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Dark Lord
  4. 第三卷 纯白的死神
  5. 第一章 公主再临
  6. 繁体版

第一章 公主再临
2017-07-04 22:50:09

		

咚咚咚,狮头装饰的门环被叩响,声音回荡在午后的洋馆中。
琉妃来到玄关处准备迎接客人,不知为何,有个少女环抱着双臂,威严地伫立在她的身旁。
「怎么了,快点去开门吧!」
普莉艾拉=谢威特•玛姆拉哈威风凛凛地下达了命令…………却被对方用力拧起了脸颊。
「住手,你干什么你干什么、你干什么啊~~!」
「闭嘴。你什么时候有这种身份,能对我下达命令了?」
「我可是公主哦,很了不起的哦!?」
尽管两边脸颊都被拧着,普莉艾拉还是挺了挺正在发育的胸脯。
在这座领主府邸里,这两个女人间的战斗已经变成了日常事件,今天也又一次拉开了战幕。
「闭嘴。能对我下达命令的人,只有卢伊亚大人哦。」
琉妃用两只手掌从左右两边把普莉艾拉的脸蛋往中间挤,对年幼的公主处以变脸之刑。
「以暗何呃(你干什么)、以暗何呃(你干什么)~~!?」
虽然她手脚并用地挣扎着,但是依靠纯粹的力量还是敌不过琉妃。
公主的脸被固定成了类似一种名叫「火男面具」的表情,据说那东西曾经存在于极东之地,如今已经没人知道了,连记录中都没有留存。
「真受不了,你这样的人居然是公主……想想其他的王族,也不知道都是些什么人。」
「愚蠢,像你这样的卑微之人,根本无法理解站在世界巅峰之人的伟大。所以说,在另一个层面上我也是很厉害的!」
「好吧…………也算有点道理。争夺王位这种事情,对于我来说是无所谓的啦。」
琉妃的话语,也是几乎所有平民对于“王”的感想。
平民也知道“王”的存在,并且作为一般的常识,也明白“王”是凌驾于贵族之上、君临世界的支配者。
但是,那个站在权力最高峰的存在与平民的关系太遥远了,他们也缺乏受到支配的切实感受。
对平民来说,最需要敬畏的人还是直接支配他们的贵族,而在此之中,最多也只会想到影响自己生活的领主之类的贵族。
「哼,你果然就是这点水平了吧。算了,这也没办法。反正,估计你以后也没有机会看见除了我以外的王族。」
「其实我也不想看见。光一个小不点公主殿下我就受够了啊。」
面对身材矮小却放出傲慢言语的普莉艾拉,琉妃回敬了一句,随即打开大门,迎入了客人。
「您是哪位…………?」
「报上名来!」
琉妃作为主人的代理,以正常的方式作出了应对,相对的是,普莉艾拉却带着蔑视的眼神伫立在那里。
无论是体形还是服饰,这两个人的对比都非常强烈,而站在她们面前的这位客人也是一位丽人,拥有与她们性质截然不同的美。
「黑暗卿在吗?」
「您是…………!」
「姐姐!?」
琉妃与普莉艾拉都错愕不已。她们刚刚才全面否定过见面机会的存在出现在了眼前。
「你们好,我是王族的第六女,蕾吉娜=杰谢特•玛姆拉哈。」
还很平常地报上了名字。
她那副挂着金链的眼镜后面,伶俐的目光闪动,仿佛在说「我就是王族,那又如何?」
琉妃和普莉艾拉都认得这个穿着深蓝色女式套装、苗条又知性的女性。
她是在前些天发生的事件中与她们对峙过的一位王族,和普莉艾拉一样是个背负着残酷命运的人,要君临世界巅峰就必须杀死除了自己以外的六个王族。
因此,她们本来在相见的瞬间就厮杀起来也不奇怪。
这样一个人,就在午后很平常地来拜访了。
普莉艾拉本能地作出了防备之态,琉妃也站到前面护住了她。
但是,对面的蕾吉娜却丝毫没有要争斗的意思,她带着泰然自若的表情,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
「黑暗卿在吗?」
「您……有什么事吗?」
「是啊,你来这里干什么!?」
琉妃露出了紧张的表情,普莉莉艾也毫不掩饰同仇敌忾之意。
然而,蕾吉娜并没有转变态度。
「我想跟他好好谈谈。如果他不在的话,我就下次再来…………我倒是想这么说,不过看来他在啊。」
蕾吉娜的目光投向了琉妃与普莉艾拉的身后。
两人一惊,转过头去。
她们的背后,站着一个完全隐去了气息的白色幽灵。
「咖啡………………」
卢伊亚用明显是刚睡醒的声音说道。
这个超低血压、重度咖啡中毒并且是夜行性的贵族,此刻刚刚醒过来。
他赤裸着上半身,额前垂落的头发挡住了眼睛。
双臂软软地耷拉着,丝毫没有生气。
他好像是先去了一回起居室,但是一个人都没有,于是就到玄关来找人了。
「咖啡……………………」
他用空洞的声音重复着这个词。
从他比刚才略微强了一些的语气中,琉妃听出了「赶紧」这个言外之意。
