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爆肝工程师的异世界狂想曲(异世界狂想曲)
  4. 第十卷
  5. 第七章《新的证明》
  6. 繁体版

第七章《新的证明》
2017-07-17 17:50:08

		

“我是佐藤。对昭和年代的上班族来说以升迁为目标灭私奉公好像是很正常的。另一方面,平成年代的上班族并不怎么重视升迁,而是喜欢以自己的生活为优先。”
「下次我会一个月后再来。若是遇到什么困难,就去依靠艾尔塔鲁将军或昨晚介绍给你的贵族们吧」
「好的,非常感谢您的帮助」
第二天早上,我把喝得酩酊大醉的迷宫方面军三人留在酒馆,自己前往位于迷宫方面军驻地的飞空艇出发地点为西蒙子爵送行。
与新佣人米特尔娜桑一起目送飞空艇消失在东方天际后,我乘坐她驾驶的马车回到了宅邸。
「老爷,这些孩子是?」
「啊啊,他们是我雇来整修周围空地的孩子哦」
明明现在还很早,孩子们却已经开始在杂草减少了很多的空地上等着分配工作。
看到这些孩子,我想起了昨晚被追击时途中经过的小巷子里的流浪儿们。
虽然并不是需要我在意的事,但我还是希望至少自己所见范围内的人能过得幸福些。
——主要是为了能让我以好心情进行观光。
「米特尔娜桑,你知道关于这个都市养护院的详情吗?」
「老爷,请直接叫我米特尔娜吧。对佣人使用敬称会让您被下人们轻视的,而且还可能让您陷入某种不利的情况」
「谢谢你的忠告。那么,从现在开始我就叫你米特尔娜吧」
她把我叫成「老爷」好像是佣人的普通叫法。
「关于养护院的事——」
根据米特尔娜桑的说法,迷宫都市里分别有探索者公会建立的一家,以及各神殿各自建立一家,合计八家养护院。
但是,神殿所属的养护院只会救助像之前我见过的那种「长相好看」的孩子,探索者公会的养护院好像也只会收养赤铁探索者留下的孤儿。
「虽然以前也有王立养护院,但随着国家派发的运营资金被院长贪污的事件曝光后,院长被处刑,整个养护院也被毁了」
米特尔娜桑的一名朋友好像曾是那家养护院的职员。
根据那个人所说,贪污本身是一件冤案,好像是因为没有达到担当养护院的官员所提出的贿赂要求所以才被对方设计陷害引发了事件。
当然,那名官员似乎已经被绿贵族的珀普特玛顾问给处决了。
「那么,重新建立养护院看来也是可能啊」
「……是的」
因为米特尔娜桑说的同意话语有点吞吞吐吐的,所以我试着问了一下理由。
「现在的太守大人好像对社会福祉没什么兴趣的样子……」
如果不换掉太守或没有得到强力贵族的陈情,想复活公立养护院是不可能的。
——原来如此,那么现在是办不到啊。
我边眺望着地图,边这么小声嘟囔了一声。
◆
「不但早上才回来还带着女人!!」
「有罪」
我才刚抵达宅邸,一脸熬夜等到天亮的亚里沙和米娅就跑出来迎接。
昨天,我明明用远话联络过她们,可这两人似乎一直没睡等了一整夜。
「这个人是新来的女仆长啦」
「诶?就是昨天提到的那个人?」
「呣?」
我一边告诉她们自己是去给西蒙子爵送行,一边走入宅邸。
「回来啦~」
「欢迎回来,的说!」
急匆匆跑过来的小玉和波奇抱住我的腿。
就在她们像平时一样用头蹭过来撒娇时,察觉到米特尔娜桑的身影而停止了动作。
「喵!」
「不认识的人的说」
两人躲到我身后把身子缩了起来。
「你们两个,这样对客人很失礼哦」
莉萨责备了小玉和波奇。
「欢迎回来,主人」
「Master,欢迎您的归来,如此告知了」
在伙伴们都聚集到客厅后,我把米特尔娜桑介绍给她们。
「这个人是负责管理房子的女仆长米特尔娜」
「我叫米特尔娜。虽然是学疏才浅之身但我会尽全力侍奉各位,还请各位多多关照」
受到她挺直背脊的样子影响,伙伴们也纷纷摆正坐姿。
「我是波鲁艾南之森最年幼的ELF,拉米沙乌亚与莉莉娜特娅之女,米莎娜莉娅·波鲁艾南」
「E、ELF大人?」
听到米娅完整报上全名,米特尔娜桑惊讶得漏出声来。
「我是娜娜,如此自报姓名了。我是Master的东西,如此主张了」
「请问您就是夫人吗?」
「只是类似家人的关系罢了,并不是妻子或情人」
娜娜的自我介绍似乎让米特尔娜桑产生了误会,于是我马上进行了订正。
虽然米娅也指着自己说「婚约者」,但被米特尔娜桑当成了开玩笑。
「我叫露露。负责料理和洗涤」
「原来还有其他女仆在呀」
「啊啊,她也并不是佣人而是像家人一样。而且我也会做料理的」
听到我这么说,米特尔娜桑向露露低下了头。
「我刚才失礼了,露露大小姐」
「我、我哪是什么大小姐」
米特尔娜桑道歉后,露露一个劲地在眼前挥手慌忙否定了。
害羞的露露有着和平常不一样的魅力,真可爱。
「小玉」
「波奇是波奇的说」
「我叫莉萨。我们是主人的奴隶,要是有杂活的话请尽管吩咐」
总觉得兽娘们有点紧张。
「这些孩子也和其他孩子一样宛如我的家人般,希望你也能这么看待她们」
米特尔娜桑虽然露出像是在说「要对奴隶这样吗?」的不可思议表情,但她并没有对我这个主人的话有所异议,只是静静行了一礼表示明白。
接着是最后的——。
「我是亚里沙哟。我和露露都是主人的未来妻子哦!」
听到亚里沙这么宣言,其他孩子们也顺势跟着起哄。
甚至连露露都红着脸低声嘟囔着「再过个五年……」。看来之前那个五年后没人娶她的话我就和她结婚的口头约定,现在依旧有效。
米特尔娜桑只是微笑地眺望着大家,并说出了「各位的关系真好呢」的感想。
彼此介绍完后,我向米特尔娜桑说明宅邸内的设施。
「这边的房间难道是——」
「这是浴室。不过排水管还没完成,所以近日内必须去委托工匠们施工才行」
米特尔娜桑也很喜欢洗澡吗?她看到浴池发出了惊叫。
「当然,米特尔娜你们也可以使用」
「非常感谢」
——啊咧?总觉得米特尔娜桑的声音很生硬。
是错觉吗?感觉她稍微低下去的脸上,露出好像得了什么病似的表情。
「在水非常贵重的这个迷宫都市,居然有这种恶梦般的设备……」
米特尔娜桑嘴里嘟囔的怨恨之声,被我的「倾听」技能捡到了。
难不成,她讨厌浴室吗?
