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军武宅转生魔法世界,靠现代武器开军队后宫!?
  4. 第六卷
  5. 第八章 第一次的谎言
  6. 繁体版

第八章 第一次的谎言
2017-06-22 16:38:19

		

「那么就先回城一趟,先不说父亲大人,兄长还在担心我吧。」
先遣队把亚姆•诺尔地•波登•史密斯带回临时村后经过一天的早上,他抓抓自己的金发,开口说话时钻石般的牙齿熠熠生辉。
这么一大早的,还真是个有精神的家伙……
总而言之要再一次把亚姆送回位于诺尔地波登的城堡。
现在城堡里,正因为下任领主遭到绑架而陷入不知如何是好的大骚动之中吧。为了让混乱平息下来,得让他赶快回去。
一旦抵达城堡,他就会亲口说明这并不是「绑架」。
本人毫发无伤,是用自己的脚走回来的,足以断言「这不是绑架」。也很难把这件事归咎于白狼族吧。
史密斯家应该也不想继续把事情闹大。「警卫松懈到居然会被人绑架」、「危机意识不足」,不光是一般市民,连其他贵族也会在背后指指点点。对上流贵族而言,再没有比面子跟自尊遭到玷污更令人气愤的事了。
亚姆走到白雪面前向她行了个礼,牙齿再次熠熠生辉。
这家伙的牙齿上是装了LED灯吗?
「相当遗憾我非得回城一趟,虽说只是暂时,分离仍旧令我感到痛苦,但为了守住你一族的名誉与尊严,这也是无可奈何之举。不过我很快就会捧著『白雪』的花束,带著部下们正式迎娶你为新娘,所以请你等我!」
白雪用一脸「这个人是谁?他在说什么?」的表情歪了歪头。
傻女孩……不如说是因为太不感兴趣所以记不得。
想必在魔术师时代她也是那样记不住学校里男生的脸跟姓名,给半精灵室友阿依娜添麻烦吧。
另一方面亚姆的青梅竹马艾丝,斜眼用锐利的目光看著他们互动。
似乎会随时咬破手帕那样的嫉妒心,感染了她整个人。
「那我们走吧,Miss艾丝。就麻烦你带路了。」
「……请交给我吧。」
即使如此,可能是因为向她搭话感到高兴吧,艾丝的心情好了一些。
该怎么说,真是个坚强的女孩呢。
除了带路的艾丝再加上两名担任护卫的白狼族男性,亚姆总共带上三个人先回一趟诺尔地波登。
而说到留在先遣队临时村里的我们……白雪的爸爸库拉找我们攀谈。
「已经买完必需品,我们要回村落了。各位要一起来吗?虽然是小小的村子所以无法隆重欢迎各位。」
「谢谢您,那我们就打扰了。」
在亚姆做好事前准备捎来通知的这段期间,我们现在的工作就是待命。况且我对白狼族的村落很有兴趣,激起了我的好奇心。
就某种层面上来说,我现在内心有种好似要去看观光景点的那种雀跃感。
我们就这样前往白狼族现在生活的村落。
再来复习一次关于白狼族的事吧。
白狼族是住在北大陆雪山的少数种族。
在北大陆内陆有称为巨人族的步行石像,它们会成群结队移动。白狼族能掌握巨人族的行进路线,透过跟它们一起行动以抵御外敌。
顺带一提至于为何巨人族会成群结队步行在一定路线上,据传是因为「可能是要保护封印在北大陆内陆的魔王」。
接著我又从白雪父母跟先遣队的队员那边听到了许许多多的事。
由于白狼族一年到头都在迁徙中生活,因此没有定居的住宅。相对的他们会用雪跟冰盖成的雪屋充当住宅。
不仅素材随处可见,由于很多白狼族都会使用魔术,制作起来也相当轻松。
食物主要是以狩猎猎到的肉类为中心。其他还有即使寒冷也能结果的果实、在河川里抓到的鱼跟菇类等等。难以得手的商品就到都市里采购。
由于是在迁徙中,生活没有通用货币,所以他们会把狩猎中猎到的肉类、毛皮、只有在内陆才能得到的药草类、矿物、毁坏的巨人族身体的一部分、北大陆原生的魔物跟白雪花等等拿到都市里兑换成通用货币。此外在雪山中拯救遇难的市民,在遭到魔物袭击时出手相助及防范雪山雪崩于未然,听说也会获得都市或人们的酬谢金。
