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路人女主的养成方法)
  4. Girls Side 3
  5. 第十二・二・五话 第三次正妻战争
  6. 繁体版

第十二・二・五话 第三次正妻战争
2017-06-25 20:50:12

		

“……好。这下子晚辈线和表姐线的线画就OK了。辛苦了出海。”
“啊,终于结束啦——”
这里是离开市中心略靠西侧的幽静住宅区里的一栋新建洋房。
周日上午九点多,差不多是无人岛开拓(ザ・铁腕ダッシュ)和前往世界尽头的旅行(世界の果てまでイッテQ!)完结的时候,洋房二楼的房间里传来了少女的欢呼声。当然了,声音还是被压抑到了不至于打扰近邻的程度。
“不过还是有点担心质量呢……”
“诶?有什么地方不过关吗?告诉我,我会改的,哥哥……不对,是监督。”
“恰恰相反。现在的质量已经超过了预期制作精度,也就是所谓的过剩品质啦……尤其是晚辈线画的画工。”
“……哦,唉,这就是年幼巨乳角色设定的胜利啦,或者说是听话可爱的性格设定的胜利啦……”
这个在自我辩护中拼命掺入自我行为合法化和自吹自擂的巨乳又可爱的女孩子的名字,叫波岛出海。这个少女是私立丰崎学园的一年级生,在游戏制作社团“Blessing Sofrware”中担当角色设计和原画,同时也是这个房间的主人,几小时前还在和惠通过LINE进行对话。
“当然了,目前的进度还是和日程一致的,我也就不多干涉了。”
“是、是吧是吧?”
“不过,给画得那么精细的线画上色的时候还能跟得上日程吗?到时候可别产生什么奇怪的干劲,过分追求超出预计的品质而拖延了日程,知道了吗?”
“哥哥你这不是已经在拼命干涉了吗?”
“再说了,线画这种东西只不过是给上色指示一个框架,根本没必要纠结那么多画得简单点就可以了啦。据我所知,商业游戏公司里因为超凡美工班底的辅佐而被误认为具有不俗实力并被过分抬举的人气原画家可谓不胜枚……”
“……这种事完全没必要在这种时候说出来啦哥哥!”
而另一边,这个再说教中拼命掺入牢骚和某业界黑幕的英俊的茶发青年的名字,叫波岛伊织。他是都立樱辽高中的三年级生,游戏制作社团“Blessing Sofrware”的制作人兼监督,同时也是年长出海两年的哥哥(不是Girl Side吗?)。
“那么出海,你从周一起就要按计划开始画女主角线的原画……”
“巡璃线!好期待啊!单是读着目前完稿的剧本就已经心跳不已了呢!
“……嗯,一切都顺利真是太好了呢,就某种意义而言。”
一边说着,伊织一边看着手上出海不知何时完成的巡璃线原画,露出了些许苦笑。
确实,就目前而言,女主角叶巡璃线的进展“一切顺利”。
尽管剧本进度一度陷入停滞状态,但最近的进展速度已经完全补上了之前的滞后甚至超出了日程,每天都会送来新的文稿。而且剧本的内容都无须出海赘言,着实从头到尾都让人“心跳不已(对特定受众而言正中靶心)”。而且,受了剧本的刺激,出海笔下的巡璃……不管是角色造型还是视觉效果,都无须社团代表赘言,毫无疑问就是一个女主角中的女主角(摇钱树)。只要看看这一枚初稿,便能产生稳操胜券的想法。
“哦对了哥哥,听说红坂小姐病倒了……”
“……你从哪里听说的?
从出海嘴里听到这个名字,刚才还带着邪恶表情打着如意算盘的伊织猛然正色,深深地皱起了眉头。
“哦,我是听惠姐说的……听说是联络了伦也学长。”
“伦也?”
