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军武宅转生魔法世界,靠现代武器开军队后宫!?
  4. 第六卷
  5. 第六章 决斗
  6. 繁体版

第六章 决斗
2017-06-22 16:38:19

		

我在先遣队的临时村迎接早晨。
我们在用雪砖盖成的雪屋里享用早餐。
早餐的内容以保久食物为主,有肉乾、醋渍蔬菜跟类似坚硬乾粮的东西。而且吃完还招待我们加了一大堆神秘水果果酱的香茶。
『好好喝。』
专门负责甜点的克莉丝面带微笑饮用香茶,没有打分数。看样子对魔人族而言,加果酱的香茶似乎还称不上是甜点。
雪屋比起想像中要宽敞,天花板上用魔术制造出的光线照亮室内。由于地板上铺著好几层地毯,一点都不会冷。
或许是笼罩在人的体温之下,室内十分暖和。
对白狼族而言,雪屋用起来似乎很方便。明明坚固得能够抵挡暴风雪,但由于当作建材的雪到处都大量堆积,一旦不需要可以轻易毁掉。
我们围坐在一块喝著香茶的时候,艾丝出现在雪屋前。
刚刚是去跟先遣队的负责人做报告。
她随即打开话题。而内容是……
「我们想对PEACEMAKER提出委托。希望你们能绑架托鲁欧•诺尔地•波登•史密斯的次男亚姆•诺尔地•波登•史密斯。」
室内充满紧张的气氛,那是理所当然的。因为他们说想绑架北大陆最大都市上流贵族的次男。对我来说比起「绑架」这个危险的词语,「亚姆」这个名字更令我介怀。最近好像在哪里听过……
「希望你们不要误会,我们不是想犯罪。首先亚姆大人跟我们白狼族,从以前开始就有所交流,彼此之间的关系相当友好。」
「那为何提出绑架那么危险的委托?」
「因为在他身边负责护卫的士兵们,都是托鲁欧的人马。尽管不是所有人,但我们无从辨别谁是托鲁欧派。他们不会让我们跟亚姆大人见面的。」
确实从领主的角度来看,不可能老老实实让甚至特地提供悬赏金追缉中的白狼族,跟自己的儿子见面。
「所以希望PEACEMAKER能把亚姆大人带出来,制造让我们对话的场合。既然是能够建立军团实力坚强的人,不制造无谓牺牲把亚姆大人带出来,这点事总办得到吧?坦白说,我想由我们来做会出现大量的牺牲者。因为我们没有这种经验。」
「我们也没有从城堡里绑架重要人士的经验喔。要是被团团包围要怎么办啊?」
虽说我们曾经跟白雪一起救出遭到囚禁的克莉丝的母亲榭拉丝夫人……但那是在知晓城内状况,再加上有秘密通道的缘故。
艾丝用一脸「意料之中的反应」那样的神情还击。
「我们也不打算做那么无理的请求。亚姆大人从魔术师学校毕业后在全世界到处跑,不过我们得到他很快就会回来的情报。而且跟他熟识的朋友们会设宴庆祝他归来。希望你们以他去程或回程乘坐马车时为目标。」
原来如此,若要袭击马车把人带出来应该没有那么难吧?