他们会用那些资金购买雪山内陆无法得手的盐、砂糖、辛香料、小麦等谷类、嗜好品的酒类、武器、护具与魔术道具等等。
收购这些必需物资的人就是先遣队。先遣队的成员是以村落里的年轻人为中心构成。这是有原因的,因为可以兼当让年轻人们在雪山行动的练习。据说老手则以监护人的身分随行,让年轻人们实地学习在雪山行动的知识。
从先遣队所在的地方步行移动约三天。
穿过森林之后,那里出现一片开阔的景象。
是白色的村庄。用雪跟冰盖成雪屋。白狼族的人们身穿白色毛皮缝制的蓬松衣裳。孩子们用类似雪橇或短雪板的东西在成了小山的雪滑梯上头滑。成人女性在制作保久食物,男性则在做剥下猎到的猎物毛皮,将其大卸八块的劳力工作。
(这里就是白狼族的村落啊……)
该怎么说,我至今见过许多村落,但还是头一次看到这么充满幻想色彩的。
白狼族的成人们察觉到我们的存在,脸色变得更加警惕。
在玩雪橇或雪板的孩子们也聚在一起,躲在年长者的身后。
为了让大家安心,库拉上前一步介绍我们。
「大家请安心,他们是我们的女儿白雪跟那个……丈夫等人。并非是我们的敌人。」
也许库拉在村子里的地位很高,他一句话就让大家安心下来,弥漫著放松的气氛。
不过说到丈夫的地方吞吞吐吐的,果然我似乎不受白雪的父母欢迎。
警戒心松弛下来以后,这次则是由于好奇心聚集了目光。
从小孩子到大人都从雪屋里跑出来看我们。
尤其是小孩子,从远眺就看到他们的双眼闪闪发亮,似乎很感兴趣,被人用那么充满兴趣的视线盯著,心中忍不住担心起「是不是该秀个搞笑绝活比较好?」。
总而言之,我们受到欢迎,进入了白狼族的村落。
白狼族的总人数大约三百人。
在库拉介绍过后,不分男女老幼都很有兴趣地凑上来找我们说话。
我留意到缠著大家说话的人,年龄、性别都各有差别。
比方说席雅跟太太们打成一片,不知不觉中便开始帮忙制作保久食物。
并且还教白狼族的女性们,使用那种保久食物(这次做的是肉乾)的其他大陆的菜色。
「──就像这样不单单是直接食用,或用热水泡开跟其他蔬菜一起炖煮,还能做很多不同种类的应用。」
「我都不知道肉乾有那种煮法啊。」
「从其他大陆来的人果然懂很多呢。如果还有其他烹调方式,可以教教我们吗?」
「好的,没有问题。」
席雅受到白狼族的女性请求,开始传授其他的烹调方式。
梅亚则是被老人们抓著负责修理故障的魔术道具。
「用火魔石的炉灶没办法顺利运作。应该已经充分填充过魔力了。」
「那恕我失礼了。嗯嗯,看样子是接触的地方出毛病了。这点问题马上就能修好了呀。」
梅亚如同她所说的,用魔术道具专用工具只花几分钟就修理完毕了。
围绕在她周遭的老人们欢声雷动。
「没想到居然这么快就修好了……小姐你真是了不起呢。」
「嗯,毕竟我是个前!天才。这点小事闭著眼睛也能做到呀。然而我天才的才能,在琉特大人的威光面前,就等同是熄灭的蜡烛呀!」
「喔,叫琉特大人的人拥有那么出色的才能吗?」
「没错!」
梅亚不知为何兴奋地开始向老人们推销我。
她究竟想干什么啊……
丽丝向我徵求许可,把储存在「无限收纳」的点心发送给孩子们。
「这是什么?咸咸的又脆脆的!」
「好好吃!大姊姊这种点心叫什么?」
「这是叫做『洋芋片』的点心喔。」
丽丝选择分给小孩子们的是「洋芋片」。
起初她犹豫过要不要选甜点布丁,但对于居住在大陆内陆的白狼族来说,盐是贵重物品,因而选择用盐的稀奇点心。小孩子们小小的尾巴摇来摇去,第一次尝到脆脆的口感让他们吃得津津有味。那副模样实在是非常可爱。
「不要抢我的。」
「才没有咧!是我先拿到,是我的!」