出海传达的消息本身,伊织早就知道得一清二楚。
红坂朱音——
伊织曾经所属的超大型社团的创始人,在商业界也获得了巨大成功的超级作家。
但就伊织而言,比起她作为作家的侧面,他更多地从她作为制作人的侧面、从这个“为了销售额不择手段”的伟大师父那里受到了巨大的影响。
而这个怪物却在几天前不知是出于过劳还是出于疾症,因脑梗塞突发而被送进了医院,而伊织广泛的人脉也早已多次将这个消息传了过来。而这个很有可能以“万事通”之名登上在八卦杂志的伊织,就这起事件而言也有一个惊人的细节没能够掌握。而这,就是刚才出海透露出来的,他前任上司和现任上司之间不为人知的关系。
※ ※ ※
“哦,听说是就剧本写作去接受了她的咨询呢。”
“伦、伦也学长去接受了红坂朱音的咨询!?”
周一放学后。
在夕阳下一如既往的木屋风格的咖啡厅里,从学校出来的三年级生(惠)和一年级生(出海)亲密地隔着桌子坐下开始畅谈,谈话的主题并没有什么魅力,相反倒是一个略显严重的传言。
“那、那今天那么快回去就是为了去红坂小姐那儿探病吗?”
“应该不是。探病在周六已经去过了,那时候好像已经确认没有生命危险了呢。”
“吓我一跳……那么今天本来约他一起回家就好了嘛。”
“这个……你想啊,现在主线剧情也渐入佳境了嘛。”
可以想见,伦也没跟惠打招呼就急匆匆回家,是因为遵守了周六和惠通话中的约定(请参照十二卷第二章)而暂时和惠保持了距离……但和眼前的晚辈少女相比,惠还没纯粹而率直到会把这个原因老老实实地说出来。
“不、不过、不过!居然能接受红坂朱音的指导,伦也学长好厉害啊!这下子应该能写出神剧本来了吧!”
要理解这种事件的微妙之处,出海还是嫩了两年,而当她轻描淡写地把话题又转回到红坂朱音身上时,能够把之前的对话一笔勾销并不置可否地进行附和的惠也真不愧是腹黑……平淡性格的集大成者。
“原来是这么回事啊,最近巡璃线的剧本变得那么精彩是因为学长接受了红坂朱音的特训啊。”
“……是吗?只是稍微接受了一点指导,效果也不至于那么快就显现出来吧。”
“但事实上就是显现出来了啊!从‘巡璃15’进入个人线开始,我真的是每读三行就被甜得满地打滚啊!而且不管读多少遍都是那样!啊啊巡璃好可爱巡璃好可爱啊!”
“……多、多谢夸奖。”
“嗯?为什么惠姐要谢我啊?”
“啊,没……那个,该怎么说呢,担任原画的出海能那么有干劲,作为副监督的我可以说是无比欣喜啊……”
面对出海这坦荡率直的赞美,惠的心里五味杂陈,羞涩、欣喜、痛楚、酥麻、燥热、寒冷,各种相悖的情绪和感觉交结在一起难分彼此,但她还是没能地道出“其实那个剧本只是忠实再现了两个人角色扮演的结果”的事实,只是压抑住了自己脸上复杂的表情和将要脱口而出的坦白,拼命地扮演着一如既往的平淡角色。
“不管怎么说,那个大忙人红坂朱音能够为我们的社团出力那真是了不得的事啊!啊,早知如此我跟着哥哥去探病就好了呢。”
“……也,也没必要那么客气吧。”
“……惠、姐?”
然而,转眼间又回归黑暗……不,是回归常态的惠,也真不愧是平淡属性的化身。
“你想啊,我们社团又不欠对方什么,反倒是对方欠了我们很多人情呢对吧。”
“啊,嗯,是。”
在半年前途中加入的出海只掌握了关于红坂朱音和“Blessing Software”……更准确地说是英梨梨和诗羽脱离的客观事实。
“确实红坂小姐在业界中可能是个大人物……但和在同人社团里小打小闹的我们本来应该是毫无关系的啊……”
“惠姐你说的对是我错啦对不起!”
所以消息不灵的出海也只能靠本能来觉察自己到底踩到了多大的一个地雷。
“哎呀,出海你又没有错,别那么惶恐啦。”
“嗯,是……对不起,惠姐。”
……当然了,因为本能警钟高鸣,出海也就只能选择全面撤退了。
“啊,不过说起来哥哥当时好像也露出了类似惠姐刚才那样的反应呢。”
“诶……?”