她已经习惯了主人刚睡醒时的糟糕状态。这时候能让他的精神恢复正常的,只有那种浓缩的漆黑液体。
「咖啡………………………………」
能感受到「别让我说三次」的意思,一种黑色的情绪慢慢从主人的雪白肌肤上渗透了出来。
琉妃忘记了王族的来访,飞快地冲向了厨房。
「我、我知道了!请在起居室稍等片刻…………」
卢伊亚跟在仆人身后,迈着迟钝的步子向起居室走去。
蕾吉娜无疑是进入了他视野的,但是他看都没看她一眼,完全没有反应。
留在玄关的两个王族对视了一眼,姐姐首先开了口。
「那个……他刚睡醒的时候总是那副模样的吗?」
「是的,他刚睡醒的状态特别糟糕!要是这时候去惹他,他踢起人可是相当不留情的!!」
「原来如此……看样子还是稍微等一会儿比较好。话说回来,呆站在这里也不成样子,让我进去吧,妹妹?」
「呜呜呜呜呜~~你是来干什么的?还想延续上次的事情吗!?我可不想跟敌人亲近!」
普莉艾拉没有放弃警惕的态度。
就在几天前,她们还作为敌人对峙过,在治国理论上发生过冲突。
普莉艾拉脖子上闪着光的项链和蕾吉娜手指上闪亮的金戒指证明了双方的立场,同时也决定了她们彼此厮杀的宿命。
不论地点,不论时间,她们必须战斗到有一方死亡为止。
……本应是那样,然而蕾吉娜却轻轻挥了挥手劝阻了妹妹。
「不好意思,我今天没那个意思。现在跟你战斗是没有意义的,无论是胜、还是负啊。我很久没有走这么远路了,真心有点累。我这羸弱的体质,上坡实在够呛。」
说着,蕾吉娜用拳头捶了捶自己的腰部。
看来她不是在演戏,是真的累了。抛开脑力劳动不提,她对身体运动好像是很不擅长的。
「上个那么缓的坡也会累算什么情况啊!就你这样的人,难道也能当“王”吗!?」
「被你这么教训还真不好受啊。不过,所谓的“王”绝不是万能的。我今天也是为了弥补自己的缺点而来的。」
「…………?」
「正如你上次所说的那样,我也稍微考虑了一下『诚意』这个东西。你的那位臣子,还送了一份很不错的礼物给我呢。我带了份简单的礼品来,不知道你喜不喜欢?」
蕾吉娜拿出了一个用缎带包扎好、看上去很高档的纸盒。
看到这个纸盒的包装,还有贴在上面标有店名的标签,普莉艾拉吃了一惊。
「这、这是…………!!」
「这是在<黑宵街>很有人气的极品甜点——『SWEET DE VILLE』最畅销产品的组合,『少女之娇羞』套装。」
名字姑且不论,这个确实是高人气的商品,味道得到了民众的保证。
尽管文明曾毁灭过一次,但在这个贵族支配平民的世界,依然有着不变的真理。
比如小孩子喜欢甜的东西。
「你、你也一起吃吧?」
「那就太感谢了。可以进去了吧?」
蕾吉姆嘴角露出了笑容。她的目光中带着些许蔑视和嘲讽,但是妹妹并没有发现。
「嗯,战斗随时都可以进行,但甜点是有保质期的!」
普莉艾拉公主,沦陷于姐姐的智谋之下。
这场末女与六女的对决还没正式开始,姐姐就宣告了胜利。
几分钟后,卢伊亚府邸的起居室内,呈现出了一幕异样的景象。
沙发上面对面坐着普莉艾拉和蕾吉娜——两个同样以霸权为目标的王族。
可是,身为妹妹的公主却笑容满面地大口吃着蛋糕,嘴角沾满了白色的奶油。
「呜,嗯无噢(呜,很不错)。」
「…………吃东西的时候不要说话。」
卢伊亚板着脸说道。他的一只手上端着咖啡杯。咖啡因的功效终于让他清醒了过来,但他依然是仅限于刚睡醒时的半裸状态。
本来他刚睡醒脾气就差,发现这个状况之后……白皙的贵族毫不掩饰不悦之意。
「你这位姐姐,特地过来一趟是想干什么?爽快点干掉她不就行了吗?」
「好啦,别急,黑暗卿。她确实是我们的敌人,但是盲目战斗是愚者之行。我们都是预定要站在世界顶点的人,深入对话想必也是能有所收获的。那一定比在战斗中获得的东西更为宝贵。」
「你说出来的话倒挺有王族风范的,可是一边吃蛋糕一边说实在缺乏说服力啊。」
「偶呵呃安嘿哇,偶呵呃安嘿哇(有什么关系嘛,有什么关系嘛)♡」
「你们两个,关系相当不错啊?」
坐在卢伊亚正对面的蕾吉娜带着戏谑之意说道。
卢伊亚叹了口气,把头扭向一边,然而对方的话确实没说错。
普莉艾拉是拿沙发上的卢伊亚的大腿当椅子,坐着大吃蛋糕的。
「……喂臭小鬼,为什么你每天早上都要坐在我身上?」
「这就是我的座位!听好啊,不许让其他女人坐在这里哦?」
「……你这么说也没用,琉妃偶尔也会坐吧?昨天她也坐过啊。」
「什么!?这是怎么回事!?」
普莉艾拉狠狠地瞪向了离卢伊亚稍远处正在忙着杂活的琉妃。
琉妃感受到了敌意,眼神显得有些游移,随即逃进了厨房。
「这算什么意思!?为什么要让那家伙坐!?她肯定很重吧!?」