「喂,不可以吵架喔。再说大家好好相处一起尝比较好吃对吧?」
丽丝出言劝说小男孩。他双手拿的洋芋片,其中一手的分给小女孩。丽丝面带微笑轻抚小男孩的头。
「大姊姊,谢谢你分给我们点心!」
「欸,你跟我们一起玩吧!我的雪橇给你坐!」
「嗯,好啊,教我怎么玩雪橇吧。」
兽耳的幼儿们包围丽丝,邀她一起去玩。
虽然拉著她的手的五六岁小男孩,他的视线有点诡异……
(话先说好,丽丝跟她的一对大胸都是我的!你要是敢出手我可是不会留情的,小子!)──或许是因为我释放出这样子的气息,我身边并没有孩子们聚集。
是不是有点太孩子气了?另一方面说到白雪的话……
「库拉先生跟娅丽露小姐的女儿竟然长得这么标致可爱。」
「不过听说已经跟那个人族结婚了喔。」
「怎么能让人族的小子,抢走那样优秀的人才!」
汇集在白雪周遭的一群男性,以嫉妒的眼神瞪著我。
「真是的,亚姆同学!我跟琉特结婚已经是别人的妻子,你可别胡乱调戏我喔!」
「不,我不是亚姆喔!」
白雪朝著向她甜言蜜语的白狼族男性发出威吓的声音。
白雪看样子是把他跟上流贵族亚姆搞错了。
她似乎是真的对除了我以外的男性没兴趣,居然事到如今才说出亚姆的名字,这反应也太慢了吧。不仅是在魔术师的方面,白雪是个全方位的优秀人才,不过在许多地方也是个傻女孩呢。当我双手抱头时,白狼族的男性向我搭话。
「你是白雪小姐的丈夫吗?」
「是的,我是人族的琉特•甘史密斯。」
我们带著笑意打招呼,彼此做了自我介绍。
他们表示接下来要去附近打猎。
邀请我若是方便的话,接下来要不要一起去打猎。
尽管对为什么要邀我这外人去打猎抱有疑问,但我听到接下的话便能够理解了。
白狼族的男性们面带笑容告诉了我:在白狼族中,据说越是擅长狩猎的男性村民就越是受到尊敬和异性欢迎。
是想透过比我猎到更多猎物,来证明他们自己更加配得上白雪吧。
还真是绕了个大圈子在挖苦我呢。
原本应该是对这周遭知之甚详又拥有地利的白狼族男性有利,但……
(笑死人了!简直是贻笑大方!)
但是我有利用前世的知识制造出的枪械。
就算他们对这周遭的地理环境了解得再怎么详尽,能够使用魔术,也不是远距离便能施加致命性攻击的枪械的对手。此外这一带的猎物还不知道枪械的威力、性能与威胁性。因而不会认知到那是武器而粗心大意。
我在内心里泛起邪恶的笑意,摆出谦逊的态度说:
「要一起打猎吗?似乎很有趣呢。不过像我这样的外行人掺和进去行吗?感觉会扯大家的后腿。」
「请不用介意,万一有什么事我们这边会随时支援,请不用想得太困难。况且我听说甘史密斯爵士是军团团长。不如说搞不好我们会妨碍到您那样的强者,还请见谅。」
「哈哈哈,没那种事喔。何况能够建立军团也是多亏有我优秀的妻子们在。光我一个人,什么事都做不成喔。」
我特别强调白雪她们是我的妻子。
白狼族的一群男性尽管露出笑容,但额头上却微微地浮现出青筋。
我们和睦的笑声响遍村落。
琉特似乎很开心,真是太好了──白雪喃喃自语说著会错意的话。她似乎不知道伴随笑声同时开打的水面下的战争。
我依然脸上带笑率先开口: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请让我去参观学习打猎吧。」
「竟能邀得甘史密斯爵士参加,今天对白狼族来说是值得纪念的一天呢。」
「纪念日什么的太小题大作了,还有别加上『爵士』,请直接叫我的名字。我想跟妻子的一族打好关系。」
「那我就不客气了,琉特先生。」
不晓得是哪边先伸出手,我们互相握手。
彼此在表面上维持友好的态度,在握住的手心上互相出力。在笑容底下赌上男人的面子、骨气还有自尊燃起炽热的火焰。
男人之间的比赛,已经开打了!
