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军武宅转生魔法世界,靠现代武器开军队后宫!?
  4. 第六卷
  5. 第十二章 遇难
  6. 繁体版

第十二章 遇难
2017-06-22 16:38:19

		

视野一片黑暗。明明还闭著眼睛,唯独意识感觉很像是清醒的时候。
(我究竟是怎么了……)
也许是因为一半的意识尚在沉睡,任我怎么想也得不出结论。
我动员所有零散的意识回想起来。
(白狼族的村落遭到袭击,我在移动途中遭到敌人袭击。为了保护艾丝受到敌人攻击而坠崖了吗?)
虽然跟艾丝相处的时间不长,但身体反射性地动起来了。
最后见到的光景,是白雪一脸拚命地把手伸向我的场面。
(对了!为了帮助我,白雪也一起坠崖了!)
尽管我的意识很亢奋,但身体却很沉重。全身简直有如铅重。即使如此我还是拚命地想要动起来。我缓缓地睁开双眼。最先映入双眼的是温暖的光芒。
「白……雪……」
「琉特!太好了,你醒了!」
我到底变成怎样了?
「呜!」
比起确认状况,一阵来自腹部的锐利痛楚袭向我。
「琉特,我想很痛,但你稍微忍一下。再一下下就会治好了。」
白雪的脸颊上有血。一开始我还以为是她受伤感到胆战心惊,但看来是我的血。仔细想想她是-A级的魔术师。就算从那种程度的山崖掉下来,她也能使用盾牌、肉体强化术与其他魔术的力量,不太可能会受伤。
现在白雪脱了我的衣服,用魔术医治我的伤口。
白雪的特长是攻击魔术,不怎么擅长治愈。因此她似乎觉得很棘手。
这次不仅是身体,连意识都变得沉重。是因为消耗了体力的缘故吧。
我无法继续睁开双眼。
「没关系,你尽管放心睡吧。我绝对会保护琉特你。」
耳边响起白雪的声音。
也许是对那句话感到安心,我再次失去意识。那时最后见到的光景,是在阴天落下的雪花,跟白雪额头冒汗竭力治疗我的神情。
再次清醒过来以后,那里是个昏暗的房间。我眯细双眼发现天花板很低,是白色的。
「──这里是?」
「琉特你醒啦。早安!」
「白雪……?」
不合时宜的开朗嗓音。我只转动头部,将视线投向声音的来源。
白雪的手中握著冒出白烟的杯子,弯下腰进入房里。
(这里是白雪盖出的雪洞(shelter)里啊。)
简要地说就是「雪做的洞」。我现在所睡的地方,比白雪的所在位置还要高。她所在的地方是为了蓄积寒气的连接门口与室内的小空间。
「白雪,现在是什么状况……唔!」
纵然我想爬起来,然而视野一片模糊,于是我再次躺下。
简直就是在早上升旗典礼贫血的女孩子那种感觉,白雪见状慌张地制止我。
「不行啦,不可以勉强。虽然我用魔术堵住伤口,但是我无法增加流失的血液。」
「血?啊,这样啊。既然是那种伤也没辙呢。」
由于腹部遭到贯穿,我的血想必是一个劲儿地往外流吧。称得上是贫血状态了。
「琉特,你会口渴吗?我加热外面的雪弄了温开水。可以暖和身子喔。」
「谢谢你。」
白雪扶著我起身,递给我的杯子那份温暖渗入我的手心。杯子是用土魔术做出的吧。
虽然是白开水,但对于身体寒冷的我来说,这已经是感激不尽了。我就口吞下。
「温暖又好喝喔。」
「你能喜欢真是太好了。」
多亏了白开水,我身体温暖了些,不过手脚果然还是很冰。
现在我们在白雪所盖的雪洞里。
外头下著暴风雪,连一公尺的前方都看不清楚。现况是虽然帮手不能来,但追兵也来不了。
斗蓬跟内衬用ALICE装备夹扣叠起固定,是用于北大陆的标准装备。多亏如此我们手边现在有两人份。白雪在暴风雪中搜集大量的叶子铺底,再铺上一份代替毛毯的斗蓬内衬制作简易床铺。
另一份的斗蓬跟内衬则用来制作睡袋,我现在就在那里头。即使如此还是感觉身体冷得要结冰了,但不可以生火。要是没有顺利做好排气孔,会有导致一氧化碳中毒的危险性。如果要说到其他温暖身体的方法──
「琉特,你会觉得冷吗?」
「喔,嗯,没问题,我觉得很温暖喔。」