「比你重是当然的啦,不过我的精力集中在其它方面,所以也没有太在意。」
「什么方面,你当时在干什么!?」
「……………………」
基本上,那就是揉胸部的姿势,但这话他可说不出口。
昨天他也从背后享受了那对柔软的肉球。虽然无法用嘴来爱抚尖端有些遗憾,但是要集中精力揉的话,还是从背后来最好——这是两个人的共识。
因为这样能让琉妃的身体开始变得真正松软,并炽热如火,他相当频繁地从后面揉,不,应该说是喜欢从后面揉。
「呜呜呜呜呜呜呜~~既然如此,我也要做跟她一样的事情!你就像她坐在这里的时候一样对我吧!!」
「我拒绝。你那个,还称不上是胸部。」
卢伊亚冷酷地抛下一句,将咖啡端到了嘴边。
普莉艾拉鼓起了腮帮子,在愤慨中拼命吃着蛋糕发泄情绪。
看着他们的交流,蕾吉娜翘起长腿,微笑了起来。
「你们的关系真的很好啊。这么看你们倒像是兄妹了。」
「「谁像他(她)啊。」」
两人完全同步地说了一句,将头扭向了不同的方向。
蕾吉娜的笑意更浓了,但是她的笑容中有种近似于嘲讽的感觉。而她口中说出的话语,温度也很低。
「……但是,凭借这种温和的关系是无法在以后的战斗中赢得胜利的。」
她摇了摇头,端起那杯给她的咖啡送到了嘴边,闻着散发出的香味,慎重地抿了一口。
「哦哦…………跟我听过的传闻一样,感觉头脑一下子清醒了。据说这东西在过去的世界中广为流行,看来也未必是虚言啊。」
「如今,它在一部分地区也成了嗜好品。随着街道的发展,它的流通还在不断扩大着。」
「原来如此…………看样子我跟你挺合得来的。」
蕾吉娜的目光投向了为她作出说明的卢伊亚手中的杯子。
两个人喝的都是黑咖啡。
她的杯子里没有加牛奶和砂糖,既是因为想了解这种未知饮品的原味,也是为了跟卢伊亚品尝相同的味道,特意这样直接喝的。
「我不太喜欢甜的东西,还是这样什么都不加比较好。跟你的喜好很接近。」
「别跟我相提并论。我的这杯,跟你的泡法是不一样的。」
「哦……这倒让我感兴趣了。我想试试没问题吧?」
蕾吉娜探出了身子,将手伸向了卢伊亚的杯子。
然而,普莉艾拉却拦住了他。
「算了吧,普通人喝了这家伙的咖啡肯定会闹肚子的。你毕竟是个王族,难道要露出那种丑态吗?」
「你是露出过丑态了吧。」
听到对方轻声说出这句话,普莉艾拉气得竖起了眉毛,蕾吉娜耸耸肩,坐回到了沙发上。
看到姐姐坐回了原来的位置,普莉艾拉也端正了一下坐姿。她已经吃完了蛋糕,甜味带来的软化效果也结束了。
「那么姐姐……你找黑暗卿有何贵干?」
「我也想问问啊。听说你之前提出的同盟要求被拒绝了。既然如此,你们见面的时候,应该就没有战斗以外的选择了吧?」
卢伊亚和普莉艾拉毫不掩饰敌意。
不过只有姿态,没有什么压迫力,模样反而有些好笑。
蕾吉娜露出一个苦笑,进入了正题。
「的确,我放弃了驯服妹妹的打算。王族本来就是这样的人物,驯服终究是不可能的事。但是……你却不同,黑暗卿。」
「你想说什么?」
「单刀直入地讲吧。我想要你。你愿不愿意成为我的下属,在王位继承战中协助我呢?」
听到这个意外的提议,普莉艾拉瞪圆了眼睛。而另一边,卢伊亚则保持着面无表情地反问道:
「为什么是我?你应该知道我的立场吧。」
「是啊。你是个不从属于任何派系的孤高贵族,并且牵涉到了叛逆一脉。如果把你引入我的阵营,估计我至少会彻底与王党派为敌吧。」
「既然知道,为什么还要拉拢我?这对于你赢得王位、维持王位而言,都只会增添麻烦。」
「确实是这个道理吧。但是,现在去拉拢王党派已经太晚了。我之前也告诉过妹妹了,王党派基本上都被『次兄』和『长姐』所掌握,划分成了两大势力。连带那些从小培养的贵族,暗斗好像也已经开始了。包括我在内,其他王族想再挤进去肯定是不可能的。现在关心王党派的问题,已经没有什么必要了。」
蕾吉娜耸了耸肩,表示真的感觉很麻烦。看样子,她在这方面是操了很多心的。
「这样的话,你去找反王党派就行了。立宪派、共和派或者合议派怎么样?」
「那都是徒劳的努力,你应该也知道吧?王党派以外的派系,本身的存在就很不明确。首先要取得联系就很困难。不说各派系之间还有对立,就算所有反王党派都支持我,人员、组织能力加起来也不是贵族最大派系王党派的对手。」
「这么说也对吧。不过…………」
「呜呜呜呜呜~~你们在说什么呀,听都听不懂!说起来王党派到底是什么!?为什么姐姐你想要黑暗卿啊!?」
普莉艾拉被当成了局外人,她手舞足蹈地大叫了起来。
卢伊亚和蕾吉娜齐声叹了口气,用目光交流了一下怎么处理这个妹妹。
最后,还是由姑且算是亲人的蕾吉娜作出了解释。