我就这样参加了白狼族男性们的狩猎。
▼
几小时以后──狩猎结束,我们再次回到村里。
比赛的结果是──我跟一群白狼族的男性两边都输了。
这次的赢家是克莉丝。
克莉丝带著M七〇〇P参加了我们的狩猎。
为了应付寒冷跟狩猎,她身穿包含头把全身都遮住的白色连帽外套。M七〇〇P则是雪山款式,涂装成白色的特别版。
那样的她由于有惊人的视力、天才的射击技巧以及狙击步枪的远距离攻击力,能够比起任何人都要早发现猎物,一枪射死。
她的狩猎能力就连这次参加的白狼族男性老手也张口结舌。更令他们惊讶的是还打到只有北大陆才有的原生鸟类「王绒鸭鸟」。
这种王绒鸭鸟,虽然名字里有个鸭字,然而却有著鸵鸟般的大小。咖啡色的羽毛、尖锐的喙、戒心很强,个性十分凶恶,一旦认定为敌人,那巨大的身体就会用难以置信的速度以尖锐的喙进攻。肉质很柔软,好吃到会让人腿软,内脏也可以食用,羽毛可以当装饰品,骨头坚硬得可以用来制作武器或护具。因此王绒鸭鸟能够卖出令人不敢置信的高价,但因为它的凶暴与危险度实在不划算,因此是即使白狼族里对狩猎有自信的猎人们,也绝不会出手的猎物。
克莉丝从大约相距六百公尺的距离,一枪就射中王绒鸭鸟的头将它击毙。
此外更倒楣的是还被飞行当中的王绒鸭鸟发现,遭到它袭击。巨大的身体毫不介意狭窄的林间,以让人无法相信的飞行轨道逼近,然而克莉丝却一枪就轰飞它的头。
两只王绒鸭鸟横躺在雪橇上,听说光这样就可以大赚一笔了。
白狼族的男性仓皇失措地盘问射死两只王绒鸭鸟的克莉丝。
他是村落里最厉害的名弓箭手。
「要、要怎样才能学会像你那样的技巧?」
『只需要练习。』
克莉丝微笑著告知男性。
不,不管再怎么练习,都到达不了克莉丝那种水准吧……
听到建议的男性也只能露出生硬的笑容。
回到村落里,将猎物交给一群女性。
在白狼族中,据说越是擅长狩猎的男性村民就越是受到尊敬和异性欢迎……今天的MVP是克莉丝,因此女性、小孩跟老人们把她捧上天了。
众人围在正在营火旁取暖的克莉丝身边。
「这么可爱的孩子竟然能射死两只王绒鸭鸟,真是厉害。」
「大姊姊、大姊姊!你是怎样打倒王绒鸭鸟的?」
「大姊姊,让我当大姊姊你的徒弟!」
克莉丝虽然怕生,但她似乎想跟白雪一族打好关系而卯足了劲做出回应。
再说到参加狩猎的一群男性则是──
「克莉丝小姐,我端茶来了。」
「克莉丝小姐,您会觉得冷吗?可以更靠近营火那边。」
「克莉丝小姐,到用餐前还有时间,要是您肚子饿可以先吃这边的。」
大家都用宛如面前是身经百战的战士那种态度与尊敬的语气,照顾外表年幼又可爱的克莉丝。男人的自尊说真的究竟是什么东西啊……
有名看起来是太太的人物向她搭话。
「克莉丝你结婚了呢。要不然真想让你当我家儿子的媳妇。」
「是呀。不当媳妇也不要紧,希望你能一直待在我们村子里。」
『我有最喜欢的哥哥,我没有办法离开他。』
「还真是你侬我侬呢。克莉丝竟然如此深情,你老公还真是个幸福的人呢。」
「克莉丝,感谢招待。」
克莉丝在遭到太太们戏弄的同时,还用双手夹住自己羞红的脸颊挤呀挤的。发现我的视线之后她举起左手,用另一只手扶起手镯。
她羞赧地笑著,看起来很幸福。
好可爱,我的妻子真的好可爱啊!
