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军武宅转生魔法世界,靠现代武器开军队后宫!?
  4. 第六卷
  5. 第七章 重逢
  6. 繁体版

第七章 重逢
2017-06-22 16:38:19

		

「原来如此,想透过迎娶白狼族的女性为小妾当作后盾吗?嗯,确实是很实际又易懂的作战啊。我非常赞成这个提案!」
我们在临时村中最大的雪屋内部,彼此坐得很近喝著茶。透过席雅的治愈魔术治愈伤势,对清醒过来的领主之子亚姆说明状况。
自告奋勇要负责对他说明的,是白狼族的少女,也是亚姆的青梅竹马艾丝。
她现在摆著一副不悦的表情。长年累月思念的人没有察觉到自己的好感,还爱慕著他人之妻白雪,怎么可能会觉得有趣。
而亚姆丝毫没有察觉到青梅竹马那样的态度。
说真的他到底是哪里的迟钝系男主角啊?
艾丝在说到「要让跟亚姆大人亲近的白狼族女孩当小妾」的部分,似乎是感到害羞因此说不出口。因为这是在兜圈子说自己要嫁给亚姆吧。虽然我不认为他会明白这一点。
亚姆在把这些话全听完后,关于绑架的事也爽快地原谅了我们。虽说是因拦下马车没有时间说明,但仍然是用相当暴力的手段把他带过来。
然而他却没有一句怨言,说「既然有苦衷那也没办法」便原谅了我们。
不愧是将来有可能身居高位之人,器量说不定很大。
虽然总觉得他应该是什么都没想的可能性比较大……
他还进一步,在这个作战当中加入自己的意见。
「不过虽说这是个不错的作战,可我得说有些地方还是有点天真呢。」
「是吗?」
艾丝不安地徵询。亚姆则重重点了点头。
「暌违已久回到我国之后,我立即耳闻关于白狼族的现况。我曾经打算向父亲大人质问一番……不过听说他因为生病倒下,如今卧病在床。」
对于第一次听到的情报,除了亚姆外的所有人都倒抽了口凉气,他毫不介意地继续说下去:
「回城以后,我本打算马上迫使父亲撤销悬赏金,不过老实说,光是让白狼族当我的小妾,父亲有可能不会改变心意。」
亚姆瞄了一眼大家不安的神情,然后用一副我有个好点子的样子讲述自身意见。
「所以说不是当我的小妾,我想迎娶白狼族当我的正室!就算是父亲大人,对于未来领主正室的一族,表面上也不可能不讲情面!」
「亚、亚姆大人……」
艾丝用双手遮住自己的嘴,双颊兴奋地染成一片玫瑰色。
她露出一脸刚才不满的态度犹如是幻影的表情。明明当小妾就已经心满意足,亚姆却自动自发地说要「当正室」。怎么可能会不高兴。
亚姆没有发现青梅竹马的态度,继续往下说:
「当然我不可能现在就带过去介绍说『这位是我的妻子』。父亲跟周遭的人肯定都会反对,需要做某种程度上的事前准备。反过来说只要做好准备就行了。最糟的状况下,我会把生病的父亲大人从领主的位子上拉下来。身为守护民众安宁的贵族,实在无法眼看使得不必要的纠纷越发严重的行为却置之不理。」
亚姆用大义凛然的神情断言的身影,让艾丝彻底重新迷上他了。
她大大的双眼湿润到让人担心会不会融化掉了。
亚姆的视线滑向露出那种少女表情的艾丝身上。
「我这边的话这样就没问题了吧……那么已经说了关于Miss白雪她父母的情报了吗?」
「不,不好意思,还没说。」
「那么应该立刻告诉Miss白雪他们,因为他们已经确实完成任务了。」
「我明白了。」
听见亚姆提醒那一点,艾丝急忙起身离开雪屋。
从背影感觉她的心情好到随时会开始小跳步,应该不是我双眼的错觉。
拥有白雪爸妈情报的人物,大概连担任这个先遣队队长的人物都会带过来吧。
在几分钟后,艾丝带著两个人回来了。
其中一人是年长的男性,身高有一百八十公分以上,尽管很瘦,但身上都是肌肉,没有一丝赘肉,表情很严肃,怎么看都是个练武之人的装扮。
另一人则是女性,身高大约跟梅亚相仿,胸部很大,留一头快及肩的中长卷发。年纪显然比我们大,但面貌标致,给人一种梦幻又不幸的印象。
他们两人当然都是白狼族,连睫毛的毛梢都是银色,头上有对兽耳,从尾椎骨长出尾巴。
这两个人就是知道白雪爸妈情报的人物吗?