「……妹妹啊,贵族也不是铁板一块的。人多了之后,思考问题的方式就会多种多样。然后,有着同样想法的人就会组织起来形成派系,为了利益而行动。这就是派系,而王党派就是贵族中最大的派系。」
「哦哦。我记得,死侯爵就是属于那个的吧。不过,他们实际上又想做什么呢?」
「正如其名称所示。那是一群崇拜“王”、称颂“王”、尊敬“王”、宣誓对“王”效忠的贵族。始终以“王”为中心来统治世界,作为“王”的左右手来处理各种政务——这就是王党派的基本理念。」
「真奇怪啊,这些应该并不仅限于王党派吧。黑暗卿这种奇怪的类型且不论,贵族在原则上都是尊敬“王”,执臣下之礼的。这么说起来,所有的贵族本来就都是王党派,根本用不着定义派系之类的区分。」
听到她犀利地指出这个问题,卢伊亚都略显惊讶地眯起眼睛,露出了刮目相看的表情。
蕾吉娜也是一样。
感受到妹妹的威胁,她还是继续讲解了下去。
「你提出的问题很好,我的妹妹。但是,人类这种生物,就是喜欢特别强调理所当然的事情,希望别人因此对自己另眼相看啊。强调自己是“王”的忠臣以赢得“王”的欢心,就能进入政治的中枢。据说,被称为王党派的派系就是由此生产的。」
「听起来他们就只是在讲些理所当然的事情而已吧。我觉得陛下不会让这种佞臣留在自己身边,也不会把他们的花言巧语当真吧。」
「没错。尽管他们自称是王党派,我也不觉得陛下会特别宠幸他们。但是,对于其他贵族来说就是另外一回事了。王党派的金字招牌,对其他贵族确实是非常有效的。」
「…………?」
「正如你所说,王党派的主张对贵族而言可能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正因为如此,他们就可以将自己的一切行为正当化,审判“王”旗下的其他人。除了王党派以外的派系,基本就连存在都不被他们所允许。王党派的敌人,自然就是陛下的敌人、全世界的敌人。当然,任何人都不愿意得到如此称号,所以就会加入王党派。即便不正式加入,也不会违抗他们,会尽量避免明确的对抗。其他派系都潜入地下,隐藏了起来。因此,要说控制了王党派就几乎等于控制了贵族也不为过。」
听了蕾吉娜的说明,普莉艾拉点点头,环抱双臂嗯了一声。
看她的模样只是个普通的小孩子,却能很快理解这种事情。
「嗯嗯,这么说来,第二位的兄长和最大的姐姐形势应该是相当有利了吧?」
「没错。无论怎么挣扎,我们都是少数派。而且,跟王党派为敌的情况下,要找到愿意支持我们的贵族也很困难。由此可见,在人数上我们是没有把握的。但是——这里有一位能以一敌千的战士。」
完成了对妹妹的讲解,蕾吉娜向卢伊亚投去了颇为锐利的目光。
「你是单枪匹马就与王党派为敌,还赢得了胜利的人。你有没有听说,现在他们没有针对你,不是因为你跟死侯爵的关系,而是担心会再次遭到你的反击,所以王党派的中枢才会犹豫着不来处理你的?」
「谁知道呢。说到底,王党派本身内部也很复杂。包括京夜在内的中枢暂且不论,像你说的那种只求自保置身事外的人、还有为了避免正面对抗而只说大话的人也很多啊。至于理解和赞同王党派的终极目标的,其实只有极少数的一部分人。」
「哦……你说他们的目标?我对此倒是很感兴趣啊。」
蕾吉娜探出了身子——普莉艾拉却展开双臂,挡在卢伊亚面前阻止她靠近。
「别靠近,这是我的!」
「不要把别人当东西看待啊。」
「少啰嗦!你就是我的所有物!之前你不是还发过誓的嘛!?」
「是吗?」
看到卢伊亚一副忘记了的样子,普莉艾拉的表情都快要哭出来了,蕾吉娜心想有戏,嘴角勾起了一抹笑意。
「我的妹妹啊,最终做决定的应该还是他自己吧?说起来,你又为他做了些什么呢?」
「呜、呜呜呜呜呜………………」
「我可不打算约束你哦。关于你和陛下的恩怨,你可以按自己的想法去处理。至于王党派,那就是我们共同的敌人了。对我而言他们是敌对派系,对你而言……他们也是敌人吧?你上一代被杀害的事情,他们很可能也多少出过力。」
上一代这个词,让房间里的气氛为之一变。
卢伊亚暗色的眼眸深处燃起了阴沉的火炎——这股火炎带着杀气从他全身逐渐散发了出来…………但是,年幼的公主完全没有在意这些,一把抱住了卢伊亚。
「黑暗卿,你要抛弃我了吗!?难道是因为我姐姐比我更好吗!?」
「不,不是这么回事。」
「我会成为你喜欢的那种女人!哪怕只有肉体关系也无所谓!你当我是个随便的女人也无所谓!我不会再让你跟你太太分手了!!」
「这些话你是从哪听来的?」
「我学校里经常一起玩的人的父亲,好像是个花花公子,据说他亲眼看到他父亲跟女人在幽会。当时,那个女人就是这么说的。那真是个惨烈的场面啊!」
「…………是吗。」
「另外,他好像还把别的女人带到家里去,把他家里闹得一团乱了!!」