当处理完克莉丝打到的猎物以后,白狼族便召开了欢迎我们的宴会。
我们则从丽丝的「无限收纳」里拿出酒来献给大家。
克莉丝猎到的王绒鸭鸟烤串,名副其实地好吃到让人腿软。
广场升起好几堆营火,妻子们在各自喜欢的地方享受餐点、美酒与对话,我也跟一起去打猎的那群男人互相交流。
虽然是对白雪暗送秋波的一群家伙,但聊过以后发觉都是些好人。
像是跟一尊迷路的巨人族战斗的故事、以前遭到白龙袭击大难不死的故事等等,听到了很多事情。
我们抵达白狼族的村落第一天就这样开心地度过──是不可能的。
「琉特先生,可以耽搁你一点时间吗?」
「喔,库拉先生!当然可以了,请问有什么事吗?」
「在下有事要对你说,能跟在下来一下吗?」
有种不容分说的压力。
我默默地点头,独自一人尾随他后头前行。
白雪的父亲库拉带我来的地方,是跟村落有点距离的森林中,能够看见营火的火光在远方摇曳,白雪妈妈娅丽露也在我来到的地方。
那种氛围与欢迎的气氛相差甚远。
▼
「不好意思,在畅聊之际把你带出来。」
「不,也正好聊到一个段落所以没问题的。那么请问是什么事呢?」
白雪的爸妈两人面面相觑。并不是「愿你跟女儿永远幸福」那样的气氛,娅丽露打开话题。
「琉特,可以问你几个问题吗?」
「好的,没问题。」
我随即同意,我不想犹豫不决让他们留下不好的印象。娅丽露继续说道:
「谢谢。那么我听说你是跟白雪在同间孤儿院长大的青梅竹马……请问你是从什么时候起待在孤儿院的?」
「我是跟白雪在同一天晚上被遗弃在孤儿院前,因此几乎是打从出生,我们就一直在一起了呢。」
「『琉特』这个名字是谁替你取的?」
「虽然不知道是谁,但在遗弃我的摇篮里,好像放有一块绣有『琉特』的手帕。」
「最后我想问问,你的身体某处,有没有『星形黑痣』?」
「我不知道是不是黑色的,但我的右肩确实有『星形的痣』……」
在我答完所有问题以后,娅丽露好似起立头晕那般摇摇晃晃。库拉则是扶著妻子。
我说了什么糟糕的事情吗?
在黑暗中也能看出脸色苍白的娅丽露,使出所有的意志力用自己的脚站了起来。
我无法理解现在是什么状况,感到一片混乱,库拉则对我解释。
「琉特先生你知道我们为什么会把白雪遗弃在孤儿院吗?」
「是的,我从白雪那边听说了。是因为凯斯兰跟大国枚路提亚打仗的关系吧。」
「其实……救了我们一命的恩人──凯斯兰最后的国王西纳克•尼禄•凯斯兰王,正是琉特先生你的父亲。」
「咦?」
突如其来的自白让我的脑袋完全跟不上。
我用手压著半边脸,拚命地开始思量。
「稍、稍等一下!我是凯斯兰王国国王的儿子?为什么你们能够那么说得那么肯定?」
「在下明白你会感到混乱。但在下会好好说明,希望你冷静下来听在下说。」
听完库拉的话,我做了两三次深呼吸。
虽然还没完全回复,但我还是勉强镇定下来听库拉说明。
──库拉试图简单易懂地缓缓道来。
我的父亲,凯斯兰王国国王西纳克•尼禄•凯斯兰跟白雪的父母,是在北大陆结识的。
当时白雪的父母由于自己的失误,遭到一尊走散的巨人族袭击,差一点就被杀掉。
拯救他们脱离危机的,就是当时还是位王子的西纳克•尼禄•凯斯兰。
他的兴趣是历史与考古学,尤其关于天神或遭到封印的五大魔王、五族勇者,更是研究的重点所在。
会来到北大陆,也是为了调查据说封印在内陆的魔王。
