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军武宅转生魔法世界,靠现代武器开军队后宫!?
  4. 第六卷
  5. 第四章 白狼族的少女们
  6. 繁体版

第四章 白狼族的少女们
2017-06-22 16:38:19

		

「大家,对不起……都怪我给大家带来麻烦了。」
白雪在飞船的餐厅兼客厅小歇片刻,垂著尾巴跟耳朵开口道歉。
坐在她隔壁的克莉丝,握著她的手举起迷你黑板。
『这不是姊姊你的错!』
「没错。全都得怪执掌这个都市的贵族。白雪小姐你完全不需要道歉!」
丽丝也用强力的话语斩钉截铁地说。
妻子们感情这么好真是令人感激。
「谢谢你们,克莉丝、丽丝。但现在待在这里很危险。关于我爸妈的线索还是算了,我们回总部去吧?」
「可是我们没办法马上起飞呀。在来到这里之前,飞船的魔石魔力几乎都用完了,不补给的话,就连最近的妖人大陆的边缘都到不了呀。」
面对白雪的丧气话,梅亚道出现实层面的问题。
飞船是用魔石飞行,因此无法一口气在大陆之间飞行,而是要像跳岛(注:指跳岛战术(Island hopping))那样,更换填充好魔力的横越都市之间以飞向目的地。这也是个人无法拥有飞船的理由之一。
光是移动就所费不赀。
「我也能理解白雪你在担心什么,所以明天我们不是要直接去跟那个贵族会面,得到他『不会对白雪你出手』的承诺嘛。而且我要问出他为何要对白狼族提供悬赏金,如果是奇怪的理由就得制止他。我无法放任我重要的青梅竹马又是妻子白雪的一族,受到这么过分的对待。」
「琉特、大家,谢谢你们……」
白雪拭去眼角浮现的泪水,把自己的手叠上坐在旁边的我的手。
席雅不识相地在此时提出意见。
「在下认为现下今晚应该部署哨兵。当时不在冒险者仲介公会的冒险者跟其他人,会以悬赏金为目标前来袭击,刚才打倒的那群人也可能反倒怀恨在心来袭击我们。」
总觉得把在冒险者仲介公会的冒险者打得落花流水的,基本上是席雅……
我也有丢特殊声响闪光弹,说不定会遭到怨恨。
「总之今晚就照席雅所言部署哨兵吧。大家才刚到想必很累,但是忍耐一下吧。我想等到明天就能谈妥很多事情了。」
听见我的指示,大家各自做出赞同的回应。
于是随即定下今晚部署哨兵的轮值。
▼
「哈~好冷……」
一呼气,白浊色的雾气就在灿烂星光下散去。
第一组哨兵由我跟席雅担任。才刚到就随即发生事件,白雪她们身心都很疲倦了吧。因此由我们这些成员中最有体力的两人站最早的哨兵。
席雅依然不穿御寒衣物,一袭女仆装扮。
「席雅你不冷吗?」
「感谢您替在下操心。但在下没事。因为在下是女仆。」
女仆真是太强了!