「…………等会儿你把他家的地址告诉我。个人下半身的事情我是不会管的,可是至少要在小孩子面前像样一点,他破坏了这条大人的规则,我要亲自去踢他一脚作为惩戒。」
「嗯!那就拜托你啦!话说回来,你要抛弃我吗!?要在玩腻了之后把我当条破毛巾一样抛弃掉吗!?难道从我们见面时开始,就注定了会是这样的命运吗!?早知道当初干脆就别遇见更好吗!?」
「你这家伙,其实只是想说出这些话而已吧。」
看着沉醉在台词中的公主,卢伊亚叹了一口气,为了让她先安静下来,还是有气无力地问道:
「你干什么纠结我会不会抛弃你!?不管有没有我,你只要健健康康地生活下去不就好了嘛。」
「可是…………」
普莉艾拉不快地撅起嘴,把头扭向了一边。
面对耍小性子的公主,卢伊亚继续补充道:
「再说了,我难道没有自由吗?虽然你是非常满意地选择了我作为监护人,但我也是有权利选择的。如果我想放弃你,那也可以说是因为你缺乏魅力的缘故。」
「………………」
普莉艾拉的身材本来就娇小,此刻蜷缩得更小了。
「当然,对你来说也是一样的。不必执着于我,选其他人也是可以的吧。」
「…………我不要。」
「直接说不要啊,你这家伙。」
毕竟是个小鬼,卢伊亚想着哼了一声,然而听到普莉艾拉接下来的话,他又恢复了严肃的表情。
「你要是抛弃我,我就一个人过。」
少女落寞地嘀咕了一句,眼眶中蓄满了泪水。她紧握起两只小手,全身绷紧着努力不让眼泪落下。
哪怕不了解她过去的经历,看到她这副模样,也没有人能忍心抛弃她。
而知道她平时是什么样子的人,应该更能体会到她娇小的身躯中隐藏着何等深刻的感情吧。
卢伊亚依然板着脸没去看她,有些敷衍似地挥了挥手说道:
「知道了知道了,我不会抛弃你的啦。」
「真的吗!?嗯,如此甚好!!」
她刚才的哭脸一下子不知去了哪里,甜甜地笑着抱了过来。
「……情况就是这样了,你想要下属还是去找其他人吧。」
让普莉艾拉重新在大腿上坐好之后,卢伊亚无精打采对蕾吉娜说道。
与满脸得意的普莉艾拉相对的是,蕾吉娜的脸上露出了有些苦涩的表情,她略带不快地开口问道:
「你对我有什么不满的吗?」
「这单纯只是先来后到的问题。这个臭小鬼已经被编入了我的手牌里,我不想换掉她。」
卢伊亚的手上,那张摄入了普莉艾拉的卡片、NUMBERⅢ“圣统的女王”正在发光。这张卡片的图案像是年纪尚小的公主长大后的模样,它能以削减公主的生命为代价,提升所有卡片的能力。
「没错,我和黑暗卿已经通过这卡片联系在一起了。我们是很合适的!」
趁卢伊亚右腰上的卡片盒打开的机会,普莉艾拉从里面抽出了一枚卡片,朝蕾吉娜亮了出来。
她抽出的是手牌的核心,象征着卢伊亚称号的卡片,NUBMERⅠ“黑暗卿”。
这枚卡片上形象有些接近卢伊亚的男性,与那位成长了的公主,确实能称得上是很合适的两个人。
「黑暗卿,用我卡片应该能够强化你吧?跟这片“黑暗卿”组合成“札技”的话,你也会感觉不错吧?会不会变成黑色的,变得很强壮!?」
「…………这强化太恶心了啊。通过卡片强化我自己倒不是不可以,但要那么做的话,如今的你立刻就会毁灭。现在最多就是强化一下单枚卡片发动的效果——大致也就是强化一下我的奈落之暗衣的程度吧。」
「哦哦,能让那件长袍变得很华丽吗!?能飞起来吗!?」
「………………不需要那样。」
卢伊亚否定了公主天真无邪的强化提议,叹了口气。
普莉艾拉还在继续发起完全让人不感兴趣的强化提议,他无视了她,一直在静静地旁观着的蕾吉娜带着笑意插嘴道:
「你有一个相当靠得住的主人嘛,黑暗卿?说起来,她能让你变强吗?根据我在之前那场战斗中的观察,你好像不会轻易地使用我的妹妹吧?」
「或许吧。但是,我并不打算按你说的变更卡片。」
「应该是变更不了……没错吧?我调查过你的战斗经历,你的卡片虽然有所增加,但绝对没有变更过。在我看来,即使你的卡片能够增多,可是一旦填上的卡片再想变更就很困难了吧?」
「我不否认这一点。一旦填上的卡片,是无法凭我的意志恢复空白的。不过,像这个臭小鬼这样,以自己的意愿组进了手牌的人,只要对方放弃了我,卡片就会恢复空白了。」
似乎一点都没有隐瞒的意思,卢伊亚淡然地说出了自己的王威之封具“禁忌之断章”的一部分机能。
普莉艾拉得知了这以前未知的信息,便以更加傲然的态度对卢伊亚说道:
「就是说,只要我不主动放弃你,你就不能抛弃我了是吧!?嗯,你要对我比以前更好哦!」
「一旦摄入了卡片,也可以说你就属于我了。谁还管你怎么想啊。」
卢伊亚说了句「臭小鬼少啰嗦」,拧着普莉艾拉的脸颊让她闭上了嘴。
「……让王族的卡片再增加一枚,这个选项应该也是存在的吧?」