西纳克幸运地发现危机,拯救了库拉与娅丽露。
为了要报恩,他们两人离开北大陆,为凯斯兰王国效力。
凯斯兰王国是只有古老历史跟传统值得称道的小国,不过对于我异世界的父亲来说,是最棒的环境。我的父亲西纳克除了学习,也同时持续做自己感兴趣的历史研究。听说偶尔会太过热衷于研究,遭到库拉他们劝戒。
过了几年后,曾经有段时间西纳克的情绪变得不甚稳定。
他彻底拋下自己长年进行的兴趣历史研究,沉溺于酒精之中。
虽然曾经一度危及即位问题,但由于身为他妻子的女性萨莉舍己奉献而得以重新振作。
而后他成为国王迎娶了她。过不久发现有了身孕。不过幸福并没有持续太久。大国枚路提亚此时发动了战争。
后来就跟白雪听到的事情一样。我的父亲西纳克在这场战争中丧命,我的亲戚也都逃到国外,但据说几乎都没能逃过追击遭到逮捕丢了性命。
接下来的话没对白雪说过。讲难听一点就是说了「谎」。
库拉他们不光是两个人离开国内。
他们还带著刚生下仍是婴儿的我跟妈妈萨莉逃到国外去。
要带著不是魔术师的女性萨莉、跟刚生下的婴儿琉特、白雪,从枚路提亚的追击中逃脱是不可能的事。
因此不得已的计策是将我们放在艾露老师经营的孤儿院。将白雪的名字缝在她的衣服,让我手握缝有「琉特」这名字的手帕。
但结果库拉他们被枚路提亚的士兵追上,更倒楣的是还跟萨莉分开了。
因为危险逼近没有时间寻找,他们两人随即移动到兽人大陆。
萨莉似乎生死不明。而库拉他们则一直过著遭到枚路提亚死缠烂打追击的生活。
会依靠北大陆的白狼族,也是由于已经疲于逃亡以及完全走投无路了。
库拉他们好像也有在想:「会不会是大国枚路提亚的压力,使得托鲁欧•诺尔地•波登•史密斯对白狼族提供悬赏金?」
牵连一族他们感到非常抱歉,但也说:「我们除了这里以外,已经没有其他地方可依靠了。」
大致听完他们所说的话以后,我提出反驳:
「整件事我了解了。可是光是刚刚那些话,无法证明我就是『亡国的王子』喔。说不定也有可能是你们搞错了。」
我明白他们自己说出口也很痛苦,不过这件事实在是太过离奇,我忍不住要出言否定。库拉面不改色地告诉我证据。
「你的右肩上有星形黑痣吧?」
「……是的。」
「拥有『星形黑痣』便等同于凯斯兰王国的亲族。有项传统是没有这种痣的人,就没有成为王的资格。这是只有王族或在其身边的人才知道的秘密。据闻这是防止有人使用魔术冒充而为的措施。你的父亲在左手手背上有星形的痣,所以他常常戴手套喔。」
我下意识地用左手压著右肩上星形的痣。看样子是没得抵赖了。
库拉先生继续说:
「一旦知道你是凯斯兰王国的正统继承人,是有王族血统的人,想必枚路提亚不会保持沉默吧。应该会像对待我们这样,派追兵来追你。我们不想让女儿……白雪尝到跟我们同样的滋味。」
「换句话说……」
「没错。虽然很对不起琉特先生你,但希望你能跟白雪分开。拜托你了。」
他们两人一起低下头。他们听闻我跟白雪成为夫妻会脸色铁青也并非因为我娶好几个妻子,而是因为我是亡国的王子。
娅丽露启齿道:
「我们确实被救了一命。所以为了报恩,我们一直竭尽所能。可是我们不想让白雪尝到十几年来一直遭到追击的悲惨生活的滋味。不想连那孩子都得过一辈子被盯上的生活……我们已经尽力报恩了。所以还请你离开她。求求你了!」
「我是……」
虽说是为了让刚生下来的女儿跟自己都能活下去,但还是将她遗弃在孤儿院了。