此外她拿的不是AK四七,而是比平常大上一圈的枪盒。是比起平常的类型再增加装弹数的原创款式。
看来席雅似乎非常中意枪盒。
她本人表示「枪盒是能当武器也能当盾,攻守合一的最强武器」。席雅的表情总是很严肃,不过那个时候她的脸颊泛红,浮现出兴奋的神色。想必跟艾露老师极力主张魔术液体金属出色之处那时的我,也是那种感觉吧。
此外还根据席雅的要求制作了好几种版本的枪盒,究竟何时有机会亮相呢?尽管心中抱著这个疑问,我还是继续站哨。
除了我们以外原本有两艘飞船,但少了一艘。看来是找到能够停泊的地方所以移动了吧。我们进行移动跟剩下那一艘拉开距离,为了不要创造出死角。
我俩走到甲板上,分别在船头、船尾走动对四周保持警戒。途中我跟席雅在甲板上碰面之际会简单聊个两三句,对于抑制睡意很有帮助。
因为暴风雪积起的新雪,反射出星星与巨月的光亮。由于基本上是平原,加上是由对气息敏感的席雅担任哨兵,只要敌人一接近应该能马上发现吧。
(对白狼族提供悬赏金什么的,也有会做可恶之事的领主啊。阿依娜好不容易拿到的村落地图,白白浪费掉的可能性想必也很高吧。)
白狼族也不可能蠢到把村落地点就这样设置在其他人知道的地方。会考虑放弃那里是理所当然的事。虽然姑且知道是白跑一趟,不过也许还有其他线索,所以慎重起见,我打算还是在结束跟领主的会谈后再离开……
「嗯?」
雪花飘落,落地积成一座小山的雪一部分崩掉了。
光是那样还没什么特别不对劲的地方,但并没有风在吹,也没有动物经过。
可是雪却崩掉了。
我将AK四七的射击选择钮从「安全」移动到「全自动」。
当我慎重地注视著那个地方──雪崩的地方,雪突然由下而上像是爆炸般飞舞起来。接著全身──从头到脚尖装备了全数覆盖雪白铠甲的人影展开突击,一共有三人。
「敌袭!」
看来是从积雪下方爬过来的。
我纵然感到惊愕,还是用AK四七展开连射!虽说目的是牵制,但由于枪声大响,也是在告知席雅跟在飞船里睡觉的白雪她们有敌人来袭。
白色人影显然对于枪口向著他们有所警惕,一开枪就随即用超乎常人的动作回避。
「是魔术师吗?」
恐怕是以肉体强化术辅助身体,并且强化视觉方面回避掉子弹吧。
令人吃惊的是,敌人宛如知道AK四七跟枪械而采取行动。
尽管是猜测,但他们或许知道冒险者仲介公会的那起纠纷,因而掌握到我们的武器是特殊的魔术道具。一旦知道的话,把它解释成高性能弓箭,如果以肉体强化术强化视觉与肉体,想要回避并不困难。
另一边的甲板也响起枪声,席雅不知何时进入战斗了。
对方都那么靠近了她竟然没察觉!
我们这边完全陷入被动状态。
我用AK四七的「GB一五」的四十公厘附加型榴弹射击,落下的积雪再次扬起。即使无法击倒起码也能阻挡对手才是。
「!」
阻挡期间当我想换弹匣时,被对方抓到空档。
对手划破扬起的雪帘,其中一人使出飞踢。
即使我瞬间形成盾牌,但对手是用肉体强化术辅助身体的魔术师,那一击让我遭到击飞,破墙掉进飞船里,AK四七也离手了。
「呜……可恶……!」
我压著左肩。在被踢到的霎那之间,我侧身把肩膀当成盾做了防御。多亏如此我的惯用手平安无事,但左手麻痹了暂且无法灵活使用。
「琉特大人?」
我的视线瞧向有人向我搭话的方向,只见梅亚身著睡衣爬了起来。
她的睡衣是质地轻薄类似浴衣的衣裳。就是接近前世所谓的中衣。也许是因为质地薄,能够确实看清她凹凸有致的肢体。再加上因为她直到刚刚都在睡觉,袖口跟胸口袒露的白皙肌肤在月光照映下,让人觉得有点性感。
破墙抵达的地方是梅亚分配到的个人房间。在一片黑暗之中仍旧能够清楚感受到她在兴奋,脸蛋潮红双手压著自己的脸颊。
「琉特大人,居然三更半夜来夜袭!我真的好开心呀!啊,我的第一次就要在这里被夺走了呢……今晚是纪念日,把光辉灿烂的这起事件刻划在PEACEMAKER的历史中,流传给后世的人们吧!」
「梅亚你这笨蛋!现在不是睡昏头的时候了吧!」
在她说出一串蠢话的期间,穿著白色全身铠把我踹飞的敌人甩动左右双手,随之跑出有如鱼鳍的刀刃。
这并非是使用魔术的手法,应该是什么机关吧。由于敌人戴著头盔无法分辨表情,但能够明确感受到浓厚的杀意。
我用右手从腰际拔刀与其对峙,当然有用上肉体强化术辅助身体。
「梅亚你现在很危险,待在那别乱动快趴下──!」
敌人的右手一闪,我也用右手握的刀把它格开,随后对方左手的刀刃马上靠近,勉勉强强才回避掉。尽管我试图进攻,但对手持续挥动手臂,我光是要用刀格开就分身乏术了。
对手的右脚直击我的小腹。
「呜!」
纵然我用毅力撑住做出反击,对方仍轻松地躲掉。因为我的动作变得迟钝了。即使除去左手还在麻痹没法用这一点,仍旧能理解到敌人的格斗技巧之高。
(明明是个魔术师,格斗技巧的水准也太高了吧!不,以前艾露老师说过,越是优秀的魔术师格斗技巧跟剑术也就越是优秀。)
敌人发动突击交叉双臂,刀刃如断头台刀片那样滑动。
我猛然把刀插进我的头跟刀刃之间阻挡。昏暗的室内火花四溅。
「呜……」
对手在手臂上灌注魔力,打算斩下我的首级。
我用右手抓著刀,顶住对方进逼的刀刃。当然我在手上注入魔力。不过我的魔力量比起对手来说压倒性的少,打持久战必死无疑。
我跟对手隔著头盔四目相交,那其中不含任何特殊的情感。
那双眼睛就像在说「只是杀人这种程度,不会涌现什么特殊的情感」。
怎么能被这种家伙给杀了!