「老、老爷,请、请问水井在什么地方?」
重新振作精神的米特尔娜桑,调整好表情后这么询问我。
果然,作为女仆长是会很在意用水问题吧。
我带着她从厨房后门走出去前往水井的所在地。
「因为滑轮坏掉了,我打算在工匠们安装排水管时顺便委托他们跟这一起修理」
「桶和绳子还可以用呢。可以让我稍微检查一下井水吗?」
「小玉,来打水~?」
「波奇也来帮忙的说!」
看到米特尔娜桑打开水井盖子后提起系着绳子的水桶,小玉和波奇提出要帮她的忙。
应该是想尽快帮到新同伴吧。
「不用了,怎么能劳烦各位小姐动手——」
「木问题~?」
「交给我们,的说」
虽然米特尔娜桑还有顾虑,但小玉和波奇都干劲十足,所以我就拜托了她让这两人帮忙。
我边向瞬间就把水打上来的两人道谢,边从她们那里接下水桶。
米特尔娜桑是个没什么力气的人吗?她接下我递给她的桶时差点就掉下来。
「诶?刚才那速度能打上这么多水吗?大小姐们好厉害呢」
「诶嘿嘿~?」
「被夸奖的说」
被人坦率地称赞,小玉和波奇扭扭捏捏地害羞起来。
「这水很干净啊」
米特尔娜桑用手从水桶里捧起一把水喝了一口,然后这么嘟囔道。
看来,水质是合格了。
「接下来是炉灶——」
我们从刚才的后门返回了厨房。
「石炭用完了呢。请问仓库在哪里?」
「不好意思,石炭我还没买」
听到露露的回答,米特尔娜桑露出惊讶的表情。
「那么,必须要赶在早餐前买好才行了」
「那、那个,请问石炭是用来做什么呢?」
「当然是用在炉灶——」
听到米特尔娜桑的回答后,露露把料理台的平板移开,将放在里面的炉灶魔法道具露出来给她看。
今天的早餐好像是牛奶粥,柔和且温润的牛奶香气在厨房中扩散开来。
「在这宅邸,我们用的是这些」
「难、难道是魔法道具?」
「是的,因为这个还附带火力调整的功能,所以用起来比炉灶更方便哦」
对着震惊的米特尔娜桑,露露带着些许自豪的表情这么答道。
「原来灶台也配备了魔法道具啊——难不成,其他烹调器具也是魔法道具吗?」
「是的,这边是烘烤用的魔法道具,这边是汲水用的魔法道具。烧洗澡水的魔法道具也有,之后我来教您使用方法吧」
露露每介绍一种魔法道具,米特尔娜桑都会吃一惊。
我觉得西蒙子爵府上应该也有很多烹调用的魔法道具才对,不过放在这里的都是我原创的魔法道具,因为是模仿日本的内装厨房系统,所以外表看上去跟一般厨房不同吧。
「汲水的魔法道具——就是说这里平常也会使用非常贵重的水石吗?」
「毕竟从水井打水过来会很辛苦的」
即便说是很贵重,那也只是小石头大小的水石就能用上一个月左右,平均分摊到每天的话其实金额也并不怎么高。
因为我所拥有的「奈落水袋」是空间魔法系的道具,就算得到的效果是相同的,构造上也完全不同。
「刚才的浴池也装了水石,所以洗澡时不用特地去打水哦」
我这么说完后,实际演示了下洗澡时的注水过程。
「——这真是太棒了」
给流出水的回路注入魔力后,米特尔娜桑像是很感动一样这么说道。
看来,她讨厌的并不是浴室,而是烧洗澡水和为浴池打水的苦力。
这么说起来,在圣留伯爵的迎宾馆和公都寄宿时,即便有多名强壮的男仆活跃,准备洗澡水好像也是件非常辛苦的工作。
因为这栋房子我也刚买不久,所以包含刚才那一幕在内的宅邸内向导很快就结束了。
也告诉了米特尔娜桑不要进入我办公室下方的转移用地下室。
「很出色的房子。被这么仔细打扫和修补过的房子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前任屋主一定是位经验丰富的人士吧」
虽然对吐露出感叹之息的米特尔娜桑很不好意思,但打扫这房子的是蕾丽丽露的魔法。
既然她这么感慨,我还是别说多余的话好了。
我把装有银币和铜币的小袋子交给米特尔娜桑。买杂货和食材还是需要现金的吧。
「老爷。贵族宅邸的人购物是可以赊账的,您没必要把这么一大笔钱交给佣人」
说起来我在公都也曾赊账购物来着。
就算说是一大笔钱,但那也只是20枚金币的分量,所以我还是交给了她。
其他孩子们好像也还没吃早餐,于是为了吃这顿迟来的早餐我向食堂走去。
「今天的早餐是牛奶粥啊」
「嗯,加了蜂蜜」
「又甜又好吃,如此告知了」
好像还加了一点点柠檬的榨汁,感觉这种虽甜却很清淡的味道正适合一天的开始。
「因为今早送来了新鲜的牛奶,所以才做了这个」
「很美味哦,露露」
我这样夸奖后,露露红着脸开心地微微一笑。
「露露大小姐,奶汁炖菜炖到颜色变成这样就可以了吗?」
「是、是的!没问题了」
虽然我也邀请了米特尔娜桑一起吃早餐,但佣人与主人在同一张桌子上吃饭似乎违反了她的原则,所以她低头谢绝了我。
和外表一样,她似乎是个公私分明的人。