「我不要……这种话虽然说不出口,不过你也可能像这个臭小鬼一样,变成明显不好用的卡片。所以还是算了吧。再说,我不觉得你会真心地屈服于我。」
他很干脆地否决了蕾吉娜的提议。
感受到心存不满的蕾吉娜发出的威胁,普莉艾拉悄悄在自己臣子的耳边低语道:
「你不要过多地刺激她。她也有可能会杀了我,取代我来当你的主人啊!」
「不,你们本来就是这种关系吧?再说了,你也不是我的主人。」
「你说什么!?」
看着又一幕让人发噱的对抗爆发,蕾吉娜若无其事地插嘴道:
「放心吧,我的妹妹。我现在不想杀你。」
「…………这话是什么意思?」
普莉艾拉疑惑地歪了歪脑袋。
「如果我杀了你,黑暗卿肯定会杀了我。我害怕那种情况发生,远比跟你直接战斗更害怕。正因为如此,我才想让他成为我的臣属。」
「你太高看她了啊。我跟这个臭小鬼,只是单纯的契约关系,既不更好也不更差。要是这个臭小鬼死了,我跟你就没有理由发生战斗了。」
「你就不要莫名其妙地装恶人了。这与利益无关,只要我伤害了我妹妹,你肯定是会杀了我的吧。如果我妹妹跟我和其他王族一样有自保的能力,那事情还不好说,可如果有人要与这个柔弱无力的公主为敌,你是绝不会置之不理的。」
蕾吉娜的目光投到了妹妹的胸口处。
她胸前闪烁着的项链,与自己拇指上的戒指一样,是王族身份的证明,七大王器。
然而尽管获赐了此物,被“王”正式确认为王族,蕾吉娜还是感受不到妹妹身上有任何威胁。
这也就意味着——
「……你说过,我的妹妹被编入你的手牌了。这是不是表示,她同时就失去了身为王族的力量?她要发挥能力,终究只能通过你的卡片来实现了。但是,你对这张牌就感到满意了吗?」
「至少,比起你来要好用得多,这就行了。」
卢伊亚轻蔑地笑了笑,双手环绕在普莉艾拉的颈后,把下巴搁在了她的头上。
「柔弱无力的小鬼,比聪明得毫无意义的女人好用多了。我想,你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应该可以轻易舍弃我吧。本身越是有能力,到这种时候就越是麻烦。要留在身边,还是这个臭小鬼更好。」
「没错,黑暗卿是属于我的!」
普莉艾拉抓住了卢伊亚抱着自己的手臂,得意洋洋地挺起了胸膛。
蕾吉娜翘起了长腿,兴致索然地哼了一声。
「柔弱无力就是你的力量,是吧。原来如此,这就是末女的特权啊。不,应该说是小孩子的特权吧?」
「你说什么!?」
「但是,我也不能就此放弃……我说妹妹啊,我再给你一份蛋糕,你把黑暗卿让给我怎么样?」
蕾吉娜唰的一下把自己面前装着蛋糕的盘子推向了普莉艾拉。
「呜…………」
「…………你在犹豫什么呢?别拿我跟一块蛋糕作比较啊。说起来,这个女人是不喜欢吃甜食的,所以她其实是想白占你便宜哦。」
被拿来跟一块蛋糕作交易实在是太有失身价了,因此卢伊亚也忍不住插了句嘴。
「对啊……就算姐姐给了我蛋糕,那也只是一时的……只要跟黑暗卿在一起,以后他会买很多很多蛋糕给我吃!!」
「琉妃,这段时间暂时不要给这个臭小鬼甜食了。」
「听您的吩咐。」
卢伊亚与琉妃说着,表情都很僵硬。
「为什么呀,有什么关系嘛,我现在是最喜欢甜食的年纪!」
「闭嘴臭小鬼。」
普莉艾拉板起了脸,卢伊亚揪住她的脸颊往两边扯着,蕾吉娜感觉有机会,继蛋糕战术之后又使出了新的计谋。
「黑暗卿啊,你觉得我来劝你,会不准备任何报酬吗?」
「我为你做事,你能给我什么好处?」
「那还用说,当然是可以随意用我的身体。」
啊?
卢伊亚和琉妃都张大了嘴,表情凝固住了。
普莉艾拉不太明白这话的意思,环抱着双臂歪了歪脑袋。
「啊~~…………为什么会谈到这种方面?」
「通过上次的对话,我从妹妹的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的确,我作为一个王族还有许多欠缺之处。身为一个地位崇高之人,果然也是有必要自己亲身投入的吧。」
「嗯,你学习的方向完全搞错了啊。虽然没有血缘关系,可我觉得你跟你妹妹还是挺相似的。」
「难道有什么不可以的吗?对我而言那都是王族的细枝末节,必要的时候我也有流血的觉悟。」
「我想应该不至于流血吧。」
「多半是会流的吧?毕竟我是处女。」
「没想到你居然会讲黄段子。」
卢伊亚最终眼神空洞地木然嘀咕了一句。
这对姐妹真的很相象。她本人越是认真,性质就越是恶劣。
「我现在才发觉,你这人看上去挺聪明的,可其实是个笨蛋吧?」
「你有什么不满的?难道我就这么没有魅力吗?」
「不,你这么激动也没用…………」
他感觉头都疼了。为什么大白天要谈这种话题啊?
