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终将成为神话的放学后战争
  4. 第三卷 魔眼之王与神冥审判
  5. 第一章 栉铊姐妹和须佐之男
  6. 繁体版

第一章 栉铊姐妹和须佐之男
2017-07-16 00:16:07

		

1
学园。校舍二楼。二年级的教室。
「栉铊学姐!」
我打开教室的门就立刻大喊道。
「欸!?神、神仙同学?」
栉铊学姐用吃惊的表情转向了这边。
我直接走到了她的座位附近。
身后还拉着一脸睡意的须佐之男。
「栉铊学姐。令妹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昨天……难道姬子没有做出任何说明吗?」
「虽然问过她了,可是不得要领……」
「呵啊~」
作为话题中心人物的栉铊姬子(须佐之男)此时正悠闲地打着哈欠。
从刚才开始就一直这个样子。
因为得不到进展,于是便将她带到了栉铊学姐这里。
不过。
「怎么~发生什么事了?」
「那是谁啊?」
「一年级?」
由于我们突然闯入二年级的教室,自然聚集了周围不少目光。
「那个……对不起。能换个安静的地方好好谈一谈吗?」
「嗯。那就走吧。」
获得栉铊学姐的同意之后,我们开始移动。
「啊……」
在离开教室之际,我和夏洛学姐在一瞬间对上了视线。
夏洛学姐姑且也算是当事人,是不是应该叫上她跟过来一起……。
「……」
经过一番犹豫,我仅是点了点头表示寒暄,便走出了教室。
等到事后,我会再向夏洛学姐和国崎等人一并做出解释。
「那么,去哪里能安下心来谈话呢?」
「是啊。毕竟是在这个时间段。」
我和栉铊学姐正在考虑着目的地。
「能吃饭的地方最好不过。」
须佐之男突然插话进来。
她甩开我的手,摇摇晃晃地走向了栉铊学姐。
就像是在向父母撒娇的小猫一样,将自己整个身体都凑了过去。
「肚子饿了。」
接着,又开始强调起了饥饿。
「姬子。不是刚吃过早饭吗?」
「不记得了。睡眠和饥饿是自然的常理。」
须佐之男明明是满脸的睡意,嘴上却说着十分夸张的话。
『——这和仓库街的时候相比完全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
(除了战斗以外,对其他事物都没有兴趣的样子。)
『——食欲和睡眠欲看起来很强。就是不知道性欲怎么样。』
(为什么偏要扯到性欲方面?)
我无奈地按住了额头。
仅是稍微想想就觉得麻烦。
「……那么,去校舍的食堂吧。」
这个时间应该还在营业。
「好的。醒醒,姬子。要走了。」
「呼……」
栉铊学姐将倚在自己肩上睡着的须佐之男轻轻摇醒。
「……」
这个狂神到底在搞些什么啊……。
学园校舍一楼。食堂。
这所学园的食堂从早晨就开始营业。
和宿舍不同,虽然要花伙食费,可是听说这里的饭菜不但美味,分量也足。
若是中午的话,想必应该是十分混杂的场面。然而清早则是空荡荡的。
一般没有人会错过宿舍的早饭,而且再过不了多久就要上课了,没有人也是理所当然的。
原以为我们翘课会受到责备。
「哎呀,小哥,翘课约会吗?」
「差不多就是那么回事……」
「啊哈哈,年轻就是无忧无虑啊。」
女性厨师只是开了个玩笑,并没有提出什么具体的警告,很快就又回去着手准备饭菜了。
再仔细想想,除了宿舍门限以外,这所学园的规则非常松散。
这些暂且不过多详谈。
栉铊姐妹从刚才开始就在餐券机前面讨论着要买哪个。
「姬子,要吃什么?」
「想吃米饭。另外还有鱼和肉。」
「蔬菜也要吃哦。」
「才不想吃什么树叶。」
「不行。要考虑营养的平衡。」
「……那就随你便。」
令人意外的是,须佐之男竟然选择让步,乖乖听从了栉铊学姐的话。
「……」
『——这真和那个时候的家伙是同一个人?』
巴罗尔用惊奇的声音说道。
实际上,我也是同样的想法。
即便是遍体鳞伤依然寻求死斗的战斗狂。
这便是我对须佐之男的唯一印象。
然而这家伙从早晨开始的表现就像是……。
「哎呀,姬子你看你,口水都流出来了。」
「嗯?啊啊。」
就像是一个邋邋遢遢的妹妹。
此时她正站直身体,任由姐姐用手帕来擦拭着嘴角。
如果只是装出来的,那可真是了不起的演技……或者说,那才是她的本性?
