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路人女主的养成方法)
  4. Girls Side 3
  5. 第十二・四・五话 不起眼女主的培育法around 30’s side♭
  6. 繁体版

第十二・四・五话 不起眼女主的培育法around 30’s side♭
2017-06-25 20:50:12

		

“我说啊阿苑。”
“怎么了茜?”
市中心东侧,在矗立在河畔的堪比高级宾馆的豪华综合医院里。
“肚子饿了,帮我叫个匹萨。”
“诶呦婆婆,你这不是刚吃完晚饭吗?”
在一个同样堪比高级宾馆客房的病房里的两人也并非婆媳,而是同龄(30后)的病人和探病者。
“就那么点能吃饱吗,你个黑心媳妇!”
穿着睡衣躺在床上的披着黑色长发的女性,名为红坂朱音(本名高坂茜)。
这个超人作家在最近十年席卷了宅业界,持有超凡人气和工作量,以至在每天被生产出来的动画和漫画上几乎没有一天看不到她的名字。
……然而,这个超人却患上了脑梗塞,现在成为了被软禁在这个医院的可怜患者。
“不过我还真是被吓了一跳呢茜。”
“怎么?”
“你和TAKI居然会展开那么幼稚的争吵……哦我倒不是在否定你本人的幼稚啦,毕竟你是条疯狗这件事是业界的共识嘛,不过一般都认为你只会去咬业界人士而不会对消费者下手啊。
“……你是组织派来的逗逼吗?想要早点气死我是不?”
坐在床边椅子上,身着黑色制服,披着黑色短发的女性,名叫町田苑子。
她在业界具有一定规模的不死川书店担任了将近十年的编辑,这个能干的编辑现在正作为副主编对着更高的地位虎视眈……不,是不懈奋斗着。
……然而,现在她却被迫抛下了本业,优先照顾着身患脑梗塞的作家,成为了一个可怜的佣人。
“本来就是他先挑事的啊,一会儿死皮赖脸地打听我们游戏(《Fields Chronicle 13》)的制作进展,还没事儿老插嘴,一会儿又莫名其妙地发怒……”
“不过,如果那只是纯粹的‘玩家的疯言疯语’,你也根本不会当一回事吧?你之前的反应说到底就是认可了那是逆耳的忠言吧?”
“……懒得理你们!”
患者和探病者,作家和编辑,同时也是大学时代社团伙伴间对话的话题,就是几小时前发生的事。而话题的中心,就是那个对朱音制作中的游戏指手画脚、和脑梗塞病人大动干戈、结果又自告奋勇接替游戏监督的不自量力而又莫名其妙的普通高中生安艺伦也。
不过话说回来,招致这种事态的起因,他本人极易失控的冲动性格自不待言……
“对了茜,听说你晕倒的时候也一直在意着他,还特地跟他取得了联系,为啥啊?”
是的,将自身的危机告知给他的朱音本人的行为也有一定的问题。
“……没什么特别的理由。就是莫名地惦记着他。”
“执着于剧中角色行为逻辑的你居然放弃说明自己行为的动机?”
“真的没什么大不了的理由……只是上周只从他一个人那儿接到了工作关系以外的电话而已。”
“先不提你那单身女的孤独现状,你们在电话里都说了啥?”
也不知道是在挑衅,是在调侃还是在藐视,抑或三者皆有?——听着老友这难解真意的话,朱音的脸上流露出了些许发自内心的不快神色,但还是相当老实地用手托住了额头,一边回忆着一周前的状况一边斟酌着言辞。
“那小子来跟我商量他那个游戏的事。看样子剧本写作进展并不顺利呢。”
“……结果工作关系以外的会话的主题也是别人家的工作啊。”
“看样子你是一心想给我贴个‘在工作以外没有可交心的朋友或者男人的可怜女人’的标签是不……”
“唉我先不打岔了,也就是说你后来一直惦记着那事儿?问题那么严重?”
“没,那时候真正严重的倒是我自身的问题。”
“什么意思?”
“他来电话的时候,我刚好头晕目眩连站都站不住了……”
“……啊?”
“唉,现在回想起来,那个应该就是最初的病征吧。”
“茜————————————!!!!!!”
尽管如此,红坂绞尽脑汁斟酌出来的言辞还是没能缓和真相给町田带去的冲击。
“我说你这是闹的哪样!也就是说之前就有征兆了?而且当时就能寻求救助?”
