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军武宅转生魔法世界,靠现代武器开军队后宫!?
  4. 第六卷
  5. 第九章 贵族的义务
  6. 繁体版

第九章 贵族的义务
2017-06-22 16:38:19

		

领主的次男亚姆•诺尔地•波登•史密斯在白狼族带路之下,回到诺尔地波登。
「接下来我们无法再继续陪著您了。请原谅我们只能送您送到这种地方。」
地点在地下道的街道入口处附近。
爬上这个阶梯,一掀开金属盖就能到达诺尔地波登的大街上。
现在正好是中午过后,马路上应该有很多人吧。
带路至此的白狼族男性很抱歉似的低下头。
由于白狼族如今遭到悬赏,没有变装无法上街。
亚姆对那男人甩动浏海摆出笑容应道:
「你用不著介意,送我到这里,你们辛苦了。请转告Miss白雪,一旦我做好准备,就马上会穿越大门迎娶她当新娘。」
「亚姆大人,这个……」
以带路人身分跟他一起同行的青梅竹马,白狼族的艾丝跨前一步。
她把银色的幸运手环交给亚姆。
「这是我思念著亚姆大人,从好几年前起就编好的护身符。虽然没有魔力,只是条幸运手环,但还请您收下。」
「喔!谢谢你,Miss艾丝!我非常乐意收下喔!」
亚姆从艾丝那边接过银色的幸运手环。
照进昏暗地下通道的魔术光线,让幸运手环一闪一闪反射出光芒。
「这是宛如Miss艾丝的银发那般美丽闪耀的幸运手环!制作这个很辛苦吧。究竟是用了什么材料呢?」
「没有用什么了不起的东西,请您不必介意。」
艾丝摸了一下自己的头发,漾起一抹微笑。
那条幸运手环,确实拥有酷似艾丝自身头发的银色。亚姆听见她的回答点头称是。他是那种不拘小节的人。
艾丝笑容满面趁机接著说:
「不嫌弃的话,可以由我系在亚姆大人的手上吗?」
「嗯,那就拜托你了。」
亚姆把手中的幸运手环再次交给艾丝。
「那么亚姆大人,我要系幸运手环了,请您卷起左手的袖子。」
「哈哈哈,Miss艾丝你真会说笑!无论如何左手可是戴结婚手镯的地方喔。就算是幸运手环,戴在左手也──」
「请伸出来。」
艾丝面泛微笑反覆说道:
「不、不,就说了,无论如何左手可是戴结婚手镯的地方……」
「请伸出来。」
「不,可是……」
「请伸出来。」
亚姆没能把话整句说完。
每当互动重复之际,来自艾丝神秘的压力就会增加。她不具有身为魔术师的才能,然而面泛微笑的她,却让亚姆感受到了不容分说的压力。他明明一点都不热,却用手帕擦拭汗珠,卷起左手的袖子。
「呃,嗯。难得Miss艾丝一片好意,泼冷水也不太好呢。就交给你了。」
「是的,我明白了。」
艾丝眉飞色舞地在亚姆的左手系上幸运手环。
「嗯,谢谢你,Miss艾丝。我会把这条幸运手环当成你好好珍惜!」
「谢谢您,亚姆大人。愿您一路平安。」
「那我就出发了!你们就尽管等我的好消息吧!」
留下艾丝跟两名白狼族的男性一共三人,亚姆爬上阶梯回到大街上。
直到亚姆离开地下道为止,他们三人都一直低著头。当望不见他的身影时,艾丝他们为了离开诺尔地波登从来时路折返。
计画是亚姆先暂且回城,由信赖的部下与艾丝他们那些白狼族人会合,商讨补足今后作战当中的细节。他们约好三天后在某个地方碰头。
送走了亚姆的回程路上,艾丝露出一副陶醉的神情,望著系在她左手上的「银色幸运手环」。
是跟给了亚姆的幸运手环大小不同,但款式相同的东西。