十几年来,无法去迎接她的逃亡生活。其实内心当中没有一天过得安宁吧。
我能理解不想让难得重逢的女儿尝到那种滋味的念头。
可是要我跟白雪分离,我光是想像就感到反胃。
不过按他们所说的,比起过著终生被人盯上性命的生活,加入白狼族跟父母一起生活或许对她更好。只要白狼族继续在北大陆内陆生活,不管是多么刚强的追兵,都无法轻易对她出手。
被枚路提亚盯上,以前世的地球来举例,就像是一辈子被美国盯上。光是想像就让人难以保持镇静。
「……对不起。我不打算跟白雪分离。但老实说事出突然,我还无法统整想法。请给我时间好好整理。」
被告知许多情报实在太令人震撼,我的脑子陷入一团混乱。
希望能挤出点什么,只能请他们给我一点时间统整想法。
「……在下明白了。的确是太过冒昧了。今晚就到此为止吧。」
库拉搂著娅丽露的肩膀朝著回村落的方向迈出步伐。
而后他随即停下了脚步。
「对了。琉特先生的父亲,西纳克国王把一个遗物交给我。」
他从挂在脖子上的皮袋里拿出来交给我。
拿出内容物发现里头放著一枚戒指。外表相当朴素。是银色未镶宝石,好似把硬币横放,附上戴进手指的圆圈那样的东西。硬币那部分的外围还刻成锯齿状。表面则刻著一位美丽女性的侧脸。
「这是?」
「这叫『偶戒』,是我们要逃出国外时,国王交给我们的东西。他告诉我们『要是有个万一,就拿这个去魔物大陆』。」
白雪父母在逃亡途中也有去过魔物大陆,但听说因为魔物太强,于是十天不到就离开大陆了。因此还是不知道西纳克想告诉他们什么。
两人这次真的走回村落里了。
剩我独自一人留在森林深处。
▼
我怔怔地站著,目送那两人回到村落。
由于太多离奇的事,我的脑子还来不及整理,也没有真实感。而不是在作梦的证据,就是手中还遗留著所谓的「偶戒」。
我抓抓头重新打起精神,首先来整理状况吧。
●我似乎是以历史与传统为人称道,位于妖人大陆的小国凯斯兰王国的王子。
●我的父亲救了白雪父母一命,于是他们为凯斯兰王国效力。
●妖人大陆以最大势力为傲的枚路提亚发动战争,结果导致凯斯兰王国灭亡。
●白雪的父母带著刚生下的我跟白雪逃亡。
●我的父亲留在城里战死了。母亲则在逃亡的途中失散了。
●身为国王的我的父亲把「偶戒」托付给他们,而他们交给了我。
●因为我是亡国的王子,要是我的存在暴露给枚路提亚,很可能会像库拉跟娅丽
露那样遭到死缠烂打的追击。
确实对于库拉他们来说,得以跟历经生离早已对重逢不抱希望的女儿相遇,不想再次分离的心情,以及不想让最爱的女儿尝到自己尝过的苦头,这些我都能理解。虽说如此要我乖乖地跟白雪分离?不可能!
就算是白雪爸妈的请求,我也绝对不愿跟她分离。
只要想到分开以后白雪跟其他男人结婚的情景,我就觉得有种反胃的感觉。要是那两人站在我面前,我有自信会把所有的子弹朝那男人身上招呼。况且虽然他们认为一起待在北大陆内陆很安全,但枚路提亚可是追了他们两人十几年。
我实在不觉得枚路提亚会轻易放过他们两人。
白狼族能够在某种程度上掌握巨人族的行动,单方面将它们当成盾牌利用。
相较起其他都市或大陆是比较安全,但总有一天有可能遭到突破。
或许眼下没有问题,可是将来就很难说了。
如果要说根本上的解决之道……
「把白雪的爸妈出卖给枚路提亚」。
这怎么可能办得到。驳回、驳回!
