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路人女主的养成方法)
  4. Girls Side 3
  5. 第十二・五・五话 Ota:CREATORS
  6. 繁体版

第十二・五・五话 Ota:CREATORS
2017-06-25 20:50:12

		

“嗯……”
九月下旬的周四(也就是前章的翌日)
尽管在白天还能感受到处暑的余温,但到了放学时分,气温就已经下降了很多。现在,正是入秋的季节。
“嗯……”
可谓凉爽的傍晚的音乐室里,传来了古典吉他时断时续的旋律和少女的叹息声。
是的,在这个作品中一旦提及吉他和音乐室就很容易得出推断,这里是邻接东京都的某县的某个女子高中,而且也很容易得出推断,现在在这里弹奏这种乐器的,就是……
“辛苦了!咦?小美?”
“啊,小时啊,辛苦了——”
是的,借方才慌慌张张进入音乐室的第二个少女之口,之前的少女就是小美——冰堂美智留。
县立椿姬女子高中的三年级生,担任游戏制作社团“Blessing Software”的BGM作曲和主题歌人声,社团代表伦也的表姐。
“怎么了怎么了?那么早过来还真是稀罕呢。一直都是在大家结束调音和热身之后才恬不知耻地出现、用那满不在乎的傻笑让我们无比火大的小美居然来得这么早?”
“……我说小时,我们是好伙伴吧?是那个阿姨洗铁路的‘Icy Tail’的成员吧?”
哦对了,这边这个口齿伶俐地拼命损人的少女,就是刚才美智留介绍的女生乐队“Icy Tail”的吉他手,姬川时乃。和美智留一样是椿姬女高的三年级生,平日里总是不停晃荡着她的侧马尾,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种小动物般的忙忙碌碌的感觉,在乐队里是吉祥物一般的存在。
“先不提这个,话说你在干嘛呢?作曲?”
因为熟识已久,时乃也就不再去无谓地理会这个任性而又乐天的女孩的反驳,向着放在美智留眼前的谱架上瞅去。
“嗯,要说是作曲吧也算是在作曲,要说没在作曲吧,事实上啥也没干就是。”
“……也就是说,毫无进展。”
纸面上,跃动着的音符和注释,以及更多的不计其数的×号和订正线充斥了整个五线谱,诉说着战斗的激烈和艰苦。
“到副部主题为止的部分倒是在昨晚就完成了呢。”
与她平日里轻浮乐天的形象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美智留罕见地带着慵懒的口吻、表情和态度,随性地重重拨奏了一下吉他。
“也就是说卡在高潮部分了?曲?还是词?”
“都是。”
“……先把其中的一个搞定了如何?话说一般来说都是先谱曲吧?”
“不行啦,如果不是把突然浮现在脑海里的意象立刻变成歌词谱上曲子就不可能写出好歌来的啦。”
“除了你之外我还真从来没听说过有人这么写歌的呢。”
尽管被美智留这种就某种意义而言的天才谱曲手法弄得目瞪口呆,时乃还是在被涂改得一片鲜红的谱面中对某个关键词产生了反应。
“终曲……?”
“嗯,游戏的终曲。”
“之前不是写完了吗?”
倒不如说,就时乃的记忆而言,那曲子的收录都已经完成了。作曲家兼歌手的指示变得比平日里更为细致而苛刻,她们一次又一次地受着Retake和骂声的摧残,一次又一次地被推上绝望的悬崖,直到将近零时,那如珠玉般华美的一曲才终于完成。然而——
“哦,那个只是我自己的……不对,是表姐线的终曲啦。”
“你给我等一下,刚才我好像听到了某个了不得的内幕是我的错觉吗?”
在美智留不过数秒的言辞中,时乃却切切实实地觉察到了无限的可能性……当然是在相当恶劣的意义上。那个仿佛是要体悟终极大招一样的特训莫非其实只是源于作曲家兼歌手的私情(为了炒热自己个人线的气氛)?更何况那个只是表姐线的曲子,就角色配置而言,根本就是配角中的配(以下被审查了),难道她们居然为了这种角色付出如此大的精力和资源?类似的疑惑根本挥之不去。再进一步说,还特地用“表姐”设定把角色特定在了一个人身上也就是说……
“我说小美……难不成你是想为每个女性角色都谱一首终曲吧?