「亚姆大人的左手戴著我的幸运手环……呵呵呵。」
艾丝痴痴地一直望著系在自己左手上的幸运手环。
只见以魔术光线照耀的路上,与她同行的白狼族男性们边叹气边摇头。
亚姆爬上阶梯,把当作盖子的金属圆板由下往上推。
地点在诺尔地波登里的小路。
他重新盖好盖子,来到大马路上回到城堡里。
「亚姆!我听说你被绑架感到胆战心惊。所以说究竟是谁绑架了你?你是怎么逃出来的?还是有谁搭救释放了你?」
耳闻「亚姆回来」的亲哥哥欧尔,一见到人就让他站著一直问个不停。
「兄长,实在抱歉。虽然我想跟您详谈,但现在我还有些事要忙,请容我日后再跟您谈论详情。」
「是史密斯家下任领主的你遭到绑架啊。这种事怎么能日后再说!」
他们两人在城里的走廊上一面迅速移动一面说话,不过欧尔绕到亚姆前方制止了他的脚步。
「虽然我不知道你急著要去哪儿,可是你要先告诉我遭到绑架的详细情况。」
「……这里有旁人在。」
「我明白了。我们换个地方吧。」
欧尔抓著亚姆的手臂,移动到附近的房间里。
两人在沙发上面对面坐下,一开始由亚姆率先开口。
「在我说绑架的事以前请您答应会协助我。」
「还没听到内容怎么可能立刻回答你。首先要是你想对父亲大人出手,我会叫你收手,也会妨碍你。」
「兄长您在想什么呢?不是那样的。」
听见哥哥的话,亚姆放松一脸认真的表情斥责他。随后他又神情严肃地告诉哥哥跟白狼族之间约定的内容。
「我并不是遭到绑架。对方只是有点强硬地要求见面而已。」
「打倒护卫,强行带走下任领主说不是绑架……」
「就状况来考量亦属无可奈何之举。我在被带往的地方跟白狼族的代表会面了。为了改变现况他们拜托我给予协助。随后约好了要从他们一族当中迎娶正室。就算是现任领主父亲大人的命令,也很难毫无理由继续悬赏身为下任领主的我的正室之一族吧。」
「你说的确实没错……可是亚姆,你这话是认真的吗?」
「是的,我是认真的。所以我现在要去见父亲大人,告诉他我打算跟命中注定的对象白狼族的少女Miss白雪结婚的意思。即使父亲大人不认同,我也会对领土上的居民宣告自己的意志。兄长,拜托请助我一臂之力!」
就算想用正面进攻试图改变现况,但让父亲托鲁欧退位,到亚姆就任领主为止需要时间。还必须以正式的顺序迎娶白狼族的白雪为正室。不过一旦官方发表下任领主亚姆的正室为白狼族,现况便不会再有任何人出手了吧。
因为只要出手,便如同在宣告与下任领主亚姆为敌。依亚姆的个性,出现理解得那么透彻的发言实在很不寻常,但他超乎想像的「迎娶白狼族女性为正室」发言,实在是大胆的招数。
正因如此,目标是领主之位的欧尔,无法赞成亲弟弟的提议。
「抱歉,亚姆……我没办法帮你。」
「为什么!悬赏无辜的白狼族这样的蛮横,兄长您也打算容许吗!任由那样蛮不讲理的事情横行,身为上位者怎能做人民的表率!」
「虽说是躺在病床上,但这是现任领主的父亲大人决定的事情。在他虚弱的时候怎么能够落井下石。」
「即使会受到惩罚,也要出言劝告,矫正错误,才是我们的职责吧!」
「……我跟你见解不同,彼此是平行线呢。亚姆,你就待在房里让脑子好好冷静一下。关于白狼族的问题,后续就由我处理吧。」
「哇!」
欧尔一抬起手,亚姆的全身就感受到冲击。他从沙发被打飞,摔在地毯之上,视野当中出现悄无声息,戴著能乐面具头盔的秘密士兵队。这个事实让亚姆惊愕不已。
(怎么可能!居然在我完全没感觉到魔力的状况下用了攻击魔术!)
