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金色文字使 被四名勇者波及的独特外挂
  4. 第六卷
  5. 序章
  6. 繁体版

序章
2017-06-22 18:32:26

		

台版 转自 天使动漫
图源:真妹控
录入:kid
在【人类国度•维克特里亚斯】举办了国王──鲁道夫•瓦安•史特劳斯•埃尔克雷亚姆,以及国王女儿──莉莉丝的诞生祭,两人的出生月日碰巧刚好在同一天。
虽说是诞生祭,并非举国同欢的重要活动。尽管叫诞生祭,其实顶多也只是在城堡举办小小的庆生派对,不过会来派对祝贺的都是赫赫有名的大人物。
王族相关人士当然不用说,有名的作家或音乐家、画家或厨师、再加上名声响亮的冒险者,豪华的程度用一句「抢眼」都不足以形容,集结于派对的都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大人物。
派对是以鸡尾酒派对的形式举办,大家围著几张桌子,尽情享用酒和美食。
「恭喜你,莉莉丝!」
莉莉丝跟那些名人已经打过一轮招呼后,脸上的疲惫显而易见,这时有人向她搭话,是关系到这个国家的命运,从异世界召唤而来的四位勇者中的其中一位,青山大志。
「啊,大志大人!」
莉莉丝相当开心,一扫疲态,露出灿烂的笑容跑向大志身边。平常不怎么化妆的莉莉丝在这值得庆祝的宴会上,打扮得比平时更像公主,充满高贵气质,不会显得太过浮华的装扮非常适合她。大志看见既惹人怜爱、更加亮眼的莉莉丝不禁红了脸,吞了吞口水。
「呜……好可爱……」
莉莉丝绽放笑靥,有如幼犬般跑来自己身边的姿态,充满了让人想要紧紧抱住的魅力。
大志像是被莉莉丝的美貌迷住,不禁张大嘴巴,两眼直盯著她看。
「呜喔!」
这时,突然有一阵冲击掠过大志的侧腹,仔细看之后发现是一位少女使出了肘击。
「什……你干嘛啊,千佳……!」
她是铃宫千佳,跟大志一样是被召唤到异世界的其中一位勇者,有著红润的肌肤和苗条的身材,此外千佳现在穿著一袭像是开衩蓝色旗袍的服饰,和有著健美身材的她相当匹配。
然而,千佳现在却一脸不高兴地酸人,还给大志吃了一记肘击。
「没什么~我只是提醒你不要用下流的眼光看莉莉丝而已啊!」
「你、你说……提醒,这是暴力吧!而且我才没有用下流的眼光……」
「你敢说你没有吗?嗄?」
「那、那是……」
大志看著跑过来的莉莉丝身穿敞开胸膛的粉红礼服,羞红了脸并撇开视线答道,而千佳没有放过那道视线,用手狠狠戳了大志的眼睛。
「呜啊!」
「大、大志大人!」
「哼、哼!这是自作自受!你这个大色狼勇者!」
大志摀著双眼陷入了恐慌,莉莉丝不知所措想要扶著大志,而千佳则是双手抱胸,嘟著嘴巴看向别处。
有两个人待在有点距离的地方看著这三人,她们也和大志跟千佳一样,都是被召唤而来的勇者。
身穿以黄色为主的长礼服,有著一对衣服藏不住的丰满胸部的人是皆本朱里;而身穿藏青色小礼服,手拿装满食物盘子的人是赤森忍。
「啊哈哈,大志真辛苦呢~」
忍站在与自己不相干的第三者立场,一面将食物送进嘴巴一面说道。
「可、可是大志也有错嘛。」
「是吗~唉,想要得到大志的心,那真的会很辛苦啦~」
「说、说的也是。
「嗯……朱里不过去没关系吗?」
「咦?我、我吗?不、不了,我还是……」
朱里说道,将视线移向那三人,她眼中映著其他两人靠近大志,似乎在说些什么的画面。
「我、我没有勇气挤进去……」
「啊哈哈,我想也是~那需要勇气啊~」
对个性温和的朱里而言,她没办法伫立在那样的修罗场之中。
忍呵呵地笑了笑。
「啊~人们的恋爱,果然很有趣。」
