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军武宅转生魔法世界,靠现代武器开军队后宫!?
  4. 第六卷
  5. 第三章 前往北大陆
  6. 繁体版

第三章 前往北大陆
2017-06-22 16:38:19

		

阴沉的天空,似乎随时都会下起雪。
我们PEACEMAKER的飞船在阴天飞行,俯瞰著北大陆。
目的地是北大陆最大的都市,由一名上流贵族治理的诺尔地波登。
诺尔地是北大陆的海港,玄关口其中之一。
北大陆用时钟的数字来表示,便是位于「十二」的位置。
要用一句话来形容北大陆的话……就是乡下、边境、罪犯躲避的土地。
北大陆一年到头都在下雪,自是不可能会有特别的观光景点。
魔物也很强大,其中具有代表性的就是白龙与巨人族。两种都是危险的魔物。
由于是适合建造监狱的环境,听说统治北大陆的领主最近率先积极地从其他国家接纳罪犯,作为补偿则接受来自其他国家的资金援助。
其他国家能够减少长期拘禁罪犯的地点跟维修费用,北大陆确保能够挖掘危险地下资源的人才与资金援助,还能够出口挖到的资源。
因此说自己「出身北大陆」会被当成乡下人瞧不起。
白雪的话,因为她是出身自妖人大陆的孤儿院,所以没有遭人瞧不起的经验。
要说我们,PEACEMAKER为什么会特地来到犹如在地面尽头的北大陆──是为了来找白雪的父母。
原本应该更早来找他们,但因为火力不足而推迟了。而白雪的朋友阿依娜来到我们的身边,一并带来了关于白狼族村落的线索与毕业证书。
纯洁少女骑士团团员们跟寇寇里市比较稳定下来也推了她一把,于是我们才能像这样前来寻人。
此外阿依娜已经离开寇寇里市了。她从魔术师学校毕业后还没找工作,听说是因为想用自己的双眼四处瞧瞧。她说一旦决定要在哪儿工作会再跟我们联络,跟著目送我们离开。她应该在那之后离开寇寇里市了。
寻找白雪的父母伴随著危险性,然而我的妻子克莉丝跟丽丝却没有持任何反对意见,一口便答应下来。身为首席徒弟的梅亚也十分愉悦地搭上飞船。
亲卫女仆席雅为了照顾丽丝跟其他人也一同乘船。
顺带一提没有带实习亲卫女仆的女仆们,似乎是由于「她们尚未达到能够照顾夫人们的水准」的缘故。
我们暂且让飞船在城市内部的广场著地。
这种规模的都市会备有飞船专用的仓库,首先得经交涉进行租用手续。现在的机制是暂且租用都市内的专用广场上的著陆仓库等待空位。除了我们以外还有两艘相似的飞船。
大片的雪花从阴暗的天空中飘下,我们为了御寒穿著厚重衣物走到外头。
「不过还真是惊人呢,并排在都市深处靠陆一侧的两道城墙。比起其他大陆显然盖得更大、更厚、更坚固呢。」
『是的,十分惊人!』
克莉丝赞同我的感想举起迷你黑板。
白色的御寒衣物非常适合克莉丝,她简直是个雪精灵。
「在北大陆据说成群结队的巨人族会以几年一次的频率出现在都市里。那座城墙是为了阻挡巨人族用于保卫都市。」
席雅身穿女仆装进行说明。
另外整个诺尔地都布满地下道。这地下道也是为了对付巨人族留下的遗迹。据说在这里还是小村庄、城镇的时代,一般市民会逃进这个地下道避难。而当城市规模扩大,一次次的扩建工程也随之而来,结果在不知不觉中,便成了没有任何人能把握全貌的巨大迷宫。现在地下道则几乎没在使用。
席雅补充了一番说明。她如今还不打算披上任何外套。
只有手上拿著装有「MP五K」的箱子「枪盒」而已。
「席雅你不穿件外衣之类的吗?只穿这样会冷吧。」
「不,没问题。因为在下是女仆。」
真的假的!女仆好厉害!