“诶?一般不都这么干吗?”
“一般只有一首终曲好不好!”
是的,接下来她们还要接受四次那地狱般体验的洗礼。
“不过我玩了之前给我作参考的游戏,那里面每个结局的歌就都不一样啊。”
“……是谁借给你的?到底什么游戏啊?”
这个瞬间,时乃拼命忍住了那拿着游戏包装冲着厨房大吼“是哪个不开眼的给她玩这个游戏的啊”(リアル妹がいる大泉君のばあい?)的冲动,努力保持着冷静向美智留发出了问询。
然而,答案却……
“哦,抱歉,那个是我借给她的。”
“小睿————!!!!”
并非出自美智留之口,而是从刚刚打开的音乐室的门扉那儿传了过来。
※ ※ ※
“唉,是小美让我借点催泪游戏给她玩的啦。”
没有显露丝毫愧色,反倒开始洋洋自得地开始为自己找起了借口的,是“Icy Tail”的贝斯手,水原睿智佳。同样是椿姬女高的三年级生,脸上带着雀斑,留着齐耳短发,每天都带着慵懒的神情活得浑浑噩噩的乐队里的捣蛋鬼。
“毕竟在游戏这块儿我只是个门外汉嘛,总得玩一下才会有体会嘛你说是不。”
“尽管小美你的上进心还是值得赞许,不过小睿你选的样本问题也太大了吧。”
“唉,我也没想到那个小美居然会全通啊,那么长的一个游戏……”
“我说小睿,小美她们制作的可是‘谈得来的朋友们聚在一起凭兴趣制作的同人游戏’好不好?可不是‘耗费了过多资金而无法回收成本最终使公司倒闭的自以为是的商业游戏’好不好?”
另外,提起这种游戏的时候不管大家的脑海里浮现出了什么特定的标题也不可以把它们说出来,请把它们深深地藏在自己的心里。
“唉小时你也别对小睿发那么大火嘛”
“给你灌输了这些完全没有必要的知识把我们三个人都推下火坑的明明就是丫好不好!话说就算实行犯(小美)为主犯(小睿)辩护,被害者(我)也根本不会买账好不好!”
“不过啊……也是多亏了小睿借我那个游戏,让我受到了很大的激励呢。那以后我就暗暗发誓一定要为我们的游戏配上最棒的曲子呢。”
“诶?”
“小美……?”
这真挚的话语让人难以相信是出自美智留之口,不仅仅是时乃,连睿智佳都流露出惊愕的神情,凝视起了这个平日里乐天随性的王牌歌手。
“其实啊,从小睿那儿借了那个游戏之后,我从小伦那里也借来了很多,然后就拼命玩,拼命听……”
“小、小美你居然……”
“会拼命玩美少女游戏……?”
“说实话要说游戏本身很有趣倒也未必……不过音乐倒是很有意思呢。”
现在回想起来,今天的美智留打一开始就有点异常……不,是跟平日里不一样。
“游戏配乐还真的是很自由呢……只要能和情境相符,不管是曲调还是节奏,就连类型都可以任意选择呢。”
不管是乐队的曲子还是游戏的曲子,几乎每天都会谱写出新作,然后凭借自己的天赋转眼间就独自一人驾驭了演奏,仿佛就在调侃乐队成员们的习得速度跟不上自己一般。
“就连人声,不管是摇滚、是流行、是偶像歌谣还是金属,真是各种类型都会去挑战呢。”“是啊是啊,确实游戏音乐也没有长度之类的限制呢。”
“很能体现制作方的个性呢。”
“不过也会因此感受到压力而无法下手啊。”
然而现在,那个空有一身天赋却无处发挥的美智留已经不复存在。
站在时乃和睿智佳的面前的,是一个在乐谱上苦苦挣扎,在琴弦上苦苦挣扎,在语言的汪洋里苦苦挣扎的创作者。
“你们想啊,我们的曲子可是要和市场上那么多有趣的曲子去竞争的啊……既然如此,至少也得为游戏女主角的个人线谱上一曲世人从未体验过的神曲吧……”
“……”
“……”
事实上,没有人能够预想到,她为自己设定的这个标准,已经和曾经制作人(伊织)为剧本写手(伦也)设定的标准如出一辙。没有受到任何指示和期望,美智留只是自发地得出了同一个结论,并正因此而苦恼不已。能够产生这种意识,是她天才的证明呢,还是……
“终于实现质的蜕变了呢,小美……”
“……诶?”