我感到有点不寻常。白雪跟男性、女性都似乎有点神似。像是眼睛、眉毛、嘴唇等等五官跟整体上的气质、氛围。艾丝毕竟是白雪的同族,两人有许多共通点,但眼前的人们相似的程度已经超越「同族」这个理由了。
那简直就像──
进入雪屋的两名白狼族的视线扫视过我们以后,固定在白雪身上。
他们两人似是有人用手勒住他们的喉咙那样停止呼吸,露出讶异不已的表情。
女性用手压著嘴巴连呼「不敢置信」,头左右摇晃低声说道:
「白雪……你是白雪吗?」
「难道你是……妈妈?」
女性的眼中溢出泪水。一而再、再而三,停不下来。
「嗯、嗯……」
白雪称为「妈妈」的人物由于情感太过高昂,无法顺利说出话来,只能压著嘴巴一次次地点头。似乎连要站起来也很勉强,膝头瑟瑟发抖。
站在她身旁的男性抱著她的肩,跟她一样双眼泛红湿润。
恐怕他就是白雪的父亲吧。
「爸爸!妈妈!」
白雪再也忍不住,冲向两人互相拥抱。
母亲面对面跟白雪互相拥抱,父亲则把她们两人全都一起紧紧地拥进怀里。
白雪围绕在爸妈的温暖之中,悲泣到感觉喉咙在发痛。
「爸爸!妈妈!我好想见到你们!我一直、一直都想见到你们!」
「对不起、对不起……扔下你,没能去迎接你,对不起……」
「抱歉,一直都在让你吃苦头。」
「呜哇啊啊啊啊……!」
相隔十多年重逢的亲子彼此泪流满面互相轻抚,一同啜泣。
我们为了不要阻扰他们感动的重逢,直到他们三人冷静下来以前一直在旁等候。
白雪就这样达成了自孤儿院时代的梦想,实现了跟她父母的重逢。
▼
相隔十多年再次得以重逢的白雪跟她的父母,哭了好一阵子,等到拥抱在一起的他们分开,已经过了好一段时间。
白雪擦乾眼泪,再次跟她父母对话。
「可是爸爸、妈妈你们为什么会在这里?」
「我们大概从两年前起,寄居在白狼族的村落里。然后有个先遣队的人回到村落里问『有个叫白雪的女孩要来找父母』……」
白雪妈妈表示,只有一部分的白狼族知道关于他们的事情。
现在率领先遣队的队长级人物,就是属于那少数的人物。似乎是因此才会派遣使者,告诉他们俩这件事。
真是漂亮的安排。
白雪在了解之后,用手帕拭去泪水,面带笑容把我们介绍给她的父母。
「虽然见到爸爸妈妈以后,我有好多、好~~多话想跟你们说,但首先让我来介绍我重要的人们!」
她抬起左手放在我脸部的位置上,看上去像是在向爸妈炫耀。
「他是我的丈夫琉特!还有这边的是克莉丝、这边的是丽丝,她们两人都跟我一起当琉特的妻子喔!」
白雪的尾巴左摇右摆,替我们做了自我介绍。
我接著她的话续言道:
「我是获得高等精灵王国艾诺尔国王授予荣誉爵士的人族,琉特•甘史密斯。我跟白雪出身自同一间孤儿院,我们因此一缘分结为连理。我也担任军团PEACEMAKER的团长。」
我将右手放在胸前,左手绕到背后低下头。克莉丝跟丽丝也跟著表示:
『我是魔人族中吸血鬼族的克莉丝•甘史密斯。我跟白雪姊姊一起当哥哥的妻子。』
「初次见面。我是妖精族中高等精灵族的丽丝•甘史密斯。尽管自身才疏学浅,但现与白雪小姐一同行动。能够见到白雪小姐的双亲,我感到十分荣幸。」
克莉丝递出迷你黑板,丽丝则跟我一样右手放在胸前,由于没有穿裙子,便将左手绕到身后稍稍欠身。
在妻子们打完招呼以后,白雪的父母脸色大变。
两人都脸色发白,屏住呼吸。
在这个世界上理所当然地存在著一夫多妻制,绝不是罕见事。不过自己的女儿被当成妻子之一,身为父母果然还是不乐意吗?