正因为是魔术师才了解那是有多么异常的事,比起身体的疼痛,亚姆的精神更是受到了震撼。
「为了别让他从房里出去,给他戴上防止魔术项圈。然后严格看守出入口。」
在他的视野中,只见欧尔正在淡然地对秘密士兵队下达指令。
(秘密士兵队(他们)会乖乖听从命令,也就代表兄长彻底站在父亲大人那边吗?我似乎有点太天真了呢。)
亚姆反省自己对于亲人的认知太过天真,接著随即调适情绪。
从魔术师学校毕业,踏上武者修行之旅可不只是做做样子。此外不幸中的大幸是欧尔坐在秘密士兵队的对面,以及为了活捉亚姆,士兵们出乎意料地手下留情了。
多亏如此他才没有昏迷也能够动口。亚姆使用擅长的魔术。
「闪、闪耀吧,光之精灵啊!以那力、力量于地上显现神圣身影吧!光镜(Light Mirror)!」
「!」
他制造出八个虚像,围绕在自身周遭。
这次轮到以为亚姆已无力抵抗因而大意的欧尔这边大感吃惊。
「闪、闪耀吧,光之精灵啊。让、让所有的人们都知晓你的威力吧。光辉(Flash)!」
其中一个虚像突然发光。有如无声的特殊声响闪光弹那般,整个房间笼罩在光芒中。
由于太过刺眼,欧尔等人把脸转了过去。
亚姆趁这机会破窗,从房里跳出窗外。
偷袭的伤害仍未恢复,他让一个虚像将他打横抱起移动。只有一个的话,要让双手双脚实体化搬运东西也是办得到的。尽管自己对自己公主抱的模样很无厘头,但现在已经没有时间发牢骚了。
其他六个也是分成两人一组,让他们做公主抱,各自往不同的方向散开。这样一来欧尔那边也不知道该追哪一个才好,这是他为了争取恢复的时间,瞬间想到的计策。
欧尔视野回复,随后目睹分散窜逃的虚像,在惊慌失措之余仍旧能听见他发出指令的声音。趁欧尔等人目光受到虚像吸引之际,亚姆火速向著反方向跑。
目标是平常没在用的隔离塔。
隔离塔在城内深处,是地位高的贵族之类的俘虏居住的贵宾室。
亚姆毕竟孩提时代也是在这座城里度过,明白哪里是人烟稀少的地方。在孩提时代他也曾经活用魔术师的才能,以肉体强化术辅助身体,潜入无人使用的隔离塔贵宾室,拿来当作秘密基地。
尽管被虚像抱著,他依然用熟练的手法打开窗户入侵室内。
亚姆进入室内终于能够喘口气,此时却传来令人意外的声音。
「……前来老夫城里偷窃的贼人。既来到此处就表扬你吧,这种地方是不可能有什么宝物的吧。」
双眼一瞧,只见房间后头的床铺上躺著个人。
他仰躺在床上发出声音。
亚姆很熟悉躺在床上的人物。
「父亲大人!您为什么会在这种地方?」
「那声音,是亚姆吗?」
躺在床上的人物正是亚姆与欧尔的父亲托鲁欧•诺尔地•波登•史密斯。他听见声音有所反应清醒过来,由于未经确认而把亚姆误会成「贼人」对他开口。
托鲁欧耳闻多年不见儿子的声音,上半身甫一坐起就连连咳嗽。
被虚像抱著的亚姆,冲到父亲的身边去。
亚姆让虚像在床旁放下自己,叫虚像去轻拍父亲的背部。
父亲看到有两个亚姆睁大了双眼。
「亚、亚姆有两个?」
「这个是用魔术制造出的虚像。话说父亲大人您为何会在这种塔里?这里不是为了让地位高的俘虏居住,进行监视的地方吗?」
「答案很简单……因为欧尔要消灭你跟老夫,自己坐上诺尔地波登的领主之位。」
「父、父亲大人!您在说什么?怎能无凭无据就说兄长想要我们的命,坐上领主之位!」
「证据不是有吗,看看老夫这副模样。」
亚姆再次看清楚父亲的样子。
分别以前,托鲁欧留著一头浓密的金发与髭须,脸上有符合年纪的皱纹,不过由于相貌俊秀,故而甚至看来比实际年龄要轻。
但是如今他的金发黯淡无光,随处可见长出的白发。脸上的皱纹也比实际年龄来得更深,粗壮的手臂已经变得彷佛枯枝一般细。虽然托鲁欧年纪五十多岁,但眼前的父亲却像个随时会断气的老人。
「打从欧尔从贵族学校回来以后,老夫就日益虚弱。恐怕是在餐点中加进了毒药吧。他说『这说不定是未知的疾病』就把老夫幽禁在这座隔离塔中。虽说没能马上发现到的老夫也是蠢……」
「可、可是倘若兄长的目标是领主之位,他为什么没有立即杀掉归还的我和父亲大人您呢?只要我们不在,领主之位就会立刻落入兄长之手吧。」