就在我产生这样的疑惑时,栉铊学姐她们买完餐券朝这边走了过来。
「久等了。」
「请不必在意。」
「这些就有劳您了。」
栉铊学姐对我轻轻点头之后,将餐券放到了食堂的柜台上。
「好叻好~叻。」
从另一边听到了刚才那位女性厨师的回应。
她的声音里听起来带着些许揶揄,可能只不过是这边自我意识过剩的错觉而已。
「那么先找个角落坐下吧。」
「好的。」
「呼……」
须佐之男看起来依然很困倦,必须要由栉铊学姐牵引着才勉强能够走动。
我们三人在食堂角落的位置坐了下来。
「……」
向坐在对面的栉铊学姐递去了视线,她随即点了点头。
「那个,该从什么地方说起才好呢……」
「最好请从头开始说明。关于令妹是从什么时候回来的。」
「好的,我明白了。」
栉铊学姐听到我的话之后,颔首表示同意。
「呵啊……」
另一边,须佐之男则是把头倚在学姐的肩上,半睡半醒的开始打起了瞌睡。
看到妹妹的样子,栉铊学姐不由地苦笑。
「真是对不起。姬子摆出了这样的态度。」
她对我表示了歉意,但是并没有特意去叫醒妹妹。
「还不清楚她直到昨天为止都去做了些什么……很可能是太累了。所以,最好请让她这样多睡一会儿。」
「当然,这自然是没有关系……」
须佐之男对我是什么态度,都已经不在乎了。
重要的是栉铊学姐后面所要说的话。
「中途打断话题实在是抱歉。要从姬子回来的那个时候开始说起,对吧?」
似是感觉到我稍稍有些焦躁,栉铊学姐再次道歉,继续开始叙述。
「我是在昨天回宿舍的半路找到姬子的。那时姬子正从街道拐角走出来,险些就撞到了她。」
「那是我们在游戏厅分别之后发生的事吗?」
「是的。」
栉铊学姐对此表示肯定。
「在那之后感觉姬子的状况有些奇怪,不太放心让她回到自己的房间……。所以就暂时把她带回了我的房间。」
「状况有些奇怪?」
「……」
我对此表示了疑问,而栉铊学姐则是一副很为难的表情。
是我刚才的提问有欠稳妥。
栉铊姬子的状况当然会很奇怪。
那是因为须佐之男在她的体内。
而且须佐之男丝毫没有隐藏自己的本来面目。
语气·态度·性格……能让栉铊学姐感觉「妹妹的状况很奇怪」的要素几乎比比皆是。
可能是由于不知道该怎么去解释,所以她才一直低头不语。
亦或者,她原本就不想对别人做出过多说明。
「对于学姐的话,令妹会老实听从吗?」
我改变了话题。
听到这个,栉铊学姐露出了稍稍悲伤的神情。
「勉强会听……本来一开始她又想要去别的地方,只不过……」
「不过什么?」
「刚好那个时候,姬子饿得肚子咕咕叫,我说要做饭给她吃之后,就乖乖跟着走了。」
「……」
『——真是个忠实于欲望的家伙。』
(你还有资格去说别人?)
我轻揉眉心,整理着思绪。
仅用一顿饭就能让那个狂神听话。
虽然有些难以置信,但栉铊学姐没有理由去说谎。
她恐怕还没有发觉,自己完成了一项多么困难的伟业。
「久等了——」
这时,之前的女性厨师端来了饭菜。
按道理说应该这边去取饭,难道是因为她无事可做才主动送过来的?
「秋刀鱼套餐、咖喱饭以及泡菜。分别都是谁的?」
「全部是我的。」
闻到饭菜的味道而醒过来的须佐之男立刻举起了手。
「哎呀,真是个有胃口的小姑娘。」
「嗯!」
「好的。那么全部都放到你那边。」
须佐之男的面前摆好了套餐、盖浇饭和泡菜的小碟子。
「本以为小哥左拥右抱一手一朵鲜花,结果那边的小姑娘与其说是鲜花,更像是团子嘛。」
「哈哈哈。」
听到女厨师在耳边的悄悄话,我只能无奈地干笑。
看样子她不是无事可做,单纯是过来看热闹的。
「加油吧,少年!」
「!」
她重重拍了一下我的后背,返回了厨房。
好像是误解了什么……算了。
「看起来很好吃啊。」
须佐之男面对摆放在面前的饭菜,舔着嘴唇说道。
就在她立刻想要享用美食的时候,
「等一下,姬子。」
栉铊学姐从她手里抢走了筷子。
「干什么啊,抚子?」
「在吃饭之前,要好好对神仙同学道谢。为了找到你,他也帮了很多忙呢。」
「嗯……感激不尽。」
须佐之男顺从地说出了道谢的话语。
虽然其中没有包含多少真心实意,可她能对人类道谢就已经足够让人感到非常惊愕。
「说完了。筷子还我。」
「真是的……给。」
栉铊学姐无奈地将筷子还了回去,须佐之男随即以猛烈的气势开始狼吞虎咽。
「之后还要对国崎同学他们以及夏洛特同学道谢哦?」
「嗯。」
听到栉铊姬子(须佐之男)应付般的回答,学姐轻轻叹气。
另一边,须佐之男仿佛根本没有在意姐姐的叹气,将秋刀鱼从头到尾吃得干干净净。
「美味。」
须佐之男一边嚼着鱼骨头一边说道。