但本能和本性毕竟还是两码事。
“基本还是在为红坂小姐担心,但同时嘴里也在不停念叨着‘我可没听说你和伦也保持着联系啊’啦,‘你这可有点不地道啊朱音小姐’之类的话呢。”
“你的哥哥他这样……?”
尽管本能的觉察能力超凡脱俗,但波岛出海毕竟还是那个波岛出海。
“嗯。而且最后还说‘要是这样,本来跟我来商量一下就好了啊’呢。”
像这样完全读不透情境和气氛,以天然的本性将他人往最糟糕的方向上煽动的出海,也真不愧是天真……哦不,是率真属性的化身啊。
“……就算找他商量也没什么用吧。”
“诶……?”
所以,像这样不断去踩同一个地雷的行为也是屡见不鲜。
“毕竟这是红坂小姐和伦也的私事,就算是社团的制作人,也不能这样全权干涉社团成员的私人问题吧。”
“但是惠姐你刚才不是说红坂小姐欠社团的情吗……”
“出海”
“诶!?”
这个瞬间,惠的脸上切切实实地浮现着笑容。
“这事儿本来也无关紧要,我们就不谈了,好吗?”
“哦、嗯!好的!”
但在眼前学姐那一如既往的温柔笑颜中,出海却仿佛窥到一个禁忌的黑暗深渊正在逐渐成型。
嗯,不过大概是幻觉吧,大概。
※ ※ ※
“原来如此,无关紧要啊,这事儿……”
“那、那个,是对社团而言啦!惠姐个人还是很担心红坂小姐的啦!”
几小时后的波岛家。
今天,监督(哥哥)和原画家(妹妹)也在出海的房间召开着进度报告会议。
听到了出海不经意间道出的傍晚与惠的对话内容,伊织一如既往地向上捋了捋头发淡然回应着。
“不过确实,加藤说的没有错……朱音小姐不是社团成员,和我们的游戏制作也没有关系。”
“是、是啊。确实很担心红坂小姐,但我们也只能全力去做我们力所能及的事……”
“……如果全体成员都这么想,我也就没必要瞎操心了啊。”
“诶……?”
这一次,伴随着饱含深意的发言,伊织脸上的微笑转变成了忧虑的表情,但他还是一如既往地向上捋了捋头发。
“你忘了吗加藤同学……?”
“我是出海……”
“你忘了吗出海?朱音小姐的手上可是有着《Fields Chronicle 13》的工作。也就是说,她一旦病倒,就一定会对游戏制作产生莫大的影响。”
“确实是这样……但是,这种事就算我们去担心也……”
“但这事毫无疑问会对霞诗子和柏木英理的命运产生巨大影响,你理解这一点吗?”
尽管修正着自己的言辞,但伊织却毫无修正自己的会话对象之意,只是简洁地陈述着目前的事态。
“要是《Fields Chronicle 13》失败了,就无疑会对为了这个作品奉献了整整一年的两个人产生巨大的打击,面对这种状况,你能坐视不管吗?”
“哥哥……你就那么担心霞丘学姐和泽村学姐吗?”
“怎么可能。又不是去年,现在那两个人和我可没有半点利害关系啊。”
“那为什么那么……”
“问题在于,就算我本人无所谓,伦也能做到视而不见吗?”
“诶……?”
“得知朱音病倒……得知霞诗子和柏木英理陷入了危机,伦也现在到底在想些什么呢?”
“啊……”
终于意识到了伊织所说的问题的本质,那本以为与自己毫无关联的云上的危机突然变得无比切近,仿佛化作了一团浓密的阴云遮蔽了自己视野。
“朱音小姐暂且不提,考虑到霞诗子和柏木英理的危机,他又会采取怎样的行动呢?”
曾经是在同人活动中竞争过销量的对手,现在又是身处不同领域的巨大目标,那个作为理想不断追逐着的金发少女争强好胜的表情在出海的记忆中鲜明地复苏了。
“尽管能想见多个可能性……但我还是读不出伦也会做出怎样的抉择,又会带着怎样的觉悟去面对挑战。”
“哥哥……”
尽管出海叫着伊织,但她真正想要呼唤的对象,现在却并不在场。
“所以,我可做不到就这样让这件事了结。”
而伊织也……不,他从刚才开始就一直——
“可是话说回来……我们的副代表到底能不能用这种广阔的视野去审视这件事呢?”