白雪褪去衣物,滑进我躺著的斗蓬里。
我也赤身裸体,用我们彼此的肌肤互相取暖。白雪令人怜爱的身体在怀中,一直摩擦我的身体。她那柔软的肌肤、胸部的触感,令人怀念的甜美体香和交缠的双脚。
不同于火跟热水,似是渐渐包裹体内那样的温暖包围了全身。舒服到让人觉得即使就这样融化掉也不会后悔。
「呵呵呵,像这样互相拥抱聆听心跳声,会回想起以前在孤儿院的时候呢。」
白雪眯细眼睛一脸幸福样,环在我背上的手臂更加用力了。
「曾晚上被你叫醒,在餐厅的窗下聊天吧。」
当时白雪许愿「想要见到拋弃自己的爸妈,见到面要问他们为何拋弃了自己,想要知道理由」。此外若是可以还「想跟爸妈一起生活」。
如今要实现那些愿望并不困难。
爸妈会将她遗弃在孤儿院,确实是有苦衷的。绝对不是因为讨厌而要拋弃她。假如那是白雪的期望……
「我说琉特……」
在我张口说话前白雪更早开口问我。
「爸爸妈妈对你说了什么?」
是关于隐瞒事情的那件事。
在由于审问自白以前,就因为白雪的爸妈造访雪屋,使得焦点模糊掉了。
我几经犹疑,这次坦白说出事实。
就是我自己拥有白雪的爸妈曾经工作过的小国,凯斯兰王国王族的血统,大国枚路提亚有可能会要自己的命,还有「偶戒」和我父母,因此白雪她们跟我保持距离或许会比较好的事。
我全都坦白交代清楚了。
「……琉特,你是真心那么想吗?」
「白、白雪?」
白雪爬了起来,把我压在身下一直牢牢盯著我看。
因为失血过多,我的手使不上力无法反抗她。
白雪听闻事情以后感到愤怒,是会让人产生连头发都气到倒竖那种错觉的怒气。我总觉得是头一次看到她那么生气的样子。
跟艾露老师认真生气那种时候的恐惧感不相上下的魄力,令我内心发抖。
「我……不对,是我们,是不会因为那种事就离开琉特你身边的吧。你都没顾虑到自己,对我们还有其他人都太温柔了。虽然说那也是你的优点,但别忘了太过头的话就会变成有害了。」
她蕴含怒火的双眼,转变成笑容。
然后就像个母亲似的,抱紧我的头。
跟某个夜晚相反,这次换我听著她的心跳声。
「就像你绝对会帮助我那样,你要是有什么事我也会帮助你喔。不仅是我,大家也是你要是有什么事,都会来帮你的。我相信大家。」
「况且……」她继续说下去。
「先前也说过了,我真的很喜欢现在的生活。有琉特、克莉丝、丽丝、席雅、梅亚跟纯洁少女骑士团的各位在,我一直觉得相当幸福喔。为了守住这种幸福,不管有怎样的困难,我都会欣然克服喔。」
孩提时代,白雪曾经奋不顾身,从一群欧克的手中试图保护孩子们。
她的内心真的很坚强。我讨厌自己的懦弱。不过她是我的青梅竹马,也是最爱的妻子。我必须努力当个足以匹配她的丈夫。
「白雪,谢谢你。我爱你喔。」
「哎嘿嘿,在这世界上我也最喜欢琉特你了!我爱你喔!」
我们的双唇互相交叠。手臂环住对方,来了个像要互相交融的亲吻。
只有「爱」这种感情,不断从胸口溢出。松开嘴唇以后,白雪的脸埋进我的脖子。紧贴著往胸膛做起大幅度的上下运动。似乎是在闻气味。
(这家伙还真是都没变……)
在我浅浅苦笑后,她的脸依然埋在我胸口说道:
「那么琉特,你就好好休息吧……之后就交给我。我肯定会帮琉特你的。」
「白雪?」
我的意识忽地飘远。
白雪……她打算做什么?
虽然我搞不清楚原因感到心慌意乱,但由于失血的缘故我无法顺利活动而束手无策。
意识也无法抗拒地掉入黑暗的大海之中。
「──!」
一觉醒来,视野里尽是白色的天花板。
「……白雪?」
雪洞并不宽。大小约一个半榻榻米。然而房间里却不见她的踪影。
昨晚我们明明是相拥而眠……
我的上衣不见了。
「该不会!」
我用摇摇晃晃的身体爬到外面去。
暴风雪已然停歇,太阳也出来露脸。周遭是空无一物的平原,完全没感觉到有人的气息。
尽管雪洞的入口有微微冒烟、类似火种的东西,不过却没有半点白雪的脚印。
(莫非她为了引开白色士兵,一个人到外头去了?)