虽然不懂得通融,但我觉得她作为佣人来说值得信任。
「请把绿色的盘子送到米娅酱那边」
「我知道了」
米娅的那份没有培根,取而代之的是放入了迷宫茸的切片和菠菜。
感觉光是牛奶粥不够吃的兽娘们,立刻开始向奶汁炖菜发起进攻。
「烫烫~?」
「灼热的说」
充满气势吃下去的小玉和波奇,慌忙地把手伸向水杯。
炖菜表面并不怎么热,应该是她们大意了吧。
「里面很烫的,小心点吃」
「嗳~?」
「有培根先生藏在里面的说!」
守望着那样的兽娘们,同时我也吃了口炖菜。
这种浓厚感实在美味。刚才吃牛奶粥时我就察觉到了,塞利比拉钝牛的牛奶经过加工后似乎会变得更加美味。
「试着用了一些从牧场那里拿到的乳制品」
「唔嗯,非常好吃哦。下次做点心时也用用看吧?」
「是,主人!」
我对满脸笑容的露露回以微笑,然后趁着冷掉之前尽情享用了奶汁炖菜和牛奶粥组成的早餐。
为了给米特尔娜桑留出吃早饭的时间,我们几个聚在客厅里打发时间,这时去看孩子们状况的娜娜飞快跑了回来。
「Master,保护下来的幼生体醒了,如此告知了」
其实那些孩子昨天早上就恢复了意识,不过为了让他们尽早恢复体力,我给他们用了加入睡眠引导剂的营养剂,所以孩子们才睡到现在。
「贵族大人,谢谢你救了我们」
「「「「谢谢」」」」
进入孩子们所在的房间后,所有孩子一齐向我下跪道谢。
是年纪小和魔法药的恢复力相乘的效果吗?他们给我一种不用继续躺在床上也没问题的感觉。
就在这时,吃完早餐的米特尔娜桑与我们汇合。
你这吃得快也要有个限度吧。食物还是细嚼慢咽的好。
「老爷,这些孩子也是您的家人吗?」
「不是,他们是我买下这栋宅邸时保护下来的孩子」
听到米特尔娜桑提问后,我把保护孩子们的经过告诉了她。
「贵族大人,让我们报恩吧!」
孩子中最年长的孩子用真挚的视线看着我这么恳求。
米特尔娜桑抢先站到了我面前。
「你说话的语气很有问题啊。在贵族大人的府邸工作可是比你们想像的更辛苦。如果你们只是以糊口为目的还是速速离开吧」
「不是!我们只是想报恩而已」
米特尔娜桑的冷漠话语,让年长的孩子产生了强烈的反应。
「愿意救不被任何人需要、原本就该那么死去的我们的人,就只有贵族大人而已」
「痛苦和辛劳都被治好了」
「非常温柔」
「我不能动的腿也变得能动了」
「很幸福」
像是在支援最年长的孩子一样,其他孩子也用不多的词汇拼命诉说着。
米特尔娜桑静静地看着这样的孩子们。
不知为何,连我家的孩子们都一起担心地守望着事态发展。
「——好吧」
这么嘟囔了一声的米特尔娜桑把脸转向我。
「老爷。若您允许的话,我想短期雇佣这些孩子当杂工。我会负起责任教导他们最低限度的礼仪礼法」
没想到会特地背负辛劳,米特尔娜桑看来是个相当不错的老好人。
「可以哦,就雇佣他们吧。要为这些孩子准备好工作服才行啊」
「那么,过后我就去旧衣店购买适合的衣物」
「啊啊,拜托了」
此时,门铃响了起来。
去门口接待的米特尔娜桑,收取了一封书信回来。
这是公会发来要我们去领取青铜证的通知。
然后,在看信期间好像有我的熟人来了,所以我让人带他们到客厅。
「亚遥梅~?」
「卡吉洛师傅也在的说!」
来访者是沙加帝国的武士卡吉洛先生和亚遥梅小姐两人。
「小玉、波奇,有好好精进身手吗」
「嗳~?」
「师傅的脚不妙的说!」
「啊啊,这个啊。被迷宫的魔物给吃掉了」
用自嘲口气这么说道的卡吉洛先生的左腿,膝盖以下的部分完全消失了。
「疼不疼~?」
「疼痛疼痛快飞走,的说」
一脸快要哭的小玉和波奇,把脸凑近卡吉洛先生的左腿念着止疼的咒语。
「你们两个真温柔啊。我已经不疼了,放心吧」
卡吉洛先生带着温柔的笑容这么对两人说道。
「只要性命无事,无论多少次失误都可以挽回,如此主张了」
「没错!因为这种程度就沉迷于酒精的软弱家伙,可没资格自称武士」
对于娜娜的鼓励,卡吉洛先生也强打精神地回应她。
「我的熟人之中有位很优秀的魔法道具技师,我会试着拜托他看能不能为卡吉洛先生做条义足」
「帮大忙了。那么我就承蒙潘德拉贡士爵的美意了」
感觉低头向我道谢的卡吉洛先生和亚遥梅小姐眼中有光芒闪了一下,这个还是当作没看见好了。
「我拜托了卡吉洛先生他们来做宅邸的警卫。米特尔娜,带二位去他们的房间」
病床上的孩子们已经不需要看护,那么把监督雇来割草和打扫的孩子们的工作交给这三名成年人也没问题吧。
因为宅邸的马车坐不下八个人,于是我们兼散步用徒步走向探索者公会。
◆
「真奇怪咋嘛嘶」
在西公会附近的某个高台上,看到了在那里注视着摊位人群的绿贵族。
他脸上的表情很罕见地不是笑容而是惊讶。
「应该不会这么淡才对咋嘛嘶……」
是什么淡呢?