「黑暗卿啊,我也是处女哦!?我是不会输给姐姐的哦!?」
然后这位公主殿下也来捣乱了。
卢伊亚做了一个略微有点老迈感觉的无力动作,把手放在了少女的头上。
「你这么说那肯定是啊。要是你这个年纪经验很丰富的话,就会有很多问题了。」
「话说回来处女到底是什么!?」
「……感谢你问了我这个预料之中的问题。等你长大之后就知道了。或者你问琉妃也行。」
「我在年龄上是没有问题的吧。你就是不要我吗!?」
蕾吉娜非常认真地指着自己的脸。
看样子这在相当程度上关系到了女人的自尊心。
「我也拜托你了,我不会输给姐姐的!!」
「我知道这话不该由我来讲,不过身为一个年长者,还是让我履行义务说一下吧。你们两个,好好珍惜自己一点。」
卢伊亚用诚恳的语气劝戒道。
然而这饱含了人生悲哀之感的话语,两位公主都没有听进去。
蕾吉娜认为自己遭到了拒绝,于是用她那天生聪慧的头脑冷静地分析起了失败的原因。
「嗯……果然还是我的身体缺乏魅力吧。其实我也知道自己的身材确实缺少曲线…………」
「在考虑这个之前先理解一下男人的含蓄审美吧。太过随便的女人,我是不会想要的啦。」
「可是姐姐又苗条又漂亮啊。我也想变成这种类型的哦。」
卢伊亚的愿望又落空了,普莉艾拉天真无邪地道出了自己对未来的展望。
而她所憧憬的姐姐,则竖起柳眉沉浸在思索之中。
「受到夸奖的感觉虽然不差,可是我一定要得到黑暗卿的欢心才行啊…………」
「没办法,这家伙就喜欢那种前凸后翘的女人。」
「哦,你说前凸后翘啊?」
两位公主的目光同时落到了静静旁观的前凸后翘、也就是琉妃的身上。
见话题突然转移到了自己身上,琉妃不禁浑身一颤。
「确实是前凸后翘啊。都快撑裂衣服了,特别是胸部。」
「对,就是前凸后翘。屁股和大腿也很丰满。」
「前凸后翘啊…………」
「这就是前凸后翘…………」
看着自己所没有的东西,两位公主表情严肃地摇了摇头。
「你们两个,真的给我适可而止啊…………」
卢伊亚右腰上的卡盒打开,吐出了卡片。
与王族身份无关,他觉得还是就在这里先把蕾吉娜干掉比较好。
然而蕾吉娜并没有察觉到这种一触即发的紧张气氛,继续分析起了卢伊亚的喜好。
「你果然还是喜欢比较肉感又经验丰富的女人吧…………真头疼啊,都是我没有的特质。」
「不,我其实并不是经验丰富的…………那个,我只跟卢伊亚大人………………」
琉妃难为情地把手指纠缠在一起,低声嘀咕道。
毕竟对方是王族,她说话也多有顾虑,不过要是让人产生了误解总不太好。
「哦,这么说起来,你第一次就是跟黑暗卿?」
「………………没错啦。」
「可以的话请谈谈感受吧。当时很痛吧?我不太擅长运动的,也很讨厌疼痛…………」
蕾吉娜已经以卢伊亚接受她为前提在发问了。
大概是因为她的语气很认真,琉妃也不知不觉地说出了自己初夜的感受。
「不,虽然说完全不痛是不可能的,可是比我预想的好…………他非常温柔,花了很多时间………………那个、结合之后,他也没有马上动起来,而是紧紧地抱着我,直至我感觉好了………………」
「原来如此…………」
完全不懂什么意思的普莉艾拉点了点头。蕾吉娜也显得兴致勃勃。
不必说,卢伊亚这时皱起了眉头。
「那么,让我也感受一次吧。」
「拜托了!」
卢伊亚无视了两位公主的要求,暗色的眼眸中燃起怒火,瞪向了琉妃。
「…………喂。」
「就是这样嘛………………」
尽管眼神闪躲开他,可琉妃对自己美好的回忆还是不肯让步。
前有两位公主阻击,后有仆人围堵。
这种后宫实在是教人开心不起来。
正当卢伊亚为世界上最高贵的桃花劫而烦恼时,救世主降临了。
「你真有女人缘啊,卢伊亚。」
这是一个高亢爽朗的男人声音,不过感觉还没有到变声期。
穿着纯白外套的美少年,正是冠有死侯爵称号的贵族,京夜=梅斯•玛德格利夫。
他站在起居室通往走廊的门边,绽放出宛如透过树叶洒落的阳光般腼腆的笑容。
「嗨♡」
在所有人的目光注视下,京夜走近了卢伊亚。
「这真是叫人羡慕不已………………噗嚯、咳咳。」
他的话还没说完,足以让常人必死无疑的一脚就踹到了他的脸上,把他的脸都踹得凹陷了进去。
鼻子上挨了这一脚,美少年直接被踹飞撞到了墙上。
「你干什么嘛!?每次都这样,要是换个人早被你踢死了吧!?」
京夜若无其事地站起身来。
他丝毫没有伤痕的脸被无情地踩住,强行贴到了地面上。
「你怎么会在这儿…………?」
卢伊亚发出了冰冷的声音,听上去不惜随时踩碎对方的脑袋。
「哼,我出现在你的身边如果还需要什么理由的话,那倒是怪事了吧?」
「你还是去死吧。」
「你大门都没锁……真不当心啊。不过话说回来,我要通过的门,就算是钢铁做成的我也会穿过去的啦。」
卢伊亚一言不发,加大了踩踏的力度。
他脚下碾动发力,真正在踩着这个身为侯爵的贵族。
然而,京夜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
「哦哟哟,你知道我是不死之身又有无痛症,就暗地里打算通过施加屈辱给我造成精神上的打击是吧?太天真了啊……我可是个抖M,这种姿势只会让我产生快感!!…………喂你等一下,不要用卡片角撬我的面具啦!!除了我以外没人能弄下来的!」
「放心吧,我会连带皮肤一起切下来。」
卢伊亚把卡片当成利刃来用,面无表情地准备动手术。
他说是让对方去死,其实是要亲手杀人了。
抖S卿与抖M侯爵的战斗爆发了。