不晓得有没有发现到脸色的变化,席雅淡然地打了招呼。
「在下是照顾夫人们的妖精族中黑暗精灵族的席雅。今后请多多指教。」
然后压轴的果然是她。
「初次见面!白雪小姐的父母!我是龙人族的梅亚•多拉桂。曾经在龙人大陆开发微不足道的魔术道具,但现在则是大天才魔术道具开发神琉特大人的首席徒弟呀!」
「谢谢你们这么郑重地打招呼。在下是兽人族中白狼族的库拉……」
「我是兽人族中白狼族的娅丽露。女儿……承蒙各位照顾了。」
她在说到「女儿」这个词的时候吞吞吐吐的。把人托给孤儿院置之不理。神经还没有大条到能够坦率地说出「女儿」这个词吧。
为了阻止全场陷入沉默,于是白雪的父亲库拉张口道:
「请恕我失礼,但说到龙人大陆的梅亚•多拉桂……难不成是开发出『七色剑』跟『收束魔力填充方式』的魔石姬?」
「是的,真亏您知道呢。」
「因为我们也去过龙人大陆呢。天才魔术道具开发者魔石姬,在那里可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连小婴儿都知道的知名人物。」
「谢谢,不过我的才能什么的在这边的琉特大人面前便如同垃圾一般……不,是完全不存在等同于『零』一样呀。」
白雪的父亲用跟刚刚不同,相当佩服的眼神望著我。
「没想到竟是收那位魔石姬为徒,让她如此盛赞的人物……」
「不,那个,是她说得太夸张而已。我并没有那么了不起喔。」
总而言之我谦虚了一番。
在这样的互动当中,领主之子亚姆插了进来。
「初次见面岳父、岳母!太晚打招呼了实在抱歉。我是亚姆•诺尔地•波登•史密斯。」
「!原来如此您是……」
白雪的父亲库拉喃喃自语。亚姆则接著说下去:
「关于白狼族企图进行的作战详情,我已经从Miss艾丝那边听说了。我认为是相当有效率的手段。不过我也跟他们说过了。要以小妾的身分说服父亲大人有困难……于是我不想迎娶白狼族的女性当小妾,而是当我的正室。就算是父亲大人,对于将来继承的后继者的正室一族,表面上也很难不留情面吧。」
他合情合理的一番劝说让白雪的父母心服口服。亚姆在最后丢下了一颗炸弹。
「然后为了强化跟白狼族之间的关系,我想迎娶Miss白雪成为我亚姆•诺尔地•波登•史密斯的正室!」
「…………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不顾在白雪爸妈面前,我张口大叫。
再怎么说,这家伙可是在身为丈夫的我眼前,说要纳我的妻子白雪为正室!我怎么可能保持沉默啊。
艾丝直到刚刚,都还在一直飘飘然地暗想自己就要成为爱慕对象的正室了……她全身上下冒出犹如从天堂被踢落地狱那样阴暗混浊的气息。
这也是为了她,我再次提出抗议。
「白雪是我的妻子!不会交给任何人!」
「就是说啊!我是琉特的妻子!我完全没打算跟琉特以外的人结婚!」
即使有我跟白雪的指责在前,亚姆仍旧保持从容的态度。
他装腔作势地拢起浏海。
「也许她现在确实是Mr.琉特的妻子。不过我一旦成为Miss白雪的丈夫,便不会再娶除她以外的妻子!我一辈子只爱她一个人,谨向岳父、岳母与天神发誓!」
他有如一名舞台剧男演员在说帅气台词那样,光明正大地宣告。
这家伙的精神力也太过强大了吧……难不成他真的是用钢炼成的吗?