对着那个尽管不在场,却与自己处于相似立场的那个人倾吐着自己的思虑。
“像这样权衡各种事态,预见各种可能,不正是辅佐我们那个‘只顾眼前的代表(伦也)’的人的任务吗 ?”
……尽管不知何时,他脸上的表情由忧虑变成了挑衅。但他还是没有让将要传达自己想法的信使出海看到自己的本性。
※ ※ ※
“哼,哼,哼————”
“那、那个……惠姐……?”
于是第二天,也就是周二的午休时间。
在学校天台这个曾经那个孤高的学姐(霞丘诗羽)的领地的长椅上,惠和出海一边吃着便当一边畅谈着。
“是这样啊……原来我是个不合格的副代表啊……”
“那、那个……也没有说到这个份上……”
……但要说是畅谈,两个人之间的气氛也未免过于不稳,甚至紧张到了一触即发的程度。
“原来我没能用广阔的视野去审视事态啊……原来我没能预见各种可能性啊……哎呀这可是很不妙呢。”
“惠姐你倒是听我说啊!这都是哥哥的看法啊!跟我的想法没有半点关系啦!”
面对惠那凶险得无以复加的表情和口吻,出海尽管被吓得泫然欲泣,却还是拼命试图劝惠消气,不断强调着自己信使的身份。
……不过话说回来,要是她能察言观色,主动放弃这个信使的使命,也就不至于陷入这种凶险的事态啊。
“没关系,没关系的。出海你并没有错……真正的敌人另有其人啦。”
“别用敌人那么吓人的字眼啦!还有别把哥哥塑造成关底Boss啦!”
当然了,也正是因为她事实上做不出这种事,待人友善的一面受到众人认可的同时,她在社团里还意外地受人畏惧。
“哈哈,只是开个玩笑啦,出海。”
“是玩笑吧?真的是玩笑吧?那我就求你了惠姐以后别再用这种表情和声音开这种玩笑了我给你跪下了!
惠握住了出海不住颤抖着的小手,这一次终于发自内心地露出了温柔地表情,用一如既往的淡然的口吻开始安慰出海。
“放心,我和伦也依旧保持着频繁的交流啦。”
“是、是这样吗?”
“嗯。他确实很担心那两个人,担心《Fields Chronicle 13》会不会出问题。”
“可、可是,那不就更……”
“但他还是对我做了承诺呢……”
“什么承诺?”
“他说了,会心无旁骛地投入到我们的游戏制作中去呢。”
“啊……”
顺便一提,这里并不确定惠的记忆是否准确(看一下十二卷第四十四页就清楚了)。事实上将这个陈诺表达出来的是惠本人,而伦也只是说了一句“我明白的”。
“所以呢,我们就相信他吧。”
“惠姐……”
“相信伦也吧……”
但那个约定是确凿的事实,“对于惠而言”,那大概是个值得信任的、仅属于两个人的约定吧。
然而……
“哦,对了,哥哥还说了。”
“嗯?”
“如果惠姐拼命强调‘相信伦也’,那就证明你没能彻底信任他。”
“………………………………………………”
然而,对于至今为止混迹于各种社团、历尽形形色色的人际关系纠葛(包括间接体验和亲身体验)的伊织而言,要觉察到这种感情的破绽简直比发现同人志里的错字还轻而易举。
“咦?咦?惠姐?”
“我说出海啊——”
“是……是是是……!?”
“我认为啊……这种无理取闹的找茬行为啊,真的、真的非常不值得赞许呢,就一个人的人格而言。”
“那、那个,对方姑且算是我的哥哥……”
“在不信任社团成员的制作人手下,最后肯定会走得不剩一个人吧……啊,正因为如此才会不得不灰头土脸地从之前的社团里跑出来啊。”
“惠姐——————!”
