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军武宅转生魔法世界,靠现代武器开军队后宫!?
  4. 第六卷
  5. 第五章 亚姆、欧尔与阴谋
  6. 繁体版

第五章 亚姆、欧尔与阴谋
2017-06-22 16:38:19

		

白色城堡里居住著治理北大陆最大都市诺尔地波登的高级贵族。
在能眺望整个中庭的起居室之一,两名人物面对面进行密谈。
「这次的袭击……绑架生长于其他大陆的白狼族一事失败了。是莉莉你介绍指导士兵队的军事教官静音暗杀者(Silent Worker)有指导不足之处吗?」
坐在沙发上用尖锐视线瞪著名叫「莉莉」这名女性的人物,是治理这块土地的上流贵族中的长兄欧尔•诺尔地•波登•史密斯。
一头金发身形纤细,手脚有如模特儿一般修长,五官也带著一股中性气息,假如他穿上女性的服饰化个妆,就会是个难辨雌雄的美青年。是个住在地球上的话,想必会成为一名当红模特儿的人物。
站在墙角的莉莉回答了欧尔的疑问。
「静音暗杀者──是金等级的军团,世上数一数二的暗杀集团『处刑人(Seeker)』的团长。正因为是那样的人物,才能在一年如此短的期间内,培育出拥有那等熟练度的士兵。不如说应该称赞成功逃跑的PEACEMAKER呢。」
莉莉用戴著黑色手套的手啪啪啪地鼓掌。
她──尽管说是「她」,但实际上难以分别她是否真为女性。原因出在莉莉披了件黑色外套,连头都整个蒙住,还穿著长及脚踝的裙子、戴上手套和穿著鞋子。遮住脸的面具没有半个透气孔。从头到脚全黑,是个好似剪下夜空化成人形那样的人物。
唯一能够判断她是女性的素材,就只有她发出的声音。
「现在没办法把他叫回来,再次重新缔结技术指导或护卫之类的契约吗?」
「想必有困难吧。他也是个大忙人。不如说我觉得虽然是契约,但像他那样的人物竟然真能留在北大陆一年啊。」
欧尔这次不悦的表情跟态度表露无遗,然而却无法反驳她。
实际上若没有莉莉介绍,不可能招聘静音暗杀者当军事顾问。多亏如此才能让精挑细选的部下们接受处刑人的战斗技巧指导,设立秘密士兵队。
原本无论钱堆得多高,北大陆都不可能找来金等级的军团。原因在于要是金军团,在其他大陆可以随心所欲地选择工作内容,没必要特意跑来乡下的寒冷北大陆接工作。
当然莉莉不可能是因为一片好心而把处刑人介绍给欧尔。
她要求的是「抓住某两个白狼族的人物」,并且进一步要求「她们拥有的戒指」。代价是约好要支援欧尔坐上领主之位。
介绍处刑人也是其中一种支援。
欧尔有个弟弟,弟弟拥有魔术师的才能,自己却没有。
只是那样的差距使得两人的父亲托鲁欧•诺尔地•波登•史密斯指名弟弟为下任领主。所以在几年前,欧尔听从忽然现身的莉莉之言,为了让自己坐上领主之位展开行动。他用莉莉给予的药品让父亲卧病在床,在弟弟自魔术师学校毕业回归前争取到了时间。
还藉助处刑人的力量,创造出能够独立行动的暗杀集团。
这一切都是欧尔为了坐上领主之位,亲手主宰北大陆最大的领地的缘故。
「父亲大人!父亲大人在何处?」
「似乎有客人来了呢。那我就暂且藏匿身影,如果还有要事,请开口呼唤我。」
「……我知道了。我深知十分困难,但你再探听一下处刑人有没有意愿再次进行军训。」
「我明白了,但请您别太过期待。还有我方完成了您要求的『项圈』,就先放在这里了。」
莉莉留下毫无干劲的言语跟小盒子,随后溜出房间。似是要完全抹去她带来的寂静气息那般勇猛的呼喊声,连这个房间都听得见。
呼喊声越来越近,有人粗鲁地打开房门。
「兄长大人不在吗!」
「亚姆,才刚回来就吵吵闹闹的,身为贵族先打个招呼如何。」
名为亚姆的少年坐正姿势,把右手放在胸前,左手移动到背后。
他用会让人为之著迷的流丽动作打了个招呼。
「打扰了,兄长大人。亚姆•诺尔地•波登•史密斯现在回来了。回家的时间晚了,实在万分抱歉。」
亚姆•诺尔地•波登•史密斯。
一头略卷曲的金发、端正的容貌,是个有著贵公子风范的美少年。白皙的肌肤乍看之下很梦幻,但开到第三颗钮扣的衬衫之下,具备一副壮硕的肉体。
欧尔从沙发上起身走到亲弟弟的身旁,把手放在他的双肩上。
「真的是晚了呢。你从妖人大陆的魔术师学校毕业后大概过一年了,这段期间你都在哪里做些什么?还有你长高许多了啊。身体也变得如此结实,这下子单纯比力气我可赢不了你了。」
「我依照兄长大人您在信中给的建议,为了将来要迎娶为妻的心爱之人,环游世界进行了武者修行。」
「没想到你真的去做了武者修行……总而言之,好久不见了。」
这名亚姆•诺尔地•波登•史密斯,就是在魔术师学校时代,爱慕著白雪的上流贵族之子。
身为史密斯家的次男,原本在魔术师学校毕业后,就理应在父亲的身边以继承者的身分累积经验。不过自白雪从魔术师学校飞奔出去之后,为了变得配得上她,亚姆拚命努力成为一名+B级魔术师毕业。不过+B级魔术师没办法跟白雪并肩而立,于是他又花上大约一年时间,在全世界飞来飞去展开修行之旅。
