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金色文字使 被四名勇者波及的独特外挂
  4. 第六卷
  5. 第一章 艾菲斯族的部落
  6. 繁体版

第一章 艾菲斯族的部落
2017-06-22 18:32:26

		

「真是的,每次都这样……就不能想个法子解决这种环境变化吗?」
丘村日色开口第一句就是抱怨,他嫌恶地瞪著天空,叹了口气。
稍早云遮住了太阳,恰到好处的气温很适合走路,然而覆盖天空的云突然消失,使得炙热的阳光洒在日色头上。
气温也跟刚才相比大幅上升,甚至一走动就会全身是汗。
就季节而言,应是夏季已过,即将入秋之时,但气候完全不为季节所动。
「哼,没办法,我之前说过魔界就是这种地方,早点习惯吧。」
用傲慢语气对著日色说话的,是不久之前加入的新旅伴──莉莉音•李•雷希斯•蕾德萝斯,特徵是有著一头鲜红似火的头发,像年幼少女的外表,态度傲慢不凡的人物。
行驶中的两轮拖车嘎嘎作响,莉莉音悠闲地坐在装设于拖车的高贵深灰色单人沙发上。
巨大的货架盖著看似昂贵的绒毯,也摆了她无聊时用来打发时间的书。
如莉莉音所言,魔界这里住著名为魔人的种族,而将魔界和三大陆中人类居住的人界及兽人居住的兽人界相比,它的环境最为严苛。
在魔界出没的怪物数量也多,几乎都是不宜单挑、排名S级以上的怪物,会让人怀念起栖息人界跟兽人界的排名F级,或是排名C级的怪物。
该环境也无法用常理判断,以为下雨又突然放晴,几分钟之后则是下雪等等,这些天气状况也常会发生。
(我以为魔界的严苛不会让人无聊,但精神上的确容易累积疲劳啊。)
环境像这样一变再变,精神上也会觉得受不了,他非常怀念过去冒险一路平安另外的两个大陆。
「喔呵呵呵呵!像这样久违地跟人一起旅行,真是不错!」
一面发出怪笑,一面拉著莉莉音搭乘的两轮拖车的人,是服侍她的执事──希伍巴•普尔帝斯。希伍巴只要不讲话,看起来就像一位老派绅士,白发与白色的胡子使他更像一位老者。
希伍巴既非人类、兽人或魔人,而是隶属另外一个种族『精灵族』──虽然是精灵,但他拥有足以颠覆日色以为精灵既沉稳又知性的形象,简单来说就是……很吵。
「姆姆姆!喔呵呵呵……喔呵呵……!」
希伍巴拉著两轮拖车,牵制般地匆匆一瞥,在他视线的前方是一位少女……的胸部。
和莉莉音一样搭著两轮拖车,用扇子帮莉莉音搧风的少女名为夏摩威•阿尼尔,特徵是有著一头鲜艳粉红色的头发,穿著女仆装,而且……拥有一对丰满的胸部。
每当两轮拖车晃动,她的胸部也会跟著摇来晃去,那个变态希伍巴很明显是看准了这点,不愧是公认的爱好女色之人。
接著莉莉音的身影,转移似的消失地无影无踪。
「你从刚才开始就在看哪里啊,禽兽!」
「啊小姐喔喔喔喔!」
一记下压踢让希伍巴的脑袋著地,使希伍巴倒地,看来他的主人(莉莉音)有注意到那道下流的视线。
「呼咦咦咦咦咦!希伍巴老爷子、你、你、你没事吧?」
「别理他,夏摩威!那种变态死在这里,也是为了世界好!」
「呜……小、小姐……!」
「啧,居然还活著。」
希伍巴流著鼻血,用颤抖的手比了一个大拇指,然后……
「今、今天是……红色……呢。」
「什!」
莉莉音的脸红如枫叶,同时还拉了自己的裙子。
(……红色?什么的颜色……?头发?但又讲今天?)