「这个混帐!」
我把脚塞进我跟敌人之间,在脚上注入所剩不多的魔力,硬是把敌人踹飞拉开距离。再拔出挂在腰上的「H&K USP(九公厘型号)」开枪!不过毕竟只是九公厘,对手做出盾牌便轻松挡下了。
「琉特!你没事吧?」
白雪开门赶来支援。
她随即用AK四七对准敌人扣下扳机。
白色的敌人飞快做出盾牌,但跟九公厘不同等级的威力使他肩膀受伤了。
敌人从自己制造出的洞穴中向外逃跑。
「琉特对不起,我太晚来支援了。」
「不,你来得刚好。谢谢你,白雪。救了我一回。」
我捡起自己的AK四七向白雪道谢。
「总而言之现在先出去外头,跟大家会合吧。走了,梅亚。」
「那请稍等一下,我现在就换衣服。」
「没有那么多时间了!别管了,快走吧!」
我拉起她的手,从床上硬拖下来穿过打开的洞穴往外头走。白雪则跟在后头。
『哥哥,幸好你没事!』
「琉特先生、梅亚小姐你们都平安无事真是太好了。」
「十分抱歉,少爷。在下太晚察觉敌影,以致对方先下手为强……」
一走出洞穴,克莉丝、丽丝跟席雅便立刻向我搭话。
大家的手上都拿著各种不同的武器。
我也换了个新弹匣。
「席雅,你不用放在心上,总之大家都平安无事真是太好了。你们那边的状况如何?」
「是的,前来袭击的敌人有三人。尽管我方没有受到伤害,却也没能做掉对手。从在下察知气息也没能发现来看,是相当熟练的魔术师们。」
「我这边也没有受到什么严重伤害,袭击者有三人,全都是魔术师。」
换句话说一共有六人。也有可能还有其他预备战力正在待命。
「琉特,我们该怎么办?要让飞船起飞从这里离开吗?」
「对手是魔术师。要是我们在飞行途中遭到击坠,损害反而会更大。总而言之在早晨来临以前,大家都要聚在一起保持警惕──!」
就连并非魔术师的我都能感受到的浓厚魔力。
视线所及之处能看到六名袭击者聚集起来正集中精神。由于没有发出声音,因此是无咏唱魔术吧。然而无咏唱魔术相较起一般使用魔术的方法,出招慢、威力较小、消耗的魔力也多。是充满缺点的技术,不过看来袭击者们连一点声音都不想让人听见。
问题在于有六名魔术师试图同时发动无咏唱魔术。
一个一个来的话威力并不强大,不过倘若六人一心,好比是一个人那般配合时机,便能提高威力。由于已然发动在即,就连AK四七要开枪干预也来不及了。
为什么直到变成这样为止,都没能发现呢?