这次相隔数年回到老家的城堡是有原因的。
亚姆用一脸严肃的神色质问站在眼前的哥哥。
「话说回来兄长大人,我可以请教您一个问题吗?」
「怎么了?你一副现在就要猛扑过来的表情。」
「根据回答说不定真会变成那样。为什么父亲大人要对白狼族提供悬赏金!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那件事啊……」
欧尔步行至窗边眺望窗外。
亚姆在回乡时得知白狼族遭到悬赏、迫害之事。
他个人从以前就跟白狼族有所联系,会对白雪一见钟情想必也有这方面的原因在吧。
「父亲大人在想什么呢!白狼族会告知巨人族进攻,保护在雪山遇难的人民,让积雪崩落故意制造雪流以防范危机于未然,是向来与我们一同友好生活的一族呀!父亲大人的所作所为,等同是在背叛我们长年以来亲近的友人!是应为人民模范的贵族不该有的行为!」
「亚姆你冷静一点,父亲大人他也有诸多考量吧。」
「为了请他告诉我那些考量,我想见父亲大人一面!」
「……亚姆,你过来这边一下。还有说话小声点。」
弟弟坦率地遵照哥哥的指示。
「其实在几年前,父亲大人就病倒了。」
「父亲大人病了!」
「嘘,你说话太大声了。」
「抱、抱歉。那么父亲大人现在的状况如何?」
「不怎么乐观。也有请知名的治愈魔术师来看过他了……之后父亲大人就做出逮捕白狼族的指示了。」
「换句话说,父亲大人是因为生病精神不正常才对白狼族提供悬赏金吗?」
欧尔露出似乎很严肃的表情点了点头。
「那马上让我继承父亲大人的领主之位,撤销悬赏金吧!」
有如水往低处流,亲弟弟对于自己会成为首领没有丝毫的怀疑。由于身为魔术师,因此亲弟弟对于自己的顺序在哥哥欧尔之上深信不疑。欧尔拚命忍住差点因为这席话垮掉的表情,改换成斥责弟弟的一副监护人神情。
「这可不是在继承哪里的商店。就算要继承也有所谓的程序。你自己应该也很清楚,这可不是今天明天就有办法解决的事吧?」
「那么起码撤销白狼族的悬赏金不行吗?」
「自从父亲大人倒下以后,就由我代为经营领地,不过白狼族的悬赏金是以父亲大人的名义提供,尽管我用尽千方百计,依然无法撤销。」
「那就让身为下任领主的我,闯进冒险者仲介公会撤销!」
他的话语让欧尔差点就要发出咂嘴声。
「亚姆,在外头你也控制一下直接忤逆身为当家父亲大人的行为。万一『史密斯家内部正展开以血洗血的权力斗争』这种丑闻传出去还得了?到时可能会有贵族们乘虚而入喔。」
「可是兄长大人──!」
「反正你才刚回来,总而言之为了消除疲劳先休息个几天吧。拜托你了。」
「……我明白了。那就依兄长大人您所说的吧。」
虽然说不知情,但在父亲倒下以后,亚姆为了自己做了武者修行。那段期间里一直把经营领地的事推给亲哥哥欧尔。
亚姆卖哥哥面子,约好这几天为了消除旅途疲劳不会轻举妄动。
欧尔听见的他的回答感到很满意,脸上现出了笑意。
他把莉莉给的小盒子交到亚姆手上。
「迟是迟了些,但恭喜你从魔术师学校毕业。这虽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东西,不过是我的毕业贺礼。」
「兄长大人,谢谢您!这是!喔~真是漂亮的项炼啊。」
小盒子里收纳著一条中央有著宛如红宝石的红色魔石,镶在塑成星形的金属之上的项炼。亚姆在亲哥哥的礼物面前泛起欣喜的微笑。
「兄长大人,我可以戴上吗?」
「当然了。把盒子给我。」
亚姆把项炼放回去,将小盒子交给哥哥。
欧尔亲手把项炼戴在弟弟的脖子上。
「虽然有点华丽,但果然很衬亚姆的头发呢。」
「感谢您,兄长大人!我会一辈子珍惜的!」
「你能喜欢我也很高兴。」
欧尔对弟弟露出了微笑。
亚姆尚未察觉到,在那笑容的背后潜藏著恶意的影子。
▼
一身黑衣装扮的莉莉从欧尔在的房间溜出来以后,走在不见人影的走廊上。
她暂且停下了脚步,对著影子出声。
「……PEACEMAKER依照计画出现在北大陆了。可以帮我告诉妮妮、梅莉莎跟琵拉娘照事前所说的那样行动吗?」
「遵命。」
对方用只有莉莉听得见的声音回话后,伴随著空气的轻微摇晃,可以得知某人已经从这个地方离开了。莉莉确认气息远去,随后再次于不见人影的走廊上踏出步伐。
「我早已知道结果。不过就这样毫不费力地拿到戒指说再见也一点都不有趣呢。我想报一报朵加跟诺拉被欺负的仇,况且──」
她回想起刚才话题中提及的PEACEMAKER的详细情形。她的心中低语著某个少女的名字。
「好不容易在这北方的尽头重逢。身为亲姊姊、身为『Noir』的一员,该来个隆重欢迎才合理呢。」
在黑色的面具下,莉莉发出愉快的笑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