日色不明所以地皱著眉头。
「喔呵呵……赞!」
「去死啊啊啊啊啊!」
「啪呜嗯!」
希伍巴的脸又被狠狠踩了一顿,但他不知怎地看起来相当幸福。
这是一如往常的景象,她们的日常生活,打从见面开始就一向如此。
日色也逐渐习以为常。
(人真是可怕……)
习惯真是恐怖,令人为之颤栗。
不过,他还是很在意刚才的「红色」。
「……吶,红色是指什么?」
「什!尼说什摸!」
「干嘛咬到舌头?而且脸红通通的……」
「呜!呜、呜嗯……」
为何自己被莉莉音猛瞪?让人搞不懂。
「喔呵呵呵呵!就由在下来告诉您吧!没错,红色就是,小姐的内枯呜溜哪呜呜!」
希伍巴鼻梁吃了一记回旋踢,人被踢飞出去。
「哈啊哈啊……可恶!这家伙要怎样才会死!」
肩膀抖个不停的年幼少女……看来这话题还是别提的好。
日色自认懂得会看场合讲话,就不再提及关于「红色」的事。
(嗯~不过,「内枯」到底是指什么……?)
即使如此,日色还是有些在意。
(唔……跟饭有关系吗?不,是指面包吗?那就是指今天早上吃的面包……不对,面包好像不是红色……嗯?)(注:日文中面包与内裤发音类似)
尽管是不重要的芝麻小事,还是会忍不住去想,此时,无意间有某种东西弄湿了脸颊。
「……喂喂,真的假的。」
日色抬头看著天空,明明方才还艳阳高照,乌云趁眼睛稍不注意布满了天际。
接著亮起一道闪电,伴随著震耳欲聋的雷鸣打起响雷,响雷贯穿了一棵距离不远的树木,使之起火燃烧。
风势也逐渐增强,足以令人以为是暴雨的雨量开始敲打大地,雨势打得皮肤疼痛不已。
(啊…………烦死了……)
日色乘坐的莱匹克,是为了来往于辽阔大陆所收服的鸵鸟型怪物,名为新月。新月似乎也对雨势没辙,「咕咿咕咿~!」地叫著并不断甩著头。
「万万不可!得确保能躲雨的地方才行!」
理应被踢飞的希伍巴,像是没事人似的马上复活,走近日色身边,但来的不只是他。
地面开始啵啵啵地膨胀起来,接著出现巨大生物的身影。
是种大上日色好几倍,长得像地鼠的生物,而鼻子本身化为钻头的奇妙怪物。仔细一看,还能看到钻头「叽叽叽」地转个不停。
「呵呵,这不是钻头地鼠吗?日色,小心点。这东西名字很可爱,但的确是会吃人的怪物喔。」
日色收到莉莉音的忠告,无须多言,他当然感受得到对方显而易见的杀意阵阵传来。
而且名字也不可爱,那可是钻头耶,钻头。
「希伍巴,你可要保护我啊。」
「谨遵吩咐,小姐!在下希伍巴•普尔帝斯,将赌上性命保护您!」
就算不保护也没差,因为莉莉音连区区排名S级的怪物都能瞬间杀掉,然而她只是嫌麻烦似的耸耸肩,想必是被雨淋了就没那个心情,莉莉音是个随兴的人,这的确像她的作风。
(不过我也明白她的心情,这场雨……视野很差,而且衣服湿了,好重。)
要是平常,区区S级的怪物根本不算什么,日色也变强了不少,然而在这种情况下行动会受到大幅度的限制。
(──普通人是会这么想没错,但别小看我!)