因为我和他的距离比较远,所以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而让我很在意。
「可恶——!」
绿贵族眺望的前方有个年轻的探索者,正用一只手挠头。
「你在吵啥呢」
「米琳达的酒变得跟水一样啊」
「那里的酒一直都很淡吧」
「所以说,变得比以前更淡了」
我想绿贵族说的应该不是酒……。
一边这么想一边把视线转回绿贵族那边,他已经消失在人群中不见了。
从雷达上标记的移动位置来看,他是去了露天摊位街的方向视察。
「你这无礼之徒!快放手!」
倾听技能捕捉到了从西公会方向传来的米媞雅公主的声音。
把视线转向那边,结果看到了在公会前面被索凯鲁抓住手腕表现出厌恶表情的米媞雅公主。
虽然作为护卫的侍从女孩也在,但她顾虑到索凯鲁而没能阻止。
有困难的朋友可不能置之不理。
我关上地图,向伙伴们传达要先走一步,然后怀着会惹上麻烦事的觉悟快速走向公会前。
「佐藤先生!」
看到我身影的米媞雅公主,立刻大声叫起我的名字。
与我对上视线的索凯鲁的脸因憎恨而扭曲。
「对待淑女应该要更加温柔哦」
我一边把索凯鲁毫不客气地握住米媞雅公主两条纤细手腕的手指一根根掰开,一边注意着不折断他的手。
可怜的是,米媞雅公主的手腕上留下了手指型的痕迹。
被解放的米媞雅公主抱住我的手臂,并藏在我身后。
「你、你这可恶的怪力小鬼」
索凯鲁一边护着被我拉开的手指,一边狠狠地瞪着我。
对于细心注意着不折断他手指的年轻人,还真是个失礼的家伙。
「在干什么咋嘛嘶?」
「珀、珀普特玛大人」
此时,绿贵族出现了。
「你应该还在禁闭中咋嘛嘶」
被绿贵族指摘后,索凯鲁发出「咕怒怒」看似很不甘心的呻吟便踏着响亮的脚步声离开了。
虽然观望这一幕的绿贵族嘴上说着「索凯鲁也真让人头疼咋嘛嘶」,却露出了看似满足的笑容。
怎么说呢,真是个言行和表情完全不一致的人。
「佐藤先生,谢谢你」
「没什么,能帮到您真是太好了」
我向对我道谢的米媞雅公主回以微笑。
「殿下,没事吧?」
「嗯,治愈。■■■……」
从后面赶来的伙伴们看到米媞雅公主手腕上的痕迹后,异口同声地发出担心之声。
「发生什么事了吗?」
「唔呣,明明都拒绝他那么多次,可他还是缠着妾身求婚」
听到我提问,米媞雅公主一脸忧郁地告诉了我理由。
「说到底,即便是小国出身好歹也是王族的妾身,怎么可能会跟永久爵位都没有的贵族结婚呢」
叹着气的米媞雅公主被米娅的治愈魔法之光包住。
「非常感谢,米莎娜莉娅大人」
「米娅就好」
表示感谢的米媞雅公主,从米娅那里得到了可以用爱称叫她的许可。
在知道事情经过的亚里沙对侍从女孩说教的时候,岩之骑士从贵族街方向现身把两人带回去了。
◆
「我们是来更新公会证的,请问在这边的窗口办理就可以了吗?」
我站在拥挤的西公会接待窗口前,拿出刚才收到的书信给对方看。
「不是的,工作人员会为您带路,请先去一下公会长室」
「标准剧情,来啦—!」
听到接待小姐的话兴奋起来的亚里沙,一边发出怪叫一边向天举起拳头。
听到亚里沙的叫声,接待小姐被吓得突然后退。
「亚里沙,等只有伙伴在场时你再闹」
轻轻敲了下太过得意忘形的亚里沙的头。
「锁上~?」
「亚里沙,把嘴锁上的说」
甚至还被小玉和波奇提醒而感到沮丧的亚里沙,被莉萨抱在腋下
用的是跟平常小玉和波奇一样的尸体姿势。
「抱歉,吵到大家了」
看到作为代表的我谢罪,接待小姐苦笑着原谅了我们。
过了一会儿,一位疑似公会职员约三十岁的女性向接待小姐搭话,然后往我们这边走了过来。
她是有点身份的人物吗?有两名职员跟随其后。
「您就是潘德拉贡士爵大人吗?」
「是的,我就是」
「我是公会长的秘书官乌夏娜。由我来带您前往公会长室,请随我来」
刚才被亚里沙的怪叫分散了注意力而没察觉到,我觉得只是更换青铜证这种程度的事,并不是谁都能见到公会长的。
估计,是在酒馆听到的传闻中怀疑我们用不正当手段的那件事吧。
我们跟着乌夏娜桑走上楼梯。
公会长室似乎位于西公会的一座尖塔中。
「公会长,我带潘德拉贡士爵和他的队伍成员过来了」
乌夏娜桑让我们在门前等待,她自己先走了进去。
不久之后——。
「潘德拉贡卿,你先自己进来」
——在疑似公会长的老妇人声音招呼下,我进入了房间。
往我眼前逼来的是一根杖。
宛如长枪般锐利,朝着打开房门的我眼前突刺过来。
比莉萨的枪击还要锐利的一击,被我用手轻轻挡开。
对方用另一只手抓住被挡开的杖,反手越过肩膀放出第二击。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杖术吧?