「大家快逃!离开飞船!」
在大喊的同一时间,白雪她们拔腿狂奔。
白雪抱起克莉丝,席雅抱起丽丝从飞船上跳下去。
我拉起梅亚的手,接在她们后头离开。几乎就在同时魔术完成。
刚刚还在的甲板中了一招火焰魔术。爆焰、火柱高高升起,火焰包围住整艘飞船。
「不要啊啊啊啊啊!我跟琉特大人的爱巢!烧起来啦啦啦!」
什么爱巢……原来梅亚是那样认知的啊。
总之忽视她的尖叫──飞船由于六名魔术师的无咏唱魔术严重毁损,这下子飞向空中逃走的选项也堵死了。
殷红燃烧的飞船,火焰照亮了魔术师们,因为得以细细观察。
他们全身覆盖著白色铠甲,并不会让人觉得花哨。铠甲上没有雕刻的图案,削减至极限的朴素相当显眼。只有头盔为了确保视野开了两个洞而已。从左右两边的手臂会跑出类似鱼鳍的机巧刀刃。换一种角度看,感觉像登上陆地的半鱼人。
(怎么办?要在这里跟他们打吗?)
虽说对手是魔术师,但也只有六个人。
拿出两把PKM狂射的话,就算再怎么强化视觉,我也不认为躲得掉。也可以用把所有的手榴弹跟反坦克地雷拿出来丢予以歼灭这招。
(那样子真的好吗?)
敌人不光是眼前的六人而已。很可能还有预备战力潜藏在雪原当中。说不定在这里阻挡他们的期间,还会有增援抵达。
况且这些魔术师们,比我们至今遇见的魔术师要来得不寻常。
他们在使用魔术的时候,我们无法感应到魔力。
魔术师会对魔力有所反应,因而难以用魔术袭击、突袭杀害魔术师。
因为在袭击前,魔术师就会发觉魔力的流动。在飞船遭到破坏时,虽说是无咏唱,但直到发动在即都没发现,这是相当异常的事。
至今建立起的常识在动摇。
况且席雅擅长察觉气息,他们竟能钻过她的警戒网接近飞船一侧。我会发现他们靠近,只是我运气好而已。不论魔术还是气息,都应该有什么花招或把戏才是。
不清楚对方的本领就开打并非上策。
(……要是能在这里抓住他们的话,就能让他们吐出内情。有可能是得到重要情报千载难逢的机会?)
该战斗?还是逃走……怎样才是正确的?
「我说你们!」
当我还在迷惘之际,有个戴著兜帽的人物向我们搭话。
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这个带兜帽的人物身上。是白天我们离开冒险者仲介公会后见到的人物。我对那人脏掉的兜帽有印象,肯定没错。
「是新的敌人吗?」对方或许是切身感受到我们抱持著这种警戒,于是拿下兜帽。
从兜帽下出现兽耳与银发。少女暴露出令人一目了然的白狼族特徵。
我作梦都没想到这种地方会有白狼族的人。
「快过来这边!要从这里逃走喽!」
「我、我明白了!大家快走吧!」
她背向我们往街上奔跑,我们照她的话从后头追上去。
白色铠甲群将目标从我们转移到白狼族少女身上,就像一阵风那般飞奔出去。
我们当然不想被后头追上,于是我用AK四七朝著白色铠甲群开枪。
他们为了回避AK四七的子弹停下脚步,压低身体或是后退。
为了更进一步阻止他们──
「丽丝!爆破手榴弹!」
「好的,爆破手榴弹是吧!」
丽丝用圣灵的加护从「无限收纳」中取出爆破手榴弹交给我。
一到手我便拔除插硝,用肉体强化术辅助身体,朝著白色敌人竭尽全力投掷出去。
瞬间爆炸!雪花像窗帘那样凌空飞舞。
「趁现在追上她!」
席雅带头,大家跟随其后,由我殿后再次向后方丢掷爆破手榴弹。
雪帘再一次飞舞起来。
白狼族少女进入都市的街道之中,冲进巷弄里。
打开类似人孔盖的圆形金属盖,身体滑进了那片黑暗当中。
我们也紧跟其后,在队伍最后的我再次阖上盖子。
盖子的前方是阶梯。由于没有光线,为了安全起见我用所剩不多的魔力强化夜视力。
起初还以为是地底的下水道,但这里是类似逃跑通道或矿山坑道的地下道。
洞穴既不高也不宽。