「先前外面的暴风雪下得很大呢。真能分得清冒险者仲介公会的地点在哪里吗?」
「那还用说嘛。在从寇寇里市出发前,我就先跟柜台小姐确认过了。」
「不愧是琉特大人!真是无懈可击呢。」
我抬头挺胸回答白雪的问题。
梅亚则依然故我地将我夸上天。
「无论在龙人大陆、高等精灵王国或是寇寇里市的冒险者仲介公会都有那名柜台小姐在,接下来要去的诺尔地冒险者仲介公会也会有吧。」
「不、不管再怎么说都不可能吧。怎么可能会那么常遇到长相相同的人,一而再地出现在我们的目的地什么的。」
对那个柜台小姐莫名有著心理阴影的丽丝开口否定。
可是丽丝,你这样说就真的会有喔……那就是所谓的旗标啊。
当准备结束走出飞船之际,开始下起了更大的暴风雪。
在这个世界没有伞。一般来说用的都是类似雨衣那样,从头彻底遮住的雨具。
我们披著从头彻底遮住的雨具。在视野糟糕的暴风雪之中,朝著诺尔地波登的冒险者仲介公会迈出脚步。
诺尔地波登的冒险者仲介公会盖在我于寇寇里市听闻的地点上。不愧是大都市,冒险者仲介公会的建筑大小,也是我有史以来看过最大的。
两层楼高的石砌建筑,足足有四个体育馆合起来那么大。
入口也不光是大,而且还有两层。这方面让人感受到雪国风范。
毕竟是白天,一进去里面有很多冒险者。
由于暴风雪的缘故不打算外出,于是大家就随便聊些闲事、跟柜台小姐商量,或是在确认贴在墙壁上的委托。是冒险者仲介公会里随处可见的情景。
我跟丽丝率先把雪拍掉以后进到里头。众人的目光一瞬间聚焦在我们身上,随即又移向他处。冒险者仲介公会出现新人乃是家常便饭。
接下来是席雅,她手上只拎了个箱子,明明没穿雨具却没有淋湿。
她究竟是怎样躲掉落雪的啊?
「欢迎光临,请问您今天要办什么?」
柜台小姐眼尖地发现我们,向我们搭话。
由于是在这一带的生面孔、年纪又轻,她似乎以为我们是来注册当冒险者的。
我拿出冒险者牌把事情告诉她。
「我想借停泊飞船的仓库。」
「明白了。那么请拿这边的号码牌稍候片刻。」
我们从她手中接过写有号码的木牌。顺带一提跟我进行这些互动的柜台小姐,是兽人族的女性。其他与人应对的柜台小姐也似乎没有魔人族。
「看来那位柜台小姐似乎不在呢。」
「那是当然的。如果连这里都有,实在是太恐怖了。」
「不不不,你不觉得没有的话,反而有种少了什么的感觉吗?」
「真是的,才不会呢。」
「总觉得这边的雪松松的,简直就像是粉末呀。」
『在妖人大陆等地,雪的质地会更加湿黏一点呢。』
「这里的雪跟其他地方比起来含水量少,雪的颗粒是呈粉末状,我在魔术师学校的图书馆里有读过喔。」
从入口处附近传来妻子们的话声。
梅亚、克莉丝和白雪依序进入室内。她们是为了连我的雨具也要摺得整整齐齐才来迟。丽丝的雨具由席雅以自然的动作接过并且立刻摺好。
原本我的雨具也要由席雅摺,但是她们却自己说要摺而拒绝了。
这是什么……是类似妻子的坚持那样的东西吗?
「!」
白雪她们走进来的时候铃声响起。
冒险者们就像刚才看见我跟丽丝那般,看了一眼白雪她们。大家的视线再次回归原位,但他们随即睁大双眼又看了一眼。视线当中蕴含著讶异跟兴奋的目光。
简直像是潜进地下迷宫发现隐藏房间里有宝箱,那样兴高采烈的眼神。
「「「那个白狼族!是我(人家、老子等等)的猎物啊啊啊啊啊啊!」」」
「啥?」
不分男女老幼或种族等所有人,在冒险者仲介公会的冒险者们一同以我们为目标发动突击。
白狼族是猎物?这是怎么回事!