「打垮枚路提亚」。
这也不可能。那是妖人大陆拥有最大块领土的大国。用前世的世界来比喻,就像是要击垮美国。实在是不切实际。
「我们一直跟著白狼族保护他们,直到枚路提亚放弃为止」。
我想某种层面上这是最实际的办法,但在这段期间,在兽人大陆的纯洁少女骑士团跟PEACEMAKER的行动会受限。这有困难啊。
「没想到寻求白雪爸妈的线索来到北大陆,会了解到自己的过去……」
前世我对朋友见死不救。结果我遭到霸凌主谋杀害,投胎转世之后遭到父母舍弃,也没有魔术师的才能。然后走到这一步,甚至还追加是被大国枚路提亚盯上性命的「亡国王子」这个地雷。
再怎么说今生的起跑点,也难度太高了吧?
「暂且还不能告诉白雪她们现况啊。」
「报、连、相」(注:即报告、联络、商量﹝相谈﹞的简称,一九八二年由山种证券社长山种富治开始推广的企业文化)是身为社会人士的基本功。
要是听闻我的现况,妻子们提出要跟我分开该怎么办?
不过想像一下,我就感到一股寒气侵袭全身。一下子凉彻五脏六腑。
尽管我的脑中明白她们不会说那种话……
「琉特,你在那里做什么?」
「白、白雪!」
突然有人搭话,于是我抬起头来。只见刚在村落里围在营火旁的白雪站在那里。
她似乎很不安地皱眉道。
「刚才爸爸妈妈好像跟你聊过了,发生了什么事吗?」
「──不,没什么大不了。没什么大不了啦。他们只是在听我说些以前待在孤儿院的往事而已喔。」
「这样啊。因为看你好像很沮丧,我还以为是说了什么严重的事。」
「……那怎么可能嘛。」
我为了让白雪安心,留意保持平常心挂上笑容。
她没察觉我的心情而表示理解。
「什么嘛。原来是那样啊。是我贸然误解了。」
「在大家担心以前回村落里吧。」
「琉特等一下,在回村落以前让我闻一闻!」
「喂!白雪!」
她一把抱住我,把脸埋进我脖子开始「闻一闻」闻著气味。
「太棒了。还没有换衣服所以汗味很浓呢。我闻闻闻。」
「喂,白雪!不要未经许可突然抱上来,这样很危险吧。」
「哎嘿嘿嘿,总觉得这种互动好怀念喔。」
「……就是说啊。感觉好久没有过了。」
她最近都没有猛然抱上来闻气味了呢。要闻的时候她会先跟我打个招呼,我也见过她在洗衣时闻衣服的气味。
她也曾在晚上睡觉或跟早上起床时闻气味。
「琉特先生、白雪小姐,原来你们在这里吗?」
克莉丝、丽丝、梅亚跟席雅晚了白雪一会儿走近我身边。
「因为你们两个都不见,我们就来找人了。」
克莉丝接著丽丝的话续言道。
『哥哥你们在这种地方做什么?』
「我跟白雪的爸妈聊了一下。后来跟白雪稍微那样子,对吧。并没有做什么感到愧疚的事喔。」
「是啊,我只是闻一闻琉特新鲜又浓厚的气味而已喔!」
白雪抬头挺胸笃定地说。
她耍帅的脸让我觉得有些帅气,这件事就保密吧。
『不只是白雪姊姊,哥哥你也要理睬我们。』
「克莉丝小姐说得对。你要是忘记我们那就伤脑筋了。」
克莉丝、丽丝抓著我的左右手,很可爱地鼓起双颊。
「我怎么可能会忘,你们两人也太大惊小怪了吧。」
她们两人用身体贴著我两只手,我只能露出浅浅苦笑。
「你们两个太奸诈了,我也要、我也要~!」
「喂,别挂在我脖子上啦!」
由于我的双手已经没有多余空间,白雪便从背后抱紧我手向前垂。
我的身体差点就要向后倒,于是马上就把身子向前倾。
白雪不忘把脸埋进去闻气味。
她的发丝跟兽耳搔的我脸颊一阵痒。
「少爷、夫人们,差不多该回村落里了。大家会担心的。」
「就是说呀!琉特大人不在就什么都无法开始了呀!」
听见席雅的提醒,我们迈开脚步。梅亚也跟在后头。
外人看来是一如既往的情景,但我第一次对她们说了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