就那样一直变幻自在的长杖攻击,持续被我化解。
这个人到底想干什么?
制止了这番无厘头攻击的,是从内侧房间出现的乌夏娜桑说的话。
「公会长!如果您继续胡闹下去的话,会被塞蓓尔凯娅大人责备的哦」
「啧,难得到了有趣的地方……对吧,佐藤?」
从刚才开始一直用长杖攻击我的就是公会长。
因为无法对87岁的老奶奶发动反击,所以我只能见招拆招。
她是52级的魔法师,拥有炎和光魔法的技能。
「很遗憾,我可没有被奇袭了还会感到开心的兴趣」
真希望孩子气十足的她,多向迪尼恩神殿的巫女长学习。
「什么嘛,你不是从第一天开始就住进迷宫,还回收了超过100个魔核的战斗狂吗?」
——真失礼。
我亲手打倒的魔物数量只有……唔嗯,问题不在于数量。
「我只是负责守望而已,在迷宫里战斗的是我的伙伴们」
「哼,那种假话谁会相信啊。即便那是事实,也只代表对手是不值得你自己出手的杂鱼吧?」
很遗憾,我并非因为「对手是不值得一战的杂鱼」才守望的,而是因为敌人不是「我不帮忙就无法打倒的强敌」才选择守望的。
「还有,那把剑是德哈鲁老头做的东西吧?那个老头,才不可能给杂鱼角色拿他自己亲手打造的剑呢。你要是想敷衍,就先用布把那个真印藏起来吧」
再怎么说,我也没打算连常人范畴内的强度也敷衍过去。
「我跟德哈鲁大师是酒友啊」
我跟德哈鲁老人家一起锻造这把剑的事,再怎么样也不能说吧。
听到我说出「酒友」这个词的瞬间,公会长的眼睛里放出犹如发现了猎物的肉食兽般的光芒。
「嚯?那么,你也能和我成为一起喝酒的朋友了?」
「嗯嗯,如果不嫌弃的话,我会带着好酒和佳肴来打扰您的」
战斗狂的性格是令人头疼,但我觉得和德哈鲁老人家某些地方很相似的公会长属于「让人讨厌不起来的老人」范畴的人物。
与老不死的祸害打交道虽然敬谢不敏,不过如果是做这个人一起喝酒的对象,感觉可以听到各种有趣的迷宫都市老故事。
继艾尔塔鲁将军之后我得到了第二位酒友。
不过,我还是想要偶尔能一起聊聊闲话的同年代男性朋友。
「很好,那么开宴会吧!」
「不行」
看起来很高兴的公会长刚一宣言,被拿着个小箱子回来的乌夏娜桑否决了。毕竟现在还是上午嘛。
「首先,请把这些公会证授予各位」
「啧。我知道啦」
公会长摆出一副觉得很麻烦的表情接过乌夏娜桑拿来的箱子。
就在这时——。
「公会长!听说那个潘德拉贡来了!」
伴随着歇斯底里的刺耳嗓门,一个看上去很傲慢的美女闯了进来。
好像是在哪见过的面孔。
「你至少敲个门吧」
「这个小鬼就是索凯鲁大人说的潘德拉贡!」
无视乌夏娜桑的提醒,傲慢美女指着我叫了起来。真是个相当失礼的人。
不过,她的话让我想起来了。
她是之前我在西公会见过的,和索凯鲁在一起的女性职员。
「公会长!为什么要给用不正当手段的潘德拉贡发青铜证啊!」
「毫无根据在那说人家不正当的,就只有你而已吧」
虽然带着刺耳嗓门叫着的傲慢美女逼向公会长,但公会长完全没在意而冷漠应付着她。
「如果没有用不正当手段的话,那就去接受审议官的裁定吧!你会接受的吧?潘德拉贡!如果你真的没用不正当手段,应该敢接受吧」
虽然是令人火大的语气,不过我在库哈诺伯爵领发现多头龙时也接受过审议官的裁定,如果是那种程度的工夫,让我接受也无妨。
「要我接受也——」
「且慢,佐藤」
我正准备说出答应的话,就被公会长以强硬的语气遮过了。
「你居然想让贵族,而且还是持有爵位的贵族接受审议官的裁定?小丫头,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能让人产生公会长背后燃烧起红莲之炎的幻觉般,她生气了。
一瞬间被那份魄力吞没的傲慢美女,不禁脸色发青向后退了一步。
「我、我、我我」
没有等像坏掉的唱片机一样不停重复一个音节的傲慢美女说完,公会长继续说了下去。
「这可是侮辱其他领地领主直属臣下的发言,你应该有连同你老家的商会一起被摧毁的觉悟吧?」
公会长说的「侮辱」让我想了起来。
让贵族接受「审议官的裁定」,是代表以家名和王祖大和之名起誓的话语都不被信任的最大级侮辱,我记得在穆诺男爵领的新人贵族讲习上听过这个。
「还是说,挑拨年轻的佐藤,捏造他『曾接受过审议官的裁定』这种有损名誉的前例才是你的目的?这就是所谓的为进一步的陷阱预先打好基础吗?」
公会长带着要把傲慢美女烧成黑炭的狰狞表情瞪着她。
感觉傲慢美女现在都要因压力而倒下了。
「不、不是」
「哪里不是了!你若是也算公会职员的话,比起情夫的利益给我先守护公会的利益!」
公会长这么一声大喝后,傲慢美女终于口吐白沫倒了下去。
「把这家伙带走。从今天开始她被开除了。乌夏娜,适当的理由和文件就交给你了」
「是,我知道了」
不愧是封建国家,似乎可以轻易解雇人。
「怎么了?快点去把手续弄好」
公会长讶异地催促保持微笑仍然一动不动的乌夏娜。
「等公会长把新的公会证交给潘德拉贡士爵后我就去」
「真拿你没辙,宴会就等公会证交给他之后再办吧」
公会长打开箱子,从里面取出和我们人数相当的公会证。
「佐藤,收下这个赤铁证吧」
奇怪?应该是青铜证才对吧?