就在卡片一角插入了面具与皮肤间缝隙的一刹那,蕾吉娜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说道:
「说起来死侯爵,辛苦你带我到这里来了。不过,用身体作为武器的战术看来是失败了啊……进展不太顺利。」
听到这话,卢伊亚顿时明白了谁是这一切的始作俑者。
他仍然一言不发,手上大量卡片放出了光芒。
京夜不知为何露出了一个轻蔑的表情,不以为然地说道:
「卢伊亚,你误会啦。我并没有听她一问就把你家地址告诉她,也没有建议她带上普莉艾拉喜欢的礼物,更没有把你喜欢女人之类乱七八糟的事情统统说给她听啦!!」
「去死吧!!」
连续的践踏营造出憎恶的和谐气氛,一时间笼罩了起居室。
至少四五十脚之后,在普莉艾拉和蕾吉娜的劝说下,这幕惨剧总算是告一段落了。
一度变得血肉模糊的京夜在“不灭之死面”的力量作用下恢复了原样,这时卢伊亚满怀不悦地问道:
「先不管你给这个外表与实际头脑不符的笨蛋公主出了什么馊主意,你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都说了我出现在你的身边…………」
「你再说一遍我就杀了你。」
「我、我可没有跟爱丽莎吵架啦,也没有绝对没有被她赶出城堡什么的。」
「你还是去死吧。」
卢伊亚百感交集地骂了一句,耷拉着肩膀垂下了头。
他实在是累了。
明明刚睡醒没多久,此刻他已经想忘记一切再去睡上一觉了。
他甚至想干脆逃离这里算了。
白皙的贵族仿佛燃烧成了苍白的灰烬,就在他陷入沉默时,活泼的公主拉了拉琉妃的衣服,按住了自己的肚子。
「我肚子饿了。虽然吃了蛋糕,可不吃午饭还是没力气!!」
「这么说起来已经到这个时间了啊……那个~~卢伊亚大人,这…………所有人都准备一份?」
「那太好了。而且我连路费都没了,能省一顿,荷包也少点压力。」
蕾吉娜的话简直不像是个公主。
京夜也说道:
「啊,这样不错啊。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说着,他就毫无侯爵姿态地搓着手凑近了琉妃。
而最关键的卢伊亚则逃避现实似地呆呆看着天花板,言外之意就是随你们便吧。
两个王族意外展开的全世界最无聊的对话结束了,新的会餐即将准备开始。
「…………说吧,你是什么情况?」
吃完了午饭,卢伊亚和京夜坐在了一张沙发的两端。
琉妃在收拾餐具,普莉艾拉和蕾吉娜在餐厨厅里,好像正在为如何攻陷卢伊亚而交换意见。
两个贵族跟女人们拉开了距离,谈起了其他人无法介入的话题。
「哦哟,你对我和爱丽莎的夫妻生活感兴趣了?」
「那个我是真心不想了解。」
「其实…………我照爱丽莎说的脱了她的胸罩,可是却弄坏了搭扣。因为爱丽莎基本上是喜欢自己脱的那种类型,我的经验还是比较少啦♡」
「嗯,我真的是超级特别不想了解这些话说你还是去死吧。」
「爱丽莎…………说我『太差劲了』啊。你明白吗?说到底她这话只是限定于脱胸罩这件事,不是说所有的夫妻生活啦。可是我作为男人的尊严还是受到了很大的伤害呀。这种话,在床上应该是绝对不能说的吧!?」
京夜滔滔不绝。
而卢伊亚则给予冷淡的回应。
「你这么激动地说些什么无聊的东西?那种玩意,只要习惯了谁都能脱吧。」
「不愧是脱了许多女性胸罩的男人,你都这么说了,应该不会有错吧。」
「我脱的可没多到值得夸耀的地步,话说回来脱再多也不值得夸耀。」
「这是擅长脱的人才有的傲慢啦。果然还是我手太笨了啊。」
京夜注视着自己又小又柔软的双手。如果把这双手砍下来,不论怎么看都像是女性、而且是可爱少女的手。
「我摘掉面具的话,手指也会变长,那样就行了吧?」
「以你的情况,我觉得要控制力量反而更困难。」
「你的意思是说,我还是不要长高,保持原样陪着你?」
「你还是去死吧。快点说你过来到底什么目的。」
听到他不容再开玩笑的语气,京夜也露出了严肃的表情回答道:
「把耳朵凑过来♡」
嘎吱一下,卢伊亚的脚又用力在京夜脸上踩了下去。即便如此后者还是带着轻松的表情继续说道:
「没事的啦,我不会在你耳边大喊一声『啊!』的。」
「你是小孩子啊。」
「我也不会轻轻咬咬你耳垂的啦♡」
「你敢那么干我真会杀了你哦。」
「黑暗卿啊,我也要你把耳朵凑过来!我想咬咬!」
「我来往里面吹点温热湿润的气息。男人都喜欢这样吧?」
不知什么时候,两位公主占据了卢伊亚双耳的所有权。
他实在是觉得烦透了,正考虑要不要放出大招把所有人都血祭掉的时候,京夜看准时机把嘴凑到了他的耳边。
在他出声拒绝前,京夜的嘴里吐出了话语。
那是非常简短的一句话,却令卢伊亚的表情瞬间冻结了。
他愕然看向京夜时,对方已经收回了身。
京夜朝着卢伊亚嫣然一笑,同时对在场的所有人说道:
「今天我务必要好好招待一下各位。也算是对中午美餐的回礼,大家一定要赏光啊?」
「你要在哪里招待我们?」
普莉艾拉歪了歪脑袋,天真无邪地问道。
琉妃和蕾吉娜也是类似的表情,唯有卢伊亚却是一脸凝重。
「是个休闲场所啦。相当于是我包租下来的,所以大家在那里可以不必有所顾虑,尽情享受。」
「贵族口中的休闲场所……那究竟是什么地方?」
蕾吉娜镜片后的目光闪烁了一下,如此问道。
京夜依然保持着笑容,回答道:
「那就是贵族的“休养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