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军武宅转生魔法世界,靠现代武器开军队后宫!?
  4. 第六卷
  5. 第十章 袭击
  6. 繁体版

第十章 袭击
2017-06-22 16:38:19

		

「我说琉特,你没有什么事情瞒著我们吧?」
待在白狼族村落里的第二天中午。
PEACEMAKER的所有团员,在分配给我们的雪屋内部吃午餐。
全都是白狼族的太太们做的菜肴。在享受完美味的餐点,喝放进神秘果酱的香茶之际,白雪突然指出这点。
「怎、怎么啦,白雪,突然说这个?」
大家正围坐在雪屋里喝著茶。
从我开始顺时针依序坐著丽丝、席雅、白雪、梅亚跟克莉丝。
白雪恰巧坐在我对面的位置上。
她用彷佛看穿我内心那样狐疑的眼神追问我。
「总觉得昨天晚上……准确来说是打从跟我的爸爸妈妈讲过话之后,你的态度就很诡异。」
「是啊,从那之后感觉琉特先生的态度就不太寻常呢。」
『起初还以为是因为长途步行之类的原因觉得累了……』
丽丝、克莉丝附和白雪指出的事。
看来妻子们早就看穿我的异状了。
「的确谁都会有一两个秘密,并非什么不可思议之事,但在下感觉现在少爷隐瞒的事性质稍稍有些不同。因此夫人们才会担心。绝不是出于兴趣而想打破砂锅问到底。这点还请您理解。」
席雅也应和白雪她们的态度。
那点事我当然很清楚。白雪她们并非由于好奇心,是感到担心才对我那样说。
但是还不能将隐瞒的内容具体告诉她们。
虽然我自己不信,但我是亡国的王子,一旦身分暴露大国枚路提亚或许就会来要我的命。在整理好心情以前,我希望能有一些自己单独思考的时间。
故而面对白雪她们的追问,我开口敷衍。
「没什么奇怪的事啦。只是跟白雪的爸爸妈妈聊了点往事。」
嗯,我没有说谎。
「说了过去的什么事?是我们在孤儿院时代的事吗?」
「说了很多过去的往事呢。」
「嗯,果然还是很怪。」
问答之间好像只是更加深了她的疑惑。
白雪露出微笑,宛如一个想到怎么恶作剧的孩子。
「这下子就算有点强硬,也只能审问琉特了呢。」
「等等!白雪小姐!」
白雪的指尖像指挥棒那样挥动迅速吟唱起咒语,把我的四肢用冰制的拘束器固定住。她露出有如猎物在前的狼那样嗜虐的笑容,逼近动弹不得的我。
白雪举起手向克莉丝她们宣告。
「那么接下来,为了让琉特开口讲想隐瞒我们的事,开始审问~」
「白、白雪!你打算做什么!」
「这样感到困惑的琉特很有新鲜感呢。会让人稍微想要使点坏。」
看样子我的态度似乎点燃白雪的嗜虐心了。
她为了让我不要乱动正面抱住我。
白雪用小嘴含住耳朵轻咬并且用舌头舔。
「噫!」
第一次感受的刺激感让我从喉咙发出奇怪的声音。白雪从正面抱了上来,我享受著胸部的触感,她的发丝跟身体飘出女孩子甜美的香味则充满我整个鼻腔。
再加上爬上我的耳朵的舌头那滑溜又温热的触感。时不时交织著健康的犬牙微疼的刺激感,制造出一波波适度的快感,这、这是多么恐怖的「审问」啊!