「别露出那种觉得不可思议的表情。那个死脑筋子爵,可是说了不少关于你们的功绩哦?」
这么说起来,西蒙子爵为了组织救出我的部队,曾到处游说来着。
「我记得是『穆诺市防卫战的英雄』还有『古鲁里昂市的魔族杀手』来着?古鲁里昂市那时,我们公会中坚级别的家伙也有在那里,你有印象吗?」
完全没有印象。大概是我们参战前在战斗的那些人之中的某人吧。
说不定,是和伊帕萨卿一起战斗的那个大盾战士吧?
「那些家伙也报告过。即便对手是下级的,也不能让无伤打倒魔族的那种破格队伍拿木证或青铜证」
「就算是那样,发秘银证也做得太过了。至少也得等他们战胜中级魔族后再说吧」
「哼,要是公会评议员那群笨蛋们肯点头,就能达成新纪录了,真是可惜」
看来,公会长在谋划把秘银证塞给我们。
我在心里对见都没见过的公会评议员的明智表示了感谢。
虽然在我身后透过房门空隙偷窥这边的亚里沙发了句「啧,可恶的评议员」的牢骚,不过接受秘银证的坏处比较多所以这样正好。
「那么关于这个赤铁证——」
乌夏娜桑为我进行了赤铁证的说明。
当然,不止是我,队里其他成员也全都升格到了赤铁证。
虽然我们轻易得到了赤铁证,但这原本是持有青铜证的探索者能够长期向公会缴纳高等级魔核后,才能进行升格。
通常这需要花费以五年甚至是十年为单位的时间才能达成,所以这个赤铁证也可以带来相当程度的麻烦。
「真的可以吗?我们才潜入迷宫一次而已哦?」
「到赤铁证为止,都可以仅凭公会长的权限授予。虽然也不是因此就能胡乱发放,可公会今年连一张赤铁证都没发放过,所以王都那边应该也不会有什么意见」
之后乌夏娜桑又继续了各种说明,内容主要是拥有赤铁证会带来哪些好处。
以公会的各种手续费和公会旗下房子的房租只收半价为首,这类金钱上的小优惠似乎有很多。
因为我完全没有为金钱所困,所以这些也让我高兴不起来。
「最后,最重要的一点——」
既然有重要的事就要最先说出来啊。
「——持有这个赤铁证的人,会被当作准贵族对待。虽然不能给予士爵大人那样的贵族特权,但也可以得到和骑士同等的社会地位。因为这是在希嘉国王的名下得到保障的,所以不仅是在国内,连访问他国时这个特权也有效」
当然,这个特权不仅对人族,好像对亚人也是有效的。即便是像圣留市那种兽人歧视严重的地域,似乎只要持有赤铁证,兽人就能在普通旅馆留宿。
「那可真厉害呢」
「不知您是否已经知道,探索者公会虽然挂着公会的名头,但实际上是希嘉王国迷宫资源省管理下的组织。公会长她也兼任希嘉王国迷宫资源大臣的职务,在任职期间享有名誉伯爵级别的待遇,所以她给予他人这种程度的权利是可能的」
我对乌夏娜桑的说明道了谢。
虽然前半段都是已知情报,但后半段的公会长被当作大臣对待这事我倒是第一次听说。
我原来还以为公会长最多只是中层管理程度的职务呢,看来其实是很厉害的职位。
能让人得到准贵族待遇的证明书,她居然可以随心所欲地发放。
保险起见又问了下,持有秘银证的人,似乎会由国王陛下亲自授予名誉贵族的爵位。
「话说,佐藤。宴会的预定,就定在今晚如何?」
「今天我已经有约了,能不能改在明晚呢?」
我们今晚预定要举办米特尔娜桑和武士组合的欢迎会。
「啧,没办法。就让你拖到明天吧。话说回来,虽然这只是我道听途说的,艾尔塔鲁那小子一直在向人炫耀他弄到了非常美味的酒啊——」
你管艾尔塔鲁将军叫小子真的好吗?
公会长说的应该是朗姆酒和妖精葡萄酒吧,不管哪种酒我的存储里都有能以桶为单位的存量,所以提供给她这件事本身并没有问题。
但是,我有点担心公会长是不是因为盯上了这些酒才让我们破例升格的。
「什、什么啊,那个眼神。不是哦?你们的升格和酒完全没有关系哦?」
虽然慌张起来的公会长有点古怪,但乌夏娜桑也否定了我的想法,既然是正当的升格那就没关系了。
我和公会长约定好明天开酒宴,然后就走出了公会长室。
「呀呼—!公会长钦定的升格啊—!」
亚里沙非常开心,举起一只手跳了起来。
因为刚刚被责备过,所以她没在公会长室里这么干。
「太好了~?」
「万岁的说!」
小玉和波奇两人也模仿亚里沙跳了起来,结果脑袋撞到了天花板。
不好好把握自己的身体能力可是很危险的哦?