对象是魔术师还挺麻烦的,但不杀人让他无力还击的方法有好几个。
「但假如成功绑架了他,后来你们打算怎么办?万一谈判破裂,要把亚姆大人什么的当成人质吗?」
「不,应该说倘若把他当人质,我们的立场真的会越来越糟,所以不会这么做。」
我询问艾丝在绑架以后的计画。
「我们预定找一名白狼族的女孩当他的小妾。」
「……啥?」
「让亚姆大人迎娶白狼族的女孩,就能成为我们一族的后盾。何况即使是托鲁欧,也不可能继续对下任领主小妾的一族提供悬赏金吧?」
这个世界是一夫多妻制,因此也不是什么稀奇事,但当面说「为了当一族的后盾,我们要献上女孩子让你当小妾」会不知所措吧。
白雪她们总之是能够接受,想必在这个世界这种事并不罕见吧。
不过我却难以释怀。这种「牺牲小我完成大我」的思考方式,简直就像为了平息神明的愤怒,把活人当成活祭品献祭那样,让人觉得不快。
我忍不住问道:
「就得到后盾的意义而言,我想是有效的手段,但要出嫁的女孩能够接受吗?虽然说是为了帮助一族,但牺牲自我的这种做法──」
「嗯,能够接受喔。」
「那跟本人确认过了吗?」
「什么确认不确认,要出嫁的人就是我。」
「是艾丝你吗!」
「嗯,是啊。很久以前我就跟亚姆大人互相认识,一起玩过无数次,是青梅竹马喔。比起把不认识的女孩嫁给他,要是熟知性情的青梅竹马,亚姆大人也会比较容易点头吧?况且成为亚姆大人的小妾,帮助一族的所有人是我的夙愿。既然为了拯救一族那也没办法了。白狼族无法拋弃同伴。我也继承著一族那样的血统。」
艾丝在以指尖绕圈圈玩弄发梢的同时,很快地回答我。
「帮助一族的所有人是我的夙愿」这句话,虽然她很冷静地说出口,但她的双眼却带著恋爱中的女子的热情。已经完全是雌性动物的表情了吧!
啊,是那样吧。艾丝迷恋著身为青梅竹马叫亚姆的家伙。
嘴上说著都是青梅竹马不用操心,这是为了一族,不如说原本有著种族跟地位等等障碍,因为是无法实现的恋情而放弃,这下子便有了能够大摇大摆出嫁的原因了。
艾丝能够成就自己的恋情,还能拯救一族。应该是皆大欢喜的发展吧。
有种害我白担心一场的感觉。
可能是误解了我的叹息声吧,艾丝对我说出条件。
「当然虽说不是透过冒险者仲介公会,但提出委托我们便会支付报酬。若是所需物资不足,我们会尽可能调拨、协助。而且──」
她亮出王牌。
「如果顺利把亚姆大人带来的话,就告诉你们关于白雪父母的事。」
艾丝她确实说过「只要前往白狼族的村落,说不定就会有人知道」对吧?然而为什么她在这里就已经能断定会有情报呢?
恐怕是刚才向先遣队负责人报告我们的事情之际,有知道白雪父母的人物在场吧。于是把那拿来当谈判筹码的王牌。