“嗯,现在想想也确实可以这么说。”
听着这蠢得无以复加的叙述,町田甚至忘记这里是医院,忘记了朱音现在的状态,开始追究起了本不该受到指责的病人的责任。
“根本就没有别的说法嘛!为什么当时没有向安艺求助啊?”
“你傻啊阿苑,我怎么可能做得出那种事啊?”
“为什么啊?不好意思向高中男生求助?你都在说什么蠢话啊?让他叫一下救护车不就完了吗?”
“怎么可能让他去叫啊?”
“为什么不能啊?”
町田这不合情理的诘问……
“当时我们俩可是在谈游戏制作的事啊!”
“……啥?”
却被红坂用这个不能再莫名其妙的理由驳回了。
“而且我们谈的还是美少女游戏最为关键的女主个人线剧本啊,这可是决定作品品质最大的要素啊,我能不听吗?”
“你都在说些什么胡话啊?”
“我跟你说,你可别小看那小子是个外行,那个企画的品质可是完全超越了我的想象啊。”
“我说的不是这个!”
至今为止,町田不止一次地带着爱意将眼前的老友称呼为“深井冰作家”。但现在她终于认识到,这个戏称完全符合事实,一股灼热的寒意游走于全身。
“你别急啊阿苑,如果主线出彩了那个剧本绝对会实现惊人变身啊……对啊,毕竟他在霞诗子那儿接受了锻炼啊。现在好好想想,能写出那样的东西也并非不可思议啊……”
“我倒是觉得你的思路真的是不可思议啊!”
有时是实现全系列百万部销量伟业的天才作家。
有时是不择手段推销自己原作多媒体化的强势制作人。
有时又是将自己中意的人才尽数揽入麾下,或是让他们登上成功的巅峰或是将他们推入失败的深渊的超级独狼经理。
但眼前这个女人的本质……却是一个为了创作,不管作品是否属于自己都会全力以赴、燃烧自己全部生命的……甚至连对自己的献身都毫无知觉的单纯的作家。
“我说茜啊……你自大学时代以来还真是一点都没有变啊……”
“是吗?那时候可是不管熬多少夜都不至于入院的啊。”
而这个用着可谓老辣的精神力拖拽着自己就三十岁的年龄而言已然千疮百孔的身体、只有判断力还停留在十岁顽童层面的完全失去了平衡的女性……却用着自己不听使唤的右手捏住了复健用球,还是像顽童一般无邪地重复着收放球体的动作。她的表情里明显地流露着对于自己能够痊愈的信心,觉察不到丝毫怀疑。
“还记得吗,大学的时候,我们不也在千千的公寓里熬了一星期的夜把《Fields Chronicle 7》的 等级升到了99级吗?”
“……说起来除了我以外你给千岁也起过千千那种蛋疼的绰号呢。”
是的,那是十多年前。
早应大学一年级生的三个宅女所在的漫研在暑期参加Comiket的时候给她们分派了“三个新人合作制作一册同人志”的指标。
以合宿之名聚到独居的朋友屋里,将同人志原稿抛在脑后沉迷游戏的那令人怀念的岁月。
“明明玩得茶饭不思,你们俩还拼命叫着粪作粪作呢。”
“你还好意思说,明明黑得最厉害的就是你好不好啊茜。”
“我可是一直在提建设性意见啊有什么错?反倒是你和千千一直对着系统和剧本吹毛求疵,毫无建设性啊。”
“对了对了,途中你突然发飙大喊‘老是挑毛病就别玩了’呢。”
“最后一直没有对话呢我们。”
“可是也没有一个人回去,都默不作声地轮流为角色升着级……”
“然后千千偶然发现了隐藏迷宫……”
“三个人兴奋得都抱在了一起,明明之前都不愿意开口呢。”
“我们三个还真是笨蛋呢。”
“你直到现在依旧是笨蛋好不好。”
然后,町田回想起来了……
高坂茜这个女人,从那个时候开始,就是个只要一开始谈论她的创作论、编剧论,抑或是她理想中最强的作品就会连续几小时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不愿回归现实的难缠死宅。
“我说阿苑啊。”
“嗯?”
“该怎么说呢……总感觉像现在这样回忆往昔的时候……”
“就会想要回到过去?”
“没,会去想这种追忆行为会不会成为猝死Flag啊。”
“别把自己的人生都变成戏剧啊笨蛋!”