她的脸颊完全舒缓了起来。
表情上点缀着纯粹的喜悦感。
这和沉浸在战斗喜悦中表现出的惨烈笑容全然不同。
就像是小孩子吃到最喜欢的食物时的表情。
「……」
看着妹妹吃饭的样子,栉铊学姐也露了微笑。
之前令她担心不已的妹妹不仅平安归来,而且还是这般精神饱满的样子,作为姐姐当然会很高兴。
「……」
突然间,栉铊学姐的脸色阴沉了下来。
从那个表情里,我基本察知到了她的心情。
『——话说,小抚子难道没有发现自己妹妹的内在变化吗?』
这时,巴罗尔像是有些意外地说道。
我对于他那无所顾忌的发言稍稍有些恼火。
(怎么可能会没有察觉。)
『——是吗?』
(那是在已经察觉到的基础上,装作没有察觉而已。)
学园中不断频发,即便现在仍旧持续的连续失踪事件。
在当初搜索开始之前,已经把栉铊姬子当作了受害者之一。
再加上栉铊学姐从里昂那里听到了杀人鬼在岛上徘徊的话题。
妹妹的行踪和生死……学姐在这几天应该承受着相当大的精神疲劳。
就在这个关头,「妹妹」突然回来了。
(对现在的栉铊学姐来说「妹妹平安无事」就是所有的一切。等过段时间心情平静下来,应该会察觉到更多不协调的地方……)
至少现在还不能对学姐说出栉铊姬子身上所发生的异常。
若是那样,一直以来所积累的压力定会将她的内心压垮。
「……」
我将视线转向了栉铊学姐。
「顺便想要问一下,令妹现在已经住回宿舍了吗?」
「那个……」
栉铊学姐有些吞吞吐吐的说,
「因为还有些担心,所以就让姬子申请了住宿许可证,暂时住在我的房间里。」
住宿许可证是当自己要居住到其他宿舍时所必须经过的手续。
虽然不知道栉铊学姐让妹妹具体申请了几天,不过看样子这对姐妹应该暂时会在一个房间里生活。
要和须佐之男在狭小的室内共度好几天。
若是正常去想象,其中的危险无可度量。
应该想办法劝说,甚至使用魔眼去阻止她才行。
然而。
「姬子,嘴角又沾上油渍了。」
「嗯。」
栉铊学姐正在我们面前为妹妹忙来忙去。
动作太过熟练利落,甚至让人觉得有些溺爱的感觉。
(学姐对妹妹的依赖程度比想象中要高出不少。)
『——就这样放着须佐之男不管吗?』
(……尽管很危险,却只能先这样了。)
若是强行让栉铊学姐和妹妹分开,则会施加给她无法估量的心理压力。
搞不好的话,更会使她内心崩溃。
(万幸的是须佐之男并没有要伤害学姐的意图。暂时先这样观察情况。)
『——呜嘿嘿嘿,不过小抚子的心灵真是脆弱。』
巴罗尔坏笑着。
『——像这种性格的女人,只要稍加玩弄就会轻易坏掉。雷火,之后把她带到暗处推倒一下试试看。』
(去死吧。)
这个色胚子魔神……
就在我对此感到极为无奈的时候。
「那个,神仙同学。」
栉铊学姐主动对我说道。
「怎么了?」
「我想对帮忙寻找姬子的同学们表达谢意,有什么我力所能及的事情吗?」
「表达谢意?」
「是的。无论什么事都可以。」
栉铊学姐认真地直视着我,等待我的回应。
这个样子很难去拒绝。
「明白了。等午休的时候再去寻求大家的意见。」
「那就拜托了。」
「……呼。」
在我和栉铊学姐谈话的期间,须佐之男也吃完了饭菜。
她用手抚摸着酒足饭饱的肚子,
眼皮渐渐垂了下来。
「……吃饱之后就有些困了。」
「哎呀,姬子你真是的。」
看到满足食欲后又想要睡觉的妹妹,栉铊学姐发出了无奈的叹息。
然而从她的声音里,还是能听出姐姐对于照顾妹妹的喜悦之情。
「……」
没过多久,下课的铃声响了起来。
「我要回教室了。学姐你呢?」
「我等叫醒姬子之后再回去,请不必介意。」
「那么,先失陪了。」
栉铊姐妹留在了原位,我则先离开了食堂。
「啊,雷火君。」
「夏洛学姐?」
在食堂的出口,偶然遇到了夏洛学姐。
看来直到刚才为止她都在这里偷偷观察着我们的样子。
「怎么会来这里?」
「嗯……因为还是有些在意抚子同学的事情。」
夏洛学姐说着,再次望向了在食堂里的栉铊姐妹。
「喂,姬子。再不起来的话下节课就迟到了。」
「嗯……」
她们二人还在食堂里进行着嬉闹般的会话。
对于知晓栉铊姬子的内在其实是须佐之男的我来说,这实在是让人心痛的光景。
夏洛学姐应该也是同样的感受。
「姬子总有一天会变回原本的姬子对吧?」
她小声地向我询问。
「……一定会的。」
必须要尽早找到将栉铊姬子从须佐之男那里夺回来的方法。
我暗自坚定决心,点头回应了夏洛学姐的疑问。
2
午休。
我在一年级的教室里和大家一起吃着午饭。
人员当中只有请假的玛丽亚不在,相对的是栉铊姬子加入了进来。
大家围在了课桌周围,我则代为传达了栉铊学姐想要表示谢意的事情。