日色的视线变得锐利,将魔力集中在右手食指,蓝白色的光芒在指尖亮起来后,日色马上动了动指尖。
蓝色的轨迹迅速形成了文字,写好的──是名为「土壁」的文字。
日色把文字施放在地面,立即发动。
在文字产生放电现象的瞬间,轰隆作响的同时,周遭地面冒出了由土壤构成的墙壁,几秒钟之后──化为直径约三十公尺有如巨蛋的半球状墙壁,遮住日色等人。
「这、这是……!」
多亏土墙遮住上方,一行人得以躲雨,希伍巴惊讶地抬头仰望,夏摩威低声说著:「好、好厉害……!」莉莉音则是「喔?」了一声后,兴趣盎然地露出微笑。
「来吧,敌人有三只,一口气解决掉!」
日色拔出携带的爱刀《刺刀•贯穿》,举起白色刀刃向一只钻头地鼠步步进逼。
对方也做好了迎击的打算,让鼻子的钻头高速回转,将脸朝向日色……然而回避能力高的日色,身体轻松地转到右侧闪躲,活用旋转的力道挥舞刀刃,企图砍断地鼠的鼻子。
结果,钢铁与钢铁之间响起了爽快的碰撞声。
(……呜!太硬了吗!)
半吊子的力道无法击溃地鼠坚硬如铁的防守,于是日色稍微往后退,与它保持距离。
「嗯?」
右侧的钻头地鼠突然潜入地面,消失不见。
「逃走了吗……不对!」
有什么东西靠近脚边──日色直觉性地明白,便从原地往后用力一跳,钻头地鼠就从刚刚的地方冒出头来。
(最近开始能多少察觉对方的气息了。)
要说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好像是从第一次使用二字魔法之后。
(谁叫当时命在旦夕,或许是感官为了远离死亡而变得敏锐。)
初次与独特怪物战斗时小命差点不保,有了那种经验之后,日色觉得自己渐渐多少能感应到「意识」,例如人的视线。
「所以──你会从后面攻击这件事,我早就看穿了!」
他察觉到第三只钻头地鼠正在步步进逼。
日色对著地面施放某种文字,之后当场离开,当怪物经过施放文字的地方时,他发动了文字。
日色发动的是『雷击』二字,淋到雨的钻头地鼠受到强烈放电的影响,全身遭到燃烧,倒地不起;下一个要应付的对手,是从地面冒出来的一只地鼠。
日色在刀身写上『伸』字,朝著对方胸口伸长刀身──然而,地鼠鼻子拥有等同于钢铁的防御力,弹开了刀身。
「啧,看来没那么好解决是吗!那么!」
他马上扔掉刀,直接冲向钻头地鼠,在冲过去的时间内写下文字,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动作绕到对方背后发动文字。
对方做出了反应,想像刚才弹开刀身一样,企图用鼻子弹开文字。
「──那些文字可是没办法弹开的。」
文字服贴在钻头地鼠的鼻子上,钻头地鼠摇著头想把文字甩开,但文字如黏住似的弄不下来。
最后一只地鼠从背后冲刺而来,然而,银白色的餐刀已深深插入钻头地鼠的双眼。
鲜血从怪物的眼睛飞溅出来,它痛苦地摔了一跤,可看见希伍巴的脸上浮现了一抹无所畏惧的微笑。
此外,希伍巴对著因疼痛而扭动不已的钻头地鼠,从体内放出了黑色块状物,那物体被对方的身体吸收──并在剎那间刺穿钻头地鼠的身体,黑色的针状物从地鼠体内纷纷冒出,地鼠发出临死的悲鸣后,便倒地不起,这就是他暗魔法的威力。
就外观而言,是种颇为残酷的打法。
「……哼,我不需要别人帮忙。」
这不是在逞强,为了能用魔法,日色一直都有在做《设置文字》的准备,不过托希伍巴的福,能够留存魔力也是千真万确的事实。
「最后就是你了!爆发吧!《文字魔法》!」