虽说是为了得到白雪父母的情报,但出手绑架上流贵族真的行吗……
我的视线投向白雪她们。
「……不好意思,请让我跟同伴商量一下。」
「我人就在外面,商量完以后叫我一声。有人要再来一杯茶吗?」
我也用视线徵询大家。似乎没有人需要。
「不用了。如果途中有需要可以叫你一声吗?」
「无所谓。届时就尽管叫我吧。」
艾丝到了外头。雪屋之内只剩下PEACEMAKER的团员。
「所以说要怎么办?我们要接受艾丝──或该说是白狼族的委托吗?」
「当然要接受了!我们PEACEMAKER是对求助者伸出援手,对于不义给予严厉惩罚的正义使者!况且只要有琉特大人的力量,不过是绑架一名贵族,根本轻而易举!」
意外地率先开口高喊的人是梅亚。
克莉丝她们也用不输她气势的气概表示赞同。
『梅亚小姐说得对。就算是为了白雪姊姊也应该接下!』
「我也赞成。虽然确实也是想要关于白雪小姐父母的情报,但她所属的一族现在很困扰,我无法视而不见。」
「竟然问女仆意见……少爷与诸位的答案便是在下的意见。」
白雪耳闻她们的答案双目含泪。
「谢谢大家!我能遇见大家真是太好了!」
克莉丝跟丽丝紧紧抱住双目含泪的白雪。
是一幅宛如亲姊妹那样美丽的情景。
另一方面,梅亚则对白雪讲述长篇大论。
「不需要向我道谢呀。我们是隶属同一军团的重要团员……不,除了那个更是同样崇拜、尊敬、深爱琉特大人的同伴不是嘛!我以前──以、前!由于尚未接触到琉特大人的威光,因而没能察觉到世界的真理、真相。不过!如今我彻底了解了琉特大人有多么杰出!彻底到骨髓和任何一丝灵魂!跟我这种新人不同,白雪小姐是比起任何人都更早了解到琉特大人的杰出、伟大与天才之处的大前辈!只要得以协助那样的您,即使要我梅亚•多拉桂喝乾湖水也喝给你看呀!」
「谢谢你,梅亚……」
白雪听见梅亚热烈的言语,流下了泪水。
「呜,以前我还以为你是说琉特坏话的讨厌鬼,是我误会了呢。对不起,先前对你的态度那么冷淡……」
「应该说那是理所当然的态度呀。要是我回到过去,看到过去的自己同样是那种态度的话,我肯定会毫不犹豫用子弹猛射、用所有的反坦克地雷丢过去的自己呀。」
梅亚拿出手帕递给白雪。
「所以请你不用在意,并且请务必让身为琉特大人首席徒弟的我梅亚•多拉桂尽一点棉薄之力协助你。」
「嗯,我们一起加油吧,梅亚!」
这次则是四个人紧紧抱在一起。
我用有些冷漠的双眼望著原本可说是令人感动的美好场面。
这是为什么呢?梅亚这一连串行动看上去带著一点心机……简直有种像在旁敲侧击的感觉。我从在拥抱的梅亚背后,感受到身为策士的气息。尽管现在只看得见她的背影,但感觉她似乎露出了邪恶的笑容……不,这是我的错觉吧?