「怎么这么事不关己,忍对恋爱应该也有兴趣吧?」
「咦?啊~有啦,跟一般人差不多。」
「对呀,毕竟忍是女孩子嘛。」
忍看著朱里眼光闪闪发亮,注视千佳和莉莉丝的模样,不禁嘴角上扬。
「你呀,该不会……」
「什、什么?」
「朱里……有喜欢的人吧?」
「才、才没有!」
「喜欢大志的话,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喔?」
「我、我不是说没有了嘛!」
「啊哈哈~抱歉抱歉,玩笑开过头了~」
「真是的……忍好坏心眼。」
三个人大概聊完了,开始走向朱里她们,大志看起来一副怏怏不乐,疲惫不堪的样子。
「辛苦你啦,大志!」
「你有看到就过来帮一下嘛……」
「才不要!这么有趣,我干嘛要阻止?」
「我说你啊……」
忍毫不留情地嘲笑垂下肩膀的大志,这时,有人狠狠地撞上了他。
「呜哇!」
大志拚了命忍住不要往前倒,但是撞上他的人似乎因为冲击而掉了什么,跪在地上开始找东西。
「非、非常抱歉!都是我没看路!」
他一面答道,一面继续寻找。
「咦?啊,不,我没事啦……请问怎么了吗?」
大志低著头往下看拚命找东西的人,似乎是位男士,他穿著黑色的燕尾服。
「发生什么事了?」
忍询问道,而那位男士边找东西,边回答忍的问题。
「是、是的,我眼镜好像掉了,什么都看不见。」
在场的人认为这样不妥,于是帮忙一起寻找。
「──啊,是不是这个?」
千佳将找到的东西交给那位男士,接著他郑重地鞠躬了好几次。
「非常感谢您那么亲切,明明是我撞到人的,真的感激不尽!」
「不会啦,困难的时候就是要互相帮助嘛。」
大志如此说道,观察似的看著这位男士。
深绿色的头发长至腰间,束在背后,头发似乎是自然卷,翘得到处都是,浏海很长把眼睛遮住了,根本看不到东西。
青年还戴了一副大圆眼镜,这不禁令人担心他究竟看不看得见前面,年龄似乎和大志他们没差多少,大了几岁而已。
「唉呀~真的帮了大忙,你没受什么伤吧?」
青年难为情地抓著头说道。
「没有,我没事。」
「这样啊,那我就放心了。」
「请问……」
这时莉莉丝出声,插入两人之间的对话。
「嗯?莉莉丝,怎么了?」
「没、没有,请问……您该不会是纳札先生?」
随著莉莉丝的话语,青年稍微扬起了眉毛。
「……你们认识?」
大志问道,莉莉丝轻轻点了点头。
「啊,不,只是我单方面认识这位先生而已,那个……」
「是名人吗?」
忍这么一问,莉莉丝再度微微颔首表示肯定。
「没错。对吧,纳札先生?」
听到这句话,从刚才一直保持沉默的青年突然露齿而笑。
「唉呀~我不太想参加这种场合,还以为没什么人认识自己呢。」
青年诚惶诚恐地搔搔头,继续说道。
「是的,我叫纳札。纳札•史克莱德,请多指教。」
纳札如此答道并伸出手,莉莉丝便伸出双手回握。
「能见到您是我的荣幸。」
「呃、莉莉丝,你能替我们介绍一下吗?」
「啊,对,对不起!那个,这位是纳札•史克莱德先生,是一位非常有名的画家。」
「没有啦,我才不有名……应该算是小有名气吧!」
大志等人看著纳札突然抬头挺胸说话的模样,心里有股亲近感油然而生,纷纷松了一口气。
「您是为了家父特地出席的吗?」
「是啊,他从以前开始就一直邀请我来参加,可是我太忙来不了。」
「这样啊……」
「啊,差点忘了!祝您生日快乐!」
纳札说道并向莉莉丝鞠躬,莉莉丝看著这样的他莞尔一笑,拉起礼服的裙襬,微微屈膝向纳札致意。
「非常感谢您特地前来庆贺,还请您享受这个夜晚。」
莉莉丝换上公主应有的表情,吐露著彬彬有礼的话语。
「我也想啦,但还有非处理不可的工作……」
「您要回去了吗?」
「很遗憾……」