服贴在钻头地鼠鼻子上的文字是『爆炎』,在发动的瞬间,文字产生了猛烈的火焰和爆炸。
这就是对身为日本人的日色而言,被卷入勇者召唤魔法,来到异世界【伊蒂亚】之后得到的奇幻能力──《文字魔法》。
《文字魔法》是书写文字,能将蕴含于文字的意义加以具象化的独特魔法,正因为有这个魔法,日色才能在这个怪物蠢蠢欲动的世界持续旅行至今──这么说一点也不为过,它名符其实就是日色的代名词。
「呵呵,只用了一击就烧成焦炭,不论是这座土墙还是刚才的雷击也好,你的魔法拥有优秀的泛用性呢,实在有趣。」
为了观察日色的真面目,便跟著日色一起旅行的莉莉音,愉快地露出微笑。
「喔呵呵呵呵!真有一套!看来您不需要在下的支援呢。」
「好、好厉害喔!日色大人!」
「咕伊咕伊咕伊咕伊!」
希伍巴、夏摩威跟新月各自发表了感想,至于新月则是靠过来,用长长的舌头舔著日色,让他受不了。
「啊啊啊!快住手,你这只口水鸟!」
「咕伊咕伊咕伊咕伊~!」
然而新月没有听日色的话,而是舔遍日色被雨水沾湿的脸,就算水滴乾了,换成一张满是口水的脸也没什么意义,还不如说黏答答的,令人恶心。
「给我差不多一点,不然把你变成烤鸡!」
「咕咿咿咿~!」
新月似乎对烤鸡这个字心怀恐惧,急忙躲到夏摩威身后……不,根本隐藏不了而是避难,夏摩威则是苦笑,抚摸著新月的头。
战斗已经结束,日色在刀写上『原』字并加以发动,等刀子恢复原本的长度,再破坏覆盖周遭的土墙走到外面。
发现直到刚才都还是暴风雨,现在却是天清气朗的蓝天正无限延伸。
(魔界的环境到底是怎样……)
大概就如莉莉音所言,必须习惯环境才行,但要习惯应该会花上不少时间,在这期间希望可别应付不了剧烈的环境变化,进而搞坏身体才好。
──正当日色打算往前踏出一步时,有一根箭迅速射到他脚边。
(啧!我大意了!)
日色一面反省战斗结束后松懈下来的事,一面后退,他心想有会使用弓箭的怪物吗,于是将视线移到箭矢飞来的方向──
「……魔人?」
树上有人。考量到尖耳和褐色皮肤,以及黑色翅膀的特徵,可以判断出对方是魔人。
而且人数还不只一个,大约有十个魔人拿著弓箭对准日色等人。
「不准动!你们这些可疑的家伙!这里是我们的地盘!入侵者不论是谁,都不可原谅!」
看样子,日色等人被当成捣乱部落的非法分子。不过要是地盘上突然生出这么一个巨无霸土墙,也难怪住在这里的人会觉得可疑万分。
「别搞错了,我们对你们根本没兴趣。」
「……什么?看来你是印普族……唔,其他人跟你不同。」
现在日色是发动『化』字,让外表从人类变成魔人中的『印普族』,印普族的特徵是额头上有长出一根角。为了不要刺激魔人,日色才将外表从遭到厌恶的人类变成同种的魔人。
现身的魔人当中,有位身体健壮的男人在观察莉莉音等人,发现她们和日色之间的差异,觉得不可思议地皱起脸来。
基本上魔人具有就算彼此同为魔人族,不会住在一起,更不会一起行动的种族特性。
尽管会以一族为单位打造部落、住在魔界,魔人和人类或兽人不同,没有维持城镇跟村庄形式的生活型态。
所以他看到日色的队伍才会觉得奇怪。顺便一提希伍巴是精灵,不过就外表来看长得很像魔人,所以能松一口气,毕竟日色第一次见到他时也以为希伍巴是魔人。
(话说回来,红色萝莉的种族也挺让人在意的,冒失鬼女仆应该……也是魔人吧。)
日色稍微瞥了一眼躲在新月后面的夏摩威,从她的尖耳朵来看恐怕是魔人,可是她没有褐色皮肤,也没有长翅膀。
(有听过也有没长翅膀的魔人,但为什么皮肤不是褐色的?)