我只要一伸出手便能摸到天花板,张开双臂指尖就能触碰到两边墙壁。
地下道的前方后方,都像看不见尽头似的绵延不绝,而且在前进的同时,路忽而分成两条、忽而分成三条,或是只有左转、右转的路缺乏一贯性。在那样的道路替我们带路的白狼族少女果断地持续前进。
进入地下道步行三十分钟左右以后来到广场。
是大小约莫有小学教室那么宽的地方。当然没有任何光线。
「有会用魔术的人在吗?在的话就帮我点个火!」
白狼族少女用略嫌粗鲁的语气,从兜帽斗篷里拿出灯笼。
由白雪当代表点著了灯笼的火。
周遭变得明亮,就算不用魔力强化夜视力也能看清彼此的容貌。
「放心吧,来到这里那些白色的家伙就不会追过来了。因为那些家伙完全无法掌握这个地下道,所以不会追到这么深的地方。」
我记得……诺尔地为了应付巨人族,整个都市应该都遍布著地下道。
看来这名白狼族少女,能掌握这个巨大地下迷宫的路线。
「你认识那些白色的魔术师们吗?」
「那是统治这个都市上流贵族的秘密士兵队喔。说是大约从一年前,他们邀请隶属某个顶尖军团的魔术师担任军事教官,让他们接受训练。」
白狼族少女冷淡地回答,她把压在上衣里的长长银发掏出来。甩了两三次头,解开缠住的发丝,似是在放松兽耳的肌肉那样动了动。
我重新观察起她。
她留著又长又直,长度到背部一半的银发,兽耳上别著耳环。身高跟梅亚同等程度,胸部比起白雪来得压倒性的小。年纪和我跟白雪应该差不多。尽管是名美少女,但因为大大的双眼带著一股锐气,给人冷漠的印象。
如果说白雪是柔和的美少女,她就是苗条的冰山美人,是方向性完全相反的美少女。
我代表大家进行自我介绍并向她答谢。
「感谢您此次搭救。谨代表所有人向你道谢。我是获得高等精灵王国艾诺尔国王授予荣誉爵士,人族的琉特•甘史密斯。也兼任军团PEACEMAKER的团长。要是方便的话可以请教一下您贵姓大名吗?」
「嗯~妖人大陆的贵族大爷啊……我是兽人族中白狼族的艾丝。」
「艾丝小姐是白狼族啊。您应该正遭到悬赏,为何会在此现身?」
「叫我艾丝就行了。讲话用不著那么客气。我……应该说我们的同伴在诺尔地的外边,这次是为了购买必需物资来到都市。」
据说盐巴跟辛香料等等,在大陆内陆难以买到,所以无论如何都得到附近最大的都市诺尔地购买。
我照她说的不再用「小姐」叫她,还有说话也不那么客气了。
「但这样不是很危险吗?白狼族遭到高额悬赏对吧?」
「没事的。并不是所有人都以我们的悬赏金为目标,尤其是有老交情的人,或者在雪山遇难得到我们相救的人等等,他们不会出卖我们。」
白狼族从以前开始,只要发现在雪山上遇难,或是遭到魔物袭击的人们,在拯救他们细心看护之后,还会送他们回家。作为报答只要白狼族在诺尔地有事相求,就必须对白狼族伸出援手。可以说是共存共荣。
关于悬赏金,听说是统治这个都市的上流贵族起头的,因此他们也无法反抗。
「而且我们平时会先变装,头发也会用魔术染剂染成黑色。」
据闻这次是为了说服我们,特地暴露出兽耳跟银发。
艾丝的视线向著白雪。
「在必需物资采购完毕的回程途中,看到冒险者仲介公会吵吵闹闹的。我向从里面出来的冒险者问话,得知『有个贵族带著白狼族的女孩出现了』以后我吓了一跳。虽然她好像很正常地出了冒险者仲介公会,而且没有被抓起来……但我还是担心,于是就在一旁静观其变,接著……」
「发现我们受到袭击,于是救了我们吗?」
「没错。」
她酷酷地表示同意。
「不过没想到你竟然直到深夜都还在关注我们的状况……多亏如此真是得救了。请让我再次向你道谢。谢谢。」
「白狼族是少数民族,因为在严苛的雪山中生存,所以帮助同族几乎可说是接近于本能了。因此你们不必放在心上。话说回来我没见过你,你是白狼族的吧?」