「听我说听我说!那样的话就组织大家一起去哪里游玩吧!」
国崎猛地举起手抢先说道。
「游玩吗?」
「既然姬子已经平安回来了,就应该好好去玩耍一番对不对!」
「但是,连我们也一起去玩就无法表示对大家的答谢……」
「不不,能和两位呼吸到同样的空气已经是充分的答谢了。」
「?」
栉铊学姐歪了歪头,似乎并不理解国崎所要表达的意思。
顺便说一句,我也不知道什么意思。
「就国崎而言是个不错的提案。」
「喂喂!就我而言是个什么意思啊。」
国崎做出十分夸张的失望表情并顺势往我的肩上蹭。
「那么就来想想这个周日该去哪里?」
天华接过话题,向大家寻求意见。
「购物外加看电影怎么样?」
「欸。泪泪,既然是大家一起去玩,你那个未免也太室内了。」
「有什么不好嘛。」
「不好不好。我想要更多的去活动。」
「天华就像个小孩子。」
「什喵!」
「我认为游乐园很不错。最好是能和女生一起进鬼屋。」
「国崎你一个人去做过山车。」
「泪泪太过份了!?」
其乐融融。
以天华、泪泪以及国崎为中心,大家愉快的进行着对话。
……话说泪泪不久之前还被须佐之男破坏了『神权』,却也聊得十分起劲。
难道她对于和敌人一起去游玩这件事情上并没有任何抵触?
我试着向巴罗尔寻求意见。
『——败北对女人来说只不过是过眼云烟。』
于是,他给出了这样的回答。
难道真是那么回事?
闲话暂时到此为止。
「那个,去泳池怎么样?」
夏洛学姐怯生生地举起手,提出了新的建议。
「泳池啊,现在岂不是很冷?」
「南区有室内的温水泳池对吧?那里如何?」
夏洛学姐正努力劝说着不太情愿的泪泪。
泳池……
说起来这个周日答应过要教她游泳。
若是能和大家一起去泳池的话,顺便也能履行和学姐的约定,正可谓是一石二鸟。
「……」
不过,我对于该不该去赞同她的建议依然有些犹豫。
『——喂,雷火。夏洛朝这边看了哦。』
(我知道。可我现在没有去玩的闲心……)
『——是周日才去啊,本来那天也是休战。难得的安息日,起码应该好好放松一下。』
(但是……)
『——真是,太急躁了。你由于接受过训练,所以可能没有什么大碍。可对于普通人的夏洛来说,恐怕就很辛苦了。无论体力还是精神,都必须得到休息。』
(……)
『——况且,芙蕾雅那个女狐狸最快下周才能恢复。小玛利亚也刚刚受了重伤不在状态。你想要在这种状态下去战斗吗?』
(那个……)
确实,我们阵营的战力现在可谓是残弱不堪。
上次只是侥幸打了对方一个措手不及。
后面再和奥西里斯战斗时,如果不投入全部战力的话胜算很小。
巴罗尔继续补充道,
『——就算是找到了奥西里斯,可你已经找到杀死那家伙的方法了吗?』
(……)
被指到了痛处,我无言以对。
奥西里斯拥有着不死身的『神权』。
至今还并没有找到将其攻略的方法。
且不说目前的战力方面,单纯就现在的状态去和奥西里斯再战一场,我恐怕也是束手无策……。
『——所以说,该休息时就要休息。既然休息那就要尽情去享受。』
想不到竟然会被巴罗尔说教……。
虽然心理上有些不愉快,可他说的有道理。
硬去发起没有胜算的战斗只能说是无谋。
那样的话,还是以逸待劳更加妥善。
今明两天依然不能放松对奥西里斯的警戒。
不过,为了夏洛学姐和玛丽亚,至少周日有必要去休息一下。
「……泳池不是很好嘛?」
我卸下肩上的重担,赞同了夏洛学姐的建议。
听到我的话,她的表情也明亮了起来。
「嗯!就去泳池吧!」
「泳池啊。虽然离夏天还很早,不过能和大家一起游泳倒也很有趣。」
「你们也觉得可行吗,抚子?」
「只要大家能够开心,我没有异议。姬子你呢?」
「嗯?我无所谓啦。」
整个全体都是一副积极的氛围,而这时泪泪却有些微妙地面露难色。
「但是说起南区的泳池,在娱乐上是不是太平淡了些。」
看她的表情估计是想说,去泳池倒是可以,不过还想要些能够玩耍取乐的要素。
于是国崎适当地接话说道,
「那么就去北区的综合主题乐园好了。那里的话旁边既有游乐园,也有种类十分充实的泳池。」
「北区的游乐园我倒是去过,竟然连泳池都有吗?」
「所以才称得上是综合主题乐园。而且还并有电影院等诸多设施哦。」
「嗯,那样的话,在泳池游完之后也可以到处去玩了。」
听到国崎的说明,泪泪也有了兴趣。
「玛丽亚亲也能来?」
「事后会去问她。」
后天才是周日。
玛丽亚应该能在那之前恢复。
「那么周日大家一起去游泳咯——!」
「喔——!」
「喔——!」
『——呜嘿嘿嘿,这样就能看到女生们的泳装了!』
(这才是你的目的吗!)