答案并非出自时乃或者睿智佳之口,而是从刚刚打开的音乐室的门扉那儿传了过来……
“我说小蓝你倒是快点给我质变啊!”
“让你做乐队领袖只是因为你成绩好,说实话我们乐队里技术最烂的就你了造不造?”
“……我说你们也太过分了吧!”
※ ※ ※
“那、那么,为了烦恼不已的小美,今天大家就一起来商量女主角个人线终曲的作曲问题吧。”
“啊,太受鼓舞了,就指望大家的帮助了!”
“所以小蓝你也过来嘛,别蹲在角落里赌气了啦。”
“……这里就行。”
这个刚入室就接受了语言暴力洗礼赌了气,现在正在音乐室角落孤零零地摆弄着鼓缒的,就是“Icy Tail”的鼓手,森丘蓝子。同样是椿姬女高的三年级生,长发被束在脑后,平日里一直沉稳冷静,是乐队的领袖。
“总之先得一起体会一下小美的烦恼,先把已经写好的部分弹一下吧?”
“这个倒也不是不重要……不过大家能先读一下这个剧本吗?
说着,美智留就从书包里取出了厚厚的一沓稿纸。
“莫非这个就是新作游戏的……?”
“嗯,女主角叶巡璃的个人线。”
“……已经写完了?”
而且那一沓稿纸已经被揉得破皱不堪,还被贴上了无数注笺,显然已经被读了很多次。
面对这在以往的美智留身上绝对无法想见的对于优秀作品的强烈执着和意欲……不仅仅是时乃和睿智佳,就连在一旁堵着气的蓝子也带着认真的表情聚到了美智留的身边。
哦对了,“Icy Tail”全体成员到齐以后的对话,一如既往地是以从时乃、睿智佳到蓝子的顺序……
“……”
“……”
“……”
“……大家伙觉得怎么样?”
差不多三十分钟以后。
剧本稿纸在三个人之间被传接了数次,美智留的主题曲也被演奏了数次(不过只是到途中为止)……在三个人不约而同地叹气的时候,美智留开始征询同伴们的意见。
“那个……”
“该咋整,这个?”
“嗯。”
……但三个人的反应意外地……
不,应该说是和美智留的预想一样,犹豫不决,欲言又止。
“没关系的有什么想法尽管说,我不会生气的。没必要在意小伦和我的感受,就把内心的感受说出来吧。”
“嗯,这个,该怎么说呢……”
“够恶心?”
“……好肉麻。”
“嗯嗯,感觉背上一阵瘙痒啊!”
“不管是在好的意义上还是在不好的意义上。”
“……总之,就是好恶心。”
即便如此,三个人还是受着美智留温柔的鼓舞,把阅读剧本时直接感受到的“失调感”说了出来。而听到了从她们嘴里自然吐露出来的言辞,美智留却……
“啥?你们倒是再说一遍?!”
“果然还是发怒了啊!”
“小美真是说话不算数啊。”
“……就知道会这样。”
唉总之就是上演了一次烂大街的桥段。
“唉,确实是看得心跳不已啦。背后真的是瘙痒得要命啦。不管是歌还是剧本,真的把女主角表现得很可爱啦。”
“……不过如果玩家不是死宅,更准确地说是如果玩家不是死宅里喜欢萌作的那帮人就不可能产生共鸣啦。”
当然,演完烂俗桥段的美智留还是没能解气,之后还是一直狠狠地瞪着自己的伙伴,而三个人尽管被吓得要死,却还是坦率地对脚本和配曲(未完成)提出了批评。
“……我明白了。谢谢你们宝贵的意见。”
而美智留最后也收起了一脸不满的表情,坦率地听取了伙伴们的意见。
但是……
“但是我……‘Blessing Software’还是会把这种旨趣坚持到底!”