白雪的小嘴离开我的耳朵。
「不愧是琉特,这种程度似乎还不足以撬开你的嘴巴呢。」
「那是当然的。光这点程度我不会屈服的喔。况且我也没事隐瞒你们。」
『不然下个换我吧。』克莉丝自告奋勇。
连个性稳重的克莉丝,都要搭白雪恶作剧的顺风车。
看来我的态度似乎点燃了妻子们的嗜虐心。
她抓起我的手,在指尖上抹神秘果酱。
才在想她要做什么,结果她一口含住涂有果酱的手指。
「噫!」
这又是另一种恐怖的「审问」!克莉丝视线向上含住手指,缓缓地用小小的舌头舔起果酱。不光是那样!她还用舌尖刺激指缝。舌头简直像是另一种生物那样活动著。而且指尖是人体触觉最发达的部位。克莉丝温暖的口腔、舌头的触感、牙齿硬硬的感觉、滑溜溜的唾液、呼出的潮湿气息,我全都能清楚的感受到,再加上──
「嗯、呼、啊……」
克莉丝大大的双眼湿润,白皙的肌肤泛红,还用仰望的视线瞧著我。
光是这样我就可以配三碗白米饭了!
克莉丝的小嘴离开我的手指,拿出手帕擦掉被唾液弄湿的地方。
『不愧是哥哥,即使这样也撬不开你的嘴巴。』
「呵、呵呵呵……我、我才不会屈服于这种卑鄙的『审问』还什么的咧!」
「那、那么接下来轮到我了呢。平常都是琉特先生折磨我,由我来做有种新鲜感呢。」
这次轮到丽丝主动请缨。总觉得她的表情带著一丝羞怯。可、可恶!她打算要怎样「审问」我?真是让人困扰呢(毫无起伏的声音)。
丽丝来到我的前方时,她的脸颊显然染上一片红晕。
「那、那我要开始喽。」
「呜,悉听尊便。」
「哎、哎!」
丽丝把双手放在我的头两旁,紧紧拥入跟她的身体不成比例太过巨大的胸部里。
我的脸埋在又大又柔软的胸部里,难以呼吸。
「噗呜噗呜噗呜!」
每一次呼吸,大汗淋漓的体香就会充满我整个肺部。整张脸充分感受到她柔软胸部的触感,让人几近心荡神驰了。而且还附带她可爱秀发轻抚的福利。
可、可恶!再这样下去就要迷失自我了!这是多么恐怖的「审问」啊!
丽丝的臂力趋弱,胸部离开了我。
「怎么样?琉特先生你打算说出自己隐瞒的事情了吗?」
「都、都说了我没有任何事瞒著你们啦。再说光是这种程度的『审问』,我会忍住的,赌上我PEACEMAKER团长之名!」
我摆出一副帅气的神情。
「琉特你还真是顽强,那么这次我们三个人一起上吧?」
刚、刚才那种凶恶卑鄙的行为,要三个人一起?她们在想什么恐怖的事情啊。不过,我毕竟是一名男子汉……男子汉有不能逃避的战斗!
「不论是怎样的『审问』我都不会屈服!」
我露出帅气的表情斩钉截铁地说。三位妻子正各自要压到我身上──
「少爷、各位夫人,抱歉打扰诸位的欢乐时光,但白雪夫人的父母库拉先生、娅丽露小姐来了。」
「「…………」」
席雅身为女仆替到访雪屋的白雪父母带路。结果他们两人目睹了历经生离又重逢最爱的女儿,跟其他妻子一起向我进攻的身影。
白雪在轻咬耳朵。
克莉丝在舔舐手指。
丽丝正在把我的脸拥入她胸部的途中。
在历经生离的父母面前玩轻度SM……这是哪门子的惩罚游戏啊。
雪屋里堆满令人尴尬的沉默。
库拉率先开口。
「是、是我们打扰了吗?」
「不、不,不要紧的。总觉得很抱歉。」
我出声道歉,所有人则正襟危坐。
还有白雪……你差不多该拿掉我的冰制拘束器了。
▼
白雪的爸妈出现在我们居住的雪屋,是因为发生了问题。
那个问题就是,至今原本以为是父亲托鲁欧提供悬赏金迫害白狼族,但实际上这一切全都是亚姆的亲哥哥欧尔的计策。