总之我们就这样决定接下了白狼族「绑架亚姆•诺尔地•波登•史密斯」的委托。
▼
在接下艾丝他们白狼族的委托「绑架托鲁欧•诺尔地•波登•史密斯的次男亚姆•诺尔地•波登•史密斯」七天后的晚上。
留下以技术开发为主的梅亚,我们再次透过地下道入侵北大陆最大的都市诺尔地波登的内部。
目标是结束归还派对以后的「亚姆•诺尔地•波登•史密斯」本人。
从白狼族的协助者那边得知,他今天晚上会获邀参加朋友们的派对。也确认过从白色城堡乘坐马车出门,进入派对会场的是他本人。
我们锁定在还遗留著参加派对的疲倦,放松心情的返家时分。倘若他要在派对会场过夜,尽管会提高风险,但我们预定在夜深人静的三更半夜入侵绑架他。幸运的是目标没有要在宅邸过夜,如今正乘坐著马车要回家。
深夜,冷冷清清的大马路上。
躲藏在建筑物暗处的我跟白雪等待著目标经过。我们的手上各自握著截短了枪管的霰弹枪「削短型」。
在另一边的周遭,在高楼的屋顶上有克莉丝、丽丝与席雅待命。
计画是只要马车一来,她们就会打暗号。
那群白色士兵们也有可能会袭击,因此让丽丝、席雅护卫克莉丝跟著她。此外透过视力优秀的克莉丝,擅长察知气息的席雅从高处对周遭保持警戒,能够得以尽早发现那群白色士兵们的突袭也是目的之一。
顺带一提克莉丝用的是德拉古诺夫狙击步枪(SVD),丽丝用的是通用机枪中的PKM。
席雅则是内藏MP五K手提箱形的枪盒。
这次的目的是绑架重要人士,不打算制造无谓的伤亡。我也有劝席雅用削短型,但──
「不,在下就用枪盒。不如说少爷你们为何不用枪盒?」席雅反而露出疑惑的表情反问。总觉得席雅太过偏爱信赖枪盒了。她以前嘴上明明说过「用刀比较好」呢。
我们在夜晚伏击。
相当幸运的是今晚是没有暴风雪、很适合展开袭击的大好日子。
我跟白雪躲在建筑物的暗处,在等待的期间为了打发时间聊起了天。
「话说回来,白雪你昨天也跟艾丝聊了很多呢。」
直到执行作战为止的大概七天之间。
我们待在先遣队的临时村里。这段期间内白雪跟同世代又年纪相同的艾丝变得要好,聊了好几次天。
顺带一提艾丝并没有参加这次的绑架作战。因为她没有身为魔术师的才能。由于要闹事,在紧要关头得自己保护自己,所以这次是由男性白狼族魔术师负责带我们走地下道。
想必艾丝如今正在临时村里感到著急吧。
「嗯,我们聊了很多喔。尤其次男先生读的好像是妖人大陆的魔术师学校,像是学校的气氛、上课内容等等,我告诉她很多事。果然会想要知道心仪对象的事情呢。」
「接下来要去抓的次男,跟白雪你读同一间魔术师学校啊。」
「是啊。」
总觉得好像有什么关系。
上流贵族、亚姆、就读妖人大陆的魔术师学校……
「琉特,暗号来了喔。」
白雪的言语令我回过神来。克莉丝她们所在的建筑物,屋顶有灯光在闪烁。
此乃利用光线的摩斯电码。在锻炼纯洁少女骑士团的团员时,训练中曾经教过。白雪她们也记住了使用方法。
这是取代对讲机或手机,在远距离之下互相联络的替代方案。以摩斯电码把他的所在地、前进路线、护卫人数、护卫者的位置、装备、有没有其他伏兵的情报送过来。
马车有一台,护卫者有六人,他们骑著马,身穿铠甲手执长矛腰间佩剑。左右两边各三人并排奔驰,像是把马车夹在中间似的,没有其他跟来的伏兵。那支白色兵队看样子不在。
前进路线一如所料,继续照这样前进的话,就会一直线到达袭击地点。
很快地就要到达袭击地点了。
为了隐藏面貌,白雪从口袋里拿出面罩戴上。
我也慌张地跟著她做。
确认是「非致命性霰弹枪弹」后,放进削短型里。
说到这种非致命性霰弹枪弹──原本霰弹枪是狩猎用枪。因此可配合猎物使用不同霰弹枪弹,便是霰弹枪的长处。霰弹枪弹比起手枪或狙击步枪的子弹来得压倒性的大,所以里头能够塞形形色色的物体。结果便想出了许多特殊的霰弹枪弹。
其中诞生出能够不杀害目标,使其无力还击的「非致命性霰弹枪弹」。
而最为有名的非致命性霰弹枪弹(Shotshell)就是「震撼弹(stun grenade)」。
Stun──如同字面意义是能让对手失去意识、昏倒的霰弹枪弹。