就在话题正好谈妥的时候,
午休结束的铃声也响了起来。
3
放学后。
我一个人来到了二年级的教室。
(果然不在……)
『——是啊。』
我和巴罗尔朝教室里望去,不由发出略微失望的声音。
被奥西里斯夺取身体的艾米莉·范布拉德正是在这个班级。
我在窥探教室的样子引起了数人的注意。
若是被觉得行迹可疑不免会有些麻烦,于是我立即就离开了。
原本以为奥西里斯会有来学校上课的可能,结果却是白跑了一趟。
算了,本来就没有对此抱有多少期待。
只不过是顺道过来这里而已。
我迈步走向了三年级的教室。
「里昂。」
我看到想要找的人物,叫出他的名字。
里昂听到我的声音,回头转向了这边。
他一边看着我,一边立刻取出了笔记本。
应该是在确认着我是「谁」。
「……雷火君!」
里昂没过多久就抬起了头,笑着向我挥手。
我进入三年级的教室,走向了他的身边。
这一系列动作聚集了周围的目光。
「里昂。能过来一下吗?」
「嗯。当然。」
里昂点了点头,从座位上站起。
我们避开着人们的注意,来到了屋顶。
放学后的屋顶正吹拂着猛烈的强风。
我整理好被吹乱的刘海,回头面向了跟在后面的里昂。
「首先请允许我为昨天的事道谢。正是多亏了里昂,玛丽亚才能得救。谢谢你。」
「昨天……?」
里昂愣愣的自言自语,接着又翻开了笔记。
「……嗯。昨天,我和雷火君一起并肩作战了对吧。」
顺向性健忘症。
里昂的记忆无法保留一天以上。
因此即便是昨晚刚刚发生的事情,他都不会记得。
刚才的道谢,在他听来也会像别人的事情一样。
我不禁后悔……这些话在昨晚就应该传达给他的。
「事情就是这些?」
「还没说完……为了追踪奥西里斯,想要商讨一下今后的方针。」
我整理好情绪,将话导入正题。
「奥西里斯……是敌人的神明大人吧!」
里昂看着笔记,点头说道。
关于敌人是奥西里斯以及其相关的能力,都在昨天向他说过。
他在听到敌人是神明的时候,显得十分愤慨。
对神明抱有的这份憎恶,可能是他心里还残留着十年前神话战争的记忆。
这该说是幸福还是不幸,实在无从分晓。
关键问题是,神话代理战争的概要应该对他说明到何种程度。
特别是他所得到的神之力。
实际上,他能保持着作为里昂的人格——正确来说是看起来还保持原有人格——是等同于奇迹般的偶然。
要想简略说明其中的原因可谓是极为困难。
就算都详尽地告诉他,反而很有可能会致其更加混乱。
况且,他的精神仅仅相当于8岁。
「你所拥有的是可憎的神明之力。」
若是对他说了这样的实话,他又究竟能不能坦率接受呢?
即便是我,偶尔也会对此感到恶心。
神明寄居在自己体内这种事情……无论过多久都像是心里的一根刺,我非常想将其从身体里给硬拖出来。
因此,我并没有过多详细说明。
以我的判断,里昂继续误解这个力量是「正义的力量」并不会有问题。将话语略加修饰,使他以为我们是为了打倒众神而被选中的战士。
这虽然是在说谎,却也是无奈之举。
「……」
我闭目凝神,重新思考着。
关于今后的方针,必须要尽快和里昂取得一致。
于是我打算首先从重要事项开始确认。
「里昂每次都是依靠直觉找到的奥西里斯,那么现在也能找得到她吗?」
「现在?」
「没错。像昨天那样,只是大致的方向也没关系。」
「……」
里昂闭上了眼睛,像是在集中精神。
没过多久。
「抱歉。现在好像不知道在哪里。」
「……这样啊。」
我稍稍思考了片刻,继续问,
「如果想知道奥西里斯的位置,则必须要满足某种条件吗?」
「抱歉,这我也不清楚。」
里昂很不好意思的回答道。
就现状来说,他所拥有的能力,是唯一可以找到奥西里斯的手段。
可是他由于顺向性健忘症的影响,并不记得自身能力的详情。
话虽如此,即便是不清楚的事物,只要推测出来就可以了。
我已经听他说过数次使用能力时的情形。
从这些话里提取情报的碎片,将其组合到一起的话,他的能力则不难推断。
(里昂的直觉现在没有发挥作用,表明这并不是常时发动型技能。果然应该看作是必须要满足某种条件才会显现的诱发启动型技能。)
『——既然是诱发型,那么就会有发动能力的开关对吧。』
(没错。而那个开关可能与奥西里斯的行动有很大关联。)
『——只有奥西里斯在采取某种行动的时候,这个技能才可以感知到地点吗?』
(就是这么回事。)
里昂已经数次遭遇到了奥西里斯杀害学生时的现场。
然而在这个广阔的岛屿中仅是想找到奥西里斯都十分困难,更何况数次撞见相同的现场,这能说成是单纯的偶然吗?