「这样啊……不,这次您能来访我就很开心了。回程路上很天色阴暗,还请您务必多加小心。」
「哈哈,有劳您担心,那我先离开了。」
纳札轻轻挥手,踏著轻快的脚步离开。
「那个人很有名吗?」
「是的,大志大人。纳札先生描绘的画非常美丽。请您看看,这是他的其中一幅作品。」
莉莉丝说道,指著一幅装饰在派对会场墙壁,镶在巨大画框里的绘画。
那是一幅几位天使飞舞于女神四周的画,背景还描绘了动物和人类,大家开开心心地跳著舞。
「这幅画叫《乐园》,家父看了一眼就很喜欢,硬是从朋友那边买下了这幅画。」
「喔~的确是一幅不知怎么的让人感到温暖的画,大家看起来都很幸福,看著看著也觉得自己变得幸福了啊。」
「是的。而且纳札先生多才多艺,还会写绘本喔。」
「居然吗?」
「我有一本从小常常在读的绘本,叫作《星星的礼物》,直到现在我还是很珍惜它。」
「内容是讲什么啊?」
忍大概是被勾起兴趣了,便询问道。
「是一个很棒的故事喔。」
于是莉莉丝讲起了故事的大纲。
夜空中有著无数的星星,星星一直以来眺望著各式各样的世界,其中有一颗星星注意到了某个世界,而那个世界上住了许许多多的人。
然而,那个世界植被稀少,净是有如沙漠般的荒野,种不出食物,大家总是饿著肚子过活。星星觉得他们很可怜,于是化为人形,降临那个世界。
接著,它为了那些苦于饥饿的人们,将《星之种》种植于大地。结果不知为何,从种下种子的地方长出了形形色色的农作物。
沙漠在转眼之间变得绿意盎然,看到这个景象的人纷纷对星星表达感谢,很高兴能够填饱肚子,所有人都笑逐颜开。
可是,《星之种》就是星星自己的生命。星星以自己的性命作为代价,换取了丰饶的大自然。
人们心怀感谢替星星做了雕像,向星星发誓会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富饶,未来大家会同心协力,创造更美好的世界。
「那个星星小孩真善良~啊,我不知道它是不是小孩就是了。」
虽然忍吐槽了自己,但她似乎为这个故事深受感动。
「是啊,我也很喜欢这个故事,现在有时也会重看好几次。」
「这本书是那个人写的啊,俗话说人不可貌相……」
大志感到相当钦佩,这时千佳在旁边补上一刀:
「唉,大志就算倒立也写不出这么感人的故事啦,绝对是,一定是这样。」
「千佳,你从刚才开始就话中有刺欸。」
「那、那是因为你……那个……呜呜~这套礼服也下了苦工啊……」
「嗄?你说啥?」
「没事啦,笨蛋!迟钝男大志!」
「痛!」
大志被千佳踩了一脚,发出悲鸣。
「你、你干嘛啊,千佳!」
「谁管你啊!」
「搞不懂你耶!」
忍看著这两人,半眯起双眼叹著气,用几乎谁也听不到的音量小声说道:
「不行啦,千佳。称赞礼服的高难度技巧,不可靠的大志怎么可能办得到……」
千佳只是希望大志对她穿礼服的样子说些感想,可是大志几乎没注意到,还被莉莉丝迷得七荤八素,让她醋劲大发,忍不住迁怒到他身上。
莉莉丝明白千佳的心意,也只能露出难以言喻的苦笑,朱里也再度叹气,恐怕是在同情千佳吧。
有个人在柱子的阴影下,观察和乐融融的勇者一行人。
他是方才和勇者等人聊天的人──纳札。
「那就是勇者吗……终于目睹庐山真面目了。」
纳札的圆框眼镜闪过一丝光芒,凝视著勇者一行人──这时他察觉到有人的视线,便面对发出视线的主人,不但没从原地逃走,反而用视线回敬。
「……放心啦,只要没发生什么事,我就不会动手。」
由于彼此间有段距离,应该是听不到声音,但纳札露骨地动了动嘴巴,好让对方能判读唇语,而对方似乎也同意了,便将视线移开。
「哈哈,即使退出第一线,还是很可怕哪──朱顿•兰卡斯先生。」