欧尔为了让自己坐上诺尔地波登的领主之位,打算以亚姆与父亲托鲁欧互相敌对,双方同归于尽的形式杀害他们。其证据就是让亚姆的父亲托鲁欧监禁在称为隔离塔,让地位高的贵族之类的俘虏居住的贵宾室里。而且还在食物中下毒,他现在已经衰弱到无法以自己的力量站起来了。
送来这份报告的,是替亚姆带路到村落的成员之一。白狼族的一名男性先回来传达情报。详情则要等明天傍晚亚姆到了村落以后再问他本人。
白雪的父母是来告知希望我们届时能出席会议。
然后就看到女儿在大白天跟丈夫玩轻度SM……
真的很抱歉,对不起。
隔天傍晚,亚姆按照预定抵达白狼族的村落。
吃过晚餐之后,日落西山夜晚来临。我们出席了白狼族的会议。
白狼族的代表有三名长老级人物。包含白雪父亲在内的成年男性三人共计六人。
并且加上下任领主亚姆。
我们PEACEMAKER的团员六人全数参加。
如今在大雪屋里,有十三个人在面对面认真商量。
席雅以惯用的手法无声无息地把放进神秘果酱的香茶递给大家。明明才待在村落里第三天,她的动作就已经毫无迟疑。那种态度简直像已经做了好几年。
当席雅上完茶之后,会议便开始了。
亚姆将回城后发生的事,依序娓娓道来。
全部说明结束以后,库拉低声说:
「没想到欧尔大人会对亲生父亲下毒监禁……真是恐怖的事。」
其他白狼族人也有类似的感想,他们的表情已经说明了这一点。亚姆也罕见地表情严肃点点头。
「尽管很可悲,但现在的兄长从我的角度来看也很异常。宛如遭到魔王附身一般。再继续对兄长置之不理,无论身为贵族、身为弟弟,还是为了人民的安稳,我都无法原谅他。」
他清楚明白地断言。
「我打算让兄长得到应有的惩罚。为了那个目的,首先得制伏他。动用武力不论生死。」
对于亲哥哥,亚姆如此斩钉截铁地说。雪屋内部陷入一片沉默。
是安静到彷佛能听见其他人心跳声那样的寂静。
「亚姆当上下任领主的话要制伏他并不困难吧?只要让城里的士兵站在你这边,一下子就搞定了吧。」
「虽然我很想笃定地说『没问题!』,但我不在城里的这段期间,想必兄长老早就几乎掌握了所有的兵权吧……」
亚姆回覆了我的问题。
依现况而言,我们这边的战力有PEACEMAKER、白狼族跟亚姆。
欧尔那边有一般士兵跟精锐的秘密士兵队,而且不仅如此,他应该会支付费用雇冒险者仲介公会的冒险者们增加人数吧。
先不论什么动用武力,要顺利抓到欧尔并不容易。
「光是抓欧尔大人是不行的。还得救出监禁在隔离塔内的托鲁欧大人。最糟的状况下,对方有可能以托鲁欧大人为人质,抑制我方的行动。」
「用不著考虑拯救父亲也不要紧。因为父亲下令万一他成为人质,要我们毫不迟疑地拋弃他。」
亚姆一下子否定了库拉的意见。
他的父亲托鲁欧似乎确实具有身为贵族的觉悟。是值得尊敬的人物。
似是要驱散满场灰暗的气氛,亚姆自信满满地说道:
「各位放心吧。我有个出色的作战计画!」
白狼族的长老之一问道。
「亚姆大人,那究竟是怎样的作战计画……」
「嗯,我来告诉各位吧。兄长对我们的袭击有所警惕,所以我们将计就计!首先由白狼族的男性对城堡发动正面进攻。尽可能闹得越大越好。然后当他们转移注意力的期间,Mr.琉特你们PEACEMAKER,就跟我一起入侵城内,对兄长发出最后通牒!抓到兄长之后,我会到城外大喊停战。怎么样?是个很出色的作战计画吧?」