「似乎有好好被评价呢,真令人开心」
「是啊,露露」
「嗯,真棒」
「评价上升值得欢喜,如此告知了」
其他成员虽然表面上很节制,不过好像都很开心。
我一边这样和伙伴们共享着喜悦,一边走向出口。
「咋嘛嘶~?」
「是刚才的绿人的说」
小玉和波奇的视线前方,是陪着好像是贵族子弟的孩子们的绿贵族正在接待窗口登录的身影。
态度最傲慢的丰满君是太守的三男,和我的熟人同时也是他兄长的雷伊利先生长得不怎么像。
除他之外还有手持细剑的美少女和看上去像个知识分子的美少年,以及过于没有特征的平凡少年和好像年纪还很小的少年在那里,类型还真是丰富。
因为和他们也不是特别熟悉,所以我无视这群人带着伙伴们返回大宅准备欢迎会去了。
然后,在经历了盛大的欢迎会以及隔天与公会长举办宛如安息日的酒宴后,我终于能在酒宴的隔天和伙伴们再次进入迷宫。
对了,关于索凯鲁住处地下的魔人药,我将用地图和空间魔法「远见」调查的连接下水道的暗门也包含在内的情报,写在纸上扔到了公会长的房间。
顺便也把位于迷宫都市郊外废村中的魔人药集聚地,以及好几个位于贫民街的犯罪公会根据地中的魔人药堆积地,也追加记述上去了。
之后讨厌魔人药的公会长就会适当进行处理的吧。
◆
「感觉就像延伸到地狱的奈落一样呢」
亚里沙俯视着漆黑的空洞这么嘟囔道。
这里是位于迷宫内的军队驻地深处,拥有赤铁证的人才能进入的通道尽头。
这个大厅的中间开了一个半径大约五十米的垂直洞穴,似乎可以从这里直接下到中层。
「好像是用那边的升降机下去的」
因为升降机看上去可以供我们全员乘坐,所以就决定试着下去一次。
「乘坐升降梯时不会遭到魔物的袭击吗?」
「不要紧哦」
就算万一真的遇袭了也有我在一起所以没问题,毕竟即便升降机坏了,只要使用天驱和「理力之手」的组合就能重新回到这里。
「居然是,手动升降?!」
「转转转~?」
「转圈圈的说」
虽然亚里沙惊呆了,但小玉和波奇毫不在意,看起来很开心地开始转动起手动升降机。
不过到了半途中两人还是累了,于是就让莉萨和娜娜与她们交换。
等地图显示变为其他地图后,我使用了全地图探测魔法。
这里是比上层略微狭窄,却感觉相同的阶层。
随便选了个区划调查过后,我发现这里除了平均等级比上层略高,以及拥有特殊能力的敌人有较多的倾向之外,基本和上层没差多少。
看来这里并不像游戏那样阶层越深敌人的等级就越是急剧提升。
除了这里之外,迷宫深处好像还有另一条连接上层和中层的通道。
这个洞穴好像还连接着迷宫下层,我打算在人少的时候再悄悄降下去看看。
「有很多人啊」
如露露所言,中层的升降机前的广场有「红龙的咆哮」的成员堆积物资的地方,有好几个担当「红龙的咆哮」补给工作的探索者在这里忙得跑上跑下。
按照地图显示,离开这里的通道只有两条,「红龙的咆哮」为了讨伐区划之主而占领了其中的一条,另一条也被药师公会和炼金术士公会的成员给封锁了。
「那些人是在搬运苔藓吗?」
「那个苔藓好像是魔法药的材料呢」
根据托拉萨尤亚的配方本上记载,这个苔藓不仅可以直接拿来制作下级体力恢复药,浓缩后还能当成中级体力恢复药的材料来用。
「看来这里是不行了」
「是啊,返回上层吧」
虽然我觉得他们会让我们通过,但是不用特地从这里过去,其它地方也有要多少有多少的魔物。
于是我们再次乘上升降机,返回了上层。
◆
「不妙,用空间魔法把坚硬的敌人砍个七零八落会让人砍上瘾啊」
返回上层的我们,由我的引导在上层深处适当的区划里连续攻略了六天。
在各个区划只确保了转移用的安全地带,起居则使用最初攻略时制造的迷宫别墅。
「亚里沙,金刚鱼的甲壳可以当防具的材料来用,别砍得太过零碎了」
「啊啦啦,是那样吗?那就沿着正中线把它一分为二吧」
金刚鱼是像钻石一样透明的鱼。
虽然它的鳞并不是真正的钻石,但它不仅透明还拥有匹敌钻石的硬度,除了防具以外也能用来制作首饰或魔法道具,有着各种各样的用途。
「下一个,乌龟~?」
「有血红龟的甲壳烧可以吃了,如此告知了」(译注,甲壳烧即直接用甲壳类动物的壳做器皿进行烧烤的料理法,通常是用在螃蟹上的)
背着颜色犹如鸽血红宝石那样鲜红的透明龟壳的巨大乌龟,追着小玉冲了过来。
这家伙就是我们现在攻略的这个区划里的最后一头猎物。
「小心它从嘴里吐出来的火!虽然不会飞,但它能利用短距离跳跃发动冲撞攻击。还有米娅!下级魔法会被龟壳抵消,要注意这点!」
「嗯,中级」
接到亚里沙指示的伙伴们开始了战斗。
血红龟并不是什么强敌,但也是个只有中级以上的攻击魔法才能生效的麻烦敌人。
根据以往的经验,我察觉到这场战斗有延长的倾向,于是为了打发时间用空间魔法看了看地上宅邸的情况,接着一边跟波鲁艾南之森和南海乐园岛的朋友们聊天,一边守望着伙伴们的战斗。
不久之后,战斗顺利结束了。
「唔~嗯,30级以后升级需要的经验值变多了呢」
「硬要说的话,适合练级的敌人变少了才是重点吧?」
尽管我们在这六天攻略了三个区划,伙伴们还是升到了36级。
如果继续按普通打法战斗下去的话,升级所需经验值比其他孩子多的米娅的等级会落后,因此第三个区划的敌人几乎是仅靠我和米娅两人歼灭的。
「差不多要到预定返回日了,回地上去吧?」
虽然我在探索者公会登录的返回日期是一小月,也就是十天,但我对米特尔娜桑她们说的是七天后回去。
而且,我们进入迷宫的那天笔枪龙商会的船就抵达了贸易都市塔尔图米纳的港口,所以他们最快应该会在明天或后天就抵达迷宫都市塞利比拉。
「难得机会,至少先设置好下一个攻略区划的刻印板再回去吧」
「说得也是。那么,大家希望下一个攻略区划是什么样的呢?」
我环视大家询问她们的希望。
「肉~?」
「波奇也想和美味的肉先生战斗的说」
「虽然兽肉不错,但鸟肉也让人无法割舍」
「呣,蘑菇」
「肉类和蔬菜分布平衡的地方比较好」
「能当特产带给幼生体的蛙类区域比较好,如此希望了」
不不,我说你们啊……我想听的不是希望要什么食材而是要什么样的战场哦?