「领主之位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东西。即使他杀害我们得到手,也不会有任何人认同他是领主。不如说反倒会让人怀有『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被杀』的恐惧,最终会导致造反。因此我们还能继续存活下去。想必他已经画好『亚姆跟老夫为敌同归于尽,剩下的欧尔得到领主之位』这样的蓝图了吧。」
托鲁欧发出了感觉一点都不有趣的一声冷笑。
亚姆赞同父亲所说的话。
由于托鲁欧的命令,如今白狼族遭受迫害,亚姆产生反弹试图撤销悬赏金。
一如父亲的推测,欧尔想促使亚姆与托鲁欧互相敌对。
「不愧是父亲,眼光十分敏锐。正如父亲大人所说,兄长采取行动为了让我们相争。」
「也谈不上什么眼光。长期被关在这种地方,身体无法行动自如。要说能做的事就只有动脑筋了。时间的话多得不得了。要想到这种程度的事并不困难……咳!咳!」
「父亲大人!」
托鲁欧在说话的途中连连咳嗽。亚姆也终于消除伤害,能够活动身体,他代替虚像亲手轻拍父亲的背。
「老夫没事。只是因为许久不曾说这么多话,身体受了刺激而已。话说亚姆,你能来到这里真是太好了。你立刻出城藉助外部的力量阻止欧尔的暴行。再这样下去不光是我们,连人民都会有危险的。」
「父亲大人,您在说什么呢!我这+B级魔术师,人称『光辉灿烂回旋曲的魔术师』亚姆•诺尔地•波登•史密斯,现在立即就粉碎兄长的野心给您看!」
「+B级魔术师,想必你在异国的土地上做了许多钻研吧。不过单打独斗实在太危险了。万一中了陷阱或偷袭该如何是好。别太过相信自己的能力,切勿轻举妄动。」
「……抱歉。我有点气愤。」
「以后要多加注意。好了,你可以走了。欧尔的手下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来。」
托鲁欧推亚姆的胸口,示意要他走。
「我明白了。由我的虚像来搬运父亲大人,坐起来会有点不舒服还请您忍耐。」
「老夫不走。不,是走不了。」
仔细一看他的脖子上戴著防止魔术项圈,一掀起盖著的棉被便看见右脚的锁联系到床铺上。长度大概只有一公尺,简直就是对猫狗的待遇。
亚姆再次发火。
「兄长,你这人竟然对父亲做出此等行为!」
「冷静一点。总之戴著防止魔术项圈他人便能掌握到位置。如果硬要拆掉,会由于施加在项圈上的魔术之力丧命。所以不用理会老夫,你一个人从这里出去吧。」
「……我明白了。父亲大人,我必定会救您,还请暂时忍耐。」
「亚姆,别把拯救老夫当成第一要务。只要想著打倒欧尔就行。假如他把老夫当成人质的话就拋弃老夫,懂了吗?」
「…………」
「你要考虑人民之事。倘若就这样让欧尔成为领主,民众肯定会受害的!明白吗?」
「我、我明白了。」
对亚姆的回应感到满意后,托鲁欧咳嗽不止,他不再挺起上半身,再次躺回床上。
「……亚姆。让老夫看看你的脸。」
「是的,父亲大人。」
托鲁欧把「最后」这几个字吞进肚子里,仔细看著靠近自己的次男的脸庞。
「亚姆,诺尔地就拜托你了。」
「是,交给我吧父亲大人,我赌上诺尔地•波登•史密斯之名。一定做到。」
说罢亚姆便背向床铺,面向进来的窗子打开它。
北大陆的寒风灌了进来,抚过托鲁欧的头发。
他用开玩笑的口气说道:
「可以快点出去关好窗子吗?再这样下去老夫会感冒。」
「父亲大人,我一定会救您。请您绝不要放弃生命自暴自弃。」
「明白了,老夫答应你。」
亚姆听到想听的话语,随后便走到窗外。
为了不让风灌进来,他还仔细把窗户关好。
亚姆从几乎是隔离塔顶的地方俯瞰城堡。
他的双眼中蕴含著露骨的怒火。
「兄长,我亚姆•诺尔地•波登•史密斯,绝不会原谅你!」
亚姆像要吐出内心熊熊怒火似的说道,下了塔后他便前往城下街道。很快地便利用地下道到了外头,为了要跟才刚告别的艾丝等白狼族会合。