白色士兵们目睹我受伤坠落山崖,白雪救了我的状况。前方组中有库拉、娅丽露跟亚姆在。
那三个人的话,要保护白狼族的孩子们逃走并不困难。
不难想像敌方的白色士兵们,会来找有我这包袱的白狼族的白雪。
当作人质抓起来的话,便是引出亚姆、白雪的父母以及白狼族最棒的人才。
她也了解那一点,才会随便拿点木材什么的套上我的上衣,为了让白色士兵们的注意力集中在自己身上而移动吧。为了不让我落入敌手。
「就像你绝对会帮助我那样,你要是有什么事我也会帮助你喔。」
我忆起昨晚相拥而眠的时候白雪的言语。在那时候她就已经做好觉悟了。她相信即使被敌人抓住,我也绝对会去救她。
「可恶,居然做出那种蠢事……」
不,蠢的是我。虽说是偷袭,不过是我受到敌人攻击负伤摔下山崖。才会让白雪为了保护我独自一人去争取时间。
「不管发生什么事,我绝对都会救出白雪。」
目前还不知道她是不是被白色士兵抓到了。
总而言之首要之务是跟大家会合。尽管我血量不足,无法随心所欲地活动,但我手边有装备。是就算有狼群来袭也能让它们全军覆没的战力。
大多数的魔物都能毫无问题击倒──没错,大多数的魔物的话。
当我做好准备打算移动之际,我听见宛如打雷的声音。
「嘶……嘶……嘶……」
我曾经听过这个声音。
「喂喂喂……不走运也该有个限度吧。」
我不禁自嘲起自己有多倒楣。
有一尊走散的巨人像是以我这里为目标走过来。
在巨人族的群体中,罕见地会出现运气不好掉队跑到街上的个体。
为了应付那样的巨人族,诺尔地波登建造了巨大城墙。
逼近我的巨人族,也是一尊掉队的吧。
大小约莫有十公尺左右。在巨人族中算是小型那类的。数量也只有一尊。
手上拿著跟身体用相同素材制成的长矛。
血液不足的身体无法随心所欲地动,要背向它逃走也是不可能的事,只能应战了。
「只能想说好过遇上一群巨人族了呢。」
我用AK四七的枪口朝著巨人族开枪。
子弹虽然有击中巨人族的胸膛,但被轻易弹开了。只在表面轻轻削了一下。
「这种程度果然是敌不过啊!」
不过我还有「GB一五」的四十公厘附加型榴弹。
纵然对手是巨人族,但反正只有一尊,还是相当有赢面的。
我瞄准巨人族的躯体,扣下「GB一五」的扳机。
「啵!」枪声响起,准确地吸进巨人族的躯体中,但……
「不会吧!」
但跟AK四七那时不同,巨人族用没有拿矛的左手当成盾牌。
爆炸声响起,敌人的左手应声掉落。虽然顺利扯下左手,但却无法打倒它。
「这家伙!」
我装填「GB一五」的下一发弹药,但巨人族却不容许我开枪。
敌人用右手握住的矛朝我丢来。
我硬拖著血量不足的沉重身体移动躲开矛。暴风雪积起的粉雪,因巨矛刺入的冲击力道华丽地凌空飞舞。视野瞬时笼罩在一片雪白的黑暗当中,我反过来利用冲击力摔在雪上的反作用力试图起身,但巨人族看穿了我的行动。
「!」
岩石划破飞舞的粉雪向我来袭。
我反射性的把手上的AK四七当成盾,并且展开盾牌防御。
「呜啊啊!」
然而毕竟是不具魔术师才能的我做出的盾牌,无法完全抵销岩石的冲击力,我就像被卡车撞到那样飞了出去。
「……咳、咳!」
幸亏有积雪当成靠垫才没昏过去,不过岩石带来的伤害让我头破血流,左手骨折拗到不可思议的方向去,或许是内脏受损了,我一连声咳嗽便看见雪地上有点点血沫宛如星尘般飞散。虽说是重伤,但还活著。
能够免于一死,是缘于我反射性地拿AK四七当盾牌。想必是它代我吸收了岩石的冲击力道吧。成为我替身的AK四七扭曲,GB一五也半毁,这把枪确定报废了。
在染成红色的视野当中,巨人族依然没有松懈攻击。它从被GB一五扯下的左手拔下岩石,做出准备投掷的姿势。
(刚才的岩石也是那样丢过来的吗!)