「主人!」
哦,亚里沙看来比较正经嘛。
「全都设置上转移用的刻印再按顺序巡回一遍吧!我觉得这样就不会吃腻了」
虽然以进餐来说是正确言论,但这也不是我想听的答案。
「没办法了。那么,就按照亚里沙说的那样全部依次转一圈吧?」
感觉有点太宠她们了,不过帮助伙伴们提升等级原本就是为了提高她们的生存概率,那么还是用快乐的方式比较好。
闲暇时我一个个地搜索区划,找出符合大家希望的区划。
「很遗憾,没有以鸟肉为主体的区域」
「这样啊——」
其实也有蛇尾鸡栖息的区划,但我觉得再怎么说也没必要冒着被石化的风险去战斗。
不过,看上去很遗憾的莉萨有点可怜,就找个鸟系魔物相对较多的区划吧。
「如果是古陆兽区域的话,不但有始祖鸟、肉类看起来也很丰富。与那里相邻的区划是个半淹没的区域,似乎有很多植物型魔物和水栖系魔物」
「古陆兽?」
「根据用远见魔法看到的感觉,好像是恐龙系魔物的总称」
记得在南海见过的疑似沧龙的魔物,也被分类到古海兽来着。
半淹没区域的BOSS是类似漂浮在半空中的南瓜灯一样的南瓜妖怪,看来这下可以烤个特大号的南瓜派了。
我们适当地用我或亚里沙的魔法一边抄近路一边设置转移地点,到了第二天早上攻略区划的转移点已经设置完毕。
正准备返回而打开地图的时候,发现在不远处有熟人陷入危机,于是全员一起前去救援。
◆
「感、感谢你的救援」
「你的肋骨好像骨折了,请不要再说话」
救助的对象是迷宫方面军的军人们。
由米娅的水魔法召唤出来的范围治愈渐渐地治好了濒死的士兵们。
「主人,兵螳螂以及战螳螂都已经讨伐了」
「谢谢你,莉萨。要是还有不能动的伤患就把魔法药分配给他们」
「我明白了」
佩戴着红十字臂章的伙伴们,跑去向存活下来的士兵们打招呼。
「潘德拉贡卿,快点离开这里比较好。那些家伙还会带新的魔物过来的」
一开始因为对方满脸是血我没认出是谁,最后发现他是接受了西蒙子爵的请求曾打算救助我的那位泽欧伦小队长。
「那些家伙指的是?」
「迷贼王鲁达曼」
我打开地图搜索了下,那个叫鲁达曼的人在离这里有点远的地方。
我觉得对方应该不会来这里,但现在还不能安心。
从地图上能看到连接这个大厅的几条通道中,有诱导着魔物的迷贼正在向这边跑来。这些家伙应该是在引发人为的连锁暴走吧。
真是的,又不是游戏,居然还用MPK——「利用魔物杀人」这种无谓的做法。
在我眺望地图的时候,途中有几个人的光点突然消失,而两条通道中魔物的动作也停止了。
看来,诱导魔物的迷贼似乎是用完就弃的小喽啰。
「莉萨,这边交给我就好,你带大家去把造成连锁暴走的魔物收拾掉」
「遵命。为了治疗要把米娅留下吗?」
「不用,重伤者已经治好了,剩下的伤患可以靠我手上的魔法药解决」
我把对付魔物的工作交给伙伴们。
「太乱来了,潘德拉贡卿。只有几只的话姑且不说,敌人的数量可是很多的啊」
「没事的。那些孩子很熟悉和大量敌人战斗的方法」
过来的魔物虽然数量很多,但都是些对现在的同伴们连练习都算不上的杂鱼,所以没问题。尤其是亚里沙的空间魔法,用于据点防卫可是很优秀的。
我对很担心的泽欧伦小队长微微一笑,然后为了让士兵们动起来把魔法药和营养剂分发给他们。
稍微望了一下迷贼王鲁达曼的光点前方,发现了代表另外一位熟人的标记。
双方还没有接触,熟人那边又带着大量好像很强的护卫应该没问题,不过还是做好随时能前去救援的准备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