和纳札对上眼的人,是这个国家的公会管理者──朱顿•兰卡斯,他也受邀参加了这场诞生祭。
※
朱顿•兰卡斯受邀参加诞生祭,才特地跑来城堡一趟,一方面是身为国王的挚友,另一方面是想亲眼瞧瞧名为勇者的存在。
之前这个国家的军队当中有一位队长──名叫威尔•钦布鲁的青年曾请求朱顿锻炼勇者,但朱顿直截了当地回绝了他。
朱顿以为威尔就会因此死心,没想到威尔之后一而再、再而三地拜托朱顿,由于威尔实在太烦人,朱顿便拿个藉口搪塞威尔,说要瞧瞧勇者之后再来决定,当然朱顿就算有看到,最后还是打算拒绝的,不过他心里也的确想看看名为勇者的存在究竟为何。
因此朱顿才以诞生祭为由前来确认,却发现了意想不到的人物,那就是──纳札•史克莱德。
纳札身为画家闻名于世,国王也为他的画笔深深著迷,买了好几幅他的画。纳札描绘的每一幅画确实赞不绝口,打动了观赏者的心。
然而,朱顿很清楚纳札不单单只是一位画家。
(「这次是以纳札的身分潜入」吗:……)
记得之前应该是叫「泰尼•库耶斯」的兽人画家来著。
朱顿曾与纳札共事几次,他很了解纳札究竟是什么人,但没想到纳札会在这种小派对拋头露面。
现在朱顿发现纳札正从柱子的阴影偷偷观察勇者等人,心想纳札是不是要引起事端,便把注意力放在他身上。
接著纳札似乎也发现朱顿,便回看著他。虽然朱顿听不见纳札说的话,仍能从他的嘴巴读出讯息,看样子纳札不会对勇者等人动手。
朱顿很清楚他的为人,纳札的确是不会做出愚蠢行动的家伙。他很明白这点,就将视线从纳札身上别开,原封不动地将目光移到勇者等人身上。
(那就是这代的勇者吗?这真是……不就是小鬼头吗……)
朱顿瞧见他们嘻皮笑脸的模样,不禁面露苦笑。
(鲁道夫啊,难道你……要把国家的命运交给这些小鬼?)
他感到一丝落寞,从远处眺望著还在与大人物会谈的国王。
(你牺牲自己的女儿却干了些什么……你是国王啊,鲁道夫,与其办这种诞生祭,应该还有非做不可的事才对吧!)
朱顿表情严峻地看了鲁道夫一眼,便转过头离开现场。
这场灿烂辉煌的祭典,粉饰现今的问题,只追求眼前利益的活动著实令人可笑,光是身处此地,心中的烦躁逐渐愈积愈深。
(看来,只有我能行动了……)
这个国家根本不可靠,再这样下去不久的将来──会亡国。朱顿脑中浮现了如此强烈的预感。
※
诞生祭结束的那天晚上──国王鲁道夫正与大臣丹尼斯•诺曼促膝长谈,谈论关于收到来自『魔人族』之王伊贝雅姆•葛朗•阿里•伊布宁的会谈邀请。
鲁道夫拉开锁上的抽屉,从里面拿出一封信函,上面写著该会谈的内容。
丹尼斯看到内容,面露难色。
「看样子是认真的。」
「唔……」
其实送来的信函不只国王手边这封,还有详细书写「藉由缔结联盟,对双方产生之利益」的信函。
以及现今『兽人族』的隐情、亟欲缔结同盟的信函也收到不少。
那些信函当中,甚至还有信写到现在的『魔人族』究竟在想些什么。
「前阵子叫了那个男人出来谈,但不知是否能信任他。」
「朱顿吗……」
魔人与兽人之间的战争迅速终结,之后魔王伊贝雅姆随即提出了同盟的构想,他们曾和朱顿交换意见,互相讨论。
一直以来认为非会谈不可、甚至向鲁道夫进言的朱顿相当欢喜,支持国王接受同盟的邀请,然而丹尼斯当时却加以反驳。
的确,要是同盟成立,最起码『魔人族』与『人族』之间的斗争会逐渐减少,也许能创造出和平相处的时间,但这也只是乐观的推测。
鉴于『魔人族』至今以来的所作所为,要是乖乖点头接受,一定吃到苦头。
像是背叛刚才提及的同盟、『魔人族』过去所犯下,将人类《魔人化》的残忍行为……
特别是《魔人化》一事,有不少人类或兽人遭到猎捕,被关进魔人拥有的特别实验场所,但最后实验仍以失败告终,仅留下了无数的尸体。