因此,这其中一定有着某种必然的联系。
同时也是里昂保有技能的发动条件。
那么,奥西里斯的何种「行动」才会触发这个开关呢?
『——喂,别愣着不说话。想出答案了没有?』
(……嗯)
『——哎?那说来听听。』
(只是个人的推断,里昂通过奥西里斯意图杀害学生时产生的恶意或是感知到了其恶行,技能才会发动。)
『——你确定没错?』
(尽管不能一口断言,但是可能性很高。)
虽然是通过条件和情况得出的推理,却也应该八九不离十。
昨晚里昂所说过的话。
他在直面奥西里斯的时候,称其为「我必须打倒的邪恶」。
那时听起来感觉有些装模作样,而这也充分有可能是在不知不觉中发动的技能所导致的言行。
『——发动的条件不是「已经杀害」,却是「意图杀害」,这有何缘由?』
(那是因为昨天里昂找到奥西里斯时,玛丽亚还没有被杀掉。)
如果是杀害之「后」才会发动的技能,那么就不可能救出玛丽亚了。
「雷火君?」
「啊,抱歉,刚才在想事情。」
听到里昂的声音,我暂时中断了思考。
「总而言之,还是需要里昂的直觉去找到奥西里斯。所以今后要密切保持联系,最好是能一起行动。这样可以吗?」
「嗯。就这么办。」
里昂很爽快的接受了我的提案,记在了笔记本上。
他的动作没有一丝迷惘。
应该是打算像昨晚那样,同我们一起去对抗奥西里斯。
「……」
那毫无做作的样子,令我感到有些可疑。
与其说是可疑,确切来说应该是违和感。
为什么他会……
「为什么里昂那么急切地想要打倒奥西里斯?」
「嗯?」
「……」
这句话本不该说出口的,可是既然他已经听到,就不能再收回了。
「刚开始听你说是为了寻找失踪的同班同学,你和那个同学的关系很要好吗?」
「……为什么要这样问?」
「奥西里斯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家伙。按道理说,普通人是不会自己主动去和那种家伙纠缠的。」
面对和自己毫不相关的恶意,尽量不去接触才是人的本性。
特意反其道而行则必然会有某种理由。
我牵扯进来是有着很强的动机。
那么,他呢?
他无法积累崭新的记忆。
那就意味着,他在岛上遇到的所有人都永远是初次见面的陌生人。
和那个同学曾经很要好?
那是不可能的。
里昂不会和任何人成为亲密的朋友。
因为那份亲密的关系,无法在他的意识里保存。
即便他现在称呼我为朋友……那也不过是为了彼此的方便而已。
他的动机究竟是什么?
最初是要寻找同班同学。
可是那个同学已经死了。
然而他在那之后依旧到处寻找奥西里斯,并且发生了数次战斗。
为了报仇?
为了让杀人事件终止?
从客观上看,他没有必要去做到那种程度。
那么,是为了正义?
因为自己拥有「可以成为正义英雄」的力量?
只不过,他是在首次被奥西里斯袭击时才觉醒的那股力量。
最初只是个没有力量的普通人。
但是他选择去做了。
寻找失踪的同学。
和杀人鬼面对面战斗。
协助我们营救玛丽亚。
无论哪一件对他来说都是没有直接关系的事情。
可他还是热心的来趟浑水。
为什么?
……
……
……
不对。
为什么,我会这么介意他的动机?
实际上,他的动机并不是很重要。
重要的是他生性善良,站在人类这一边,愿意和我并肩作战。
抛出毫无意义的问题惹他不高兴的话就得不偿失了。
为何我会做这多余的事……。
「我……」
「!」
看到陷入沉默的里昂重新开口说话,我稍稍紧张了起来。
他的声音略微低沉。
表情上也挂着几分勉强的微笑。
看来,我果然还是说了些不该说的话。
但他并没有生气。
只是看起来有些悲伤。
「众所周知,我的头部患有严重的问题。若没有别人的帮助就活不下来。」
这是理所当然的啊。我也是同样想法。
顺向性健忘症对他人生的影响就是那般的沉重。
「但是,里昂。在我看来,反倒是你在积极地去帮助别人。甚至,到了拼命的程度。不管怎么想那也过火了。为什么……」
「那当然是为了以后有求于别人。」
「……?」
看到我歪头表示不解,里昂稍稍迟疑了一会儿,翻开了自己的笔记本。
然后将第一页递给我看。
那上面工工整整的写着,
「“好人有好报(原文是:情けは人の为ならず)”?」
我有些摸不着头脑。
为什么作为外国人的里昂,笔记本会写着日本的谚语?