「我是琉特的妻子!兽人族中白狼族的白雪•甘史密斯!」
白雪对初次遇见的同族精神奕奕地自我介绍。
「我在婴儿时期就被寄放在妖人大陆的孤儿院里……为了寻找关于我父母的线索,昨天才刚到这里。所以不知道有人在悬赏白狼族什么的……」
「原来如此,是这样啊。难怪会觉得是素未谋面的同族。」
「艾丝,你有没有听说过关于我的父母,前往妖人大陆的同族的事?」
艾丝张口欲言,却又闭上嘴巴,摆出一副在深思什么的神情说道:
「只要前往白狼族的村落,说不定就会有人知道。要备好采购物品还需要几天时间,之后我就替你们带路去村落如何?」
白雪环顾大家一圈,随后视线落在了我身上。
这是得到关于父母线索的机会,她的双眼正诉说著:「可以随她去白狼族的村落吗?要是不行的话我就乖乖不去了……」
我的答案当然用不著说了。
「可以也带我们前往白狼族的村落吗?」
「这倒无妨。毕竟是她的丈夫跟朋友对吧?那就信得过。」
「那么就拜托你了。」
「谢谢你们,琉特!各位!还有艾丝!」
白雪眉开眼笑地向所有人道谢。
「就照这样经由地下道越过城墙吧。跟我来。」
「不好意思,可以稍微等一下吗?」
「怎么了?」
艾丝张口询问。我回头看了看大家说:
「我们是在睡眠时遭袭,所以大家都穿著睡衣……能给我们好好换件衣服的时间吗?」
我跟席雅因为在站哨,因此有确实带好装备,可是白雪她们是身穿睡衣起床应战,所以根本没空换衣服。
梅亚是硬被我从床上拖出来的,因此连鞋子都没穿。
丽丝从圣灵的加护「无限收纳」里,拿出备用衣物与全套装备。为了应付不时之需,我们有收纳了两套以上的装备跟衣物。
尽管对艾丝暴露了丽丝是高等精灵族,不过她相信我们。那我们也该相信艾丝,把一部分的秘密透露给她吧。
我们重新准备好装备,由艾丝打头阵在地下道向前迈进。
北大陆最大的都市诺尔地波登的靠陆一侧耸立著两层巨大城墙。
这城墙是用来防止栖息在北大陆的魔物巨人族的进攻。因此比起一般的城墙来得厚实坚固,还有许多常驻的监视兵。原本还担心要怎样越过,但因为地下道延伸至城墙外,在不知不觉间就能走出都市之外。
据说他们在诺尔地购买的必需物资也是这样子运到外头。届时会让几名先遣队的男人们搬到外面,再放在雪橇上运送。
来到外面的时候,朝阳已然升起,森林里的许多树木与积雪正在闪闪发亮。
我们完全没有休息,继续在森林中行走,目标是先遣队当作基地的地方。
在行走之际,除了我跟白雪外的其他人也做完了自我介绍。当介绍了克莉丝跟丽丝也是我的妻子时,艾丝神情丝毫未变低声说了句:「……这样啊。」似乎是不怎么感兴趣。
「艾丝你彻底掌握所有地下道了吗?」
「怎么可能。我们知道的只是极少的一部分而已。」
看样子连她们白狼族也无法完全掌握不断增建的地下道全貌。
「琉特,你快看。明明天气这么冷,却有如此美丽的花儿盛开呢。」
「喔,真的耶。」
白雪发现的花傲立于积雪之中,盛开得十分美丽。
外观看上去接近前世地球上的百合。不愧是异世界,在下著雪这么冷的时期还有花朵绽放。至于它是基于什么原因开花,我并非植物学者所以不知道。
「这是『白雪』呢。是只有在北大陆才会绽放的珍稀花卉。」
「白雪?跟我的名字一样!」
白雪很开心地面露微笑。艾丝则更进一步解说:
「这是连我们白狼族也鲜少发现的花,因此据说『得到的人会很幸运』喔。机会难得,要不要摘了再走?」
「唔~可是我们现在还在移动当中没有空……况且要摘跟我同名的花总觉得有点不妥,还是算了吧。」
「这样啊,那我们走吧。」
艾丝也没打算要强行摘下「白雪」,于是酷酷地回答过后再次踏步向前。我们一面话家常再走上大约一小时以后,便穿越了森林。
穿越森林后,先遣队基地似乎就在平原深处。
「停!趴下!」