尽管是很久以前的事,但实际上跟实验有关的魔人仍存活至今,因为魔人相当长寿,如果他们计画要卷土重来,那么同盟也只是为了让人类松懈,进而在阴影处狩猎人类的幌子。
这种担忧始终徘徊不去,因此丹尼斯述说了同盟的危险性,并向鲁道夫进言。然而朱顿一直反驳过去就是过去,不要巴著不放。
朱顿这么说道,一路做出残忍行为的并不只是『魔人族』,人类自己也干下许多悲哀的事,将憎恨散播出去……
将炸弹植入俘虏的魔人身体中,破坏他们的部落,虐待兽人并让他们成为奴隶等等,对神毫无敬畏之心的行为彼此都干了不少。
朱顿说道,即使如此,过去就是过去,要是一直巴著过去不放只顾著后悔,看不见前方,才会让重要的机会溜走。双方都有错,彼此也有偏见,但那毕竟只是过去。
当时朱顿还慷慨激昂地说道,重要的是现在,还有未来。若是不想让过去的旧事重演,就应该像遥远的从前──「所有生物」彼此互助生活的过往一样,达成和解,一同生存。
就鲁道夫而言,两人的说法不论哪一方都言之有理。丹尼斯的意见是考量到『魔人族』的危险性,没必要亲近他们,持续警戒才是上上策。
朱顿的意见是假如有可能如同往昔般同心协力,友好生活的话,就应该加以追求。鲁道夫认为不论是哪一方的意见,都是正确答案。
可是假设哪一方的意见都是不正确的答案,视选择而定,『人族』可能就会遭到歼灭,也让鲁道夫无法轻易做出决定。
不,答案早就出现在鲁道夫的心中了。他为了要将『魔人族』──魔王给消灭掉,甚至牺牲了自己的女儿,要是就此收手、自己甚至遭到杀害的话,就不明白女儿们是为了什么而牺牲。
当鲁道夫对朱顿如此说道时,他揪起身为国王的鲁道夫衣领,怒不可遏地责骂他。
『那不就更应该接受了吗!创造让大家和平相处,让你的孩子在九泉之下喜极而泣的世界不就好了!』
永远不必害怕谁,大家能欢笑的世界。要是创造不出这种世界,你的女儿就白死了!
──朱顿脸红脖子粗地如此说道。
脖子被勒紧让鲁道夫皱起脸来,他只是静静地说:「让我再考虑一下」。尽管朱顿不高兴地皱起眉头,大概是庆幸鲁道夫没有说要放弃会谈,默默地说了这么一句──
『听好了,会谈的时候我也会在场。不要犹豫,要抓住和平,有时就必须在黑暗中取得和平才行。我会保护你的,所以……拜托你了,鲁道夫。』
朱顿说完这句便离开了。
两人想起当时在职务室有过那样的互动,不禁苦笑起来,特别是丹尼斯,他对朱顿即使是国王挚友,差点对一国之主动粗一事仍感到愤慨。
「真是的,所以我才跟您说要和那种粗暴的男人断绝往来──」
「丹尼斯。」
丹尼斯察觉鲁道夫带刺的视线,心想似乎有点说过头了,面露不满地向鲁道夫郑重谢罪。
「可是,国王陛下……」
「啊啊,一切都是从此开始。没有任何事是徒劳的,我女儿的性命也是……绝对不会白白浪费掉。」
「那、那么您已经决定了吗?」
丹尼斯的声音夹杂了些许的期待。
「是啊,我会视情况而定,出发前往会谈。」
「什……万、万万不可!要、要是他们!」
丹尼斯急忙说道,想要改变国王的想法。
「朕明白。」
「咦……?」
「我会出席会谈,朕说过了吧?不会白白浪费女儿、还有至今为止逝去之人的性命。」
「国、国王陛下……?」
「当然,我也会带朱顿一起去。而成为关键的……会是勇者。」
「您说……勇者吗?」
「是啊,关键就是他们。如朕之前所言,要请魔王给我们到会谈开始之前,不会显得不自然的时间。在那段时间内……该准备的都要准备好。」
那双眼已经不存在任何迷茫,不愧是一国之主,丹尼斯震慑于王的霸气,大气不敢喘一声。
「计画──已经建立好了。」



                    


.