「少爷,夫人们!请退下!」
席雅跳到我们身前,同时按下附在手上箱子提把的扳机,以及跟保险装置联动的开关。
隐藏侧面枪口的名牌,被九公厘鲁格弹打飞。
「呜!」
冒险者们中了九公厘鲁格弹倒在地上。其中也有魔术师迅速打开盾牌防住。
箱子里只有一把MP五K,所以子弹马上就会打完了。
「席雅,别在这种地方用榴弹喔!」
「是的!少爷!」
在这么近的距离使用的话,连我们都会遭殃。席雅一面回答,一面用箱子反弹一记剑击,而且还用箱子打倒接近我们看起来像只熊的冒险者。
「丽丝!特殊声响闪光弹!」
「收到!」
丽丝用双手从外套口袋各掏出一个特殊声响闪光弹。这个行动是为了隐藏她身为高等精灵拥有的圣灵的加护。
我一副要从她手里把那两颗抢过来的样子抓在手中。
「各位!我要用特殊声响闪光弹了!快离开房间!」
我对她们说并且拔除安全插硝,朝著成群冲过来的冒险者们丢掷。
我们立即跳出门外。
在入口处附近遭到袭击真是不幸中的大幸。几乎就在关上门的同一时间,一百七十五分贝的巨大音量跟两百四十万烛光的闪光充满整个室内。
一打开门,只见所有的冒险者们都蹲坐在地。其中还有魔术师在,但不管是怎样的盾牌,也无法阻挡特殊声响闪光弹的光线与声音。
整个室内尚且安然无恙的,就只有躲在柜台后方的柜台小姐跟男性员工而已。为了能够随时顺利应付再一次的袭击,于是我紧紧握著MP五SD解除保险装置枪口朝向室内。
从柜台摇摇晃晃站起的柜台小姐发出短促的尖叫声,但我可没温柔到去关心她,因为我们刚刚才遭到袭击。
在我要怒吼以前,梅亚不知为何用怒火中烧的声音大喊。
「你们忽然袭击我们究竟安的是什么心!况且你们知道这边的这位大人是谁吗!诚惶诚恐地说,是这整个大陆!不,是就连在天上的世界也名声响亮,开发魔术道具的大天才神!琉特•甘史密斯大人呀!原本像你们这种小老百姓得以在近距离拜见他的声音、身影、尊容什么的,根本是不可能的奇迹!喂喂喂!低下头呀!低下头呀!低下头呀啊啊!」
我是哪里来的老公公啊……(注:指「水户黄门」主角德川光圀,梅亚前面一连串介绍琉特的台词为模仿本剧经典台词)
但由于梅亚如此亢奋,反倒让我得以重新冷静下来。
我拍拍青筋暴露、张口咆哮的她的肩膀让她冷静下来。
「梅亚,你冷静一点。谢谢你替我出气。」
听见我对她说话后,梅亚突然转变,从锐利的上吊眼变成两眼爱心,甚至还露出笑容。
「居然为了那种事道谢!我是琉特大人的首席徒弟,只是做了理所当然的事情而已呀!」
我乾笑著重新面对柜台小姐们。
「我是获高等精灵王国艾诺尔的国王授予荣誉爵士的琉特•甘史密斯。同时担任军团PEACEMAKER的团长。」
我再次举起挂在脖子上的冒险者牌自我介绍。
随后躲在柜台里的柜台小姐们脸色显然变了。
倘若我们是一般的冒险者,整件事还能够大事化小,小事化无,但我是获得妖人大陆某种意义上最知名的国家,高等精灵王国艾诺尔的国王授予荣誉爵士的贵族。
依状况不同会变成在挑衅一个国家。
要她们保持平静才是强人所难。
「为什么他们会袭击我们?他们袭击的目标,似乎是身为我妻子的她。」
从他们跟她们的口中冒出「白狼族之类的」的话语,攻击目标也经常放在白雪身上。
可以说是白雪的一族白狼族,干了什么好事吗?