亚姆离开诺尔地波登,移动到徒步约一小时的地方。周遭是耸立著树木的森林,触目所及能看到白兔在跳跃。
毫无疑问是北大陆内陆的风景。
这里就是三天后,预计跟白狼族碰头的地点。
亚姆焚烧艾丝所给的某种特殊的薰香。这是在北大陆内陆深处才拿得到的特殊药草加工制成的东西。
据说只要是白狼族的人,即使距离遥远也能闻到它随风飘散的气味。据艾丝所言是一种甜美的气味。
而对亚姆来说则是没有味道。
原本应该是三天后由亚姆的亲信焚烧这种薰香。
在碰头的地方焚烧薰香,就能辨别那个人确实是亚姆的亲信。
优点是由于是白狼族才闻得出的气味,相较升起狼烟或光线,更能安全传达出已经抵达碰头地点的这件事。才跟艾丝他们分开不到几小时就让他们闻到气味,要过来应该花不了多少时间吧。
准备就绪后,他就闲下来无事可做了。
亚姆心中的怒火尚未平息,但同一时间却又强烈感受到跟哥哥相争的悲伤。
「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呢……」
直到艾丝他们赶到为止,他独自一人用双手遮眼。
▼
有一名秘密士兵目击到亚姆从隔离塔逃出去的身影,于是立刻差遣追击部队,也把这事传达给欧尔。
他在自己的房间里听见报告之后,感到焦躁而用力拍桌。
「可恶!没想到逮住亚姆这事会失败!这下子计画不就泡汤了吗!」
当初的计画是逮住亚姆将他软禁在自己房间里。
他为了能够出去,肯定会大闹一场吧。
让欧尔阵营以外的人看见亚姆那副样子,同时间在城下街道、城内与附近散播亚姆因为白狼族问题跟父亲托鲁欧对立的谣言。
之后就斟酌适当时机在「反对托鲁欧政策的亚姆硬是溜出房间,杀害卧病在床的父亲。那时亲卫士兵为了保护托鲁欧而错手刺杀亚姆」这样的概要之下,把他们两人解决掉就结束了。
「不过从隔离塔出来的话……亚姆那家伙,已经跟父亲见面得知计画了吧。」
一旦暴露给居民们知道,那欧尔的计画就会变成一张白纸。
即使成功杀掉亚姆跟托鲁欧,欧尔也不可能成功博取众人的信赖,成为诺尔地波登的领主。
「可恶!可恶!可恶!莉莉,你的『预言』不是绝对准确吗?为什么让亚姆给逃了!」
「不,我的预言绝对准确。刚刚不是『预言』到若是亚姆大人遭到偷袭,就会倒在地面上吗?虽然没有想到会让他在那种状况下逃掉……」
「你想表达什么。你是想说那是我的责任吗!」
欧尔用充血的双眼瞪著在自己房间一侧,一身黑色装束的女人。
莉莉毫不畏惧,有如在歌咏一般提出建议。
「欧尔大人,请您冷静一点,我们还有办法。据秘密士兵队员们表示他们『跟丢了逃到城下街道的亚姆身影』。恐怕是用地下道离开到城堡外头吧。比起在街上散播我们的计画,他更以和白狼族们会合为优先。那么就在情报散播出去以前,把整个白狼族连同亚姆大人抓起来吧。」
「抓白狼族?你还真好意思说啊。你的『预言』不都说了不晓得白狼族的所在地嘛!现在可是连一只都抓不到喔!」
莉莉表示就算能预知到地点,但她对雪山的地理环境不熟,因此搞不懂哪里是哪里。所以无法向他说明要去哪里会有白狼族。
然而尽管受到责骂,她的声音仍旧镇定。
莉莉用手指敲敲脖颈发声。
「至今确实是因为我对地理环境不熟,所以没办法抓。但这次不是还有其他记号嘛。」
「对了!还有那一招啊!」
欧尔随即理解她想表达的事,他的怒气不知消散到何处,以一副细细思量的表情开始策划作战。
「那么说来让亚姆就这样自由行动,被引导到白狼族的村落反而是正确答案吗?只要聚集所有秘密士兵队袭击村落,也有可能抓住整个白狼族呢。」
「是的,我想没有问题。」
不顾欧尔是在自言自语,莉莉开口赞同。
他把视线投向她说道:
「由我前往雪山直接指挥秘密士兵队。城堡的警备工作交给莉莉你。我想应该不可能,但是要戒备试图把父亲带出去的入侵者。」
「遵命。祝您武运昌隆。」
莉莉在连透气孔都没有的黑色面具下,以彷佛面带微笑的声音鞠了个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