原本击发的是铅或钢弹,但「震撼弹」却是击发橡胶制的子弹。
由于子弹是橡胶制所以打中对手也死不了,不过在极近距离打人体要害的话,还是有可能引起严重的后遗症。
尽管说是不杀对手,但并非是能够随便使用或处置的东西。
不过在这异世界没有前世那种橡胶,橡胶只能由橡木经化学合成制造。最近我在寇寇里市发现有魔物的身体部位类似橡胶,但实际上能不能用还在实验阶段。
这次我装填进削短型的,是跟震撼弹有相同效果,称为豆袋弹的非致命性霰弹枪弹。在有如小沙包形状的袋子里塞进沙子,底部为了提高命中准确度附有长长的尾巴。
假如在袜子的前端装进沙子用高速向下丢的话,能发挥强大的威力。
那可以藉由霰弹枪弹实现。
用高速射出装沙子的袋子,发生激烈冲撞进而击倒对手。
我们就这样完成准备,等待克莉丝的暗号。
派对回程路上的亚姆•诺尔地•波登•史密斯所搭乘的马车逐渐靠近。
当进入预定位置后,克莉丝会用暗号通知我们。
她的暗号很单纯。
德拉古诺夫狙击步枪(SVD)的枪声,就是袭击的暗号。
「要上喽,白雪!」
「收到,琉特!」
我跟白雪手拿削短型从房屋的暗处飞奔而出。
视野当中出现因听不惯的声响大吃一惊、感到不安的马匹与护卫们。单边的两个车轮遭到破坏,马车倾斜。坐在车夫座上的男性,看著手上突然断裂的缰绳目瞪口呆。
这一切都是克莉丝用德拉古诺夫狙击步枪(SVD)射穿、破坏掉的。
「混帐!你们是什么东西啊!可知道在这马车上的是亚姆•诺尔地•波登•史密斯大人吗?这群野蛮人!」
随从中似是队长的人物,在马背上大声叫嚣。
看样子里头坐的就是我们的目标人物没错。
我扣下削短型的扳机代替回答。
「呜!」
枪声响起。同时装满沙子的袋子──豆袋弹命中他,队长发出短促哀号之后坠马。
「混、混蛋!」
其他护卫们察觉遭到攻击的事实,对我们展开攻击……
由于克莉丝的牵制射击,他们手中的剑被接连打飞。
此外席雅用放有MP五K的手提箱──枪盒,趁著混乱之际揍倒三名左右的护卫。
剩下的两人也由我火速用豆袋弹让他们昏倒。
白雪则是跑近马车冲著门开枪。
她破坏掉门上的金属门闩,让门得以开阖。
前世在地球上,霰弹枪经常用于破坏建筑物的门或锁。而用在这种方面的霰弹枪则称为「破障者」、「万能钥匙」等等。可以说就某种层面上,是霰弹枪正确的使用方法。
我一打开门,由于单边突然倾斜的影响,目标的重要人士倒在另一侧的门边。他维持著被甩出去的姿势,流露出强硬的态度。
「你这混蛋!我乃亚姆•诺尔地•伯──」
我没听他把话说完便拉开特殊声响闪光弹的插硝,将它丢进马车里。对手是魔术师,自然会反射性制造出盾牌──
「呜嘎~!」
强烈的光线跟声响却防不胜防,他发出怪声以后就昏倒了。
当然丢进去的特殊声响闪光弹,是我制造的弱化版。
毕竟通常的要是用在狭窄的马车里,身为目标的重要人士可不会平安无事。
袭击的时间,应该花了一分钟不到吧。
席雅还弄昏了坐在车夫座上的男人,因此没有任何能够行动的人物了。
为了保险起见,我拜托白雪把晕过去的亚姆带出马车。
因为她是我们当中最擅长使用魔术的人,能够尽速对抗对手的魔术攻击。她替昏倒的目标戴上防止魔术项圈,绑住手脚,再用袋子套头彻底剥夺他的自由。之后我扛起绑住的重要人士撤退。
所用时间大约是三分钟吧。
在沉睡的居民们开始议论纷纷以前,我们所有人再次溜进地下道。
在白狼族男性的带路之下,我们进入地下通道来到都市之外。
昏迷的领主之子由我跟白狼族男性轮流扛,前往先遣队所在的临时村。
途中没有像上次那样遇上成群结队的巨人族,没遭遇什么危险就抵达临时村了。艾丝一发觉我们的身影,就像只忠犬似的跑了过来。
当然艾丝的要找的对象并非我们。
而是我现在抱著的目标亚姆•诺尔地•波登•史密斯。
我放下抱住的亚姆,拿下他头上的袋子,用刀割断绑住他手脚的绳子。为了安全起见还是让他的脖子上戴著防止魔术项圈。
因为他闹起来会很麻烦。
艾丝抱著还在昏迷中的亚姆的头。
当她抚摸脸颊的时候,可能是由于冰冷的雪让他醒过来了。