我已经没有时间惊讶,它丢过来的岩石速度比矛还快,难以回避。若是再被直接命中一次,没有防御手段的我必死无疑。
在赤红朦胧的视野当中,我鞭笞著被敌人丢出的岩石伤到的身体,勉勉强强避开了,却再次由于冲击力摔在雪上整个人趴倒。
我用安然无恙的右手撑起身体。巨人族则是拔起刺在地面上的巨矛握在手中。
虽然巨人失去左手,但我可是濒死,而且武器只有刀子跟备用武器的「H&K USP(九公厘型号)」、四十公厘附加型榴弹的弹药。
就算想要发射榴弹GB一五也坏掉了,实在不是能射击的状态。
「嘶……嘶……嘶……」伴随著这个声音,「死亡」正在一分一秒地逼近我。
原本这应该是会变得自暴自弃放弃一切的情况,但我的双眼中燃起斗志的火焰,只用安然无恙的右手拔出USP对准巨人族。
「白雪……我重要的青梅竹马和妻子说不定还在等著我去救她。我绝不能死在这种地方啊!」
尽管知道对巨人族不管用,我仍旧扣动USP的扳机。
巨人族就算受到九公厘的子弹攻击也毫不在意继续向前走。
即使如此我也不在乎,只是瞄准它的上半身一而再、再而三地开枪。
哒!哒!哒!──巨人族不以为意地要沿路踩烂被岩石砸坏的AK四七、GB一五持续前进。
(就是现在!)
那一瞬间我将目标从巨人族的上半身,变更为它打算踩下的GB一五。
霎时间,装填在GB一五里的榴弹爆炸。轰飞巨人族的右脚。由于事出突然,加上失去了左手,巨人族无法保持平衡,激起大量粉雪飘落,俯身倒下。
我在巨人族行走的路线上,偶然察觉变成废枪的AK四七与GB一五,便想到诱爆榴弹将它卷进去这招。
不过说老实话,原本即使用手枪射榴弹也不会引起爆炸。
在动画或电影中常见「用手枪射穿手榴弹令其爆炸」的描写,那是虚构的效果。实际上在某影片网站上有人上传了「用手枪或霰弹枪射穿手榴弹的话,它会爆炸吗?」的实验影片。
结果无论是手枪或霰弹枪都没有让手榴弹爆炸,只是内容物散落一地而已。要到狙击步枪的等级才终究能诱爆手榴弹让它爆炸。
不过这次我带来北大陆的榴弹,由于有可能会跟巨人族等等强力魔物交战的关系,为了至少提高威力,因此是放进魔石的特别款式。
是跟在高等精灵王国艾诺尔使用的「四十公厘 爆裂火焰魔石榴弹」同一种类的东西。一旦射穿魔石,魔力就会失控确实引起爆炸。所以为了让巨人族不致注意到脚下,我持续朝它的上半身射击明知不管用的九公厘弹。
倒下的巨人族用右手撑地企图爬起来。我在巨人族的周边丢出手榴弹。在头部流下的血液挡住单边眼睛的状态下举著USP。
「抱歉了,这里不是我,而是你的死地(Dead end)。」
我射穿位于榴弹内部的魔石进行诱爆。
「砰!」的一声引发爆炸声跟爆炸冲击波,巨人族的上半身也随之四分五裂破碎散落,之后就动也不动了。
「总算是打倒了……吗……」
当我好歹挺过危机安心地喘口气之际,我的左手感受到猛烈的痛楚。
也许是连内脏都受损了,光是呼吸就觉得很痛苦。我忍不住弯腰蹲下。
但我已经没有空为疼痛而苦恼了,我必须得快点去找白雪。
「!」
在我抬起头之前,我便察觉到震动与酷似雷声的声响。视线徐徐朝那方向看去──随后发现那里有一尊新的巨人族朝著我这边来。
恐怕是受刚刚跟巨人族之间的战斗吸引过来的吧。
「嘶……嘶……嘶……」那样的声音缓缓靠近。
我手上的武器已经只有USP跟刀子了。
但是我没有绝望,怒火跟斗志反倒是呈加速度增加。我咬紧牙根咬到像是要把臼齿咬碎,鞭策著身体,尽管脚步不稳仍旧站了起来。
「我要去……找白雪。别挡路……!」
我用嘴巴衔著USP更换弹匣。就这样就著嘴巴拉动滑套,让第一发子弹移动到膛室。
「别以为我的决心会因为这种程度就气馁!既然要挡路,那我就把你彻底毁了,即使粉身碎骨我也会前进给你看!」