「我的父亲是日本人。」
「原来是这样。」
得知里昂是混血儿,我便释然了。
「这句日本的谚语,是父亲写给我的。」
里昂这样说着,也将目光落在了『好人有好报(情けは人の为ならず)』的文字上。
「我早晨起来,都会首先阅读这本笔记,以及房间里的日记。每当那个时候,总会阅读到其中的一页。那便是父亲死去那天的日记。」
「……」
我默默听着里昂所说的话。
「父亲在临死前这样对我说道——『里昂。你今后要在别人的帮助中活下去。所以,时刻都要对他人予以感谢和笑容。而且,想得到别人的帮助,首先自己要变得乐于助人才行。』」
里昂应该是把日记里所记载的内容直接背诵了出来。
而这很可能是他父亲的遗言。
好人有好报。(情けは人の为ならず)
施以人情并不是因为这个人正有困难,而是为了日后这个人能将人情奉还。这便是谚语的字面意思。(铃:这句谚语解释真心是翻译不能跨越的障壁,单纯的文字转换并不能消除语言文化自身的差异。同时也是翻译自身的乐趣所在。)
将利己和献身作为互为里表的一体,教导自身和他人要互相扶持。
父亲担心儿子的将来,为了能让周围的人们多加照顾,才给他留下了这样的话。
「所以我只要看到有困难的人就一定会去帮助。就像是正义的英雄一样。」
「正义的英雄,吗。」
父亲的教诲和孩子般的想法相融合,最后得出的答案是「正义的英雄」。
里昂那超乎限度的「正义」,其中的缘由就是在此。
『——呜嘿嘿嘿。』
(你笑什么,巴罗尔?)
『——没什么。只是觉得这家伙扭曲的程度和你不相上下。嘛,反正不是本大爷喜欢的那一类。』
(……?)
我听完他的话,皱起了眉。
遵守父亲的遗言到底哪里扭曲了?
虽然很不愉快,不过对于巴罗尔故意触怒别人神经的事情已经习以为常了。
我无视魔神的戏言,和里昂深入商定了今后的计划。
夜晚在我的房间集合,防备奥西里斯,等待时机。
如果白天感觉到了奥西里斯的所在地,一定要及时与我联系。
其他细致的行动方针也都一并定下,需要说的事情很快就全部说完了。
「那么,晚上再见。」
商议结束之后,里昂正准备从屋顶离开。
「……里昂!」
我叫住了他。
「嗯?」
他停下脚步,转过了身。
脸上浮现着微笑。
和平时一样的笑容。
他正如父亲遗言所托付的那样。
用爽朗的表情,使人安心。
凡是看到他笑容的人,一定都会觉得他是个好人。
然而,深切知晓了他所承受的事物之后,再看那个笑容,会有种说不出的空虚。
他无法保存和他人的关系性。
这里的关系性,指的是感情。
自己和他人之间发生过什么样的事,这是可以记录的。
但是,在那个时候都想了些什么,这个只能在心里保存。
喜欢或是讨厌他人,必须要经过在心里的积累。
里昂他做不到这一点。
所以他没有喜欢的人也没有讨厌的人。
……他的笑容,真的是展现给我的吗?
「……」
想到这里,我不禁感到悲伤。
为何这般善良的人要如此痛苦的活下去。
对于使他落入这种境地的神明,心中的憎恶越发激化。
同时,我终于明白了,自己为什么会那样想要去知道他的动机。
不去深入了解他的动机和承受的事物,单纯只是去利用他的善意。
对于那样的自己,我感到厌烦。
即便如此,又该怎么办?