他缺乏常识的话语,不只让我跟白雪,连艾丝也全身上下喷出有如怨念的气息,克莉丝她们则是用目瞪口呆的眼神望向亚姆。
然而说到白雪的爸妈──
「白雪当亚姆大人的正室……」
白雪的母亲娅丽露用喜形于色的声音低语。
身为父亲的库拉态度中也透露出一股积极的氛围。他们的反应简直就是在表达,亚姆比起我更配当白雪的丈夫那样的态度。
我对白雪爸妈那样的态度目瞪口呆,亚姆忽地贴近我身边说:
「看样子第二场比赛『谁更得Miss白雪的父母欢心比赛』,似乎是我赢了呢。」他用赢家的声音对我轻声说。
(虽说是北大陆,但对手也是具有传统的上流贵族的次男。我则是高等精灵王国的荣誉贵族……说起来不好听但就是个暴发户。况且还有除了白雪以外的妻子。所以才让她的父母看不顺眼吗?)
总而言之,顾虑到久未重逢的白雪亲子,所有人暂且当场解散。
▼
重逢的白雪他们享受天伦之乐,在雪屋里面对面。在相隔十多年重逢的亲子面前,放著加入一大堆神秘水果果酱的香茶,飘著袅袅白烟。
父亲库拉开始讲述白雪最想知道的事「为什么把她遗弃在孤儿院前」。
「几十年前,我们离开白狼族的村落,效力于妖人大陆现在已经消失的国家凯斯兰。」
原因是身为下任国王的男性救了两人一命,所以他们要报这份恩情。
凯斯兰这个国家位于妖人大陆的北边平原,是唯有历史跟传统值得称道的小国家。
因此拥有+B级魔术师实力的两人,据说在凯斯兰受到了礼遇。
之后他们怀孕生下了白雪。而当时凯斯兰跟现在妖人大陆以最大势力为傲的大国枚路提亚王国进入战争状态。
顺带一提养育琉特、白雪的孤儿院也在枚路提亚王国境内。
白雪忍不住提问:
「为什么那样的大国要跟小国凯斯兰打仗?任谁都知道哪边会输……」
「是枚路提亚那边单方面地发动战争。对外则似乎宣称『要夺回枚路提亚王国的领土』……」
「对外是什么意思?也就是说有其他真正的原因吗?」
父母两人都面有难色,而后白雪的母亲娅丽露开口说:
「我们的立场充其量只是食客,并不清楚详情。对不起。」
库拉继续讲述。
大国枚路提亚对上小国凯斯兰,孰胜孰败可说是明摆在眼前的事。
库拉他们在枚路提亚王国士兵涌进王宫前夕,逃出国家。
库拉他们没有逃往北大陆,反而将计就计横越妖人大陆逃往兽人大陆。由于他们的作战奏效,众人得以平安突破枚路提亚王国布下的警戒网。
然而终究没办法带刚生下来的白雪一路逃跑。于是他们只能将白雪丢在冬天偶然经过的孤儿院里。让女儿穿上绣有名字「白雪」的衣服,一并放入代表微薄心意的金钱。娅丽露握住女儿的手。
「白雪你的名字呢,是取自于只会在北大陆绽放的『白雪』。在寒冷的冰雪世界也会坚强的绽放……希望你能像那种花朵坚强、美丽又高尚地活下去。如同我们的期望,不,是超越我们的期望,你成为这么优秀的人,我真的很欣慰。」
「妈妈……」
母女抽抽噎噎双眼泛红。
将白雪交给孤儿院之后,他们随即遭到枚路提亚的士兵追击。倘若当时将她留在身边,想必会无法逃离追击,亲子全都命丧黄泉吧。
库拉、娅丽露则按照预定前往兽人大陆。
不过枚路提亚国王却固执地不断追逼他们。
当遭到通缉的两人从兽人大陆→魔物大陆→龙人大陆→魔人大陆这样四处逃窜之后,他们在大约两年前抵达北大陆,现在则仰赖一族,寄住在白狼族的村落里。