她还是试图越过那最后的底线……不,应该说是尽管已经越过了那条界线,却也丝毫没有回头之意。
“不过也是,毕竟是同人游戏嘛。”
“本来就是面向喜欢萌作的玩家开发的嘛。”
“……本来就已经特定了受众层,按自己的喜好去做就行了。”
而三个人也对美智留的意欲表示了理解。
然而……
“不!我还是想用这种旨趣让我的歌去打动所有人呢。还是想谱写出不管是女孩子还是非宅只要听了就会被感动到哭的曲子呢。”
美智留却还是无意去迎合三人的意见。
“诶、诶——?”
“这……不可能吧?”
“……说到底那种人根本就听不到你的曲子啊。”
“嗯,可能确实听不到。可能我们的作品只是因为它的外观、它的风格和它的评价就会被一大批人回避。”
“如果被敬而远之,那也不要紧……
但是,如果出于偶然听到了我的曲子,你们就做好觉悟吧……
绝对、绝对会让你们爱上女主角的!绝对会用我的曲子,把你们感动到涕泪滂沱的……”
“诶……”
“喂……”
“……小美?”
站在三个人面前的,已经不再是往日里那个活泼开朗、精神百倍而又轻佻乐天的美智留了。
“大家伙说的没错,这个剧本,还有这首歌可能确实很恶心……
但这种恶心的感觉并不是源于死宅臭啊。
只是单纯地,普遍地,对所有人而言都很恶心啊。
就因为它们表现的,是现下自己心中不存在的、没有去追求的、抑或是没有察觉到的东西,
……只是因为这,它们才会显得恶心啊。“
明明直到刚才还在烦恼和迷惘中挣扎,还在绝望地寻求着他人的帮助……
现在,她却已经将自己的弱势地位忘到了脑后,双眸中不知何时焕发出了夺目的光彩,一如往日站到了友人们的头上。
“这个剧本确实很肉麻,这首歌确实在自作多情
但戏剧、电影和故事不就是这样的吗?
并不是因为是死宅才恶心,
而是因为误入了一个迥异于日常的世界,陷入了自己的幻想才会显得恶心啊。”
“假如是那样,对着误入这个世界的普通人的心脏一阵猛击不是很有意思吗?把他们感动到满身疮痍,不容分说地把我们的妄想镌刻到他们的心里不是很有快感吗?
现场音乐会不也是一个道理吗?
耍着帅弹着吉他,唱着自恋的歌词,
对于没有进入这个世界的旁观者而言,这根本就是又恶心又肉麻的不忍直视的景象啊。
……但是,把那些家伙强行拽入我们的世界,让他们也变得像我们一样恶心,
不正是我们的目的吗?”
然后,凭借着她一如既往的气势,把周围的所有人都席卷入她的失控爆发之中。
而这一切,简直就像是……某人,不,某种人(Creator)的行为范本。
“说我们这些死宅在异想天开自作多情?
不,说反了。让这种异想天开和自作多情来得更猛烈些吧!
别退缩,更加坦率地进入并拥抱我们的世界吧!”
“进入……?”
“进入到这个游戏的世界里……?”
“……这种意淫产物的后宫世界里?”
听着美智留这令人尴尬无比的煽动,三个人的脸上都流露出了不知所措的神情。诚然,对她们个人而言,要沉浸在这个剧本中并非难事。本来剧本就是很对胃口的类型,而事实上也读得很开心,对她们而言,这个剧本作为萌作简直可以获得最高杰作的赞誉。
但是,如果舍弃“因为自己是宅所以才能容忍这种恶心的剧本”这种想法,实在是很难相信普通人也能接受这种剧本。因为她们知道得一清二楚,能够享受这种类型的游戏的自己,在旁人的眼里究竟拥有何种形象。因为她们知道得一清二楚,要让那混杂着困惑、苦笑和些许厌恶的眼神的主人们像自己一样体味到那种灼热的感动是不可能的。
“对!更加深入这个世界!在此基础上,大家伙一起考虑一下这个词曲到底还欠缺什么,有什么可以补足的地方吧!”