「换句话说就是佯动作战呢。」
长老们点点头。他们是认真觉得这是个还不错的作战吧。
我慌张地加入对话。
「稍等一下!亚姆的作战再怎么说都太危险了,竟然要以少数人进攻有庞大人数镇守的城堡!首先让白狼族的男性大闹吸引注意力,即使成功了,也会留下跟民众之间的祸根!」
「你就放心吧!虽说是偶然,但你们也是绑架了我这『光辉灿烂回旋曲的魔术师』亚姆•诺尔地•波登•史密斯。Mr.琉特你该对自己更有自信点。」
「自信跟过度自信完全是不同的东西。况且把那跟袭击马车等同视之可不行!」
「那么你有替代方案吗?」
「那个嘛……」
我吞吞吐吐。无法立刻提出替代方案。
库拉对我说:
「在下深切了解琉特先生的心情,不过我们都深知有危险。即使会留下跟民众之间的祸根,也比起现状要来得好。就白狼族而言,就算只能进行表面上的商业交易也无妨。所以还请PEACEMAKER务必帮忙。」
库拉在最后深深地低下头。对方是白雪的父亲。虽然对我没有什么好感,但也不是我能够置之不理的对象。
「琉特……」
白雪用担忧的声音望著我。
我紧咬下唇说:
「……请给我一点时间。我们同伴之间想再商量一下。」
白狼族人默默点头表示同意。这样一来便稍微争取到一点时间了。
会议就这样暂时结束。
会议结束后,我们回到分配的雪屋。
外头天色很暗,感觉随时会刮起暴风雪那样厚重的云遮掩住星光。
已经到了就寝也不奇怪的时间,但我们仍旧围坐著交换意见。
我率先说出意见:
「我反对亚姆的作战。再怎么说都太乱来了。」
「一如少爷所言,尽管使用『佯动』这个名词,但作战内容太过草率。」
正如席雅指出的,虽然说是「佯动」,但正面进攻城堡大闹引起注意再趁机入侵什么的,也实在是太草率了。碰巧在附近的人会被卷入战斗,有人受伤或最糟有人死去的话会招来怨恨。
就算再怎么吶喊「错的是欧尔!」,白狼族跟领地人民之间也肯定会产生嫌隙。
梅亚开口:
「那要光靠我们攻城吗?只要大量使用琉特大人制作,比起宝石更加闪亮的许多魔术道具,要攻下一座那种乡下大陆的城堡很容易的呀。」
她说得没错,有可能攻下。
虽说飞船爆炸了,但原先为了抑制飞船魔石消耗的魔力,就把武器、弹药跟其他体积大的东西,都放进丽丝的「无限收纳」里了。
因为也有完成迫击炮,所以可以从远距离射出所有榴弹,武装上PKM跟自动榴弹发射器,扫平士兵们攻进城里吧。
不过……即使这确实可行,但一介荣誉贵族攻陷别国上流贵族的城堡这样行吗?
就外交上而论应该会演变成很糟的状况吧
更重要的是,这个方法的危险性很高。
这不是无双系列的游戏,敌人并不会光是乖乖吞下攻击。一旦混乱平息下来,会马上断然实行反击。我不想故意让大家身陷险境。
此外我自己也不想太过显眼。尽管隐瞒她们,但我是遭到妖人大陆最大国枚路提亚毁灭的王族幸存者。要是一不小心引人注目,让这件事曝光可就麻烦了。
依据状况有可能一辈子会被枚路提亚追著跑。我才不要过这种人生。
「那么你要拒绝协助他们的委托吗?」
「唔……」
丽丝向我提问,她的问题让我为之语塞。
『白雪姊姊的一族很困扰。我们不能对他们弃之不顾。』
克莉丝像是要用迷你黑板提出主张那般向前递出。
我跟克莉丝意见相同自不在话下。
从一开始就没有对白雪一族跟她父母「弃之不顾」这个选项。