纵使再怎么想也只是推论,日色先就此打住。比起这些,问题在于目前的情况。
「总而言之,既然在此撒野,就必须负起责任,你们或许和『那个事件』有关也说不定!」
……那个事件?男人说了令人在意的话。
树上人群散发的敌意逐渐加深,开始拉弓。
「呼咦咦咦咦!外面果然好可怕啊!」
「放心吧,夏摩威。只要不离开我身边就不会有事。」
「是、是的!新月也是,请小姐保护你!」
「咕伊咕伊咕伊伊!」
夏摩耶跟新月一起躲到莉莉音背后,希伍巴则是保护莉莉音,站在前方保持警戒。
男人以尖锐的目光瞪视日色等人,开口说道:
「总之要请你们束手就擒,抵抗的话就格杀勿论。」
「……喔?做得到的话,就试试看啊。」
日色再次拔出放回腰际的刀,摆出架式,一触即发的气氛支配了现场──
「────────你们这些蠢蛋,还不住手!」
突然响起的怒吼让树上的人大吃一惊,赶紧将脸转向声音主人的方向。
有一位留著长胡须,和男人们有著同样外表的老人站在那里,脸上布满了年迈的皱纹。
「这、族长!您来这里会有危险!」
男人从树上跳下,站在被称为族长的老人面前并让他待在背后,边留意边戒备日色等人。
「我说了住手!你们也放下弓箭!应该要先问他们发生什么事才对吧!不由分说地发动攻击是在干什么!」
「可、可是族长!您看看那个!」
男人指著日色刚才做出的土墙。
「刚才巡逻时,那土墙忽然迸出来了!从土墙出来的人怎么看都很可疑!而且他们对那个事件也许会知道些什么!」
「纵然如此,突然拿起弓箭叫人不要动,哪有人会不反抗的?」
「那、那是因为……」
「有仔细问过他们发生什么事了吗?反正一定是说什么他们身处地盘就视为敌人,打算把他们抓起来,对吧?」
「呜……」
「真是,这附近常有凶暴的怪物出没,也许他们只是帮我们讨伐了怪物。不去确认这点,还单方面强迫别人接受自己的意见……你们这样也算高贵的『艾菲斯族』吗!」
「非、非常抱歉!」
树上的人同时也跳到地面向族长磕头。看来不会再发生战斗了,于是日色也把刀收回刀鞘。
族长把视线转向日色等人。
「……看样子诸位是旅行者,我在此替这些家伙先前的行为谢罪。」
「……不会,有能沟通的人出面就帮了大忙。」
「非常高兴听到您这么说。自我介绍晚了,老夫担任『艾菲尔族』的族长一职,名为艾杰尔。作为造成诸君困扰的赔罪,要不要吃顿饭?希望能在饭局听听发生了什么事。」
这家伙想趁机搜集情报,身段看似柔软,但他仍然警戒日色等人的这点似乎不会有变。
潜藏在他眼里的洞察力不容小觑──不过……
「好,可以,不过吃饭是一定要的喔。」
「唔、唔嗯,老夫明白了。」
对日色而言,吃东西和读书就是他的生存意义,他甚至曾经想过要吃遍这个世界。
再说日色会踏上旅途,最大的理由就是为了珍贵的书籍和追求美食;只要有这些理由,就算是有些无理的难题也会达成,对他而言,这因素就是如此重要。
『艾菲斯族』的族长艾杰尔带他们前往的地方是──一个部落。
艾菲斯族是在森林里建造居住区。
居住区里有几座用石头、泥土等做成的金字塔形物体,那大概是他们的家,家的四周也有一些小孩,他们正兴味盎然地看著日色等人。
以外观特徵而言,艾菲斯族是金发、两只耳朵挂著像把犀牛角变小的东西当作耳环,连小孩也有戴,那应该就是象徵『艾菲斯族』的事物。
比其他房子大上一倍的屋子就是艾杰尔住的地方,日色等人尽管被周遭大人投以怀疑的目光,仍然被招待至艾杰尔的家。
(可是视线有够烦的,也感觉得出敌意……是我多心了吗?)
