师制作的「自走板」进行移动。
迷宫那毫无变化的景象,使妾身们不知不觉打起了瞌睡,被侍从琉菈叫起来后才知道终于到达目的地。
「真是相当舒适啊。我会上报父亲大人给你特别奖励的」
葛利兹先生边慰劳术理魔法师边伸了个大懒腰。
「这个悬崖下面的大厅成了魔物的巢穴,所以请不要靠近悬崖的边缘」
狩猎场是墙壁生长着发光石头的圆筒形大厅。
只有发光的石头稀稀疏疏地生长着,大厅也比有标识碑的通道更阴暗,让人感觉到宛如连接地狱般的错觉。
但是,葛利兹先生似乎感觉不到那种事——。
「唔呣,快点把魔物带来」
「是,马上——」
立刻就发出指示开始了狩猎。
被探索者鲁拉基伍带领到的地方,魔物弱到连妾身们都能打倒,不过似乎有很多都在悬崖下面徘徊。
妾身们被护卫骑士和神官保护着的同时,持续沉醉于魔物狩猎。
「太好了 !等级上升了!」
被随从告知升级的葛利兹先生高兴地跳了起来。
虽然之前因为风魔法师的迪伦先生和细剑使的梅莉安小姐先升级的时候非常不甘心,但他看起来非常高兴喏加。
妾身也不能输。
这个心情与落后的鲁拉姆先生和慎重的贝伊宋先生也是一样的。
「好——,我也行」
「下一个 !带下一个魔物过来!」
「喔,交给我吧」
对于叫出声的两人,回答他们的是从来没听过的女性声音。
「什么人!」
太守的护卫骑士进行了盘问。
「在那里!」
目光敏锐的江斯先生指着附近岩棚上出现的人影。
「迷贼吗!」
「没错,我是短剑姬德琳。我要用这把短剑把你们彻·底·切碎」
自称德琳的女迷贼用非常恶心的动作舔着双手分别拿着的短剑。
「迷贼不可能会一个人出现。警戒周围!优先让葛利兹大人和米媞雅殿下往安全地带移动!」
太守护卫骑士的命令,让护卫和随从们麻利地行动起来。
不愧是大国贵族聚集起来的家臣们。
「殿下,是不是有什么声音?」
「琉菈,不要分心。集中精神保护殿下」
「是、是!」
被骑士菈布娜责备后,侍从琉菈慌忙地注意周围。
可是,妾身对侍从琉菈说的话无法不去在意,所以试着侧耳倾听。
于是——。
「菈布娜!有脚步声!妾身从杰利尔那听说过!迷贼会引发人为的魔物连锁暴走让探索者们碰上!」
「不好,快点离开通道!」
骑士菈布娜听到妾身的话之后发出了怒吼。
虽然几个骑士和随从有反应,但剩下的多数人被浊流般出现的蝗虫和蜜蜂的魔物冲撞掉到了悬崖下面。
「是『骑士杀手』!」
「没错哦。请好好享受板金铠甲都能贯穿的一角飞蝗和结实的头盔都能弄瘪的岩头蜂突击吧」
虽然魔法师们对哄然大笑的女迷贼发动攻击,但是因为距离太远,被躲在暗处轻松避开了。
「不要分心!全力排除魔物!」
「呀哈哈哈——这就对了,努力拼尽全力哟」
怀着决死的觉悟展开战斗的护卫们被女迷贼嘲笑。
护卫们好像也都是能跟骑士菈布娜匹敌的强者,一瞬间就增加了「骑士杀手」的尸体。
「赶紧赶紧,再不快点代替的魔物就会来了哟」
新出现的是巨大的螳螂怪物,而且是成群的七只。
「这次居然是兵螳螂」
「对自己的实力有自信的人跟上来!那之外的人留下来保护葛利兹大人他们!」
太守的护卫骑士们作为领头,骑士们挥剑砍向巨大的螳螂们。
骑士菈布娜虽然以妾身的护卫为优先留在了这里,但她好像觉得无法上战场而懊悔,握紧的手掌流下了红色血滴。
带着红色光芒的魔剑斩裂了兵螳螂。
——那是魔刃?