「呜,嗯……这里是?我记得遭到贼人袭击……」
「亚姆大人、亚姆大人……您还记得我吗?」
「嗯?喔!你是Miss艾丝吧!好久不见了,都隔几年了?在我就读魔术师学校的期间都没见过,前前后后大概隔了六七年左右吧?」
「是的,好久不见了……话说回来,您没告诉我,而且连一封信也没有,就跑去武者修行,实在太过分了。我一直都在等待您的归来喔!」
「喔!对不起,Miss艾丝!我真是的,竟然连最亲近的青梅竹马都忘记联络了!你可以原谅愚蠢的我吗?」
「嗯,那倒是没问题……」
亚姆爬了起来向艾丝道歉并亲吻她的手背。她刚才还十分严肃的表情一变,此时突然别开视线脸颊染上一片红霞,玩弄著自己的长发发梢。
根本是一副恋爱中少女的神情。啐,帅哥原地爆炸吧……
是我的怨言传达到了吗?亚姆像在确认周遭那样察看四周。
「话说回来这里是哪里?似乎是在诺尔地波登外头……喔喔喔!」
他四处扫视的视线停留在一点之上,发出了怪声。
站在他视线前方的人是白雪。
「Miss白雪!你为什么在这里!不,我记得你说过为了寻找父母想去北大陆呢。不过没想到能在这种地方见到你,简直可以说是命运!我们的结合是命中注定呢!」
他笑容可掬,皓齿犹如钻石般熠熠生辉跪在白雪面前。直到刚刚都还一脸幸福谈笑风生的艾丝跟他成反比,脸上顿时彻底失去血色一片惨白。
亚姆没有察觉到,仍旧跪在地上仰望白雪,门牙再次发光。
「能够再次相逢我实在是感动得不得了!还请你务必给予我亲吻你那柔软玉手的荣幸!」
「呃,那个,我在哪里见过你吗?」
白雪的回答让亚姆当场定格,牙上的光辉急速消失。
他用沮丧的表情摇摇晃晃起身,拢起金发的浏海。
「呵、呵呵呵……因为好久不见所以完全忘记了吗?Miss白雪不擅长记异性呢,真是位端庄的女性。」
不不不,把记不住异性归结于「端庄」不通吧。
然而亚姆再次开始发光,用帅气笑容向白雪做自我介绍。
「我是跟Miss白雪同班,曾经就读妖人大陆魔术师学校的+B级魔术师亚姆•诺尔地•波登•史密斯!」
有这个人吗?──白雪露出这种神色歪歪头。
那是彻底没有印象的神色,果然没错。
我忆起白雪在魔术师学校时代的朋友阿依娜说过的话。
「尤其迷恋的是我们的同学,治理北大陆上流贵族之子亚姆呢。听说他为了想要配上师从『冰冻魔女』成为-A级魔术师的白雪,从学校毕业后也没有回老家,而是去做武者修行了喔。」
名字、学校跟武者修行之类的事都完全吻合,因此应该是本人不会错。站在眼前的这位帅哥,就是一直迷恋白雪的同学吗?
白雪依然没有发现到那件事。
她拉起我的手臂,好似在把左臂上闪闪发光的结婚手镯亮给他看那样,做起自我介绍。
「我是兽人族中白狼族的-A级魔术师白雪•甘史密斯!是琉特的妻子!」
「甘、甘史密斯的……妻子……?」
亚姆得知白雪结婚一事,宛如石像一般一动也不动。
「我、我是知道你左手有订婚手镯,但没想到你真的不是跟魔术师,只是跟个普通人结婚……」
白雪做了个好比给他迎头痛击的自我介绍,使得他大受打击。
他似乎嘴上在喃喃自语什么没礼貌的话,意识到其他世界去旅行了。
身为青梅竹马的白狼族少女艾丝对那样的他说道:
「亚、亚姆大人,您用不著那么沮丧吧?打从魔术师学校时代起,白雪就决定要和琉特结婚,甚至一直戴著订婚手镯啊。」
「不,可是没想到拥有『冰雪魔女』绰号的Miss白雪居然真的跟不是魔术师的男人结婚了。这只能说是一场恶梦了……」
「……亚姆大人果然是非女魔术师不娶。」
艾丝听见他的发言感到失落。
尽管白狼族出优秀魔术师的比例很高,然而她不是魔术师。
自己有好感的对象,对于「竟然跟魔术师以外的对象结婚」感到失望的话,心情当然好不起来。
亚姆也没有发现艾丝对自己有好感,迅速用手指著我咆哮:
「既然如此就没办法了!大逆不道的琉特!赌上Miss白雪,我申请跟你决斗!」
「你说谁大逆不道!说谁啊!」
「除了你以外还有谁!从年幼时就洗脑拐骗天真无邪的Miss白雪!这不是十分大逆不道又卑鄙吗!」
呜,意外地无法反驳!