那视线是在看自己一行人,应该不会错,但总觉得与其是看著日色,更像是看著新月──莱匹克。
(难不成他们讨厌怪物?还是……)
夏摩威依偎在新月身旁走著。
(冒失鬼女仆……?不,怎么可能。)
夏摩威怎么看都不像是会被视为危险的存在,她现在也是紧张得七上八下,寸步不离莉莉音身边。
(……应该不会在族长面前动手吧。)
尽管有些在意,还是进入了艾杰尔家。艾杰尔的家中有灯、有厨房和床,甚至还造了几个房间,相当宽敞。
应该是艾杰尔的家人也在家,其中也有小孩在,大概是艾杰尔的孙子。
日色等人围著长方形的大桌子坐下。
「────原来如此,果然是遭到钻头地鼠袭击了吧。」
「正是,我们没有破坏你们部落的意思。」
跟艾杰尔说明的人是希伍巴,艾杰尔并未投以质疑的眼光,乖乖听他说明。
接著桌上摆了大盘子,上面装著像是三明治的食物。
「就如先前所言,这是赔罪的谢礼《芥肉三明治》,非常好吃,请享用。」
看起来的确很美味,然而还是对先出手这件事有些抗拒,艾杰尔确实待人友善,但那未必不是演技。
如果这里是人界,对方是人类就不用这么古板,可是日色来到魔界后,过没多久就碰到因美食而受骗上当的经验,没办法轻易将食物送入口中。
想吃的冲动很强烈,但要是有毒或是放了差不多的药物在里面,就会下场凄惨。
莉莉音似乎也跟日色一样在想同样的问题,不朝盘子伸手,瞥了希伍巴一眼,于是希伍巴轻轻一笑,拿了《芥肉三明治》。
「姆……嗯嗯,喔~这呛辣通鼻的芥茉香和肉的味道很合,真是一道美味的佳肴!有『非尝不可的价值』啊!」
言外之意是吃了不会有事。
希伍巴的身体构造谜团重重,但毒等物对他无效的体质这点,一路冒险下来早就再清楚不过,所以莉莉音也才让他试毒。
如此一来就能放心,日色也能吃了。面包里夹著染成黄绿色的黏稠物体。
「啊……嗯嗯~」
如希伍巴所言,这股贯穿鼻腔的刺激是芥末没错,但味道不会太强烈,顶多带出风味而已,吃起来很舒服。
而且牛肉吃起来很有嚼劲,也跟芥末很搭,食材彼此互相带出了美味,此外还加了蛋,让味道变得温和。
(真好吃,没想到芥末能这样用,还真有两把刷子。)
尽管被莫名其妙的家伙追杀令人不愉快,不过日色马上心花怒放,果然美食就是正义。
「……对了,旅行者们。」
艾杰尔静静地开口,所有人将意识集中在他身上。
「天差不多要黑了,虽不知能否当作赔罪,方便的话,不知诸位今天可否待在这个家好好休息?」
对于艾杰尔的提案,莉莉音说了声「嗯」,手抵著下巴思索著。
日色也在思考,相较于露宿野外这里还会准备饭菜,所以他个人是挺赞成的……
「说的也是,机会难得,就有劳你们关照了。」
莉莉音的态度还是一如往常傲慢不凡,她也接受了艾杰尔的提案。
日色一行人决定承蒙好意,接受照顾。
魔界不像日色待过的日本有路灯,到了晚上就很暗。
不过今天没有这么黑,理由是因为……
「今天是满月啊……」
为了要喂新月吃饭,日色来到艾杰尔家后面,新月在那里休息,他头上有个高挂空中的巨大黄色物体。
那是──月亮。
既温柔又淡薄的光芒从天而降,照耀著大地。
(不管什么时候看都很大啊,跟日本完全不一样。)
至少跟用肉眼看到的日本月亮相比大了三倍左右,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如此,魔界满月时地面还挺亮的。
(满月吗?不知为何看著看著心就会静下来。)