太守的护卫骑士们好像也跟妾身的骑士菈布娜一样能使用魔刃。
「厉害,太厉害了!」
看见那个活跃的葛利兹先生他们,连周围状况也忘记了只顾着给骑士们声援。
受到魔法的援护,骑士们依次歼灭了兵螳螂们。
「是战螳螂!」
很快就有人理解到不知是谁说出来的这句话的意思。
那么强的骑士们,像杂兵一样被轻易地驱逐。
战螳螂大到兵螳螂看起来就像小孩子一样。
「休想得逞!」
太守的护卫骑士们挡在了战螳螂面前。
可是,不得不觉得对于跟兵螳螂战斗过的两人来说,这份负担太过重了。
「殿下」
骑士菈布娜用斗志沸腾的表情凝视着妾身。
「准许了」
「殿、殿下?」
妾身说的话,让侍从琉菈发起了悲鸣般的声音。
「去吧,菈布娜。让希嘉王国的人们见识下诺罗库骑士的强大」
「遵命!」
扛着大剑的骑士菈布娜如疾风般逼近战螳螂。
「斩岩剑!」
带着红色光芒从上而下的强力一击,折断了战螳螂的盾腕。
「居然连菈布娜的招数都切不开,迷宫的魔物真厉害喏加」
骑士菈布娜的加入,让互相胶着的战况一口气倾向这边有利。
在注视着那个战斗时,突然从脚下吹起了白色的烟雾。
「怎、怎么回事」
「是谁,谁用的烟玉!」
「又是你吗,鲁拉姆!」
「不、不是我啦!」
向葛利兹先生他们不合时宜的声音连转去视线也做不到,周围被白色烟雾所笼罩。
「呀啊」
烟雾的空隙中,看到流着鲜血倒下的侍从琉菈的身影。
「琉——」
还没把名字叫到最后,妾身的嘴被堵上了。
像肉腐烂般的臭味冲进鼻子里——难道,堵住妾身嘴的犯人是探索者鲁拉基伍吗?
不管怎么挣扎,都无法挣脱那双手,身体被绳子般的东西卷了起来。
——哔哔咿咿咿咿咿咿。
「这个哨子声是什么?」
「也许是新的迷贼。保护葛利兹大人他们!」
护卫们说的话渐渐远离了妾身。
——不对。
是妾身不知被拉到哪里去喏加。
在呼吸被堵塞的冲击后,妾身像货物一样被提起来。
「哈啊?老子听说是异国的公主大人才过来的,什么啊?这个小鬼?」
真是失礼——虽然抬起脸想这样抗议,但是一看到脸的右边覆盖着面具的异相,就像被抓住心脏一样的恐惧束缚了。
连他和探索者鲁拉基伍一样有肉腐烂的臭味这件事,一时都没察觉到。
从刚才为止应该只有女迷贼的地方,以面具男为首出现了好几个迷贼。
「大、大哥。把、把这家伙给偶吧」
用绳子提着妾身的大汉,带着热情的视线俯视妾身。
「这家伙是要成为魔人药肥料的。反正都要杀了。随你喜欢吧」
面具男像俯视路边的石头般不感兴趣而给了大汉许可。
「殿下!」
骑士菈布娜从悬崖峭壁上跑了过来。
那可是稍微走错一步,或是因犹豫而放慢速度的话,就会落到悬崖下面的魔物巢穴的危险行为。
然而,妾身比起担心菈布娜,更对她过来救妾身的事感到安心。
「嚯,这样的傻瓜老子并不讨厌」
「给我放开殿下!」
「老子来当你的对手,本大爷是鲁达曼。迷贼王鲁达曼」
报上名字的迷贼王鲁达曼,用看起来很不吉利的战斧接住了菈布娜的大剑。
「本事不错。可惜武器是青铜剑,没法跟老子的魔战斧过招啊」
每当大剑和战斧对砍时,岩棚上都闪耀着红色光芒。
明明两人的体格是相同的,可是很明显迷贼王鲁达曼那边力量和速度都在骑士菈布娜之上。
「真狡猾哦,鲁达曼。我也要上哟」
「骑士倒是没关系,不过别对那些小鬼出手哦」
——什么意思?
「我知道啦。等太守的卫兵来了说个临走台词再逃跑就行了吧?」
「知道就好。要尽可能华丽地敲上一笔」
这些家伙到底在说些什么喏加?
那样仿佛就像——。
「已经结束了吗?」
「即使剑折断了,骑士之心也不会断的」
架起断了一半的大剑,即使头盔和垫肩有缺损、身体到处被鲜血染红,骑士菈布娜仍然英勇地继续挑战迷贼王鲁达曼。
谁来、谁来救救菈布娜。
拜托了,把菈布娜——。
「——救出来」
满怀决死的愿望嘟囔道。
「咕嘿嘿,在哭、哭诉吗,公主大人?谁、谁会来救你们啊?」
抓着妾身的绳索,大汉一边嘲笑一边用肮脏的舌头舔着妾身的脸颊。
屈辱与无力感,让眼泪溢了出来。
「——那还用说,当然是正义的伙伴了!」
小小的声音在绝望的战场上响起。
那个声音的主人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