我的笑容中带有好战的神情,再度告诉柜台的小姐们。
「你们当然会说出让我们感到满意的详细情形吧?」
她们别无选择。
▼
为何冒险者们会突然袭击我们,为了听取详情,我们要去见诺尔地波登冒险者仲介公会分部负责人的分部长。
来到包厢以后,只有我一人坐在沙发上,在我身后大家各自像个保全人员似的对房间内外保持警戒。为了保险起见,除了梅亚以外,所有人都拿著武器。
白雪是MP五SD,克莉丝是德拉古诺夫狙击步枪(SVD),丽丝则是PKM。
席雅不知怎地又从丽丝那边接过内藏MP五的新「枪盒」。因为有可能会在室内用上,虽然我希望她直接拿一把MP五SD……
在我提出要求以前,房间里响起了敲门声。
诺尔地波登冒险者仲介公会的分部长出现了。
「噫!」
丽丝忍不住发出尖叫。
尽管只有她出声,但我们也都目瞪口呆。那也难怪,不知为何在龙人大陆总是负责接待我们的柜台小姐人会在这里!
看上去是魔人族,头上长著像只绵羊那样会绕圈的角,背上有像是蝙蝠的翅膀。留著及肩长度的半长发,左眼下方的泪痣颇为性感,或许因为穿的不是平常的制服,而是款式更加稳重的衣服,散发著一股干练女上司的风格。
分部长看见我们的反应露出一脸不明所以的神色。
「……我做了什么失礼的事情吗?」
「还、还说什么失不失礼!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你应该在龙人大陆、妖人大陆!还是兽人大陆的冒险者仲介公会才对吧!」
「原来如此……请你们冷静。那些女孩是我亲戚的女儿。我是她们的亲戚,是类似她们阿姨的人喔。」
又来这套啊!
分部长告诉我们,她是总是负责接待我的女性的亲戚──是类似阿姨的人,再加上她这下子是第四个人了。
分部长似乎很愉快又带点调侃地微笑了下。
「原来如此,你们也见过那些女孩们了呢。也难怪会大吃一惊。我明明没有女儿却跟那些女孩们长得非常像,总是会有人搞错呢。」
「长得那么像的话当然会搞错了……话说这句话已经讲第几次了啊。」
我们受到甚至能忘掉刚遭到冒险者们袭击那种程度的震撼。
她们的外表真的是一模一样,是像到没办法玩「大家来找碴」的那么像。
我认真在意起这世界的基因究竟是怎么回事。还是说只有她们是特别的也不一定。
尽管如此不可思议的事令人苦恼,但还是暂且把这问题放一边。
这回必须问清楚的是,为什么冒险者们会盯上白狼族袭击我们。
坐在对面沙发上的分部长首先低头致歉,接著向我们说明冒险者们袭击白雪的缘由。
「其实在几年前,统治这个都市的上流贵族托鲁欧•诺尔地•波登•史密斯大人对白狼族提供高额悬赏金。」
那是突然发生的事。
拥有北大陆最大领地的上流贵族托鲁欧•诺尔地•波登•史密斯扬言「捕获白狼族者,将支付其高额悬赏金」,可是他们白狼族居住在巨人族出没的北大陆内陆鲜少出现。
原本白狼族就是跟巨人族共生的种族,说得难听一点就是鮣鱼(注:鮣鱼会藉助头上的吸盘,吸附在比自己体型大的鱼类身上生活。又称吸盘鲨)。他们掌握巨人族的行进路线一同移动以抵御外敌。因此幸而不曾有任何一名白狼族被捕。不过拜此所赐悬赏金飙高,在北大陆,白狼族可是拥有称之为「白色宝石」的价值。
毫无警戒的白雪在太过一头热的市场中登场,难怪冒险者会眼神一变纷纷来袭了。
「原来是这样,我理解状况了。不过白雪是我的妻子。我们是婴儿时期一起被丢弃在妖人大陆的孤儿院,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这样会提供悬赏金吗?」