虽然不知道理由,不过满月会令人安心,感到怀旧,让心情平静下来。
但这里是魔界,是个就环境方面而言,会发生什么都不奇怪的地方。
(总之为了能应付任何情况,还是先做准备好了。)
日色上床前在身体刻下文字,并施放《设置文字》。
这也是《文字魔法》的其中一种能力,可以在任何地方设置文字。
由于文字能任意发动,既省去书写文字的功夫,甚至也能事先写在地面再加以发动,实在是方便至极,日色非常重视这个能力。
他心想差不多要进屋子了,就来到玄关前,结果……
「…………嗯?」
虽然只有一点点,但感觉里面有人,于是他试著找寻那股气息……
「……?错觉……吗?」
……没有人在。
如果有像钻头地鼠那样带有强烈敌意,就能确实捕捉到,然而捕捉气息的技术也还不臻完善,因此日色便决定当作是错觉。
日色做完所有准备之后,就这么上床睡觉了。
可是他没有注意到,当时的确有他人气息存在的事实──
※
──深夜。
夏摩耶慢慢从床上起身。
「呜呜~……要上厕所~」
夏摩耶半睡半醒,为了小解,踏著摇摇晃晃的脚步开始往前走。
上完厕所,感到心平气和的夏摩威踩著踉跄的脚步,打算直接回床上睡觉,但是──
「──嗯唔!」
没想到有人突然摀住她的嘴巴,身体遭到拘束。
「唔──!唔唔──!」
夏摩威拚命地叫喊却不成声,身体也被拘束而动弹不得,而且抓住她身体的似乎不只一人,看样子有好几个人袭击她。
她一激动,就寝时也会配戴的颈炼不小心掉了,平常总会在颈炼系上铃铛,但毕竟是晚上,因此她就先把铃铛拿掉了。
夏摩威面露惧色,尽管她试图将手伸向伙伴们在的房间,还是被拖到外面去。
「──呀!」
夏摩威被带到离聚落有些距离的地方,被丢在地上。
「做、做什么……?」
几个男人站在她眼前,抱著露骨的杀意鄙视著她,那些人当中,也有好几个见过面、初次遭遇夏摩威等人时对著她们射箭的人。
「……野兽味真臭。」
「……咦?」
「你体内流有兽人的血吧?」
「呜!」
男人的话语令人不寒而栗,冲击感贯穿夏摩威的胸膛。
「看你那张脸大概是说中了,不过那双耳朵……你果然是────混血儿对吧?」
夏摩耶身体僵硬,大气不敢喘一声。
「喂喂,她真的是兽人的混血儿吗?」
「是啊,应该是魔人跟兽人的混血儿────『魔兽』吧。」
「真亏你看得出这家伙有兽人的血统。」
「第一次看到的时候就觉得很怪,既然是魔人的话为什么没有褐色皮肤?而且又跟之前偷袭的『那个兽人』混帐有著相同的气味。」
「原来如此,可是这样好吗?这家伙不是那些住在族长家的一行人的伙伴吗?」
「没差,反正那些家伙也有差遣那个兽人『偷袭我们』的可能,再怎么说他们是跟混血儿一起行动的喔?能信才有鬼吧?」
……咦?偷袭?兽人?夏摩威内心浮现了这些疑问。
「说的也是。《禁忌》的混血儿,会特意带著这种拖油瓶走,那些小鬼大概也是打算让这家伙在某处大肆捣乱,之后用完就丢吧?」
「请、请你们不要乱讲那种事!」
夏摩威实在无法忍受男人们自说自话的推论,于是提出反驳。
「啊啊?」
「咿……那、那个……」
即使反驳了,男人们睥睨的眼光让她不禁垂头丧气,可现在要是闭上嘴巴,他们就会继续说莉莉音等人的坏话。
「……莉莉音小姐……希伍巴老爷子……日色大人……新月都是好人!请你们不要在那边自说自话!」
「闭嘴!你这只混血儿!反正没有人希望你被生下来!」
「呀!」