比起我,女孩子们对亚姆的决斗宣言反应更大。
「琉特才没有大逆不道又卑鄙!何况我也没有被洗脑啊!不如说孩提时代能跟琉特相遇,我认为是我的人生中最大的幸运、奇迹。」
『哥哥他不是坏人!』
「没错,试图以魔术师的才能有无估量他人好意的你,才应该知耻。」
「夫人们说得对。」
白雪、克莉丝、丽丝与席雅依序批评亚姆,让他后退了几步。
此外梅亚也蓄势待发开口反呛。
「可笑!真是贻笑大方呀!竟然用魔术跟外表来判断琉特大人的才能!呵呵!不懂的人就连有多优秀都无法理解呢。呵呵!」
梅亚用一副打从心底瞧不起人的态度说。
亚姆十分疑惑地提问:
「她们究竟是……」
「吸血鬼族的少女跟精灵是我的妻子,黑暗精灵是女仆,最后则是我的徒弟。」
「你、你这家伙不单单是Miss白雪,居然还有一群不逊于她的美少女们围绕著你啊!」
嗯,我无法反驳。
「你这女性的敌人!不对,是男人们的公敌!我要代替全世界的绅士惩罚你!」
亚姆拔出腰际的细剑放在面前,完全是备战态势。
「亚、亚姆大人,请您别这样!决斗什么的,要是您受伤的话,我……」
「喔,Miss艾丝……」
艾丝担心他而出言制止。她的脸上满是少女担忧心仪异性的神情。
不论是谁都能一眼看出,她的表情跟全身上下都明确地流露出对对方有好感,但亚姆他却说:
「放心吧,Miss艾丝!我会用毕业于魔术师学校,加上在武者修行之旅中培养的实力,驱逐坏男人,解放不幸遭到洗脑的Miss白雪给你看!就让你看看吧!我对Miss白雪的爱有多么崇高!」
亚姆的话语让艾丝紧咬下唇。并且用蕴含杀气的眼神盯著白雪看。
她的双眼中含著像在说「你这狐狸精!」那样的目光。
亚姆那家伙,似乎完全没发觉艾丝的好感。明明都那么露骨了耶。你是哪里来的轻小说、漫画还是动画的主角啊!
他的态度还是让人不爽,于是我答应跟他决斗。
「我明白了。我就接受决斗吧。即使我输了,最终还是白雪拥有要选择哪一方的选择权,应该没问题吧。倘若强迫她离婚的话,PEACEMAKER一定会跟你对抗到底。」
「那是当然!我赌上史密斯家的名誉,决不会强迫她!」
我们进一步订定决斗细则。
●不得杀害对手。
●昏迷抑或战意遭到剥夺时分出胜负。
●此外,若是遭到裁判(由第三方的白狼族男性担任)喊停者便是输家。
●不论胜败都不得有怨。
●今后不得再以白雪为赌注举行决斗。
如上所述。
亚姆连自己为什么被带来这边的理由都忘记问,整个人充满干劲。
看见他那副模样,我们也尽速开始做决斗的准备。
为了让临时村的雪屋不致受损,决斗选在有一段距离的地方进行。
亚姆脖子上的防止魔术项圈已经拆下来了。
我从丽丝手上接过了暂时收起的削短型。确认排放在霰弹枪腰带上的,只有非致命性的霰弹枪弹。
「琉特加油!我相信你不会输!」
『哥哥,万事小心。』
「琉特先生,虽然不能把白雪小姐交给别人,但你要注意千万别受伤了!」
我举起单手回应妻子们的声援。
「……亚姆大人。」
「你放心吧,Miss艾丝。我是魔术师。虽说是决斗,但我无意夺走本应保护的一般市民性命。而且别看我这样,我也很擅长治愈魔术呢。即使受伤也大可放心!」
他后半段的话是冲著我讲的。
在他身旁的艾丝担忧地皱紧眉头,双手置于胸前紧紧握住。
亚姆根本没察觉到存在著一名替自己担心的美少女。总觉得艾丝配这家伙实在太可惜了……
我们跟她们拉开距离。
随著担任裁判的白狼族男性喊出一声「开始」,比赛便正式开打。
亚姆并没有立刻攻过来,他开口说:
「无论是多么有勇无谋,为了对有勇气站在我这魔术师面前的你表示敬意,再次报上名来吧!」
他以简直像个舞台剧男演员那样夸张的态度拢起金发,用细剑指著我。只有艾丝一人为他的动作神魂颠倒。
看来在恋爱中的少女眼中,即使是这么蠢的行动也充满魅力。
「我是史密斯家次男!人族的+B级魔术师,人称『光辉灿烂回旋曲的魔术师』!亚姆•诺尔地•波登•史密斯!」
亚姆的牙齿犹如钻石一般熠熠生辉,对我露出帅气表情。
艾丝已然神魂颠倒到让人担心她会不会融化掉(注:艾丝音同Ice)。
很帅吗?喂,这样真的很帅吗?