「不过琉特指出的点也没错。也不是明天后天就非得立刻展开行动,我想稍微坐下来好好谈谈,大家一起讨论会比较好。太过心急导致失败的话,实在是惨不忍睹呢。」
什、什么!白雪在说好高深的内容!不是啦,的确如她所说,我方可以在自己中意的时机发动攻击。
那是我方少数优势的其中之一。没有必要故意破坏优势。
我统整会议得出的意见。
「基本上我们会帮助白狼族。但是反对今天亚姆提出草率的作战。无须心急,应当仔细讨论策划作战计画。」
要是像拯救榭拉丝•盖特•布莱德夫人当时那样,有通往城堡的隐藏通道就好了……
在深夜透过那条通道入侵城堡成功袭击欧尔,是最理想的吧。
谈论完今后的方针,正准备就寝时──
「嗷嗷嗷嗷──!」
「!」
酷似狼嗥的吼叫。简直像是会直接激起生物危机感的声音。
我们反射性地呈备战姿势。
率先察觉状况的人是白雪。
「怎么了?总觉得外面的情况不安宁。是谁在争斗吗?」
「似乎是村落四周整体都在争斗呢。」
白雪是我们当中听力最好的。
接下来是擅长察知气息的席雅补充状况。
大家的视线集中在我身上。
「总而言之,到外头确认状况吧!丽丝你做好心理准备要随时拿出大家的武器。」
「我明白了!」
我确认大家都赞同指令后,便离开雪屋。
时间是晚上,天空厚厚的云层遮掩著巨月与星星。
由于周遭也没有照明光源,暗到我连要识别出自己的手都很困难。
远处点点光芒闪烁。能够感受到魔术的力量。那恐怕是攻击魔术的光芒。果然白狼族现在似乎在跟什么战斗,但究竟是在跟什么战斗?
既然正在战斗,我们还是赶紧备妥武装比较好吧。
我向丽丝搭话,把武器交给大家。
我跟白雪拿AK四七,克莉丝拿德拉古诺夫狙击步枪(SVD),丽丝是PKM。
席雅拿的果然还是枪盒。然后大家还装备上ALICE装备夹扣,也确实准备好预备弹匣。
我姑且还是也给梅亚我原本的备用武器「S&W M一〇」转轮手枪。
「为了以防万一给你护身用……梅亚你应该很习惯制造枪械但不习惯使用,因为很危险所以不要乱用喔!」
虽然梅亚多才多艺,但运动神经却不怎么样。由于她不习惯开枪,怕她会误伤自己人,不过还是得给她拿著用来护身。
梅亚接过转轮手枪紧紧握著。她的脸颊或许是因为兴奋而泛起红晕。
「请包在我身上吧,琉特大人!不肖首席徒弟梅亚•多拉桂!一定会彻底守护琉特大人您的背后呀!」
她将手指放在扳机上,而且还把枪口一直向著我。我随即抓住梅亚的手,让她的手指离开扳机枪口向下。
「听好了,梅亚……首先『用枪时要假设枪内子弹已全数装填完成』、『枪口不可指向不想开枪的人或物』、『直到锁定目标前,手指不可搭上扳机』还有『要注意目标周遭有什么东西』。无论如何都不能射击同伴喔!这是使用枪枝的大原则。虽然是给你用来护身的枪,但你要遵照这些原则安全地使用。拜托你了。」
「我、我知道了。我会注意的。」
梅亚很识相,用严肃的神情点了点头。
用枪(gun handling)有四大安全守则。
这些守则在前世的地球上,不仅是警察和军队的指导教官,针对观光客或入门者教授课程的射击场等等也广为采用。
而我也对梅亚说了──
●用枪时要假设枪内子弹已全数装填完成。
「在用枪时以为里面没有子弹,结果突然开枪导致重伤」应该听说过这种事情吧。那么只要打从一开始就认为「不存在没放子弹的状态」就好。那样一来就能防范意外于未然。
●枪口不可指向不想开枪的人或物。