「不论有什么理由,我们都遗弃了白雪你,至今都没能去迎接你是我们的罪过。就算你要责备、憎恨我们都是无可厚非的事。不过唯独这件事希望你能相信,我们一直以来,时时刻刻都没有忘记白雪你。」
「就像爸爸说的。我们一直都没有忘记你。我们爱你。」
「没关系的,爸爸、妈妈。我没有怨恨你们二位。因为被丢在孤儿院我才能遇见艾露老师跟许许多多的人们。况且还跟琉特在一起,能成为他的青梅竹马长大,我非常高兴。我被丢在孤儿院也完全没有遭遇不幸。所以我不恨你们二位喔。」
知道没能迎接自己的父母是遭到追击,白雪漾起微笑。
她拭去眼角晶莹剔透的泪珠,充满朝气地继续说道:
「接下来轮到我。我来告诉爸爸妈妈,我是怎样活到现在的喔。」
白雪手舞足蹈地开始讲述自己的成长历程。
在孤儿院的生活、跟琉特之间的回忆、魔术师学校,还有跟克莉丝、丽丝、席雅、梅亚跟纯洁少女骑士团团员们的相遇等等。
她的父母没有流泪,而是带著笑容一路听下去。
他们为了女儿如她所言并没有遭遇不幸,而是幸福地活到了现在感到高兴。
亲子之间的欢乐对话一直延续到深夜时分。
▼
在领主之城的某个房间里。
亚姆的哥哥欧尔•诺尔地•波登•史密斯,跟神秘人物「莉莉」正在交谈。
「没想到真如你所言,亚姆遭到绑架了呢……」
「咦?你还不相信我的预言吗?」
莉莉隔著兜帽,用开玩笑的嗓音问道。
方才跟亚姆同行的随从,前来报告他遭到绑架了。
「请别调侃我了。不过亚姆……我的弟弟有多强,身为哥哥的我很清楚。能够轻易绑架那样的他,我会惊讶也是没办法的吧?不过你的预言真的是正确的呢。」
欧尔再次对于莉莉预言之力的出色感慨万千。
与她相遇是几年前的事。
欧尔•诺尔地•波登•史密斯的愿望是取代弟弟亚姆坐上领主之位。然而欧尔尽管身为长男,却不具备身为魔术师的才能,一直就读北大陆的某间贵族学校,那里是没有魔术师才能的贵族子弟就读的学校。
在这个世界上,魔术师的地位崇高。
越是王公贵族,便越是讨厌跟魔术师以外的人结婚。
就读这间学校的贵族子弟,基本上无法跟其他贵族成婚。周遭的贵族也会把他们看扁成比自己低一等两等的人。充其量最终只能跟暴发户的商家或比自己低等的贵族等等结婚。也就是说从就读这间学校的那一刻起,他们或她们就已经注定不可能会有什么大成就了。因此学校里总是散发著莫名低沉的气氛。
所以就算欧尔是第一个诞生的长男,也没办法成为领主。
他打从一生下来的时候开始,便已经确定过著注定是失败者的人生了。
(只因为不是魔术师就无法成为当家什么的,一定是搞错了!我和学校里那些从一开始就接受失败的家伙不同。我绝对会站上巅峰给你们看!)
欧尔下定决心后,随即开始筹划计画。
为了把亚姆踢下去自己坐上领主之位,必须增加内部的支持,得到民众与下等贵族的认同。
光是刺杀亚姆并不会获得民众与下等贵族的支持。即使是秘密刺杀,也肯定会怀疑到欧尔身上。接下来一旦失去底层的支持,高层就会轻易崩溃。地基腐朽的房屋会变成怎样,光是用想像的就知道了。若是翻阅历史,就能看见多不胜数同样的失败例子。
那么要怎样获得民众的支持呢?