况且他那绰号怎么说……该不会是他自己卯足了劲想出来的吧。我感觉自己的意识有点要飘远,但总算是站稳脚步姑且打了个招呼。
「呃~我是获得高等精灵王国授予荣誉爵士的琉特•甘史密斯。也担任PEACEMAKER的团长。」
「喔,好歹还是有爵位啊。那么即使在此丧命,也是为了维护贵族名誉而死吧。那么我从一开始就要拿出真本领上了!」
喂喂喂,你刚刚不是还说「我无意夺人性命」嘛。
不过他没发现我傻眼的视线,亚姆拿出了真本领还什么的。
「闪耀吧,光之精灵啊!以那力量于地上显现神圣身影吧!光镜(Light Mirror)!」
在咏唱咒语的同时,亚姆的身形晃动变成十个人。
所有人的身高分毫不差,分不清哪个是本人。
『这就是我最强大的魔术「光镜」。实际上增加的并不是我,只是透过光精灵的力量增加身影而已。』
换句话说就是光线折射出的虚像,又是古典的招数……
他是怎样看待我傻眼的神情呢?他再次甩动金发──十个人同时甩。
这是有点……不对,是超级烦人。
『呵呵呵,我知道人数增加你会害怕。Mr.琉特你也会这么想吧──「只要在十人当中,能打倒真正的那一人,就是自己获胜了。而且除了本人以外的攻击全是虚假的」。不过很可惜……其他九人的确是光精灵制造出的虚像,可是──』
除了正中央以外的九个人都用细剑戳地面的雪。
他们的剑尖发光,释放出有如雷电的光芒。
『吓到了吗?虽说其他九人是光精灵制造出的虚像,不过经由我的魔力可以让他们部分实体化进行攻击喔。也就是说你实质上,必须跟十个我对战!呵呵呵,绝望了吧?这就是我在魔术师学校毕业后,走遍世界领会了武者修行的力量!』
这可真是该感到惊讶。是拥有质量的残影、幻影吗?有点棘手呢。
亚姆把细剑拿近胸口,刀刃在脸的前方。
『那么,就开始光辉灿烂的回旋曲吧!玩弄Miss白雪心意的罪过!你就去充分地后悔吧!』
亚姆并没有立刻向我猛扑过来。也许是用了肉体强化术辅助,他经由快速的身体动作移动位置。等到分不清那个是本人以后,他凌厉地进逼,十个人同时攻了过来。
『雷霆万钧不同凡响猛烈一斩……哇!』
我瞧著亚姆老实过头喊出招式名冲过来,接著扣动削短型的扳机。
打完两发以后退出空了的霰弹枪弹。以惯用手势迅速装填非致命性霰弹枪弹,一次次地开枪。
枪口飞出许多小钢珠大小的木制弹。
亚姆来不及打开盾牌,增加的虚像遭到击倒。
他在松开细剑的同一时间,也失去了意识昏倒。很好,是我赢了。
能以虚像进行攻击确实是相当棘手。
尽管一个人同时跟多数人以上打可说是千辛万苦,但我手里拿的是「霰弹枪」。这种状况下,如果是手枪、突击步枪等等采取「点状攻击」的枪,说不定会很难应付,然而霰弹枪是采取「面状攻击」的枪。在近距离之下镇压多数对手,正可谓是能彻彻底底发挥霰弹枪特性,独领风骚的场面。
「亚姆大人!」
任谁来看都能确定是谁获胜的时候,艾丝脸色苍白地跑近亚姆。
「没事的。他只是昏过去而已,没有死掉喔。不过可能会受点伤。」
这次我用的非致命性霰弹枪弹,是类似「多球橡胶弹(multiball rubber)」,让许多小钢珠大小的子弹飞出去的东西。由于橡胶还在实验阶段无法使用。现在则使用木材当它的代替品。
本以为昏过去的亚姆,躺在艾丝的膝上暂且苏醒……
「真、真不愧是我永远的宿敌……三场比赛中第一场的这次比赛,就让……给Mr.琉特吧──咕呼!」
「亚姆大人!亚姆大人!」
只说了自己想说的话,随后亚姆再次失去意识。
「三场比赛的第一场」是什么意思啊?
这场战斗什么时候开始变成「三场比赛」了?
不过直到昏倒以前都还想保持帅气模样的那种毅力,某种意义上值得尊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