这里的人不只是指他人,也包括自己在内。只要枪口没有指著,即使发生料想不到的意外,子弹也不会打中。
●直到锁定目标前,手指不可搭上扳机。
手指搭上扳机时,一旦受到惊吓可能会手指一动扣下扳机。最好把食指放在护弓等等,保持在不容易扣下扳机的状态。
●要注意目标周遭有什么东西。
要考虑到开枪时会发生什么状况,会不会打中周遭的人或物等等,必须十分注意。
以上就是在用枪时无法妥协的四大原则。
因为梅亚一直协助我制作枪械,不曾进行过真正的射击训练。为了她,也为了我们自身的安全,今后说不定得斟酌时间让她做射击训练比较好。
「Miss白雪!各位!你们没事吧?」
整顿好装备后,亚姆跑了过来。
在他身后有艾丝、白雪父母跟白狼族一部分的孩子。
亚姆已然拔出细剑,站在能够保护后头的艾丝他们的位置上。
在白雪她们对周遭保持戒备之际,我们交流彼此的情报。
「究竟是发生什么事了?好像到处都发生战斗了。」
「……看样子是兄长的秘密士兵队,包围村落实行了突袭。」
「那也就是说,你遭人尾随到白狼族的村落了?」
「不可能。在给亚姆大人带路时,我们是一边注意周遭一边前进的。就算是那些士兵们,在大陆内陆想对我们先下手为强是不可能的喔。」
艾丝立即否定我的话语。
白狼族是北大陆内陆的专家。既然他们那样说的话,那应该就不可能「遭到尾随」吧。那究竟他们是怎样判别出白狼族村落位置的?
袭击飞船那时候我也想过,那些士兵感觉很诡异。无法理解的地方太多了。
「总而言之现在以避难为优先,得让孩子们移动到安全的地方。有这种状况下的紧急避难地点,就移动到那边去吧。在下带路,你们跟上来。」
「而且考虑到今后的作战计画,不能让亚姆大人落入敌人手中呢。无论如何都必须逃脱。」
库拉跟娅丽露展开行动。
首要问题是确保大家的安全。亚姆的人身安全为第一优先这也是事实。他一旦被抓,就会跟父亲托鲁欧一起遭到杀害,欧尔则会坐上领主之位。
另外不是所有的孩子都在这里。包括女性、老人在内都分散得很细,往白狼族的紧急避难地点移动。这一群也是其中之一。我们在库拉的引导下,于黑暗中移动。
即将踏出步伐前,艾丝交给我们紧要关头时,拿来用在紧急联络的特殊薰香。倘若走散,据说只要焚烧这种薰香就能判别出所在位置。
我心怀感激地收下了。
「接下来前方很暗难以辨别,左方有个陡坡,请注意别掉下去了。」
引导我们前往白狼族紧急避难地点的白雪父亲库拉,向著跟在他后头的我们讲话。我照他说的看了看左边。
尽管天色太暗难以辨别,但我总觉得比起「陡坡」那更像是山崖……
前进的顺序为库拉和娅丽露夫妻、领主之子亚姆、白狼族的孩子们、艾丝,最后则是戒备著后方的同时前进的我们。
也许是因为我们已经离村落有一大段距离,已经无法听见战斗的声响了。如今是感觉天空随时会刮起暴风雪的阴天,就连星光也被遮蔽。由于太暗,感觉连在眼前行走的艾丝的背影都快跟丢了。
「──少爷!艾丝小姐!危险!」
走在我后头的席雅,从背后飞扑过来。
她抓住我的衣服把我拽倒。几乎在同一时间,有锐利的摩擦声经过头顶。
插在雪堆里的是魔术做成的土箭(earth arrow)!有敌人来袭?
「席雅,多谢相救!」
简短地向她道谢后,我冲著射出土箭的右侧森林用AK四七开枪。倒在雪中对著一片漆黑开枪。
白雪、丽丝也接连扣动扳机。在子弹间断时──
多支土箭再次来袭!
我站起来,用肉体强化术辅助身体!