啪地一声,脸颊感到一阵热与痛,夏摩威有了自己被搧了一记耳光的实感,也因为遭到殴打不禁退缩起来,更加深了恐惧。
「你还有什么话想说吗?」
「呜……呜呜……」
「就算他们真的把你当伙伴好了,那一定是他们脑子有问题!」
「……咦。」
「把混血儿带在身边有够神经病,这个世界是怎么对待混血儿的,你知道吗?」
她当然知道,要说为什么的话,因为夏摩威就处于这个世界当中。
「你的父母也有毛病。」
「……!」
「明知即将出生的孩子会遭到不幸,还是生出来了,啊,该不会你父母都是白痴?还是你被弃养了?」
「才、才没有被弃养!请、请、请你们不要说妈妈跟爸爸的坏话!」
「嗄?」
「妈妈他们,也爱过夏摩威的!所以、所以……」
「所以?那又怎样?就算这样,父母什么都没想这点还不是一样吗!」
「呀!」
夏摩威又被赏了一记耳光,跌倒在地,跌倒时膝盖还不小心擦伤。
(呜……不是……妈妈他们对夏摩威……!)
伴随著脸颊的阵阵痛楚,内心也濒临崩溃。
「……我们啊,可是因为兽人失控而失去了朋友或恋人。」
周围男人散发出来的憎恨情感逐渐变得浓厚。
(咦?兽人失控?究竟怎么回事……?)
夏摩威从刚才开始就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遭到兽人袭击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所以我恨兽人!特别是像你这种半吊子的家伙!」
「呀!住、住手──」
「不就是会马上失控的混血儿!区区兽人!凭什么一脸幸福的样子!」
「好、好痛!请住──」
「闭嘴!」
「啊呜!」
夏摩威头发遭到拉扯,被迫站起来。
在她眼前的男人,脸上充满了憎恨与愤怒。
「兽人根本是混帐,而混血儿则是下三滥的混帐,你总有一天也会失控杀掉伙伴,因为你们就是这种种族!」
────扑通。
夏摩威的心脏激烈地跳动。
「所以我要在这里杀掉你,放心,你的伙伴一定也认为混血儿不在就清静不少。」
男人一面说,一面勒著夏摩威的脖子。
「呜……咕……」
好难过,无法呼吸。
男人的确心怀杀意,感觉得出来手的力道逐渐愈来愈用力。
(夏摩威……明明只是想跟小姐他们……在一起……)
对夏摩威而言,光是这样就已经是救赎,也很幸福,而最近伙伴也增加了,也让夏摩威开心不已。
日色先前给人的印象有点可怕,但夏摩威知道他骨子里内心善良,从身为怪物的新月有多么黏他这点就能明白。
「哼,对了,就说你跟袭击我们的兽人是同伙,然后把他们干掉似乎也不错。」
「……呜!只、只有那点……不……!」
她不希望莉莉音等人受伤,因为他们是重要的家人。
(都是夏摩威……小姐她们才……!)
然而自己无能为力,什么都做不到。
────扑通────扑通────扑通!
脉搏逐渐变热、愈来愈快,夏摩威的内心与身体渐渐被一股燃烧般的感觉所支配。
「好了,去死吧──」
在男人的手加深力道之后──扑滋!
「啊嘎!」
细长的刀刃贯穿勒住她脖子的男人的手,男人发出呻吟,放开了夏摩威。
「咳、咳、咳!……日……色……大人……!」
夏摩威的视野映著一位少年,他手上拿著一把刀身变长的刀子。
然而,夏摩威渐渐失去意识,同时心中涌上一股负面情感,抹黑了夏摩威内心纯朴的部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