我将蓄积在内心的怒气连同大音量一道倾吐出来,呼出的气体因为温度寒冷而像是白色火焰一般混浊。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我像野兽一般咆哮,手指搭上扳机扣下。目标是巨人族的头部。我将USP剩余的子弹集中在一点上,削薄敌人的身体,接著瞄准削薄的地方,把所有的魔力集中在一点之上,用刀子打进去,只能祈祷这样能够破坏掉它。
子弹用尽了。在我拔出刀子想不管三七二十一赌一把,在脚上灌注魔力打算要开始迅速奔跑之际──爆炸声响起,巨人族拦腰断成两半遭到破坏。
「少爷,您没事吧?」
由于隐藏在巨人族背后所以没发现,但克莉丝、丽丝、席雅、梅亚跟艾丝都在。巨人族会爆炸粉碎,也是因为席雅从背后施放铁拳。
我也由于看到大家的缘故,身体放松下来,回想起自身痛楚而当场倒下。
察觉我受伤,席雅慌张地对我使用治愈魔术。
拜此所赐,虽说血液不足,但头部、左手的骨折,还有内脏等等的疼痛感消失了。
『能够及时赶上真是太好了。』
克莉丝泪眼汪汪地亮出迷你黑板。
「谢谢,真是得救了。不过亏你们知道我在哪里。」
「是薰香的气味。还有谢谢你保护我。给你添麻烦了很对不起。」
「你不用放在心上。艾丝你没受伤真是太好了。」
艾丝一脸满是歉意地低下头。是我擅自要那么做的而已。让她感到坐立不安那就不合理了。
此外,薰香是被给予用于失散之际和紧急状态的东西。
托白雪焚烧那种薰香的福,她们得以判别出我的所在地。
「现在的情况如何?」
大家都用阴沉的表情面面相觑。
她们暂且回白狼族的村落一趟,等重整旗鼓后进行侦察。接著了解到其他的白狼族、亚姆和白雪的父母都遭到白色士兵们逮捕。
白狼族无法拋弃同族。似乎是敌人抓白狼族的孩子们当人质,于是所有人都无条件投降。从远方观察时,看见其中亚姆的哥哥欧尔不知为何会在现场对白色士兵们下达命令。
趁著大雪混进去偷听白色士兵们对话的时候,从「戒指」什么的对话中得知敌人似乎是经由交给亚姆的项炼捕捉发送出的情报,判别出白狼族的村落以及逃走路线。
我们彻底中计了啊。在他们带著白狼族朝诺尔地波登移动的途中,据说有发现似是白雪的人物。虽说因为是远眺看不太清楚。
她们也觉得不敢置信,但等我说明这边的状况后便理解了。白雪果然不出所料,为了吸引白色士兵们的注意力成为诱饵遭到逮捕。
尽管我的身体贫血,但双眼却因愤怒而炯炯有神。
「欧尔那个混蛋,对我们做了相当阴险的行为啊……」
这下我是名副其实地怒不可遏了。
克莉丝她们跟我一样,也为白雪被人带走这件事大为光火。
『琉特哥哥,我们现在立刻就去救白雪姊姊吧!我会用狙击步枪排除掉所有阻碍的人!』
「对手是贵族什么的也无所谓。对我们重要的同伴出手的罪行,非得要他彻底偿还。」
「少爷,白雪夫人遭掳的失态之事,还请给在下挽回的机会。」
「区区一个乡下的长男竟敢伤害身为神明的琉特大人,况且还掳走妻子白雪小姐……这是何等的不敬,我绝对无法原谅呀。正义站在我们这边呀!」
克莉丝、丽丝、席雅、梅亚……所有人的眼中都燃烧著怒火,提议要夺回白雪。
先前还想说不过是个荣誉贵族,竟然攻陷他国上流贵族的城堡──因而感到犹豫,但她们在背后推了我一把。不过她们的担心是杞人忧天。
不光是亚姆、库拉、娅丽露还有其他白狼族被抓而已。
竟敢对我重要的青梅竹马爱妻白雪出手!
管他会造成外交上的糟糕状况,一不小心引人注目「说不定会暴露真实身分」什么的。我要使用手上所有的战力,把对白雪出手的那群家伙、阻挠我们拯救的同伙,所有人都打下地狱!
「嗯,那当然。我绝对会去救白雪。管他是什么北大陆的上流贵族。对PEACEMAKER找碴干架的这笔帐,我一定会算个清楚!」
我扫视著少了白雪的PEACEMAKER团员们斩钉截铁地说──
「来吧,战争的时间到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