「是的,条件为只要是白狼族不分男女老少。」
「即使抓了她,她对这里的白狼族拥有的认知,跟世上的一般人是一样的喔。即使如此也要抓吗?」
分部长点点头。实在是莫名其妙。
这个都市的首领是有亲人遭到白狼族杀害吗?居然连跟白狼族本身没有联系的白雪都行,我只觉得这人脑子有问题。
还是说也许有什么我们所不知道的企图、目的或是利益……
「我们来到这个地方,是为了调查关于贱内父母的线索,还有她的出身、根源。并不是为了挑起跟冒险者们之间的事端而来。况且贱内是获得高等精灵王国艾诺尔的国王授予荣誉爵士的琉特•甘史密斯之妻。知道了这一点,倘若还要继续对我们出手的话,基于自卫我们也不会轻饶,请替我警告各位冒险者们『下次就不留情面了』。」
在我背后的白雪等人随著我的话语开枪威吓。
分部长看见如此情景,显而易见地脸色大变。
顺带一提跟冒险者仲介公会素有交情的魔术师们,正在治疗刚刚那些冒险者们。
尽管很多人受伤,却没有出现半名死者。
那自然是因为我们手下留情。如果说要杀光所有人,那我们就会往里头丢一大堆手榴弹、用PKM扫射、从外头连射铁拳等等。
分部长擦拭流下的汗珠点了点头。
「我已经充分理解甘史密斯爵士所说的话了。不过再怎么说提供悬赏金的是治理这块土地的上流贵族托鲁欧大人。所以冒险者仲介公会难以自作主张撤销悬赏金……」
「换句话说,倘若要正式阻止对于贱内的袭击,不该找冒险者仲介公会,而是该找治理这个都市的头头,提供悬赏金的本人做交涉的意思是吗?」
「是的……实在是相当抱歉。」
我在叹息的同时,整个人靠在沙发背上。
那的确是最为直截了当的手段吧。
即使阻止冒险者,也有可能会遭到这个都市的士兵误会而遭袭。
况且我也想知道为什么对方会对白狼族提供悬赏金。若是不正当的理由就应该撤销。
「……我明白了。那么可以请您替我们写封介绍信吗?」
「不,如果甘史密斯爵士不介意的话,我可以跟诸位一起去,直接把诸位介绍给托鲁欧大人。」
那可真是感激不尽了。比起写介绍信来得可靠多了,到了紧要关头还能当成人质……也不一定。唔,在最糟的情形下,不晓得那是不是还能管用,不过无论如何比起只有我们全体行动好多了吧。
「衷心感谢分部长您愿意劳驾。那么请您务必与我们同行。」
「我才是。时间也已经很晚了,明天早上应该没问题吧?」
「我明白了,那明天一早我们就来冒险者仲介公会。」
而后她似乎还要替我们介绍认识的旅馆跟飞船仓库,但我们坚决拒绝掉了。
虽然觉得不可能,然而还是有可能会因为分部长的陷阱在疏忽之处遭到袭击的可能性,所以唯独今晚我们会在飞船上彻夜不睡。
讨论结束后我们便离开冒险者仲介公会。
所幸外面的暴风雪已然停歇。
几乎没花什么力气就回到飞船上了。
为了保险起见白雪用雨具把整个人从头整个遮起来,藏起象徵白狼族的银发与兽耳。此外我们手上拿著枪械,似在保护白雪那般围著她回到了飞船上。
「…………」
有个头戴兜帽的人物在窥视我们这边的状况。
我一望过去,对方就背向我们消失在巷弄之中。
大家保持警戒,但接下来并没有发生什么事。
我们再次迈开脚步。
大家对于这种状况也默不作声,紧张万分地对周遭保持警戒。
总而言之明天我们要跟冒险者仲介公会的分部长,一起去见治理北大陆最大的都市诺尔地波登的上流贵族托鲁欧•诺尔地•波登•史密斯。我独自一人鼓足干劲暗想,明天要当场跟他约好不能再袭击白雪,还要撤销白狼族的悬赏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