当他正在烦恼之际,莉莉前来请求晋见。
「我有透视未来的力量。请务必让我用这股力量协助欧尔大人您。」
欧尔起初很怀疑,但莉莉当场就让他见识了预言的力量。
「三天后的深夜,某个贵族子弟会偷偷喝酒,引发暴力事件。」
一开始听见这则预言,欧尔冷笑了。
由于以前曾经有对将来感到悲观的贵族子弟们藉酒引发暴力事件,因此在宿舍里喝酒遭到禁止。对于违反规定的人的处罚很严厉,要是对他人施加暴力行为,必定会遭到退学。
即使是下等贵族,发生那么失态的事,就连自己的领地里都待不下去了。所以他相信不可能会有人违反规定。
不过一如莉莉所言,发生了比欧尔低一年级的贵族子弟喝酒施加暴力行为的事件。那个人是地位颇高的贵族,不管出多少钱叫他这么做都不划算。因为在自己国家的领地内,即使成不了领主也能保证享有一定的地位。
就这结果而言,只能相信她真的有「预言者」的力量了。
自此之后她便成为欧尔的参谋。
从学校毕业后,一回到祖国欧尔首先就对亲生父亲托鲁欧下毒,让他逐渐变得虚弱,意识模糊不清乃至卧病在床。
趁父亲卧病在床的大好时机,他以托鲁欧之名下达指令,接纳超过上限的罪犯人数,并且对其他大陆的商人给予税金礼遇的权利,赋予外国船优先航行权。
一旦推动不合理的政策,就会对弱者产生不良影响。给予民众负担的话,他们就会憎恨上位者。
欧尔他们要让父亲乔装成一目了然的坏人。
这样一来即使推翻托鲁欧,民众也会欢欣鼓舞,不会有任何人表示不满。
接下来则要对付弟弟亚姆。得让他暂时离开北大陆。
要在这段期间里巩固自己的地盘,拉拢大臣、中、下等贵族、城内卫兵、部下们加入自己麾下。为了争取时间,他劝即将于魔术师学校毕业的弟弟,进行武者修行之旅。
这也是莉莉的建议。
她预言只要开口劝说,亚姆肯定会踏上武者修行之旅。
欧尔与弟弟亚姆之间会互相寄信交流。
多亏如此他能大致上掌握亚姆的现况。
亚姆爱慕著白狼族的孤儿,但对方是-A级的魔术师。既然如此,为了变得比她更强,毕业之后也别回北大陆去做武者修行吧──他透过信件在自然而然的发展中,提出了建议。一如莉莉的预言,亚姆没有起半点疑心,真的即使毕业之后也没回来,而是在全世界旅行,热衷于修行当中。
此外在她从中牵线之下,找来了处刑人的首领静音暗杀者设立秘密士兵队。在暗地里整顿战力与权力。为了让父亲托鲁欧的立场恶化,还向冒险者仲介公会针对白狼族提供了高额悬赏金。
白狼族是在北大陆内陆与巨人族共存的罕见少数民族。
他们管理雪山,为了让雪崩抑制到最低限度,会定期故意制造雪流。此外还有当巨人族走散,往城市行进时,白狼族会抢先告知、帮助在雪山受伤的市民,或追捕脱逃的罪犯。
由于对那样珍贵的人们提供高额悬赏金,冒险者或是为金钱所困的市民们便会眼神一变追赶他们。因此使得居民与白狼族之间产生嫌隙,增加巨人族造成的损害,产生许多在雪山遇难、受伤等等的问题。
结果恨意就会指向白狼族或身为现任领主的父亲。
罪行或不好的传言全都由父亲一肩扛起。欧尔自己则是洁白无瑕。
已经准备好引燃的火种了。
之后只要等从武者修行回来的亚姆,目睹现状的话──他从以前就跟白狼族有深厚交情,正义感又强,他一定会为了击倒显然就是个坏人的父亲展开行动。
随后再杀掉亚姆,对大众说明亚姆是在跟父亲的托鲁欧的战斗中,落得同归于尽。而幸存下来的欧尔则坐上领主之位,这便是预定的计画。
就只是为了那个剧本,所以他没有马上杀害父亲托鲁欧跟亚姆,而是让他们继续存活。
「亚姆殿下必定会从白狼族那边回来。接著这么说吧──」
莉莉告诉欧尔亚姆回来时会说的内容。此外也告诉他在那之后会发生怎样的事。
当欧尔全部听完那些话语,他端正的脸庞也许是因为兴奋而变得潮红。
「没想到竟能让亚姆那样具备实力的魔术师无力还击……」
「反过来说如果不是这种时机,就难以抓住亚姆殿下吧。不过当抓住他以后,按照让亚姆殿下跟卧病在床的令尊敌对,进而同归于尽的这个计画处置两人,欧尔大人就能得到诺尔地波登的一切了。」
「是啊。那么只差一点,再差一点我就能得到领主之位了吗!再也不会有人说什么是失败的人生了!啊哈哈哈哈哈!」
欧尔那会令人误认为女性的美貌丑陋地扭曲,发出喜悦的声音。
莉莉只是泛起浅浅微笑注视他那副模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