里昂的协助是必不可少的。
必须要借助他无偿的善意,一起共度死地。不然我们就无法阻止奥西里斯。
那么至少,有我该偿还给他的东西……
「雷火君?」
既然叫住了他,我却一直沉默不语,里昂歪头表示不解。
我努力挤出了声音,去邀请里昂。
「后天的周日,大家准备一起去泳池,里昂也能一起来吗?」
他听到后,高兴的好像要跳起来。
「真的!?可以吗!?」
「嗯。」
「哇——……好开心。」
里昂的脸上染上红晕,似乎真的很开心。
这一瞬间的感情,到了明天早晨也会忘掉吗……。
那么,就由我来铭记。
连同属于他的那一份。
作为他的「朋友」。
4
夜晚。
我——须佐之男透过窗户眺望着月亮。
我正身处栉铊抚子的房间,也就是这具肉体——栉铊姬子的姐姐。
「姬子。浴室已经可以用了。」
刚刚出浴的抚子一边擦拭着头发,一边对我说。
「是吗。」
我淡淡地做出了回应。
并不是特别喜欢洗澡。
与之相比,好想喝酒。不过好像很少会运到这座岛上。
在当今这个时代,酒是不能给小孩子喝的东西。
放眼神代,不管大人还是小孩都可以开怀饮酒,时代的变迁真是无情啊……。
啊啊,欲求不满。
眺望月亮根本不能打发这份无聊。
果然能让我感到满足的只有争斗的气氛。
还是到外面去吧。
我正准备要站起来。
「姬子?」
却被抚子从背后轻轻抱住。
「浴室已经可以用了哦。」
「……」
刚才那是偶然吗?
还是说她察觉到了我想要离开,奔赴战场的念头?
然而重要的是,在绝妙的时机中使得我无法动弹。
「……」
当然,想要甩开的话非常容易。
折断她的手臂就像折断花枝一样简单。
但是,我没有去那样做。
我回想起昨晚见到她的情形。
昨晚,抚子在道路的拐角险些撞到了我。
当时我出现在那个地方纯属偶然。
白天在某个屋顶上睡觉,到了夜晚时间就去战斗。
自从降临在人界,我的生活规律基本就是这样。
昨晚醒来的比较早,本打算做点轻微的运动,于是趁着夜晚来临之前,在黄昏的这段时间里随处闲逛着。
总之,在偶然的机缘巧合中,我和抚子相遇了。
「啊っ啊っ……」
抚子看着我的脸,惊讶的睁大了眼睛。
之后才了解到,她一直都在到处寻找着妹妹——也就是这具肉体原本的主人。
嘛,对于这种事,我既不想去知道,也没兴趣去知道。
我把抚子丢在原地,准备要离开。
可是。
「等、等一下!」
抚子拦腰抱住了我。
「放开。」
「求你了,姬子,不要走!」
「……」
在此之前,我并不知道这个容器的名字叫做姬子。
这都是无关紧要的事情。
无论知道这些还是不知道这些,抚子都已经妨碍了我。
不过,没想过因为这点小事就杀掉她。
只想轻轻把她击飞,眼不见为净。
然而,
就在我扬起手臂,准备将其击飞的时候。
我和泪流满面的抚子对上了视线。
「——」
联想到的,是犹如散落的花朵般缥缈可怜。
美丽动人。
就在那时,抚子和某个人的面容在我的脑海里重叠到了一起。
刚开始还没有立刻回忆出是谁。
但是很快就想起来了。
在消灭八岐大蛇的前一天夜晚,那位被作为活祭却仍想要挽留我的小姐——……
「……」
于是,等回过神的时候,我已经答应了这个姑娘的请求,若无其事地就跟着来到了她的房间。
抚子对我的语气——人格都不一样,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尽管感到很诧异,依然为我清洗了脏乱的身体,缝补了破损的制服,动作熟练的忙来忙去。
特别是她准备的饭菜格外美味。
或者应该是这具作为容器的肉体喜欢她所做饭菜的味道。
对我来说都不以为意。
今天听从了抚子的请求,去上了那什么课。
没想到会在那里遇到了那个大和男子以及其他人,但是并没有立刻发展成再次交战的态势。
主要原因还是我自身提不起那个兴致。
在抚子的面前,实在不想去胡闹惹麻烦。
虽然那也是顾及她的意愿,我更担心的是,如果在她身边打了起来,她会不会受到波及而轻易被弄坏。
想不到身为狂神的我竟然会担心弄坏东西。
「噗……」
想到这里,连我自己都不由地笑了出来。
「姬子?」
「没什么。话说,别随随便便就抱过来。」
「可是……」
听到我催促放开的话之后,抚子垂下了眉梢。
「若不这样做,姬子可能又会消失不见的。」
「……」
对于抚子刚才那像是询问一样的话语,我无法去回答。
因为我知道,那个问题并不是对我说的。
「……」
只是。
这个叫做抚子的姑娘,她给人的感觉为何会这样的柔弱。
那个西洋剑士的清冽以及妖术使的无畏。
即便是女子,也有着许多性格坚强的人。
然而说起她,这个姑娘简直就像是弱不禁风的花朵一般。
我甚至感觉,是不是随便一口气都能将其吹飞,使她散落凋零呢。
所以才为了不弄坏她而小心翼翼。
这真是连笑话都算不上。
对于在天地间肆虐,尽情享受破坏的我来说,唯一无法破坏的,竟然会是这世上最容易被弄坏的东西。
「姬子。快些啦,要进浴室咯。姐姐会帮你清洗身体的。」
「你不是才刚进去过吗。」
「那就再进去一次。」
「……讨厌洗澡。」
「不许说任性话。」
我无奈地叹气,极不情愿的听从着这位大姐的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