“……”
“……”
“……”
明明刚才还在一个劲地煽动着伙伴们的美智留,现在却突然深深地低下头去……
面对着这样的美智留,三个人脸上流露出了远胜方才的困惑神色,而看着彼此脸上的神色,她们的困惑变得愈发浓厚。然而……
“不要紧吗?回归我们平日里的常态真的不要紧吗?”
“变成让小美无所适从的平日里的我们,真的不要紧吗?”
“……要出了什么问题我们可真的不负责呦?”
“务必!”
即便如此,她们现在还是不得不选择去相信她们的王牌,去培育这终于萌生了死宅和创作意识的Creator的幼苗。
为了让这个女生乐队“Icy Tail”羽化成为真正的宅乐队……
※ ※ ※
“好!这下子角色关系图也完成了!”
“嗯,这样看起来还真是壮观啊……”
“……那么就开始解读吧。”
三个人立刻付诸行动。
首先,为了掌握故事全景,她们在白板上写下了各个女性角色个人线的剧情概略和角色之间的关系图。本来,源于剧本作家(伦也)的要求,她们早已阅读过了其他角色的个人线,并对其交换了各自的意见,因此,这些工作自然也是进行得无比迅速。
当她们重新以俯瞰的视角审视了各个剧本和角色之间的关系之后……
“话说这人际关系简直一团乱麻啊。”
“不仅仅是主人公和女主角,连各个女性角色之间的关系都是无比纠结啊……”
“……这真的是萌作吗?”
人际关系的复杂性让三个人瞠目结舌。
“说到底这个主人公绝对有问题吧?”
“这个游戏的女主角是巡璃吧?为什么学姐和发小会对她的剧本产生那么大的影响啊?”
“……而且这种影响力还一直持续到了终盘。”
然后,主人公那没有节操的行为更是让三个人百感交集。
“这样一来女主角根本得不到回报啊……”
“虽说也因为过度的闪光弹秀恩爱正负相抵了。”
“……相反,学妹和表姐的待遇也太惨了吧?”
“嗯,是啊,虽说就单体而言个人线的品质还是相当不错的……”
“但是基本对那三个女性角色的情感纠葛没有产生什么影响啊……”
“……这样一来,总会有种很强的配角感啊。”
“感觉跟不上那个女主赛跑呢……”
“明明为了主人公(阿艺)付出了那么大的努力啊 。”
“……别灰心!小美!”
“你们三个放学以后江滨公园门口见!”
再然后,某个得不到回报的可怜女配更是让她们潸然泪下……当然被当事人镇压了。
※ ※ ※
就这样,“Icy Tail”成员的名为作曲会议实为剧本会议理所当然地到了闭校时间还没有得出结论,之后她们把阵地转移到了时乃家,继续熬夜开会(当然第二天全员迟到)。
而四个人炽热的交流得出的结论……
“目前到底还是不可能啊!”
“剧本不完成就根本没法谱曲嘛。”
“……等结局确定下来了再聚在一起讨论吧?”
“唉,果然只能这样吗?”
就是索然无味至斯。
不过还是把下述的四个人的共识留在会议记录里吧
“不过还是感觉女主角和主人公不可能就这样轻而易举地结合在一起吧?”
“嗯嗯,绝对还会有什么波折,这个主人公绝对还会捅篓子吧。”
“……结果能不能走到Happy End都不能确定呢。”
“唉,果然大家也是这么想啊。”
作为后话,美智留在翌日从诗羽那儿接到的一通电话让她体味到了因乐队成员们的洞察力直击现实而产生的胜利……
哦不,应该说是挫败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