而且她也意识到,眼前的女人直到现在还依旧是那个难缠的死宅。
“对了,千千倒是也常来探病呢。你们俩还真是不会在这里碰面啊。商量好的吗?”
“偶然啦偶然。毕竟彼此都讨厌着对方,雷达的灵敏度一定很强吧。”
“你们俩从啥时候起闹翻的啊?”
“你退学以后发生了很多事呢……”
“哦!是抢男人的撕逼大战?愿闻其详,原作素材费我会付的。”
“……很遗憾,我们俩都没碰上过那种情事。还有别擅自把别人的体验作品化好不好?”
“为啥你们俩一直都没男人缘啊,除去死宅这一点都是好女人啊在我看来。”
“是‘我们仨’好不好……倒是你,也差不多该养一个能伺候你的无业青年小白脸了吧?这不是女性作家身份的象征吗?”
“……我说阿苑,你对女性作家到底持有怎样的偏见我懒得管,不过你觉得我是那种能够忍受一个废物伴随左右的女人吗?”
“茜,莫非你还在坚持那一套啊?‘理想的伴侣是一个能够作为作家和自己并肩前行的男人’什么的?”
“不能相互激励的伴侣没有任何存在价值吧?”
“……择偶要求又高,性格又有严重缺陷,你这女人还真是不可救药呢。”
“跟我这种无药可救的女人一样缺男人缺了○年的你也基本无解了吧?”
这仿若出自女大学生间的毫无营养的对话让人难以置信居然源于一个副主编和一个大作家之口。随着对话的进行,朱音脸上的表情也逐渐发生了变化。
“哦,霞诗子又要发表新系列了啊。”
“毕竟你那儿的剧本好不容易告一段落了啊,得趁现在用两个系列绑住她,免得你这种缺德的又来找茬。”
“……你这种安排真的是在为她考虑吗?”
“开个玩笑啦。是小诗主动把企划书提交上来的啦。”
“哦?还真有干劲呢,霞老师。”
“内容也相当冒险呢。霞诗子的新境界……或者应该说是她的本质?其实我们那儿找不到相对应的厂牌正愁着呢。”
“她终于也做好了在我们这个世界生存的心理准备了吧?”
“……别笑得那么猥琐好不好?暂时可不会把她让给你,懂?”
“好吧好吧,我等一年。期间就把之前的系列动画化然后完结掉吧。”
“你还是一辈子都被幽禁在这个医院算了。”
平日里难得一见的欣喜的表情,逐渐化作了平日里从未见过的宁逸的神色……
“唉,有点累了呢。”
“毕竟今天发生了那么多事……差不多该休息了。我就在这儿陪你到入睡。”
“劳烦你了。”
带着宁逸的神情,用着宁逸的口吻说完这些,朱音轻轻地阖上了双眼。
“之后的事就拜托你了,阿苑。”
“尽管很不情愿,但还是应承下你的托付吧……我会和TAKI一起努力的。”
町田说的没错,今天真的发生了太多的事。
大清早,逮捕了试图逃离医院的朱音的,是那个仅仅是脸熟的高中男生。
而那个只是脸熟的高中男生,竟然试图强行插手朱音倾注了浑身心血的作品《Fields Chronicle 13》的制作。
更令人瞠目结舌的是,朱音居然接受了那个男生的令人难以置信的介入。
“你就开心点吧,我都已经十年没有低头求人了呢。”
“十年前……说的是商业化出道的时候?”
“不,是第一次确定动画化的时候。尽管留下的只是让人恶心无比的记忆。”
“……哦”
“这一次可别让我失望啊?”
“明明是你有求于人还这种嚣张的态度,还真是值得尊敬呢。”
“你就说吧。”
尽管在这决断的背后满是苦涩、悔恨和担忧这种负面情绪,但最后留在箱底的希望,却莫名地闪闪发光。
“……那就再会了,阿苑。”
“晚安,茜。”
于是,心怀着时隔十年对他人产生的信任,朱音还是安心地阖上了双眼。
“……”
“……”
“……”
“……”
“……茜?”
“……”
“我说茜……”
“……”
“茜?茜!我说茜你听到没!”
“我说阿苑啊,就算我们刚才的对话像极了死亡Flag,我也不会那么轻易地挂掉啦。”
“也、也也、也是啊啊啊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