我抓著艾丝的手想让她退后,但这转瞬之间的行动,却适得其反。
敌人插进我们前进的队伍之间,分隔成「白雪父母、亚姆与白狼族孩子们的前方组」跟「我们与艾丝的后方组」。
而且对手还是曾经袭击我们飞船的那些白色士兵们。
「又是这些家伙啊!而且还是埋伏?为什么会知道我们移动的目的地啊!」
此外又再度无法察知到他们使用魔术的攻击。
上次在寇寇里市战斗过的铠甲,那是即使是个普通人也能使用肉体强化术跟盾牌,能够跟魔术师交锋,像是「魔术师杀手」的魔术道具。可是这回他们不同于魔动铠甲,是无法感测到本身魔力的流动。是用了什么方法阻断魔力的流动吧。这伙人某种层面上可说是正统的「魔术师杀手」。
再怎么说都太犯规了吧!
席雅会发现土箭,也并非是察知到魔力,而是敏锐地发觉到飞行摩擦声的结果。
全身包著白色铠甲的士兵用肉体强化术辅助身体以灵敏的动作进逼。
我用AK四七的枪口指著他──
「唔──」
在开枪以前我改变心意。从腰际拔出刀子,应付对手的手刀。
前方有「白雪爸妈、亚姆跟白狼族孩子们」在。
就这样开枪,万一敌人躲掉子弹会打中他们。
敌人也理解到这点,跑进我们之间。
我随即向在身后的白雪她们丢出指示。
「不要对迎面而来的敌人开枪!会打中在前方的自己人!只对从右侧来袭的敌人开枪!梅亚跟艾丝绕到我们里面来!」
克莉丝她们回应过后,便以从侧面来袭的白色士兵们为敌手。
白狼族的少女艾丝并不是魔术师。
梅亚虽然是魔术师,但她是著重于开发的外行人。
为了保护她们,我们采用包围她们两人的队形。
梅亚跟艾丝在内部。克莉丝、丽丝跟席雅负责侧面。
前方正面则由我跟白雪来对付。
正面的敌人有两人,我跟白雪用肉体强化术辅助身体。
刀装在AK四七的尖端。以刺刀之姿面对跟敌人之间的近身战。
白色士兵从两手冒出刀刃挥舞过来。训练有素动作相当快。
我跟白雪则是运用AK四七装上刺刀的攻击范围牵制敌人。
在尽量不要打到同伴的状况下,有时我们会对著前方开枪,却打不中白色士兵们。
也是因为敌人有使用肉体强化术的缘故,但由于是要顾虑到不能打中同伴的射法,无论如何都会被看穿射击的时间点。此外虽然侧面的白色士兵们受到压制,但我们对付的前方人数却在增加,现在已经有五个人了。因而不得不后退。
现在我们跟位于前方的白雪父母组,已经距离大约二十到三十公尺了吧。
即使硬要前进,但这边还有必须保护的梅亚、艾丝在。我在心中咂嘴。
(这样下去情势会越来越严峻。虽说如此也不能抱著牺牲的觉悟胡来。要用特殊声响闪光弹让对方感到混乱,然后一口气跑近吗?)
我进行牵制射击。
白色士兵们保持警戒拉开一大段距离。我回头打算趁机对防卫侧边的丽丝说话,但在我身后的艾丝却犯下失误,被雪绊到脚重心不稳。
「呀!」
我在视野一角瞥见一支土箭钻空子高速朝著重心不稳的艾丝飞来,因为是强化过的视力我才能识别。艾丝肯定躲不掉,我的身体反射性地动了起来,撞开了她。
下一秒,土箭深深刺进我的腹部。
「……!」
尽管我身穿御寒衣物,不过由于是突袭,所以我没穿上防弹背心(是使用这个异世界素材的皮制类似胸甲的护具)。我因为土箭的势头加上剧痛脚边踩空跌倒。倒楣的是由于我倒下的地方是坡度很陡的斜坡、几乎是座山崖的缘故,我就这样一路滑下去。
「琉特!」
霎那之间感到失重,视野里只能看见白雪朝我伸出了手,像要跳进我怀里似的。
她紧紧抱住我不放,背部撞上山崖。
我还有印象的地方,只到那里为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