在我们靠近森林与平原交界的同一时间,艾丝用尖锐的声音下达指示。
我们反射性地当场趴下。过了一会儿连我都察觉到异状了。
「嘶……嘶……嘶……」的声音。我逐渐感受到彷佛地震一般的摇晃。
视线的前方出现像是要把雪原踩得扎实,成群结队的巨人族。
「那就是巨人族……」
要成为等级V冒险者的条件,就是「消灭一只龙,或者是一个巨人族」。意即冒险者仲介公会把巨人族评为跟龙有同等的战力。而那样的巨人族如今就在我眼前成群移动。
虽说是巨人族,但一眼就看得出它并非是一般生物。其材质是石头。没有任何接合处,像是削一整块石头雕刻出来的。可以说就是石像、魔像。数量有一百尊以上。大小约十五公尺上下。这并非是标准大小,听说有十公尺至三十公尺不等的大小。这次的群体里,高低差的程度也有差到一两颗头的。
不仅是形体,连外观也形形色色,有装备坚硬全身铠甲的,也有脸部扁平且手脚细长的,躯体异样肥胖的等等,存在各种不同的类型。如果要举出除了构成身体材质外的特色,就是所有巨人都手拿相同素材的长矛。
成群结队的巨人族在雪原上形成有如军队行进那样的队伍,有条不紊地持续踏步向前。
「要是干扰它们,就会一整群攻过来,所以不要有奇怪的念头。虽说被巨人族察觉到的话,它们也会自己攻过来。」
为了慎重起见,艾丝再三叮嘱我们。
怎么可能有勇气去干扰那个。即使用铁拳或反坦克地雷轰飞几尊,也不可能打倒全部,那么一来没能破坏殆尽的巨人族们想必会对我们投掷无数的巨矛吧。那样大规模的质量攻击,光是想想就会发抖。
我们一直躲著不让它们发现,等待巨人族陆续通过直到看不见身影为止。
「……已经不要紧,可以站起来没事了。巨人族暂时不会来这附近,就放心继续移动吧。」
「你能彻底把握巨人族的行走路线吗?」
「仅限白狼族的生活圈内。」
艾丝点了点头,走在最前头。
「除了白狼族之外的人们,听说根据经验也能某种程度上把握巨人族通过的路线与时间。虽然终究是不及我们。」
艾丝用自豪的语气说道。接著她忽然间似是回想起什么,换了个话题。
「还有很久以前,相传北大陆出身的魔术师有研究过操控巨人族喔。」
「啊,那我知道。我在魔术师学校的图书馆有读过。那个是,很久以前──」白雪开始讲述。
传说有一名魔术师曾开始研究操控巨人族。然而研究的结果,那个魔术是只能聚集起巨人族的失败作。最终身为研究者的魔术师,遭到自己做出的失败魔术──如血一般红的魔法阵聚集起来的巨人族踩死。魔术师的熟人们看到那幅景象,便将这魔术视为禁术封印起来。
白雪读过的也是类似绘本、童话的书籍。
作者在书的结尾也有写那本书是为了传达「做自不量力的事会导致自取灭亡」的教训。似乎是在北大陆很著名的故事。那个故事在其他大陆则是以绘本或童话的形式制作成书本。
在雪原上行走约三十分钟。眼前开始出现白色的圆顶建筑。总觉得那白色的建筑物在哪见过。
(对了!那是雪屋啊!)
雪屋就是爱斯基摩人的住家,在前世的地球上相当知名。
是先裁出雪砖再砌成圆顶形状的建筑物。
我们一靠近,就出现似是负责监视的几名男性。
艾丝挥挥手解除对方的警戒心。更加接近以后,便能看见对方的身影。
男性也同样拥有一头银发与兽耳。
「你们在这里稍等一下。」
艾丝要我们先留步,随后她独自一人走向一群男人身边。
她们在一番交谈过后,挥手呼叫我们。
为了安全起见,于是由我跟白雪站在前头走向她身边。这样一来珍惜同族的白狼族,也不致突然发动袭击吧。
我的担心是多余的,艾丝跟负责监视的男人们前来迎接我们。
她泛起浅浅笑容重新对我们说:
「欢迎来到白狼族先遣队的临时村。欢迎你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