当然了,如果出海没有老老实实地把伊织的原话说出来也就不至于(以下略)。
※ ※ ※
“听好了出海,对于一个制作人而言必不可缺的素质并不是善于信赖他人的品质,而是能让组织顺利运作的能力。”
几小时后的波岛家 ,出海的房间。
“确实也存在利用感情和精神强行带动组织并创造奇迹的制作人……但是,一旦在资金、交货档期和品质层面出现问题,这种人往往会抛下一直爱慕着他的伙伴们逃之夭夭,转眼又会在别处建立一个社团或者公司堂而皇之地复活。至今为止,这种人我都见识过好多次了。”
一边在屋里来回踱步一边一如既往地捋着自己的头发的伊织滔滔不绝地谈论着自己对于作为社团制作人的矜持的理解。
“所以,我一直主张……对制作人而言必不可缺的品质并非领袖才能,而是永远能够冷静地察觉问题、快速地排除祸端、让事业稳步前进的能力,哪怕他因此而采取的行动会遭到全体伙伴的厌弃。”
“我受不了了啦哥哥,这种话你就不能直接去跟惠姐说吗?”
……然而这看起来正确无误的理论对于至今为止饱受折腾的出海而言已经不过是耳边风了。
“我说啊出海,说到底你觉得她会愿意听我的意见吗?”
“拜你所赐现在她连我的意见都不愿意听了啊!”
终于亲眼见证了可靠的哥哥和温柔的年长友人之间严峻的对立格局(而且没有半点傲娇的意思),眼泪汪汪的出海(先不去吐槽你为啥到现在才发觉啊)带着哭腔拼命地在无关紧要的事……在手机那儿寻求着逃避。
“总之我自认为我对于这个社团而言是必不可缺的……在只会蛮干的首领(伦也)手下,在他引发问题时能够冷静对应的我才是这个社团不可或缺的润滑剂啊。”
“……”
“……出海?”
在兄长结束了漫长的演说之时,出海已经把脑袋埋进了桌子不再抬头,终于舍弃了(多余的)信使身份,变成了一个不闻不问,不言不语,只顾静候暴风雨远去的……
“啊,有回复了。”
“诶?”
不,看来并非如此。
【我自认为我对于这个社团而言是必不可缺的】
【在他引发问题时能够冷静对应的我才是这个社团不可或缺的润滑剂啊】
【……他是这么说的】
【哦——?】
【格调真高呢,出海的哥哥】
【不过这难道不是单纯的自以为是吗?】
“……哦?”
出海给伊织看的,是自己手机LINE的聊天画面。
聊天对象自不待言。
“对此有什么评论吗哥哥?”
是的,出海并没有舍弃信使的身份。
她只是变成了更为高纯度的,真正的信使……
唉说白了就是退变成了单纯的留言板。
“自以为是?还真敢说啊……”
【自以为是?还真敢说啊……】
【他是这么说的】
【但是,这种单纯的辅佐就连我也】
【不,这种辅佐大家伙都能毫不费力地完成啊】
【出海和冰堂,还有我】
【那、那个……哥哥也姑且算是社团成员……】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
【但是,当伦也捅篓子的时候,你们能保持冷静吗?】
【能够保证不存在为感情左右而丧失判断能力的风险吗?】
【能做到】
【我、我说哥哥……】
【当然能做到】
【回复很快嘛】
【但是看样子你现在已经被感情左右了啊】
【这种根本不需要思考的提问,回答当然快了】
【确实,你们大概能够辅佐伦也吧】
【但是,你们能够支撑社团吗?】
【能够顺利推进游戏制作吗?】
【我不是让你不要挑衅了吗……】
【……看来这种对话没有什么意义呢】
【啊啊,对不起啊惠姐】
【别道歉,出海你可没有错】
【诶——真的要这么说?】
【惠姐对不起,接下去的话可都是哥哥说的】
【已经没有必要再对此逐一说明了啦】
【我觉得你最终肯定会被感情左右】
【肯定会哭出来,让伦也为难】
【毕竟跟第一印象不同,你骨子里可是个相当沉重的女朋友啊】
【没那回事!】
【怎么可能会哭?】
【我才不麻烦】
【才不会让伦也为难】
【拜托你就别再自以为是了好不好?】
【……话一下子多起来了呢】
【如果是我道破了真相那我可以道歉】
【你用不着道歉,我也不想再和你对话了】
【告辞了】
【啊啊,惠姐!】
【对不起!明天学校见!】
一天以后,也就是周三的晚上(十二卷第五章)……
唉简言之,就是伊织的判定胜利的瞬间到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